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籌再陷“騙捐”漩渦 怎為愛心護航?

水滴籌

       陳毛川稱,要實現眾籌平台的規範,首先監管政策要跟上,在準入、退出、懲治、操作規範上要有一定的規定,但監管政策往往是滯後於創新。

  “朋友的家人,希望大家能幫一幫。”5月6日,姜強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了水滴籌愛心接力的連結,並附上前述這段話。

  在微信朋友圈裡,水滴籌並不陌生。然而,這一被許多人視為“救命稻草”的新興事物,卻一再陷入輿論漩渦。近日,德雲社相聲演員吳鶴臣(本名吳帥)突發腦溢血,在擁有車輛、房產的條件下,其家人通過水滴籌發起百萬眾籌,這遭到部分網友質疑,被指“騙捐”,甚至登榜微博熱搜。

  在德雲社和吳帥的妻子張泓藝相繼釋疑後,網友又將矛頭指向水滴籌,質疑為何平台“沒有資格去審核發起人的車產和房產”,如何為愛心保駕護航?

  這件事也凸顯了商業保險的重要性。一位保險業人士坦言,吳帥患的“腦溢血”所致“失語、偏癱”,恰恰就是在商業重疾保險中的“腦中風后遺症”的理賠範圍內。基本醫療保險是對大病發生的醫療費用進一步做保障的制度安排,而商業重疾保險則會解決因大病產生的高額醫療費用給家庭帶來的經濟壓力和負擔。“商業保險,一定得有!”

  平台“沒有資格審核車產和房產”?

  面對網友的質疑,5月4日,捲入其中的德雲社發布聲明稱:吳帥系德雲社簽約演員,具有北京醫保,且德雲社及郭德綱本人也將繼續向其提供一定程度的經濟援助。之前吳帥之妻發起的水滴籌眾籌系其私人行為,對於吳帥之前受捐的款項,家屬表示將按照平台規則由平台方直接劃入醫院賬戶,用於吳帥後續的治療,且相關花費的明細將由家屬自行公開。

  吳帥的妻子張泓藝在網路上解釋稱:“100萬元是眾籌的上限額度,截至5月3日晚已經籌到148184元,籌集費用暫時夠用,水滴籌已經關閉。兩套房子都是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爺爺名下,爺爺已經過世,兩套房子均無法出售。車為婚前購置,家中有癱瘓病人,日常出行很是麻煩,何況家中還有兩個老人,從昌平南口到天壇醫院六十公里,車不能賣。自己並不存在騙捐、逼捐的行為。”

  對此,北京工商大學保險專業副主任宋占軍表示,德雲社演員患病眾籌引起的社會質疑,反映了患者家屬與社會公眾對網路慈善籌款認識的顯著差異。網路慈善籌款不同於一般的網路眾籌,而是基於扶貧濟困自願開展的公益活動,是社會公眾對陷入災難家庭的救助。水滴籌由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運營,並非民政部認定的慈善組織,僅為發起人與贈與人提供技術服務的網路渠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滴籌對外回應時表示:審核信息沒有界定“有車有房就完全不能發起籌款”,但前提是“要按照平台的規定,去提交這些相應的證明材料”。平台“沒有資格去審核發起人的車產和房產”,只能要求發起人公開說明自己的家庭經濟情況、“去做公示”,“社會人士可以根據自己判斷,選擇去幫助他或是不幫助他”。勾選“貧困戶”系發起人誤操作,已進行了修改。平台曾與醫院聯繫,但由於患者在治療過程中,醫院沒有辦法給出確切花費。

  其中,“沒有資格去審核發起人的車產和房產”的解釋再度引發網友質疑。一位網友表示:“平台沒有資格去審核發起人的資產,如何保證愛心用在了該用的地方?”

