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到融化的七月,有人卻凍死街頭

你可能沒有意識到,南半球的南美現在是冬天。而且在我國民眾熱到把頭伸進冰櫃的時候,阿根廷首都有人被凍死了。

1

你在過夏天的時候,阿根廷人正在過冬天

阿根廷總體而言夏季暖和潮濕,冬季雖然較冷且風大,但一年中氣溫通常在8°C到28°C之間變化,很少有低於4°C或高於32°C的 極端天氣。所以在這個似乎並不是很冷的地方,凍死人還是有些令人詫異。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阿根廷年均溫度 ,還是比較宜人的

而就在凍死人之後,著名的足球勁旅河床還開放了其主場足球場讓廣大流浪漢進去取暖,給他們發熱水和衣物。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足球場排隊現場(圖片來自youtube@ruptly)

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寒冷中的脆弱

7月以來受南極寒潮影響,阿根廷愈發寒冷。一周前,阿根廷經歷了今年入冬以來的最冷時刻。一天晚上過後,一位名叫扎查里亞茲的流浪者被凍死了。

其實離得很近,相當於是南半球的西伯利亞了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關於這位不幸的流浪漢是如何被發現的,地方有兩個傳說版本。其一是一個巡邏隊在巡邏時發現流浪漢暈倒在路邊後,帶到醫院搶救,結果已經無力回天,在醫院被確認死亡。

為死去流浪漢獻的花

(圖片來自foros.3dgames.com@Tato-Bores)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另一個說法是一位警官發現他倒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距離玫瑰宮幾個街區的秘魯街,位於貝爾格拉諾大街和委內瑞拉街之間,是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的市中心。現場確認時這位流浪漢已經沒了呼吸,警察隨後將他用小車送到附近的停屍房。

流浪者的睡眠環境

(圖片來自youtube@ABP news)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經過證實,第二個說法是正確的。

流浪漢被發現死亡後在社會引起了不小的波瀾,尤其是針對政府在社會公共管理方面不到位產生了種種質疑,甚至有聲音表示“政府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但是街道辦的政府人員對此表示否定,稱政府依舊高度重視社會救助,並表示曾經向這位流浪者伸出過援手。布宜諾斯艾利斯政府一位局長在得知這件事後表示,“很遺憾,他從未接受過我們的幫助。他不願意來我們提供的宿舍,也拒絕與我們的專業人士進行任何交流。”

橋下對流浪者而言是個不錯的睡眠場所

(圖片來自youtube@vice news)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在尚未過去的這個冬天,這位局長聯繫了流浪漢所在地區的流浪者隊伍至少三次,“不幸的是,我們周一得知他時他已經失去了生命。” 看來是一個不受嗟來之食的硬漢。

但凍死的不止這個流浪者,據說除了這個流浪漢,還有四人在市中心死亡。

1

在普通人看來,三四度的溫度雖然冷,但一件棉襖就可以扛過去,遠遠不至於凍死人,所以流浪漢被凍死,原因主要是沒有足夠的保暖衣物加上自身抵抗力差。實際上,這種境況的流浪漢還不少。

比如二十年前的一場來自南極的寒流席捲阿根廷,一次性奪走了40多人的生命,一半多是流浪者。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前年也有兩位流浪漢被凍死。

1

根據文章,被標題里中“極寒”凍死的兩人居住在阿根廷北部,而當年的阿根廷受南極過來的冷鋒影響,低溫一度降至零下7度,巴塔哥尼亞滑雪勝地甚至記錄了零下25度的極端低溫。

無可否認,屬於弱勢群體的流浪者在面對自然威脅時,防禦能力遠遠低於不愁吃穿的人,這也是為何有人性的任何社會都會對這些人進行官方或自發的特殊關照。

社會的溫暖

事關人命,忽視不得,畢竟民聲也已經鼎沸了。所以這位流浪者死後,除了政府表態安撫,各種民間組織也紛紛出面盡一份力所能及的努力。

位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甲級聯賽勁旅河床俱樂部宣布,從當地時間3日開始對所有無家可歸者和流浪者免費開放其主場“紀念碑”足球場,允許他們進進球場內的封閉空間避寒,並提供熱飲等取暖品。

