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Pierce

保羅·安東尼·皮爾斯(PaulAnthonyPierce),1977年10月13日生於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美國職業籃球運動員,NBA波士頓塞爾提克隊副隊長,綽號是TheTruth。自1998年被凱爾特人選中後一直擔任球隊的首發主力,2007-08賽季帶領球隊贏得NBA總冠軍。

Paul Pierce資料

性別: 男
國籍: 美國
出生城市:
出生日期: 1977年10月13日
身高: 198cm
體重: 104kg
場上位置: 後衛
場上編號: 34
所屬團隊: 波士頓凱爾特人東部明星
凱爾特人隊的新領袖,本賽季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帶領凱爾特人隊獲得東部第三名的好成績。
2001-2002賽季是皮爾斯職業生涯以來最輝煌的一個賽季,參加了凱爾特人隊全部82場比賽。
01-02賽季各項技術統計如下:
總得分:2144分,第一名。
每場比賽平均得分:26.1分,第三名。
三分球總數:210,第三名。
搶斷:154次,第五名。
罰球命中:520次,第二名。

成長曆程

高中生涯

皮爾斯在加尼福利亞州洛杉磯英格爾伍德,就讀英格爾伍德高中,在學校參加校隊比賽。1995年參與麥當勞全美全明星賽,當中參與者包括了未來NBA球員凱文·加內特、文斯·卡特、史蒂芬·馬布里及安托萬·賈米森。更在扣籃比賽中擊敗文斯·卡特勝出。

大學

皮爾斯在三年堪薩斯大學的平均得分是16.4分及6.3個籃板。他在大學主修犯罪學。1997年及1998年連續兩年奪得12大聯盟的最有價值球員。在大學時代他輕易越過體型瘦削的對手。在完成第三年的課程後,皮爾斯參與NBA選秀,結果被波士頓凱爾特人第一輪第十順位選中,成為了NBA球員。

NBA

皮爾斯在一場比賽迎戰華盛頓奇才。自皮爾斯加盟凱爾特人隊之後,攻力和防守能力有所提升,他與隊友安東尼·沃克協助凱爾特人隊自7年以來殺進季後賽,以及晉身東部決賽。當中在2002年的東部決賽在對新澤西網隊,皮爾斯在第四節個人取得21分,協助球隊反勝網隊。

2007-08年球季,協助凱爾特人晉身總決賽對決洛杉磯湖人,這是皮爾斯NBA生涯第一次參與總決賽,並且贏得總冠軍及最有價值球員獎。

國際賽場

皮爾斯是2002年世界籃球錦標賽美國籃球隊成員,九場比賽全為首發,平均每場取得19.8分,協助美國隊奪冠。皮爾斯原本是2006年世界籃球錦標賽成員之一,不過因為在NBA球季後進行小手術的關係,而沒有登錄在名單之內。

保羅-皮爾斯站在最高處,使勁揮舞著他剛從大衛-斯特恩手中接過的總決賽MVP獎盃,一次屬於真正男人的總決賽終於在波士頓凱爾特人第17次奪冠的喧囂中落幕。現在的里弗斯不會再像去年賽季開始前那樣要求媒體不要把皮爾斯、加內特和雷-阿倫三人稱為“BIGTHREE”了,因為正是這幫男人給這個曾經備受質疑的主帥帶來了總冠軍獎盃。

男人是需要用行動說話的,第一個站出來詮釋男人內涵的那個人叫做保羅-皮爾斯,洛杉磯的男人跑到波士頓用自己的身體捍衛了這座王朝城市的尊嚴,正是他在聽到自己的腿發出“嘎嘣”一聲之後有了瞬間絕望的想法,但是沒有什麼能夠阻擋這個已過而立的男人對總冠軍的嚮往,“作為一個男人,球隊的一份子,我必須站出來,哪怕斷了腿。保羅-皮爾斯在波士頓待了十年了,他顯然不願意在自己剛剛進入總決賽大門之後就因為自己的轟然到底而拖累了球隊,當保羅-皮爾斯抱著腿在地板上打滾的時候,偌大的體育館陷入了一片恐怖的寂靜中,就連皮爾斯自己都會想“我早就知道世上不會有那么完美的總決賽的”。
不,這不是準確的答案,是男人,就要敢於亮劍。哪怕是被斯卡拉布萊恩和托尼-阿倫扛著走向更衣室的時候,保羅-皮爾斯都沒有想過放棄,“我知道非常糟糕,但是我也知道我會回來的。這裡需要我。”但當時的情況就是他像是戰場上被拖走的一個重傷員。而且場上的形勢是皮爾斯的手熱得發燙正在試圖抹平和湖人的差距。還好,人生的第一場總決賽並沒有和皮爾斯作對。皮爾斯瘸著腿出現在了他10年來一直戰鬥的場地中央,他像30多年前尼克斯人的英雄威利斯-里德那樣站了起來,而且為了保持膝蓋的活力哪怕是被換下場,他都會在場邊不停地騎腳踏車。

