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1

近代的朝鮮半島成為大陸國家與海洋國家兩種地緣政治勢力角逐的風暴眼:日本垂涎已久,沙俄虎視眈眈,大清想出手保護卻力不從心,空留朝鮮在鴨綠江畔垂淚到天明。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中日俄之間的朝鮮半島

朝鮮有多難過?這片土地上延伸著的仿佛血管似的鐵路,或許可以告訴我們答案。

朝鮮鐵路與日本的“國運之戰”

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實力大漲,重新惦記起朝鮮這塊肥肉。1876年2月借著賊喊捉賊的“雲揚號事件”, 日本迫使朝鮮簽訂了《江華條約》,打開了朝鮮門戶。1882 年8月,又逼其簽訂了《濟物浦條約》, 獲得了在京城(漢城,現為首爾)的駐兵權。

《江華條約》是朝鮮近代第一個不平等條約

朝鮮逐步被從清朝的宗藩體系中拉出

東亞的國際格局開啟深遠的變化

(圖片來自wikipedia)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一直冷眼旁觀,眼看著朝鮮要歸於日本的大清決定管教一下東洋人,1886年8月派出了以定遠、鎮遠等巨艦為首的北洋艦隊來到長崎巡航。被震撼的日本只好收斂鋒芒,換了一種更隱蔽的策略——“幫”朝鮮修鐵路來實現曲線侵略。

定遠號全比例仿品

當時的日本人看了還是要怕上一怕的

(圖片來自wikipedia@Makecat)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其實日本這項戰略的靈感來自北方的好鄰居俄國。

此時亟待穩固在遠東統治的沙俄,宣布要修建一條橫貫西伯利亞,連線歐洲與遠東的超級鐵路。1891年俄國皇儲(後來的尼古拉二世)還親臨鐵路奠基儀式。兩大強國在東方的爭奪已經公開化,而鐵路則是投射影響力最好的武器。

如果沙俄搶先一步滲透和侵略了中國東北

那日本的大陸戰略就可能流產

日本將不得不局限于海島發展

而這在列強爭霸的年代是難有勝算的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日本的第一個目標是京釜鐵路。

半島南部的釜山是距離日本最近的海港,控制釜山到京城的鐵路,就能擁有直插朝鮮心臟的利劍。1894年7月3日,駐朝公使大鳥圭介向朝鮮政府提出要“幫忙”修建京釜鐵路和京仁鐵路(京城—仁川)。

直插京城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不過,在清政府的支持下,朝鮮表現頗為強硬。而此時對於日本來說,侵略朝鮮、修築鐵路和擊敗中國成了環環相扣的死結。7月23日,日軍發動政變,突襲王宮,挾持國王,解散了親華政府。兩天后,日本海軍在豐島海面偷襲中國海軍,甲午戰爭爆發了。

日本人所繪的日軍攻克平壤....

(圖片來自wikipedia@Toshikata Mizuno)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勝利的天平最終倒向了日本,失去了保護傘的朝鮮無奈簽訂了《日韓暫定契約條款》,承認日本擁有優先鋪設京釜、京仁兩鐵路的權力。但朝鮮還是反抗了一下,於1896 年3 月將京仁鐵路鋪設權交給美國人莫爾斯。只可惜當莫爾斯準備大幹一番時,卻發現囊中羞澀,最後只好無奈地將鋪設權讓給匯集了眾多財閥力量的日本。

表面上是兩個國家,其實已經傀儡化了

(圖片來自wikipedia)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1900 年11月12日, 京仁鐵路開通,半島的第一條鐵路在日本人手中誕生了。

而另一邊,俄國也沒閒著。三國干涉還遼後,俄國向清政府索取了修建西起滿洲里,東至綏芬河的東清鐵路(亦稱中東鐵路)的權利。1898年3月,又攫取了旅順大連租借權和中東鐵路南滿支線(從哈爾濱向南經長春直抵旅順)興建權。

俄國人也知道自己離朝鮮還是太遠

所以優先目標顯然是大連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為了穩住日本,俄國在朝鮮利益上做出了讓步——允許日本修建京釜鐵路。1898年9月, 日本與大韓帝國(1897年悄悄升級了)簽訂協定,歷時四年終於獲得京釜鐵路鋪設權。

雖然大韓帝國這幾年也搞了不少近代化建設

但總感覺是替日本搞的,難逃接收的命運...

