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son

Pearson

Karl Pearson(1857~1936),生卒於倫敦,公認為統計學之父。Pearson Plc(培生集團)是世界著名的傳媒機構,繼Longman(朗文出版公司)和Addison Wesley(艾迪生ù維斯理出版公司)加盟之後,1998年底,又有前Simon & Schuster(西蒙與舒斯特出版公司)的教育出版部門加盟,合併組成了Pearson Education Group(培生教育出版集團)。幾年來,培生教育集團始終保持著高於平均水平的市場發展速度,在全球的高等教育、英語教育、專業出版和中國小教育領域位於全球之首;《金融時報》2003年12月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媒體的評比中,排名第一;企鵝集團的全球業務也在持續增長,國內讀者所熟悉的《誰動了我的乳酪》系列在全球熱銷。

集團介紹

Pearson EducationPearson Education

Pearson Education Group

全球最大的教育出版集團

培生集團總部設在英國倫敦。1996年前,培生集團雖也擁有朗文集團、金融時報集團和企鵝集團,但當時還經營著許多非出版業務,如著名的倫敦蠟像館。1997年Marjorie Scardino女士任執行長後,對集團業務進行了大規模的戰略重組,明確集團的核心業務立足於教育、信息和大眾出版。根據新的戰略,集團出售了與核心業務無關的業務,併購了相關業務,並進行了結構調整,從而形成了以終身教育為主的全球最大的教育出版集團、以提供世界頂級商業信息服務為主的金融時報集團,以提供一流大眾讀物和參考書為主的企鵝集團。重組後的集團確立了全體員工遵循的企業價值觀,各子集團雖獨立運作,但在內容和市場資源上越來越尋求互補與合作。

幾年來,培生教育集團始終保持著高於平均水平的市場發展速度,在全球的高等教育、英語教育、專業出版和中國小教育領域位於全球之首;《金融時報》2003年12月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媒體的評比中,排名第一;企鵝集團的全球業務也在持續增長,國內讀者所熟悉的《誰動了我的乳酪》系列在全球熱銷。

培生集團與中國的合作歷史淵遠,具有非比尋常的深度和廣度。早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朗文集團出版的大量英語教材就被引入國內,成為幾代人學習英語的經典教材。在九十年代初期,朗文集團與人教社合作,為國內量身訂製了初等義務教育和高中階段的英語教材;本世紀初,回響教育部雙語教學的要求,向國內引進了一流的計算機和經管等高等教育教材;在北京申奧成功後,企鵝集團為配合國人學習英語,與中央電視台合作,拍攝了英語學習片〈北京計程車赴倫敦〉。

培生集團致力於加強與國內出版業的合作,利用其多年積累的本土化經驗,立足於本土化發展。

Pearson Plc(培生集團)是世界著名的傳媒機構,繼Longman(朗文出版公司)和Addison Wesley(艾迪生ù維斯理出版公司)加盟之後,1998年底,又有前Simon & Schuster(西蒙與舒斯特出版公司)的教育出版部門加盟,合併組成了Pearson Education Group(培生教育出版集團)。

宗旨

培生教育集團以“幫助所有人發揮其最好的潛質”為宗旨,迄今為止出版圖書達40多萬種,復蓋從幼稚園到博士生等不同年齡段,培生教育不僅為學習者提供豐富的紙介教材,並為老師和學生提供豐富的個性化學習與輔導環境,使教育真正以人為本,易教易學。

成就與榮譽

眾所周知,培生教育集團在高等教育領域占據全球最大的市場份額,且在多種學科內占據世界領先地位,例如經管、計算機、理工、社科、政法、人文等。品牌與不斷創新是培生高等教育保持領先地位的關鍵。培生教育旗下聚集著著名的教育品牌,如Prentice Hall、Addison Wesley、Longman等。品牌與服務吸引了大批世界頂級作者。培生教育不僅僅滿足於品牌,而且追求技術創新,率先推出了頂制出版,並占據領先地位。

除了高等教育,培生教育集團在英語教育和中國小教育領域也同樣處於全球領先地位。旗下的朗文集團已有280年的英語教育出版歷史,不僅出版了世界上首部英語辭典,在辭典、英語教程教材、英語語法和讀物等領域占據全球權威地位。在學齡前和中國小教育領域,培生教育集團在教材、教師資源、數位化和網路教育、測試測評構成了完整的教育服務體系,在整個基礎教育領域發揮著主導作用。

培生教育集團在國內擁有廣泛的合作夥伴中,這些合作夥伴都是一流的出版社,如高等教育出版社、清華大學出版社、北京大學出版社、人民大學出版社、科學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電子工業出版社、人民郵電出版社、商務印書館、外文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上海外語教育社等等。在高等教育方面,我們根據國內教育部的改革政策和發展需要,與國內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大量適合於大學使用的教材,很多教材已被北大、清華在內的多所大學使用。在英語教育和中國小教育方面,我們與國內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多種英語教材、辭典,其中與商務印書館、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合作出版的《朗文英語辭典》、《新概念英語》、《當代大學英語》等,都產生了較強的影響力。此外還在中國小科學教材方面開展了合作。

