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在水資源並不豐富的華北平原供養一座北京城並不是容易的事,工農生產、家居生活都需要用水,要籌措這些水讓北京水務局操碎了心。

1

可能很多北京人都不知道,北京是世界上供水渠道最龐雜的大城市之一,在水荒時,北京可以啟用多達22處水源地,保障城市用水。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京津冀的人均水資源量在全國都是墊底的

即使和相對缺水的河南比,都是極度缺水的...

這個數字,在中國無人能出其右,在世界上也罕有敵手。

這么多供水點,自然不可能在市內就地解決,必然有外援出手。那么是誰也在為北京的用水操心呢?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遼寧山東等估計太遠,天津同樣缺水

看來河北是跑不了了

密雲官廳二庭柱

如果問一個北京人自來水打哪個水源地來,得到的答案十有八九會是密雲水庫。這可能是北京知名度最高的內部水源地,在南水北調工程開通之前,密雲水庫提供了北京市中心95%的用水,名氣確實配得上它的作用。

放眼望去,周邊有三個大水庫

北京東北部的密雲水庫

河北的官廳水庫,天津的於橋水庫

(圖片來自google map)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這個水庫始建於1958年,目的是增強京北的防洪、灌溉、城市供水能力,當然順便還可以搞搞淡水漁業副產和水電。為了造密雲水庫,當時疏散了庫區內65個村莊的5萬人。在強大的政治號召力下,這個今天看來有點困難的工作,其實只用了9個月就完成了。

密雲水庫沿岸

(密雲區不老屯鎮附近)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密雲水庫上游有兩條供水河流,分別是潮河和白河。這是兩條發源於河北的河流,在密雲河槽村匯合,才開始合稱潮白河,所以這個區域又稱為潮白河水系。而從密雲水庫流出的水,又分為兩支,一支仍然叫潮白河,向天津方向而去匯入渤海;另一支通過一條人工渠道流入北京市。這也就是對北京供水至關重要的京密引水渠。

潮河、白河——潮白河——京密引水渠、潮白河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由於密雲水庫有天然和人工兩條下游水道,因此當年京津冀三地是可以共享這座水庫蓄水的。然而到了1982年,隨著北京城的用水需求越來越大,密雲水庫的功能也開始轉型,基本停止了向天津和河北的供水,只為北京服務。

在猛烈的城市化浪潮之下

密雲水庫都已經完全不夠北京用的了

這還只是2010年的北京和天津

(圖像來自NASA)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連線水庫和城市的京密引水渠,自然是保障用水的重頭戲。這是一條幾乎和密雲水庫同時開工的水渠,經過兩期工程於1966年完工,繞過北京城北和西北,借道永定河引水渠進入北京城,流過北京市的五個區縣,堪稱現代北京真正的母親河。

京密引水渠一路向南,就流進了頤和園昆明湖

其後再向南至紫竹院、積水潭......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當然水庫中的物產也基本被北京人消費了。老北京都知道在河邊吃侉燉魚是一種享受,冬天吃夏天吃都各有風味。

京密引水渠順義段沿岸

(圖像來自wikipedia@FANG Chen)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其實說到密雲水庫,就不能不提京西北另一座重要水庫——官廳水庫。它是正經屬於永定河水系的水庫,京密引水渠最後一程用到的永定河引水渠,本來的作用就是把官廳水庫的水拉進城。而官廳水庫也是建國後修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庫,用於穩定桑乾河-永定河這個北京老母親河水系的供水。

官廳水庫大橋

前幾天自駕去大同還有經過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從北京的行政地圖上看,官廳水庫的主體並不屬於北京。除了在延慶的一部分突出部以外,大部分官廳水庫在地圖上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境內,但官廳水庫的管理權卻在北京手上,有關機關是北京市官廳水庫管理處,負責與河北省協調官廳水庫的管理和維護,河北對其並沒有管轄權。

地是河北的,水是北京的?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再往永定河和官廳水庫的上游去,就進入了桑乾河流域,上游的山西冊田水庫,其實也是北京供水系統的一部分。冊田水庫位於大同雲州區,本有為大同供水的功能,但在密雲水庫切斷了對津冀供水的同時,它也一度停止了向大同供水,成為了北京防洪、調水的前線。

真千里迢迢送水來......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而從冊田到官廳一線,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因為上游工業發展水質惡化,已經不再向北京供水了。只有最下游的永定河流域,經過長期的治理,於2010年左右恢復了供水。

從這兩處重點水源地的上下游條件可以看出,即使是北京的市內水源地,也主要由發源自河北和山西的河流構成。而且為了保障北京的供水安全,華北二省儘可能地壓縮了自己的工業發展。

官廳水庫-永定河-北京

其實華北河流挺多

然而用得太兇,地下水採得也太兇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華北用水緊巴巴

以上兩處水庫系統雖然重要,但其實也只能勉強保障北京最基本的用水需求。對於占地面積龐大,衛星城居民點分散的北京來說,只有兩處水源幹道顯然是不行的,各周邊區縣還得有自己的供水系統才行。

比較知名的有南邊的大寧、崇青,西邊的落坡嶺、齋堂,北邊的響潭、沙河、十三陵,東北邊的司馬台、遙橋峪、黃松峪等等。甚至連頤和園裡的昆明湖和團城湖,其實也是水庫的一部分。但這些水庫或是隸屬於密雲/永定河系統,或是只能供應本地用水,對市中心的輸出不足。要讓首都人民喝上水,還得從周邊想辦法。

