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pire

vampire

《vampire》是香港歌手林峰演唱的一首歌曲,是由周耀輝作詞,鄧智偉作曲,莊冬昕編曲的。該歌曲收錄在專輯《Come 2 Me》中。《vampire》收錄於林峯第四張專輯《Come 2 Me》中,由英皇娛樂集團有限公司2010年7月17日出版並發行。《vampire》國語版為林峯首張國語專輯《第一次FIRST》中的《吻過吸血鬼》。

基本信息

歌曲介紹

《vampire》收錄於林峯第四張專輯《Come 2 Me》中,由英皇娛樂集團有限公司2010年7月17日出版並發行。《vampire》國語版為林峯首張國語專輯《第一次FIRST》中的《吻過吸血鬼》。

歌曲歌詞

發覺到處有細細螞蟻 看野獸就出世

聽說碰到我 碰到祭禮你拜過哪一位

發覺伯爵正暗暗設計 怕野性被荒廢

聽說吻到我吻到百世 你變了哪一位

日就是虛與偽 夜就是你的鬼

越吻越覺得沉迷

離不開 不老的約誓

留不低 都要因我留低

誰都知 一剎的美麗

誰不知 一世跟我垂危

最快會與我正午散去 趁世界極封閉

聽說野獸會永遠嗜血 正撲向你身體

最遠會與我有八百歲 會懊悔亦不計

聽說野性會永遠似劍 正刺向你心底

日就是虛與偽 夜就是你的鬼

月亮下想破例 越吻越覺得沉迷

離不開不老的約誓

留不低都要因我留低

誰都知一剎的美麗

誰不知一世跟我垂危

一晚跟我菩提

離不開 不老的約誓

留不低 都要因我留低

誰都知 一剎的美麗

誰不知

歌手介紹

林峰是香港歌影視三棲紅星。連續三年在香港紅館舉辦個人演唱會,打破香港新世紀歌手在紅館連開個唱記錄,連續兩次獲得IFPI全年最高銷量男歌手和亞太區最受歡迎香港男歌手,成功在東南亞國家及內地舉辦數場個唱,2012年全球巡迴演唱會進行中;獲第13屆亞洲電視大獎最佳戲劇男演員獎,是首位獲此殊榮的香港明星。近年來更以凌厲之勢殺入影壇,主演多部賣座電影,接拍一門忠烈楊家將和白蛇傳說等上億投資大片,其潛力和市場號召力被廣泛看好。是香港新一代地標性人物,以他迷人招牌樣命名的時尚潮語“CHOK”成為大眾追逐的目標,並逐漸擴展到內地。

古代歐洲傳說

吸血生物的傳說源頭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在早期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古希伯來文明、古羅馬文明等的神話傳說中,都有吸食人類精氣的魔鬼。但真正現代意義下的吸血鬼形象的建立,主要來自於18世紀時對東歐地區口頭流傳的民間傳說進行匯總編輯出版。

在這些傳說中,吸血鬼指的是死後能夠從墳墓里爬出來吸血的屍體。在醫療不發達的條件下,有些沒有真正死亡,只是休克了的人被下葬,而後在甦醒的時候或者復又活動起來,被當成不死的存在。歐洲黑死病流行的時期,在人們極度恐慌的情形下會產生這類對死者繼續活動的懼怕,因而出現像尼塔特這種帶有傳染黑死病能力的德國吸血鬼傳說。

形象特徵

傳統東歐民間傳說中的吸血鬼和現代流行文化中的形象有很大的不同。其特徵包括:這些特徵通常在被認為是吸血鬼的屍體上觀察到;這些吸血鬼往往會從墳墓中爬出來,襲擊牛隻、羊群,或者村莊裡的人類。

來源

傳統東歐民間傳說中,成為吸血鬼的屍體一般在生前因特殊的原因而死去,在不同的民間傳說中,原因也多樣化。比如:為了防止這些死者可能會變成吸血鬼,一般會進行特殊的葬儀(例如:面朝下埋葬、在屍體旁放置鐮刀以驅散意圖占據死者屍體的惡魔、在屍體上放置十字架,等等)

應對方法

在吸血鬼的傳說中存在大量對應的避邪物,其作用是防止吸血鬼接近。

儘管在早期傳說中,吸血鬼一般都是在夜間活動,但並沒有關於吸血鬼害怕陽光的直接描述。

通過特定的方法可以發現墓地中的哪一個墳墓可能埋藏著吸血鬼。比如觀察墳墓上是否有洞。也有的讓男童坐在馬駒上巡行墓地,馬會在有嫌疑的墳墓前停留。

當發掘有嫌疑的墳墓,並發現墳墓中的屍體具有吸血鬼的特徵後,需要通過特殊的手段消滅之:

埋葬的屍體往往因細菌分解產生氣體,因而產生腫脹現象,並由此被認為是吸血鬼。釘入木樁或肢解都能夠釋放出屍體內的氣體,造成消滅了吸血鬼的印象。傳統民間在埋葬有可能變為吸血鬼的死者時,在其身邊放置鐮刀或鐵針等尖銳的物體,在民俗學上是為了避免惡魔進入死者屍體,但實際上起到了當屍體膨脹時將其戳破並釋放氣體的作用。

西方傳說

吸血情迷羅馬尼亞

我所讀過世界上的迷信傳說,都集合在喀爾巴阡山這個馬蹄形地區。這裡似乎是一個幻想的鏇渦。果真如此,我的旅途將會很有趣。(備忘:向德庫拉伯爵求證這些傳說。)

——布萊姆·斯托克(Bram Stoker)之《Drucula》

當提起"吸血鬼"這個的辭彙時,今天的人們已不再陌生。強大的好萊塢讓它的名字傳及世界。從電影到電腦遊戲,它的名字常赫然在目。雖然吸血鬼是西方恐怖片裡絕對的主角,但比起面生獠牙的魔怪來,有些形象卻令我們記憶更深:《驚情四百年》里悲劇英雄式的吸血伯爵、風度翩翩的基奴·里維和純情美貌的維羅娜·瑞塔;《夜訪吸血鬼》里身為異類而憂鬱依然的湯姆·克魯斯和未失冷峻的布拉德·皮特。仿佛在令人驚聳的故事之後,揮之不去的是歐洲中世紀的浪漫與悽美。

說起吸血鬼的起源,好萊塢並非是它的締造者。是愛爾蘭作家布萊姆·斯托克(Bram Stoker)讓吸血鬼成為歐美文學畫廊里一個重要的角色。他在1897年創作的傳奇小說《德庫拉》(Drucula),喚醒了沉睡在東歐荒僻鄉野的吸血鬼,使它成為一個令人顫慄而又無法忘懷的形象。從此以後,人們牢牢地記住了一個人物和一個地方:德庫拉伯爵和他的家鄉羅馬尼亞。

*******************************************************************************

英國青年喬納森·哈克是英國倫敦一家公證處的律師。他奉命前往遙遠的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羅馬尼亞境內)的喀爾巴阡山(Carpathians)古堡,與一個叫德庫拉的伯爵洽談一樁生意,因為伯爵想購購買倫敦的一處房產。為了能和這個客戶更好地打交道,哈克還到大英博物館走了一遭,翻閱了一些介紹特蘭西瓦尼亞的材料。可沒想到,他一來到荒涼的城堡就被伯爵軟禁起來。隨著時間的流逝,哈克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德庫拉伯爵原來竟是一具殭屍,一個夜間從棺材裡爬出來吸食人血的惡魔......

