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誤報了“野雞大學”

日前,全國31省市高考分數線已全部出爐。幾天前,筆者在本報發表《填志願不能迷信輔導機構》一文,對如何填志願、選專業給出了一些建議。這一回則是要提醒考試成績欠理想的考生,切勿病急亂投醫、逢廟就燒香,一不小心投靠了“野雞大學”。

-

  近日,“高考分數線陸續出爐,填報志願警惕這392所野雞大學”的文章廣為傳播,北京郵電大學赫然在內,不得不發布澄清聲明。原來,這篇文章引自人民日報微博文章《392所野雞大學曝光名單》,某財經媒體轉載時,混淆原微博“中國郵電大學”的提法,錯誤寫成“北京郵電大學”。某商業網站在轉載該財經媒體報導時,不經核實將來源標註為“人民日報”。

  這起誤傳事件中,許多媒體不加核實地跟風轉載,固然表明了新聞素養令人堪憂,但在某種程度上,也說明了“野雞大學”的迷惑性之強。它們通常採用與知名院校容易混淆的名稱,以“打擦邊球”的方式招收學生,雖然不排除個別人“知假買假”,但也有考生因為成績不理想,產生緊張焦慮的心理,一不小心踩入坑。對這樣的考生來講,一旦被誤導錄取,失去的不僅是金錢,還有可能貽誤了按照招生計畫填報志願的時機,只能從頭再來。

  針對“野雞大學”,教育部年年發布通報,媒體也時時進行提醒,但“年年打年年有”,難道就根治不了嗎?這就要區分“野雞大學”和“虛假大學”的關係。“野雞大學”,是指國外一些實行自主辦學、自授文憑,但文憑得不到專業機構認證、社會認可的學校。其實質是有“雞”,只是“雞”的質量得不到認可。但在國內,“野雞大學”通常指“虛假大學”,也就是子虛烏有的大學,沒有註冊,沒有場所,在網上弄一個虛假的網站,進行網路詐欺。也就是說,把地攤賣假文憑搬到了網上——連“雞”都沒有,怎么治呢?

  部分“野雞大學”的虛假特質,使得其犯罪成本極低。據說通過代碼拷貝,幾分鐘就能建成一個網站,加上伺服器往往在境外,這種游擊戰術客觀上增加了相關部門監管和打擊的難度。這就需要齊抓共管,各部門通力協作、主動出擊,形成打擊合力。對於教育部門來講,要對計畫外招生的非學歷教育機構嚴格按照教育性質招生,同時繼續發布虛假高校名單,及時取締非法辦學、違規招生行為;網信部門也不能“等靠要”,而是要及時介入,對虛假學校網頁早發現、早註銷;公安部門要善於抓住具體線索,長線釣大魚,深挖黑色產業鏈。

  此外,還須看到“虛假大學”背後的真問題——假文憑現象。誠如《圍城》里方鴻漸所購入的“克萊登大學”哲學博士學位,現在國外有一些專門的“文憑工廠”,向世界各地兜售各類虛假文憑證書,而也頗有一些人“揣著明白裝糊塗”,故意買假文憑。譬如在我們這裡,便存在一種“唯學歷”觀念,許多人為了找工作評職稱等,都會想辦法搞一張文憑作“敲門磚”。解決這個問題,既要深化改革文憑授予制度,讓文憑體現出能力的含金量,同時也應當引導專業技術見長、精英化教育的民辦高等教育發展壯大,滿足更多人的需求。

  除了識別“野雞大學”,教育、網信、公安三部門還梳理匯總了歷年來“冷飯熱炒”的謠言,包括不要聽信走所謂“內部渠道”的捷徑,所有招生信息查詢和錄取均不向考生和家長收取任何費用等。廣大考生家長要時刻提高警惕,遇到拿不準的事,要通過省級招辦和招生高校指定渠道查詢核驗,切莫被貪慾和僥倖心理蒙蔽了眼睛。 (扶 青)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