所有的掌聲歡呼聲都送給了他,加內特在看到膝蓋纏著繃帶的皮爾斯回歸之後的第一反應是低吼了一聲“YES”,當然,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湖人的優勢在皮爾斯瘸著腿一蹦一跳的進攻中被逐漸蠶食並最終吃到了第一場敗仗。“當我重新回到場上時,我感覺自己的膝蓋可以承受些壓力,”皮爾斯說,“我清楚球隊需要我挺身而出。”
,“毫無疑問,保羅的出現給了我們力量。”雷-阿倫非常清楚保羅-皮爾斯對於球隊的重要性,他的重新出場讓比賽充滿了荷爾蒙的氣息,有點讓人窒息,知道第六場保羅-皮爾斯將那一桶紅色的佳得樂飲料潑到里弗斯的身上,所有的一切才宣告解脫。其實第一場也只是這場男人幫爭鬥的序曲,第二場,三巨頭差點就在第四節將到手的24分優勢埋葬,好在他們挺了過去,在里弗斯的手下,他們三個進入總決賽之後愈發被改造得像一個整體,“這正是我們所追求的。”

加內特手感不佳?沒問題,他有超強的籃板能力還有這支球隊最出色的防守能力,這個曾經的常規賽MVP在洛杉磯的三場比賽中幹著藍領的行當,雖然在洛杉磯輸掉了第五場比賽並沒有太多人看重,但是加內特仍然將責任攬到了自己的身上:“我是個沒用的東西。今晚我打的很垃圾。我能做的更好,我會的。”於是在第六場,一個全能的加內特在前三節就埋葬了湖人。在總決賽之前,雷-阿倫在季後賽中很少有能夠拿得出手的表現,甚至一度被人認為是徒有虛名和垂垂老矣。但是當雷-阿倫在總決賽中用近乎完美地防守限制了科比的時候,所有的人又都開始開始為這個好好先生唱讚歌,並且,不要忘了,雷-阿倫不僅僅只防守了,在進攻端,他仿佛回到了自己在超音速的巔峰時期,除了射手本色之外,雷-阿倫還在很多比賽中表現出了完美地突破能力,尤其是在那場落後24分最終逆轉的比賽中,雷-阿倫在第四節的突破拉桿上籃讓人嘆為觀止,只要球隊需要的時候,他就站了出來,無論乾什麼!在隆多受傷的那段時間,雷-阿倫甚至是球隊的控球者!“只要球隊需要,我願意乾任何事情。”

第六場比賽之前,雷-阿倫還在醫院度過了兩個不眠之夜,就是為了陪伴自己那個生病的兒子,但是他沒有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打折扣,穩定而且高效,3分球9投7中的高命中率幫助球隊登上了NBA之巔,同時他自己也平了總決賽的3分球命中數。而這之前的一幕你又不能忘記,雷-阿倫在比賽中一次突破上籃被奧多姆傷到了眼睛,但是雷-阿倫重複了總決賽首場比賽皮爾斯的男人氣概,當然全場18000名波士頓球迷送給他的也是最熱烈的掌聲。這個賽季屬於波士頓男人幫的故事用一次完美的收官作為結束,保羅-皮爾斯、雷-阿倫和凱文-加內特們盪氣迴腸的表演仍在繼續,期待下個賽季。

挑戰“真理”

他被沙克·奧尼爾認作“真理”。因此得此美譽在前,他的堪薩斯大學學弟德魯·古登迫不得己坐地更名,成了無甚個性的“大雨點”。可他當真是毋庸置疑、不可辯駁的“真理”嗎?挑戰的聲音來了,有人需要對號入座。

丹尼·安吉有一陣子被搞得相當被動,似乎所有人都在抱怨他。

以格魯斯貝克為首的球隊資方似乎對他的辦事能力產生了一絲懷疑。安吉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種信任危機也實在沒有多餘的話好說。自從2005年坐上凱爾特人隊籃球事務總裁的位子以來,經他手操作的球員進出怎么說也有五、六宗了,可這支球隊卻仍然是那副半死不活的老樣子,安吉自己也相當著急上火。可老闆卻不會管你有這樣那樣的苦衷,他們只有看到球隊在持續贏球,能拿到季後賽的門票才算數。所以後來有人從凱爾特人隊內部得到了一個所謂的可靠訊息,說是安吉和格魯斯貝克之間的關係變得相當微妙,似乎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安吉甚至有可能離開波士頓去填補里克·阿德爾曼在國王隊留下的帥位空缺,但這個訊息並沒有得到凱爾特人隊媒體公關人員傑夫·特維斯的進一步確認。都說無風不起浪,空穴來風的事情也不太多。總之是夠安吉心煩的。

