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電子競技選手沙俊春]

pj[電子競技選手沙俊春]
pj[電子競技選手沙俊春]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沙俊春,1984年2月17日生於中國重慶,職業遊戲玩家,外號沙鐵頭,最擅長Protoss族,在2005年獲得WCG中國星際總決賽冠軍;2003年 GOC中國總決賽冠軍。 2010年沙俊春宣布退役。

基本信息

個人檔案

pj[電子競技選手沙俊春] pj[電子競技選手沙俊春]

姓名:沙俊春(PJ)外號沙鐵頭

韓國比賽ID:SKTelecomT1_Pj

中國比賽ID:S.C_Pj

最擅長的族:Protoss

所屬中國戰隊WE,=Y.J=,S.C

所屬韓國戰隊 SKTelecomT1

生日:1984 2 .17

身高:1.72米

體重:63KG

來自地區 中國重慶

愛好:旅遊..聽歌~!

第一次加入的戰隊:MEC半職業戰隊

第一次玩星際使用的ID:[MEC]Pj

生活中碰到讓自己最感動的事:我覺得沒有最感動的吧..有很多很多..就不一一例舉了啊..呵呵

座右銘:自己認為是對的就去做

最大的理想: OSL No.1

2010年沙俊春宣布退役

SC上影響自己最深的人(最想感謝的人):家人女朋友吳釩以及所有支持我的人

最喜歡的歌手:沒有最喜歡的..我只注意歌是否好聽..而不一定去看是誰唱的..

最喜歡聽的歌:好多好多..

最欣賞的SC選手:nal_Ra

最討厭做的事:起床太早

所獲榮譽

2004,WORLD CYBER GAMES2004中國賽區冠軍

2004,第一屆全國星際個人聯賽總決賽冠軍

2004,第一屆全國星際個人聯賽季後賽冠軍

2004,第一屆全國星際個人聯賽常規賽冠軍

2003,WORLD CYBER GAMES2003中國賽區冠軍

2003,WORLD CYBER GAMES2003上海賽區冠軍

2003,首屆蘇寧杯南京賽區星際冠軍

2003,CPGL星際個人錦標賽冠軍

2002,WORLD CYBER GAMES2002成都賽區亞軍

2002,中國星際明星區域對抗賽冠軍

2002,重慶搜狐杯星際冠軍

2007年中國WCG總決賽季軍,世界總決賽亞軍,

IEST2007職業賽中國區總決賽冠軍

2007武漢CEG 冠軍2007西安CEG亞軍

Bw4ever 第7,8賽季2連冠

GGsl 2007冠軍 Proplay 2次冠軍

PGL 2007第三等

G聯賽2009冠軍

人物經歷

1999年,一個適合醉酒的夜晚,我們的主角出現在自家樓下的網咖里,他正醉醺醺地詢問擁有10台Celeron300配置的PC機的老闆:你們天天玩的是什麼遊戲?老闆告訴他那是星際。2分鐘後PJ做在電腦前,生澀地控制著Drone(蟲族農民)去搬一堆堆的水晶礦。老闆在一旁指點著:大家只玩純飛龍,不許造地堡……幾個小時之後,一個喝醉的人推門而入,他是這裡的常客。在他的慫恿下,三人開始了IPX,規則依然是純飛龍不許造地堡。也許就在那一刻,PJ意識到自己的某個生活即將被終結,以往那些每日搖擺於迪廳,活躍在檯球廳、健身房以及旱冰城的身影將不再出現,取而帶之的是電子競技——星際爭霸。

