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ji

taiji

澤田泰司(Taiji Sawada,沢田泰司,1966年7月12日-2011年7月17日)是一名日本音樂人和作曲家,其日本著名搖滾樂隊X-JAPAN創始成員的身份最廣為人知,曾參與製作了早期的三張大碟。92年Taiji離隊並和其他樂隊有過合作,諸如Loudness和 D.T.R (Dirty Trashroad),後來與Cloud Nine、Taiji with Heaven's and TSP (Taiji & Shu Project).一起活動。

基本信息

人物檔案

taiji taiji

真名: Taiji Sawada (澤田泰司)

taiji taiji

生日: 1966年7月12日

忌日:2011年7月17日

星座: 巨蟹座

血型 : A

身高:173cm

體重:55kg

鞋號:25.5cm

出生地: 日本千葉

經歷:TRASH~PROWLER~DEMENTIA~DEAD WIRE~X~LOUDNESS

~D.T.R~Cloud Nine

特技:料理(但並沒什麼興趣)

喜歡的煙:萬寶路BOX

喜歡的酒:以啤酒為主,質量優良的威士忌

官方檔案

幼年時代

注釋:本文內容參考TAIJI海外版FANS CLUB會刊

眾所周知TAIJI--X的首任也是最出色的BASS手

1966年7月12日TAIJI出生在千葉縣市川市,取名Taiji Sawada (澤田泰司),在家中的3個兄妹中排行第2 (另有一兄一妹)。從小就興趣愛好十分廣泛除了足球,棒球,桌球,釣魚和學校里的其他體育運動之外,他對於料理也十分精通,因此他在幼稚園和國小時代都是「孩子王」及當地孩子們之中的偶像。然而他走上音樂道路卻是在一次偶然,國小二年時,第一次滑雪因「不喜歡滑倒」,就一股腦的用快速直線滑出去,結果因撞到樹而進醫院在那家醫院從一位同病房的哥哥那裡學到QUEEN,Oliver Newton John,WINGS,披頭士等的歌曲。在當時一個小學生能演唱[Killer Queen]是極為少見的,這也就奠客了他以後的道路。那也是他第一次接觸吉他。小時候的TAIJI第一次買的唱片是John Denba的[Sweet Surrender],其實更準確的是西城秀樹的[凋零的薔薇];

音樂之路

個人宣傳照 個人宣傳照

然而TAIJI的音樂人生卻並非一片坦途,從國小到國 中都在玩兒足球的他於國中時告別了這一運動,原因是不願意把頭髮剃掉,之後的那一段國中生活中因為家中和其它的事走了上叛逆的道路,變成了一名不良少年,國中的3年級是叛逆的全盛時期,髮型也變成了引人注意的龐克頭及流氓常弄的卷卷平頭造型。

TAIJI的高中生活是在Mammoth度過的,在那個性時候他開始彈吉他。不得不承認TAIJI是一位極有天賦的樂手,很快的他就開始模仿Iron Maiden,Rainbow和Deep Purple等樂隊的曲子,並且有了想"成為專業的搖滾人"的想法,在那之後他離開了只就讀了一年的高中。

他的第一個樂團是雙主音吉他的金屬樂隊"TRASH"。當時擔任吉他手的TAIJI已經開始自己動手寫曲,而由他所原創的那首曲子在比賽中獲得優勝。但是"TRASH"卻在他18歲的時候解散了。

自此TAIJI的音樂生涯走上了最動盪的一個年代,同時他也第一次正式以BASS手的身分出現。第一次擔當BASS手是在朋友的樂隊"DEMENTIA"中援手,也同時是第一次在livehouse中演出。那時對樂器有著極高天賦的TAIJI被BASS的神奇神惑了。

人生轉折

1985年對於TAIJI是一個轉折,一心想要追求音樂而不願意回家繼承家業的他和自己的家族脫離了關係。離家之後他住在賓館中考慮了之後的生活,在幾個月後他前往中目黑在那裡以2萬8千日元的租了一間房子。以一邊打工一邊活動的方式繼續著自己的音樂理想。首先他以吉它手的身份加入了一個樂為 DEMANTIA的樂團,但是在合作了半年後因「音樂性的不合」在年底退團退出了,之後又接著進了一個叫「PUROLER」的樂團,3個月後因和團員吵架而退出。履次的失敗讓TAIJI變的成熟起來,也在不知不覺中長大了,就在前途一片渺茫時他認識了YOSHIKI和TOSHI,在最初的時候X只有他們兩人,而且在地下樂團中的風評極為不佳。在之後的訪問中TAIJI也曾戲稱:「當時心中想著雖然知道X 這個樂團,但我怎么樣也不想進去(笑)」 不過「YOSHIKI本身是一個蠻有趣的人」。之後他便和原DERANNJE,現在是Craze的鼓手TETSU(菊地 哲),原DERANNJE現 在是Solo Vocalist的KYO等人組成了「Dead Wire」樂團。那段時間他曾於團員之一的TETSU同共住過一段時間,後來KYO被TAIJI叫回市川。樂團解散之後兩個人一起進入( DERANNJE)樂團。