安東尼·沃克自從離開波士頓就一直沒有停嘴,變成了一個如假包換的“閨中怨婦”。似乎整個世界都對不起他,尤其是先後兩次把他像“賠錢貨”一樣扔出去的安吉,更被他看成了耽誤了自己終生的偽君子。如果不是今年夏天靠著抱粗腿在邁阿密捧上總冠軍獎盃,沃克絕不準備輕易放過安吉。“胖頭陀”最過激的一次發言是一個月前大膽預測自己的朋友保羅·皮爾斯將不與凱爾特人續約,而是選擇去別處碰碰總冠軍的運氣。沃克的公開發難讓安吉感覺相當難受,不過冤有頭債有主,誰讓他惹到了一個不好惹的人,而且把人家徹底弄寒心了呢?

凱爾特人球迷似乎也對安吉失去了起碼的耐性。原本他們是眼巴巴盼著這位前凱爾特人舊將能在自己曾經戰鬥過的地方拉這支球隊一把,而且從其以往執教太陽隊的那段經歷來看,除了被羅伯特·霍利劈頭蓋臉扔來的毛巾正中面門、有點兒丟臉之外,安吉似乎也有本事從大局上管理和調教好一支球隊。可現在,希望和現實隔著十萬八千里,除了把一堆中看不中用的窩囊球員拉進隊里然後讓他們變成替補席上的閒置擺設之外,安吉什麼也沒有做,凱爾特人隊同樣也不見任何起色。上賽季他們更是只有33勝49負的常規賽戰績,根本就沒沾到季後賽的邊兒。在一個凱爾特人隊的球迷論壇里,有球迷對安吉進行了一番不依不饒的嘻笑怒罵:“親愛的丹尼,我們知道七年前你是為了照顧六個小孩還有孩子他媽離開菲尼克斯的。如果他們現在仍然需要被照顧,你也可以馬上回家,不用得到什麼人的批准。”波士頓人是這個聯盟里出奇難伺候的球迷,可誰讓這支球隊過去有過一段令人景仰的光榮歷史呢?安吉是過來人,也曾經以身為偉大的“綠色軍團”成員而心潮起伏過,所以他必須忍了,如果想在這裡待下去,除了好好乾出點兒名堂來,他沒有更好的得到救贖的方法。

不過,讓安吉真正感到心慌的壓力還來自於保羅·皮爾斯。因為在續簽這位球隊頭牌明星的過程中,有一段時間安吉的態度顯得曖昧,皮爾斯的情緒也因此出現了很大的起伏,甚至對外說過一些不計後果的偏激話,這其中包括:“我願意離開波士頓,不管是什麼樣的結果,都請痛快一點兒吧。”皮爾斯雖說從來沒和安吉發生過什麼正面衝突,但他的態度以及因為這種態度而形成的強大輿論壓力都讓安吉很是難辦。他必須要一邊安撫這位球隊核心球員的情緒,一邊要協調好方方面面的關係,同時還要與球隊高層積極商議對策,就和皮爾斯續約的相關事宜制定出一套讓大多數人都能接受的穩妥方案。球隊大管家的活兒真的不太好乾,尤其是在凱爾特
人。

不過到了7月中旬的時候,一度腹背受敵的安吉終於解除了個人危機。一份三年5900萬美元的肥約把皮爾斯服侍得樂呵呵的。人心定,天下定。在搞定了這個球隊今年夏天的最大單生意之後,安吉終於可以鬆口氣了。一支球隊必須要圍繞一個點來建設,對於凱爾特人隊來說,一份巨額契約再次正式確認了皮爾斯球隊“真命天子”的身份,接下來就看球隊怎么以他為基礎點來找合適的人跟他搭配了。安吉暑期作業的完成情況就是這樣,或許有些人會認為成功續簽皮爾斯將成為安吉在未來論功行賞的一個最大本錢,不過也有另外一些人覺得安吉同樣有可能因此找麻煩上身,他們最主要的一個理由就是,保羅·皮爾斯在凱爾特人隊已經打了整整8個
賽季,可直到今天,他仍然沒有能充分表現出自己具有成為一個球隊領軍人物的真正才能。儘管在未來的五年時間裡,皮爾斯被凱爾特人隊動用大把美元緊緊套牢,但球隊真的能從他身上收穫預期中的回報嗎?如果支出和收穫的比例不是十分理想,安吉的日子能好過得起來嗎?

