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了這杯假白酒,來世還做印度人!

一年之初往往是各文明的傳統節慶之時。但節日喜慶祥和的氣氛也總是伴隨著一些悲劇,過年期間中國因過量飲酒而發生的事故和病死事件就不絕於耳。

隔壁的印度最近也在過數年一度的大壺節,結果就過出事了。北方邦和北阿坎德邦發生了喝酒致死的慘劇,死亡人數已經上百。不過他們倒不是因為喝高了鬧事而死,而是因為喝了工業勾兌的假酒而死。

假酒害人啊假酒害人啊

這一幕對我們來說,好像也有點似曾相識。

假酒一時爽

事情的起因是2月8日被曝出的一起集體中毒事件。

當地時間2月7日,北方邦的一些村民前往北阿坎德邦參加葬禮。白事上總要喝兩杯,結果賓主盡歡以後,一些喝了酒的村民卻中毒了。由於印度農村醫療條件差、交通和通訊環境也不好,中毒的村民沒有得到及時的救治,最終去世。

其實這種事在印度經常會發生,幾人甚至幾十人飲用假酒而死的新聞並不罕見。比較嚴重的一次發生在2015年的孟買郊區貧民窟,當天死亡人數就達到了84人,另有31人被送進了醫院。更早一些還有2011年西孟加拉邦的中毒事件,共有170多人身亡。

但北方邦和北阿坎德邦政府還是重視了本次中毒事件,順著假酒的銷售路線向上追溯到了源頭,逮捕了215名涉案人員,查獲了1噸多的假酒。而潛伏在當地警方和稅務系統中的一些內鬼也被清理停職了。

真是出奇的高效。

而能揪出數百名涉案人員和政府內鬼,也說明印度的假酒早就成為了一個暴利行業,是印度的頑疾。假酒製造人員通過工業酒精兌水製造假酒,並以極低的價格向農民販售,有時候為了增加假酒的風味,他們還會在其中摻入農藥。想必印度鄉村地區的百草枯解毒醫學也相當發達。

農民們其實明知道這都是假酒,但為了一口爽,往往還是會抱著僥倖心理購買,一不小心就中招了。在今年的這起食物中毒事件後,甚至還有些村民因為貪杯還把假酒帶回家慢慢品嘗,可以說是很不惜命了。

噸噸噸噸噸噸噸噸噸噸

沒辦法,人窮志就容易短,農民硬著頭皮喝假酒實在是因為囊中羞澀。但有錢也不一定就能逃過一劫。

2017年,印度警方破獲了一起假酒案,兩名男子因涉嫌向300名客戶兜售假蘇格蘭威士忌被捕。而受害的消費者,則是在印度地位崇高、收入不錯的程式設計師和大學生群體。他們的這300位客戶,甚至是靠著口口相傳的口碑才買到他們製作的假酒的。

根據警方披露的信息,兩名男子會通過網購從中國購買假酒瓶和貼標,甚至還有免稅店的袋子,然後把自己在小黑廠子裡釀的威士忌灌到瓶子裡銷售。後來他們還搞到了原裝的酒瓶子,用熱水把瓶蓋整個鬆開,換進假酒以後再發售。

對印度中產階級來說,尊尼獲加(Johnnie Walker)和芝華士(Chivas Regal)是最受歡迎的品牌。在拿到假酒以後,為了顯示出自己不凡的品味和圈子,他們還會向朋友們吹噓酒是從使館人員或是軍隊那裡搞到的。

軍隊表示不服並硬核銷毀軍隊表示不服並硬核銷毀

很顯然,這套話也是經銷商們在銷售時候的說辭。

而拿到了假酒的程式設計師們,則會興沖沖地在生日聚會的時候請朋友們一起來喝,渾然不覺這都是假酒。

真是飲酒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禁慾系三哥

一個人喝假酒是個笑話,一群人都在喝假酒就是個悲劇,整個印度從貧民到中產階級都在喝假酒,那一定是社會層面出現了什麼問題。

這事最早得從印度教的教義開始說起。

和很多人的第一反應不同,印度教本身並不禁酒,對酒的態度並非像伊斯蘭教那樣嚴令禁止。但是印度教又是一個禁慾系宗教,要求教徒不能放縱自我,這一點中國人可以參考佛教戒貪嗔痴的教義去理解。但酒偏偏是一個能讓人放飛自我的東西,這就讓印度教處理起酒精問題來相當棘手。

甚至用過人類頭骨製成容器來喝酒甚至用過人類頭骨製成容器來喝酒

一個折中的方法是設定無酒日,允許大家平時喝一點,在一些節慶期間則不允許銷售酒精飲料。

但這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本來節慶日就是要喝酒才痛快,當天不允許喝酒大家也會屯酒,到了節日裡再喝。結果就是節慶期間人流密集的地方仍然有很多醉漢,禁酒的目的完全沒有達到。