加入X

2010年在Live現場 2010年在Live現場

第二年的秋天,再一次與YOSHIKI的偶遇成了TAIJI最終進入X的原因。"非常懷念與他在一起喝酒的時光,兩個人一起交談的時候,有了這些之後覺得與音樂性什麼的比起來,更想和他在一起。強烈的這么想著,於是在回家之後就有了,"啊,不是很必要嗎?"這樣決定加入X,這樣的想法"TAIJI曾這樣說起他最終加入X時候的想法。以單純的喜歡YOSHIKI而加入X之後,TAIJI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激情,也開始了他真正意義上的音樂道路。最初的X在生活上十分困窘,電氣被停用,也曾經五個人分吃兩飯拉麵,但是種種的痛苦中卻也讓他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最初TAIJI和YOSHIKI合住一處。也有在那個時候照顧從小身體就不好的YOSHIKI。也曾經在深夜背著發燒的YOSHIKI狂奔到醫院的時候。對MEMBER都非常溫柔的TAIJI也會因為意見相左和團員發生爭執或者揮拳相象,和YOSHIKI也曾經因為互歐導致額頭受傷。在「上海紅鯨團」的演出結束後於當年十一月在鹿嗚館以「發狂爆發大暴GIG」為題,TAIJI終於被以一個新人介紹出來.認識HIDE也是在那個時候,當時HIDE的Sable Tiger在鹿鳴館做最後安可時的表演。

1987年2月隨著HIDE的加入,X走入了新紀元。

X為電影「SKUILL TRASH ZONE 1」提供了2首曲子「Stab Me in The Back」「No Connexion」此後HIDE正式加入了X,並且在神樂土反的EXPLOSION舉行了LIVE,以這樣的成員配備參加的第一次LIVE表演相當成功圓滿,當天的演出也被錄製成錄影帶。其間TAIJI表演了噴火,向客人灑網,又拿著乾冰 突擊觀眾席,又燒鈸,場內瀰漫著瓦斯味。在當時乃至於現在的今天也成為了一聲絕響。雖然非常可惜的那天的錄影帶因場面過於火暴而並未出版,但是在那之後X被深深的烙印在了許多人的心裡。

在那段時間裡X的活動以可怕的速度展開著。YOSHIKI總是有無窮無盡的想法,充滿了刺激性在那段艱苦的生活中體會著無盡的快感。在記錄那一段時TAIJI曾經在生與死中有這樣的描述:X的活動以可怕的速度展開。每一次YOSHIKI冒出的想法,都帶著刺激性讓我們獲得從來沒嘗試過的快感。但是在這的反面,那急速的生活卻只有我們自己才能體會吧……。在那種高速度中,也會迷失,也會產生抗拒。每天都是緊張而高揚的。

大事記

2月26日

X獲得了CBS SONY的新人發掘審查會頒布的「藝人養成獎」

在之後的半年大阪Bourbon House和鹿鳴館做宣傳活動時,X免費贈送「X CLAMATION」的錄影帶,也曾經有過禮品由電冰櫃到碟子的爭論。為了獨立製作,全部的製作費用都必須由團員們自己來支付。那時TAIJI的家當一一消失,PATA在錄影帶店打工的薪資也 先前支了2個月的薪水,因而連續2個月只看到薪資明細之事之後也被傳開 在京都Sport Volley的「Rock Monsters」宣傳活動中演出 從秋天到冬天一直是巡迴現場演唱。

同時設立了「X錄音棚」,投入了大碟『Vanishing Vision』的製作。如TAIJI所料想的,這張大碟發表的三個月起,X成名了,從嚴酷的恣意批評中解脫出來。達到一萬五千張的最高銷售記錄。在當時的可以說是一個奇蹟。

在當時所有地下時期LIVE時候用的服裝以及隊員們的髮型號,都是由TAIJI親手設計並實現出來的,包括直直立起的龐克髮型。以在批發街上買下來的全家的材料做成讓人刮目相看的華麗服裝。當時HIDE總是稱他為藝術家。

在不謝的努力之後X慢慢的開始走紅了,以任何人都難以相信的速度。事實上在那樣一個嚴酷的年代。簡單的因為頭髮是金色的就會被罵做不良,以及無務正業或者素行不良,X的走紅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而且,他們創造了視覺後詞。如TAIJI所來所講"就因為這挑起了我們強烈對世俗的反叛之心,我們在戰鬥著。"

1988年

2月26日

大魔神五人組時期 大魔神五人組時期

在記念簽名會中集合了500人,場面造成失控狀態

此後開始錄製「VANISHING VISION」的唱片

3月

LIVE HOUSE TOUR(現場巡迴演唱)