這是一個相當現實的問題。自從拉里·伯德離開波士頓,凱爾特人隊就開始變得越來越流於平庸,被人從神壇上推下來的滋味不太好受。而現在,這支昔日的王朝球隊把保羅·皮爾斯當成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對此有人站起來猛拍巴掌,也有人跳出來拍下板磚。這也很正常,波士頓今後不可能再出現第二個像“大鳥”那樣人人爭相追捧、不曾遭受質疑的球隊領袖。只要有人坐上伯德曾經坐過的那個位置,他恐怕都要感到如坐針氈。事實上,如今若想在整個聯盟里找到一個公認完美的球隊一號人物,其難度也不是一般的大,這和你再也不可能看到獨步江湖、獨孤求敗的麥可·喬丹是一個道理。那么保羅·皮爾斯的問題出在哪裡?是軟肋還是硬傷?是
有救還是沒救?這恐怕還真的需要仔細計較計較。

他值2000萬美元嗎?

如果把保羅·皮爾斯拿到手的那份三年5900萬美元的契約換另外一種方法來解釋就是,兩年之後,他每年可以從凱爾特人隊拿走近2000萬美元的年薪。更加直白一點兒來說,這個薪金水平幾乎能和目前的聯盟“最貴先生”沙奎爾·奧尼爾平起平坐,能讓凱文·加奈特看著眼饞。或許按照皮爾斯進入聯盟的年限、他的職業水準以及他的聯盟地位,如果凱爾特人隊椇想要留下他,就必須出這個價碼,但他真的值那么多銀子嗎?皮爾斯是那批在1998年進入聯盟的球員中第一個獲得續約的人,如果他可以有2000萬美元的身價,那么馬克·庫班要拿今年替他打進總決賽的德克·諾維茨基怎么辦?馬洛夫兄弟要給他們的頭牌球星麥克·畢比出什麼價兒?

下賽季結束以後,皮爾斯的契約里有一個球員選項。這意味著,如果凱爾特人隊不在今年提前和他續約,明年的這個時候,他就有權力終止與球隊的契約,成為其他球隊的人。下賽季皮爾斯的年薪是1510萬美元,2007-08賽季,他能從凱爾特人隊拿到1636萬美元,然後恢復自由之身。從球隊的角度來說,凱爾特人隊必須對他們所面臨的局勢進行一番精確的分析和評估。按照NBA勞資協定中的規定,球員與球隊維持僱傭關係的最長年限為五年,如果身上尚背有兩年契約的皮爾斯決定留下,那么凱爾特人將為他提供一份三年的契約,而他們能為他提供的三年契約總額為5938.71萬美元,平均每年1979.57萬美元。如果皮爾斯對於這份頂薪契約感興趣,凱爾特人隊將把他留到2011年的夏天。至於目標?沒有任何疑問,那就是拿到總冠軍。可就像任何決定都存在風險一樣,重金留下皮爾斯之後,球隊真的就能離總冠軍越來越近嗎?這個因素凱爾特人也不得不考慮進去,這也是丹尼·安吉一度顧左右而言他的原因。

而從皮爾斯個人的角度來說,他同樣也需要仔細想想清楚。在錢的方面,如果他決定明年離開凱爾特人隊另找東家,那么環顧整個聯盟,在球隊工資帽下能為他揮淚甩出最貴的一份五年契約總值9196.89萬美元,平均每年1839.38萬美元。兩組數字的對比是最最客觀的,留下還是走人,皮爾斯需要自己拿個主意。在感情方面,皮爾斯自然和凱爾特人具有相當的感情基礎。