(圖片來自wikipedia)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日本的下一目標是京義鐵路,這條南起京城,北至新義州的鐵路是連線半島南北方的交通大動脈。早先朝鮮政府曾將京義鐵路鋪設權交給一家法國公司。然而幸運又一次垂青日本,這家公司一直沒能湊夠資金,而忙著修建西伯利亞鐵路和東清鐵路的俄國也無餘力再包攬京義線。1903年,在盟友英國的支持下,日本與韓國簽訂了《京義鐵道借款契約》,得到了京義和京元(京城—元山) 兩鐵路的鋪設權。

釜山直達新義州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但是, 俄國對於日本獲得京義線始終一百萬個不樂意——過了新義州就是中國安東(現丹東),隨時可能威脅它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不凍港旅順。兩國的勢力範圍越來越近,烈火寒冰,劍拔弩張,戰爭只是時間問題。

丹東與新義州,一江之隔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1904年2月8日,日本東鄉艦隊突襲旅順港的俄國艦隊,日俄戰爭爆發。日本之所以先挑戰端,也與鐵路有關。當時西伯利亞鐵路只剩下環貝加爾湖100多公里長的一段沒修完。一旦完工,俄國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兵力投入遠東戰場,日軍將毫無勝算。和後來的珍珠港事件一樣,國小民弱的日本必須拿下先機。

當年俄國人為了能在戰爭期間用上西伯利亞鐵路

甚至要在貝加爾湖開冰上運輸線...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而在日俄戰爭中,日本是成功的。戰爭不計代價的勝利,將遼東和韓國徹底變成了餐盤裡的牛排,鐵路則是吃肉的刀叉。1905年1月,京釜鐵路開通;1906年4月京義鐵路竣工。同年3月,日本議院通過《鐵道國有法案》,京釜、京義等外國鐵路也實現了“國”有化。

而且大有與東北鐵路線連成一片之勢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3個月後,“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成立, 下轄南滿鐵路和安奉鐵路(安東—奉天,現在的瀋丹線)。1911年,滿鐵將安奉鐵路改為標準軌,朝鮮總督府也修建了連通安東和新義州的鴨綠江大橋(現丹東斷橋)。

一邊是斷橋,一邊是中朝友誼橋

(圖片來自wikipedia)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1912年6月, 日本鐵道院開通了一條長長的路線:它從東京新橋出發,渡過關釜航路(下關至釜山) , 沿京釜、京義線穿過朝鮮半島,再跨過鴨綠江大橋, 由安奉線西行至奉天,最後經南滿鐵路到達長春。後來吉林—長春線完工,吉林省會也被接入滿洲鐵路本線。

藉助這條“東北亞大鐵路”,日本將半島牢牢抓在手心,也在東北站穩了腳跟——日軍從東京到奉天只需要60個小時。

從東京到奉天,再到長春,下一步就是到齊齊哈爾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北鮮線路與日本的鐵路帝國夢

朝鮮半島的鐵路修得熱火朝天,大韓帝國的主權丟得一乾二淨。1910年8月22日,日本撕下最後的偽裝,通過《日韓合併條約》完成了對韓國的吞併,苟延殘喘了13年的大韓帝國就此亡國。

日韓合併後朝鮮總督府的管轄範圍

(圖片來自wikipedia)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合併朝鮮後,日本又計畫著“滿鮮一體”,其關鍵是建成“北鮮線路”——從日本新潟、富山等港口出發,到達朝鮮東北的清津、羅津,再經由朝鮮與深入大陸腹地。

相比穿越整個朝鮮半島修鐵路

通向東北內陸的最短路線顯然是通過朝鮮東北部進入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1928年,始於元山,縱貫朝鮮東北海岸,到達朝鮮邊境城市會寧的鹹鏡鐵路建成。始發吉林,到達中國邊境附近的敦化的吉敦線也在同年開通。

