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停擺

nba停擺

“NBA停擺”是NBA的特有名詞,就是指因為各種原因造成體育聯賽暫停的局面。NBA歷史上因為各種原因發生過5次聯賽“停擺”的情況。1998-1999賽季,當時的NBA資方要求限制大牌球員收入過高的情況,在商談無果的情況下,聯賽最終“停擺”,喬丹也隨之退役。2011年7月1日12時01分,舊勞資協定正式到期。在經歷長達近三個小時的終極談判之後,球員工會和資方代表仍然沒有就新的勞資協定談判達成一致。2011年11月26日,勞資雙方在經過了長達15小時的談判後終於宣布達成協定,結束了持續時間達149天的漫長停擺。

歷史

全明星罷賽

NBA全明星賽原本是NBA大家庭齊齊融融、歡聚一堂的盛會,但1964年的全明星賽卻變成了勞資雙方唇槍舌劍的談判會,這多少有點令人尷尬。但事實就是事實,NBA首次勞資談判就是那么倉促和迫不得已。

最早期的NBA是個窮聯盟,他們的首個賽季(1946—1947賽季),球員年薪人均只有不到5千美元,收入最高的是底特律獵鷹隊的湯姆·金,年薪1.65萬美元,但他卻身兼隊員、教練、球隊經理、球隊司機四項職務。球員很多時候利益無法得到保障,即使受傷也得不到任何補償。為了維護球員利益,1954年球員自發成立了球員工會,庫西出任首任工會主席。但球員工會一直並沒有得到NBA官方的認可,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64年的全明星賽前。

1964年海因索恩作為工會主席號召球員團結一致,他們最終策劃了全明星罷賽,並打算拒絕參加接下來的比賽。當韋斯特、張伯倫、拉塞爾、羅伯遜等一批巨星在全明星賽開始前僅剩一小時卻宣布要罷賽時,當時的總裁沃爾頓·甘迺迪幾乎吐血。如果不能夠正常舉辦全明星賽,NBA要不僅賠償轉播商數十萬美金,而且廣大的球迷也不會善罷干休的,最終甘迺迪答應賽後和NBA球員工會進行談判。

為了擺脫停擺危機,NBA官方不得不承認球員工會,勞資雙方在1964年全明星賽後進行了聯盟歷史上的首次談判,通過這次罷賽,海因索恩等球星為球員爭取到了更大的利益,這為NBA勞資談判開創了先河。

為了一個人的遊行

1976年NBA完成了NBA和ABA的合併,但ABA中的某些球員並不符合NBA的規定,譬如大學未畢業就參加ABA的斯賓塞·海伍德。NBA規定,只有球員大學畢業後才有資格進入NBA。家境貧寒的海伍德為了能夠分擔寡母的經濟負擔而在1969年棄學加盟ABA打球,他在1970年轉會到NBA的超音速。但NBA聯賽辦公室認為海伍德並不具備加盟NBA的資格,於是迫使超音速放棄與海伍德的契約。

訊息傳出後,當時的球員工會主席、太陽隊巨星保羅·西拉斯率先表示抗議,他認為NBA當局對海伍德實行了歧視政策,學歷並不能成為加盟NBA的門檻。隨後,球員工會號召所有球員為海伍德而舉行遊行示威。

西拉斯甚至代表球員工會將NBA官方送上了法庭,最終西雅圖地方法院判決海伍德有權利在NBA打球,他和超音速的契約完全有效。此後,NBA在完成了對ABA的合併後,和海伍德情況相似的球員還有很多,於是在西拉斯倡議下,NBA球員工會在和資方進行談判時提出了hardship條款,以便家境貧寒的大學生球員可以提前進入NBA。

新秀逼死老闆

NBA因一位球員停擺NBA因一位球員停擺

NBA在進入90年代後開始了飛速發展,球員平均年薪在1990年已經達到了100萬美金。伴隨著NBA整體工資的上揚,新秀契約尤其是樂透區新秀的契約開始困擾著勞資談判。

1991年的選秀狀元拉里·詹森在和球隊簽約時獅子大開口,他要求老闆向他提供一份12年1.2億的大契約,訊息傳出,全聯盟都震驚不已。要知道,在那個時候,喬丹每年才400萬美金,皮蓬230萬美金,伯德也才300萬美金,一個一場球沒打過的新秀居然要過億的大契約。家底並不厚實的黃蜂老闆辛恩甚至因此當眾啜泣。最終在一番斡鏇下,拉里·詹森在一份12年1.1億的超級契約上籤下了大名。