  這並非水滴籌等網路眾籌平台第一次出現類似爭議。此前,經過一系列爭議後,水滴籌也曾通過規範審核流程、上線客服團隊、發展線下團隊等方式審核求助者的真實性。

  易觀金融行業高級分析師陳毛川表示:“如果平台對個人資產進行審核,運營成本將會大幅上升,需要到金融機構核查,以及專業機構資產調查等。這些工作成本是很高的。”

  不過,一位網路眾籌從業者認為:“平台只能要求發起人最大化、真實地公示患者相關信息,大家根據自己的判斷,選擇幫助與否,很多都是在熟人圈子裡傳遞,大家是互相了解的。”

  陳毛川續稱,要實現眾籌平台的規範,首先監管政策要跟上,在準入、退出、懲治、操作規範上要有一定的規定,但監管政策往往是滯後於創新。網路眾籌本身屬於一種創新模式,並且網路眾籌涉及面眾多,有基於各種目的的眾籌,所以監管困難,目前來看規範比較依賴於平台自身。

  宋占軍指出:“在網路慈善籌款市場快速發展的過程中,網路籌款平台放鬆了對籌款人個人資產等信息的審核。下一步,應逐漸推動網路籌款平台轉型成為《慈善法》認定的慈善組織,建立健全內部治理結構,明確決策、執行、監督等方面的職責許可權,推動我國慈善事業的規範發展。”

  主動購買商業保險人數大增

  值得一提的是,德雲社在回應中稱:經溝通,家屬表示對於現行醫療保險的相關政策了解不足,但現在其已經進一步了解了相關政策的內容,並對後續治療抱有信心。

  不僅是醫療保險,不少保險業人士指出,這件事也凸顯了商業保險的重要性。太平人壽市場總監喬寧解釋稱:“很多人覺得有了基本醫療保險就不用再購買商業重疾保險,其實兩者是有很大的區別,並不矛盾。”

  具體而言,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這兩種保險目的不同。醫療保險和新農合是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是對基本醫療保險的一種補充。但無論是哪種,實際上都是對城鄉居民大病發生的醫療費用進一步做保障的制度安排,主要目的是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商業重疾保險不同,商業重疾保險主要是要解決因大病產生的高額醫療費用給家庭帶來的經濟壓力和負擔,確保生活質量和水平不因大病而受到嚴重影響。

  另一方面,這兩類保險保障的內容和賠付條件不同。無論是醫療保險包括新農合,還是大病保險,主要是對個人承擔的合規的醫療費用給予保障,通俗來說是一種報銷型的,即在醫院醫療之後可以報銷。商業重疾保險不同,商業重疾保險是要按照保險條款的約定,當被保險人發生重疾以後診斷了即可賠付。“假如說一個人購買了50萬元保額的商業重疾保險,只要發生的重疾是在條款規定之內,確診之後,保險公司就會把50萬元賠款直接給你。”喬寧解釋稱。

  商業保險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位網際網路保險人士表示,在其網站購買商業重疾保險的行為往往發生在晚上,“可能是大家加班的過程中,意識到自己需要一份商業保險。”

  以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為例,呈現出患病機率呈年輕化趨勢。《中國心血管病報告2018》顯示,我國心血管病死亡率居首位,高於癌症及其他疾病,平均每年有260萬人死於心腦血管疾病,每13秒死亡1人。北京市急性心肌梗死發病監測信息平台顯示,心肌梗塞的發病率呈年輕化趨勢,上升幅度主要集中在25歲以上人群,特別是35歲-44歲之間,3年增加了31.8%。

  《2018全球癌症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預計有1810萬癌症新發病例和960萬癌症死亡病例,其中我國新增病例數占380.4萬例,死亡病例數占229.6萬例。這意味著,我國每天有超過1萬人確診癌症,平均每分鐘有7個人得癌症。

  慧擇保險經紀有限公司副總裁蔣力表示,商業保險在整個社會的需求越來越多。令人欣慰的是,“二十年前,我還在航空行業工作,當銷售機票的同事向旅客推薦航意險時,旅客嗤之以鼻;前幾年,我去維修電子產品時,把微信留給店員方便通知維修好後來取,他在我微信朋友圈看見一條重疾險購買連結,諮詢我是否可以為他朋友購買一份保險;前幾天,一位90後告訴我,他身邊的朋友都是主動購買的重疾險和健康險。”

  深圳華博精算諮詢有限公司創始合伙人王曉波坦言,老百姓(603883)一直都是非常有保險意識的,但實際上最大的原因是“真沒錢”或“不想多花錢”。近年來,保險公司在商業重疾保險上也頗下功夫。“重疾險責任越來越多,保障範圍越來越廣,費率卻越來越低,主動購買保險的人也多了起來,如果能保持創新步伐,覆蓋更多的人群,特別是加大小額保險發展力度,我國的保險密度和保險深度提升至國際平均水平,指日可待。”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