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1942年,太平洋戰爭初期。

麥克阿瑟麥克阿瑟

美菲軍隊面對日軍絕對的優勢,麥克阿瑟不得不戰略性撤離菲律賓,並留下那一句著名的“我將歸來”,菲律賓由此陷入日本帝國之手。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日本偷襲美國太平洋艦隊

同時打掉美國在西太平洋最重要的基地-菲律賓

日本軍隊幾乎控制了菲律賓群島,於1943年10月在當地扶植傀儡政權建立菲律賓(比律賓)第二共和國。同其他日本帝國的殖民地區一樣,日本人並沒有善待當地人,更多通過壓迫與壓榨,為日軍提供戰備資源,實現他們心中的“大東亞共榮”。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日軍進軍馬尼拉

(圖片來自wikipedia@Japanese military)

而在日本走向窮途末路之時,當地的平民百姓們並沒有逃出他們的喪心病狂之手。

戰略放棄馬尼拉

1944年底,日本軍隊節節敗退,萊特島等菲律賓東部地區已由盟軍控制。

此時日本駐守菲律賓的最高長官為陸軍第14方面軍大將山下奉文,他將呂宋島剩餘的陸海軍部隊大體編為三個集團:尚武集團(北呂宋地區,兵力約15.2萬人)、振武集團(南呂宋馬尼拉以東地區,兵力約10.5萬人)、建武集團(中呂宋克拉克以西地區,兵力約3萬人),準備在此持島固守、長久防禦和消耗盟軍,禦敵於島外。

山下奉文,臭名昭著的馬來之虎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為了方便指揮,山下隨之把司令部轉移至馬尼拉以北的碧瑤,該地位於呂宋島中西部,菲律賓傀儡政府的機關也隨之跟隨移動。

在失去制海權制空權之後

菲律賓除呂宋島之外的島嶼肯定是守不住了

而守住四面漏風的呂宋島也很困難

最有價值的馬尼拉灣極易被攻擊

死守北部山區不失為一個最壞狀況的準備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但1945年初,美第6集團軍從呂宋島西岸的林加延灣登入。此舉打破了山下的防禦部署,山下的軍隊動態逐漸也被盟軍悉知,日軍此後持續失利,克拉克(馬尼拉軍用機場所在地)也丟失。而為了儘快攻占馬尼拉,盟軍則持續向馬尼拉方向增兵,日軍壓力極大。

呂宋島的重點在西側

所以美軍也只能繞路

日軍的有效防禦事實上就是中呂宋的小範圍內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此時的馬尼拉去留已是一個問題。山下對於陸地作戰的操作要領再熟悉不過,鑒於盟軍的軍力和呂宋島的地理條件,深知美軍在空中與海洋之間的絕對優勢地位,以及運輸和戰術策略方面的壓倒性優勢,日軍直接正面與盟軍在馬尼拉展開對決獲勝的機率渺茫。

馬尼拉兩面都是水(馬尼拉灣和內湖)

沒有制海權制空權的日軍幾乎無法防守

退入山區是肯定的了

(圖像來自Google map)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回想歷史,1942年日軍進攻馬尼拉之時,菲律賓自治領總統奎松以及美軍宣布馬尼拉為不設防城市並撤退,日軍輕而易舉地進入了馬尼拉並占領之,似乎是一個好辦法。於是山下奉文也將其設為不設防城市,並由菲律賓傀儡總統勞雷爾宣布。

當年日軍進軍馬尼拉

(圖片來自wikipedia@Japanese military)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國際法與外交辭令的把戲只是一方面,山下本人從戰爭角度出發,也並不想防守這座人口超過百萬且擁有大量易燃木構建築的城市。

此時的菲律賓形勢已經不是山下原先所預想的那樣,再加上之前雷伊泰灣海戰的陰影,他分析了馬尼拉對於這場戰役的整體影響,準備放棄馬尼拉,把所有資源和兵力均調往之前設定的三個集團之中。

很容易被一波轟炸燒光,守不住的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他們還有另外一個重大任務:與盟軍進行拖延消耗戰,來給日本建設本土決戰之時所需的防禦設施爭取時間。在山下看來,失去菲律賓所有大城市已成定局,現在做的不過是發揮一下它的餘熱罷了。將部隊悉數撤往山區與盟軍展開游擊,並伺機等待與配合日軍本部的全面反攻。