培生教育集團致力於為中國教育服務,提供適合國內教育需求的教學資源和服務,在積極尋求本土化合作方面具有非同尋常的廣度和深度而言。舉例而言:

早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朗文集團出版的《實用基礎英語》、《新概念英語》、《朗文英語辭典》等大量英語教材就被引入國內,成為人們學習英語的主要來源。後與外研社合作改編的《新概念英語》,使其成為幾代人學習英語的經典教材。

在九十年代初期,朗文集團與人教社合作,為國內量身訂製了初等義務教育和高中階段的英語教材本世紀初,培生教育集團與高等教育出版社合作出版了首批國外優秀計算機原版影印教材,被教育部指定為國外優秀教材。此外還與國內多家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包括工商管理經典譯叢、經濟科學譯叢、工商管理英文系列教材等幾百種經管教材、計算機教材以及理工教材;

2003年,培生與國內出版社合作,用朗文最新網路英語教學資源打造大學英語教育改革的多媒體教學資源,通過教育部評審;

培生教育將積極立足於國內的本土化教育發展,積極尋求更廣泛的合作,其中包括尋找將國內優質教材輸出到國外的機會,如:辭典、漢語教材等等,並將繼續擴大這個領域的合作。

戰略要素分析

業務組合

培生集團採取的是多元化的業務組合,其主要業務分布在圖書雜誌的編寫、出版、印刷和發行方面,其旗下擁有培生教育、金融時報和企鵝三大集團,分別在教育書籍、商業和政治新聞以及大眾讀物領域占市場領先。

資源配置

在資源配置方面,由於經過整合後的集團三大主營業務較為相似,共性也多,不僅可以在市場資源和內容上通過信息技術的擴張進行合作,在流程、管理技能和思想上也能夠進行互補,形成橫向一體化。雖然集團業務之間平行,但是,集團有意識地把更多的資源投入給其中最具有增長點的業務,即培生教育集團。能力方面,集團擁有完備的教育服務體系、紙介教材、教師資源、數位化和網路教育、測試測評的一體化系統,使其本身擁有較強的控制性。

競爭優勢

培生集團最大的競爭優勢便是品牌。旗下擁有朗文、Prentice Hall、Addison Wesley等知名世界品牌,對於集團的發展有極大的推動作用。其次,集團倡導前瞻性的規劃和組織並逐步轉化為市場能夠接受的方式。在這一氛圍的薰陶下,其創新性,針對數位化時代而積極推出的網上教育,量身定製服務始終保持世界前列,充分地為資訊時代做好了準備。同時,面對出版全球化時代的到來,相對於湯姆遜、麥格勞希爾等競爭對手培生擁有更長的跨國經驗,對於1724年成立並發展至今的全球大企業,其管理技術和思想無疑是一筆彌足珍貴的財富。麥格勞希爾是培生在同領域最大的競爭對手。特別是在傳統圖書的教材出版方面,培生與麥格勞希爾在美國的激烈競爭,對它產生了一定的壓力,可是隨著麥格勞希爾逐漸將重心轉向信息方面,培生以其教育為主導的優勢將會越來越明顯。

協同優勢

培生通過縱向一體化的發展增加了集團本身的可控制性。同時,其通過出售蠟像館、主題公園等區別於出版為導向的企業,著力收購相關度較高的出版公司,以便擴大和占有更大的市場份額。培生還通過積極尋求合作夥伴來發展協同優勢。在中國,在出版政策對外資企業明顯補占有的情況下,培生教育通過與外研社在部分著作權出售方面的合作,將大學英語、朗文詞典、新概念英語等產品成功打入市場,並使其成為中國市場英語教育的第一。

發展戰略類型

培生集團成立於1724年,總部設立在英國,1889年首次將自己的生產經營活動地域擴大到美國,從而開始進入國際化經營的階段。作為出版業的一大巨頭,培生採取的是國際化的發展戰略。其利用自身較為專業化的出版、強大的財力以及一體化結構基本設定的優勢支持,通過逐步將自己的經營範圍擴展到歐亞、北美、澳洲、印度乃至世界各地,服務更多讀者、占有更高市場份額來獲取更多的利潤,促進集團本身發展。

培生的產業類型

培生作為出版業集團,從總體上看,其屬於全球性產業。為全世界的讀者提供最優質的讀物,不同國家的消費者對知識的要求基本相同,生產以標準為主,只是在最後加工階段加上少許的地區要求特徵。但是,旗下培生教育集團的教輔書類業務卻屬於多國性的產業。教輔類讀物根據不同國家的教育政策而分別制定,具有較強的地區特定要求,國與國之間不發生直接聯繫和影響,不能同時滿足很多國家的共同需要。