1998年,自視甚高、公認會進入選秀三甲的皮爾斯卻在選秀大會上遭受重創,直到前9輪結束都沒有被叫到名字。原本準備把德國人德克·諾維茨基帶回家、但卻被雄鹿隊中途打劫的凱爾特人隊時任主帥里克·皮蒂諾,決定押下全部身家賭上一把——把選秀前連測試機會都沒有得到(皮爾斯拒絕第三順位簽之後的球隊的身體測試)的皮爾斯帶到了波士頓,然後這一主一仆就在一起連滾帶爬了8個賽季,一直到今天。再沒有感情,也滾出感情來了。皮爾斯曾一再聲稱要在凱爾特人隊終老,並親眼看到自己的34號退役球衣在艦隊中心球館緩緩升起。做生不如做熟,他是想要留下來的,但這種情緒又不能表現得過於明顯。談判桌上的法則就是這樣
的——你越是表現主動,越是顯得急不可耐,越是非對方不可,你手裡的籌碼就有越多的可能變成沒有價值的廢物。被證明行之有效、甚至百試不爽的一個策略是——若即若離,既不拒絕,又要保持距離,必要時或許還需要製造一些足以讓對方雲裡霧裡的謎團和懸念。這可能也是雙方進入微妙的相互試探階段後,當舊友安東尼·沃克在關鍵時刻跳出來邀請皮爾斯去邁阿密美航中心觀看季後賽首輪的時候,丹尼·安吉會變得緊張兮兮、坐臥不安的原因——保不齊安東尼·沃克會朝皮爾斯的耳朵里吹什麼風,而且他顯然不會給安吉說半句好話,說不準哪句話就會把皮爾斯給拐跑了,害安吉在那幾個難熬的晚上不厭其煩地緊急致電皮爾斯和他的經紀人傑夫·施瓦茨,生怕事情突變。

儘管季後賽首輪第三場比賽過後皮爾斯就回到了波士頓,但安東尼·沃克肯定對他的朋友進行了一番指點。千萬不要低估安東尼·沃克在皮爾斯面前“搬弄事非”的能力,他們是一對能在一起吃喝玩樂和患難與共的朋友。別看丹尼·安吉拿沃克當“抹布”一樣,可皮爾斯卻拿沃克當個知己。後來沃克在接受採訪時雖然沒提他究竟對皮爾斯說了什麼,幹了什麼,但他卻毫不掩飾地表明了自己對這件事情的立場:“保羅並不缺錢,而現在他得到了一個機會續約並得到更多的錢。下面,他需要和丹尼·安吉以及他的老闆坐下來看看大家的目標是否一致,看看他是否是球隊重建的一個組成部分。不過我的觀點是,如果想得到總冠軍,他就需要換個地方試試
運氣。看看熱火隊,我們的板凳深度不是別人所能想像的,我們有足夠多的天才球員,但我不相信凱爾特人隊還有另外一個“保羅·皮爾斯”。說到這支球隊,你惟一能想起的名字就是保羅·皮爾斯。而只靠一個人來拯救一支球隊,那簡直是痴人說夢。”沃克具有殺傷力的發言有沒有動搖皮爾斯的軍心不得而知,但也許正是他的一席話加速了皮爾斯續約的進程。當續約開始有了更多的變數時,凱爾特人顯然不想夜長夢多。

保羅·皮爾斯究竟配不配這么高的身價?這問題還真不太好回答。如果凱爾特人隊能在2011年之前長進到去打總決賽,那當然沒有話說。可如果他們到時候還是只有打季後賽首輪的水準,那自然會有人找丹尼·安吉清算,朝保羅·皮爾斯拍磚。不過也有另外一種可能性——或許等不到皮爾斯在凱爾特人的契約期滿,雙方就會提前一拍兩散,就像克里斯·韋伯在國王隊的下場一樣。那樣的話問題就變得簡單多了——保羅·皮爾斯不配拿那么多錢,而凱爾特人也必將會為今天所走的這招棋付出巨大的代價。

他是球隊老大嗎?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好像並不能成為一個“問題”。就像安東尼·沃克所說的那樣,除了保羅·皮爾斯,你在凱爾特人隊找不到第二個夠得上領袖級別的球員,在一群烏合之眾中間,他肯定就是不存在什麼爭議的球隊第一人。但現在的問題是,你究竟怎么定義“老大”的概念?如果是攻防體系的核心、球隊的“得分王”,那皮爾斯沒有問題,他完全符合這個標準;但如果“老大”是一個享有更衣室內最高話語權、能夠激勵隊友鬥志、團結所有人一起贏球的角色,那皮爾斯似乎還差著那么點兒意思?

想當初皮爾斯剛剛來到凱爾特人隊的時候,安東尼·沃克是真正意義上的球隊老大,而里克·皮蒂諾則是力挺沃克的幕後靠山。兩個人早在肯塔基大學時就是一對親密無間的師徒搭檔,在皮蒂諾的點撥下,沃克成了隊中的超級馬達,同時也為他在1996年選秀大會上賺足了本錢。一年之後,沃克的恩師被凱爾特人隊用年薪700萬美元的誘餌釣到了波士頓。皮蒂諾上台後對球隊進行了大刀闊斧的人員調整,鐵打不動的卻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安東尼·沃克。直到2000-01賽季皮蒂諾被球隊爆炒魷魚,沃克一直都是在凱爾特人隊真正說了算的老大。至於皮爾斯,還需要站在旁邊看沃克的具體眼色行事。

