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伊朗總統是國家元首兼政府首腦,是伊朗對外發言出鏡率最高的領導人。目前的總統是魯哈尼,以溫和保守主義的形象示人,比起強硬的前任們,魯哈尼與西方的關係還算不錯。若不是因為特朗普的暴力操作,伊朗的內外問題在他的任期內很可能會有進展。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一位值得尊重的領導人

(圖片來自wikipedia@Mohammad Ali Marizad)

但實際上魯哈尼只是伊朗的二把手,最高決策權掌握在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的手中,若非他的支持,魯哈尼也無法順利施政。這是由伊朗的獨特國體決定的,宗教權力以法定的形式高於世俗權力。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義大利領導人與伊朗總統和最高領袖,似乎有些緊張

(圖片來自wikipedia@Official website of Ali Khamenei)

但我們都知道,權力的博弈從不終結於法律,而是終結於真正的實力。精神領袖,其實只是一介教士,何以在40多年裡始終保持對權力的最高控制,屹立不倒呢?

理論上負責制衡的專家會議

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伊朗建立了以最高精神領袖為核心的政治架構。新的憲法第一章《總則》中規定“根據伊斯蘭教什葉派信仰,在第十二伊瑪目隱遁期間,烏瑪的領導權應移交給公正和虔誠的人,即最高領袖”。

伊朗伊斯蘭革命是各方勢力的博弈

選擇霍梅尼,可能是當時“最好”的結果

(圖片來自wikipedia)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這就從法律上保障了第一任領袖霍梅尼的最高權力,而霍梅尼對新國家的貢獻和大阿亞圖拉(什葉派權威人物)的宗教身份也使伊朗人從心裡敬佩和支持這位領袖人物。

在什葉派中

阿亞圖拉和大阿亞圖拉並不只有一個人

關鍵在於這位宗教領袖對政權的影響力,甚至直接掌控

(圖片來自wikipedia@Mostafameraji)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但兩件事情的發生卻使最高領袖制度出現了問題:一是隨著霍梅尼身體狀況的越來越差,迫切需要制定一個選舉制度來確定候選人;二是當時萬眾矚目的公認接班人蒙塔澤里因質疑領袖地位的做法而被霍梅尼軟禁,新的候選人哈梅內伊雖然絕對忠於霍梅尼,但只是眾多阿亞圖拉中的一個,宗教資歷有限,無法得到更高層次宗教學者的完全支持。

蒙塔澤里(右)與哈梅內伊(左)

蒙塔澤里也是大阿亞圖拉

(圖片來自wikipedia)

1

面對世俗力量的抬頭,霍梅尼需要找到一種方法,讓自己的接班人能夠順利接手宗教權力,在自身能力和魅力不夠的情況下,依然代表宗教界掌握伊朗的最高權力。這是霍梅尼晚年最為關切的重大問題。

霍梅尼能取得政權,一定程度是靠其社會威望

但社會威望左右政治是相當影響政治穩定性的

(大阿亞圖拉蒙塔澤里的葬禮)

(圖片來自wikipedia@Hamed Saber)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於是,在霍梅尼的授意下,專家會議(波斯語:مجلس خبرگان رهبری‎)便迅速建立起來了。這一機構主要負責選舉最高領袖並對其進行監督,必要時甚至可將最高領袖罷免。憲法規定會議議員由選民直接選舉,任期固定為八年,會議每六個月需召開一次,對現任最高領袖進行評估。

也可以去相關網站看一下

(http://www.majlesekhobregan.ir/fa/Default.html)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從理論上來看,專家會議是伊朗人民制衡最高領袖的唯一渠道看,但在實際操作上,它卻沒有起到這樣的效果。

因為一方面,成為議員的候選人必須是可靠、品行端正的宗教界知名人士,在知名神學院受過高等教育,並具有深入的政治和社會見解,熟悉當前政治事務。而在伊朗社會,絕大多數宗教知名人士都是霍梅尼的學生,很難頂著眾多同門的壓力真正去反對老師。

都是學識淵博、德高望重的人物

(請原諒谷歌翻譯的智障問題。。)

((http://www.majlesekhobregan.ir/fa/Default.html))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另一方面,任何人若想成為議員候選人,還須經過憲法監護委員會的批准,而該委員會的一半成員是由最高領袖親自任命的,即使有反對領袖的候選人成功當選,最高領袖也可以拒絕任命,他就進不去專家會議了。

一定程度上有制衡,不過最高領袖的優勢明顯更大

(注意:這裡並不是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由此可見,專家會議實際上會成為最高領袖的手套,使其可以合法地任命忠於自己的各級宗教管理者,不斷加強對精神領域的控制。

2013年第一季度的專家會議

(圖片來自wikipedia)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輔佐領袖的憲法監護委員會

其實,伊朗世俗政治中立法、行政、司法三大部門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最高精神領袖的權力執行,而主要負責精神領袖選舉的專家委員會卻無法有效制約其他政府機構。世俗權力對精神領袖的威脅仍然沒有消除。

為了規避這方面的風險,為最高領袖制約其他政府機構提供便利的憲法監護委員會對伊朗議會也有監督作用。

آية الله أحمد جنتي強硬派伊朗政治家

他同時也是伊朗專家會議主席、憲法監督委員會主席

(圖片來自wikipedia@Zoheir Seidanlo)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表面來看,1989年修訂後的伊朗憲法規定憲監會的主要職責在於監督議會立法,並根據伊斯蘭法確定法案是否違憲。但實際上,根據新憲法第91條規定,憲監會由12名成員構成,一半以上必須由宗教學者出任,且由最高領袖指定。所以別看最高領袖表面上沒有立法權,但他其實控制著憲法監督委員會,間接控制著世俗法律的解釋權。