一線不夠,再來一線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對於滿鐵和朝鮮總督來說,最棘手的是連線敦化和會寧的鐵路。這條鐵路雖然不長,卻是打通滿洲和朝鮮的重要橋樑,中國自然也不想拱手相讓。所以直到九一八事變的兩年後,日本才完成了敦化—圖們鐵路和圖們—南陽鐵橋——京圖線(“京”指新京長春)和鹹鏡線得以連通。

這一帶是長白山腹地

要修鐵路確實也挺難的

(圖像來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從此,日本獲得了將軍隊直接運往哈爾濱的捷徑,極大地增強了在“北滿”的軍事存在。

二戰前期的優勢讓日本鐵路狂人開始幻想“大東亞縱貫鐵道”。其主線首先利用東京—釜山—奉天路線到達遼東,再經京奉鐵路至北平,然後南下漢口、南寧、河內、曼谷最終直抵新加坡,其支線將接通天津、南京、仰光、曼德勒和吉大港。他們甚至夢想有朝一日,等消滅蘇聯後修建“中亞橫貫鐵道”,以便天皇沿途遊覽喀布爾、伊斯坦堡和莫斯科,最終到達柏林與希特勒把酒言歡。

已經開始做夢了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不過,同這些白日夢正好相反,等待日本的結局是無條件投降。不僅“大東亞縱貫鐵道”和“中亞橫貫鐵道”泡了湯,苦心經營的朝鮮和滿洲也化為烏有。

南北鐵路,彌合半島傷痕的金線

日本的帝國夢如同櫻花般凋零,但日據時期留下的京義鐵路卻繼續發光發熱,並有可能成為彌合半島傷痕的金線。

韓戰割斷了縱貫南北的京義鐵路:朝鮮得到了京義線的大部分路段,並改名為平義線和平釜線;而韓國只得到了剩下的一小段軌道,被堵成了不與任何國家有陸上交通的“孤島”。

韓國境內的京義線

就剩上面這一小段了

(圖片來自wikipedia@Geoarchive)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進入新世紀,京義線成為朝韓關係的風向標。2000年6月15日,韓朝發表《南北共同宣言》,決定為和平與統一開展深入合作,重新連通京義鐵路正是重點項目。

《南北共同宣言》的首末頁

只會念最後三個音

(圖片來自wikipedia@InSapphoWeTrust)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2003年9月,兩國將橫在三八線上的鐵軌組合在一起,中斷了半個世紀的京義線象徵性重連。到了2007年,韓國都羅山站與朝鮮板門站還開通了定期的貨運列車。然而李明博上台後推行對朝強硬路線,兩國關係重新降至冰點,京義線也被打回冷宮。

朝鮮方面在鐵路上還是頗為困難的

有些蘇聯時代的老車頭改造改造還是給繼續用

(圖片來自wikipedia@哈局巡道工)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2018年,半島等來了久別十年的春風,鐵路見證了冰雪的融合。4月27日,金正恩與文在寅會晤並簽署《板門店宣言》,表明將連線並改造京義線和東海線(連線釜山和朝鮮安邊)。

6月7日,朝鮮高抬貴手,讓努力了三年的韓國得以加入國際鐵路合作組織,從此能夠享受利用亞歐鐵路的各種優惠。11月30日,雙方啟動跨境鐵路聯合考察,朝鮮將國內基礎設施暴露給韓方人員,可謂誠意滿滿。12月26日,兩國更在板門站舉行了“連線並改造京義線和東海線工程“的開工儀式。

因為韓國就只有朝鮮這一個陸上鄰國

歡迎融入世界鐵路大家庭...

朝鮮鐵路的歷史,說起來就是一把辛酸淚 | 地球知識局

不過沒人敢斷言該工程從此一帆風順,今年2月草草結束的金特會就給半島局勢平添了許多未知。

也許在未來某一天,鐵路將重新貫通半島。韓國可以利用它減少對美國的依賴,實現與世界對接的雄心。朝鮮也可以解除制裁,擺脫貧窮和落後。祝願朝韓“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而連線這份兄弟情的紐帶,竟是當年日本殖民者的手筆,真算得上是歷史令人唏噓之處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