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 Mary

Queen Mary

Queen Mary 是指法國的瑪麗·安托瓦內特皇后(Marie An-toinette,1755~1793年),生前只知驕奢享樂,法國大革命時因強烈反對廢除封建制度和限制王權的要求,最終被革命民眾處死。法國國王路易十六送給她的定情藍鑽項鍊,也叫Queen Mary ,因為歷代主人的不幸遭遇而背上惡運鑽石之名。

瑪麗簡介

瑪麗·安托瓦內特(Marie An-toinette,1755~1793年),原 奧地利帝國公主,生於 維也納,是 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弗朗索瓦一世與奧地利女王 瑪麗亞·特蕾西亞(又譯:瑪利亞·泰麗沙)第十五個孩子(最小的女兒,她還有一個弟弟)。1755年11月2日出生在維也納 霍夫堡皇宮。她被取名為瑪麗亞·安東尼亞·約瑟芬·約翰娜(Maria-Antonia-Josepha-Johanna)。 瑪麗亞是以紀念 聖母瑪麗亞, 安托瓦內特是紀念 帕多瓦的聖安東尼, 約瑟芬是紀念她的哥哥 約瑟夫大公,約翰娜是紀念傳教士 聖約翰。 一位大臣是這樣描述這個新生兒的:“一個嬌小但完全健康的女大公。”1766年,為政治上的需求,法國王室正式向11歲的瑪麗·安托瓦內特公主求婚。奧地利宮廷欣然應允。但由於種種原因,這場婚禮被拖了數年。直到1770年,瑪麗·安托瓦內特快15歲時,才終於踏上法國國土,成為法國 王儲,路易·奧古斯特·德·波旁(即日後的 路易十六)的王太子妃。

1774年, 路易十五駕崩,路易十六即位。瑪麗·安托瓦內特成為法國王后,母儀 法蘭西。但很可惜,她本人並沒有作為一名王后所應該具備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從進入法國宮廷之後,瑪麗·安托瓦內特在政治上毫無建樹。每天只是熱衷於舞會、時裝、玩樂和慶宴,修飾花園,奢侈無度,有“ 赤字夫人”之稱。在 法國大革命開始後,她身上卻意外地體現出一位王后的驕傲與尊嚴,表現得比路易十六更有主見,更為頑固。

1789年7月14日,民眾攻打 巴士底獄時,瑪麗·安托瓦內特勸說路易十六帶兵去 梅斯避難。她支持國王拒絕了國民議會提出的廢除 封建制度和限制 王權的要求,結果成為眾矢之的。不過,無論是當時還是後世,仍有很多人站在王后的一邊,比如法國的 雨果,奧地利的 史蒂芬·茨威格,都對王后抱有同情。當然還有其他許多名不見經傳的保王派人物。

1789年10月,隨同路易十六從 凡爾賽宮遷回 巴黎,處於革命民眾的監視之下。她暗中活動,向一批流亡貴族求援,但他們不但沒有幫忙,還落井下石,每個人都想用國王的頭來換一筆贖金。這批貴族中包括國王的弟弟, 普羅旺斯伯爵(即日後的 路易十八),和更小的弟弟阿圖瓦伯爵(即日後的 查理十世)。國王夫婦苦於左右無援,迫於形式,他們不得不自行謀劃一次又一次的逃亡。

於1791年6月與國王一同秘密出逃,至邊境城市 瓦倫時被發現,外逃未遂。

1792年,法國對 奧地利宣戰,她繼續勾結奧地利,並把作戰計畫提供給外國干涉軍,企圖借外部勢力鎮壓革命。此時奧地利女皇瑪利亞·泰麗沙(即瑪麗·安托瓦內特的母親)和 約瑟夫二世皇帝(即瑪麗·安托瓦內特的兄長)相繼去世,奧地利王權掌握在瑪麗·安托瓦內特的侄子,弗蘭茨·約瑟夫手中。

叛國的事情敗露後激怒了法國人民,導致1792年8月10日巴黎人民起義,徹底推翻了 君主制。隨後,她和國王一起被囚禁在當 普爾堡。次年10月,被交付給 革命法庭審判,判處 死刑,送上 斷頭台。享年38歲。死後屍體一度被扔在萬人坑埋葬,直到22年之後,普羅旺斯伯爵復辟成為 路易十八,才將她的白骨重新挖出,並妥善安葬。

鑽石簡介

Queen Mary 曾經屬於瑪麗皇后。發現於 公元1642年。 瑪麗皇后經常佩戴此鑽,但此鑽稱為藍色噩運之鑽。曾經擁有過它的主人都死於非命。現藏於 美國華盛頓的史密森研究所,成了科學研究的標本。這塊厄運之鑽仍然存在,經歷也很曲折。Queen mary這條項鍊在一本介紹世界著名寶石里有講過,和瑪麗皇后有關。而且是帶有詛咒的項鍊。但是也據說只是由於機緣巧合的緣故,才讓擁有它的人遭遇不幸。Queen Mary是 法國國王 路易十六送給瑪麗皇后的定情之物。現存於世的鑽石“ 希望”(Hope Diamond),重45.52克拉,具有權其罕見的深藍色。據說,它不僅藍得美麗,而且似乎發射出一股兇惡的光芒,這可能是因為在它那像迷霧一樣的歷史中,充滿了奇特和悲慘的經歷,它總是給它的主人帶來難以抗拒的噩運之故。

有關傳說

鑽石來歷

公元1642年,法國的 探險家兼珠寶商塔維密爾,在 印度西南部首先得到了這塊巨大的寶石金剛石,重112克拉,它具有極為罕見的深藍色。塔維密爾將寶石帶回法國,獻給了法國國王 路易十四。