——故事梗概之一

《德庫拉》

1897年,由一個劇院職員布萊姆·斯托克創作的小說《德庫拉》剛剛出版,就引來倫敦報紙的如潮好評。《蓓爾美爾街新聞》認為它"極其出色";《每日郵報》甚至將它與勃朗特(Emily Bronte)的《呼嘯山莊》和愛倫坡的(Edgar Allan Poe)《厄謝府邸的倒塌》這些英國表現主義傑作相提並論。

究竟是什麼打動了一向挑剔的英國讀者?原來,小說的問世很適合當時人們的口味,它那神秘離奇的情節超越了維多利亞時代虛偽乏味的市井氛圍。書中小人物具有顛複色彩的勝利,使厭倦了庸常生活的讀者們把它當作滿足幻想的良方。另外,小說所展現的二元道德觀的交鋒以及心靈中潛在的情慾,又恰恰是對出當時社會心理的寫照。

斯托克的本職工作是劇院的舞台監督,但他在閒暇之餘喜歡閱讀曲折的傳奇小說和幻想故事,特別是對一些和吸血鬼有關的傳說和文學作品十分感興趣。後來一位途經倫敦的匈牙利教授范貝里(Arminius Vambery)和他講了在羅馬尼亞流傳的吸血鬼德庫拉伯爵的傳說,成為他寫作《德庫拉》的決定因素。雖然只是構思一部充滿濃郁幻想色彩的小說,但斯托克並沒有把文字完全建立在想像當中。他常常數天泡在大英博物館裡查閱資料,掌握了大量的特蘭西瓦尼亞的歷史、地理、民俗知識。因此小說中主人公哈克到大英博物館查閱資料的描寫,顯然含有作者自己的影子。

當時的英國文壇,以怪異幻想文學為特徵的"哥德式"(Gothic)小說逐漸興起。他們強烈反對流行的理性主義和唯物主義,宣稱個人比團體重要,激情比冷漠的邏輯更勝一籌。他們懷念過去相信奇事的時代,經常從古代和中世紀汲取創作靈感,對往昔神奇美妙的事物一抒懷舊之情,形成了浪漫主義文學運動。斯托克的小說自然成為"哥德式"小說中的代表之一,讓傳說中的吸血鬼生機再現。

作者: 吸血鬼1779 2005-11-4 15:28 回復此發言

--------------------------------------------------------------------------------

2 西方長盛不衰的吸血鬼起源於羅馬尼亞的德庫拉伯爵。

小說以主人公哈克日記的形式展開敘述。讀者猶如親臨其境,和主人公一同置身於陰森的古堡,度過恐怖的黑夜,破解古老的謎團,經歷腥風血雨的搏鬥。《德庫拉》集結了一切激發閱讀的要素:神秘、恐怖、情慾、懸念,讓讀者愛不釋手。它從此為那些熱愛傳奇歷史的讀者鋪展了一個新的天地,痴迷於吸血伯爵的愛好者就像痴迷於福爾摩斯的愛好者那樣一代代地延續和壯大著,他們不知疲倦地蒐集著各種與德庫拉和吸血鬼傳說有關的資料,對陡峭寒冷的喀爾巴阡山和隱藏其間的幽暗城堡心嚮往之。

*******************************************************************************

在倫敦時,我有些個人的時間。在那段時間裡,走了一趟大英博物館,在圖書館找到一些關於特蘭西瓦尼亞的書籍和地圖。後來我在和特蘭西瓦尼亞的一位貴族溝通時,這些資料對我幫助很大。

——《Drucula》

吸血鬼文學淵藪

來到大英博物館的遊客完全可以效仿當初斯托克的做法,從汗牛充棟的資料中,尋找到吸血鬼傳說的來龍去脈。

其中的一部分是古老的歐洲民間傳說和宗教信仰。這些內容十分龐雜和離奇。大約在17世紀,整個歐洲都散布著吸血鬼的迷信。特別是東歐的咯爾巴阡山地區,很可能是這種民間信仰的發源地。

而另一部分則是和吸血鬼有關的文藝作品。19世紀啟蒙運動鼓吹科學精神和理性思想,消弭了有關吸血鬼的傳聞,但卻未能阻止人們在想像世界中賦與它各種面貌。1748年,有個叫奧森費爾德(Ossenfelder)的德國人在他的一首短詩中,預示吸血鬼即將透過文學而復活。

1816年7月,英國著名詩人拜倫(Byron)在瑞士的日內瓦和人打賭,要寫一部以吸血鬼達爾韋(Darvell)為主角的小說。這部小說後來未能完成,但是拜倫把小說的情節告訴了他的秘書兼私人醫生波里道利(John William Polidori)。波里道利對拜倫不滿,最後與拜倫分道揚鑣,離開瑞士回到英國。這時,波里道利開始寫一部中篇小說,以拜倫未完的故事為大綱,更換了人物的名字,吸血鬼達爾韋變成了呂特溫爵士(Ruthven),是個隨便勾引良家婦女的浪蕩子,其性格和作風與拜倫本人神似。這部中篇小說命名為《吸血鬼》。1819年4月,《新月刊》發表了這篇小說,主編私自把小說的作者改成拜倫。

當然大英博物館也收錄了斯托克的作品。

至於斯托克的小說《德古拉》,還有一段後話。1897年出版時,作者刪去的第一章,後來由其遺孀在1914年另行出版,取名為《德古拉的客人》。故事中出現了一個新的人物,女爵德·格拉茨(Dolingen de Gratz),她同樣也是一個吸血鬼。

*******************************************************************************

哈克暗中窺伺伯爵的行蹤。他發現,德庫拉伯爵具有傳說中吸血鬼的幾個最典型的特徵:它只能在夜間活動;沒有映像;害怕大蒜和十字架;可以隨意變成動物的模樣;依靠血液來維持生存。後來德庫拉的幽靈來到倫敦,善惡雙方展開了一次又一次的對決。開始時德庫拉占據上風,他將魔掌伸向哈克未婚妻米娜的好朋友露西,不幸的露西在血被吸乾後死去。後來哈克扭轉了頹勢,他和米娜、范·赫爾辛教授以及美國人昆西·莫里斯一同擊敗了德庫拉。莫里斯用匕首刺穿了德庫拉的心臟,他霎時間化為灰燼。

——故事梗概之二

與哈克同行

小說是從哈克的旅途開始寫起。哈克乘坐火車的穿越歐洲大陸,跨過多瑙河到達羅馬尼亞。他在一個叫比垂斯小車站下了車,獨自一人前往咯爾巴阡山的古堡,開始了他的驚聳之旅。今天,不少旅行者都遵循著和小說中相仿的路線,展開他們的"德庫拉之旅"。令旅行者驚奇的是,這條路線上的許多地區依舊保持著其古老的風貌,也許他們所見到的一些景觀和小說中哈克所見到的並沒有太多的差異。

比垂斯(Petris)

比垂斯小城位於羅馬尼亞的西北邊陲,大約在邊境城市阿拉德(Arad)以東100公里。古樸的街道似乎讓人回到了100年以前。這裡風景優美,像是19世紀的田園風光。路上幾乎看不到汽車,只有馬車。農田裡幹活的人們非常友好,如果時間充裕,完全可以和他們一起生活上幾天。與主人一家圍坐在廚房的餐桌邊,品嘗著可口的菜餚,啜飲著濃烈的農家自釀酒,再聊聊當地風土人情,特別是應該聽他們講講最原汁原味的吸血鬼傳說。

3 西方長盛不衰的吸血鬼起源於羅馬尼亞的德庫拉伯爵。

他們會有根有據地講起狼人在荒郊野林里奔跑;發出夜鳥般嘶鳴的吸血鬼在喝人血;在神秘幽深的魔林里,隱藏著巨龍"巴勞里",它們嘴一張牙床就插進雲層里。還有身長巨翅的怪獸"茲梅",專門擄掠少女。而談到德庫拉,遊客卻會發現,羅馬尼亞人都樂意把他說成是一位民族英雄。