北京周邊部分水庫

(圖像來自NASA)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京西南300公里開外的石家莊和保定附近山區豐富的水庫資源就成了主要的輸出源。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南水北調工程尚未完成,奧運會又有巨大的園藝、游泳項目、遊客生活用水缺口,石家莊和保定下轄的崗南、黃壁莊、王快、西大洋四座水庫為北京緊急供水3億立方米。這相當於5個十三陵水庫滿水水量。

省會帶頭,河北的巨大貢獻....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而以崗南-黃壁莊水庫(簡稱“崗黃水庫”)為例,它們是控制著滹沱河水量的主閘,也是河北省會石家莊的水源地。為了保障省會用水,水庫閘門很少打開,滹沱河一度斷流。只有在春耕期間,為了保障下游數百萬畝農田的灌溉,才會開啟。滹沱河已經很難肩負起華北母親河的重擔了。

從崗南水庫向下游浮沱河放水的閘門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在緊急調水期間,作為水源一級保護區的崗黃水庫更是閘門緊縮,只有在有需求時緩緩開啟,沿著京石工程的管道湧入北京,成為團城湖的一部分。為了保證供水任務圓滿完成,河北省水利部門組織了專門隊伍,在源頭控制進入水源區的污染物,沿渠清理了100多處垃圾,並在沿途村莊加強水質保護意識教育。

崗南水庫,水庫下面就是西柏坡

現在的西柏坡是當年修水庫時候完整搬過來重組的

(圖片@杔格)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最終崗黃水庫的供水任務超額完成,且水質保持在二類級別,保障了奧運會期間首都的用水安全,收穫了一面寫著“京冀情意深 甘泉潤京城”的錦旗。而當地灌區和農村的生活用水,則由河北省出資,向山東購買。

遼寧由於與北京水系不連通

估計很難獲得這面錦旗....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其實就算沒有奧運供水,當時河北的水也不夠用,全省人均水資源量不到200立方米,遠低於500立方米的世界極度缺水線。

而對於北京來說,由於密雲和官廳兩大水庫即使在豐水期也得不到足夠的雨水補充,儲水量長期位於低位,只有總最大儲水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在南水北調之前,即使加上了河北送來的水,也仍然不能滿足需求。在奧運會前後那幾年,北京市的用水缺口長期高達4億立方米,把河北的奉獻翻個倍都還不夠。

河北本來就缺水

蔚縣老漢辛苦種田,可惜沒那么多水

(圖片@貓斯圖)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地下水,就成了沒有辦法的辦法。

事實上北京從70年代開始就在想地下水的辦法。到了2010年左右,每年開採的地下水已經到了5~6億立方米,以填補用水缺口。一般來說,地下水是非常時期才能動用的戰備用水,並且會造成大規模的土地沉降,不到萬不得已是不可動用的。但在巨大的用水難題面前,北京實在是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

可以看出從21世紀初開始

北京的地下水開採趨勢明顯

要到20米以下才能找到地下水了

北京市水務局 水務統計年鑑(2017)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在最嚴重時,北京周邊因地下水空缺造成的沉降區面積達到了2650平方公里,甚至遠到豐臺雲崗開了兩處近兩千米深的冷水井。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南水北調再不開通,北京可就真的沒水用了。

很多人想到海水淡化

這個辦法不是沒想過

但一個是成本-用不用得起

一個是水質問題-漁業已經翻車....

(曹妃甸某漁船碼頭,圖片@貓斯圖)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南水北調立大功

2014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終於通水,每年為北京帶來了10億立方米的水。遠水終於解了北京民眾的近渴。

這次支援北京的就不只是河北了

山東、河南、江蘇、湖北都參與其中

(圖像來自wikipedia@Maximilian Dörrbecker (Chumwa))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在此之前的一段時間,通州在夏季已經出現了斷水的情況,嚴重影響了周邊居民的生活。而在南水進京之後,不僅為中心城區、大興、門頭溝、昌平、通州部分地區帶來了水,水的質量也有所提高,自來水硬度降到了原來的1/3,洗漱、飲用、烹飪時水的質感都好了很多。

水再不來,北京的發展估計是要受限了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截至2018年底,來自湖北丹江口水庫的南水累計已達40億立方米,相當於整個密雲水庫的滿水儲量,單日進京水量已經可達371萬立方米。

據統計,在這40億立方米南水中,有近七成填上了北京的用水缺口(由於南水水質較好,主要被調入了生活用水);25%進入了水庫和應急水源地,緩解了密雲水庫儲水量不足的缺陷;還有一小部分則注入了市中心河湖,作為景觀環境用水,當然也有作為應急用水的作用。

北京最主要的水用途就是生活用水 多年不變

參考北京市水務局 北京市水資源公報(2017)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2015年開始,北京還嘗試將剩餘的南水回灌為地下水,試圖恢復地下水位。在得到補水的地區,地下水位平均升幅達到了14.3米。只是由於過去對地下水的開採過猛,可用於回灌的南水又不多,北京的地下水總體情況仍然不容樂觀。

久旱逢甘霖的大興機場

(圖片@貓斯圖)

北京用水緊張,缺水的河北山西前來助陣 | 地球知識局

但我們願意相信,這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橫跨祖國山河南北的南水北調工程,顯現出了它的真實威力,打破了南北資源不平衡的僵局,也為鞏固北方的綠水青山和人民生活品質作出了貢獻。

而曾為北京用水焦頭爛額的河北、山西兩地,也終於可以保住自己為數不多的水資源,並逐漸從洶湧而來的南水中獲益了。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