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R

TNR

(Trap Neuter Release,簡稱TNR),是一種取代安樂死的人道管理和減少流浪犬和流浪貓數量的方法TNR藉由施以絕育手術,使之無法繁殖。自從1980年代後期和1990年代早期以後,目前數個動保團體在美國逐漸推動TNR[1]。TNR仍然存在一些非傳統方法使TNR無法被普遍性地接受。根據2010年一項研究指出,控制TNR動物族群易受其他因素干擾[2]。

理論

近年來在美歐有些TNR的團體,他們改稱CNR(捕捉、結紮、放回原處,Catch Neuter Return,簡稱CNR),他們認為用捕捉比誘捕好聽,放回原處比野放更合乎這活動的實際意義,這個稱呼的改變使字面的意義更接近實際的活動,更接近人道的作法。

當一群流浪動物依靠資源駐留於當地,往往因為沒有結紮而繁殖增加數量,當資源不足以支撐整個族群生命所需,將會產生攻擊行為及族群外移,造成社會問題。

透過結紮(以雌性動物優先),可抑制動物於每年所繁殖出龐大的生物數量,而結紮的同時亦可進行流浪動物篩檢,將具有危險性的流浪動物移出當地地區,而可存於社會無害的流浪動物則於當地釋放。一個地區所能供給流浪動物生活及駐留的資源是有限的,透過這些沒有問題的流浪動物,理論上將當地生活所需資源給占據和以流浪動物的地域性將其外來未知的流浪動物給驅趕出去,讓地區中流浪動物個體的遷移降至最低;但是部份動保團體觀念歧異不一,對於資源占據與可不可餵食的論點有所異同。

部份獸醫認為結紮過的流浪動物不會受到發情的影響造成攻擊行為,而穩定的流浪動物個體亦有助於義工進行衛生控管。

一個地區如果能有效結紮70%的流浪犬。那之後這些流浪犬的族群有可能下降。

實際成效

關於TNR的成效驗證有不少研究。但是亦有質疑甚至否認者。

一篇來自北卡羅萊納州博士之研究指出雖然高成效絕育理論上可降低貓群數量,實際上卻會因為新移入貓只而失敗[3]. 同行評審研究顯現因TNR減少,而其條件建立在只有在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貓只數量被外力移除情況下方能成功,且易受外來流浪貓的遷入所影響[4]。一項由Castillo所做研究[5]論述TNR易受外來移入之流浪動物所影響[6]。而另一篇由Longcore等人撰寫之評論性文章[7]宣稱TNR無法減少野貓數量。新墨西哥州立大學發表的研究指出假設完全沒有外來貓,則必須要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一到百分之九十四的貓絕育才能減少野貓數量。作者指出某些長期研究發現貓群數量未減,而有幾個案例反而因為外來貓而增加了。作者論述此乃因為貓群數量不穩定且大量的貓只於城市與林地間遷徙, 而且當該地有可靠的食物來源時,貓群的密度會激增。

正面資料較為古老,集中於2005年以前。Kathy L.於大學環境進行TNR計畫研究,其研究結果10年內流浪動物族群遷入率減少了70%,整體族群並逐漸下降成原有的7成[8]。Julie K.研究者花費11年(January 1991 to April 2002),於2002年進行完整的流浪貓族群統計,其總數下降了66%,1995年之後並未再觀察到新生小貓 [9][10],另外TNR也在希臘、義大利實行過。洛杉磯在一九七一年處理十一萬隻狗,低成本的結紮方式推出後,到一九八六年數目下降到只剩一半[11]。加拿大溫哥華一九七六到一九八四的八年間,野狗處理由八萬降到九千隻以下。

實行上優缺點的分析

優點:

