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l manigault

earl manigault

若要談紐約的街頭籃球傳奇英雄人物,不管任何時空,就要從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名震紐約街頭籃球的綽號為“山羊”的earlmanigault談起。

earl manigaultearl manigault
若要談紐約街頭籃球傳奇英雄人物,不管任何
時空,就要從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名震紐約街頭
籃球的綽號為“山羊”的earl manigault談起。

人物生涯

earl manigaultearl manigault
中年“山羊”1944年出生的“山羊”在紐約一個單親家庭里長大,從小缺乏父親管束,早早踏上了街頭。在那裡各種可怕的誘惑正在每天吞噬著年輕人的前程。也許是兜里沒錢的緣故,少年時的“山羊”沒有沾上惡習,幸運的迷上了籃球。幾乎每天晚上,在130號大街拐角,人們都能看到一個瘦小的黑孩子勉強扣籃的身影。球場在白天被高中大學,甚至職業隊的球員們霸占,孩子們只有在清晨和晚上借著街燈練球,盼望球藝和身高快長,有一天能夠挑戰大人們。有的路人停下來嘲笑“山羊”笨拙的扣籃----他們不知道,在“山羊”的球襪里綁著兩個沉甸甸的沙袋。

1962年加入班傑明-弗蘭克林高中的時候,“山羊”的身高是不起眼的1米85,而他的彈跳高度居然達到了不可思議的50英寸---127厘米!和人打賭抓籃板上沿的硬幣一直是他的拿手好戲,直到後來全街區的人都不再敢和他賭時,“山羊”又想出了一招----連續反身扣籃,至今還有一些紐約人記得“山羊”連扣36次贏下60美金的場景。

“山羊”的球技和彈跳一樣驚人,很快入選了高中校隊,和賈巴爾(當時名字仍是盧-阿爾辛德)所在的PowerMemorial高中有過數場惡戰。兩人很快成為球友,聯手掃蕩街頭。在場下,名震全城但性情孤傲的賈巴爾總是獨來獨往,而同樣出名的“山羊”卻結交了一大群三教九流的朋友,染上了不少惡習。高中最後一年,學校以吸大麻為由將“山羊”開除。雖然“山羊”在以後吸毒搶劫入獄並最後悔改,但他直到死前也不肯承認曾經在高中吸過大麻
1969年,“山羊”因吸食海洛因被捕,入獄16個月,在他服刑期間,作家皮特.阿克瑟勒姆(PeteAxthelm)於1970年出版了“TheCityGame”一書,專門用來描述紐約街頭籃球,其中就有一篇文章深入探討“山羊”的傳奇故事。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時的獄警還拿書讓“山羊”簽名。
當時ABA美國籃球聯盟猶它星光隊(UtahStars)的老闆比爾.丹尼爾斯(BillDaniels)看過這本書,曾邀請“山羊”參加測試,不過此時他的身體早已被毒品所侵噬待盡,終究未能如願登上職籃大舞台。

1977-79年“山羊”又一次因為預謀搶劫入獄,這次摔個大跟斗也讓30多歲的“山羊”一無所有,出獄後終於大徹大悟,擺脫吸毒惡習,也跟黑街朋友斷絕來往,在昔日揚名立萬的鬥牛場推廣基層籃球運動,除了當起義務教練外,也舉辦“山羊籃球錦標賽”,希望青少年能以他為借鏡,靠籃球走出一條康壯大道,而不是像他一樣自毀前程。
不過對於這些街頭籃球手來說,他們並不被所謂的正統NBA球員看在眼裡。出身紐約的前網隊中鋒傑森.威廉士(JaysonWillaims)曾說過一句話:“世上最被過分吹噓的球員就是所謂的‘街頭籃球傳奇人物’,因為他們只跟街坊鄰居打過球,又沒有比賽的攻守統計,誰知道他們的真正身手與表現如何.他們是被過度神話的一群傢伙。”

earl manigaultearl manigault
或許有些街頭球員的表現有時的確會被過度渲染,但是在市井小民眼中,誰會在乎遙不可及的NBA球星,他們只相信親眼目睹到的街頭籃球英雄,況且這些街頭籃球英雄,況且這些街頭籃球英雄也不乏有將NBA球星打得落花流水的傳奇故事,這些人才是他們心目中的球星,也是他們每天茶餘飯後樂此不疲的談論話題。尤其“山羊”的故事曾被改編成電影,還是著名的電影頻道HBO自製的影片,片名叫做《Rebound》。裡面著重講述的就是紐約街頭傳奇籃球霸王“山羊”的一生。那裡面的“山羊”是與賈巴爾同一時期的籃球奇漪,彈性驚人,垂直起跳高度據稱達142厘米,高中時期已名滿全美。然而“山羊”那一身驚世駭俗的籃球技藝與狂傲不羈的個性,讓他無法適應正統學院派的籃球風格,於是迷失在街頭與毒品里,一個不世出的天才自此隕落。“山羊”本人在這部片片頭也有短暫出現。