路透的報導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負責在場館內提供物資的是“Red Solidaria團結網路”組織,該志願者組織已經在七年前就成立了一個名為“Cold Zero”的慈善活動,旨在幫助那些流落在街頭、廣場的無家可歸者。

為流浪者發水

(圖片來自youtube@ruptly)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團結網路組織的負責人在推特上表示,河床俱樂部足球場管從周三下午6點起,一直到周四早上,都會為前往取暖的無家可歸者提供毯子和食物。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場館開放一天后,據統計有242人駐足停留,103人在場館過夜。其中也有許多家庭和大約50名志願者過來幫忙以及捐款捐物。

救助現場

(圖片來自youtube@ruptly)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而在“Red Solidaria團結網路”組織的帶頭下,更多慈善組織和民間團體也紛紛加入,在網路上呼籲更多公共場所開放場地關懷流浪者,所以教會之類的場所也為寒冷中瑟瑟發抖的人打開了大門,組織了各種救助活動。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除組織和團體,一些名人也加入到“寒冷中的弱勢群體關懷”項目中來,比如梅西。

今年寒潮一來,梅西在羅薩里奧開的餐廳就開始免費救助街頭流浪漢了,為他們提供了咖啡和蘇打水、酒水,並將連續15天、每天晚上7點到9點為流浪漢提供各式各樣的飲食。梅西本人也在美洲杯結束後回到羅薩里奧親自參與到慈善救助中。

治標不治本

不得不說,在難捱的冬夜,這些來自陌生人的愛心確實能夠溫暖落魄者的身體和心靈。不過即便以上救助行為的初衷和行動都是好的,結局還是隔靴搔癢、治標不治本。因為其背後折射的,還是阿根廷的經濟困境下,越來越多貧困人口的困境。

在總統馬克里於2015年就職時,曾表示一個政府的好壞應該以其減貧能力來判斷,所以“零貧困”成為他的首要目標之一。而根據INDEC官方統計機構的統計,2018年時,阿根廷的貧困率甚至從上半年的27.3%增加到下半年的32%;失業率也是穩中有升,今年甚至一度突破10%的大關。

近三年阿根廷失業率對比

(圖片來自tradingeconomics.com)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在這種經濟形勢下, 該國最富裕的城市,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極端貧困人口在過去三年中翻了一番,達到約19萬8000人,占了總人口的6.5%;同時據當地民間團體估計,全國無家可歸流浪者該規模約為8000人,僅僅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道上就有大約1100名流浪漢。

於是,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生活在購物中心、公車站和公園外的街道上,天地間的定居者隨處可見。在4月進行的調查表明,在流浪漢群體中超過70%的受訪者睡在廣場,建築物的門口或人行道上,9%的人住在旅館,18%住在其他類型的旅館裡。在這些人口中,還有16%是兒童。

而且這些無家可歸者的特點是“比較靈活”,也就是說他們不會留在一個地方久留,藏身之所不固定,這是他們的一種"生存手段"。

就算不提流浪漢,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及其郊區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65%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收入不足以維持生計,52%受訪者表示他們的食品消費更少了。首都尚且如此,更遑論其他發展更為遜色的城市地區了。

局勢嚴峻,政府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為。為緩解貧困,阿根廷曾推出過一個“社會緊急貸款”項目,還通過貨幣貶值大量吸引外資、重組企業等手段在17年實現了25.7%貧困率的“歷史新低”。

七月,你在找空調,卻有人凍死街頭 | 地球知識局

不過針對最弱勢群體的援助方案還是很少,在面臨諸如”幫助流浪漢度過寒冷冬日”這種事情上,激起更大反響的也還是一些自發性的社會組織和團體。

社會團體的力量畢竟有限,要從根本上解決“流浪漢凍死街頭”現象的發生,只能從發展經濟、減少貧困無家可歸人口下手。但這又何嘗事件容易的事呢,尤其是對已進入任期的最後一年的馬克里總統來說。

不知道在10月投票的連任競選來臨之際,他還會對阿根廷經濟做出什麼。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