犬貓有強烈的地域意識[12],絕育可以逐步遞減該區流浪動物的數目。

無需人道毀滅,以科學的方法持續控制繁殖,符合慈悲共容的人道精神[來源請求]。

透過TNR計畫的推廣,居民有機會接受愛護動物的公民教育[1]。

同時顧及流浪動物[13]以及社區居民兩者的福利,合乎兩者平等[14]。

可降低相關部門於流浪動物捕捉,安樂死等方面的經費支出。[15]。

固定地區流浪動物族群,利於衛生管理及控管[16]。

缺點:

若結紮手術處理失當,可能引起犬貓出血死亡、漏管形成、排尿失禁、類無睪徵候群等併發症之風險[17]。

目前尚無法被所有社會大眾全盤接受[18][19]。

無法防止流浪動物攻擊事件發生。[20]。

需花時間部署配套的社區TNR工作,以控制新進流浪動物控管與社區動保共識。

需長時間執行,流浪動物數目不會短時間驟減,亦有機率TNR成效速度受到遺棄動物影響之情形。

在大眾尚未擁有正確動物飼養觀念,易棄置於TNR區域。[21]。

方法

絕育-由獸醫對犬貓施以絕育手術。絕育手術有二種方式,第一種方式就如人類例行性的絕育手術一樣,只針對子宮(母畜)和輸精管(公畜)結紮;而另一種方式則是子宮卵巢摘除術和睪丸摘除術。單純以絕育定義上來看,前後兩種方式皆能達到絕育目的(阻止受孕),但在犬貓生理心理方面卻有不一樣的後續影響。基於以後犬貓的健康及行為著想,國內外一般也建議使用後者的方式進行手術。後者的方式因為器宮的移除(卵巢、子宮角、子宮頸和部分子宮體)及荷爾蒙的分泌減少從而可以預防生殖系統上的疾病;在母畜上可以預防子宮蓄膿、卵巢囊腫、濾泡囊腫、生殖系統腫瘤、假懷孕、皮膚問題等,而且若能在幼年時進行更可以達到預防乳防腫瘤的發生;在公畜上則可預防睪丸及圍肛腺腫瘤的發生。行為上則可以減少一些造成人類困擾如亂大小便、愛哭叫、攻擊及因發情而產生的地域和求偶行為,除了某一部份人類是因為從心底里害怕犬貓的原因外,這些都是犬貓絕大多數會被人類驅趕的主要原因。根據以上兩點的好處,國內外都強烈建議進行完全摘除的方式進行手術。因為前者手術的方式,犬貓體內仍殘留著卵巢和睪丸,故仍一直產生荷爾蒙;而犬貓的生理和人類不盡相同,在犬貓母畜上並沒有更年期,直到去世前仍會一直發情。荷爾蒙的產生,讓犬貓仍會進行交配行為,只是絕大多數機率不會懷孕,仍有懷孕的風險。

剪耳-絕育時一般會加以標記此犬貓是否已絕育,而標記的方式從以前剪去耳翼的側面一部份(三角形),演變成現今的剪去一邊耳尖的一小角,以分辨已絕育與否。標記與否及標記位置在國內目前仍沒有一定的共識,但標記的最終目的,是要讓不認識該犬貓的民眾,在不靠近不接觸不捕捉之情況下,單純以一定距離下便可觀察出該犬貓是否已經絕育。從而避免不必要的捕捉及手術,概可減少犬貓的壓迫也可減少不必要的捕捉及手術成本,更重要的是可以免去再一次手術的風險。[22]

釋放-將已經完成絕育手術並康復的貓狗帶回原本補捉到的地點釋放。透過當地義工執行後續社區教育及流浪動物餵衛生管理。

爭議

許多野生植物和鳥類的擁護組織認為TNR對於野貓威脅瀕危物種毫無幫助。野生動物協會聲明“縱使保守估計捕獲獵物影響,數量仍然十分龐大。餵食野貓無法阻止其獵殺野生動物……”[23]。TNR團體認為,儘管使貓不孕對貓獵捕的能力沒有影響,TNR計畫仍然可以經由族群數量的減少而削減了整體掠食的作用。亦有部份人士認為,結紮伴隨的風險以及犬貓失去的權利不比人道毀滅人道[24]。