幾個月之後,PJ就讀於一所職業中學,星際已經成了他生活中牙刷一樣的必須品。住讀的日子有些放縱,逃課、翻牆、打星際成了他的家常便飯,瀟灑來去中,常有幾個同學伴隨左右。待到秋葉正黃時他已小有成就,經常可以一個打幾個,但網咖氣氛雖好,卻不能上網,對於當時國內星際戰網上諸侯爭霸的時期來說,PJ只是個沒見過世面的毛頭小子,他更不知道在東方鄰國有一項新型的體育運動——電子競技正悄然升起。後來他常光顧的網咖流行了單挑,流行了個人崇拜,在星際爭霸的叢林法則之下,人人都想成為高手,PJ也不例外。流行單挑是因為zg。這個網咖里突然出現的陌生人,水平“高”到足以讓PJ這邊4個最猛的人組隊(800人口的組隊模式)都打他不贏,原因是他懂得升龍騎射程,羨慕之餘PJ想成為高手的願望變得更加迫切,他漸漸脫離了學校,隱匿在龍溪鎮的網咖里,時間讓他成為高手,他的眼裡已經容不下任何比他“高”的人。

在香菸繚繞中,昏黃的燈光下,PJ正打著星際,zg過來拍他的肩膀,告訴他在一個網咖里發現了個高手,邀PJ一起去會一會那傢伙。於是PJ和zg來到那家網咖,這個人叫小米,也就是現在的Chino.Visual。說明來意之後,PJ和zg輪流上場,結果打成3:3平,二人不免有些失望,後來自我安慰說客場,不過因此和小米交上了朋友,聊天中才知道小米經常上一個叫“戰網”的平台上與高手練習,和boat他們關係也不錯,當時boat是PJ一群所知道的最厲害的人,所以小米自然也很厲害。也正是因為認識了小米,才使PJ知道戰網的存在,還有韓國遊戲職業化和無與倫比的Grrrr。

路漫漫

2000年2月,PJ受到小米邀請,加入了當地的半職業戰隊[mec],這件事讓他興奮不已,使得他脫離了網咖狹窄空間的束縛,融入到新的環境中,演繹新的人生。當時重慶一共有八支半職業隊。最著名的戰隊就是CQ~2k所在今日閒人和高手雲集的8da戰隊,三山其次。[mec]在重慶半職業隊里實力平平,雖然沒有華麗的操作和豐盈的大局觀,但這些掩飾不住他們內心對榮譽的渴望,正是因為不捨的信念和無止境的追求,讓PJ這顆新星在粗礪艱難的旅途當中綻放出熠熠的光芒。

當時半職業隊的選手並沒有固定工資,所有戰隊只是靠兩個比賽維持最原始的“商業化運作”。其中之一是IT動力杯,冠軍獎金為15000元,從每隊交的6000元參賽費中出,每個戰隊背後都有一家IT公司支持。比賽持續了幾個月,PJ始終保持著良好的競技狀態,取得了一些不錯的成績,尤其在擊敗8da.free之後,他成了前輩眼中的可畏後生,也讓同人不可小覷。眾所周知,在107版本中,同等水平的PvZ(Protoss vs Zerg,下同)在LT上取勝並非易事,而free又是重慶當時最具人氣的選手之一,位居2k之右。雙方打得難分難解,誰也不敢放鬆分毫,直至在失落的神廟上演激烈的拉鋸戰,聰明的PJ利用仲裁者掩護對抗free的牛海,最後僅以微弱的優勢取勝。這是PJ第一次在正規比賽上擊敗成名高手,久違的微笑在他臉上蕩漾開來,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將來,事後2k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PJ,問他怎么做到的。後來戰報的評論被登上了暴雪官方網站,使他得到了能夠經常在戰網上和高手們練習的機會。PJ也重新審視了自己,認定了自己在今後的比賽中必然會取得更好的成績,堅定了自己將走職業選手這條道路的信心。