而等到奧布萊恩成為球隊主帥之後,凱爾特人隊開始打出了“雙子星”的主打牌,皮爾斯和沃克擔任聯合隊長,球隊整個的攻防體系也完全是圍繞兩人構建的。但在球隊內部的情況又如何呢?在凱爾特人隊的更衣室里,朝別人發號施令、甚至責罵對方的那個人永遠是沃克,拍著巴掌給隊友大聲鼓勁兒的那個人永遠是沃克,訓練課上代替奧布萊恩主持操練的同樣也是沃克,皮爾斯所扮演的角色永遠都是一個隨聲附和的副手。

而在沃克被丹尼·安吉送走之後,情況發生了一些變化。此時的皮爾斯已經沒有其他人可以依仗,他必須從以前躲在別人背後,學會站到人前來大聲講話,學會主動和隊友打成一片,就像大衛·羅賓遜走後留下的蒂姆·鄧肯,就像達雷爾·阿姆斯特朗離去後的特雷西·麥格雷迪,他需要學習的東西確實不少。而從皮爾斯本人的個性上來看,除了那次氣炸了肺向勒布朗·詹姆斯挑釁叫板等有限的幾次主動出擊之外,他似乎更願意跟著大家一起搭夥做事,而不是做一個具有強勢話語權的挑頭兒者。就像這一次有關阿倫·艾弗森要來凱爾特人助拳的風言風語惹來眾多上躥下跳的聒噪者這件事情一樣,看來看去,最興奮、最積極張羅的那個人似乎正是皮爾
斯。你可以把這看成是他宰相肚裡能行船的一種君子風範,但似乎也可以認為他並不是一個有勇氣、有擔當的人。而如果皮爾斯天生就只有一個成為二號角色的本錢,那看來丹尼·安吉還真就有必要來讓AI到凱爾特人試試運氣。從前的傑瑞·斯塔克豪斯和現在的克里斯·韋伯是兩個不太認命的傢伙,皮爾斯看樣子卻是個挺安於命運安排的人,或許艾弗森和皮爾斯的組合真的就能運轉正常,打出點兒名堂來。

兩人合作組合之間的模式大致分為三種:要么兩個人個性都弱,兩個沒有太多稜角的東西碰到一起,自然就不會產生太多的磨擦,大致彼此可以相安無事,這種類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馬刺“雙塔”,大衛·羅賓遜和鄧肯兩個超級低調的大好人從頭到尾都合作愉快,還演繹出了“海軍上將”自願降薪只為促成鄧肯續約的聯盟佳話;第二種情況是兩個人的個性都強,誰都不想示弱,都要占得上風,都要成為No.1,如果是這樣的話,事情就不太好辦了,結局也大多不會太好。提到這種類型最先會想到的一對冤家肯定就是科比和奧尼爾。多餘的話不多說了,通常情況下,球隊會儘量避免讓這樣相同個性的兩個人湊到一起;剩下的就是一人強一人弱的
情形了。毫無疑問,這是最合理的一種搭檔方式,一個要逞強,一個就要示弱,一個狂著點兒,一個就得收著點兒,誰都不會看著對方眼眶發青,誰也不會給對方腳下使絆兒。而如果皮爾斯真的需要身邊有一個善於張羅事情,嘴巴能說會道,性格不安分的活躍分子跟他聯合領銜球隊,類似於安東尼·沃克,而且要比安東尼·沃克的能力更強,丹尼·安吉或許就應該抓緊時間來辦這件事情了。

他是一線人物嗎?

皮爾斯的人氣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問題。如果從個人能力和統計數據上來說,他絕對夠格晉身聯盟的一線球星之列。湯米·漢森是凱爾特人球隊歷史上的重要人物,已經以球員和教練的雙重身份進入了奈史密斯名人堂,而他的另外一重身份則是一個近乎狂熱的保羅·皮爾斯堅定支持者。在湯米·漢森眼中,皮爾斯堪稱凱爾特人隊歷史上最棒的“進攻之王”。
“我是看著這支球隊一路走過來的,並親身經歷了其中的一段光榮歲月。在我感覺,保羅的進攻方式全面而有威懾,他可以從容面對雙人包夾、甚至三人包夾。而找到最合適的進攻手段,對於保羅也不是什麼難事兒。他的籃球天賦相當驚人,每個和他單挑的人都會從他那裡敗興而歸。而隨心所欲控制比賽的結果就是,阻止他得分幾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在很多人看來,湯米·漢森力挺皮爾斯的觀點近乎偏執和不顧事實,因為他把包括拉里·伯德、薩姆·瓊斯和約翰·哈夫利切克在內的凱爾特人王朝史上的諸位名宿甚至都排在了皮爾斯的身後。不過不管怎么樣,這同時也說明一個問題——在技術層面上,皮爾斯已經得到充分認可。上賽季是皮爾
斯職業生涯表現最搶眼的一個賽季,他的場均數據為26.8分、6.7個籃板、4.7次助攻和1.35次搶斷,在聯盟得分排行榜上名列第六位。與此同時,其812次的罰球出手僅比科比少了7次,從這個數據不難看出,皮爾斯已經成為聯盟對手重點防範的對象之一。遊走在攻擊後衛和小前鋒位置上,他給對手形成的威脅足以讓對方整個晚上都提心弔膽過日子。這樣說來,皮爾斯似乎已經具備足夠的本錢進入聯盟頂級球星的行列,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事實是,在數據達到一線球員的水準之後,皮爾斯卻經常在另外一些場合陷入不尷不尬之中。

