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擾了美國50年的惡魔島事件,因為一封神秘的信件而再次引起謎團

話說,相信很多朋友都對電影《肖申克的救贖》有很深的印象。

片中的男主安迪被強加上莫須有的罪名,被判無期,需要在肖申克監獄裡渡過餘生!

肖申克的救贖肖申克的救贖

困擾了美國50年的惡魔島事件,因為一封神秘的信件而再次引起謎團

當他處心積慮,謀劃多年,最後逃出監獄的那一刻,看得人震撼萬分!

肖申克的救贖肖申克的救贖

而在現實中,逃離監獄這種事情其實非常罕見,畢竟電影歸電影,現實歸現實,沒有幾個會傻得冒著生命危險幹這事!

但是呢,總有那么一些例外的人,他們從進監獄那一刻開始就籌劃著名逃離監獄,而且成功逃離,甚至成為半個世紀以來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他們,就是在1962年逃離阿爾卡特拉斯島,即惡魔島上監獄的三個囚犯。而跨越了五十多年後的一封信件,再次將這一件事呈現在公眾面前。

在談及這個信件之前,需要先了解一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惡魔島現狀惡魔島現狀

時間倒退回到當年惡魔島監獄裡,這三個人的故事開始了!

弗蘭克·莫里斯,自小就是一位麻煩製造者,對監獄絕不陌生。從13歲開始就因為小偷小摸而被收進監獄。

在他成年之後,因為搶劫銀行而被捉進一所監獄,但因為試圖越獄被捉獲後,弗蘭克被轉到惡魔島監獄。

困擾了美國50年的惡魔島事件,因為一封神秘的信件而再次引起謎團

在監獄裡面,弗蘭克腦海里一直在謀劃著名越獄,但他知道惡魔島這一所監獄與其他監獄的不同。

當時惡魔島監獄監禁著的都是臭名昭著的重犯,對比自己搶劫銀行這種行為而進入監獄,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惡魔島監獄惡魔島監獄

困擾了美國50年的惡魔島事件,因為一封神秘的信件而再次引起謎團

而且當時島上的監獄號稱牢不可破,沒有人能夠從這裡逃出,何況外面還有距離最近的舊金山市區足足2000多米距離的海水!

正當弗蘭克煩惱的時候,一對名為約翰和克拉倫斯的兄弟,出現在弗蘭克的面前。

這對兄弟出生在一個13個兄弟姐妹的大家庭里,擁有一個非常平凡的童年,父母作為農民耕作養活家人,因此兩人自小生活在自在的原野里。

約翰和克拉倫斯兩兄弟約翰和克拉倫斯兩兄弟

困擾了美國50年的惡魔島事件,因為一封神秘的信件而再次引起謎團

但在兩人成年後,沒有人想到的是他們居然會拿著玩具槍搶劫銀行。無意傷害他人,只是想拿走金錢,這是他們目的。

最終兩人被收進亞特蘭大監獄,但令人在意的是,兩兄弟多次嘗試越獄,最終被轉到惡魔島監獄。

青壯年的約翰和克拉倫斯青壯年的約翰和克拉倫斯

同樣的原因,同樣的想法,這些因素將弗蘭克還有約翰和克拉倫斯像線一樣扭在一起。

在監獄裡需要做很多的勞力工作,雖然整個勞作過程都會受到監視,但是由於三人對比其他重罪犯人就像一個“無辜的天使”一樣無害。

因此三人開始通過這些機會一點一點的收集自己需要的道具。

不過即使再嚴謹的計畫也會有紕漏,這三個人暗中策劃的越獄計畫被第四個人知道了。

艾倫·韋斯特,因為偷汽車而被送進監獄,但同樣的是,他也一直策劃著名越獄,也同樣因為這個原因被安排進惡魔島監獄。

弗蘭克還有約翰和克拉倫斯三人所做的一切舉動,在艾倫看來都是如此的熟悉和明顯。最後,艾倫通過提出幫助為由,順利加入了這個越獄計畫中。

艾倫艾倫

困擾了美國50年的惡魔島事件,因為一封神秘的信件而再次引起謎團

每一個人都各自負責重要的一環。約翰和克拉倫斯兄弟負責利用收集來的石膏還有每個人偷偷存下來的真頭髮製作假頭像,用以欺騙獄警的巡查!

