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as

Texas

Texas既象一支俗氣地無可救藥的流行樂隊,在嘈雜的排行榜和媚俗的俱樂部里混沌浪跡,又恍若特立獨行的孤獨遊俠,策馬持劍地彷徨於朔風迴蕩的曠野,劍鋒落處灑出數陣清幽悅耳的裂帛之聲。風 格為Adult Alternative Pop/Rock(成人另類流行/搖滾) Alternative Pop/Rock(另類流行/搖滾) Blue-Eyed Soul(靈魂樂) Britpop(英倫搖滾) Pop/Rock(流行/搖滾)。 它既編造著可笑的性感歌曲,同時又演繹著無處不現真情的動聽謠歌。它是一支普通得幾乎被湮沒的英國組合,沒有suede妖艷的變態真心,也沒有Blur苦心經營的實驗創意,但是它本質里卻有一些在商業流行漩渦里苦苦掙扎的音樂工匠們所未曾消失的可愛。

Texas

風格:Adult Alternative Pop/Rock(成人另類流行/搖滾) Alternative Pop/Rock(另類流行/搖滾) Blue-Eyed Soul(靈魂樂) Britpop(英倫搖滾) Pop/Rock(流行/搖滾

介紹:

Texas既象一支俗氣地無可救藥的流行樂隊,在嘈雜的排行榜和媚俗的俱樂部里混沌浪跡,又恍若特立獨行的孤獨遊俠,策馬持劍地彷徨於朔風迴蕩的曠野,劍鋒落處灑出數陣清幽悅耳的裂帛之聲。它既編造著可笑的性感歌曲,同時又演繹著無處不現真情的動聽謠歌。它是一支普通得幾乎被湮沒的英國組合,沒有suede妖艷的變態真心,也沒有Blur苦心經營的實驗創意,但是它本質里卻有一些在商業流行漩渦里苦苦掙扎的音樂工匠們所未曾消失的可愛。
注意到Texas,是因為它有一個與美國第二大州相同的名字,而始料未及的是,樂隊竟然土生土長在蘇格蘭。對於這塊造就過不少綠林英豪的土地,除了那支以浪漫的“流浪者”為名的球隊讓人影響深刻之外,碧坡起伏的鄉景、淳樸率直的民風和淒婉悠長的蘇格蘭風笛構成過自己心目中屬於那裡的全部,現代生活、搖滾音樂與它的任何牽連幾乎是難以想像的。只有聽到Texas之後,才會恍然得意識到蘇格蘭還有搖滾音樂。
Texas成立於1988年,來自格拉斯哥,由80年代蘇格蘭知名的青春流行組合Altered Images的核心人物—貝斯手Johnny McElhone一手組建。最初的樂隊成員還包括原Love and Money的鼓手Stuart Kerr,主唱Sharleen Spiteri,吉他手Ally McErlaine。在樂隊推出第二張專輯《Mothers Heaven》(母親天堂)時,由Richard Hynd替換了Stuart,並且新加盟了鍵盤手Eddie Campbell。Johnny非同尋常的創作能力和Sharleen與眾不同而極富表現力的嗓音營造了Texas流行清純的搖滾民謠風格。近年來樂隊在鼓手Richard離隊的情況下,於今年5月10日推出新專輯《Hush》(寧靜),一時間在英國專輯榜上強力登場,擊敗Cranberries的《言歸於好》等一批新作。

