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的喪鐘已經敲響

沉寂已久,幣圈再次沸騰。一則比特幣重拾漲勢,再現賺錢效應;二則巨頭入局,Libra引萬眾矚目。

1

這兩件事,看似互為助力,實則同類相爭。Libra,不視比特幣為競爭對手,卻無意間給比特幣敲響喪鐘。

再次暴漲

沉寂近一年的比特幣,因暴漲重回輿論視野。自2019年2季度起,比特幣價格谷底爬升,走出上漲通道,短短三個月,漲幅2.15倍,一度接近1.3萬美元/個(折合人民幣近9萬元/個)。

價格上漲兇猛,成交量也很紮實。從日成交數據上看,比特幣這次暴漲,撬動的資金量要大得多。

據Coinmarketcap數據,比特幣、以太幣、萊特幣等主流支付類代幣的日成交量均創新高。以比特幣為例,近期日成交峰值達460億美元(2019.6.27),比上次泡沫期峰值218億美元(2017.12.21)的兩倍還多。

有人說,投機者的記憶只有幾天時間,一次大漲足以把崩盤痛苦拋在腦後,重新興奮起來。暴跌一年後,虛擬貨幣再現暴漲圖景,讓心灰意冷的投機者看到曙光。從百度指數看,2019年6月下旬,“比特幣”日均搜尋量達到9.75萬次,逼近2017年高點,投資者的激動可見一斑。

關於這一次價格上漲,眾說紛紜,比較主流的觀點是避險屬性——國際局勢日益複雜,黃金上漲,創6年來新高,比特幣作為一種總量供應有限的虛擬資產,自然水漲船高。

從節奏上看,黃金與比特幣均於2019年5月中下旬開啟陡峭上漲模式,時值華為5G事件升溫發酵之時,避險一說是成立的。

另一推動因素,則是facebook擬聯合一眾巨頭推出虛擬貨幣——Libra。

Libra以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為使命,引發全球監管層的關注。Facebook在全球有27億用戶,超過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為Libra的全球普及打開了巨大空間。

Libra出現後,眾說紛紜,比如有人講, Libra聯盟的28家成員基本是美國公司,受美國政府監管,所以Libra是美國爭奪全球貨幣主導權的延伸,在主權貨幣之外開闢了新戰場,提前在未來全球貨幣格局中占位布子。

陰謀論的說法姑且不信,但Libra的確不容小覷。Libra定位於穩定幣,與一籃子主權貨幣掛鈎,革除了比特幣們的投機屬性,價值足夠穩定;又承繼了虛擬貨幣跨越國境、超越主權的特徵,再輔以Facebook的27億用戶,有可能給全球貨幣格局帶來重大變化。

當然,Libra在落地層面仍面臨不少困難,所以,一個Libra或許不足為慮,但十個Libra呢?二十個呢?有Facebook為榜樣,必然有更多跨國巨頭“染指”虛擬貨幣,眾多Libra們,正走向我們,走到全球央行面前。

這種情況下,拖延無效,正視方為上策。如中國央行於近日表態——經國務院批准,央行正組織市場機構,共同進行DC/EP(帶有數字貨幣特徵的支付工具)研發。一旦沖開全球貨幣監管層的防衛心態,於比特幣們,便是強心劑。

真正讓比特幣們萎靡不振的,是全球監管層的有意忽視,一旦全球央行跑步推行數字貨幣,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就有了炒作空間,上漲有了盼頭。

避險效應疊加Libra革新效應,比特幣跑在上漲通道上。

基礎不牢

風口之下,垃圾都能衝上天。要看長遠,就得看基礎是否紮實——對比特幣來講,就是其支付型代幣的地位是否穩固?有沒有強力挑戰者?