“山羊”與1998年5月15日心臟衰竭過世,終年53歲,紐約公園管理處為了紀念“山羊”後來推廣公益籃球不遺餘力,還在同月將第99街Amsterdam大道的街頭籃球場更名為“山羊公園”

傳奇

鏡頭一
1964年洛克全明星賽。“山羊”帶球快攻,身高2米的雪城大學球星范恩-哈珀和2米03的中鋒費爾-李德迅速回防,兩人並肩站住籃下空間,伸手準備封蓋。身高1米85的“山羊”視二人如無物,逕自起跳。哈珀和李德躍起封蓋,只見“山羊”越升越高,最後大力雙手灌籃---在兩名高出自己15公分還多的對手頭上。球場霎時一片靜寂,隨即傳來爆炸般的叫好聲,球迷蜂擁入場,比賽被迫中斷。就在“山羊”幾乎要在街頭迷失的時候,洛克聯賽的創始人霍坎比-洛克找到了這個年輕人,給了他一生中極少得到的父愛一般的關懷和管教。最終洛克先生通過自己的推薦,將“山羊”送到了著名的籃球預科學校----位於北卡夏洛特勞倫伯格學院。第一次遠離大都市的“山羊”開始安下心來補習功課,他的成績達到了NCAA規定的標準,北卡,杜克,印第安納等名校的籃球獎學金也接踵而來。出於功課壓力考慮,“山羊”挑選了一間不出名的黑人大學---約翰史密斯學院

可惜,“山羊”並沒有在大學裡“存活”下來,教練把本該屬於他的首發位置照顧給了高年級學生。“山羊”一氣之下輟學回到了紐約,卻得知洛克先生已經去世。失去了人生嚮導的他整日鬼混街頭,很快迷上了海洛因。1969年,賈巴爾成為了NBA狀元秀,簽下百萬契約,“山羊”卻鋃鐺入獄,在紐約格林海文監獄一坐16個月。

69-70賽季紐約尼克斯奪得隊史上首個NBA總冠軍,作家阿克西蘭在記錄尼克斯奪冠歷程的《籃球城市》一書中提到了“山羊”在紐約街頭的傳奇,NBA的球隊終於開始注意到了他。1970年夏天從監獄釋放之後,“山羊”得到了猶它爵士的試訓機會,甚至能有機會在一場季前賽和老朋友賈巴爾同場競技。不幸的是,毒品和牢獄幾乎毀掉了“山羊”的身體,他沒有等到和賈巴爾的對決就被爵士隊中途裁掉。

earl manigault街球聖地:洛克公園
鏡頭二
1967年夏天,“山羊”在洛克公園對壘曾經入選全美高中最佳陣容,有“精鋼彈簧人”之稱的埃德里奇-韋伯。一次快攻當中,“山羊”帶球直奔籃下,看到韋伯從後趕上,便故意放慢速度,伸手招呼韋伯。當韋伯和他同時起跳之時,“山羊”將球抓在右手,低低垂過腰間,眼看要上升到最高點,手臂突然在空中閃電般的划過270度,從韋伯頭上把球砸入籃圈。原諒我簡陋的文字無法再現當時精彩場景,但“毀滅者”哈蒙德說:“這是我一輩子見過的最精彩的灌籃。”拖著支離破碎的身軀,“山羊”回到了街頭,僅有25歲的他,在球場上居然腳步踉蹌氣喘吁吁,絲毫沒有昔日的風采。漸漸的,王者隱退了。

不久之後,“山羊”仿效恩人霍坎比-洛克,回報社區,在99大街創辦了“山羊聯賽”。各路球星慕名而至,伯納德-金阿爾伯特-金兄弟以及後來的火箭馬刺雙冠軍球員馬里奧-埃里都是出身“山羊聯賽”。