The Borgopass

從petris繼續驅車向東,經過了Deva, Alba Julia, Cluj-Napoca, Dej and Bistrita. 城之後就到達了位於羅馬尼亞北部的特蘭西瓦尼亞地區(Transylvania)。這裡是小說中故事的重要發生地。特蘭西瓦尼亞的意思是"穿過森林",有人稱它為維也納森林和黑海之間的神秘地帶。然後從一個叫Birhau-pass的關口(它更為知名的一個叫法是Borgopass ),進入咯爾巴阡山脈(Carpathians)。這是個令人異常興奮的地方,因為小說里德庫拉的城堡就坐落在這裡。在這裡的首要任務是要找到歇腳的地方。在距關口不遠的一座山的山頂上有家城堡式的旅館。那並非是小說里的德庫拉城堡,但它的名字卻很願意和德庫拉扯上干係——"德庫拉城堡旅店"。

Muntelui湖

第二天清晨,穿越Via Viatra Dornei到達Muntelui湖。來這裡的人們無不被其美麗的景色陶醉。青翠的山谷被濃密的森林環繞,珠簾般的瀑布從岩石上落下,碧綠的湖水波光粼粼。牛羊則悠閒地穿過公路,絲毫不把行駛的汽車放在眼裡。再穿過漂亮的Lacu Rosi山口,向西南的Gheorheni前行,到達羅馬尼亞的中部的希吉舒拉城(Sighisoara)。

"門內站著一位高高的老人,臉上除了一道又長又白的髭鬚之外,修得很乾淨。他從頭到腳一身的黑,完全找不到任何有顏色的污點。他手拿著一盞銀制的古董燈,燈里的火焰並不是燃燒煤炭或是任何燈泡的。它由敞開的門縫照出來,後面拖了一道微微抖動的影子。老人用右手以很有禮貌的姿勢請我進去。"

——《Drucula》

德庫拉故鄉——希吉舒拉(Sighisoara)

希吉舒拉城是羅馬尼亞旅遊的一個亮點,對德庫拉迷來說更是非同一般。這裡離首都布加勒斯特300多公里,有居民3萬人。整個小城在青山環抱之下,有古老的城牆,富麗堂皇的中世紀中心和羅曼蒂克的狹窄街巷。城市的一角,豎立著一座德庫拉伯爵的銅像。和煦陽光映照著他消瘦、憂鬱的面龐。銅像的背景處,一座建於14世紀的鐘樓(Clock tower)格外醒目。鐘樓是城中最美的建築,很多人登上它俯瞰小城和附近的森林。鐘樓實際上是個小型的科技博物館,這裡展示了一些中世紀的外科器械,有些工具看上去很嚇人。

每年的8月下旬,小城都要舉辦中世紀藝術節(Medieval Arts Festival),那是此地最熱鬧的時刻,黃昏時在小鎮的啤酒屋或小餐館裡享受一頓燭光晚餐,很有中古時代的浪漫感覺。

伏勒德·德庫拉的寓所(Vlad Dracul house)

在恐怖故事中出盡風頭的德庫拉伯爵,羅馬尼亞歷史上確有其人。伏勒德·泰普斯·德庫拉(Vlad Tepes Dracula)生於1431年,死於1476年。其父親與祖父都是特蘭瓦尼西亞地區的小國王,名字也都是伏勒德,因此當德庫拉繼承王位之後,又被稱為"伏勒德三世"( Vlad Ⅲ)。後來,德庫拉家族移居瓦拉基亞大公國,所以也被稱為瓦拉基亞大公。

德庫拉一生驍勇善戰,在位期間一直與入侵的奧斯曼土耳其軍隊英勇作戰。他曾兩次大敗敵軍,最後戰死疆場。德庫拉戰功卓著,在羅馬尼亞人眼中他是一位為抵禦外敵的民族英雄。但德庫拉性格異常殘暴,每每抓獲俘虜,都要施以刺刑(即以削尖的木樁立於土中,將敵人刺掛尖端,流血而亡),因此得到了"穿刺王伏勒德"(Vlad the Impaler)的惡名。或許正因為德庫拉的殘暴,他最終和傳說中的吸血鬼融為一體。具有反諷意味的是,德庫拉最擅用的刺刑,在斯托克的小說中成了他的致命傷。

在希吉舒拉城中的許多中世紀的房子中,位於鐘樓東北角的那座黃色建築就是德庫拉的寓所(Vlad Dracul house),伏勒德三世出生在那兒。他的父親也曾在這裡生活。在房子裡有個餐廳Restaurante Bararie,不少遊客樂意在此吃一頓不尋常的飯,邊吃邊想像著德庫拉伯爵用餐時的情景。同好多羅馬尼亞的餐廳一樣,這裡沒有選單,供應的是湯、小片的豬肉和一些蔬菜,味道很不錯。這裡還供應一種紅酒,名字很富有神奇色彩——"德庫拉之魂"。餐館的招牌是一條黃色的龍,同樣的標誌還出現在餐館的盤子上和街上銷售的壁飾上。原來德庫拉家族一直以龍為族徽,德庫拉這個詞在羅馬尼亞語裡就是"龍之子"的意思。

4 西方長盛不衰的吸血鬼起源於羅馬尼亞的德庫拉伯爵。

最讓人著迷的東西在一面牆壁上方的角落裡。近兩年這裡新發現了一些壁畫,它們原來被上面的塗層復蓋著。壁畫上有一幅男子肖像很引人注目,專家認為這就是德庫拉伯爵。如果這是真的,它要比街上的銅像更加可信,很可能是德庫拉伯爵今天唯一可見的形象。

很難在任何地圖或書上指出德古拉城堡的正確位置,因為到目前為止,有關這地方的地圖都沒辦法和陸地測量的結果互相參照。

——《Drucula》

小城布朗(Bran)

從希吉舒拉出發,經過Brasov到達另一座小城布朗(Bran)。這裡聳立著著名的布朗城堡。這座建於1377年的城堡位於特蘭瓦尼亞和瓦拉基亞(Wallachie)的邊境線上,修築於一座小山頂上,另一側就懸崖。城堡最早的作用是為了阻擋土耳其人的進攻,1382年建成後,這裡逐漸成了當地集軍事、海關、行政管理、司法於一身的政治中心。布朗城堡原先沒有門,想進去的話只有跑到城堡南邊,順著上面扔下來的繩梯爬上去。現在的大門是後來修建的,需要沿著山上的台階走100多米才能到達。裡面的門廳非常寬敞,但沒有窗戶,光線黯淡。屋內只擺放了幾隻青銅罐子,陰氣森森。一般到羅馬尼亞旅行的人都會把這裡當作是"德庫拉城堡",因為羅馬尼亞人竭力這么宣傳。但真正對吸血鬼傳說有研究的人卻認為,這裡是只是德庫拉祖父居住過的地方。

在羅馬尼亞境內,有多座德庫拉城堡。它們有的是不同德庫拉在不同時期的居所,有的則只是傳說中德庫拉的宅第。大多因年代久遠,而失去了確切地記載。這反倒留今人無限想像的空間。

Sinaia

下一站是Brasov南部的Sinaia城,這裡有最棒的旅遊景點:Peles莊園(manorhouse Peles)。這座保存完善的皇室居所由Carol一世王在1883年建造,裡面布置滿了美麗的家具,非常有皇家氣派。

特爾戈維什泰(Tirgoviste)

從Sinaia繼續向南到達瓦拉基亞(Wallachie),然後再穿過咯爾巴阡山,抵達一個灰色的工業城市特爾戈維什泰(Tirgoviste)。這裡是有一座真正的德庫拉城堡。