職能活動

職能活動的地點和合作程度

培生集團擁有自己的出版、印刷、發行部門。對圖書的管理,如流程和設計監督是在品牌和公司的層面。集團層面,負責供應商管理,共有的服務,全球生產標準和技術。在總集團層面,整合供應商管理,尤其是在印刷環節,來保證不同的部門有統一的產品標準和技術水準。總集團還負責按需印刷和數字內容的管理,促使其能夠在全球規模最佳化之後就可獲得極大的效率。

國際化戰略的結構

1、國際市場戰略

培生的國際化市場復蓋歐亞、北美、澳洲、印度等國家。由於美國地區的發展程度較高,擁有一定的消費水平,因此美國是培生集團的最大市場。中國因為人口眾多、市場發展迅速,培生在等待中國出版政策對外資放寬的同時小心翼翼、不冒然行動,對市場進行深入、長時間的分析,目前中國市場以其極大的潛力是培生最需重視的市場之一。

2、國際製造戰略

培生在海外進行各類讀物書籍的印刷。鑒於美國的市場發達、印度的人口眾多等因素,培生教育的圖書在美國、印度等地設廠進行製造,其處於消費者集中地,貼近銷售量大、容易增長的地區。企鵝澳洲公司以澳大利亞最暢銷書作家布萊斯柯特尼的《傑西卡》為首的一批陣容強大的新書時期保持行業領先地位,獲有銷售利潤,因此,企鵝集團的消費類讀物也在澳大利亞進行銷售。

培生通過各公司、集團之間的協作,由總集團層推出的“培生的選擇”面對全球的消費者,由技術流程和高質量的員工作為支持,開發出了量身定製業務。在消費者個性化的趨勢下,該業務推出的產品銷售額已經達到了初始的五倍的成長,其充分利用了集團的資源。

4、國際產品戰略

培生的產品結合傳統發售和網上銷售的方式共同進行。培生技術中心作為數字出版的武器,使得網上零售的數量達到傳統圖書的兩倍。網上零售與傳統方式一起,從更多有效平台上進行產品發售。

培生集團選擇國際化戰略,在規模進一步擴大的同時,適合集團本身爭取更多發展機會,利用自己在國際出版行業的領先地位,一部分的壟斷地位來提高國際市場的占有份額,不斷獲取更多的利潤,並且使得集團繼續積極富有生命力的發展,以充足的資金投入進行更多技術的研究開發,高素質人員的培訓。在集中化、一體化已經初步建成的業務結構下,進行全球性擴展,運用優勢去利用更多的外部環境機會,完成集團的使命。

對於中國大陸地區,培生採取的是合資戰略。培生集團在資金和產品上都具有領先的優勢和深度,但礙於中國對出版業的保護,對外資企業的限制,以及由於市場上盜版和產品價格等因素,使得培生不敢貿然投入大量資金技術,進入中國大陸市場。通過與中國出版商的合作,共同使用投資各方的一些資源可以使培生增強市場競爭力,並且分散一定的風險。由於中國市場的不確定因素較多,合資戰略適合於對中國大陸市場尚處於摸索階段的培生集團。

培生採取合資戰略的主要動機動機為市場動機。中國對出版業的保護政策是影響培生髮展,無法建立足夠優勢利用機會的最大阻撓。通過合資戰略,其一方面提供高質量的讀物給合資企業,一方面與合資方合作擴展產品的分銷能力、克服進入本土市場的阻力並且樹立防止新企業進入的屏障,從而擴大自身的市場份額。例如,培生教育通過與吉林出版集團的合作,大規模著作權的簽訂,利用其全國七個出版體制改革試點單位之一的政策優勢,將產品方便地打入市場來擴展市場份額,拓展自己的品牌知名度。同時,其與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也進行積極的合作,出版了新概念英語、Side By Side、大學英語等耳熟能詳的英語書籍,都是成功的典型例子。

下屬出版公司

Pearson Education Group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圖書出版集團,其下屬的著名出版公司包括:

Prentice HallPrentice Hall

Prentice Hall (PH)

LongmanLongman

Longman

Addison WesleyAddison Wesley

Addison Wesley (AW)

Benjamin Cummings

Financial TimesFinancial Times

Financial Times (FT)

Allyn & Bacon

Merrill Education

PeachpitPeachpit

Peachpit

SAMSSAMS

Sams

Pitman

Que

New RidersNew Riders

New Riders

除上述品牌之外,Pearson Education Group的其他許多知名品牌也為國內廣大讀者所熟悉,如PTR、Brady、Alpha Books、Betty Crocker’s、Burpee、Frommer’s、Thorndike、Unofficial Guide、Weight Watcher’s、Webster’s New World、G.K.Hall、Twayne、Howell Book House、Cepub、Peachpit……等。

迄今為止,Pearson Education Group出版的圖書達35萬多種,涉及包括經濟管理、英語教學、計算機、工程、社科、政治法律、人文、科技、自然科學、專業科技、流行讀物等在內的幾乎所有學科,並尤其在高等教育、中國小教育、專業教育、科技、工具書、流行讀物等方面占主導地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