作為一個熱帶島嶼

呂宋有著眾多山地和叢林可以長期打游擊

而這些也是對美軍相當不利的環境

馬來之虎也確實以此負隅頑抗了很長時間

(圖片來自wikipedia@NAS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山下奉文命令振武集團的陸軍中將橫山靜雄,一旦發現有大量盟軍軍隊逼近該城市,就摧毀馬尼拉所有的橋樑和其他重要設施,之後將軍隊立即撤出。

作為一個沿海沿河城市

馬尼拉南北之間交通離不開橋樑

(曾經的Jones Bridge)

(圖片來自wikipedia@Bob Mez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下克上多次上演

但是,日本海軍陸戰隊第31特別根據地隊司令官少將岩淵三次決心要在馬尼拉與盟軍主力一戰。其統領的海軍部隊名義上是振武集團的一部分,卻拒絕了來自陸軍山下的命令,並將自己的計畫上報大本營。

其理由是馬尼拉不戰而棄這是帝國軍隊榮耀的污點,同時馬尼拉還具備極高的港口價值,山區地帶不具備此優勢,而且海軍官兵無法適應山區作戰,總體而言馬尼拉不可輕易放棄。

呂宋對外航運基本都在馬尼拉

丟了馬尼拉固守內陸肯定是不能長久了

不過日本的貨船估計也到不了馬尼拉了

潛艇運貨都危險重重.....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另一種說法認為,岩淵之所以打算血戰到底,還有試圖洗刷第三次所羅門海戰(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期間,其所擔任艦長指揮的霧島高速戰列艦被擊沉之恥。

瓜島戰役,“霧島”僅在7分鐘間就被

美軍“華盛頓”號的9枚16吋的炮彈擊中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其實不光是海軍,陸軍內部的航空軍等其他一些官兵也均表示要死守馬尼拉。同時,海軍內部也有部分官兵反對岩淵的血戰馬尼拉計畫。

這是日本軍事傳統中非常常見的下克上事件,從戰國時代一直綿延到了二戰時期。下級軍官常常打著效忠最高領導的名義,提出自己的慷慨陳詞,拒不接受直接領導的命令。再加上海軍和陸軍之間素來不和,岩淵及其黨羽對山下的抗拒也就不足為奇了。

下級軍官的熱血選擇往往比成熟軍官的明哲之計有感染力。岩淵等人的計畫上報之後,大本營、陸軍參謀本部、海軍軍令部做出最終裁定,表示不能丟棄馬尼拉。

但這次,山下也上演了一招以下克上,並沒有遵從大本營的指令,而是帶領陸軍大部離開了馬尼拉。後來的馬尼拉審判之時,山下再一次表示:“守衛馬尼拉是極其愚蠢的決定!”。

戰後被俘的山下奉文

除了這么說還能怎么說...

(圖片來自wikipedia@U.S.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岩淵就成了當地的實際長官。他將一些仍存在於呂宋島地區的陸海軍力集結起來,組建馬尼拉海軍防衛隊(隸屬海軍陸戰隊),其兵源有很大比例來自雷伊泰島戰役中沉船的艦員。這支只有1萬多人的陸海軍部隊在城內修築防禦要塞等一系列戰事工程。

在戰鬥打響之前,岩淵對部下講了一段話,不亞於當年秋山真之和東鄉平八郎的那一句“皇國興廢,在此一戰!”。

馬尼拉夷為平地

2月3日開始,盟軍肅清馬尼拉周邊,控制了一座未被日軍摧毀的圖拉漢河橋,解放馬拉坎南宮,除此之外還解放了已被改建為戰俘營的聖托馬斯大學,其中大多來自當年巴丹死亡行軍的倖存者。

美國人可是忘不了巴丹死亡行軍的...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2月6日晨,麥克阿瑟宣布重奪馬尼拉,真正的馬尼拉戰役正式開始,日軍在這個時刻也派遣增援力量進入城市。

出於保護城市和平民的目的,麥克阿瑟對盟軍的炮火和空中支援進行了嚴格限制。但是戰況的發展並不允許這樣,在嚴格限制的條件下,盟軍竟然不敵日軍火力,無奈只得動用重武器消滅日軍,許多建築物被摧毀,平民也有大量傷亡。

1945年2月10日

馬尼拉市民從日本士兵燒毀的郊區逃亡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隨著盟軍部隊逐漸深入馬尼拉市區核心地帶,日軍和盟軍展開了巷戰。但是人困馬乏,並且懷疑作戰目的的日軍完全不是盟軍的對手,只能在城市之內邊打邊撤,在撤退的同時也繼續破壞馬尼拉的建築物和重要設施。