執著的Johnny McElhone

貝斯手Johnny McElhone來自於不尋常的性格背景。他的父親Frank是格拉斯哥傳奇式的民區Glasgow Gorbal的政治首領,Johnny從小生長在那裡,他的家一直顛簸在追隨著政治領袖的路上,他父親曾是蘇格蘭著名政治人物Tony Benn的私人秘書。Johnny最後見到父親是在1982年驅車送老人去市區參加抗議遊行。父親因為心臟病突發,死於熱愛的工作中。當Johnny回憶起這段過去時,說道:“我很高興當時沒有離開樂隊,那之後,母親Helen接管了多年組織選民的工作。我為它們而驕傲,他們是誠摯的,為他人他們花去了太多的時間。”
但Johnny並未受其父母政治傾向的影響,1979年,他15歲那年,由於受Clash樂隊的影響,他與女同學Clare Grogan組建了Altered Images樂隊。在Johnny所投身過的3支樂隊中,這是一個相當引人注意的開始。在英國極具聲望的音樂節目主持 John Peel的幫助下,他們的歌曲為歌迷所關注,首張專輯《Happy Birthday》(生日快樂)大獲成功,位居英國榜第2。在樂隊輝煌的4年曆程中,他們是甜美純真的新潮流者。到1983年持續的成功還是促使Johnny和Clare決定改頭換面。在他們的最後單曲"Don't talk to me about love”(別和我談論愛情)中,Johnny彈奏起瘋克式貝斯,音樂趨向電子化,顯示了受電子樂隊Chic和Marvin Gaye的強烈影響。在那年的晚些時候,作為曾出演影片《Gregory's Girl》(格里高里的女孩)女主角的Clare被力邀任Local Hero樂隊核心。Johnny也因此轉到當地有希望的White Savage樂隊,並影響他們變形為靈歌風格的Hipsway。Hipsway雖然有一首英美兩地的熱門歌曲"Honey Thief”(甜蜜小偷),但Johnny作為闖入的外來者,很快證明在此他是站不住腳的。“在1986年,當我們在陪同組合Eurythmics做歐洲巡演時,我看到的是樂隊內部艱難的爭鬥和近身的交戰。”Johnny回憶說,“正好annie lennox(著名女歌手,原Eurythmics成員)病倒了,要在阿姆斯特丹養病一周,我就藉此飛回了家。那時我遇到了Sharleen。我曾經告訴我的哥哥(原Altered Images的經理人),自己一直希望再次和女歌手合作。我就是喜歡她們的嗓音,你知道這真是冥冥中注定的。”

黑頭髮的Sharleen Spiteri

上網際網路查尋Texas的主頁,很輕易就能找到。簡潔的主頁面儘管內容不多,但女主唱Sharleen Spiteri冷峻脫俗的形象給人的印象卻是絕對深刻。 Sharleen留著一頭蓬亂的黑色短髮,黑色的大眼睛有著猶太種族般天生的憂鬱和高貴氣質。歐洲式挺拔的大鼻子沒有使她缺乏個性。一張笑起來有些誇張的嘴更顯得誠摯而獨具力度。Sharleen絕對算不上美麗,但她的形象足以引起你注意她黑色眼睛後蘊藏的內涵,無論你是否已經聽過她的演唱。
Sharleen從小在格拉斯哥長大,一直是個倔強的孩子。小時候打起架來一點都不遜色於男生。她成長得毫無畏懼,象一個總想攀登而不會考慮摔落的強者。她說,“我14歲時,就搬出家住,那裡有我們稱作的‘猴子難題樹’。它樹枝交錯,頂端平坦,足以象平台一樣讓人站立。我和朋友們常常在星期天帶著收音機爬上去,躺在樹上,聽排行榜節目,那真酷。此後我又迷上了登山運動,藉此發現了個性中四海飄泊的自我。”後來,Sharleen獲得了自由攀登(不用繩索的那種)的等級資格,攀登一直成為她暫時解脫流行明星之累的方式。
Sharleen的父親有義大利—法國血統,而母親則是德國愛爾蘭後裔,所以她的性格里有種天生的包容性和複雜的情緒波動。父親Eddie是名海員,她從小就懂得許多航海知識,隨父親到過美國和整個歐洲。“我過得象個公主一樣,船員們教我用撲克賭輸贏,在那次週遊中一切都很順意,和男人們聚在一起,對於我現在的工作方式有非常重要的影響。”海洋的生活給了她異乎女性的豁然和豪爽。但是16歲時的理髮師生活則賦於了她創作中的敏感和與人交流的本領。當時Sharleen得到了一個周六工作,在國際美容連鎖店Irvine Rusk當美髮師。這份工作教會了她與人接觸、交流的本領。“你誠意地和顧客交流,他會告訴你所有的故事,理髮師知道一切,甚至比神父更多。”17歲時,由於出色的成績,Rusk把她送到法國、義大利和美國去學習,她幾乎得到了一個女孩期望得到的最滿意的工作了。但血液里不安分的精靈,把她帶到了音樂的邊緣。在認識了Johnny McElone後,她開始準備放棄所有,投入顛簸的搖滾生涯。