4月14日

花了300個小時的製作完成「VANISHING VISION」,在首次發行的一周內就 賣完10,000張 這張唱片在當時創下獨立製作的記錄,也給予X 極大的好評 在製作這張唱片時從一開始到完成都有一些有名的唱片公司想出資製作,但 他們還是不受甜言蜜語的誘惑堅持獨立完成販賣,甚至到現在的CD也是賣得 持久不衰

5月

在中野公會堂的首場會館演唱非常成功,還動用了800名人員維護外場秩序

6月

在全國20個地方,連續24場「VANISHING TOUR」,動員約6000人員刷新了 全國現場演唱會動員人數之記錄

7月16日

在金澤的VANVAN.V4的LIVE演出有(150人) 在飯店發生了「蟑螂事件」

7月17日

在新潟的WOODY容?#123;(220人)傳說中的「疑似缺氧」從第一首歌開始就像 一面倒的骨牌,在「Orgasm」沸騰到最高點時TAIJI也一起和觀眾融為一體飛 了出去

7月20日

在青森的FREE SPACE 1/3容?#123;(100人) 這時的LIVE演唱在TOSHI的MC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TOSHI的MC答 案在X豆知識中揭曉

7月25日

在旭川的MARCH會館中容?#123;(150人) 這天的LIVE的熱情程度可以算是X的LIVE演出史上前3位.在安可曲後 YOSHIKI像發狂的狀態昏倒在地,穿著當時LIVE的服裝 (化妝後的毛髮 都豎立著)就被載去醫院(在旁的護士應該會嚇一跳吧)

8月1日

和CBS SONY簽約,所屬在STAFF ROOM 3rd 回到自己的家給父母親看契約書,和父親約束(一定在22歲前成為職業歌手) 在這個月到河口湖參加第一次作曲的集訓

9月4日

在京都的野外會場SPORT VOLLEY是一場雨中圓滿成功的LIVE演唱 (在「VOS9號」號中有收錄)

中旬

第二次河口湖作曲的集訓 在這次的集訓中,有天早上起來時,發生了一件事在團員的房間的床都被直豎 了起來 犯人可能是某Y先生………….....(有前科過的人)

10月8日

在X的最後LIVE的巡迴演場中從「BURN OUT TOUR '88」開始 在大宮FREEKS開始熱唱,整個10月大部份都是無休狀態在全國巡迴演唱

10月11日~12日

這次的LIVE巡迴演出,會場呈現出爆滿狀態,很多FAN都缺氧而昏倒 工作人員從舞台上看去,如有快要暈倒的女生就會上前去叫醒她們 如果還是無法叫醒的話,即使在演唱中也會把她們拉到台上 在搬運時,因剛好是HIDE演奏的地方的前面,常常會絆到電子器材 在錄影帶中可以看到許多女孩被陸續抬出去的情景

10月17日

轉移到名古屋後,在中京電視台「在收音機中說抱歉」的演出,全團員(包含TAIJI 在內)都唱的醉醺醺的演出,YOSHKI還在攝影棚內拿著乾冰到處亂噴造成混亂 (TAIJI在自我介紹時還對著攝影師說出很可愛的語氣「我就是TAIJI喔....」) 雖然是第一次在電視上現場演戲,但製作人還是非常的嚴厲的指責,所以隔天的 演出機會只剩下(TOSHI和YOSHIKI)而已,這天的演出總算可以把話就清楚,因 關係著在中京電視台的表演機會(在第二次的演出時主持人是由久本雅美擔任,她的氣勢遠遠壓過YOSHIKI和TOSHI)

10月23日~

在札幌的模範會館3DAYS演唱容?#123;(850人),在札幌的飯店住了一晚後被趕出 飯店的事件 由TAIJI親眼目睹的情況是,在睡覺時聽到樓下好像有流氓在恐嚇的聲音,「什麼 事啊」下樓看了看,因飯店櫃檯人員態度不好HIDE非常生氣,就座在櫃檯上對飯 店的人說教 更厲害的是還把房間弄得亂成一團,踢垃圾桶,好像還將東西丟出窗外,當然最後 全部都有賠償,在隔天大約有3名客人(不知是誰)換到別的飯店住

12月27日

日本電視台播放「從頭到尾特別LIVE」的演出 這天在電梯內YOSHIKI和GOBUNS的森若香織剛好一起搭乘,YOSHIKI心中 想著對初次見面的森若香織想好好介紹一下自己「我是X的團長YOSHIKI」,但因頂著一個自由女神的頭在行禮時卻一直刺到森若的身體 日後森若在上電視節目曾那來做話題,而揭露此事.