流浪狗實施TNR的問題較流浪貓嚴重許多。由於流浪狗不如流浪貓怕人,TNR之後仍有機率對人類以及其他動物有攻擊性行為。一些學校機關有社團組織於自己的校園之中實施TNR,雖然相關團體宣稱流浪狗有地域性能減少外來流浪狗進入校園,然而在校園之中有學生任意餵食的環境下導致流浪狗地域性降低,反而造成流浪狗族群日漸擴大。也有民眾私自認為學校內的流浪狗多一兩隻無法察覺,自行將寵物狗遺棄於校園之中。

校園TNR後續處理執行

有鑒於TNR造成的爭議,目前部份校園內相關社團團體正逐步修正執行方法。

宣導-透過演講、義賣、生命教育講座等方式,加強學生對流浪動物的認知,減低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恐懼

管理-進行校內流浪動物數量的登記與管理,新出現的滯留流浪動物優先TNR。同時對已經TNR流浪動物進行管理及區域的環境維護,負責相關申訴流浪動物事件的後續處理,對於有攻擊性的流浪動物進行移置,行為不良之流浪動物進行教育,流浪動物之衛生管理。

行動-逐步進行周遭地區的TNR,降低因流浪動物的流動造成的相關問題。

目前執行上述方法的校園的流浪動物數量皆有趨於穩定的跡象[25]。且學生的機動力較學校行政機關為高,能快速及準確的處理相關問題。平時並進行流浪動物的登記,能於流浪動物事件發生後與新的流浪動物遷入時,快速的篩選與比對目標。[26]

台灣TNR實例

台中市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TUAPA[27],自2007年起每周日於中部地區舉辦巡迴下鄉免費絕育活動,至2009年07月為止已到過台中市北屯區、台中縣石岡鄉、台中縣神岡鄉等地巡迴注扎為當地流浪動物免費絕育,結紮數量近二千隻,大大減少流浪動物出生率[28]。

新竹市在市長支持及紅項圈流浪動物關懷協會協助下,有七、八個社區共養野狗,這些野狗無論公、母,全部絕育,由社區志工負責餵食、洗澡,獸醫師負責醫療;由於野狗已經絕育,情緒不會受發情期影響,且易與人親近[來源請求],外界所擔心的野狗咬人事件,機率已降低[來源請求]。但實際上,野狗常會追逐人車,居民不堪其擾。同時於2012年四月,一名五歲女童遭當地六隻野狗圍攻造成腿部撕裂傷以及心理創傷[29]。

救狗志[30]blog的作者,於就讀東華大學碩士的期間,透過blog募款,組織TNR小組,於街上結紮流浪犬貓,以母犬為重點。結紮的總數超過上百隻。使用的工具以機車、吹箭、誘捕籠為主。其碩士論文的題目為“瘋癲、愛心? 狗媽媽的照顧圖像與社會處境”[31]

作家朱天衣[32],於2007年發起巡迴免費結紮車,[33]目前已完成巡迴台灣並持續提供結紮服務。

台北市動物衛生檢驗所[34],藉由民間自主力量與善用民間資源與志工人力,與台灣認養地圖協會[35]及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合作,辦理台北市20 個行政區域之街貓絕育回置(TNR)行動方桉,由去年試辦的大安區建安里、龍淵裡、文山區興昌里及士林區天福里等4 個區域,今(97)年度擴大實施範圍,包括大安區建安里、華聲里、龍淵裡;文山區興昌里;松山區新聚里;南港區合成里、鴻福里、成福里、萬福里、舊庄里、聯成里;信義區中坡里、廣居里、松隆里;萬華區新安里;士林區天福里、天母里、天玉里、天山里;台北花園社區等20 個區域,並補助國內團體增至500 只街貓TNR 施作[36],有效解決本市流浪街貓社會問題[37]。目前北市TNR需要動保團體跟里長簽訂合作條約方有合法執行的條件[38]。