在1436到1437年間,德庫拉成為羅馬尼亞三大公國之一的瓦拉基亞公國的王子。他的家庭在特爾戈維什泰為他建立了的居所,使這裡成為高貴的首府。伏勒德跟隨他父親在這裡居住了六年。在1442年,由於政治原因,德庫拉和他的弟弟Radu一起成為土耳其奧斯曼帝國蘇丹Murad二世的人質。德庫拉在土耳其一直待到1448年。而他的兄弟則待到1462年。這段在土耳其的囚禁經歷無疑在德庫拉的成長軌跡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他在那一時期產生了對生命的悲觀情緒。實際上,土耳其人在向他告知他父親被人暗殺的訊息之後(1447年)就將他釋放了。同時,他也知道他的哥哥Mircea被土耳其人殺死的訊息。親人的死訊深深地折磨著他,從此他對特爾戈維什泰的人們耿耿於懷。

這裡迄今還能見到的一些15世紀的宮殿遺蹟。一座塔、一座教堂與德庫拉時期的宮殿遙遙相望。在塔內人們可以看到和德庫拉事跡有關的展覽。那座中世紀的教堂,據說當初德庫拉經常光顧。這裡最吸引人的莫過於室內遍布的精美木刻家具和滿牆的繪畫、雕刻。

城中還有兩尊優美的德庫拉雕像。從兩尊雕像所展現的風采上,看不出德庫拉作為一個反面人物的痕跡,完全是一個正面的英雄形象。這也表明德庫拉在羅馬尼亞人心目中是個偉大的歷史人物。

羅馬尼亞人對德庫拉的崇敬可能出於民族情感,但由此也反映出這個民族渴望獨立自由的心聲。歷史上這裡經歷過多次血腥的戰役,他們抗擊過入侵的匈牙利人、薩克遜人和土耳其人,有句著名的瓦拉西亞諺語是他們的座右銘:"戰鬥至死"(Da pemaoete)。

Arefu

從特爾戈維什泰向羅馬尼亞西南部,沿Arges河到達Arefu城。在Arefu城邊的喀爾巴仟高山旁,坐落著另一座神奇的古堡Poenari 城堡。它是羅馬尼亞與德考拉有關的景點中最重要的一個。如果真有傳說中的德考拉城堡的話,這裡是最有可能的一座。羅馬尼亞人稱它為"Cetate Poenari",因為它更像是一座堡壘。城堡坐落在1200米高的峭壁上,峭壁下面是Arges峽谷。實際上,這座城堡與斯托克的小說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但它是歷史上真正的德庫拉故事發生的中心。

到達要塞,你必須先要攀登1500多步,到達山邊,然後穿過一座狹窄的木橋。登臨這裡異常艱苦。堡壘占據了山頂的有利地形。它的外牆就像是山體岩壁的延伸。從這裡俯瞰Arges山谷恐怖得令人透不過氣來,而城堡內部則瀰漫著濃重的的中古氣息。

Poenari要塞建築是德庫拉暴力的傑作,這個恐怖故事在1457年被詳細記錄在案。當時,德庫拉邀請一些貴族在特爾戈維什泰參加一場盛宴。這完全是一次鴻門宴,當眾人用完餐後,德庫拉的兵士將他們團團包圍,綁起來帶到流向 Poenari的Arges 河,強迫他們修建高山軍事堡壘,不從者馬上被處以刺刑。德庫拉認為,這些人應該對他哥哥Mircea的死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幾個月里,乾苦工的貴族們受盡折磨,最後活下來的人也被刺刑處死。而對德庫拉來說,他既為自己的兄弟報了仇,又獲得了一座易守難攻的要塞(同時也是一座很好的避難所)。

南喀爾巴阡山(The South-Carpathians)

從Poenari 出發向Vidraru湖進發。走過一段漫長的道路,由一道堤梁穿過湖水。巍峨的山峰好象一座巨大雕塑俯視著湖面。繼續向南咯爾巴阡山前進,山路爬升越來越高。這段路的海拔有2000米,最高處可達Bilea Lac積雪的頂峰,深入雲中。

越過高山,則是另一番景色,這裡是美麗遼闊的特蘭西瓦尼亞平原。不久即可抵達下一站Hunedoara城。

Hunedoara城堡

Hunedoara城好象處在一個巨大破工廠的陰影里,空氣中漂浮著塵土的味道。城中也有一座德考拉城堡。這是特蘭瓦尼亞一座出名的14世紀哥德式建築。與其他幾座古堡不同的是,這裡幾乎無人問津,甚至很難見到一個工作人員。當然它與其他城堡不同之處,還在於裡面幾乎空無一物。昏暗的牆壁圍攏著一個空蕩蕩的空間,既沒有家具也沒有其他物件。清冷的房間,漆黑的過道和樓梯籠罩著一層幽靈般怪異的氣氛,說不定德庫拉伯爵的幽靈就居住在這裡的某個角落裡......

我城堡的牆已經坍塌了,有很多陰影,冷風從坍塌的城堡和窗子吹過。我愛那種陰暗和影子,在這氣氛里,我可以獨自思考。

——《Drucula》

在血族(吸血鬼並不稱呼自己為Vampire,而是血族Kindred)的世界中,輩份便代表地位以及能力的高低。當然,由於血族不會衰老,所以實際活過的年紀和看起來的年紀沒有關係。

Childe:是還未被介紹給親王認可的吸血鬼,他們也未被自己的尊長(Sire)所釋放。通常Childe是被當作兒童般被尊長照顧帶養著。

Neonate:是剛被引介給親王的新進血族成員,但還未在血族社會中闖出名號。他們是最年輕的血族,當代的Neonate通常是第十叄代之後。

Anarch:有些叛逆性極強的新進成員會成為叛亂之徒。他們會因為叛亂的作為,而受到長老們的注意。但是他們不可能進入正式政治運作之中。

Ancilla:新進成員經過五十至一百年後,只要奉守誡律傳統,便可能受到長老們的關注。他們雖然還很年輕,但是已經具有相當的能力。這是進階至長老的中間階段。

Elder:長老們通常已活了兩百到一千年,他們擁有強大的能力,多半已在血族社會中占有一席之地,掌握了相當的權力。

Methuselah:這是傳說中的血族,他們活了一兩千年之久,算是第四或第五代的血族。據說他們的身體在長年的歲月中,產生很大的變化。然而很少人確定他們是否存在,畢竟經過如此漫長的歲月,就算是不死之軀,也可能因為瘋狂或厭世而毀滅。如果真有存活至今者,也必然不問世事,不會加入任何組織。而且,無庸置疑地,他們絕對擁有十分強大的異能。

Antediluvian:他們是最古老的吸血鬼,並且可能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生物。一般傳說他們是該隱的孫子(第叄代吸血鬼),沒有人知道這是否只是傳說,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他們真的存在,而且介入了當代血族的事務,那么他們一定不會讓事情善罷甘休。因為自古以來,便傳說這些古老吸血鬼之間一直進行著千年聖戰(Jyhad),所有的後代血族在他們眼中都只是傀儡。他們只要說一個字,就可能造成整個血族間天翻地復。在卡瑪利拉習俗中,“Antediluvian”甚至是一個禁制的字眼。

血族氏族介紹↑

Brujal:

一般認為Brujah是血族中最適合戰鬥的氏族,確實,Brujah成員體格基礎是所有血族中最好的。不過Brujah成員信仰觀念的複雜程度也是血族中數一數二的。從納粹主義者到環境論者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外人看來Brujah只是一群烏合之眾,僅僅因為對權威的蔑視才使他們走到了一起。這種說法並不完全正確,但是與事實也差不太遠了。有一個笑話說,Brujah還留在密黨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們之中沒有一個能完全代表他們去填離黨協定。事實上Brujah的不統一主要因為他們的成員人數。沒有任何其他氏族有像Brujah那么多的成員成為無政府主義者(Anarchs)。可以這么說,每天晚上都有Brujah成員背離密黨的事情發生。那些依然留在密黨中的Brujah成員對長老和親王來說也是些麻煩的傢伙。儘管如此,Brujah成員還被認為是重要的武士--因為在面對面的戰鬥中,沒有那種吸血鬼比他們更可怕。

這個氏族主要分成3個派系:

Iconoclast(the TRUE anarchs):他們對所有的一切都加以抨擊不尊重任何機構或是權威。他們遵守潛藏戒律,不過僅僅是出於保護自己的目的。

Idealist:大部分年長的Brujah成員和幾乎所有的Brujah長老都屬於這一派。他們從過去的歷史中吸取智慧和指導,相信Brujah應該團結一致建立一個新的Carthage。

Individualists:上兩個派系之間的折中派,他們為了氏族的未來而共同努力。但他們不像Idealist那樣要求別人服從他們的指揮。

Gangrel

Gangrel也許是所有血族中最接近自然內心的氏族。這些漂泊不定的獨行者們不喜歡社會的束縛而喜歡野外的舒適生活。不過他們怎樣在野外避開狼人的進攻還是個迷。也許他們有改變自己的外形來欺騙別人的能力,如果有人說他看見了一個吸血鬼變成了狼或者蝙蝠,那么他見到的十有八九是Gangrel。和Brujah一樣,Gangrel成員通常是強大的戰士。不過和Brujah不同的是,Gangrel作戰時的勇猛不是來源於無法無天的狂暴而是來源於他們的獸性本能。Gangrel成員渴望理解自己靈魂中的獸性(the Beast)。夜間他們會和其它動物交流。當Gangrel成員的獸性爆發失控時(Frenzy),他們的身體將不可逆轉的擁有部分動物的特徵,有時他們的眼睛會變得像貓眼,他們的腳也可能變得像是爪子,甚至有可能長出尾巴。所以,很多年長的Gangrel成員看起來更像某種動物而不是人類。在一些較少的情況,他們的意識也會有動物化的傾向。

2 血族的輩分階級

Malkavian

即使是其它招人憎惡的傢伙也非常害怕Malkavian成員。他們被詛咒的血液污染了他們的神志。一個Malkavian成員在被初擁(the Embrace)後不久就會變得神經錯亂(當然,前提是他們在這之前還沒有神經錯亂)。這些傢伙神經錯亂的症狀可謂多種多樣,從狂大症到妄想症到多重人格都是很普遍的,事實上也沒有什麼症狀從未出現過。Malkavian通常被認為非常危險。由於他們常受突如其來的欲望和莫名其妙的幻覺所支配,有時甚至會把刀鋒對準別的血族。而且由於他們的瘋狂使他們失去了對疼痛和最終死亡的恐懼,所以要制服他們也非常的困難。因為這個原因,他們也被整個血族社會排斥。但實際上在癲狂的背後,Malkavian成員往往有著過人的洞察力,甚至可以說是智慧。

Nosferatu

由於他們醜陋扭曲的外貌,Nosferatu必須遠離人類社會在地下生活,而不能像其它的吸血鬼那樣藏身於人類社會之中。Nosferatu在被初擁之後就一天天變得醜陋,其它的血族都排斥這些生活在下水道或者地下墓穴的傢伙,認為他們是令人生厭的東西,不是非常必要就不和他們來往。由於他們的醜陋和污名,他們在地面行動時儘量避免被人發現,這也使他們比任何別的生物都了解城市中暗巷和角落。再加上他們高超的潛行和偷聽技術,城市裡沒有任何風吹草動能逃過Nosferatu的耳目。而且由於共同的殘疾和受到的蔑視,Nosferatu的成員間極其的團結,這裡不會有在其它氏族中隨處可見的爭鬥。由於他們的團結一致,你如果得罪了他們中的一個成員也就等於得罪了全部的Nosferatu成員--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Toreador

Toreador有著很多的別名,包括“墜落者”,“藝術家”,“裝腔作勢者”,甚至“享樂主義者”。但是任何概括的歸類都是對這個氏族整體的一種歪曲和傷害。按他們個人情況和當時情緒,Toreador成員涵蓋了雅致與華麗,才華橫溢與愚蠢可笑,富於幻想與閒遊浪蕩之間的種種情況。也許這個氏族唯一的整體特徵就是成員都有著帶審美感的熱情。Toreador的成員無論做什麼事都充滿了激情。在他們看來,永恆的生命應該被好好的享受。他們中間許多成員生前就是畫家,音樂家或者是詩人。而其它更多成員則把數個世紀的時間用在對藝術創作的可笑嘗試上。Toreador成員和Ventrue成員一樣喜歡待在上流社會。不過和領導密黨的Ventrue的成員不同,Toreador成員不喜歡那些枯燥無味的官場應酬。他們在上流社會活動是為了被注目和被讚美--而這一切來自於他們詼諧的言語,優美的舉止和簡樸但充滿激情的生活方式。

Tremere

Tremere是已知的氏族中歷史最短的之一,它是在黑暗時代(Dark Ages)早期成立的。Tremere最初的成員是一群渴望永恒生命的人類魔法師,他們不知是受到什麼力量的幫助,竟然通過鍊金術,魔法和一個Tzimisce長老的血得到了吸血的能力。不過他們很快發現自己原來的法術不再有那么大的威力。但通過學習和奉獻,他們掌握了一種新形式的魔法--Thaumaturgy。這種魔法是藉助血的力量完成的。由於他們成為吸血鬼的方法,他們成為了其它吸血鬼氏族的敵人。不過,由於Tremere成員在抵擋人類挑起的“超自然生物殲滅戰爭”(Inquisition)中所作的貢獻,以及他們嚴守潛藏戒律(the Masquerade),Tremere終於在密黨中有了一席之地。在密黨中,Tremere用他們魔力證明了自己是強大的盟友--當然,也可能是危險的敵人。事實上,Tremere為密黨使用他們魔力的次數和為了自己使用的次數差不太多。

Ventrue

文雅,貴族化的Ventrue是密黨的領導者。他們維護著密黨的基礎,在密黨最危險的時候指揮成員們度過難關。即使到了現代,大部分城市的親王也由Ventrue的成員擔任。在古代,新的Ventrue成員要在貴族,富商或者其它上流社會成員中挑選。到了現代,則從商業世家的成員,社團領導者或者政治要人中選出。不管他們生前是乾什麼的,Ventrue成員負責貫徹監督古代戒律的實行,並且決定密黨的方向。如果你問一個Ventrue成員他們氏族所起的所用,那么他會回答說潛藏戒律全靠他們來維持執行,如果沒有他們潛藏戒律就不會被執行,如果潛藏戒律不被執行那么血族將不復存在。雖然他們和Toreador成員一樣經常出現在上流社會,但他們對炫耀自己和閒談不感興趣。有些其它血族誤認為他們傲慢而貪婪,但是對於Ventrue成員自己來說,領導人的角色帶來的負擔遠比榮譽要多。

