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中國又多了一處世界自然遺產,江蘇鹽城的黃(渤)海候鳥栖息地

到今天,中國的世界遺產數量已經達到55處,正好世界第一。但是中國的14處自然遺產之中,多的是九寨溝、張家界、可可西里這樣的名山大川,鹽城濕地顯得那么……矮小。

甚至,它的名氣還遠不如演員黃渤。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其實,很多人根本意識不到,這條新聞有多重要。

鹽城濕地,是整個亞洲最大的海岸灘涂濕地。每年從這裡飛過的岸鳥高達300萬隻,東亞90%的候鳥都在這裡落腳。全世界僅存的1600隻丹頂鶴,有1200隻在這裡過冬。

鹽城濕地申遺成功,意味著我們終於認識到濕地是一筆多么大的財富。

論重要性,鹽城濕地一點都不比九寨溝和張家界差。

可惜我們曾經一度以為,濕地是荒地,是浪費的自然資源。

“……水分長期飽和,通氣不良。為防止沼澤化的發展,必須進行排水。”1989年版的《辭海》詞條“沼澤”

我們也曾經墾荒濕地,開田,養魚,建房,修路……二十年前,中國一半的海岸濕地消失萎縮;水草豐茂的東北三江平原,有78%的濕地被開墾;廣州紅樹林萎縮了八成以上;曾經是蘆葦盪水泊的“海淀”,成了中國網際網路的中心,都市的核心區。

隨意破壞濕地,不僅僅摧毀了鳥的家園,還會給我們自己招來滅頂之災。

98年長江的特大洪災,大半箇中國的人都歷歷在目。但他們不知道,長江洪災兇猛的背後,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濕地萎縮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2003年調查顯示,原本連通長江的一百多個湖泊,僅存三個了。長江就像被摘了腸胃的人,哪怕只進食一點點東西,也消化不了。所以洪水過境,只會不斷地累積勢能,最後形成滔天巨浪。

那時的中國人,還不太懂濕地。如果濕地會哭,那中國處處是哀鳴。

如果要在中國濕地中選一個代表,鹽城濕地,當之無愧。

鹽城濕地的命運,就像中國濕地的縮影。人們就像她的孩子,從她的身上吮吸帶血的乳汁;

幸運的是,鹽城濕地等到了羔羊跪乳、烏鴉反哺的那一天。

可是更多的濕地,該怎么辦呢?

我決定把它的故事寫出來,讓更多人看到。

1

上個世紀80年代,鹽城濕地還是一片世外桃源。

人們說,這裡是鶴舞鹿鳴,神仙之都。

1

在70年代時期,丹頂鶴瀕臨滅絕。中國本土僅有100多隻丹頂鶴,而更早些時候,日本本州島的丹頂鶴已經滅絕。

中國的濕地越來越少,丹頂鶴的生存空間被不斷擠壓。

而1986年,鹽城傳出了一條新聞:“丹頂鶴,生了!”

這是來自黑龍江的養鶴工作人員娟子做的探索。她懷揣著3枚鶴蛋坐火車三天三夜,趕到千里外的鹽城。

這是鹽城政府向娟子發出的邀請,想讓丹頂鶴在這裡紮根安家。在娟子和鹽城同事的努力下,小丹頂鶴孵化了,這是世界上第一次丹頂鶴成功在越冬地孵化。

從這天開始,越來越多的丹頂鶴留在了鹽城,不再進行季節性的遷徙。

對於它們來說,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鹽城濕地還是麋鹿的第二故鄉。

麋鹿原產於中國,又叫做“四不像”。在中國,麋鹿最後一次出現是在清末的北京皇家獵苑,八國聯軍侵華後,將其全部擄至歐洲。

至此之後,中國本土麋鹿基本滅絕。

1986年,我國重新從英國引進了39頭麋鹿。他們落戶鹽城大豐,成了丹頂鶴的鄰居。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鹽城把兩大國寶從死神手裡搶回來,按理說,這功勞怎么吹都不為過。

但是,鹽城濕地差點沒救活自己。

許多人並不理解:用幾百萬畝地養鳥,鹽城子弟卻背井離鄉去打工,值得嗎?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在江蘇,蘇南以富出名,蘇北以窮聞名。

