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是如何在美國後院倒賣軍火的?

2018年5月16日,在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在耶路撒冷開張的兩天后,瓜地馬拉駐以色列大使館也在耶路撒冷開張了。

以色列的遷都,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

自此之後,巴拉圭和宏都拉斯等拉美國家相繼宣布將駐以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在整個國際舞台紛紛指責美國的遷館決定的同時,這三個拉美國家卻迅速跟隨美國動作。

隔著大西洋都能感受到這四大好友的熱情

不過當面對國際社會的反對時,宏都拉斯猶猶豫豫,巴拉圭又將已經遷到耶路撒冷的大使館遷回特拉維夫,唯有瓜地馬拉卻堅定如初。

以色列和瓜地馬拉難道是有什麼特殊情緣嗎?

潛入美國後花園

拉美猶太人是世界猶太人的重要一支。傳說拉美猶太人起源於跟隨哥倫布開發新大陸的7名猶太水手。

拉美地區主要是巴西、阿根廷、智利、墨西哥 沒瓜地馬拉什麼事兒拉美地區主要是巴西、阿根廷、智利、墨西哥 沒瓜地馬拉什麼事兒

今天,拉美地區的猶太人有30萬人左右,主要分布在巴西、阿根廷和墨西哥等國家。但將使館遷到以色列的拉美國家,卻不是擁有大量猶太人口的南美國家。當阿根廷、委內瑞拉等猶太人較多的南美國家跟以色列不太對付的同時,友好組如瓜地馬拉卻從來沒支持過任何一項聯合國譴責以色列的決議。

瓜地馬拉-仿佛是一個佛系又無害的國家

這還要從以色列建國初期開始說起。

二戰後,在1947年舉行的巴勒斯坦分治方案投票大會上,支持分治方案的33張投票中,有13張來自拉美國家。瓜地馬拉不僅投了支持票,其時任駐聯合國代表喬治·加西亞·格拉納多斯也公開認同並擁護猶太復國主義,甚至主動為猶太代表遊說多國領導人爭取支持的活動奔走出力。

1956年2月巴勒斯坦聯合國分區計畫地圖

這位格拉納多斯與以色列前總理貝京的私人關係也很好,曾經為躲避英國追殺的貝京提供庇護。而貝京也記住了這份情誼,當貝京領導利庫德集團在1977年大選中獲勝上台組閣後,以色列與瓜地馬拉關係迅速得到升溫。

英國駐巴勒斯坦警察機構發布的通緝令 貝京的照片位於左上方英國駐巴勒斯坦警察機構發布的通緝令 貝京的照片位於左上方

不過其實,以色列對瓜地馬拉的援助在70年代初就開始了。以色列在1967年後占領包括約旦河西岸在內的大片巴勒斯坦領土,但長期受到巴解組織武裝分子的偷襲,已經鍛鍊出了對付游擊隊騷擾的強大能力。

1967真是以色列的擴張之年

另一邊,瓜地馬拉在1960年開始長期陷入內戰,包括軍政府和反政府游擊部隊在記憶體在多方角力,政府應對小規模戰爭的能力卻不足。瓜地馬拉正需要以色列長期鍛鍊出的這些寶貴經驗。

瓜地馬拉內戰軍營遺址內的

發現的殘骸大多屬於當地平民

恰逢1977年美國卡特政府上台,開始調整對拉美國家的扶持態度。拉美尤其是中美洲的獨裁政權面臨嚴重的違反人權質控,而美國礙於國際壓力選擇不再放任其反共盟友,疏遠了自家後院的兄弟。

美國宣布對拉美盟友暫停無限制軍事支持之後,拉美國家翻臉了。瓜地馬拉寧願拒絕美國的軍事援助,也不願遵守美國國會制定的人權標準。

趁著美國影響力有所減弱,以色列卻得以乘虛而入,開始取代美國成為瓜地馬拉乃至整個拉丁美洲國家最大的軍火供應商。在美國軍事援助暫停的三個月後,第一批以色列軍火,包括榴彈發射器、步槍、衝鋒鎗、迫擊炮以及120噸彈藥就到達了瓜地馬拉聖托馬斯港口。

這也是瓜地馬拉最大的港口了 仿佛在玩海島大亨?這也是瓜地馬拉最大的港口了 仿佛在玩海島大亨?

起初,公然向涉嫌違反人權的瓜地馬拉政府出售軍火,以色列還是不敢做得太高調的。但是偷偷摸摸的行徑還是被揭穿了。1977年6月28日,一架原定從以色列飛往瓜地馬拉、裝載了26噸武器和彈藥的阿根廷貨機,在巴貝多被攔截下來,機上貨物全被沒收。國際輿論一片譁然,都等著看以色列下不來台。

遠渡重洋來援助你

居然還被扣留了

拉美天翻地覆

為補救黃了的生意,時任以色列總統伊弗雷姆·卡齊爾立即在當年12月訪問瓜地馬拉,並與瓜地馬拉總統基耶爾·加西亞簽署了一項軍事援助協定,幫助瓜地馬拉軍隊現代化。瓜地馬拉國防部長後來還被派到以色列考察學習。

中美洲軍事一小強

到了1977年底,瓜地馬拉的軍隊已全部將M1式加蘭德步槍(美軍主要在二戰時期使用的舊式步槍)換成以色列的新式加利爾自動步槍。除此之外,以色列還向瓜地馬拉賣去數十架阿拉法運輸機以及可運載步兵的直升機。

