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刻板印象總是難以改寫,關於這個話題,江蘇北部的居民最有發言權。說起蘇北,好像總是讓人聯想起貧窮,這也成為了中國網際網路,尤其是包郵區網民之間持久不斷的爭論焦點。長三角人對蘇北發展水平評價不佳,蘇北人卻覺得格外委屈。而掙扎在南北之間的南通、泰州、揚州、六合人又覺得無所適從,不知道該幫誰。

1

蘇北到底窮嗎?

蘇北遍地百強市

蘇北本身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概念。在狹義的定義中,夾在南北之間的南通、泰州、揚州、六合區應當被算作蘇中,蘇北囊括的是徐州、鹽城、淮安、連雲港、宿遷5個不靠江的城市。但在更廣義的定義上,過了江就算是蘇北,這樣除了太湖三兄弟、南京主城區和鎮江以外,其他江蘇8市就都是蘇北了。

如何正確的劃分蘇南、蘇州、蘇北...

一百個江蘇人心中有一百種劃法?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為了讓我們的討論更具有建設性,不妨就採用狹義的蘇北定義,將南通、泰州、揚州三座經濟表現更優的城市剔除,只看最靠北的幾座城市,放在全國都是什麼水平。

蘇北一哥是徐州,這座人口將近900萬的城市是全國第35個擁有捷運建設資格的城市,基本上是緊隨於各省會和計畫單列市之後。這成為了蘇北人民用以論證蘇北近年來逐漸發達的有力證據。

不久前剛剛試運行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但當年徐州申建捷運的依據,是國務院辦公廳於2003年發布的《關於加強城市快速軌道交通建設管理的通知(國辦發[2003]81號)》,標準為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在100億元以上,地區生產總值達到1000億元以上,城區人口在300萬人以上。這是十多年前的標準,並不難達到,單獨作為論點比較單薄。

重點在於城區人口,加起來確實挺多

但如果排除掉位置較遠的銅山區和賈汪區

城區人口就沒那么多了

(雖然是2010年的數,不過幾年下來徐州人口沒有很大增長)

(圖片來自wikipedia)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但徐州確實不窮,去年GDP達到6755億元,在江蘇省內排第六,對得起蘇北老大哥的身份。而放在全國,徐州GDP總量超過的省區包括海南、寧夏、青海、西藏,雖然都是中西部邊緣省區,人口稀疏,經濟發展動力不足,但能以一市敵一省,這排面是賺足了。

在省內,同屬蘇北的鹽城緊隨徐州之後,也同樣力壓這四個省區,總量更是比揚州和泰州兩座蘇中城市高,從城市角度來說不占劣勢。

仿佛是殘酷的現實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而如果將其放在城市列表中也會發現,蘇北強市對上一些強省會都不示弱。曾經代表東北榮光的哈爾濱,去年經濟總量6301億,離徐州還差了一截。而江西省會南昌去年給出的經濟答卷僅為5274億元,而且名義增速也只有5.43%。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即使是在省內吊車尾的宿遷和連雲港兩兄弟,雖然在區域內廣受詬病,但只要走出江蘇放眼全國,兩市就樂了。去年的全省倒數第一是宿遷,GDP總量為2750億元,放到中西部,相當於甘肅省會蘭州,而且後者還比宿遷略低一些。

事實上,在去年的中國百強市排名中,江蘇13市無論城市規模大小全部入選。與之相對,老朋友浙江的11個地級市有8個入選,總量上壓江蘇一頭的廣東21市更是只有11個入選,將將超過一半。

2017、2018江蘇13市全部入選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可見,蘇北一點也不窮,甚至還為江蘇在經濟均衡性上加了不少分。

人均表現高一頭

當然GDP是一種工業時代的經濟統計方式,僅考慮了名義上的地方產值,但地有大小,人有多寡,單純的GDP總量無法展示經濟發展對當地居民的影響。要說明蘇北在全國範圍內的富裕程度,人均GDP可能是一個更有參考意義的數值。

將江蘇13市按照人均產值放進全國版圖,蘇北的優勢就更明顯了。

徐州的人均GDP比經濟第三強省山東略高,而淮安緊隨其後,比遼闊的內蒙古和直轄市重慶都高。湖北、陝西兩個近年來崛起聲浪巨大的網紅省份,則夾在鹽城、連雲港、宿遷的包圍之中。從這個側面看,中部和東部的差距仍然明顯。

而在與國內省會強市的城市對比中,蘇北城市也不落下風。徐州與合肥持平、淮安與瀋陽持平、鹽城與昆明持平、連雲港與石家莊持平、宿遷與南寧持平。其中合肥、石家莊、南寧近年來的增長勢頭都很強勁,但對比蘇北仍顯不足。

江蘇城市人均GDP

與排名50左右的國家相當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如果我們再深看一步,用對居民生活水平參考價值更高的“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來考察蘇北的發展情況,會看到更令人驚喜的現實。