2003年的亞特蘭大全明星周末上,皮爾斯以替補球員的身份被教練選入了東部明星隊。在那份最能體現球迷意志的先發球員名單里,他沒能拿到足夠多的選票。
而在最能體現球星人氣的全明星媒體見面會上,皮爾斯也是最受記者冷落的一個人。當阿倫·艾弗森被密不透風的人群緊緊包圍,脫身不得的時候,皮爾斯卻孤伶伶地坐在一旁,相當冷清落寞。隨後幾年的全明星賽,皮爾斯也只能以候選身份入圍其中。當今年2月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時,皮爾斯似乎已經心灰意冷,如果不是凱爾特人主帥道格·里弗斯再三勸解,皮爾斯還真不一定能出現在休斯敦的全明星賽場上。另外在來華作宣傳這件事情上,這位凱爾特人球星所享有的禮遇規格也明顯應被劃歸二流之列。

皮爾斯在民意上的失落還表現在美國國家隊的選拔上。2002年男籃世錦賽在印第安納波利斯舉行,當時聯盟里一等一的招牌球星大多缺席了這次比賽,而皮爾斯卻被選上了。按理說,這也算提供給他一個大展拳腳,然後晉身一線的機會,可沒想到結果卻演砸了。“夢五隊”在家門口丟盡了NBA的臉,皮爾斯也因為和主帥喬治·卡爾絆嘴鬧彆扭落下了“不服管教”的惡名。今年,美國奧運選拔委員會的總管老克朗格羅和“K教練”再次送給皮爾斯一個國家隊“陪練”的角色。對於這一點,皮爾斯自己當然也知道,於是他樂得在這個夏天放棄去日本走一遭的機會來修理一下自己的左肘。凱爾特人隊隊醫布萊恩·麥克基昂在新英格蘭浸禮會醫院為
皮爾斯順利解決了麻煩,下賽季季前賽開始的時候重新歸隊應該不成問題。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和一個不痛不癢的“陪練”身份相比,革命本錢重要多了。

說一千道一萬,武功了得的皮爾斯卻始終得不到應有的寵愛,他一直就是一副說紅不紅的樣子,這個問題有點兒讓人想不明白。雖說沙奎爾·奧尼爾認皮爾斯是一個“真理”,可你不能勉強所有人都是沙克,每個人心裡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真理”。

他是城市英雄嗎?

皮爾斯是正宗的加州人,在英格伍德長大,從小就是一個狂熱的湖人隊球迷,對“魔術師”詹森推崇備致,把這位前輩當成標本人物,一度夢想為湖人隊打球並在洛杉磯出人頭地,而老天卻陰差陽錯把他的職業生涯放在了波士頓。皮爾斯曾經不止一次說過為波士頓肝腦塗地、死而後已的話,每年感恩節,他的身影也會出現在波士頓的派送禮物現場,但皮爾斯在這個城市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卻未見得如何了得。反倒是在洛杉磯,“保羅·皮爾斯”這個名字卻顯得相當如雷貫耳。

就在今年夏天和凱爾特人隊續約的過程中,皮爾斯離開波士頓,很長一段時間滯留在洛杉磯,大有樂不思蜀的意思,這引起了人們各種各樣的猜測,其中最有轟動性的一個傳聞就是“皮爾斯新賽季將落戶洛城”。而惹來更多議論的是,皮爾斯本人對此也沒有做出更多的澄清,相反,他承認自己從親朋好友那裡聽到了很多關於這個方面的規勸,很多人都說他在凱爾特人隊根本沒有拿到總冠軍的可能,洛杉磯要更加現實一些,所以他也正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而反觀皮爾斯在洛杉磯不低的曝光率,以及被“魔術師”詹森刻意栽培的跡象(去年,“魔術師”詹森隆重把由自己承辦的“仲夏夜之夢”名人籃球慈善賽移交給了皮爾斯和巴倫·戴維斯這兩
位加州人士,並寄予厚望),皮爾斯和洛杉磯之間的聯絡似乎更加值得關注了。