憲監會12人

(https://www.shora-gc.ir/fa/members)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有了憲監會以後,最高領袖就可以藉助司法的喉舌,最大限度地影響總統和議會選舉。而且為防止上任後的委員“拉幫結派”形成集團勢力,憲法規定憲監會成員任期六年,領袖指定的6人與選舉出的另外6人必須每三年以抓鬮的方式更換一半,並重新選出新成員補齊。

這樣,由最高領袖影響的憲監會制約其他機構的法律基礎就形成了。

設計得巧妙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在具體實施環節,憲監會監督總統和議會選舉的主要方式為對候選人的資格進行審查,並有權對選舉結果進行審核。

在頭三屆議會選舉中,憲監會否決的登記候選人占15%左右,絕大多數是與霍梅尼思想相左或有前政權背景的人士。而第四屆議會選舉否決了25%,第五屆否決了33%,2004年第七屆甚至否決全部登記候選人的44.2%,被否決對象主要是對哈梅內伊權威進行質疑的宗教人士。憲監會對最高領袖權威的維護已經擺在明面上了。

這個淘汰率有點高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但是,憲法一直對議員的資格並無明確的規定,即使是舊政府的人員,理論上也是可以當選的。再加上憲監會對否決原因並無任何書面說明,莫名取消他們的資格在伊朗國內引起了巨大爭議。

為此,憲監會專門頒布檔案,闡明候選人的資格之所以被取消的原因,比如與非法組織有關聯、學歷不夠、名譽不夠、有犯罪前科等等。但這很多都是藉口,主要原因還是由於恐懼這些候選人上台後對最高領袖進行質疑。

憲法監護委員會

可以解釋對憲法的使用是否正確

(請原諒谷歌翻譯的智障問題。。)

(https://www.shora-gc.ir/fa/constitution)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在監督總統選舉方面,憲監會的審查更為嚴格,主要遵行“三個是否”原則,即“是否擁有強大的宗教和政治影響力、是否歷史清白和信仰虔誠、是否堅信宗教與世俗結合為一體的國家設計”。

而對最高精神領袖的完全認可則是三個是否的前提,不認可領袖的人在伊朗政壇幾乎沒有任何上升空間。最突出體現在2005年第九屆總統選舉中,當時報名的1千人中,通過審查的僅僅有7人。

協調分歧的“確定利益委員會”

憲監會和專家委員會如此嚴苛的限制與監督措施,自然引起議會和總統等世俗政治力量的強烈不滿。於是,負責協調分歧和確保新舊最高領袖權力平穩過渡的“確定國家利益委員”會就這樣誕生了。

1987開始,憲監會和議會之間圍繞選舉問題的矛盾日趨白熱化,在這樣的背景下,霍梅尼發布法特瓦(行政命令),宣布將成立由13名成員組成的“確定伊斯蘭共和國國家利益委員會”,主要由政治各部門中忠於領袖的首腦人物、憲監會中領袖任命的6名宗教學者和霍梅尼指定的3名成員組成。

委員會位於伊朗德黑蘭大理石宮

(圖片來自wikipedia)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這其實相當於最高領袖的私人談判代表,最終協調的結果自然是兩方勢力互相進行一些退讓,實現超政府力量大於政府的權力共享。

當然,最初霍梅尼只是將其作為臨時性的制度安排,一旦消除分歧就想將其解散,以防權力重疊浪費國家資源。但霍梅尼的突然去世和新領袖哈梅內伊的權威不足,讓這一機構沒能來得及解散,保留成了制度。

到了90年代,確定國家利益委員會開始擁有5年的固定任期,主要有三個職責:第一,協調議會和最高領袖的分歧。當議會拒絕修改被憲監會否決的立法提案後,這一機構需要決定應採取的協調和補救措施。第二,為最高領袖提供政策諮詢。第三,在新舊領袖交接期間確保權力平穩過渡。

國家利益委員會

(圖片來自http://www.majma.ir/)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哈梅內伊能夠順利上台,就是這一機構協調和輔助的結果。

這一機構與最高領袖意志的完全結合,在沒有外部壓力的前提下自然可以順風順水,但美國的長期嚴厲經濟制裁正在逐漸改變最高領袖和這一機構的立場,屬於保守派的哈梅內伊從2005年伊核危機開始,就逐漸默許改革派、務實派和溫和派的世俗政治力量成為政府首腦,目的在於促成伊朗國家的對外開放,緩解美國制裁壓力。

2017年人們抗議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

(圖片來自wikipedia)

伊朗的這套體制,讓宗教領袖說一不二 | 地球知識局

伊朗改革派總統哈塔米、務實派拉夫桑賈尼和溫和派魯哈尼,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獲得最高領袖支持,成功上台的。

為了維護最高精神領袖的權力和地位,以及伊朗“教法學家治國”的國家理念,理論上負責制衡世俗權力的專家會議、輔佐領袖的憲法監護委員會、協調分歧的確定利益委員會三大機構,相繼建立起來,並在後來制度化。

它們在維護伊朗政治平穩運行的過程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但隨著美國對伊朗經濟制裁的升級,伊朗國內的世俗政治力量與最高領袖的政策分歧越來越大,這三大機構所要完成的任務也越來越艱難。

再加上哈梅內伊已經80歲高齡,下一任新領袖的政策選擇將對這三大機構的未來發展帶來不可預知的影響。但無論如何,已經發揮了幾十年作用的最高領袖輔助機構,還將繼續完成自己的使命。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