3 血族的輩分階級

魔黨

Lasombra

Lasombra是優雅的墜落者,其中的成員對此也甚感滿意。在他們身上,優雅與殘忍並存,高貴與頹廢同在。Lasombra也是天生的領導者,而且他們相信自己比別的同類都要強的多。在原來的Brujah族領導人背叛無政府主義者(Anarchs)之後,Lasombra開始領導魔黨。幾乎所有的魔黨攝政者都出自Lasombra。他們指導(有時是鞭打)著魔黨,使之成為一個不會緩和的力量。Lasombra成員認為自己有著對於初擁(the Embrace),謀殺以及獸性爆發(Frenzy)的權力及權威--很多Lasombra成員成員會問,如果你想要做個吸血鬼,那么怕這些事幹嗎?此外,Lasombra成員大都參加了某個系群(Pack),並且靠這個提升自己的力量。Lasombra和Tzimisce不同,他們並不蔑視抵制一切人類,只不過覺得由自己來控制那些傢伙比較有趣。

Tzimisce

如果說Lasombra是魔黨的心臟,那么Tzimisce就是魔黨的靈魂。他們曾經是所有氏族中最強大的,但是在與Tremere的鬥爭和無政府革命中,他們受到了重創。革命過後,Tzimisce與Lasombra一道成立了魔黨。Tzimisce可以通過異能改變自己的外貌,這使得他們周圍的血族總是心神不定。“魔王”這個外號就是那些受到驚嚇的血族給Tzimisce起的。但事實上Tzimisce是所有血族中最具學者氣質的,其中的成員大都受過高等教育。他們對於知識有著極強的渴望,年長的Tzimisce成員可能是世界上知識水平最高的生物之一。Tzimisce對於魔法就像對於科學一樣的精通,不過,水平比不上Tremere。Tzimisce為了了解吸血鬼的本質,做了數不清的可怕試驗,試驗的對象包括了人和其他吸血鬼。

中立氏族

Assamite

來自中東荒漠的Assamite是血族中的殺手。Assamite成員為給那些他們酬勞的僱主工作,而酬勞通常就是僱主的血液。在接受僱傭後,他們就開始追蹤目標,直到把目標殺死,或者發現僱主欺騙了他,比如說僱主告訴他這目標是個第9代血族而實際上是第6代。如果受僱的Assamite成員反而被目標殺死,那么Assamite氏族並不會找他復仇,以後也不會再接任何以他為目標的暗殺契約。 由於他們特殊的背景,Assamite的信仰是多種中東宗教和吸血鬼神話的混合體。他們認為吸血鬼到達天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儘可能的接近最初的吸血鬼("The One"),也就是努力降低自己與最初吸血鬼之間的輩分差距。這通過吸榨(Diablerie)別的比自己年長的吸血鬼來實現。為了證明自己行為的正當性和正確性,Assamite宣稱他們氏族的創始者就曾經手刃過兩個第2代吸血鬼。對於Assamite來說,吸榨別的吸血鬼的血就好像是在食用聖餐一般。

Followers of Set

Followers of Set通常也被稱為Setites。他們在吸血鬼社會中遭到的猜疑遠多於其他氏族。這是因為他們的信仰。他們相信自己起源於Set-埃及的夜與黑暗之神。Set原本叫做Sutekh,是一個強大的吸血鬼,到達埃及後由於經常以可怕的形態在夜間出沒而被人們當作夜與黑暗之神。後來Sutekh改名為Set,並且與另一個吸血鬼-埃及的司陰府之神Osiris展開了鬥爭。最後的結果是Set落敗,追隨者被殺死,他自己也被放逐。後來他又開始培養自己的勢力,不斷的吸引追隨者,其中有埃及人,希臘人,羅馬人,波斯人甚至閃族人。他的勢力遍布西班牙山脈到黑海之間的區域。不過,在公元33年Set卻突然消失,在消失之前他告訴追隨者們自己終有一天會回到這個世界。而Setites-Set忠實的追隨者們也在一直努力使Set復甦,而方法就是使整個世界籠罩在很黑暗下。雖然Setites認為Set在世界上存在的時間比該隱還要長,但其他的氏族認為Set其實是一個第3代吸血鬼,而他的突然消失則是為了避免在千年聖戰(Jyhad)中受創。不過無論如何,Setites一直在努力把世界拉向黑暗以促使Set復甦。他們使用毒品在內的種種手段誘使其他血族或人類墜落,事實上現代海地的一些黑社會以及中東的幾個恐怖組織就在Setites控制之下

---------------------------------------------------邪惡的分界線---------------------------------------------------

六條吸血鬼戒律——Six Traditions↑

第一戒律:避世

The First Tradition: The Masquerade

不可對非氏族的人顯露自己的面目,否則其他吸血鬼會和你斷絕一切關係。

第二戒律:領權

The Second Tradition: The Domain

在自己的領土上,你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任何外來的吸血鬼都要尊重你。

第三戒律:後裔

The Third Tradition: The Progeny

如果你要創造新的吸血鬼,你必須得到尊長的同意。如果你違反此戒條,你和你的後裔都會被處死。

第四戒律:責任

The Fourth Tradition: The Accounting

你所創造的吸血鬼是你的後裔,在他們被讓渡之前,你應該在各個方面指導他們。他們的罪要當成自己的來忍耐。

第五戒律:客尊

The Fifth Tradition: Hospitality

吸血鬼應該互相尊重領全,當你到達陌生的土地的時候,應該向當地的長老引薦自己,不得他的批准,你不能做任何事情。

應該互相尊重領權。在你到達一個陌生的城市時,應該向那裡的管理者引薦自己。如果沒有得到他的批准,你不能在那裡做任何事。

第六戒律:殺親

The Sixth Tradition: Destruction

嚴禁殺害你的同類,只有長老有獵殺的權利

作者: 吸血鬼1779 2005-10-3 16:52 回復此發言

----------------------------------------------------------------------------------

----------------------------------------------------------------------------------

----------------------------------------------------------------------------------

----------------------------------------------------------------------------------

----------------------------------------------------------------------------------

----------------------------------------------------------------------------------

----------------------------------------------------------------------------------

吸血鬼歷史 [櫻之清思]

吸血鬼種族歷史-->貪婪轉移

不但是聖經記載,實際上在歐洲,從歷史開始的時候,吸血鬼的傳說也同時蔓延。成千上萬的人們相信這一傳說並在黑暗裡因為這個傳說而顫抖。

人類社會對吸血鬼種族的了解並不深。實際上,儘管吸血鬼這一古老的種族的歷史幾乎和神話流傳的時間一樣長,但由於吸血鬼族群的戒律和自我控制,使得人類從來無法深入的了解它們。

歷史上,人類對於吸血鬼種族的首次認識始於1484年。當時整個歐洲處於吸血鬼的戰爭之下。吸血鬼族群在夜間出動,大範圍與人類初擁。很多一部分人無法接受初擁而導致神經紊亂。因為接受初擁的人類症狀與瘟疫相仿,所以當時的人類社會認為這又是一次大範圍的瘟疫。

許多人類在未完全死亡的時候,或者在初擁的作用未回復之前就被他們的同類埋入地下的墓穴,幾天以後,由於某種原因,人們打開墳墓,發現這些屍體已經變了姿勢,還沾有血跡,那是人類初次接觸到的吸血鬼。從此,吸血鬼的傳說就在東普魯士,西里西亞,波希米亞等地流傳。

1484年,多明我會的兩個修士Jakob Sprenger和Heinrich Kramer編寫的《巫術之密》被教皇英諾森特八世(InnocentVIII)批准出版,這是人類歷史上,基督教會第一次承認神怪力量的存在。

愛德華.孟克1893年

1710年,吸血鬼的戰鬥再次展開,戰爭發生的地點是東普魯士一帶,被初擁的人群又一次瀰漫了大地,城市和村莊被籠罩在死亡的氣息里。古老的傳說再次流傳在驚恐的人群中。東普魯士當局為了制止被初擁的吸血鬼復活,大範圍的挖掘死屍的墳墓,把每一具未腐爛的屍體身上都釘上大量的木釘。同時,宗教裁判所動員大量的騎士對吸血鬼進行戰鬥,每場戰鬥都無比慘烈。但是這些戰鬥通常都只有貴族知曉,而大多數的民眾對此一無所知。