那時候比賽場地布置得有些像電影院,大廳設有投影儀和觀眾席,對觀眾收取5元的門票費,關燈看比賽,選手就在裡面的小房間裡。另一個比賽就是在這裡打的,是一個戰隊性質的聯賽,賽制為每隊出五人,五場三局兩勝,一個隊可以只出四人,四人裡面有一人可以打兩場比賽,PJ自然就成了每次打兩場的那個人。在這裡他再次證明了自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比賽型選手,很多時候都是兩場皆勝,像擊敗著名的=I.D=tz那場,就是臨時想到的戰術。後來PJ當了[mec]的隊長,經常都是他打電話督促隊員準時參加比賽,這段日子印象最深的就是對戰閒人。閒人戰隊打兩場的人是2k,剛好和PJ一樣也是第一場和最後一場,結果PJ難敵2k,[mec]僅有一名隊員取勝,比賽以1:4告終,對當時士氣高漲的PJ來說無異於一頭冷水,雖然PJ會因為臨場興奮而經常可以贏得意想不到的勝利,但是水平的差距是他無法迴避的問題,往後應該怎樣走,青春該塗上怎樣的色彩,他選擇用更多的投入去換取將來的勝利。

到了2000年夏季,八達公司因為內部原因從戰隊撤資,半職業聯賽告罄,[mec]宣布解散,PJ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活,重慶的星際氣氛雖不如前,但網咖里的Scer仍然不少,PJ也成了網咖里的焦點所在。不久之後暴雪發布108補丁,很多Z、P user(蟲族、神族選手)向Terran轉型,在韓國職業選手SlayerS_’boxer’的引領下,Terran開創了很多新的打法和戰術思想。有一次PJ在戰網上遇見超人(Superman),超人已經從Protoss向Terran成功轉型,與其交手的六局中,PJ使出渾身解數也沒能贏一局,很不服氣,甚至要求超人馬上到他這裡來打IPX。正是對星際有著比其它玩家更多的執著,才使他不斷超越更多的人。這次之後超人自然成了他想要超越的對象,他會經常在戰網上找超人練習,當時超人是三山戰隊的頭號選手,在超人影響下PJ同三山的很多隊員成為了朋友。後來PJ得到三山領隊的賞識,加入了三山戰隊,開始參加三山的隊內比賽。三山公司每個月都會拿出2000塊來舉辦這個比賽。冠軍會得到600元的獎金,PJ參加了三次,兩次獲得冠軍,一次意外落馬。那時候他的水平已是和超人相差無幾。

再踏征途

PJ說如果沒有遇到星際,他的路可能是另外一個樣子。不思量,自難忘。茫茫人海,他懷著對星際的那份執卓,四處奔波,舟車勞頓的辛苦奔赴各地比賽。塵滿面,鬢如霜。他不會讓生命徒然老去,星際已悄然掩去了他的一路風塵。

2002的失利並沒給PJ造成影響,春節過後,PJ應凌宇隊長之邀去了江蘇南通,在那裡進行日常訓練。年初的32人冠軍聯賽PJ輕鬆取得冠軍。三月份Cpgl聯賽正式啟動,同樣是線上比賽,與32人冠軍聯賽不同的是Cpgl比賽有2000元的獎金。Cpgl為積分賽制,積分最高的8人進入下一輪進行循環賽。在循環賽第一輪PJ遇到一個hacker(地圖作弊),最後以3:2艱苦的拿下了比賽,接下來沒有遇到阻力,再一次取得冠軍。這期間他被南京電視台邀請做了一期訪談,在節目中他和Yezi打一了場表演賽。五月份蘇寧杯開始,PJ去南京賽區打了預選賽,比賽十分順利,諸如SCI)_W_Y_W這樣的選手都很難與PJ抗衡,被PJ從勝者組打到敗者組,最後被PJ淘汰。打總決賽的時候,SCI)_W_Y_W不愧是戰術型選手,大概研究了PJ的打法,利用蠍子,使用了非常針對PJ的打法,先拿下兩局。PJ感覺勢頭不對,馬上調整狀態,他說越是自己看重的比賽,越是發揮得好。雖然先輸兩局,但他對自己的實力相當有自信,第3局以一個漂亮的rush取得了勝利,後兩局以實力取勝,問鼎冠軍。