12月31日

在鹿嗚館的「ALL NIGHT METAL PARTY」中演唱,還帶了年糕來參加,也演奏了 PART CHANGE 在那之後,從元旦連續喝了2天.元旦那天把HIDE的家給弄壞了(YOSHIKI的拳 頭把藏物櫃的門弄了一個洞)、第2天在PATA的家YOSHIKI也照樣進行破壞,把陽台的隔板留下割痕

1989年

1月6日

在「BLUE BLOOD」錄音第一天,在澀谷公會堂賣演唱會的票,在2小時內全部 賣完,剛開始大家都無法相信 到1月底都還一直持續著錄音的工作

2月4日

在中京電視台「5點 SAT MAGAZINE」中首次演出,演奏了紅而受到大竹誠的 欣賞 還夸TAIJI「很帥耶」之後還連去年的情人節收到幾個朱古力的問題

5月下旬

寄給歌迷會員在D.T.R處女秀LIVE的前一天只限會員參加的秘密GIG的通知 這時在音樂雜誌中也有刊登介紹新專輯的事宜

6月28日

在惠比壽的GIRUTE舉辦處女秀前晚只限FAN CLUB會員參加的秘密GIG 先由黑田朋幸(通稱TOMO)所率領的樂團演唱,當現場氣氛沸騰時(在TOMO之後 就是D.T.R正式成員出場) 在D.T.R出場後,整場的氣氛達到最高點

6月29日

「Drive To Revolution」在澀谷公會堂舉行了首次登台的LIVE演唱! 在超爆滿的觀眾面前呈現了一場極具震撼熱力的演唱會

7月1日

新專輯「DIRTY TRASHROAD」和迷你專輯「DIRTY TRASHROAD~ Acoustic」 (完全限量版) 同時發行

7月23日

在竹內的家鄉群馬縣的太田市的廟會時舉辦D.T.R的宣傳活動 宣傳活動中除了受訪問,簽名,握手之外,還在無預期的情況下來了一個現場演唱

8月上旬

FAN CLUB會刊第3期出刊 黑田朋幸(TOMO)正式成為團員

8月21日

「DRIVE TO REVOLUTION」的巡迴演唱開始 在新宿的POWER STAION

8月28日

在澀谷公會堂

9月1日

在福岡都久志會館

9月2日

在大阪MERUBURUKU會館

9月4日

離開X後loudness及DTR時期 離開X後loudness及DTR時期

在名古屋鑽石會館

9月5日

在新潟PHASE

9月7日~8日

在札幌BENNI LINE

9月12日

在澀谷公會堂(最後一場)

10月16日

在目黑的鹿嗚館為慶祝竹內和TOMO的生日PARTY上舉行一個只限FAN CLUB的 會員參加的秘密LIVE演唱 也加上鹿嗚館的店長,模仿RAINBOW等的歌而使場面沸騰起來 第1首曲子由藤本打鼓開場,TOMO獨唱,攝影師的今井君彈吉他 當然TAIJI是模仿RAINBOW最成功的(不知道是彈BASS或吉他)

11月26日

發行D.T.R的錄影帶「DRIVE TO REVOLUTION」 是收錄9月12日在澀谷公會堂的LIVE演出情形

11月19日~26日

在全國各地發行錄影帶,為記念而舉辦了錄影帶音樂會,錄影帶的內容還包含 了辦LIVE時的情景和 TAIJI或團員們訪問及私生活公開可免費入場

12月

在市內的錄音室開始籌備有關第2張專輯的錄製事宜

12月18日

在大阪的WOHOL正式推出D.T.R,之後在大阪的HARD ROCK CAFE那舉行Killer Criminal Phoenix的受禮儀式 首次獲贈BASS,TAIJI直說「好高興」

12月

由ARINA37℃(音樂專科社)得知,將發行D.T.R的寫真集「Drive To Revolution」

1995年

1月10日

在川崎的CLUBCHITA舉辦ALL STANDTING的宣傳活動 在那時也和由岡本健一所率領的ADDICT OF THE TRIP MINDS樂團相遇

1月22日

在澀谷公會堂LIVE演唱

1月24日

正式開始錄製唱片 到了伊豆的KITY STUDIO後開始錄新專輯的

3月

在東京開始TRUCK DOWN

3月4日

在澀谷的ON AIR EAST舉行為振災神戶的慈善音樂會「ROCK ON KOBE」參加 的有ACTION,ZIGGY,PURANETARS,山本恭司,寺田惠子,TUSK,西田昌史等人,有 些無法參加的藝人YELLOW MonKEY,GAGOIRU和KEN等捐出了義賣品,總共義賣 出330萬元.