Texas的成熟

他們的最初相識的一小時中,Sharleen有些喋喋不休的嘮叨,很讓Johnny提不起精神。但當她唱起“Do you really want to hurt me?”(你是否真想傷害我)時,原先表現冷淡的Johnny竟用“虛幻、迷濛、輕盈、頹傷”等一大串字眼來評價這段表演。他說,“當我聽到那首歌之後,我就知道自己不能再回到Hipsway了。”Sharleen追憶當時對夥伴的看法,“我已經在流行樂壇之外觀察了這個傑出人物很久,他似乎毫不疲倦,對我極有耐心,是真的重視我的演唱。”一支新的樂隊就此產生。
作為最初Texas陣容中的另一位“倖存者” Ally McErlaine,當時才17歲,他回憶樂隊組建初期的情況,“因為大家都是新加盟,不知道規矩。Johnny象回到了Altered Images一樣,成了樂隊的領導者,每個樂隊都要有這樣的人,他有駕馭的本領。而且他終於擁有了一支樂隊,不再會讓它任意走樣。”雖然主唱和創作核心的第一次合作的創作嘗試便造就了他們的首張熱門單曲“I don't want a lover"(我不要一個情人),但樂隊真正的成熟還是很多年之後的事情。Johnny為Texas設計了一條“慢熱型”的成功之路,在持久的信心和平靜的歷煉下,樂隊的進步循序漸進,事後證明這對他們的生存是有決定性的,尤其是對歌手。長久的挫折和失落,很少有人能平心靜氣地度過。Sharleen作為樂隊中至關重要的人物,她倔強隨性的個性所經歷的演化描繪了樂隊逐漸成熟的軌跡。首張專輯製作時過高的期望,再加上自己陷入離婚和藥物的糾纏,巨大的反差讓Sharleen難以接受,如同墜入絕望中,以為自己被戲弄,她狂躁地讓用昂貴租金租借的錄音室空置,不開口唱歌,甚至離開樂隊獨自回到家鄉。但困境終究是短暫的,1989年,首張專輯《Southside》推出,獲得了200萬張的銷量。其中的那首單曲“我不要個情人”進入英國榜的前十位。
首次的成功並沒有使樂隊的名聲一路上升,緊接著的第二張專輯《Mothers heaven》的成績不夠理想,Sharleen又幾乎焦躁地回到精神破碎的邊緣。她強調,樂隊的朋友們正在自毀於藥物,媒體和唱片公司又在一邊吹毛求疵,一切正把他們推向崩潰的境地。她說似乎已經感覺到被蔑視、被擊倒,自己的世界在下沉。而Johnny則不這樣認為,他客觀地指出,“Sharleen不能理解樂隊發展中的退讓和反作用力,而我已習慣於此,在Altered Images早就經歷了太多上上下下的起伏。”同時他也依然鼓勵並支持sharleen。Texas
再次被持續地向前推進,到1994年第三張專輯《Ricks Road》(乾草路),市場反映依然不夠強烈,似乎情況仍在惡化。Sharleen儘管沮喪,但已不再埋怨公司、製作人或者是媒體,而自省得意識到是自己的創作和演唱始終沒有突破。
終於“異常之事”在Sharleen身上發生,沖走了她所有的憂傷和急進的焦慮。“那年,我26歲,我們仍在做《Ricks Road》的促銷。一天晚上,我象平時一樣入睡,第二天一早,忽然間好象另一個我被喚醒。許多狀況輕易地發生在我身上,我不再生氣,我真切地看著鏡子,發覺臉已經改變,從女孩變成了女人,壓力、緊張和所有的怒氣全部一掃而空。那既不是我的生日,也沒有戀愛,更沒打算和男友結婚,什麼也沒有。可的確那以後,我已經開始能夠控制自己,恢復了一個歌手應有的狀態。”
新的Sharleen,新的Texas成為英國流行樂壇中較知名的變形之一。相互的信任和慷慨包容使他們完全把精力聚焦在應有的目標上。當Sharleen在巴黎潛心一年,積蓄創作和表演的動力時,他們依然通過電話互相交換對歌曲的意見,有時會從中午談到午夜。1997年的專輯《white on blonde》在厚積薄發的狀態下誕生。這支在外形上極具The Doors和Rolling Stone遺風的組合,終於以毫不含糊的自信和出色的反時尚傾向,象Simple Red、Beautiful South以及當前的The Corrs一樣大獲成功。
組建時間: 1986年
國籍:英國

專輯:

HushWhite On Blonde、Ricks Road、Mothers Heaven、Southside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