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不知道你是不是德普叔的冬粉。如果你也喜歡這位迷人的演員,那十有八九是因為他傳奇的《加勒比海盜》系列。

1

但是很可惜,自從第五部上映之後,迪士尼因為種種原因宣布暫停這部系列電影的更新。想看《加勒比海盜6》的影迷真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再看到他們的冒險故事,到時候德普叔在不在劇組也是個大問題。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加勒比海盜中的德普叔

不過這兩年,在加勒比海上,真實的海盜故事似乎正在重啟。一群失意的前國企職工,正在像他們在東非索馬里的同行,以及數百年前活躍在海上的祖師爺一樣,試圖控制海洋貿易。

但是這群新的加勒比海盜一點也不酷,甚至還有些悲催。

從漁民到海盜

關於新加勒比海盜的報導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

深受海盜困擾而無法從事生產的,是南加勒比島國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的漁民。他們原本是一群悠閒捕魚的小業主,但從2016年開始,他們發現自己的漁場附近經常徘徊著一些開著改裝漁船的海盜。他們裝備有包括機關槍在內的輕武器,經常對進入海域的特立尼達漁船開火,還會登入當地村莊,讓漁村的村民們心驚膽戰。

在西印度群島的東南端

緊挨著委內瑞拉海岸的那兩個島

就是特立尼達和多巴哥了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為了躲避這群加勒比海盜的侵襲,特立尼達漁民不得不購置速度更快的漁船,且只在大晴天下海,以免被海盜騷擾,並尋求該國海警的支援。但就是這樣,這群不速之客還是經常出現,攪亂了他們平靜的生活。

加勒比海上的蜜汁漁船

(圖片來自youtube@dahb0077)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順藤摸瓜,他們發現這群新加勒比海盜不是別人,正是鄰國委內瑞拉的漁民。更準確地說,他們來自委內瑞拉東北部的蘇克雷州(Sucre),和特立尼達隔帕里亞灣相望,正在試圖重建從委內瑞拉到特立尼達的航線,作為自己的走私管道。

這裡離西班牙港很近,離加拉加斯很遠

加上委內瑞拉的國家組織度

走私是少不了了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和拉美幾乎所有的負面新聞一樣,事情還是要從販毒說起。

蘇克雷州是委內瑞拉最重要的河流奧里諾科河下游三角洲邊緣地帶的地區。當地地形多山,為數不多的平地因為水量巨大的河流三角洲存在,地貌介於沼澤濕地之間,不適宜農耕和大型港口建設。這樣一個地區,在委內瑞拉經濟崩潰之前,就是全國最貧困的地區,只活躍著一些漁民,不具備構建強勢政府的基礎條件。

蘇克雷州與阿馬庫羅三角洲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而與之相望的島國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又是一個小國,對委內瑞拉不構成威脅,因此蘇克雷州當地的軍事力量也很有限,整個海岸警衛隊只有一艘巡邏船,對海洋的控制力基本為零。

權力永遠不會有真空,官方不重視的地方就會滋生民間權力。而在拉美,販毒集團往往就是這樣的僭越者。他們的主要工作是把從銀三角國家哥倫比亞搞來的毒品,通過委內瑞拉東部的航線送到加勒比各島國上,並進一步向北進入墨西哥和美國。

如果從哥倫比亞穿越整箇中美洲和墨西哥

過於困難且已經被多方警惕

那么繞道混亂的委內瑞拉再曲線販毒

確實不失為一個辦法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雖然他們離毒品產業鏈里製毒和販毒兩個高利潤端點離得都很遠,基本是扮演黑色快遞公司的角色,在貧窮的蘇克雷州卻稱得上是富庶的土皇帝。其中最成功的是,烏納雷(Unare)和聖胡安(San Juan)兩個大幫派。地方上的大小事務,警察說了不算,得毒梟點頭才可以。

20多年來,蘇克雷州都是全國治安最差的地方,每年平均每10萬人發生97起兇殺案,走私販毒案更是數不勝數,遠在加拉加斯的中央政府都已經懶得管了。

委內瑞拉街頭常見的暴行痕跡

(圖片截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這幾年,由於委內瑞拉混亂的局勢和不斷向下崩潰的經濟,蘇克雷毒販的氣焰更加囂張。他們買通了當地海岸警衛隊(畢竟本來也打不過罪犯),甚至明目張胆地徵用漁民的漁船(大多數不給錢),控制了委內瑞拉和特立尼達之間的帕里亞灣。他們不僅販毒,還要求鄰國漁民交保護費,試圖重建鄰國漁村的秩序。

擴張會遇到人手不夠的問題,但對於毒梟來說,要在貧困的蘇克雷州找一批願意上賊船的漁民並不困難。不少漁民,就是這樣在2016年前後成為了毒販,進而成為海盜的。

拒絕不了毒品的青少年

high了就上賊船了

(圖片截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如果放在80年代,恐怕毒梟招募人手的工作不會像今天這般易如反掌,因為蘇克雷州的漁民那個時候是非常富裕的私營小業主。

在委內瑞拉北部,有一座外島瑪格麗塔島,它和南方的兩座小島之間有一塊產魚區,是全世界第四大鮪魚產地。再往南去,就是蘇克雷州伸入海洋的部分了,因此每年漁汛期,蘇克雷漁民就會前往瑪格麗塔島捕魚,並將其製成海產品交給外資背景的收購商,發往全世界。