3月

比藤本生日晚幾天,在六本木的「PiPS」為藤本舉行了生日PARTY,藤本收到 了一把吉他為生日禮物

3月12日

在札幌的SHELL DON GUITARS舉辦了TAIJI的簽名會,因專輯才剛完成所以這 次的行程是當天來回,雖然行程緊湊,好像還買了螃蟹回去. 在簽名會上的盛況出現了很多歌迷都喜極而泣

5月24日~25日

開始「CLUB HOUSE GIGS TOUR 1995」的巡迴演唱 在日清的POWER STAION舉辦了2天,為第2張專輯的發行記念的LIVE演唱 會

5月25日

錄製唱片的時間花了超過了1000小時,第2張專輯「DARING TRIBAL ROAR」 和第1張單曲「CHAIN/ I BELIEVE…」同時發行

6月9日~10日

在福岡DRUM BE-1

6月12日

在廣島NEOBOLIS會館

6月15日~16日

在大阪WOHOL

6月24日

在札幌PENNY LANE 24

6月26日

在新潟的PHASE

6月28日

在名古屋的BOTTOM LINE 在這個時期,進行了青木秀一所製作的「Kings」專輯的BASS錄製工作

7月4日

在會議中決定彈KEY BORD的清水賢治為正式團員

7月6日

在ON AIR EAST的LIVE演唱中對歌迷們宣布

7月12日

在TAIJI的生日PARTY上,集合了工作上的好夥伴和親友過了一個AT HOME 的生日

8月29日

D.T.R的全團員和工作人員一起去露營 TAIJI的愛女珠梨愛也同行 大家在烤肉後又去快樂地夜間釣魚

9月24日

在六本木PiPS集合了FAN CLUB的歌迷(東京編),TAIJI熱唱了「imagine」! 團員和歌迷們也舉行了一個教學時間,D.T.R用BACK方式來唱歌對歌迷而言 是有如做夢般的LIVE演唱會.

11月5日

本來予定要參加神戶學院大學的校慶,但因TAIJI出車禍左手骨折和竹內也 入院 所以只好無奈取消,結果由GRAND SLAM來代替演出 同天,在目黑鹿嗚館以THE ULTRA SESSION為題的LIVE演唱,參加的有藤本和 許多音樂人成了一個SESSION的大會

11月10日

在大阪BANANA會館也同樣舉辦了一個SESSION的大會

11月19日

由FAN CLUB所提供的資訊,D.T.R舉行了義賣團員捐贈的東西做慈善義賣,將所 籌到的款項和買三輛車送給羅馬尼亞的愛滋病患的孩子們 在這次活動之後,暫時無任何情報

1996年

5月

從FAN CLUB所宣布得知竹內光雄突然決意退團 好像是在4月份時正式退出 不是由本人直接告知而是透過代理人來通報 全部團員都受到很大的震撼在那時D.T.R和第6期FAN CLUB會刊也停辦

6月8日

由KIRAGITARS所得知的訊息,TAIJI的簽名會在島村樂器行的赤羽分店舉行

6月16日

在SUMIYA靜岡站前店簽名會

7月6日

在島村樂器札幌店簽名會

7月7日

在ERUMU樂器店簽名會

在這之後就沒有任何情報訊息 中途,在音樂情報雜誌中有記載有關TOMO成立樂團和藤本的LIVE演唱的訊息 沒有任何TAIJI的訊息

1997年

TAIJI復活 TAIJI復活

一樣沒有任何情報訊息

9月22日

宣布X JAPAN解散

12月31日

在東京DOME舉行了X JAPAN的最後的LIVE演唱會

1998年

5月2日

HIDE因一次不小心的意外中死亡

5月6日

由大島美氏和東海林的報導得知在HIDE的守靈夜那天有看到TAIJI的出現

5月7日

HIDE的告別式

集合了X JAPAN團員,在演奏「FOREVER LOVE」時,發現TAIJI站在HIDE的靈壇 前團員們對HIDE的死都很悼念

7月下旬

在「ROCKIN f」9月號中記載,TAIJI參加木通口宗孝所製作的COZY POWELL的 追悼專輯「COZY POWELL FOREVER」

8月下旬

在「ROCKIN f」10月號捲髮彩色頁中刊登「澤田泰司」的獨加專訪和照片 專訪內容說出2年來空白的日子和HIDE的事情

9月19日

「COAY POWELL FOREVER」發行 TAIJI在第5首曲子「KILL THE KING」中擔任BASS手的彈奏

9月下旬

在「ROCKIN f」11月號中還附上TAIJI的海報引起讀者的很大迴響 在「GIGS」的彩色頁也刊登了訪問和照片 「COZY POWELL FOREVER」中有記載參加,全國巡迴的情報

10月27日

在川崎CLUB ZITHER「COZY POWELL FOREVER」的演唱的第一天、在6點前貼 出公告「澤田泰司,因病危臨時取消」 BASS由第一代LOUDNESS的山下來代理演出 在那之後也無法參加巡迴演唱活動

10月30日

在SLY的FAN CLUB會刊中得知的情報,全部的公演都被取消 接下來的行程未知………

TAIJI之死

TAIJI2011年7月11日在從日本飛往塞班島的三角洲航空298次航班中,因敲打機窗以及與女乘客發生爭執,在機內被限制行動,抵達塞班島後背當地警方逮捕.TAIJI於7月14日在拘留所用床單上吊自殺未遂(以上信息來源為報刊,沒有當地的正式公告),被緊急運往ICU(重症監護室)治療。