由奧美電子有限公司及眾多知名企業支持,奧美電子及中國遊戲玩家俱樂部主辦,上海技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中國電子競技聯賽2003(GOC)於年中開始,PJ參加了南京賽區的比賽,後來因為某些原因重賽,重賽的時間定在4號。6月20號到7月3號這段時間對PJ來說非常重要,那時他正在打WCG韓國預選賽,這是一次難得的練習機會。賽制為積分制——每個選手和其他選手每人打一局,成績最好的32名選手將進線下比賽。PJ曾打進過前20名,一般成績在30到40名之間。韓國WCG星際預選賽無疑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星際比賽和職業選手的盛會,他記得當時贏過無數Progamer,也輸給過無數Progamer,諸如Chojja、gosuh、Side等等,可以說每個對手都比PJ強,只是程度不一樣,每場比賽都很艱苦,無論輸贏也都會很精彩,他的戰報被=PNZ=gyplayer收集到YaoYuan錄象站。他跟gorush的一場比賽尤為驚心,3點的T對12點的Z,由於近點,所以PJ的兵力一直壓在外面,可他沒料到gorush這樣的職業選手也會單基地玩起空投,PJ被打個措手不及,被騷擾得很慘,經濟受到打擊。但他並沒有控制兵力回去救援,他說“因為gorush的lurker 埋的地方都很專業,機槍兵回去等於送死。”他先是控制槍兵掃掉了gorush在9點的分礦,然後進攻12點,這時可能是gorush疏忽了,門口兩隻lurker沒有攻擊,讓PJ順利衝上了高地,結果兩邊成了互拆的局勢,最後PJ靠著控制最後剩的2-3個槍兵擊敗了gorush。後來因為GOC比賽時間的限制,使他不得不暫時放棄這個比賽。PJ1號到了南京,失去了幾天黃金練習時間。但PJ在小組淘汰賽的時候不幸落馬,只好轉去杭州賽區再次比賽,杭州賽區是單淘(1局定勝負)賽制,很順利的拿到冠軍。

從杭州回到南通後,PJ便開始打WCG中國賽區的上海預選賽。星際項目預選賽採用線上單淘賽制,由於Cpgl線上比賽遇到map hacker的前車之鑑另PJ不敢大意,他說“前面遇到的(對手)都不怎么樣,但是還是讓我捏了把汗,畢竟這次WCG對我來說還是很重要的,而且又是單淘,肯定最怕的就是hacker。”當時在上海賽區報名的選手只有30幾人,PJ從名單上看見了[S.Top]cou,在4強的時候遇到了他,這場比賽PJ非常認真,他知道贏了cou就等於拿冠軍了,因為決賽的對手並不強,再加上是2/3,所以他把1/4決賽看成了準決賽,用Zerg對cou的Protoss,打的不是很順利,前期被Protoss壓在家裡,後來憑藉控制和意識逐漸扳回劣勢,拿下了關鍵的一場比賽,依靠無限拼搏決定了自己的成功。然後直達北京,目標直指冠軍。

他相信條條大路通羅馬,只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就可以成功。他也清醒的承認:“當然我的運氣是非常不錯的。”站在高山之巔,看過眼雲煙,PJ有著一如既往的平靜。鮮花和掌聲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道耀眼的光環,別人看起來是光彩奪目的,但他始終清楚自己的本色。PJ說:“燈火輝煌的時刻,盛裝的心情也不是一次驀然回首。”