傳說中的噩運也隨之開始降臨到接觸寶石的人的身上。塔維密爾的財產,被他那不孝的兒子花得精光,使得他到了80歲的高齡時窮得身無分文,最終他被野狗咬死了。下一個便輪到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了。他將這顆藍色的寶石金剛石琢磨成了重67克拉的心形鑽石。此後,路易十四就厄運纏身,先是他最鍾愛的孫子死於暴病,後來是戰無不勝的路易十四連吃敗仗,戰爭失意的他在情場同樣倒霉,有宗教狂的瑪儂夫與其結婚後令其苦不堪言,不久就患天花死去。繼位的法王路易十五,成了鑽石的新主人。他把它借給他的情婦佩戴。結果,路易十五的情婦在法國大革命中被砍了頭。這顆藍色大鑽又傳給了法王路易十六,他的王后經常佩戴此鑽,結果是將路易十六夫婦雙雙送上了斷頭台。路易十六王后的女友蘭伯娜公主,隨之成了這顧藍色噩運之鑽的主人。她大概又是因為戴了這倒霉的鑽石,在法國大革命中被殺。

這顆藍色的大鑽於1792年在法蘭西的國庫中被盜。竊賊的命運如何,不得而知,只知道它被重新琢磨了一次,重量減為45.52克拉,並於1830年在 倫敦的珠寶市場上出現,當即被銀行家 霍普(Hope)買去,價值18000英鎊。從此,這顆藍鑽就以它新主人的姓氏為名,叫做“霍普”。由於英文Hope又是希望的意思,故此鑽又名“希望”。銀行家霍普終生未婚,他將藍鑽傳給外孫(其條件是要他改姓霍普)。此後的兩年之內,“希望”被轉賣了多次。

1908年,藍鑽“希望”被土耳其蘇丹 哈密德二世用40萬美元買走。據說,經手這筆買賣的商人在帶著他的妻兒出門時,汽車翻下了懸崖,全家一起遇難。藍鑽“希望”在土耳其宮廷中由蘇丹賞給他的親信左畢德佩戴,可不久,左畢德被蘇丹處死。

麥克蘭的故事

1911年, 美國華盛頓的郵政負責人麥克蘭,用11.4萬美元購得了藍鑽“希望”,他將它送給自己的妻子作為禮物。有人告訴麥克蘭夫人,說這是一顧會帶來噩運的鑽石,並談了不少歷史上的傳說,麥克蘭夫人一笑置之。她經常佩戴此鑽, 並常與她保有的另一顧名鑽——94.8克拉的“東方之星”同時佩戴,以顯示豪華與富有。也許是巧合吧!就在麥克蘭夫人得到藍鑽“希望”的第二年,她的兒子在一次車禍中喪生, 而她的丈夫麥克蘭先生不久也死去,她的女兒又因為服用安眠藥過量而死。麥克蘭夫人於1947年去世,美國著名的大珠寶商溫斯頓,在1958年買下了她的全部珠寶,成了藍鑽“希望”的新主人。

溫斯頓帶著這顆噩運之鑽,在不同的季節多次飛越大西洋,當然,都平安無事,不過,倒遇見了一件趣事。

溫斯頓的故事

一次,溫斯頓和他的妻子一起,到 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去,回 紐約時他妻子先一天乘飛機走,溫斯頓本人於第二天 飛返紐約。溫斯頓夫人的飛機按時起飛,按規定在亞速爾群 島的 瑪麗亞機場中途降落加油,由於飛機引擎發生了小故障, 因而耽誤了約3個小時。在等待修理的過程中,突然有一位男乘客提出拒絕再乘這一架飛機旅行,堅決要求改乘第二天的飛機,於是他下飛機走了。 溫斯頓並不知此事,他在第二天去 里斯本機場的路上,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報,說她已平安抵達紐約。溫斯頓將此電塞進衣袋,隨即登上飛往紐約的班機,飛機起飛時,他發現鄰座是空的,他很高興,因為可以好好地睡一覺了。一覺醒來,飛機巳到達加油站 亞速爾群島的瑪麗亞機場,在飛機加油時,他下機散步去了。

當他回到飛機時,發現鄰座已經有了客人,而且此人正在滔滔不絕地給機上的旅客們講述自己的一個 冒險故事。他說自己昨天居然和噩運之鑽主人的妻子同乘一架飛機,果然飛機在這瑪麗業機場發生了故障,他趕快逃下飛機,要求改乘今天的飛機,等等。這位旅客繼續說:“我並不迷信,可我為什麼要冒險和噩運之鑽主人的妻子同乘一架飛機呢?我堅決要求改乘另一架飛機,你們看,我安全了,並且能在此地 談話。”溫斯頓在旁邊聽著,真是哭笑不得,心想,這位老兄要是知道我是藍鑽“希望”的主人,那他又會怎樣呢?正在這時,鄰座那位客人突然提高嗓門說:“如果昨天那架飛機能夠安全到達,那才是怪事。” 涵養不錯的溫斯頓先生大約也忍不住了,他從口袋中掏出妻子打來的電報,遞給了鄰座這位激動的旅客,頓時,他像泄了氣的皮球安靜了,一直到達目的地紐約,這位旅客再也沒有開口。

故事結局

好了!迷信終於破滅了,矗運也結束了,這顆歷盡坎坷,蒙受了無數不白之冤的美麗藍鑽“希望”,得到了它適宜的歸宿。溫斯頓將它作為禮物捐獻給了國家,它現藏於美國華盛頓的史密森研究所。從此,它再也不是炫耀豪華和財富,或增加個人嬌美的裝飾品了,而是成了科學研究的標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