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為什麼沒有被阿拉伯人同化?

阿拉伯人在公元7世紀創立了伊斯蘭教,建立了橫跨亞、非、歐三洲,享國六百年的阿拉伯大帝國。以宗教和刀劍為武器,阿拉伯人很快征服了伊拉克、波斯、呼羅珊、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等地,並疏導一批又一批阿拉伯人以部落為單位遷徙到各新領地。

這一波擴張奠定了阿拉伯作為一個文明的地理基礎這一波擴張奠定了阿拉伯作為一個文明的地理基礎

經過數百年的融合,這些周邊地區都逐漸被伊斯蘭化、阿拉伯化了,成了阿拉伯地區。

當前擁有22個成員國的阿拉伯國家聯盟中,大多數國家的阿拉伯身份,基本上都是這一時期奠定的。他們講阿拉伯語,寫阿拉伯文,傳承阿拉伯文化與習俗,一般信奉伊斯蘭教,也認同自己的阿拉伯身份。

但是與阿拉伯半島隔波斯灣相望的波斯(1935年改國名為伊朗)卻是個例外,只被伊斯蘭化,卻沒有被阿拉伯人同化,波斯作為一個獨特的文明一直保留到了今天。

那么,波斯人為什麼沒有被阿拉伯人同化呢?

地理與移民

在中東,埃及、以色列、敘利亞、伊拉克一線,海拔較低,土地平坦,有較充裕的水源,他們是中東不可多得的肥沃和富庶的土地。

沙漠包圍下的沃土殊為寶貴沙漠包圍下的沃土殊為寶貴

而臨近的伊朗高原則海拔一般在900-1500米之間,高原四周群山環繞,高原內部雖有河谷綠洲,但整體頗為乾旱。

這樣的高原文明受限於較低的人口承載力,但也因封閉而受益於很強的獨立性。事實上一直到今天,伊朗憑藉其高地優勢和強大的民族凝聚力,仍能俯瞰中東其他國家,尤其是相鄰的伊拉克,和同樣位於高原的土耳其一樣保持自己進退自如的特殊優勢。

阿拉伯帝國時期,由於對外征服和向外傳播伊斯蘭教的需要,阿拉伯人從7世紀起,開始了持續近500年的自半島向外部的大移民。在部落鬥爭和諸多利益的驅使下,以部落為單位的阿拉伯人爭相湧入埃及、伊拉克、敘利亞、波斯等地。

接納移民最多的地方是伊拉克和埃及。這裡的地勢和物產對源自半島,擅長遊牧和商業的阿拉伯人相對友好,轉入農業開發等新的生產模式也比較輕鬆。

就近移民減少水土不服就近移民減少水土不服

而到了伊朗高原,阿拉伯人多少有些水土不服,很少有人出於本心地願意登上高原。而且這少量的移民,還因為帝國為了防止阿拉伯人反被波斯人同化,被與波斯人分開居住。這雖然保持了少量外來民族的純潔性,卻也喪失了文化滲透的主動權,在統治權威喪失以後很快就會成為弱勢的被驅逐對象。

不過作為征服者的優越感,令初來乍到的阿拉伯人和阿拉伯帝國官員也在波斯趾高氣昂。先進得多的波斯文明成為了自己的手下敗將,更進一步增添了阿拉伯人的優越感,增加了他們對被征服、被統治的異族人、異教徒波斯人的歧視。

阿拉伯時代的波斯人政治上低人一等、經濟上負擔沉重,只能靠依附阿拉伯人,成為“麥瓦利”(新穆斯林)或“隨從”來謀生。波斯人不能和阿拉伯人同席就餐,更難平等地與阿拉伯人通婚。即使皈依宣揚穆民皆兄弟的伊斯蘭教,這種不平等地位也沒有根本改變。

然而波斯人心懷過去波斯帝國的輝煌與榮光,不可能長期忍受這樣的壓迫,一旦時機到來就會選擇一個合適的載體恢復自身的獨立。

波斯的光輝文化

波斯人能夠保持自己的文化獨立性不被剝奪,還有民族和語言上的特性。

一般認為,被阿拉伯人同化較快的西亞阿拉伯半島各族同屬閃含民族,北非各族亦然。同屬閃含的伊拉克、埃及、敘利亞的各民族在語言、文化上都有相似性,比較容易被阿拉伯人同化。

貝都因人(屬閃米特人)貝都因人(屬閃米特人)

到7世紀阿拉伯帝國建立後,這些閃含語系各族與阿拉伯人融合,逐漸阿拉伯化,形成阿拉伯各民族。少數未被阿拉伯化的民族,如希伯來人(猶太人祖先)、部分柏柏爾人、部分埃及人(科普特人)仍保持著本民族的特徵。