莫里斯因為懂樂器,因此有時候可以申請到類似風琴的東西。他將這些樂器進行改造成為一個類似充氣的道具,以便為日後的關鍵步驟做準備。

他們利用一角硬幣銀和勺子焊接在一起形成可以挖掘的工具,並且在房間裡的通風口處利用偷來的電機一點點的鑽孔,達到身體可以穿過的空間大小。

而這一切的知識,都是這幾個人在放風的時間裡泡在圖書館查看各種科學和機械雜誌學到的。

模型模型

所有的作業只能挑選在獄警檢查完所有的房間之後,夜深人靜之時才能進行。為了掩蓋鑽孔還有挖掘牆壁發出的聲音,弗蘭克會儘可能將風琴演奏最大的聲響,瞞過獄警。

得益於惡魔島所處的地理位置是四面環海,在多年不斷的海水蒸發下,牆身軟化,加快了他們的越獄進程。

經過一段已經數不清日子的重複挖掘,四個人房間裡的通風孔終於打開了。

牆壁的背後是另一個世界,錯綜複雜,被海水腐蝕的管道,更重要的是,通往自由的道路!

1962年6月,一切都準備就緒了,機會也就那么一次!

所有人都將先前製作的石膏面具放在自己的床上偽裝成人在睡覺的模樣,然後穿過窄小的通風孔,爬上密集的管道,最後到達樓頂。

樓頂有他們早早就準備好,用來渡海用的一個6×14英尺的充氣橡皮筏,由50個平常勞作過程里偷偷藏起來的雨衣製成。

-

但這時候出現了一個小插曲,艾倫的通風孔尺寸預計小了,所有人行動之時,他還在努力的擴大通風口,但一切都遲了。

最終艾倫到達屋頂的時候只剩下他一個人,其餘三人早已經離開。但其實三人留下了一隻小型橡皮筏給艾倫,然而由於周圍過於黑暗,艾倫沒有發現,最後在屋頂等待著黎明的到來,也等待著審判的到來!

第二天,鳴笛聲響徹整個惡魔島監獄。儘管艾倫提供了所有的細節,但獄警只能發現其餘三人留下的道具,還有通向自由的通風口。

-

困擾了美國50年的惡魔島事件,因為一封神秘的信件而再次引起謎團

一直以來外界對這三人的生死猜測從來都沒有間斷過!官方認為這三人根本沒可能在當時的海上用如此簡陋的橡皮筏渡海存活下來。

但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這三個人的死亡訊息,最後的結果如何?恐怕只有這三個人知道了。1979年,當局最終以三人溺亡為由結案。

2012年,約翰和克拉倫斯的兩位妹妹出現在公眾面前。

-

她們聲稱其實在1962年,她們曾經收到過約翰和克拉倫斯寄給媽媽的明信片:“To Mother,From John”

而且,家庭里的成員在隨後的日子裡都時不時收到約翰和克拉倫斯寄給家裡的各種東西。她們多年來一直堅信自己的哥哥當年倖存下來。

約翰還有克拉倫斯的侄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自己的祖母連續幾年收到附有兩人簽名的玫瑰花等。

克拉倫斯的侄子克拉倫斯的侄子

其中最讓人在意的就是疑似兩人在巴西拍攝的一張照片。

2015年,美國一家電視台製作了一檔關於惡魔島越獄的特輯節目,將這些年這裡的所有證據公諸於眾,試圖從所有的證據里證明當年三人的存活。

但隨後官方核對了筆跡,指紋,甚至聘請了專業的相片分析師分析相片,均以不符合為理由推翻了所有的猜測。

直到後來一封信的公開,再次引起了公眾對當年事件成功逃脫與否的猜測。

哥倫比亞舊金山廣播公司在最近公開了一封疑似來自約翰的信件:“我叫約翰,我於1962年6月與我的兄弟克拉倫斯和弗蘭克莫里斯逃離惡魔島。我今年83歲,身體狀況不佳。我得了癌症。是的,那天晚上我們都成功了,但差點失敗了!”

-

信件里提供了更加多的信息,包括弗蘭克在2008年去世,克拉倫斯在2011年去世,而自己希望可以與當局做一個交易。

而條件就是當局在電視上做出保證,自己再次服役的時間不超過一年,並且得到治療,他就會告知自己的確切位置,然後重回監獄。

-

一如既往的是,沒有人可以從這封信上得到任何的指紋資料和筆跡鑑定結果。

有人猜測這是某位患癌之人想出的權宜之計,有人猜測他們當年確實逃離了惡魔島。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樣?恐怕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政府當局能夠做的,就是利用模擬軟體,將多年後三人變化的模樣演算出來,給公眾一個模糊的答案。

照片不同時期的對照照片不同時期的對照

但是唯一不變的是,現在的惡魔島監獄,依舊作為一個引人入勝的地方每年吸引大批的遊客。

=

而弗蘭克,約翰還有克拉倫斯曾經住過的獄房還有越獄策劃,成為惡魔島監獄的一個標誌,也成為一個困擾美國半個世紀,迷霧重重,民眾津津樂道的事件!

=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