於是一些印度教占主流的邦政府便開始在政策上動手腳,試圖通過重稅以及設定釀酒門檻,提高酒類的價格,從而消解人們對酒精的熱情。

誕生於印度本土的烈酒公司USL表示,它每年需要20萬個許可證才能延續其在印度國內的業務,利潤率則還不到2%。在印度的特殊國家體制中,各個政府部門和宗教組織也都有可能會上門突擊檢查,毫無理由地要求罰款。

不交罰款也行,那就直接關停。來自丹麥的酒企嘉士伯縱橫世界一百多年,最後也折在了印度,於2016年關閉了好不容易投產的酒廠。至於罰款最後去了哪裡,是沒有人知道的。

如此罰款確實抬高了酒品的價格,讓在印度餐廳喝酒成了世界上最不划算的遊客行為之一。而其副作用可能更大——巨大的稅收空間占到了印度各邦政府1/4的稅收額,讓他們反而割捨不掉酒精。民間呼籲禁酒的時候,他們就會打著宗教正確的名號進一步加稅,幅度有時高達60%。但他們卻很少真正下狠心禁酒。

幹了這杯假白酒,來世還做印度人!

地方政府在酒里撈錢的手段還不止如此。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在一些邦,地方政府控制的經銷商包攬了當地的酒類經營權,從中又要收取15~18%的手續費。一旦地方政府加入了酒類的利益鏈條,要想讓國家戒酒就更加不可能了,而酒的價格卻會水漲船高。

假煙假酒遍地走

下狠心戒酒的地方政府也不是沒有。比如甘地的故鄉古吉拉特邦,從1958年開始就立法禁酒,以紀念這位禁慾系領袖。但是由於古吉拉特邦是一個北印度沿海邦,過去是英國重點建設過的港口地區,和海外聯繫緊密,在這裡獲得走私酒並不稀奇。

那加蘭邦和比哈爾邦也為了防止居民鬧事而頒布過禁酒令,但不是執行不力就是被印度高院判定違憲,沒有很成功的案例。反觀北方那些穆斯林人數更多的邦,反而沒有一個立法禁酒的,是不是喝酒全靠當地居民自覺。

古吉拉特邦、那加蘭邦和比哈爾邦也古吉拉特邦、那加蘭邦和比哈爾邦也

各地禁酒令一直失敗,還是印度人對酒精的需求在作祟。

儘管從經濟角度來看,印度的社會階級固化還沒有形成。但種姓制度早就從精神上為印度人的生命劃出了三六九等。本該隨著城市化、商業化進展而逐漸消亡的宗教分級制度,在印度卻並沒有消解。大量從農村來到城市謀生的印度農民,發現城市根本也不是自己的家,無論是社會地位還是經濟地位都無從改善,更加劇了他們對現實的不滿。

能在如此煩悶無聊的生活里喝一口酒,對農民來說就恍如找到了極樂世界般的片刻安寧。但合規酒精的價格高企,農民連安全的低品質酒也喝不起,就只能從假酒商人那裡獲取有毒的假酒。明知道是假酒又怎么樣,反正安全的酒也喝不起。能快樂一口是一口,別死就都好說。

這也並不只是印度的問題,全世界範圍內因擔憂社會墮落而執行的禁酒令,沒有一個成功的案例,只會催生出假酒和走私酒的行業,增加監管難度。

有假酒就有假煙。除了總是出假酒喝死人的事件以外,印度還是世界第四大走私菸和假煙消費國。每年通過各種渠道流入印度市場的假煙達到了170億根,以一包20根計算也就是8.5億包。更誇張的是這些走私菸被放在印度街頭的小賣店和超市里,明目張胆地出售。

走私菸和假煙與印度真煙在外觀上的主要區別在於其致病標識。

你一定沒想到,印度是全世界最積極加入控煙協定的開發中國家,不僅從08年開始在公共場合全面禁菸,還要求煙盒上要以85%以上的篇幅表現菸草的危害性,給菸草公司LOGO和商品名留下的空間都不多。印度衛生部門希望以此改善印度人的呼吸道健康。

對策是發明了乾嚼菸草……對策是發明了乾嚼菸草……

當然稅收手段也要及時跟上。作為世界上最大最好的菸草生產國之一,印度原本對菸草徵稅不嚴,但加入控煙協定之後菸草稅猛增,最高到了36%(當然比國際衛生組織建議的60%的稅率還是低了很多)。這沉重打擊了本土菸草公司的收益,讓走私菸和假煙受到了菸民的歡迎。

其結果,就是印度菸民的呼吸道健康非但沒有改善,反而因為假煙里超標的重金屬含量而變得更差了。

假煙假酒遍地走,這可能是一個國家在發展之路上難免會遇到的問題。民眾的需求與上癮品供給無法匹配時,就會有假冒偽劣商品占領市場。

政府一方面需要對其嚴加打擊,另一方面也需要對有成癮品需求的民眾進行引導,使人們不再需要假上癮品幫助自己逃避現實。

但這又是何其之難的課題。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