而這其中,鹽城的北三縣——濱海縣、阜寧縣、響水縣是其中最窮的谷底。

1995年,鹽城GDP在江蘇省內排名第8,為324億元,第一名蘇州903億元,差不多是鹽城的3倍。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要知道,鹽城可是全江蘇面積最大的地級市啊,全省61%的海岸線都在這裡。在那個年代,上海經濟越做越大,蘇州突飛猛進。人家靠海吃海的時候,鹽城人靠著海邊的沼澤地喝西北風。

終於,鹽城還是向濕地伸出了手。

鹽城原有灘涂680萬畝,從70年代開始,平均每年圍墾將近4.4萬畝。這些新開發的土地,大多用來養殖紫菜和貝殼。

進入新世紀後,天然濕地已經不足原來的一半。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麋鹿、丹頂鶴以及百萬候鳥,被緊緊彈壓在自己的保護地里。濕地保護區外圍和水源上游,就像鬥神一樣林立著煙囪。

那是承載著鹽城人致富希望的醫藥、農藥和化工企業,大多來自蘇南。

2005年,鹽城從丹頂鶴保護區劃出260萬畝土地,成立了陳家港、濱海港、射陽港、大豐港、東台瓊港……

到鹽城來過冬的老朋友丹頂鶴,也越來越少了:2007年654隻,2008年601隻,2009年502隻,2010年僅有477隻。

2

因為貧窮,在濕地保護區周圍的村民也想撈一些好處

1999年之前,丹頂鶴的核心保護區是可以自由出入的,最初是周邊的村民會闖進核心保護區,撿走散落在這裡的大量貝殼類海產品。

“成群結隊的人進入核心區,撿貝殼類海產品,因為這後面有巨大的利益,比如說泥螺,現在品質好一點的可以賣到八九元一斤,差一點的也有三四元一斤,而一個成年人一兩個小時就可以撿到10斤左右,利益巨大。”

撿貝殼不需要本金,唯一需要的就是力氣,所以這裡也成了村民們“掘金”的好去處。

後來,有更多人的目光聚集在了保護區的動物身上,將其發展為“野味”。

1991年11月在大豐王港以南因投毒捕野鴨,毒死12隻丹頂鶴,1990年冬至1991年春,在王港以北的海豐農場灘涂毒死4隻丹頂鶴。

保護區里出現了不少偷獵者,這些偷獵者在保護區大肆下毒,獵殺野鴨或者下網捕捉野生鳥類。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即使被保護區巡護人員阻止:偷獵是重罪,可是仍然擋不住這背後的金錢利益。

一隻野鴨子可以賣到300塊錢,而09年網上也傳出過鹽城丹頂鶴保護區酒店賣天鵝肉事件,一份天鵝肉標價500元。

投毒和獵殺“野味”直接影響到了保護區動物的生存,也影響到了保護區巡護人員的人身安全。

縱觀分布於500多公里海岸線上的整個保護區管理,只有50多人的保護區管委會力不從心。

“很難管,給我一個團的兵力也管不住。”

巡護人員陳浩曾經有被追殺的經歷。

2000年的時候,他和警察一起前往村里做工作,警察先走一步,他落了單。

隨後就被40多個村民圍追堵截。

“四十幾個人滿滿一卡車,手裡拿著棍棒,一路追我,我最後一直跑到了一個養殖戶家裡。和這家夫妻倆商量後,最後是躲在床上用被子蒙住頭才躲過了一劫,”

最終,村民們還是砸了他的辦公室。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盜獵者的目的是為了錢,而保護者最大的問題也是錢。

鹽城國家級珍禽保護區的開支很緊張。2011年時在職和退休的有56個人員,但是財政只支付15個人的工資。

一年汽車有錢只有8000元,卻要進行500多公里的海岸巡視。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1997年,鹽城自然保護區為了擴充收入,將2萬餘畝濕地承包給養殖戶。

濕地開挖成養殖塘後,保護區新修了不少基礎設施。道路、高壓電線、水泵、增氧機和庫房、工人住宅、廚房……這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工人們的生活。

看守著濕地,卻被迫出賣濕地,這也是保護區的無奈。

這裡的工人太苦了,365天的風吹日曬、蚊蟲叮咬,夫妻難以團聚,子女很難上學……如果生活條件再苦一點,人都要被逼跑了。到哪時,還有誰能來守護濕地呢?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3