虛擬代幣大致分為三類:支付型代幣、證券型代幣和實用型代幣。

在虛擬資產世界裡,承擔支付工具屬性的,屬於支付型代幣,以比特幣、以太幣、萊特幣以及USDT等穩定幣為典型代表。

被認定為具有證券發行特徵(security token offering,簡稱STO)的虛擬代幣,即屬於證券型代幣。這類代幣代表資產,通常表現為代幣持有者可以向發行人索要債務或者股權,目前,絕大多數ICO代幣都是證券型代幣。

支付型代幣和證券型代幣之外,則為實用型代幣。通常情況下,實用型代幣沒有升值特徵,僅用於獲取區塊鏈內的服務。2018年初國內不少網際網路公司發行的所謂“虛擬積分”,對標的便是實用型代幣。

作為支付型代幣,比特幣的價值基礎取決於三點:

一是物理性能。以區塊大小1M計算,比特幣每秒最多處理7筆交易,實際上約為4.2筆/秒,相比支付巨頭每秒數萬筆、數十萬筆的峰值能力,差距太大,不具備承接現實交易的能力。圍繞物理性能提升,比特幣社區提出了增加區塊大小、隔離見證、側鏈、閃電網路、分片等一系列構想。基本上,每一次突破物理性能瓶頸的努力嘗試,都轉化成了比特幣價格攀升的動力。

二是區塊鏈生態。類比股票價格,股價漲跌短期取決於投機,中長期則取決於上市公司經營狀況,可持續盈利空間大,漲幅就大。區塊鏈生態之於虛擬貨幣,也有同樣支撐作用——區塊鏈生態接入的場景越多,虛擬貨幣價值基礎越穩固。以太幣能做到後來者居上(和萊特幣等更早的幣種相比),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以太坊的生態之力。

三是支付屬性。虛擬貨幣不過是一串虛擬字元,沒有央行撐腰,其價值基礎在於用戶信任,而用戶信任的基礎則是充分的去中心化,即算法決定一切,無人可操縱(只是一種理想化狀態,可無限趨近,實際上做不到)。在一眾虛擬代幣中,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程度最高,最得市場信任,當然,代價是對電力的巨大消耗。除了信任問題,影響支付屬性的還有幣值穩定,考慮到所有虛擬代幣(穩定幣除外)都不穩定,大家半斤八兩,這個因素便顯得不再重要。

三大基礎中,支付屬性最為核心。比特幣用於支付,物理性能層面的高成本(約2.5美元/每筆)和高延遲(約4.2筆/秒)被廣為詬病,區塊鏈生態也不能與以太坊相比,但憑藉無可比擬的去中心化,比特幣就得以在幣圈傲視群雄,長居虛擬貨幣榜首。

但是,Libra的出現,或給比特幣敲響了喪鐘。

比特幣的核心優勢是去中心化,解決了信任問題。Libra背後有巨頭支撐,天然能俘獲絕大多數人的信任,在安全性上不輸比特幣。此外,Libra與一籃子官方貨幣掛鈎,革除了幣值波動的弊端,物理性能更是秒殺比特幣。Libra及Libra們的出現,將在大多數支付場景中取代比特幣。

一旦支付屬性被削弱,比特幣除了在各類匿名交易場景中充當支付工具外(會持續遭遇反洗錢監管壓力),只能安靜地做個投資品。問題是,失去了支付場景、退守為純粹的投資品,比特幣還有何想像空間可言呢?

不確定性

Libra的出現,在短期內成為比特幣上漲的強心劑,作為競品,中長期看又可能革了比特幣的命。起也Libra,落也Libra。

問題是,Libra自身的願景能實現嗎?Libra的目標並非取代比特幣,而是要“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既然是貨幣,又是基礎設施,必然面臨各方阻力。若Libra在各方壓力下難產,則給比特幣敲響警鐘一說自不成立。