更為過分的是1994年狀元格倫·羅賓遜。綽號“大狗”的羅賓遜在大學時期呼風喚雨,在選秀大會上接受採訪時就表示自己要“成為NBA的億萬富翁”,這引發了魔術師等老一輩人的嘲笑,但隨後羅賓遜證明了自己的確膽氣十足。他向選中自己的雄鹿索要一份12年1億的超級契約。當時傳說那支雄鹿隊的市場價格也不過8000萬美金,於是雄鹿老闆科爾在媒體面前大聲哭窮,科爾夫人甚至向媒體“透露”:老頭子因此失眠,並差點誤服過量安眠藥。

一個新秀差點逼死老闆?這讓整個美國籃球界都為之譁然。雖然羅賓遜最後“識相”地簽下了一份10年6800萬美金的契約,但NBA官方已經無法容忍新秀的無法無天。1994年三月,在新一屆的勞資談判會議上,NBA官方要求實行硬性工資帽並堅決要求執行新秀契約限制計畫,但這項提議遭到了球員工會的堅決反對。 這次談判從1994年3月一直持續到10月份,勞資雙方吵得不可開交,斯特恩和當時的工會主席巴克·威廉士都先後拋出了停擺的論調來威脅對手。最終雙方達成妥協,資方執行選項,以保證1995年賽季的完整。

但1995賽季結束後,勞資雙方依舊沒有達成任何協定。於是,在1995年7月1日,NBA官方宣布NBA進入封館停擺期。停擺期間,NBA勞資雙方都受到了美國民眾的抨擊,《紐約時報》稱之為“缺乏最起碼的體育道德,這是一場赤裸裸的金錢鬧劇”。

最終,在1995年9月15日,NBA勞資雙方作出妥協並簽署了新的勞資協定,NBA放棄硬工資帽的要求,而NBA工會同意新秀契約限制,同時NBA設立了一些簽約特例以便球員簽約,持續兩個多月的停擺宣布結束。

原因分析

勞資談判,當然是三方談判,聯盟、球隊老闆、球員(工會)。而最終每一次談判,其實也就是這三方的利益不停博弈,對於他們而言,有的是不可觸碰的底線,有的則是可以退讓的條件。其實,三者的矛盾焦點就還是在錢上。

老闆:壓縮21%球員工資實行硬工資帽

商人的目的就是賺錢,這是他們的天性。在球隊無法賺錢的前提下,老闆們儘量希望是少虧錢,或者說將支出和收入拉平。老闆們為了減少虧損,只能壓低成本。工資占據了總收入的57%,在這一塊動刀,顯然是最有效的。首先,在新的勞資談判中,57%的工資降低到45%,而這也意味著球員們的平均工資將下降21%左右;其次,制定硬性工資帽,這將代表著聯盟持續了近30年的運作方式將要發生巨大改變。NBA現在實行的是“軟工資帽”,意味著存在花費的限制,但是球隊被允許在個別情況下利用一些“特例”來超過規定的限額。這些特例其中之一就是“伯德條款”,球隊可以在續簽本隊球員的時候超出工資帽。Stern曾經表示:“那(伯德條款)遵從了我們的信念──它對於一名被給予了職業生涯的主隊所認可的球員保有延續性是一件好事。”而現在,實施硬性工資帽將意味著所有現在我們耳熟能詳的中產特例、老將特例都將壽終正寢。最直接的結果就是聯盟的中層球員將大面積失業。

球員:虧損不關我的事,工資不能少

老闆在叫著虧錢,可球員不樂意了,在他們眼中,工資是他們的生命線。至於虧損,他們認為是老闆的滿口謊言。球員工會執行官比利·亨特對於“福布斯”的虧損報表卻對此抱有爭議:很多被報導的損失都是來自於貶值、折舊和債務的利息,而這不應該納入聯盟的賬目表。亨特表示:“也許根本就沒有損失,它完全取決於採用何種會計程式。如果不把利息和貶值計算在內,那3.7億的虧損立刻就劃掉了2.5億。”亨特的要點在於:球隊轉手的花費跟球隊運營的花費應該是獨立而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就像球員們沒有得到授權分享出售球隊所帶來的利潤一樣,他們也不應該受到球隊轉手花費的拖累。

