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雞!已經沒人能管的了這個國家了,度假勝地已污染

說起巴西的沿海大城市裡約熱內盧你會想起什麼?

俯瞰整座城市的上帝雕像、在黃金沙灘上打排球的青年男女、酒吧里熱舞的火辣女郎……這一切確實是里約的招牌,不斷吸引著全世界的遊客到這裡獵奇獵艷。里約也憑藉著這些令人心醉的元素,獲得過聯合國戶外運動品質最佳城市的稱號。

1

一座離上帝很遠的上帝之城

(圖片來自wikipedia@Mariordo)

不過這一切似乎已經一去不返了。隨著里約的城市規模不斷擴大,污染也接踵而至,嚴重威脅著當地人的健康,並給前來逐夢的遊客留下了糟糕的印象。

而類似這樣的悲劇,在巴西各地的大城市也在接連出現。

貧民窟里的下水世界

外國遊客前往里約熱內盧最好的方法,就是坐飛機前往里約-加里昂國際機場,隨後坐車前往市內。

其實是一座建在島上的機場

加里昂是機場所在里約熱內盧的區域

(圖片來自wikipedia@Portal da Copa /Governo Federal Brasileiro / Daniel Basil)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然而從降落的那一刻起,這座城市就不太會給人留下什麼好印象。幾乎所有的里約旅遊攻略都會在第一頁強調:離開機場時請關上車窗,以免您成為受害者。這話主要是說給容易被周邊貧民窟里的劫匪打劫的遊客聽的,但其實沒有這句話,人們也會乖乖地搖上車窗,因為窗外的氣味實在是令人受不了。

其實島上的狀況還好

不過一水之隔就會遇到大量的貧民區了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里約機場所在的戈韋納多島是里約附近瓜納巴拉灣里最大的島嶼。這個海灣是里約能夠成為世界級大城市的海洋助力,當年第一批葡萄牙人就是因為在海灣里避難才發現了里約熱內盧這個好地方。海灣周邊的陽光沙灘也正是里約引人前來的金字招牌。

戈韋納多島是瓜納巴拉灣最大島嶼

里約主要城區在瓜納巴拉灣西岸

東北部則有著大片的濕地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然而如今的瓜納巴拉灣已經不復當年之勇,尤其是在大型河流的入海口,沙灘和綠植在快速退化,取而代之的是海灣沿岸1000萬巴西人製造的垃圾。從破舊的沙發、廢棄的電視電腦,到塑膠袋里散發著臭氣的生活垃圾,不一而足。

瓜納巴拉灣東北海岸的馬卡庫河入海口

居民點需要更多更多的土地

恨不得把整個灣每一寸海岸都開發出來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當然里約市東部和南部的沙灘還是很美,這是因為這裡是當地重要的旅遊門面,當局一直在努力進行維護。但只要從里約向北去,進入里約州的其他地區,情況就不那么樂觀了。

比如著名的麵包山對面這段沙灘

已經是里約的名片了

也確實是里約南部沙灘中取景最好的一個位置

加里昂是機場所在里約熱內盧的區域

(圖片來自wikipedia@Ccarelo)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比如在里約城北注入瓜納巴拉灣的伊瓜蘇河,其主要支流薩拉普伊河(Rio Sarapui)就是一處污染的重災區。這條河流是瓜納巴拉灣周邊50多條河流中水量最大河流之一,為海灣提供了10%左右的淡水供給——帶著垃圾和污染物的淡水供給。

如果沿途有嚴重的垃圾私自傾倒問題

那到了下游水質確實堪憂

(薩拉普伊河沿岸)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由於遠離里約這座中心城市,當地人主要居住在令人聞之色變的巴西貧民窟。貧民窟的房屋都是自己造的,基本享受不到大城市的公共服務,換言之他們的生活下水並沒有接入市政污水系統當中。

但是電線可以拉得漫山遍野...

(圖片來自wikipedia@chensiyuan)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這在現代社會似乎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在巴西,這卻是家常便飯。這是因為當地貧民窟往往和販毒團伙綁定在一起,他們借貧民窟往往建在山上,且房屋密集複雜的優勢,將其改造成迷宮般的要塞,只留下山上山下兩個出入口,嚴加防守,除了居民和毒販以外,生人基本無法靠近。而市政建設人員被認為是政府相關人員,更加無法進入,儼然一個個獨立的小王國。

軍隊來了也不一定能找到路

(圖片來自wikipedia@AgênciaBrasil)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除了上下水系統以外,貧民窟的垃圾收納系統也是一團亂麻,市政垃圾車無法進入,當地民眾只能把垃圾混著髒水直接排放到附近的河流里,讓流水把一切帶走。

一開始流水倒是能帶走些東西,眼不見為淨,但時間長了,下游垃圾大量堆積,原本的大河就變成了臭水溝。10月到4月的雨季(里約是南半球城市,夏季在下半年),雨水形成的地表徑流還會將貧民們的隨地大小便衝到河水裡。

簡直就是巴西版九龍寨城

(著名的Rocinha貧民窟)

(圖片來自wikipedia@Diego Baravelli)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另外,瓜納巴拉灣周邊也是巴西重要的工業基地,周邊有17000多家工廠,涉及產業包括石油、煉化、塑膠、紡織、製藥、造紙等等,個個都是污染大戶。在巴西環保法令彈性執法成為了習慣的大背景下,這些廠區也隨意向海灣排泄污水,進一步惡化了污染情況。

前文提到的伊瓜蘇河

其實入海口的旁邊就是煉油廠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擦屁股是個難題

不難看出,里約的水污染,源於大城市無序而快速的城市化進程。自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巴西的國民和企業就開始蜂擁向里約、聖保羅等沿海大城市。這在新興經濟體中並不稀奇,但由於拉美國家特殊的國情而往往陷入政府無法干預、民眾隨遇而安的困局中。

