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力挺B站,這屆年輕人愛上B站學習

周五下午4點,小明像往常一樣,打開bilibili網站,觀看講解機器學習的課程。機器學習是人工智慧(AI)的核心方法,專門研究如何用計算機模擬或實現人類的學習行為。作為一名文科生,卻想深入學習AI的小明,在B站學習機器學習等相關課程已持續半年時間,按他的話說,“B站現在成了學習AI的聖地之一”。

1

園園是一位在美國讀計算機科學碩士的留學生,在外漂泊兩年多的她,一年前找到了與這種孤獨無依處境相和解的方式——在B站開學習直播。除了去學校上課,園園大部分時間都在努力碼代碼,臥室桌面上長期標配兩台電腦,一台用於寫代碼,另一台則用作同步B站直播。

“誰能想到,我今天想學點正經的知識首先上bilibili”,微博用戶@林欣浩近期一條引發熱烈討論的博文,或許恰好吐露了小明們心聲,年輕人在B站學習已成新的潮流。

“另類”B站——年輕人學習的首要陣地

無論是B站給人留的二次元印象,還是每當提起學習二字,腦海里總會浮現專業教師教學生學習專業課程的畫面,說B站是年輕人的學習平台,似乎難以想像。

1

但B站發展十年至今,早非昔日的二次元標籤可概括。B站接近1億的月活年輕用戶中,既有在B站追番、看劇的二次元用戶,也有熱衷美食、美妝、科技數碼、學習的愛好者,圈層之間雖有重疊,卻互無干擾。

B站一站式滿足年輕人的多元愛好需求,且體驗感良好,使得學習的風尚在B站擁有興起的土壤。如果說,前述機器學習課程還僅是滿足小部分人所需,那么在B站這一冰山一角學習內容的另一面,實則是有著更廣泛客群的學習天地。

英語、日語等語言學習在B站學習領域占比較大,高考、研究生考試和各類職業技能相關內容也比比皆是。例如通過率極低的司法考試,在B站有“段子手”羅翔老師。這位網路資料顯示為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用生動形象的案例,外加特色的湖南口音,點燃了B站用戶學法的興趣。“化學專業來了”“金融從業者來了”“畜牧獸醫專業”等彈幕在羅翔講解法律的視頻里很常見,且那些視頻的評論區,B站用戶們正積極討論罪名。

1

除了專業教學向的視頻,生長自B站的原生內容更是從不同維度提供了學習範本。以英語學習為例,有四六級裸考650分以上的學霸UP主們分享的學習方法及技巧,還有如美國UP主Real麥克老師生活化地講解如何說地道英語,甚至直播間的英語課也成為學習路徑之一。

B站數據顯示,過去一年已有1827萬人在B站學習,相當於2018年高考人數的2倍;被B站用戶稱為 #study with me#的學習直播,已晉升為B站直播時長最長的品類,2018年直播學習時長達146萬小時,103萬次的學習類直播在B站開播。

也難怪微博用戶@林欣浩那條微博,讓諸多在B站學習的用戶深有感觸,紛紛留言,有說在B站看完總共80集的網課,有說線性代數同濟第六版的視頻已榮升成為他在bilibili年度最愛的視頻,還有用戶留言稱期末考試期間,刷完了30多集的法律邏輯學。

1

沒那么二次元的B站,正成為年輕人學習的首要陣地。

為何是在B站學習?

答曰:Z世代的新式社交型學習平台

若追溯B站的學習之風,2016年底生於央視卻走紅於B站的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頗能說明這屆年輕人並非年長者想像的那樣熱衷無腦娛樂,反而他們充滿好奇心和求知慾,被一些深度的、有意義的東西深深吸引。例如他們會用他們的方式——連綿彈幕,向以鐘錶師王津為代表的故宮博物院文物修復的工匠師傅們示以敬意。

1

隨後《國家寶藏》、《歷史那些事》等人文歷史色彩濃重的紀錄片,逐一走紅B站,播放量均超千萬,B站評分9.7以上。

以《歷史那些事》為例,它既有嚴肅考證的史實內容,還有通過熱門綜藝、脫口秀、MV、廣告、比賽、電影片段等形式展現的腦洞內容。“外表荒誕無節操,內心高潔學問高。”有用戶一句話如此評論這部紀錄片很是貼切。

1

這再度驗證了,物質基礎優越、具備很好審美基礎的Z世代,實際上,他們對中國歷史及傳統文化也充滿學習欲。第一財經周刊發布的《2018年中國Z世代理想生活報告》顯示,74%的受訪95後會選用閒暇時間“學習和課外自我充電”,遠超95前的35.49%。

只是這屆年輕人,他們不再受制於以往的單向輸出式的填鴨教學,當其擁有可選項時,他們的目光更容易被社交型學習所吸引。

國金證券研究報告曾指出,95-05後是孤獨而焦慮的一代,他們多為獨生子女,生來與移動網際網路相伴。由於成長過程缺失兄弟姐妹的陪伴,在擁有一定行為自主能力後,他們傾向於通過各種方式尋求陪伴感。這正是為何自2017年來,語音連麥、遊戲陪練等陪伴類套用層出不窮,且用戶陪伴付費比例日益提高的重要原因。

在Z世代眼裡,學習已非單純的習得知識,尤其是學習資源相對豐富,過程是否愉悅將成為主要考量標準。

1

打開B站學習相關的視頻,可以發現彈幕和評論的互動營造了良好的學習氛圍——如果學習過程中產生困惑,直接發起提問,往往會得到後來者,甚至UP主親自解疑答惑。在“虛擬人設”的外殼下,用戶內心真實想法得以釋放,不憚於自我表達。看視頻學習充盈自身的同時,他們更享受從B站的彈幕和評論里找到一種同為同道中人的陪伴感,讓現實里無處安放的內心戲在這裡上演。

學習直播同理。甚至用戶自己都能輕而易舉站上舞台中心,變成光源,去吸引那些有共同學習經歷,或者說想一起參與學習的人。

誰能想到有朝一日可以在B站正經上課?十年前B站自己都難以預設如此場景,但如今在B站學習已成為無法忽視的現象,它與它的用戶共同創造了這種新式社交型學習平台。有趣而快樂的學習似乎沒那么困難。

來源:央視網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