在核心城區展開巷戰....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日軍的傷亡不斷增加,處境每況愈下,時刻面臨被俘或死亡的威脅。這些日軍將怒火發泄在馬尼拉平民身上,對平民進行大規模殘害與屠殺,而屠殺地點主要發生在醫院、學校、修道院和教堂之中。屠殺手段也極為殘忍,日軍命令屠殺之時儘量集中,以便節省彈藥和人力,屍體則應在預定的地點燒掉或直接在建築物炸毀或丟棄河中。聖保羅大學、巴石河南岸的馬尼拉大教堂、埃米爾塔區的灣景酒店都是重災區。

戰前與戰後的大教堂

(圖片來自wikipedia@Mepurin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除了馬尼拉平民,殺紅了眼的日軍也並沒有放過第三國家的平民,納粹德國、維希法國、委內瑞拉、西班牙、哥倫比亞等友好國家的外交官或平民也均亡於日軍暴行之手。

這時的日軍基本損失了所有的重武器,但他們初期並不打算撤退離開馬尼拉,而是準備血戰到最後一卒。後來岩淵接到命令,集中兵力準備突圍,但是突圍失敗。

在馬尼拉被日本軍隊殺害的菲律賓婦女和孩子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突圍失敗的日軍全部轉入馬尼拉王城區,而王城區一直就是菲律賓政府的所在地,除了有大量的歷史遺蹟外,四周也有高大的城牆,比如因特拉穆羅斯城堡,這一次日軍利用它們修建了新的防禦設施。

被炸毀的立法大樓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戰事的最後階段,日軍繼續在王城區中屠殺平民,盟軍強攻王城區,以盟軍勝利結束。這一次海軍並沒有重現當年日俄海戰之時的榮光,岩淵的部隊被盟軍悉數消滅,他本人也於指揮所自殺,後被追授為海軍中將。

盟軍在麥克阿瑟的帶領下,重返馬尼拉,實現了當初撤退時的承諾。

老邁終於實現自己的解放者之夢了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這場戰役中,整個馬尼拉幾乎被夷為平地,當地平民傷亡人數統計為10~24萬人之多。而在戰後成為菲律賓總統的季里諾,他的妻子與五個兒女中的三個均在本次屠殺中遇害。

馬尼拉成為一片廢墟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日本丟失馬尼拉之後,並不代表菲律賓徹底光復,山下及其餘部仍在菲律賓山區等地繼續與盟軍作戰,直到昭和天皇正式宣讀《終戰詔書》後,他們才正式投降,成為戰俘。

山下將軍和他的工作人員於1945年9月2日投降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山下被認定為乙級戰犯,因“縱兵進行馬尼拉大屠殺”的罪名遭馬尼拉軍事法庭判處絞刑。有證據表明,馬尼拉大屠殺發生之時,山下本人毫不知情,但其本人並不打算對此做任何辯護,甚至主動擔責。

基於此,山下的辯護律師美軍法務上校克拉克並不同意判決結果,向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提出抗訴,要求終止死刑並保護山下,但被6:2的票數駁回抗訴,1946年山下在馬尼拉被絞死。

其實山下被絞死並不冤。山下雖然沒有下令屠殺菲律賓平民,但其在中國與八路軍聶榮臻部作戰之時確有下令屠殺華北平民、馬來亞戰役下令虐殺英軍戰俘等罪行,絞死已經是對他的仁慈。頗為遺憾的是,山下在菲律賓以外地區所製造的罪行,在歷史中也並沒有於法律及紙面檔案上被清算。

山下在聽取死亡判決

(圖片來自wikipedia)

日本屠殺首都,這國家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 | 地球知識局

二戰之後的數十年間,菲律賓與日本政經關係密切,對這場不亞於中國“南京大屠殺”的歷史慘劇幾乎三緘其口,竟成為了一段“忘卻的記憶”。

雖然在這幾十年間,有倖存者民間團體大聲疾呼過,政府與民間也建立了一些相關的紀念建築。但囿於大形勢所迫,菲律賓經濟仍然高度依賴日本,這段歷史的記憶恢復至今沒有多大的改觀。而隨著親歷者們逐漸去世,又有誰能為這個民族記住這段國恥呢?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