瑞芳區光復里存在數百隻流浪貓,近年來由部落客簡佩玲發起"有貓相隨.侯硐最美"及"小貓掌日"等活動,募集義工及資源進行流浪貓TNR,並獲得里長與當地居民的認同[39],以貓為主題成為新觀光景點[40][41]。然而此舉卻也誘使民眾大肆丟棄家貓,[42]。

台南市漁光島採用TNR進行流浪動物處理,引起廣大爭議與衝突。居民對於愛狗人士一再地把絕育的狗就地野放,咬死禽畜,攻擊行人等已難以忍受,要求全面捕捉 [43]。

香港TNR歷史

2000年8月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展開了「貓只領域護理計畫」(CCCP),作為貓只的「捕捉、絕育、放回」計畫,以較人道的方法來幫助管理流浪貓只的數目。同時間,協會亦開始為展開香港的狗只「捕捉、絕育、放回」計畫進行遊說工作。

2000年-2005年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繼續遊說漁護署和食物及衛生局,希望能在香港引入狗只的「捕捉、絕育、放回」計畫。香港其他的動物福利組織亦承認該計畫的好處,並表態支持。

協會的「貓只領域護理計畫」和計畫試驗同類型的狗只「捕捉、絕育、放回」計畫獲得漁護署的動物福利諮詢小組支持。

2006年-2007年

就狗只「捕捉、絕育、放回」計畫試驗正式諮詢區議會前,愛護動物協會與18區內眾多的區議員會面。

2008年-2010年

另一個動物福利組織「保護遺棄動物協會」(SAA)對協助推行狗只「捕捉、絕育、放回」試驗計畫表示興趣。

愛護動物協會聯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繼續為狗只「捕捉、絕育、放回」試驗計畫推行作遊說的工作,並研討計畫的可行性。同時探討如何可以安全進行試驗計畫,將動物和公眾兩者的健康和福利的風險減至最低。其他的動物福利組織,例如STOP等,也加入行列。

2010年10月

立法會通過支持制訂「動物友善政策」,當中包括以「捕捉、絕育、放回」控制過剩的動物數量。

2010年-2011年

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開始在本港各區辨識可能實行狗只「捕捉、絕育、放回」試驗計畫的地點,向漁護署提出將那些地點列入為計畫試點。

2011年10月

當時的行政長官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中,承諾與區議會合作,研究採用「捕捉、絕育、放回」來控制流浪動物數量的可能性。

2011年12月

漁護署批准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於各機構獲得批准作試驗計畫的地區作公眾諮詢。

2012年1月至3月

為了聽取公眾對於在各區試點實行試驗計畫的意見,漁護署為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舉行了6場公眾諮詢會。

2012年3月

愛護動物協會與地區義工和團體合作,繼續與個別區議員會面,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就計畫作另一輪區議會諮詢,並繼續向公眾就試驗計畫進行教育及遊說的工作。

2012年5月至6月

離島、西貢以及元朗區議會就此項計畫討論並作出表決。很可惜,縱然經過各方的努力遊說,試驗計畫全部遭到否決。離島區完全拒絕參與計畫,而西貢及元朗區議會則因為個別居民的憂慮,不批准進行試驗。

2012年-2014年

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繼續尋找合適計畫的試點。經過與當地居民、義工和政府進行的廣泛諮詢後,最終挑選了兩個位於元朗和離島區的新試點向政府遞交申請。

2015年1月

香港首個狗只「捕捉、絕育、放回」(Trap Neuter Return,簡稱 TNR)試驗計畫最終取得政府同意,開始在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所挑選的試點進行三年的試驗期。

緊張性頸反射

TNR tonic neck reflex的縮寫,中文意思是緊張性頸反射 是腦幹水平的反射 分類:對稱性緊張性頸反射非對稱性緊張性頸反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