令人痛心的是,“山羊”一直沒有完全逃出白色粉末的控制。1977年夏天,他莫名其妙的取消了自己聯賽的開賽日,和一幫朋友驅車開往布隆克斯區。幾個小時後,他就被銬上了雙手---搶劫600萬美金未遂。這一次,24個月的班房。

出獄後的“山羊”似乎已經真正的畏懼了黑街,將全家遠遠的搬離了紐約。沒有多久,無法忘記他的球迷們將他請回了紐約,重新執掌“山羊聯賽”。這一次,他沒有讓大家失望,聯賽至今仍然在紐約街頭屹立。

紐約傳奇中的傳奇----“DoubleDunk”了。紐約許多老球迷都發誓親眼見過“山羊”雙灌籃的神技,還是在正式的街頭比賽中。傳說“山羊”在終場前球隊落後3分的情況下突破籃下起跳,扣籃後在空中把球接住又扣了一次,然後傲慢的說這要算4分。有人會在乎雙灌籃算幾分嗎?這種表演已經完全超越了地球人的籃球範疇,屬於另一個時空。NBA的“飛人”後代們每年苦思灌籃大賽新招數,不是沒人想到“DoubleDunk”,而是-----你要說NBA籃筐上網子太長,球掉得慢。
"山羊”的街頭籃球傳奇生涯雖已譜下句點,但是有關他的奇人異事仍不斷在紐約街頭巷尾流傳,只要在鬥牛場提起“山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也深深為他惋惜,在眾人心目中他永遠是“未曾打過NBA的最偉大球員”。

街頭籃球之王

earl manigaultearl manigault
若要談紐約的街頭籃球傳奇英雄人物,不管任何時空,借要從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名震紐約街頭籃球的綽號為“山羊”的earl manigault談起。

有一本這樣的書叫《swee'pea and other playground legends》,“swee'pea” 是 daniels 的綽號,此書是以 daniels 為出發點,介紹紐約街頭籃球傳奇人物,才翻開此書的前言,就讓我震攝住,而且非追根究底讀完不可。 前言是這樣寫著:“某天新澤西籃網球館內正有兩位老球迷在閒聊著,當客隊塞爾蒂克休息室走出已退休的明星控球後衛 bob cousy 時,其中一位老球迷扯開嗓門說:‘迎面而來的不是紐約 andrew jackson 高中史上第二偉大的籃球員 cousy 嗎?’已獲選進入“名人堂”的 cousy,既狐疑,又有點不悅的回頭問:‘第二偉大?那誰才是最偉大?’這位老球皮不屑的說:‘你一定聽過lloyd daniels的大名吧!’
如雷貫耳的前nba球星 cousy,竟然還不如 daniels ?光前言就完全讓我傻眼了,daniels 到底是何方神聖? 紐約街頭籃球到底還有那些牛鬼蛇神,連nba球星都吃癟?這本書讓我對紐約街頭籃球開始著迷,而且也立志有一天只要有機會一定要到紐約,體會書中所描繪的街頭籃球故事。
NBA巨星“天鉤”賈巴爾(KareemAbdul-Jabbar)曾稱“山羊”是“未曾打過NBA的最偉大球員”,這句話對“山羊”是褒,也是惋惜,因為他的籃球天賦百年難得一見,不過由於誤入紐約“黑街”歧途,自始至終無法進入NBA,甚至連大學籃球都沾不上邊,最後以悲劇結束了他傳奇的籃球生涯。

賈巴爾的生平作為一個NBA球迷來講都知道,他是位孤傲的巨人,而且籃球生涯一路走來所向無敵,為何會對一位街頭籃球員會有如此贊溢之詞,因為賈巴爾曾被“山羊”打敗過,太清楚“山羊”的能耐。想要打敗2.18米的賈巴爾,這位“巨人殺手”應該至少和賈巴爾一般高,就象是張伯倫(WiltChamberlain),不然就是比賈巴爾壯,例如摩西.馬龍(MosesMalone),但現實中的“山羊“既沒有賈巴爾高,也沒賈巴爾壯,而且他只有1.88米。

當然他令賈巴爾俯首稱臣,絕對要有拿得出手的本事,“山羊”最令人咋舌的就是他的籃球天賦、彈性與爆發力過人,可以輕鬆摘下放置在籃板頂上的25分錢硬幣;而且有一次他跟人大都60美元,可以立定連續倒灌36次,而他也確實做到了。不過這些還是他技藝的一小部分,他的招牌灌籃“一球雙灌”,他可以在空中先將球塞入籃筐,另一手順勢接住,拉回來再灌一次。