錢,對於鹽城濕地很重要。

2012年,守在鹽城濕地的人們終於迎來了破局的希望。

那一年,鹽城終於得到了3690萬美元的貸款。這筆錢,鹽城從2004年起就在申報。從起草技術報告,到審批談判,他們等了八年。

濕地內的十多家工廠,陸陸續續地拆除了;幾十萬棵耐鹽鹼的樹苗,紮根在了荒灘上;麋鹿保護區多了24公里的圍牆,多了7座貯存青飼料的倉庫,足夠每頭麋鹿吃兩噸。

現在,在保護區核心區,幾乎沒有人類活動的蹤跡。這裡面積33萬畝,三分之一都是廣袤的蘆葦盪。

除了水聲潺潺和不時的野鴨亂鳴,沒有別的聲音。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曾經跑斷腿也跑不完保護區的工作人員,不再靠兩條腿執法了。

他們坐上了快艇和巡邏船,手裡還有5架無人機。

更何況,他們還有一批神秘的攝像頭。它們懸掛在高大的基站塔上,5公里外的路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這些監控攝像頭是自動的,一旦監測到生人、工程設備,就會自動傳送警報。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鹽城濕地能夠得救,是因為它用資源換回了鹽城經濟的增長。2012年,這筆錢終於反哺給了濕地。

2013年,鹽城經濟排名全國第43,從當年的吊車尾,成了逆襲的黑馬。雖然在江蘇依然是中下游,但是放到西部省份,鹽城抵得上一座省會城市了。

港口、機場、火車站、高鐵站先後拔地而起。往南一小時是上海,往北一小時是連雲港,新亞歐大陸橋的東方起點。

鹽城也有了江蘇最大的汽車工業。悅達起亞在這裡建廠,養活了相關零部件廠商幾百家。

鹽城還養活了上海人。上海12%的大米、8%的豬肉,光明集團一半的奶源都來自鹽城。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富裕了之後,保護濕地的聲音逐漸變強。畢竟,工廠建在哪裡都可以,但是濕地毀了就再也沒有了。

濕地的盜獵現象依然不時發生,但是好轉了不少,一年繳獲一把獵槍已經是大案。

曾經挖泥螺為生的漁民們,已經告別了這種既來錢慢、又毀壞環境的生活方式了。

而中國最奇特的濕地、麋鹿與丹頂鶴之鄉、世界自然遺產等等標籤,正在悄悄地改造這裡。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鹽城濕地保護區里,手機保持靜音,汽車禁止鳴笛。

鹽城的風電場都安裝了鳥類監測雷達。丹頂鶴回家時,遠在十公里以外的電扇葉都會停止轉動,向這些老朋友們問好。

市民們也養成了習慣,在路上遇到奇奇怪怪的鳥、受傷的鳥,第一反應不是今天倒了大霉,而是趕緊送到林業部門。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附近的養魚戶偶有抗議:“附近的國家保護鳥類太多了,我家池塘里的魚都被吃了不少。”

這更像是獨屬於鹽城的,幸福的煩惱。

尾聲

鹽城濕地,像是一個幸運的灰姑娘。她曾踏足山巔,也曾身陷低谷,最後還是嫁給了王子。

童話故事,也許到這裡就結束了。但是我禁不住想多問幾句:

沒能嫁給王子的那些灰姑娘,又該怎么辦?

我曾經關注過一個叫做“跟著大雁去遷徙”的環保行動。這群志願者踏尋著大雁的遷徙路線,從南國追到北疆,只為了求證大雁的生存現狀。

他們留下了第一手的資料:

有些驛站是豪華的,東營的黃河口濕地公園,水草豐美,飛羽聚集,上萬隻雁鴨在這裡嬉戲。有些驛站是質樸的,都昌的黃金咀村,返鄉青年黃慧華一家,用最樸實的語言,告訴我們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道理。有些驛站,是讓人沮喪的,微山湖裡,湖水填成了農田,農田又荒廢成了荒地,微山湖外,鳥販子沿著公路叫賣剛剛捉到的野生大雁。還有些驛站,曾經讓人沮喪,可是現在重新煥發了生機,天津大港,2012年震驚全國的毒殺東方白鸛事件的發生地,今天已經建起了候鳥小屋,也有了志願者的定期巡查。

它保護了丹頂鶴與麋鹿,可誰來保護它?

我一直覺得,環境保護離不開經濟的發展。

鹽城濕地,很幸運地生在了富庶的長江中下游。

這裡是京滬第二高鐵上唯一一處自然遺產,南京上海小朋友們最近的自然課堂。比起其他濕地,鹽城濕地可以吸引來更多人流、資金流。

我希望,鹽城濕地能做一面鏡子,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濕地。

我更希望,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裡,那些沒鹽城那么好運的濕地,同樣能夠迎來救贖。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