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ness[歌手Witness]

witness[歌手Witness]

witness ,名詞漢譯:1目擊者;見證人。2證人;證物;連署人。3證詞。4證據,證明。動詞漢譯:1目擊。2作。..的證人;連署等。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生日:10月13日

witness[歌手Witness] witness[歌手Witness]

語言:英文、國語、西班牙、粵語

星座:天秤

身高:176

體重:63

學歷:UniversityOfTexas

專長:作詞、寫詩、DJ及各種球類運動

興趣:閱讀、拳擊、功夫

初戀:7歲

喜歡的女生類型:可愛與性感兼具

喜歡的顏色:藍色、紅色

最喜歡的書:Bible

最喜歡的動物:狗

最喜歡的城市:台北、洛杉磯

最感動的一首歌:LookAway/Chicago

最喜愛的歌手:阿姆Eminem

最喜歡的演員:AlPacino

最喜歡的食物:Cajun

最害怕的事:酒精中毒、喝醉後的失憶

小時後最希望做的工作:職業運動員

優點:誠實

缺點:太多寫不完

最想認識的女藝人:Sweety的言言

最驕傲的事:完成自己的專輯

最想嘗試的事:跟海豚游泳

最大的夢想:獨立照顧家人

進入演藝圈的動機:用音樂感動人

出道方式:自行錄製Demo到唱片櫃檯毛遂自薦

人物採訪

Witness八歲那年,美國出現MTV電視台,為流行文化帶來極大的改變,大Witness四歲的姊姊正值青春期,狂熱地吸收各種音樂資訊,當然Witness也有樣學樣,跟著鄰居在車庫門口鋪上紙板練習街舞。學校有活動的時候,就找幾個同學組BAND上台表演,“吉他、鍵盤沒插電,主唱是我,而且還對嘴,除了鼓手,剩下都是假的!”Witness害羞地笑笑說。

上大學後,Witness曾經回來台灣一次,有人說他的Rap還不錯,這樣的鼓勵讓內向的他回到美國後,積極參加學校的表演活動,不同的是,開始嘗試用自己的聲音唱自己的作品,再也沒有對過嘴;“100分”,Witness為當年的自己,打下勇氣的分數。

1999年夏天,大學畢業的Witness,為了追求音樂夢,辭去知名電腦公司DELL的工作,錄了兩首DEMO作品,離開家鄉Houston回到台灣,開始挨家挨戶向唱片公司毛遂自薦,但是沒有一家唱片理會這個沒有背景,沒有推薦人,甚至中文都說得一蹋糊塗的ABC。

一家接著一家唱片公司的回絕,幾乎要擊垮信心的時候,拿著DEMO站在魔岩唱片樓下的Witness,開始猶豫要不要繼續,這時腦中卻響起一個聲音:“不要輕易放棄任何希望啊,孩子!”,虔誠信仰上帝的他,鼓起最後的勇氣,請唱片公司櫃檯收下他的DEMO,相信上帝的眷顧,會為他找到音樂的路;Witness回到L.A.,白天在博物館打工支持生活,晚上跟著韓裔製作人JohnLee學習音樂,2001年他再次帶著更成熟的新作品回到台灣,不放棄希望的他,終於換得與滾石的一紙和約。

用故事唱饒舌,用饒舌說故事。

2002年夏天,由阿信與怪獸擔任統籌製作的第一張新銳歌手合輯《半成年主張》中,Witness的單曲《生命要繼續》首度被收錄,Witness以美式文法的歌詞,用平易的口吻唱出對前女友過世的不捨與無奈,也道出自己曾經的荒唐與無助;真實故事的力量,不須太多裝扮,就能讓人聽得心酸的憐惜。這支單曲很幸運的跟陶喆、孫燕姿、陳建年等傑出音樂人一同獲得02年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10大最佳單曲的獎項。Witness在頒獎典禮中用很破爛的國語說:“我很高興饒舌音樂和我的作品,能在台灣受到肯定。”

個人其他信息

簡介

每隔一段時間,台灣的音樂市場總會出現幾個從國外回台發展的藝人,台灣樂迷對他們的評價不一,不可否認有些海外回來的歌手只是打著光鮮的外表,只是為了這裡容易削錢;但也有些歌手是充滿的對音樂的熱情,希望將國外的音樂文化帶回,豐富台灣流行音樂的內涵,因為熱情和理想,他們的故事都很精彩。

從小就愛對嘴的孩子

Witness 八歲那年,美國出現 MTV 電視台,為流行文化帶來極大的改變,大 Witness 四歲的姊姊正值青春期,狂熱地吸收各種音樂資訊,當然 Witness 也有樣學樣,跟著鄰居在車庫門口鋪上紙板練習街舞。學校有活動的時候,就找幾個同學組 BAND 上台表演,“吉他、鍵盤沒插電,主唱是我,而且還對嘴,除了鼓手,剩下都是假的!”Witness 害羞地笑笑說。

上大學後,Witness 曾經回來台灣一次,有人說他的 Rap 還不錯,這樣的鼓勵讓內向的他回到美國後,積極參加學校的表演活動,不同的是,開始嘗試用自己的聲音唱自己的作品,再也沒有對過嘴;“100分”,Witness 為當年的自己,打下勇氣的分數。

聽到上帝的聲音

1999 年夏天,大學畢業的 Witness,為了追求音樂夢,辭去知名電腦公司 DELL 的工作,錄了兩首 DEMO 作品,離開家鄉 Houston 回到台灣,開始挨家挨戶向唱片公司毛遂自薦,但是沒有一家唱片理會這個沒有背景,沒有推薦人,甚至中文都說得一蹋糊塗的 ABC。

一家接著一家唱片公司的回絕,幾乎要擊垮信心的時候,拿著 DEMO 站在魔岩唱片樓下的 Witness,開始猶豫要不要繼續,這時腦中卻響起一個聲音:“不要輕易放棄任何希望啊,孩子!”,虔誠信仰上帝的他,鼓起最後的勇氣,請唱片公司櫃檯收下他的 DEMO,相信上帝的眷顧,會為他找到音樂的路;Witness 回到 L.A.,白天在博物館打工支持生活,晚上跟著韓裔製作人 John Lee 學習音樂,2001 年他再次帶著更成熟的新作品回到台灣,不放棄希望的他,終於換得與滾石的一紙和約。

用故事唱饒舌,用饒舌說故事

2002 年夏天,由阿信與怪獸擔任統籌製作的第一張新銳歌手合輯《半成年主張》中,Witness 的單曲《生命要繼續》首度被收錄,Witness 以美式文法的歌詞,用平易的口吻唱出對前女友過世的不捨與無奈,也道出自己曾經的荒唐與無助;真實故事的力量,不須太多裝扮,就能讓人聽得心酸的憐惜。這支單曲很幸運的跟陶喆、孫燕姿、陳建年等傑出音樂人一同獲得02年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10大最佳單曲的獎項。Witness 在頒獎典禮中用很破爛的國語說:“我很高興饒舌音樂和我的作品,能在台灣受到肯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