而後進行調查時發現其死因疑點很多,在飛機上與TAIJI發生爭執的女乘客是其經紀人北見輝美,當TAIJI自殺後被送往ICU急救時,經紀人北見輝美還借TAIJI手機給友人發mail,佯裝還有意識的樣子,後來還登入其部落格,把內容全部刪除。日方提出其考慮到家人跟FANS的心情,希望徹查TAIJI的死因,甚至提出日本專門派出法醫前往塞班島,但是卻遭到事務所拒絕,而後事務所不準家屬將屍體領回國內,其種種疑點讓人懷疑TAIJI不是自殺。

在塞班島最後一組照片之一 在塞班島最後一組照片之一

TAIJI之死的時間線(2011年7月)

KT-北見輝美 TAIJI的經紀人,與他發生爭執的另一方

赤冢-TAIJI的未婚妻

翻譯J-事件中的翻譯,KT的朋友

7.11

-TAIJI在達美航空298航班飛往塞班的商務艙內被逮捕

-被控告:吵鬧,干擾航班和機組人員的工作(基於美國聯邦法典第49章第46504條)

-旅伴:YOUProduction公司的KT

7.12

-赤冢小姐(TAIJI未婚妻)收到一份來自於TAIJI信箱的e-mail

-郵件的內容是要求轉移資金

7.13

-第一次審訊

7.14

-收到來自TAIJI信箱的e-mail

-從這天起郵件的內容改變了,“請儘快核對TAIJI父母家的聯繫電話”

-第二次審訊(第三次審訊原定於7.15)

-塞班當地媒體報導,“他在飛機上對另一個女性乘客使用身體暴力”

-在一次媒體採訪中,FBI回答,“他對一個女性乘客發怒,並對她使用武力。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明”

-早上5點左右,他們說,他在拘留室中用一條床單上吊

7.15

-日本外交部聯繫了他的家人,YOUProduction 聯繫了赤冢小姐

-TAIJI在他官方部落格和官方網站上寫的文章被刪除了(後來被TS GLASTON COMPANY 恢復了)

-當地媒體報導:“他被送去醫院,因為他一再的自殘”

-再次收到來自於TAIJI信箱的e-mail(身份盜用)

7.16

-當地媒體報導,“他用床單上吊”

-赤冢小姐在深夜到達了ICU(已經是7.17)發現TAIJI腳上帶著腳鐐,嘴巴周圍有黑色膠帶,胸口有紅色傷痕

7.17

-他的家人,KT和翻譯J一起到達了ICU。

-他的家人向警察和FBI要一個這種情況的解釋,但他們都拒絕了。

-翻譯J說“我是直接受警方要求來作為翻譯的”

-醫院的醫生向他的家人和赤冢小姐解釋,“他已經腦死亡,他的生命維持系統應該要被移除。”

-他的家人同意移除生命維持系統。被移除了。

-TAIJI走了

- YOUProduction讓赤冢小姐離開醫院待在旅館裡,至此她再也沒有機會見到TAIJI的身體。

7.18

-TAIJI的法庭指定律師回答媒體,“他和他的經紀人完全沒有發生衝突”

-赤冢小姐請求YOUProduction公司讓她可以待在TAIJI的身邊,他們拒絕了她。

7.19

-赤冢小姐回到日本

7.21(大約)

-他的家人回到日本。但是他的身體和KT一起任然留在了塞班。(他的身體合適運送回日本的具體時間不明。)

7.28

-TAIJI的秘葬在日本舉行。(訊息來源於一個體育報刊)

-可能來源於他母親的留言被放在TAIJI的官網上。

-赤冢小姐詢問了他的母親發現他的母親根本沒有寫過留言,因此她判斷著可能是身份盜用,因此刪除了。

8.26

–赤冢小姐提交了詐欺的刑事訴訟,因為在7.11-7.15期間收到的TAIJI的emai是盜用了他的身份。

9.3

–赤冢小姐被他的家人告知“他的身體由於飛機上的氣壓而膨脹腐敗,沒有辦法再進行屍檢。”

10.31

–赤冢小姐的 刑事訴訟被正式接受

TAIJI生前女友發起的聯署

由於塞班方面的相關人員及當局無法對死因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因此TAIJI生前的未婚妻赤冢小姐在三回忌的時候發起了Sign for The Voiceless Truth的聯署,希望藉此促請日本政府對TAIJI的死亡事件作出進一步調查。

相關連結

地區介紹

taiji,日本的一個美麗海灣,因為當地漁民對海豚的大規模的捕殺而成了全世界聞名的“屠宰場”。

獲82屆奧斯卡金獎的記錄長片《海豚灣》就在這裡秘密拍攝成功。

“太地(TAIJI)”本身的地形就好比一個純天然的要塞堡壘,被大自然賦予的奇觀完好地保護著:“太地(TAIJI)”所處的位置,三面都是陡峭的懸崖絕壁,惟一一面能出入的地方,也做好了一系列人為的防禦,包括很多擁有著又高又尖的鐵錐的大門,以及帶刺的鐵絲網和像剃刀一樣鋒利的柵欄,這裡有兩扇非常狹小的入口,布滿了警衛和警犬的嚴密保護……

