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會去錯火車站?

20世紀以來,隨著全國各地現代化建設的不斷加速和高速鐵路建設的推進,一座城市一個鐵路客運站的格局顯然無法滿足廣大民眾日益增長的出行需求。

在城市新火車站命名中有效仿武漢之類以城市片區為火車站命名的形式,但是更多的城市則簡單粗暴的以東南西北方向來為新火車站命名。

大哥武昌站大哥武昌站

這樣的命名本無可厚非,但是一些城市的東南西北向命名的新火車站卻是張冠李戴,時常讓人們搞不清方向,給不少初次造訪的旅客帶來了各種麻煩。

今天的文章,讓我們一起來扒扒中國這些讓人搞不清東南西北的火車站。

東西南北捉虛空

海角天涯信不通

高速鐵路之所以快,在於它的線路建設標準高、車輛動力裝置先進。為了實現安全的高時速,高速鐵路建設時需要降低線路的曲半徑、增大上下行線路的間距、降低坡度。

這其中,降低曲半徑通俗的講就是線路規劃建設時減少大彎、儘量拉直線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最直接的手段便是大家俗稱的遇山開洞、遇溝(水)架橋。

線路要拉直,一些高速鐵路在建設時就不得不考慮對沿線居民點的取捨。征地成本低的地區,就可以進行拆遷工作,讓火車穿城而過;在征地成本高的地區,火車站就只能設定在城外很遠的位置。

這樣的現狀在不同地區,造就了一批奇怪的火車站定位。

蘭新客運專線(蘭新鐵路第二雙線)在建設時,則讓不少新火車站比老火車站離市區更近。例如新建的張掖西站、酒泉南站等就是貼著兩市區邊緣設站,比張掖站、酒泉站的方位要便捷親民的多。

這樣的選線與河西走廊、新疆戈壁地區相對平坦的地勢和當地相對低廉的土地徵用成本都有著莫大的聯繫。

但是蘭新客運專線卻成就了酒泉南站、鄯善北站、吐魯番北站這暈乎乎的三兄弟。酒泉南站在酒泉站的東北面,鄯善北站在鄯善站的西南面,吐魯番北站在吐魯番的東南面。

酒泉南站和酒泉站都在市中心10公里範圍內,換乘和錯搭的時間成本不高,遭到的吐槽也少一些。而另外兩個車站造成的誤解可要多得多了。

酒泉比酒泉南更南

鄯善站在今鄯善縣城東北方向約30多公里處,而它上下行的其他大型鐵路站只有距離超過100公里以上哈密站和吐魯番站。因此鄯善站成為了這一片廣大區域內重要的物資集中地,周邊發展成為了鄯善火車站鎮。

後來吐哈油田的一個生活基地便選在了鄯善火車站鎮南部,看重的便是鐵路交通優勢給職工往返哈密帶來的通勤便利。蘭新客專建成後在鄯善縣城北設立了鄯善北站,為照顧吐哈油田職工通勤和鄯善火車站鎮百姓而在鄯善火車站鎮南設定了吐哈站。

這樣的設定使得外地人都以為鄯善站離縣城近。而乘動車組經客專去鄯善火車站鎮的人如果不查下地圖資料,會錯以為客專上的鄯善北站就是在鄯善站的北面,如果不是對當地很了解的人,都不知道吐哈站原來也可以到這裡。

充滿西域風情的鄯善北充滿西域風情的鄯善北

吐魯番站算是新疆一票火車站中外地人體驗率最高的車站之一。無論是神往火焰山、葡萄溝、坎兒井的遊客,還是揣著血汗錢的棉農工,都要此站下車或中轉。

作為南疆鐵路起點的吐魯番站並不在吐魯番市區,而在吐魯番市西北30多公里大河沿鎮。這個大河沿鎮也像鄯善火車站鎮一樣靠著鐵路發家致富。

它的城鎮面貌時常讓不明真相的外地過客誤以為站外的城鎮便是吐魯番市區。但是城鎮面貌和服務業畢竟有限,一些不明真相沒有細問的過客在這食宿後,不免錯誤的抱怨起吐魯番怎么這么差,而他們不少人都不知道吐魯番市區還在幾十公里開外。

蘭新客專在吐魯番市區北面設吐魯番北站,但是過往的人們聽名字往往以為吐魯番北站離吐魯番更遠,造成的誤解和錯搭並不在少數。

闊氣的吐魯番北站闊氣的吐魯番北站

萬里秋天飛一鶚

東西南北任縱橫

蘭新客專的三個設站雖然名字有些摸不著方位,但是近市區設站好歹也方便了當地民眾。如果我們看看福建南平在合福高鐵開通後的設站,就會發現當地出現了連當地人都會有些暈頭轉向的局面。

南平位於鷹廈鐵路聯絡線與橫南鐵路的交匯點,是閩北地區的中心城市。因此南平市市區(延平區)原有南平站和南平南站兩個火車站。

然而南平南站從方位來講根本就不在南平站的南面,也不在南平市區(延平區)的南面。2015年,合福高鐵通車後在南平延平區設的南平北站更加詭異,甚至在南平南站的南面。由此,南平、南平南、南平北這三個方位錯亂的火車站徹底顛覆了人們對方向感的認識。