阻力一:無法在禁止虛擬貨幣的國家落地

Libra是一種虛擬貨幣,受各國虛擬貨幣監管政策約束。

當前,各國監管層對虛擬貨幣的態度仍不明朗。以比特幣為例,據不完全統計,有99個國家對比特幣的交易和使用不加限制,130個國家未出台明確意見,十幾個國家將比特幣定義為非法,還有一些國家只接受限制性使用。

由於涉及到貨幣主權問題,不少對虛擬貨幣友好的國家,也只接受其資產屬性,禁止其支付屬性。比如允許虛擬貨幣交易所的存在,但禁止ICO(或STO),也禁止虛擬貨幣用於日常支付。

還有些國家,典型如中國,雖承認比特幣為一種民間金融資產,但禁止虛擬貨幣交易所的存在,更不允許虛擬貨幣用於日常支付。而在印度,持有比特幣甚至都算違法行為。

對Libra而言,定位於支付交易,搶的是各國法幣的專屬特權,在多數國家都將遭遇合法性阻力。

阻力二:傳統金融體系的競爭壓力

Libra意在革除當前金融體系的弊端,如交易成本高、跨境支付不便利以及門檻太高將十幾億人排除在外等。Libra改進全球支付體系的努力,類似於在全球範圍內再造一個支付寶或微信支付,其目標是,“無論您居住在哪裡,從事什麼工作或收入怎樣,在全球範圍內轉移資金應該像傳送簡訊或分享照片一樣輕鬆、划算,甚至更安全”。

單就這個體驗看,Libra對早已享受免費便捷支付體驗的中國人吸引力有限,但在全球層面很有市場。主要已開發國家轉賬交易仍要支付較高手續費,跨境支付更是不便;而在廣袤的欠發達地區,仍有數十億人無法享受基本的金融服務,如《了解Libra》白皮書中所說,“全球仍有 17 億成年人未接觸到金融系統,無法享受傳統銀行提供的金融服務,而在這之中,有 10 億人擁有手機,近 5 億人可以上網。”

傳統金融體系選擇直面挑戰。就境內支付而言,理論上,只要把中國的第三方支付模式複製過去,就能有效抵禦Libra的衝擊;跨境支付而言,SWIFT已經行動起來——2019年6月20日,SWIFT發布《SWIFT支付:展望未來》白皮書,宣布即將啟動基於分散式賬本技術(DLT)的交易平台gpi支付。

傳統金融體系動起來,再加上監管機構的監管助力,Libra要顛覆現有金融體系,任重道遠。

阻力三:金融風險防範壓力

Libra協會強調,“任何持有 Libra 的人都可以獲得高度保證,他們能夠根據匯率將自己持有的這種數字貨幣兌換為當地貨幣,就像在旅行時將一種貨幣換成另一種貨幣一樣。”

站在全球範圍內看,Libra建立了一個針對不同幣種的超級直連體系,承接了部分清結算的角色。在這個生態內,Libra協會是各方法幣兌換交易中的中央對手方,也成為整個清結算體系中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操作風險和商業風險的終極源泉。

風險誕生於Libra生態內,卻會經由遍布全球各地的Libra持有者擴散至Libra生態之外,Libra普及度越高,風險外溢效應越可怕。全球央行和國際組織殫精竭慮,尚不能杜絕金融危機的發生,誰敢指望Libra協會能有效控制這些風險呢?

所以,基於對潛在風險不可控性的擔憂,Libra面臨的風控壓力和隨之而來的監管阻力只會越來越重。

前景展望

短期來看,Libra的落地仍將面臨各種不可知的阻力,其影響和作用或有被誇大之處,但驟風起於萍末,新事物既已出現,新趨勢就已然成形。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風雲變態中”。很多時候,事物之間的彼此關聯遠超人們認知。Libra之於比特幣,Libra之於現行金融生態,彼此之間的作用與反作用究竟如何演化,有著無法窮盡的可能。

順勢調整,順風起舞,才是道法自然。Libra、比特幣以及現行金融體系何去何從?我們將持續關注。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