當然,這些或許都經過街頭人們的渲染,但在“山羊”在高中參加全明星賽時,“山羊”真真正正地在眾目睽睽之下露了一手罰球線起跳雙手灌籃。當時“山羊”利用一個快攻機會運球直奔前場,退防的球員一位身高1.98米,另一位更是高達2.03米,在運球前進時,“山羊”就已經在盤算著腳步了,而這兩位長人也布下天羅地網嚴陣以待。“山羊”在運球至罰球線後就收球起跳,當時沒有人知道“山羊”從罰球線起跳想乾什麼,但“山羊”就是衝著籃筐飛去,這兩位長人同時間趕緊躍起封阻,只見“山羊”越飛越高,而躍起封阻的兩位長人卻已開始落地,全場爆滿球迷緊盯“山羊”,剎那間,“山羊”高舉雙手超越兩名長人封阻,轟然將球灌入籃筐,球迷先是鴉雀無聲和面面相窺,待了好一會才會意過來,響起震耳欲聾的掌聲,如此驚人的彈性、滯空能力於續航力,不要說60年代,就是21世紀也是驚天地、泣鬼神。而這還是在比賽中進行,而到了“J博士歐文和“飛人”喬丹時已經是沒有人封阻的全明星表演賽上了。

earl manigaultearl manigault
“山羊”比賈巴爾大兩歲,當時兩人在公立高中聯賽對決可謂全紐約最熱門的比賽,1962年“山羊”率領所屬的班傑明.富蘭克林高中擊敗賈巴爾領軍的高中球隊,拿下聯賽冠軍,賈巴爾雖然年輕氣盛不服輸,卻對“山羊”佩服的五體投地。後來曾說:“他是紐約有史以來這般身材的最佳球員。”兩人一時瑜亮,也被紐約捧為未來籃壇的兩顆新星。

賈巴爾的確是未來之星,高中畢業以後進入NCAA大學籃球強權UCLA,之後平步青雲進入NBA,成為NBA史上最偉大的中鋒之一。

“山羊”的人生卻面臨一波波的衝擊,把這位明日之星徹底擊毀,高四那年因涉嫌吸大麻被逐出校隊,後來透過友人介紹轉學至北卡州的一所大學預科學校就讀,希望他能遠離黑街生活,好好思考、規劃未來籃球路。“山羊”勉強以倒數第二名畢業了,進了北卡夏洛特一所傳統黑人大學,“山羊”課業依舊沒長進,在校隊又與教練槓上,因為他的球風太前衛,超乎當年的老學究八股球風,不要說灌籃,就連指東殺西的“Nolookpass”或是背後運球都被教練視為歪門邪道,他再也忍受不住籃球才華與創意遭壓抑,打包重返紐約哈林老家,繼續過著浪跡街頭的生活。

若要談紐約街頭籃球傳奇英人物,不管任何時空,皆要從1960、70年代名震紐約街頭籃球的“山羊(TheGoat)”Earl Manigault談起,

NBA巨星“天鉤”KareemAbdul-Jabbar曾稱“山羊”是“未曾打過NBA的最偉大球員”,這句話對“山羊”是褒,也是惋惜,因為他的籃球天賦百年難得一見,不過由於誤入紐約“黑街”歧途,至始至終無法進入NBA,甚至連大學籃球都沾不上邊,最後以悲劇結束他傳奇的籃球生涯。

熟悉Jabbar生平的人都知道,他是位孤傲的巨人,而且籃球生涯一路走來所向無敵,為何會對一位街頭籃球員有如此溢美之詞,因為Jabbar曾被“山羊”打敗過,太清楚“山羊”的能耐。
“山羊”是街頭籃球這項運動中的超級明星,但最初他是肯尼國王隊(一隻業餘球隊)中的一員,然後打出了自己的名號,獲得了“山羊”的綽號,意思就是他個子在打籃球的人中並不算高,但就像山羊一樣,在發威時能無所忌諱像人們展示他瘋狂的力量、超人的能力,撕裂所有對手的防線。在球隊當中,“山羊”是絕對的靈魂。
生活艱苦,加上不成熟的心志,“山羊”只能在鬥牛場尋求解脫,在鬥牛場上,他可以灌倒賈巴爾、張伯倫能NBA的巨人,可是一出了鬥牛場,他便一無是處,人生毫無目標,也缺乏主見,只能隨波逐流,消逝在街頭暗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