至於一些勞資協定的細節討論,也是球員必須堅守的:比如,契約年限減少,對於經常有受傷之虞,且很可能會導致職業生涯報銷的球員而言,年限短就意味著自己缺乏保障。而取消伯德條款、老將特別條款等,從道德上而言,也有點說不過去。很多人會認為球星收入很大依靠廣告和贊助,但事實並非如此,除了奧尼爾、科比、詹姆斯數人外,剩下的球員主要收入還是依靠打球的工資。這也是他們絕不退讓的重要原因。

聯盟:支持老闆減少收入,剔除虧損嚴重球隊

斯特恩代表了NBA,而聯盟在這場停擺中最關注的就是利益。斯特恩是NBA的主席,但說到底,他是一個打工的,即使他如今再權勢熏天,但他畢竟要服務於30支球隊的老闆。哪怕有一點會影響到各位老闆利益的事兒,斯特恩都得為他們考慮得面面俱到。

球隊虧本,聯盟賺錢,這事情其實挺正常。可NBA現在已經是入不敷出,球隊和聯盟都在虧損,斯特恩的海外計畫屢屢受挫,NBA的品牌更似一朵看上去很美的花。在斯特恩暫時沒有好的收入方式時,也只能選擇和老闆們堅定的站在一起,減少收入最行之有效。

此外,斯特恩還宣布了裁軍的想法,畢竟,當大家都在虧錢時,少一個賠錢貨,當然虧的本就能少一點。特別是一些小城市的球隊、虧本嚴重的隊伍,甩下這些包袱,可以讓聯盟的報表變得好看很多。只不過,球隊減少,球員打球的機會也會少很多,傷害到的又是球員利益。所以,斯特恩在這場勞資談判中,終究要被球員千夫所指。

影響

對NBA聯盟的影響

美國,所謂的4大聯盟均都停擺過,但命運迥異:四大聯盟的老大NFL在1987年發生過一次球員大罷工,多支球隊的球星都不打比賽後,老闆們只能叫來業餘球員來充數。結果,從未染指過超級碗的華盛頓紅皮隊憑藉一群看門人、火車工人、扛大包、英國業餘聯賽足球運動員等雜牌軍,竟為球隊捧起了冠軍獎盃。那些球星們一看,沒資本和老闆扯皮了,乖乖的就全回來打球。1994年,MLB的停擺也以相似結果告終,只不過當時頂上來的是MLB下屬小聯盟的球員。第三大聯盟NBA在1999年停了半賽季,喬丹時代為聯盟賺取的人氣一夜間消失殆盡,斯特恩眼見在美國國內再無挑戰兩位老大哥NFL和MLB的希望,於是開始了他的國際路線。NHL在04-05季停擺一年,從此這個聯盟基本上已經從四大中除名了。

這就是NBA的現實,在美國四大聯盟中,他們是最年輕的,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的人才培養體制也是最單薄的。NFL和MLB都可以依靠二線隊員來勉強撐起大旗,NBA做不到。儘管最近幾年,聯盟有意識的成立了NBDL,加大了小聯盟機制,但缺乏對球迷的影響力。沒根基,就玩不起停擺。

對NBA球員的影響

球員利益並不統一,中低層球員根本停不起,老闆們為了共同的利益,可以死守底線。對於那些大球隊的老闆們而言,停擺受到的球票等損失不值一提,小球隊老闆也許會心疼些,可一想到新勞資協定所能帶來的好處,也就先忍口氣了。資方最大的王牌就是:他們團結!

可球員工會那邊,卻並非鐵板一塊。不僅是NBA,其實其他聯盟也都是如此。1987年NFL停擺事件,華盛頓紅皮隊依靠一群業餘分子奪了冠,但當時有數支球隊的正牌球員並沒有遵照工會意見,而是讓步為球隊打球了。那個賽季,NFL等於是“大鍋粥”:職業的、業餘的,什麼都有。想想,如此意見不統一,球員怎么可以和老闆斗?

時至今日,球員們有了更多的鬥爭經驗,也明白團結的重要性。說不打就一起不打,這點還是能做到的。可如果真停了一個賽季,那些普通球員難道能捱得住?新的勞資協定,要讓一個原本一年能掙150萬美元的球員只能掙到120萬美元。可如果停擺起來,一年就沒收入了,那一家老少喝西北風去?關鍵這個階層的球員占據了聯盟中至少50%的人數,即使人微言輕,民眾的聲音還是有震撼力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