事實上,除非大戰或者在不得以的情況下,否則吸血鬼族群一般是不會主動大範圍的進攻人類的,因為這個神秘的族群深知暴露會給他們帶來何種後果。但是,仍然有一部分吸血鬼,因為某種原因胡亂吸食人類的血液。

1725年,一個名叫Pierre Plogowitz的農民在被初擁之後變成了吸血鬼,他在一個名為kilova的村莊裡令8人死亡。另一個吸血鬼的名字叫Arnold Paole,他令一個叫Medwegya的村莊的大量人口喪生。

人類社會對這兩起事件極其重視,進行了大範圍的調查。但最後他們對公眾隱瞞了調查的真相。第一起案件的報告現在存放在維也納檔案館。其中有一個詞——“Vanpir”第一次出現。這就是吸血鬼名稱的由來。人類當局在1731年對第二個案例進行了更深入的調查。一位軍醫,Fluckinger把整個的調查過程和結果都做了詳細的筆錄,交由Heiduques連隊的幾位軍官和醫生簽名後以《見聞與發現》為題呈送貝爾格勒法庭並於1732年正式發表印行。法國國王路易十五要求黎賽留公爵(Richelieu)把案件的正式結果寫成詳細的報告呈給他。這份報導在人類中引起了巨大的轟動,1832年3月3日,《拾穗者》的報導中出現了“vampyre”這個詞,這是法語中首次出現吸血鬼這個辭彙。

整個人類社會對吸血鬼族群產生了巨大的興趣,很多人開始研究這一現象,但是由於吸血鬼密黨要求吸血鬼族群嚴守六大戒條,所以這些研究的結果大多荒誕可笑。Philip Rohr在於1679年出版於萊比錫的《死者咀嚼現象之歷史與哲學》中把在墳墓中咀嚼的現象解釋為魔鬼附身,這一觀點在當時得到許多人支持,1728年,萊恩夫特也在萊比錫出版了一本《隨意在墳墓里咀嚼的屍體》對Rohr大加駁斥。

隨著科學的發展,愚蠢的人們自認為掌握了一切道理,他們開始屏棄他們的信仰,肆意塗抹著自己的靈魂。象徵榮耀的家徽上落滿了灰塵,吸血鬼的傳說令很多人認為荒誕不經。人類似乎認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足以輕視吸血鬼的存在。然而,與這種愚蠢的行為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吸血鬼的族群卻一如既往的,在黑暗的角落裡啜飲著紅色的鮮血。

讓我們拋棄常人那種荒誕不經的研究,儘量深入的了解吸血鬼的世界,實際上,吸血鬼氏族的歷史比一般人所想像的要長得多。吸血鬼最早的起源,據一份神秘的史料記載是聖經中的該隱。亞當和夏娃被上帝逐出伊甸園之後來到荒野生活。他們生下了很多孩子,該隱就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世界上的第三個人。

該隱是一位農夫,與他的弟弟一同生活。二人每天向上帝獻上自己的祭品。一日,二人同時獻上祭品。該隱奉上的是青菜,而他的弟弟——牧羊人奉上的是牛羊的肉。該隱嫉妒他的弟弟,於是將其殺掉。

第二日,上帝問該隱他的弟弟在何處,而該隱慌稱不知。上帝盛怒,對該隱說:“我聽了你弟弟的哭訴,你須接受懲罰”。該隱於是求饒。上帝說:“我不會殺你,我知道你以後一定會被人唾棄,所以我給你一個記號,人人都會折磨你,但不殺你,讓你永世受到詛咒”。

該隱於是亡命到現今非洲的地區終身必須靠吸食活人的血液生存,永生不死,世代遭受人類的詛咒。在White Wolf的書中,該隱之後和撒旦的情人莉莉絲(Lilith)成婚,莉莉絲教導該隱如何吸食活人之血令自己得力量。

吸血鬼DRACULA

因為孤獨,該隱創造了他的後代,這就是第二代吸血鬼。第二代的吸血鬼有13個後代。這13人被稱為第三代吸血鬼。第三代吸血鬼是諾亞大洪水的倖存者。他們建立了13個不同的吸血鬼氏族並叛滅了他們的父母——第二代吸血鬼。

第三代吸血鬼的年齡幾乎與人類的歷史同樣長久,而他們的能力也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到了現在,他們的力量已經同神相差無幾了。在中世紀之前,吸血鬼的族人因為擁有特殊的能力和不死之身,通常會互相爭奪權利,令人類恐慌(1484年和1710年的戰爭就是如此)。天主教審判庭宗教裁判所認識到吸血鬼的存在並大肆捕殺。雖然吸血鬼氏族擁有異能,但無法同時抵擋幾百人的合作攻擊。整個吸血鬼氏族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機。

在這種條件下,七個吸血鬼氏族開始互相結盟,組成了秘黨聯盟(Camarilla),密黨聯盟確立了六條吸血鬼的戒律(Six Traditions),要求聯盟中的吸血鬼永世遵守。

除了密黨之外,吸血鬼的另一個盟派是魔黨。整個魔黨聯盟由兩個氏族控制。魔黨聯盟不承認密黨的六戒。他們的統治手段主要是武力和血。傳說魔黨會將新加入的吸血鬼成員活埋,令其恐懼,再以血統(Blood Bound)加以束縛。魔黨和密黨之間的戰鬥一直在持續。衝突不時發生。

另外還有四個氏族在爭鬥中保持中立。實際上,整個吸血鬼家族被分為幾個聯盟相互征戰,而戰鬥的最大受害者,通常是人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吸血鬼常見問題集

問:吸血鬼是什麼?

答:簡而言之,吸血鬼可說是某種程度的活死人,他們在生理上已經死亡,沒

有心跳、不再呼吸、皮膚冰冷,而且不會老化。但是他們會思考、會說話、會

活動,甚至也會受傷以及(最終的)死亡。為了維持這種優越於凡人的「活著

」的狀態,他們必須吸食鮮血。通常是人類的血,但也有吸食動物血的吸血鬼

,甚至還有少數吸食吸血鬼血液的吸血鬼。不過大多數吸血鬼還是以人血作為

維生之需。

問:吸血鬼是怎么變成的?

答:一般人以為只要被吸血鬼吸血就會變成吸血鬼,這是錯的!如果上述說法

是對的話,那這世界老早就充滿吸血鬼了。吸血鬼會吸食鮮血,被吸食的對象

可能因此死亡,但是該犧牲者就是被吸乾鮮血,並不會也變成吸血鬼。被吸食

者若要成為吸血鬼,必須接受吸食者(也就是原吸血鬼)的血液。換句話說,

吸血鬼咬人吸血之後,再給予對方飲用自己的血,那么被吸的人才會成為吸血

鬼。這種由人轉變成吸血鬼的過程是完全神秘的現象,轉變者會體會到前所未

有的感覺經驗。這整個過程特稱為「初擁」(The Embrace)。

問:吸血鬼是邪惡的嗎?