加利爾突擊步槍加利爾突擊步槍

除了瓜地馬拉,尼加拉瓜前獨裁政權索摩查家族也是以色列軍火的忠實客戶,其家族第一代獨裁者索摩查·加西亞在1948年以色列獨立戰爭期間,給予以色列巨大的財力支持。

隨著美國一刀切斷了與獨裁者們的關係,以色列軍火也進入了尼加拉瓜。在獨裁者索摩查家族受到國內反抗軍嚴峻挑戰時,正是以色列的援助幫著他們苟延殘喘。墨西哥報紙《至上報》甚至報導以色列的武器"將決定索摩查家族的命運"。

以色列的軍火供應非常全面,大到重型坦克小到步槍要多少給多少。面對焦慮的總統,以色列武器專家在其官邸設定了防空系統,不僅防範游擊隊,還有委內瑞拉和巴拿馬等和索摩查不對付的人。

以色列軍火武器展覽

正是由於以色列與索摩查家族過從甚密的關係,讓以色列軍火在起義軍掌握政權後,成為了前獨裁政權的同義詞。而以色列雖然迫於國際壓力無法繼續明面上支持索摩查家族,卻還是通過宏都拉斯等鄰國,為四散他國的索摩查舊部提供反攻武器。

然而尼加拉瓜打倒獨裁者的新政權卻沒有為中美洲帶來安定,反倒是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風。起義軍桑地諾解放陣線的左翼性質,使得美國重新考慮到底是維護美洲人民的人權重要,還是自己的反蘇遏制大業重要。

桑地諾解放陣線的士兵

於是1982年,儘管在前一年薩爾多瓦有上萬人被政府軍或者各色力量殺害,美國還是說薩爾多瓦的人權狀況得到改善,重新恢復了對中美洲右翼政權的軍事支持。這樣一來,美國重返拉美,以色列作為該地區軍火商第一人的重要性便降低了,但在中美洲仍然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軍火商。

俠之大者,為國賣槍俠之大者,為國賣槍

不過考慮到美國和以色列的特殊國家關係,以色列與美國在向中美洲輸出軍備方面並不能說是競爭對手,更多的是有一定程度的合作和聯繫。在1981年年底,美以雙方簽訂了戰略合作諒解備忘錄,這份備忘錄除了加深雙方的軍事合作程度以外,還包括促進在向第三者國家輸出軍備方面合作的協定。

最新款,要幾架

簡單來說,美國自身囿於扶持政權的人權問題,不能在明面上出手相助。而遠在中東的小國以色列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美國向中美洲國家提供軍事援助的代理人。

做得好生意,都是一家人

以色列人自己同時也在逐漸轉變身份,從單純提供軍事硬體,轉變為既銷售軍備、又提供軟性的軍事顧問服務和非武器的軍事技術支持的複合型供應商。

以色列國防軍射擊教官...以色列國防軍射擊教官...

美以共同輔佐拉美

然而即使美國早在1982年便重返拉美並恢復軍事援助,瓜地馬拉還是沒有接受美國的援助,除了因為瓜地馬拉與尼加拉瓜距離較遠,沒有受到尼加拉瓜後續反撲的影響,主要還是因為瓜地馬拉硬氣——在人權問題上拒絕向美國做出哪怕只是姿態的讓步。

然而在美國支持缺位的這段期間,一直深陷內戰的瓜地馬拉政府卻能夠擋住來自反政府游擊部隊的攻擊,其中以色列的軍事援助出了不少力,以色列的軍事顧問除了對瓜地馬拉的警察和軍隊進行訓練,還協助其利用計算機系統進行情報收集。以色列還幫助瓜地馬拉秘密警察安裝了由電子計算機控制的情報網, 並派去專門人員從事操作和維修。

這個由2 5~ 4 0人管理的電子網路覆蓋了瓜地馬拉人口的8 0 % , 儲存了所有“ 危險人物” 的名單和檔案, 而且用的是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統治阿拉伯人的經驗中總結出來的技術。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1982年,瓜地馬拉發生軍事政變,埃弗來茵·里奧·蒙特將軍推翻民主政府奪取權力,里奧·蒙特後來在接受美國ABC新聞採訪時表示,政變成功多虧以色列人幫他訓練軍隊。

政變發生時,以色列自家媒體《國土報》猜測,有將近300位以色列軍事顧問在輔助蒙特。而在1982年政變中追隨蒙特的軍官,其中一部分成為了今天瓜地馬拉總統莫拉雷斯所在政黨國家整合前鋒黨(National Convergence Front)的成員。

莫拉雷斯和國家整合前鋒黨

這位莫拉雷斯就是那個上任第一站選擇出訪以色列、今年又把瓜地馬拉使館搬去耶路撒冷的瓜地馬拉總統……

諷刺的是,即便以色列的軍火在瓜地馬拉搞得天翻地覆,以色列這個國家在瓜地馬拉的政治精英中還是受歡迎的。因政變被趕走的瓜地馬拉前總統加西亞斯,曾經讚揚以色列是個值得學習的榜樣;在他之後,其他瓜地馬拉的領導人也認為以色列是瓜地馬拉最重要的朋友。

根據瓜地馬拉-以色列開發基金,以色列的商業領導 將致力於投資二十億美元於瓜地馬拉的農業,醫藥及教育根據瓜地馬拉-以色列開發基金,以色列的商業領導 將致力於投資二十億美元於瓜地馬拉的農業,醫藥及教育

以色列的政策選擇,還是得回到其面臨的情景中去解讀。以色列建國早期,外交環境惡劣,從73年面對石油禁運到80年以色列頒布《耶路撒冷基本法》而被國際社會譴責,國際封鎖和孤立成了以色列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形勢面前,以色列需要用自己僅有的優勢去換回國際支持結交朋友。本古里安就曾經說,以色列是個棄兒國家(pariah state),當終於被需要的時候,以色列沒有資格挑剔意識形態的問題。

國際關係上的朋友和敵人的選擇,有時候就是這么簡單而殘酷。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