《海豚灣》拍攝地

名為《海豚灣》的紀錄長片專門針對該地居民屠殺大肆海豚的現象拍攝。

導演路易·皮斯霍斯說:“我第一次聽說這個傳聞,是在2000年與頂級的海洋哺乳動物專家一起參加的一場座談會上,當時理察·奧巴瑞也在場……在見到他之前,我一直都知道奧巴瑞是參與製作了電視和電影版本的《海豚的故事》的幕後功臣,而且還是當前世界最權威的海豚音學家,並大膽地對捕殺海豚這一行業進行了公然地抗議。本來,在當天的座談會上,奧巴瑞也是關鍵的發言人之一,可是到了他即將登台的最後一分鐘的時候,卻被這場晚會的發起組織--‘海洋世界’(SeaWorld)禁止發言了。對於奧巴瑞突然被剝奪了講話的權力,我感到萬分的好奇,就主動湊過去詢問。奧巴瑞對我說,他想要發表的演說是針對一個在日本的秘密海灣的,那裡聚集著來自於世界各地的販賣海豚的非法商人,負責為各地的海豚館和海豚公園挑選最好的‘商品’。他還告訴我,至於那些未被選中的海豚,大多數都被殘忍地屠殺,然後海豚肉會被運往學校做午餐供應。聽到他的這些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在我們身處的文明社會裡,竟然存在著一個專門殺害海豚的地方。於是奧巴瑞邀請我和他一起去‘太地(TAIJI)’,見識一下這個位於日本、擁有著驚天秘密的海灣小城鎮。”

說起自己和理察·奧巴瑞充滿了驚險的“太地(TAIJI)”之旅,路易·皮斯霍斯表示:“顯然,已經去過很多次的奧巴瑞對那裡很熟悉,我跟隨他經歷了許多觸目驚心的血腥的捕獵海豚的場面,給予我極大的震撼。回來之後,我就決定聯繫‘太地(TAIJI)’的政府部門,包括當地的捕殺海豚的聯合會,我希望能夠把這些拍攝下來,製作成一部紀錄片,想取得合法的拍攝許可。但是我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當我再次來到‘太地(TAIJI)’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被跟蹤了,而且只要我一現身,肯定受到的是警方24小時的嚴密監視。由此我知道了,小鎮準備採取的是全然不合作的態度,因為在此之前,他們通過捕捉海豚而換取大量的金錢的‘致富之路’,已經被記者不斷地挖掘、報導,不僅在全世界引起了公憤,也連帶著使得他們的這項產業的斂財功力大打折扣。小鎮的鎮長甚至還直言不諱地告訴我,如果我太接近那些抓海豚的漁民,不僅有可能受傷,甚至連小命都會不保。其實這個海灣本身就處處透露著古怪,它位於整個小城鎮的正中間,很像是那種會出現在恐怖大師史蒂芬·金(StephenKing)的小說中的神秘之地。表面上,小鎮的居民看起來很喜歡也很尊敬像海豚或鯨這樣的海洋哺乳動物,但實際發生在海灣里的卻全然是另外一種情況,而那也正是我想要挖掘的秘密。以奧巴瑞的話說,想要真正進入海灣,我需要的幫手至少得是‘海豹特種部隊’級別的,而這也是我正在做的--至少我聚集的製作團隊,肯定不比‘十八羅漢’差,還個個身懷絕技。”

拍攝方法

想要進入一個被嚴密保護起來、地形險要的秘密海灣進行實地拍攝,所面對的困難和危險確實不是常人所能想像得到的,路易·皮斯霍斯說:“我找來了我的好朋友--加拿大潛水女冠軍曼迪-雷·克魯克謝克(MandyRae-Cruickshank)和自由潛水教練克科·克拉克(KirkKrack),讓他們幫助我們在水下偷偷裝上攝像機和聽音器,克魯克謝克曾經得過8次自由潛水的冠軍,她能屏息6分半鐘,下沉至水中300英尺深的地方,然後在不藉助水中呼吸器的情況下,重新返回到水面上……她的丈夫克拉克也是一位自由潛水高手。以前我的一個攝影助理,如今已經成為特效公司‘工業光魔’的模型製作部門的頭頭,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們製造出了能夠將高清攝像機藏在裡面的假岩石。然後還有一位電學專家,他之前曾是加拿大空軍的技師,為我們提供的則是一個高速的馬力系統,維持攝像機最大限度地運轉。另外,他還給我們製作了無人駕駛的遙控飛機模型,提供的是天線的支撐和攝像功能,模型下方裝著一架同樣能夠遠程控制的高清攝像機。我的很多來自於島嶼的私人朋友都積極地參與進來,每到夜晚,我們就全副武裝,穿著迷彩服,臉上塗抹著彩繪,在夜色的掩護下秘密地在‘太地(TAIJI)’進行作業。我們躲開了衛兵和警察,使用的全部都是只有在軍事領域中才會用的到無熱源的高清攝像機,在行動中捕捉我們所需要的畫面。如此說來,拍攝這部《海灣》動用的都是一些非常規的工作人員,而且我們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都是在午夜,還得隨時躲避警察的盯梢--這也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想盡一切辦法不要被當地人抓住把柄,否則就會被捕。”