再戰紫荊城

2003年WCG比賽期間,在賽場門口那家泰國菜餐廳你經常可以看見PJ,那是他長期光顧的店。

白色的方桌上反射著窗外瀉下來的光線,桌上的玻璃菸灰缸里燃著一根玉璽煙,桌邊上放著一個咖啡杯,杯里的黑色咖啡有時會因為PJ的手搭在桌子上引起的震動泛起漣漪,從他泰然自若的表情直可看出他在盡力遠離硝煙瀰漫的戰場,再次踏上這塊曾經流淌過青春之夢的河床,洗盡鉛華的PJ已能承受任何洶湧浪潮的衝擊,亦如岸邊頑固的岩石守護著屬於自己的那片海灣,只待風雨過後。

這一年,PJ一改往日作風,沒像2002年WCG比賽前一晚出去亂跑而遇上冰雹,沒有隻睡一小時就匆忙趕去賽場而手足無措,他提前來到北京,住在gy家裡,舒服地睡了幾晚,連jeff請客吃飯都推辭了,唯一不太理想的就是那段日子練習時間不充裕,東奔西跑,南京,杭州,北京,最後到gy家,PJ打趣地說:“他那個吊機器打個錘子星際,看見就想一巴掌。”

第二天來到賽場,他先和HK找了個僻靜的地方聊開了,探討一下各地圖上的心得,比較選手強弱,然後去了趟廁所,回來後聽說自己那組是個死亡組,還沒搞懂怎么回事,抽籤就抽完了,問問才知道原來是嘉兵代替選手抽籤,“自己還不太相信,就去看了對陣表,看得差點沒吐血,我想像不到還能有比我更爛的簽了。不過還好我參加的比賽也算多了,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一定要調節好。”所以他去了口那家泰國菜餐廳,喝一杯咖啡,看看窗外的風景,平靜一下心理。第一個打的是Home.sky,對PJ來說難度並不大,很順利贏得了第一場勝利。然後照例去餐廳點一杯咖啡,第二場就是同HK的較量,他需要緩解一下緊張的情緒,確定最後的戰術思想,“打之前我也想了想,如果能把HK打掉,80%就是冠軍了。”所以後來有媒體來採訪PJ,他說最大的勁敵已經不在了,指的就是HK。

比賽地圖是Hall of Valhalla。這張圖對PJ來說並不理想,因為當時PJ的TvP並不算是一流,而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Protoss user,即便在WCG的備戰階段,他也總是使用Zerg來對抗Protoss,或許他是想盡力避開種族之間的弱點,因此,我們很少看到他PvP的情景。在島戰中使用Zerg來對抗Protoss顯然是不明智的,但TvP卻有些優勢,所以他索性選擇了Terran。2003年PJ在比賽中的風格逐趨向穩健,跟從前靈動的思維和天馬行空的打法完全背道而馳,因為那時他的眼中只有冠軍,通往冠軍的路程中,絕不允許犯下任何錯誤,一個微小的失誤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而當時又看了看兔子,他清楚的了解,這個比賽,他第一個對手就是HK,第二是兔子,只是沒HK那么難打。PJ看到兔子和他是不可能碰上的,於是鬆了一口氣,接下來的矛頭指向了MTY。PJ回憶到:“MTY在2003年對於我來說真的簡單了,沒有壓力,我記得還是在大舞台上打的。”

當他在MTY祝賀的掌聲中和眾人的矚目中,踏上冠軍領獎台的時候,我問他心情如何,他說很平靜,“我覺得這是我該得的。所以在贏HK和拿勝者組冠軍的時候就已經興奮過了。我得了是應該的,不得才不對頭。那時候就已經驗證了,實力和付出都有。”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而當風從指間划過,他觸摸到的歲月流逝,也並不驚訝,仍舊坦然而平和。在他來時的路上,遇到一棵開滿枝頭的樹,長長的日子就在花開花落時重重迭迭,我仿佛聽見了他的腳步。從99年開始,把時光的片段串接起來,如同從頭翻起一本相冊,我發現後星際時代的他正如鋼多末世王朝的阿拉岡一樣不可或缺,如果這個後時代的王者突然消失,那么很多Scer將無所適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