有的人住在山上,有的人住在山下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當局也曾經做出過努力,在污染重點河流遠離貧民窟的地方建設市政污水廠,通過下游異地處理的方法改善水質。在薩拉普伊河中游的Jardim Silvana地區,就有一座大型污水廠,設計處理能力可以解決30萬居民的生活污水。

處理30W居民用水,夠不夠?不夠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然而這條河流的流域範圍內有60萬左右的居民,遠遠超過了污水廠的處理能力。圖方便的貧民還搞了不少暗渠繞過污水廠直接往水裡排放污物。而且由於市政規劃統籌不當,污水廠附近還有一座南美洲最大的垃圾填埋場,每到雨季填埋場裡的滲濾液、電解液以及重金屬就隨著雨水進入河流,一家污水廠實在是杯水車薪。

不確定是不是這一處...離處理廠很近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環境持續惡化的結果是,2015年,美國環境學家在里約南部最著名的科帕卡巴納海灘發現了一種超級細菌CBP。這種細菌是在與大量其他微生物的競爭中生存下來的,已經產生了抗生素抗藥性。進一步研究發現,讓CBP產生抗藥性的竟然是醫院廢水。

原來里約連醫療廢物也“彈性執法”。

療養勝地驚現超級細菌?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這一切在里約奧運會前夕變成了最讓市政府頭疼的難題。原本里約是依靠優美的自然環境和優質的戶外運動獲取的奧運會舉辦權,但在各種研究成果曝光後,國際社會紛紛質疑里約能否保障水上運動員的健康。

記憶猶新....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2016年下半年,補救措施才終於姍姍來遲,地方政府建設了一批“生態屏障”,其實就是在重點河口立起了一批巨型過濾器以阻擋垃圾。穿過格柵的垃圾,則由不斷巡邏的“生態船”進行捕撈。在追擊任務不重的時候,“生態船”就負責挖掘已經堆在河口的可見垃圾。

市政府還計畫在一些重點河口建設小型污水處理裝置,讓出水變得更乾淨些。結果到奧運會開幕的時候,也只有一座工廠開始運作了。

顯然這樣的處理並不能讓運動員們滿意。曾經在倫敦奧運會上拿下女子帆船銅牌的比利時人埃維·范·阿克爾(Evi van Acker)就向媒體表示,自己在瓜納巴拉灣訓練後患上了胃病。雖然醫生無法斷定這就是因為水污染,但顯然,她自此以後對巴西的評價都不會太高。

里約官方是不認的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當地居民倒是對政府的緊張沒什麼切實體會。反正奧運冠軍們也不會來自己的貧民窟,來了也會被搶劫而逃離,市政人員也不回來,就自己拿鋼絲挖一挖算了。

奧運冠軍不來,歐巴馬來

(圖片來自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不過歐巴馬來了也沒法解決下水道問題

還是自己挖一挖好了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其他地方也跑不了

如果你認為嚴重的水污染只是里約一座城市的問題,那就太天真了。巴西沿海一線的大城市,幾乎沒有不受水污染困擾的。

巴西第一大城市聖保羅曾經被視為南方經濟體的發展典範,境內有水量巨大的鐵特河(Rio Tietê)和其支流皮涅魯斯河(Rio Pinheiros)流過,因其水量巨大,還曾迎來了巴西第一座水電站,結果前兩年還出現供水危機了。

皮涅魯斯河在此匯入鐵特河

鐵特河可以說是聖保羅的母親河了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2015年,巴西東南部出現了一次旱災,聖保羅周邊的水庫系統迎來了歷史罕見的水位下降,全城供水出現困難。最艱難的時候,每周只能提供兩天供水服務。為了節約用水,當地學校禁止學生刷牙,還用三明治做代餐以免洗盤子。就連高級酒店也沒水用,人們帶著自己積攢多日的“體香”躺在豪華的床上,黏糊糊地入眠。

當地人都戲稱自己活得還不如一條狗。

里約和聖保羅的緯度接近中國的廣州

要是不能洗澡那真是可怕了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究其原因,乾旱引起的水量枯竭很重要,但因河流污染嚴重而造成的水質型缺水問題同樣重要。由於當地工業廢水和生活廢水直接排入河流,城市周邊帶有水土保持和自淨功能的雨林被砍伐殆盡,河流活水的水質水量都堪憂。人們只能用存在水庫里經過淨化的死水。一旦遇到旱季,流量根本經不起衝擊,偌大的工業化城市突然成了無水的死城。

在北部大城市累西腓,情況也沒有好多少。當地最大的河流是特季匹昂河(Rio Tejipió),它的下遊河口已經基本被塑膠垃圾堵塞,市政府從上世紀末開始就在討論如何處置,至今也沒有拿出可以執行的方案。這逼得當地貧民在教會組織的帶領下開始了艱辛的自救,試圖把塑膠垃圾變成道路、房屋、藝術品的原料。

治理好的話,其實水是非常多的

沿海部分甚至像一座巴西威尼斯

(圖片來自wikipedia@Portal da Copa/ME)

已經沒人能管這個國家的垃圾了,度假勝地也污染了 | 地球知識局

這種被塑膠侵蝕的河流地區用水自然也很成問題。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累西腓就已經進入了地下水時代,人們在城內打了數百口深井以汲取地下水。

一座數百萬人的工商業現代城市的用水安全竟然依賴古老的水井,說來都是件讓人悲哀的事。

保護綠水青山,對於任何新興經濟體來說,都是必須嚴肅考慮的大事。這不僅是為了給後代留下一片可持續發展的國土,其實也是我們自己這一代人生活品質的唯一保障。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