根據淮安市統計局給出的信息,蘇北各市中,鹽城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第一,為29488元,而宿遷最低,為22918元。放在全國,蘇北各市介于山東、內蒙古、重慶、湖南、湖北、江西等省份之間,排名末位的宿遷也高於陝西和四川。

蘇北五城不差的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這可能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料。但值得注意的是,像陝西和四川這樣的省份,是典型的強省會西部省份。根據第一財經2018年對省會城市的首位度計算,除銀川、西寧兩個小省省會(首府)和普遍陷入困局的東北長春、哈爾濱以外,首位度排名5、6、7的正是成都、武漢、西安。

中西部普遍強省會

偌大的四川湖北,成都武漢GDP占了全省快一半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人們對當地省域經濟的認知和省域形象的了解,大多來自於省會。而在未能受到省會輻射的廣大縣市,仍然存在產業單薄、收入低微的地區。相較而言,臨近中國發展動力最足的長三角的蘇北,已經很好地把握住了承接產能的機會,遠離了低總量、低收入的困境,整體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宿遷老沭河工業園

(圖片來自Wikipedia@sinopitt)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和遙遠的四川山區、陝北高原作比較可能還體現不出差距。如果在小範圍內橫向比較,蘇北城市也還是勝了臨近的安徽、山東城市一頭。

就拿安徽來說,除了一枝獨秀的合肥和二哥蕪湖,其他所有安徽城市全面被蘇北城市壓制,排名第三的馬鞍山也還不如蘇北最末的宿遷。雖說皖地和江蘇本是源出舊江南省的一母同胞,但如今兩者的表現也確實已經有了明顯的區分。

安徽,一頭連著徐州,一頭連著南京...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常有人試圖用蘇北魯南來概括江淮地區北部,但蘇北魯南的差距其實是很明顯的。如果用人均產值來比較,廣義上的魯南城市臨沂、濟寧、菏澤、棗莊都弱於蘇北倒數第二的連雲港,只有日照表現稍好,與淮安在一個水平。然而淮安並沒有海岸線,日照卻是魯南在地理上最接近的出海口,兩者表現持平並不能讓人感到滿意。

可見,不僅是和邊遠地區相比,就算是近距離同類城市橫向比較,蘇北的位置也很穩固,怎么就窮了呢?

實屬對比出傷害

和人際關係一樣,蘇北的貧窮惡名,還是對比出的傷害。站在蘇南的角度來看,這些在全國都能進百強的蘇北兄弟確實是不夠看。

不說不知道,既非副省級城市又非計畫單列市,也從未搶奪過新一線城市交椅的蘇州單拿出來放在全國,其實相當於一個中游省份。其GDP總量介於天津和雲南之間,後排還有內蒙古、山西、黑龍江、吉林、貴州等大省。另外南京能獨擋新疆,無錫、南通壓制了甘肅,均是以一城敵一省的強市。

其實現在蘇南GDP都是和國家比了...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如果要比較人均產值和居民可支配收入,則太湖三兄弟和省會南京比北京上海都高出不少,已經是全國頂尖水平,按購買力平價(ppp)計算,大致和克羅地亞、羅馬尼亞、智利等國持平,位於國際60名左右,遠高於世界平均值和中國大陸平均值,距離已開發國家(地區)行列只有一步之遙。

以準發達地區的水平來衡量全國平均水平的地區,自然就讓後者顯得不值一提。但這並不說明後者真的就是貧窮,只能說前者實在太富了。

當然這背後還有一些歷史原因的積澱。

黃河始終是江淮地區的隱痛,這條不斷改道的大河,對中上游居民來說是母親河,對下游居民來說卻是暴君。這一變革始於宋朝,由於宋朝無力管理水利,還做出過三易回河的騷操作,黃河從那時起就經常改道淮河入海。

所以圍繞著黃河不斷擺動的區域

河南、山東、安徽、江蘇都是重災區

說蘇北窮?那你肯定沒有真的搞清楚情況 | 地球知識局

從今天的河南開始,到山東、皖北、蘇北,黃河的扭動毀掉了大片良田,並在當地留下可怖的鹽鹼地,生產恢復和財富積累極其困難,蘇北小農經濟時常無以為繼,只能南下避難。到了近代,銅瓦廂改道、花園口決堤又相繼發生,經濟基礎最薄弱的蘇北貧民又只能湧入蘇南和上海。

難民沒有財產、沒有尊嚴,離開了本鄉本土又缺乏社會道德約束,難免讓富裕的南部本地居民產生蘇北貧窮、素質差的印象。刻板印象的形成或許要不了多久,但消除卻需要漫長的時間洗禮,如今的蘇北人感到委屈也確實源自歷史評價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若要抹平這道鴻溝,雙方都需要擁有更大的視野。蘇南富裕地區的居民可以多在全國轉轉,看看真實的中國,體會蘇北取得今日成績所付出的巨大努力。蘇北人民也可以在蘇南潛心觀察,感受其文化自信和生活質量,以諒解說服代替冷戰熱斗。

消除傲慢與偏見,江蘇南北才能攜手建設一個更富強的東部大省。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