在那個時代,這是世界上第四大的鮪魚船隊。

藍色圈圈處就是鮪魚漁場

(圖像來自google map)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然而好景到2010年結束了。當時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對全國進行了一系列國有化改制,其中就包括蘇克雷的捕魚業。原本負責組織當地漁業生產的美國公司被驅逐,由國家派專員指導漁民生產,號稱要還漁民更大的漁業收入。

漁場附近的蓬塔-德彼德拉斯

不知國營捕魚大隊是不是從這裡出發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換言之,這些私營漁民變成了查維茲的國企職工。

但比起熟悉國際市場的美國公司,國企領導對國外情況缺乏了解,甚至連漁汛等基本知識都不具備,完全是外行領導內行,很快就玩殘了當地發達的船隊。到了2015年左右,很多私營業主已經連維護漁船的經費都湊不齊了。

海盜就更加猖獗了,威脅漁民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這是毒梟向他們施壓的好機會。由於毒販已經掌握了蘇克雷基層社會的治理權,在經濟下行時他們不僅可以控制當地的就業和生活用品供給,還能通過資助加入自己的漁民,製造各種輿論嘲弄那些不肯加入毒販組織的漁民。

就這樣在生活的壓力和販毒組織的高利潤誘惑一推一拉下,很多漁民搖身一變成為了基層毒販,國企職工就這樣變成了新一代的加勒比海盜。

還能好好下海嗎?

其實販毒組織一開始,只是想組織這些漁民控制委內瑞拉東北部海域的各條航線,為自己的販毒事業打掩護。然而人總是食髓知味且貪心不足,這些老實巴交的漁民一旦嘗過犯罪的滋味,很快就開始嫌毒品快遞的工作不夠意思,想要追求更大的收益了。

一些入伙的會蒙上臉

好像容易看不真切

(圖片來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在利用毒梟配發的裝備掌握了附近制海權之後,他們決定在光天化日之下登船搶劫和綁架,直接把錢握在手裡。這下不只是小國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倒了霉,連宏都拉斯、尼加拉瓜、海地等遠一些的國家也開始出現了奇怪的犯罪事件。

這簡直就是要四面出擊稱霸加勒比海的節奏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2016年3月,一夥委內瑞拉海盜打劫了經過聖文森特島(屬於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的一艘遊艇,殺害了一名水手,並打傷了船長。同年,一名英國商人的遊艇遭襲,但是船上的保鏢武藝精湛,擊退了這群烏合之眾。

死的是個德國水手

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變成了高危職業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類似這樣的事件越來越多,2017年整個加勒比地區報告了71次類似的犯罪。即使是和過去的他們一樣的普通漁民,他們也不放過,綁架之後要求對方家人繳納上萬美元的贖金。而這對於普通的特立尼達漁民人家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

這時候委內瑞拉的海岸警衛隊也行動起來了。

委內瑞拉海岸的漁船和港口

(圖片截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還記得他們擁有的那一艘巡邏船嗎?據阿聯《全國報》報導,在與毒梟達成共識之後,海岸警衛隊的船接受了海盜的保護,跑到帕里亞灣東部的特立尼達一側偷捕魚。在被當地漁民發現後,他們倒打一耙,對漁民開出了3000美元的罰單。特立尼達漁民當然不服,結果被巡邏船硬拉到委內瑞拉一側的漁區拍照取證。雙方鬧上法庭,最終以漁民被罰500美元了結。

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的海岸警衛隊倒是比較先進

但也防不住蘇克雷船的“釣魚執法”突襲

(圖片來自wikipedia)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釣魚執法的最高境界,就是這樣連漁船一塊拖走……

也不僅是蘇克雷州,在委內瑞拉國土另一側的馬拉開波湖沿岸,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情。

不過當地的海盜並沒有販毒或者綁架人質。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東西是附近海域裡的石首魚和馬拉開波湖周邊的石油設施。看上去八竿子打不著,其實都是大買賣。

委內瑞拉危機實際上導致了更多海盜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石首魚的魚鰾附近有強健的肌肉,在中國被稱為“魚肚”或者“花膠”,一些無良大夫和滋補品商家將其誇大為具有“滋陰補腎”效果的極品補品,收購價很高。捕撈石首魚曾經是我國東南沿海風行的產業,但這種魚繁殖慢、成長慢,很快中國附近就沒有了,人們就用美洲海域裡的石首魚肚冒充,價格依然不菲。由海盜集團抓獲的石首魚,通過一些黑色渠道賣入華人地區,賺取豐厚的利潤。

石油管道就不用多說了,海盜夥同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職工,偷取石油管道和設備賣錢,真正薅起了國家羊毛。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這一點PDVSA自己也有責任。在高速國有化時期,他們不加篩選地擴招了十幾萬工人,其中有不少是罪犯。

PDVSA能不能先把石油產量恢復起來

這個國家的國企職工被逼得沒辦法,已經成海盜了 | 地球知識局

烽煙在這個搖搖欲墜的國家東西兩端燃起,加勒比海盜的時代,看來又要到來了。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