實際上,儘管皮爾斯十分渴望能在凱爾特人隊功成身退,但最近兩個賽季,有關他即將被球隊交易出去的傳聞一直就沒有斷過,這實在是讓人很受傷害的一件事情。
皮爾斯顯然更能從洛杉磯找到一種歸屬感,那裡是他的家鄉,有他從小就無比鍾愛的球隊,那是一個他更容易融入和產生契合的氛圍,一切都讓他感覺十分親切。而隨著皮爾斯續約凱爾特人,他與洛杉磯這座城市之間的機緣已經暫時中斷。今後能不能接上,那就是後話了。

技術特點

一個可以以得分控制比賽的球員。只要把球交給他,Paul會為你拿下兩分。無可置疑的全能得分機器,天生的得分觸覺,技術全面,細膩,純熟、總能找到最好的方法處理球。身體素質和跑跳速度不錯,但不算是頂級。不得不是的是PP的背部力量,他的力量是聯盟頂級水平,只有阿泰,LBJ等身體素質男才能在力量方面與他比肩。一個永遠被對手視為惡夢的頂級鋒衛搖擺人。

進攻

首先,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可以舉得出多少種進攻方式?然後,再問大家一個問題,你舉出的方式中有沒有是Pierce不懂得的呢?一切內外線的進攻方面都難不到TheTurth。整個半場都是PP的進攻範圍。三分球,中投,切入,快攻,上籃,拋射,拉竿,乾拔,後仰,急停,變向,低位轉身,勾手,到底有什麼進攻動作他不會呢?你根本不能找到他不會的進攻技巧,而且他把所有能得分的技巧都練得很純熟。他最強的得分方式就是低位背身單打有位網友說過,以他的低位技術,背筐坐著打也可以。和小甜瓜的低位單打不同的是,PP不需要用他的PP去要位,他用的是他無與倫比的背肌。靠著他的虎背熊腰,他可以一用力就進得很深,然後盡情的射...Pierce是全聯盟低位假動作做得最真的球員,他的假動作不快,不複雜,但迫真性,連貫性和和造犯規的能力絕對是全聯盟第一,罰球出手數聯盟第4,命中數聯盟第5。他的跳投和拋投出手不快動作不怪角度不變態,但是出手的時機就是剛好,他知道如何用最好的方法去得分。他不會像一般球員一樣向內擠一下就往後跳投,他總可以抓到最好的時機出手,根本不需要向後仰。本賽季全聯盟中有且只有Pierce和AllenIverson兩人每場比賽得分都能超過15分。本賽季的命中率是0.471,得分是26.8,都是生涯最高,同時也是鋒衛搖擺人中是數一數二的。本賽季中爵士以20分慘敗給凱爾特人後,AK47在更衣室流下了眼淚――因為他無法抵禦PaulPierce的攻勢。

防守

PP的防守總的來說只是一般。儘管他的腳步移動又快又碎,但他對對手的進攻路線判斷力一般,不懂得用這個強項來造進攻犯規。進聯盟已經有7年了,理論上應該有很好的防守經驗,只能說他沒有一級防守者的天賦,又或者說他沒有努力練過防守。(這么好的步子,又夠敏捷,但就是封鎖不了對手,所以說上天是公平的)生涯平均1.71個搶斷,算是個不過不失的成績。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裡面PP好好練習一下他的防守,這也是他可以突破自己成為偉大球員的唯一道路。

職業生涯全記錄:

賽季 球隊 出場 上場時間投籃命中率三分球命中率 罰球命中率 助攻 搶斷得分
98-99 BOS4834.0 .439 .412 .713 2.41.7116.5
99-00 BOS7335.4 .442 .343 .798 3.02.0819.5
00-01 BOS8238.0 .454 .383 .745 3.11.6825.3
01-02 BOS8240.3 .442 .404 .809 3.21.8826.1
個人單場各項統計最高紀錄:
得分:48分,2001年12月1日對網隊的比賽
籃板:15個,2001年1月18日對快船隊的比賽。
助攻:9次,2000年2月8日對網隊的比賽。
搶斷:9次,1999年12月3日對邁阿密熱隊的比賽。
蓋帽:5次,2001年12月19日對騎士隊的比賽。
上場時間:49分鐘,4次(其中01-02賽季有3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