拍攝目的

既然選擇了將發生在“太地(TAIJI)”的一切公諸於眾,路易·皮斯霍斯自然也意識到自己將會面對的是前所未有的危險境地,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皮斯霍斯說:“我早就預見到了發生危險的可能性,但這一切並不能阻止我向全世界說出真相,而且我拍攝這部紀錄片最初的目的,完全不是從營利的角度出發的。早些時候,在我們的電影公司,我遇見了史蒂文·史匹柏(StevenSpielberg),他問我,如果我們拍攝影片不夾雜任何利益的目的,那么要以什麼維持公司的運轉呢?他給我提出了建議,並把他從拍攝《大白鯊》(Jaws)中吸取的教訓傳授給我,那就是永遠不要在船中或和動物一起工作,因為這不僅存在著太多意想不到的不可預知性,而且花費還高得嚇人。但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注定的,拍攝《海灣》的時候,我們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船上度過的,而且還不得不和大量的沒有任何配合意識的野生動物進行合作……需要補充的一點是,出於能夠理解的安全考慮,我們的拍攝工作絕大多數都是在晚上進行的,想盡辦法地秘密潛入海灣,冒著被殺害或被關押的危險--如果我們被當場抓住,就會被關進監獄幾個月的時間。以這樣的方式製作《海灣》,對於第一次當導演的我來說,無疑等同於一場不折不扣的噩夢。”

一直以來,路易·皮斯霍斯都非常關心動物權益方面的話題,而他第一次製作紀錄片,就以保護海豚為紀實主題,可以說是偶然,也可以說是宿命,皮斯霍斯說:“我已經當了20多年的素食主義者了,其實嚴格的說是‘半素食主義’,因為我吃魚,但是任何會走路的動物都不吃。可自從我製作了《海灣》之後,就不再吃任何魚類了,這一次經歷實在是教會了我太多的東西,我發現很多魚的種類,其實也是位於食物鏈的頂端的。非常負責任地說,打從我開始拍攝這部影片起,我對動物的態度就持續地在改變著,從最初的半素食主義者,發展到現在連皮帶都不扎。我對所有生物的情感,都上升到一種想像不到的程度,因為你一旦意識到它們所處的困境,肯定就會像我一樣,心疼得再也沒辦法把眼睛移開。有科學證據顯示,海豚擁有著比人類更大的腦容量,神經細胞的折迭和排列,也要更多一些,而且它們具備著額外的感覺,即對聲波的超常的感應能力。與此同時,它們也是惟一會主動拯救人類的可知野生動物。海豚的同情心擁有的是漫長且傳奇的歷史,打從人類能夠用文字或圖像記錄開始,就已經有這方面的記載了。它們總是自覺地加入拯救人類的行列,我想,現在也是時候該我們嘗試營救它們了--要知道‘太地(TAIJI)’可是全世界最大的一處海豚屠宰場。”

路易·皮斯霍斯在“太地(TAIJI)”的時候,還發現當地政府對於殺害海豚並沒有進行有效地制止,他說:“日本人仍然受到政府和輿論的至深的影響,他們對自己的政體深信不疑,但是政府卻不想讓他們知道一些最基本的有關健康的信息,比如說海豚肉要比其他動物的肉製品多含幾倍的毒素……這是一個受到了整個政體去掩蓋的事實真相,日本似乎對海豚的獵殺行為採取的是不聞不問的漠視態度,而這種行業之所以在日本擁有著如此高額利潤的收入,也證明了其政府內部的腐敗墮落是多么地猖獗。” 不過,在路易·皮斯霍斯離開了“太地(TAIJI)”之後的一年時間裡,日本對捕殺海豚的態度做出了相應的改變,皮斯霍斯繼續說:“海豚肉曾經是日本學校的午餐計畫的一個組成部分,如今已經廢除了……理察·奧巴瑞和海洋生物保存協會也正在進行插手和干預。我們的毒性研究專家最終和幾個‘太地(TAIJI)’的鎮議會官員取得了聯繫,他們自己的小孩也正在學校上學,產生的不同的中毒反應已經證實了我們的猜測,所以基本上算是停止了在學校午餐加進海豚肉的行為,很多水產業也不再接受海豚肉的配額和任務。可即使如此,那裡對海豚的捕殺並沒有停止,我們都希望通過這部《海灣》,讓人類意識到他們正在做的是一件多么殘忍的事情,徹底地杜絕類似的殺戮行為再次發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