黃色為閃米特語言分布黃色為閃米特語言分布

而波斯人源於古代的雅利安人(伊朗這個名字就源於雅利安),與屬於閃族的阿拉伯人族源上迥異。語言上,雖然被阿拉伯人征服後採用了阿拉伯字母拼寫,波斯人也一度使用阿拉伯語,但是屬於印歐語系伊朗語族的波斯語還是因為使用人數眾多、語法辭彙結構明顯不同,而在波斯人底層頑強地傳承下來。

地理上的隔絕、文化上的獨立、人口眾多的主體民族,再加上長期受到壓迫的仇恨與不滿,讓波斯對阿拉伯的反抗情緒逐漸蔓延。

阿拔斯王朝時,由於波斯貴族推翻倭瑪亞王朝的開國貢獻,統治者開始大量任用波斯人。阿拔斯王朝可以說是阿拉伯貴族與波斯貴族“共天下”。波斯人在地方政府中逐漸取得支配地位,開始逐步實現自己的復國計畫。

到了阿拔斯王朝後期,統治權威大大衰弱,曾經備受信任的波斯貴族們就在故國搞起了割據勢力,如薩法爾王朝(867-903年)、薩曼王朝(874-999年)、布維希王朝(945-1055年)等。它們傳承著波斯文化,助力著波斯文化的復興。

這一時期新的波斯民族語言達里波斯語開始興起,而“波斯詩歌之父”魯達基,著有《列王紀》的偉大詩人菲爾多西,醫學家阿維森那等也開始出現,以波斯語為載體創造藝術和科學成果。

阿拉伯帝國滅亡二百多年後,波斯人建立了薩法維王朝(1501- 1722),又重新統一了伊朗,逐漸恢復了古波斯帝國的遺產。

從宗教獨立開始反噬阿拉伯人

阿拉伯人征服以來,幾百年內,為了經濟和政治利益,伊朗許多瑣羅亞斯德教(拜火教)徒改信伊斯蘭教,但也有部分人依然堅持原有的波斯信仰。

遠去的傳統,現在也有復興的跡象遠去的傳統,現在也有復興的跡象

不過波斯人接受的伊斯蘭教信仰和大多數阿拉伯人都不一樣。他們選擇了在阿拉伯穆斯林信仰中占據弱勢地位,同時也被主流的遜尼派壓迫的什葉派,將其作為一種與阿拉伯人劃清界限的思想武器,於民間普及。

分道揚鑣分道揚鑣

同時他們也在將伊斯蘭教波斯化,借用瑣羅亞斯德教中正統觀念、先知隱遁與復活日審判等概念,充實了什葉派的思想,並最終在薩法維王朝時期建立起了以什葉派為國教的宗教體系,奠定了波斯的什葉派宗主地位,避免了被阿拉伯人從思想上同化的危險。

隨之,波斯人就開始了文化上的反噬。

雖然從7世紀末開始,阿拉伯人就在波斯推行阿拉伯化政策,實行官方的阿拉伯語化和幣制改革,但經歷了半個世紀這一運動也沒有完全完成。反而是波斯人在用阿拉伯語的同時,也使阿拉伯語吸收了不少波斯語辭彙。尤其是在高級的抽象表達和高級的文化現象上,阿拉伯人往往要用到波斯語音譯的辭彙。

在阿拔斯王朝時代,波斯人居於高位,更能夠把波斯文化灌輸到阿拉伯世界當中。帝國的政治體制、經濟制度、思想文化乃至日常生活,無不受波斯人影響。持續百年的翻譯運動中,大量的波斯文化典籍被譯成阿拉伯語,極大地豐富和充實了阿拉伯-伊斯蘭文化。

美國學者希提在《阿拉伯通史》中說,“那個時代,波斯頭銜、波斯老婆、波斯歌曲、波斯思想逐漸占據了上風”,阿拉伯帝國各個方面波斯化,但是有兩樣東西被保留下來,“一是作為國語的阿拉伯語,一是作為國教的伊斯蘭教。”

軍事上被征服的波斯人,但仍以堅固的民族-語言-文化保持了自己的特性,這是文明高地的幸運,即使一時之間因為腐朽懶散的生活方式而被更兇悍的民族征服,但仍有很大的迴轉餘地。

在古代中國,也一定程度上多次面臨這樣的危機,我們能夠在波斯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在紛繁複雜的中東,伊朗人的特色就是與眾不同。

這種民族自尊、堅守自我的獨特個性,特別是絕不屈服的鬥爭反抗(對抗)精神,使波斯(伊朗)人不但能反抗阿拉伯人同化,在當今還敢於和美國、以色列叫板40年。

波斯人就是波斯人。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