2016年起,原先停靠南平站的數對列車改為停靠南平南站,南平站關停。可別以為從此你坐車到南平就會更加好選站。

2014年5月,國務院批准南平代管的建陽市撤市設區,南平市政府搬遷至建陽區。其實這一行政規劃早在2009年就開始醞釀了,合福高鐵的建設也呼應了這一調整,將南平境內最大的火車站建在了靠近未來行政中心建陽區,即武夷山東站。

之所以叫武夷山東站,大概是因為武夷山在全國的名氣更大,而設站的位置又處在南平市重點打造的武夷新區。規模上,武夷山東站站場規模為3台7線,更有去往上海、福州、廈門的多趟始發動車,地位儼然超過了南平境內其他車站。

但是武夷山東站卻是這些車站中最不便捷的。它離建陽區遠,離武夷山景區也遠,仍需要較長的公路交通與兩地接駁。從延平區去建陽區不如坐普速在建陽站下車方便,去武夷山景區不如合福高鐵上的武夷山北站和峰福線上的武夷山站方便,基本沒有體現出作為中心站點的價值。

武夷山東站武夷山東站

尷尬的武夷山東站,方向錯亂的南平各火車站,都讓人迷惑。旅遊的時候你是去南平的商業經濟中心延平區(南平南站、南平北站),還是去南平未來的行政中心建陽區(建陽站、武夷山東站),亦或是去武夷山景區旅遊(武夷山站、武夷山北站)?

可千萬不要走錯了。

更籌易促愁分袂

又作東西南北人

在不少人眼中,一個城市的火車站越多似乎越能體現這個城市的現代化水平或者國際化。

但一些雞賊的城市火車站數量增加不是靠建設,而是靠更名。

這方面廣州帶了個壞頭。1999年,廣州市將花都火車站改名為廣州北站,廣州火車站數+1。但是這個北站離廣州主城區可不近,雖然有捷運接駁,從廣州市中心乘捷運來這裡比去白雲機場還遠,根本名不副實。

坐軌道交通去白雲機場 顯然要便捷得多坐軌道交通去白雲機場 顯然要便捷得多

有大佬廣州帶頭,一眾中部城市也不甘下風。火車拉出來的鄭州直接改了西面滎陽市的高鐵站為鄭州西站;長沙也將原長株潭城際鐵路的湘江西站更名為長沙西站。

靠改名字增加城市看上去的交通通達度,也真是一種具有特色的方式。

火車站的官方更名也不是一無是處,有些更名恰巧懸崖勒馬,起到了很好的效果。2017年初,在寶蘭高鐵最後的建設階段,有關建設部門正式將位於定西市區西北方的定西西站更名為定西北站,成就了“定西北”這樣豪情萬丈的站名。

奇怪的方位命名還能引發另一些困擾。在一些城市,當地民眾往往根據火車站在城市的方位,給當地的火車站起些與鐵路官方名稱不相符的名稱。這樣的俗稱久而久之又被城市公共運輸部門採用。

杭州捷運稱杭州站為城站,成都捷運稱成都站為成都北站(火車北站)之類,會給一些到訪的外地乘客帶來困擾。好在這些城市內並不存在俗稱所說的真實站點,造成的負面影響還不算大。

但另一些地方的社會命名卻延誤了不少旅客的行程。

蘭州民眾因為蘭州站位於蘭州城區東部而把蘭州站成為“蘭州東站”,即使公交系統設法將蘭州站標註為“蘭州車站”作為改正,但民眾的俗稱卻很難改變。

問題在於,蘭州的確有一座蘭州東站,和蘭州站並不是同一個站點。儘管它主要是個貨運站,但是由於一對通勤列車停靠,還是有旅客在此乘降,俗稱和學名之間的差異造成了不少麻煩。

蘭州東站與“蘭州東站”蘭州東站與“蘭州東站”

蘭州火車的問題還不止於此。蘭州西站改造新建為高鐵站正式開通後,蘭州的公交系統出現了“蘭州西站”和“蘭州西客站”兩個不同的站點。很多人以為到了蘭州西站,就可以搭上客運高鐵。

但其實蘭州西站原為貨運編組站,其片區擁有眾多單位,站名早已演化為城市片區名。新建的高鐵西站北廣場進站口,在原蘭州西站的西面近2兩公里處。在一系列社會吐槽聲浪下,公交系統終於將原“蘭州西站”站點改為“西站十字”,避免誤導。

在火車站廣大民眾習慣叫法的通行下,烏魯木齊站機智地選擇從善如流。烏市民眾人人稱舊站為南站,烏市乾脆改烏魯木齊站為烏魯木齊南站,把新高鐵站就命名為烏魯木齊站。

這種變動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新建的烏魯木齊站擁有更大的站場和充足的接發能力,因此許多列車被移到這裡始發,經過南站駛出烏市。去往南疆和出疆列車即使買錯票,買成烏魯木齊站,也能在相對更方便的烏魯木齊南站上車。

火車站的站點位置和民眾實際出行的矛盾,或是出於行政因素,或是出於對地方習慣的妥協,是現實存在的。這樣的矛盾和高鐵為人民出行帶來方便的初衷背道而馳,應該設法得以改變。

在中國鐵路不斷成長的同時,這些不合理的現象想必也會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讓便民出行真正成為鐵路站的服務宗旨。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