答:這問題的回答有點複雜。吸血鬼本身並不代表邪惡,剛變成吸血鬼的人通

常還保有著本性,他會以為他還可以如同生前一樣地行動,過著原來的生活。

但是,他將慢慢發覺到自己對鮮血的強烈渴望,他會發現自己竟需要吸取周遭

人類的血液維生,這種欲望是如此強烈,以至於他很難抗拒。漸漸地,他的思

想方式便會逐漸改變。吸血鬼在最初也許會對自己的欲望試圖掙扎抗拒,但是

隨著時數增加,他會漸漸習慣新的生活方式,獵食對他而言將愈來愈容易。他

通常會變成一名孤獨的捕食者,由於明白自己與凡人的不同,他將遠離人類社

會,或隱藏身份匿居於城市中。他欺騙他人,也不相信別人。吸血鬼不會衰老

,隨著歲月流逝,他將目睹周遭滄海桑田的變遷,他的親人也將年老死去,然

而他只能在不死的生命中不斷地殘殺犧牲者。終有一日,周遭的人類對他而言

會只像「飼料」一樣,或只像一群惱人的蟲蟻。吸血鬼長老多半正是抱著這種

心態,嚴格而言,這些長老吸血鬼的確已經和邪惡的惡魔無異了。

問:吸血鬼怕什麼?

答:陽光。雖然有些吸血鬼對日光可以稍微有些抗力,但是沒有吸血鬼能完全

忍受陽光的曝曬,通常只要遭受一丁點日曬,就會對吸血鬼造成強烈的傷害,

最嚴重的下場就是導致最終的死亡。因此吸血鬼都是夜行性的,他們很難在白

日保持清醒。其實炙熱的高溫也會令吸血鬼懼怕。至於其他有關克制吸血鬼的

傳言,大多是錯誤的。吸血鬼完全不怕大蒜、聖水。如果有人擁有強烈真誠的

宗教信仰,也許可以用十字架暫時對吸血鬼造成致病的效果,但是並不會殺死

吸血鬼。木樁也殺不死吸血鬼,但是如果能將吸血鬼從心臟處釘住,倒是可以

暫時將其麻痹,直到拔除為止。

問:吸血鬼有奇特的異能嗎?

答:吸血鬼的確擁有異於凡人的能力,不過需視其年齡而定。年輕的吸血鬼擁

有的能力幾乎和凡人差不多。但隨著年歲增長,吸血鬼會慢慢發現自己能夠掌

握愈來愈強大的異能(特稱為 Disciplines)。著名暢銷小說「夜訪吸血鬼」

中的主人翁勒士達(Lestat)和最為家喻戶曉的吸血伯爵卓古拉( Dracula)

就是擁有許多異能的年長吸血鬼。而吸血鬼的遠祖 Methuselahs 和

Antediluvians 已經在世上活了數千年,他們擁有的能力可說幾乎像神一樣了

。而言之,吸血鬼和人類最根本的差異就在於攝食的對象。吸血鬼不需要一般

的食物,他們需要鮮血----以換取永生。為了吸取鮮血,有些吸血鬼會豢養飼

料,也就是自願供應鮮血的人類(特稱為herd),這些人似乎喜於被吸血時的

那種「快感」;有些吸血鬼則躲藏在都市之中,利用酒吧劇院等場合,伺機勾

引或誘惑人類;另一些則躲藏於黑街暗巷之間,以攻擊的方式獲得食物。

目前有很多關於吸血鬼的片子 現在推薦一些 很好看 、

電影:黑夜傳說1 黑夜傳說2 黑夜傳說3 刀鋒戰士 范海辛 暮光之城

電視劇:血色月光第一季

歷史淵源

血族之身

並不稱呼自己為vampires,而通常自稱為 bloodline(血族)。一個凡人要成為血族的一員,首先要經過“初擁”(The Embrace)的歷程。也就是說,他必須先被一名血族成員吸盡身上的血,然後馬上接受該血族反餵食身上的血,並不是僅僅只是吸血後對方就可以變成吸血鬼,交換血液後才可變成為新生的血族。初擁往往帶來非常強烈的感受,夾雜著驚懼與狂喜的情緒,這經過會使該血族永難忘懷。一旦成為血族的一員,便獲得“不死之身”。血族是異於人類的生物,身體組織發生全然的變化。血族的牙齒可以任意抽長,雖然大部份的時候為了掩飾身份會隱藏起來。當血族吸血之後,會用自己的辦法令傷口癒合以掩蓋痕跡。體內的血液以擴散的方式流動,由於微血管已不再飽含血液,因此血族的皮膚特別蒼白。有時候,甚至會在哭泣時流出血淚。血族可利用體內的血來治癒自己,當受到傷害時,體內的血液會集中到傷處,傷口附近泛出紫紅色,很快即能痊癒。血族不用進食,但需要不斷吸取鮮血。每當黑夜降臨時,會對鮮血產生強烈的渴望,這種欲望的強烈程度,要比人類的飢餓感還要難受,咽喉就像撕裂般疼痛,逼迫自己不得不去吸食人類的血液。

血族的剋星(血獵)

血族,主要是靠不斷尋找鮮血為自己充飢,但是卻有“吸血鬼獵人”這一特殊的存在,簡稱“血獵”。他們多半是為了維護人類種族長存,對抗吸血鬼而存在的人類;也有少數是厭倦血族生活而投奔血獵的吸血鬼。起初認為要吸血的是死者需要活人以血獻祭,但這幾乎是所有原始宗教共有的說法,而且那些受祭者似乎只是靈魂或惡神。常有人說,吸血鬼懼怕十字架。因為他們看見十字架,會勾起曾經罪惡的回憶,但是不會喪失生命,應該只會產生恐懼等症狀。在恐怖小說如德古拉伯爵等故事中,常被說成是有貴族銜頭的主人,和被咬成為其奴隸的僕人等,吸血鬼也不再是真正的活死人,而是像死人般生活的長壽活人。要在科幻中吸血鬼有更大的力量,需要在整體上有更複雜的設定,如:吸血鬼騎士,聖魔之血或吸血鬼獵人等等遠未來型科幻中人類的吸血種族,或者吸血的外星人和仿生人類等等的人類。

初擁

你的長親(為你做這個轉變過程的血族)會把你放在一個大浴缸里,催眠你,讓你進入深睡難醒的狀態。在被催眠狀態下,你將減少對氧氣的需要,在催眠的情況下,你將不會掙扎,也減少痛苦。然後長親停止吸血,你的血流也緩慢到一定程度,心跳接近衰竭。所以長親開始給你輸血,將長親的血輸到你的體內。等到長親覺得你體內大部分的血都被替換了,他會停止這個做法,開始進食來恢復體力。而你的體能在長親的血的影響下,會產生新的問題,你的心臟必須在你刻意的控制下,它才能繼續跳動了。當你撐過了這幾個小時,你將被長親抱出來。你體內,血族的血的能量在逐漸消失,會逐漸轉黑,你將被包在羊毛被裡,休息到催眠效果解除。在睡覺的時候,你會全身發熱,發熱而大量出汗,血族的血雖然在逐漸的喪失著活力,但是血液仍然在產生熱量。你的血脈會逐漸在皮膚下隱現,黑色的血脈蔓延你的全身。你的皮膚逐漸變黑。而皮膚變黑後,你汗液也變黃,然後變黑,變成一種惡臭的黑色油脂。長親就在你身邊,他不斷為你擦掉這些黑汗。這些黑汗也會從你的眼睛、嘴巴、鼻孔、肚臍、肛門裡流出來。這種黑汗可能使你變成瞎子,所以長親會特別注意為你清洗眼睛。這段時間你可以喝水,液態營養品。你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以致弱的咬不動東西,所以無法吃肉和飯菜。你喝下多少水,很短的時間內就變成汗水,喝下的水越多,黑汗逐漸被稀釋。當你出的汗水開始變的乾淨透明,長親會幫你洗乾淨身體,你就象在水裡泡了幾天的屍體般慘白。這種皮膚也很美,只要獲得活力,會白皙水嫩,人見人愛。你逐漸清醒和恢復冷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