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劇

IP劇

IP,即Intellectual Property,直譯是智慧財產權,它可以是一個故事,一種形象,一件藝術品,一種流行文化。更多的是指適合二次或多次改編開發的影視文學、遊戲動漫等。IP劇,是指在有一定冬粉數量基礎上的國產原創網路小說、遊戲、動漫為題材創作改編而成的影視劇。因為其站在IP背後成千上萬的狂熱冬粉和他們不容小覷的消費能力。

基本信息

簡介

IP,即IntellectualProperty,直譯是智慧財產權,但放在目前的語境中,更多的是指適合二次或多次改編開發的影視文學、遊戲動漫等。一時間,文學圈、遊戲圈、影視圈無不覬覦“大IP”,唯恐慢了一步,失去的就不僅僅是IP這個主題,而是站在IP背後成千上萬的狂熱冬粉和他們不容小覷的消費能力。

可這個曾風光一時的新鮮辭彙,並不代表著一種新興事物,而更多的是一種新眼光。改編自網路小說,早已不是件稀奇的事情,受讀者喜愛的小說搬到螢屏也是大家熟知的行為。

發展模式

萬合天宜出品的《萬萬沒想到》萬合天宜出品的《萬萬沒想到》
隨著網際網路的推進,各類娛樂平台借著網際網路這股強風都有了新的發展模式。電影不再是名導們陷於一隅的“自娛自樂”,而是從選題選角到眾籌發行都開啟了一場自上而下的觀眾狂歡;電視劇也多由一部已有冬粉基礎的小說來改編,依靠原著粉的振臂一呼,收視率就多了層保障;遊戲產業更願藉助“大IP”的東風,拿來大傢伙熟悉的人物情節,套上固定不變的玩法,一款吸金利器就由此打造出來。

IP的熱潮,實際上是催生出了“文學—影視—音樂—遊戲”的完整產業鏈,以及對周邊產品的重視與開發。以往業界依靠某一款單獨的作品或產品去贏得市場,而如今業界思考更多的是如何可持續的利用已有成就的作品,如何與市場發生更多的化學反應,如何實現品牌化。

產業鏈效應

談及到文學領域強IP,指的是好故事、高點擊、多評論的作品。近年來節節攀高的著作權費足以證明文學IP的搶手,畢竟文學作品是整個IP產業鏈中較為常見的開端。容易改編成影視的文學作品,多是言情、古裝、權謀類主題。

因此,伴隨著網際網路成長起來的90後,他們兒時躲在被窩裡看的書,如今大都能在螢屏上重新見到。而再見面,又是一番新光景,這也會驅使“昔日的”冬粉們有著追劇的動力,並對劇集的推廣有著不容小覷的正面效應。

顧漫的幾部言情小說被搬上螢屏後,猶如鳳凰涅槃,將品牌效應發揮極致——誰人不知“這片魚塘為你承包了”的土壕梗,誰人又不知“我不願將就”的痴情宣言。都市題材作品不便改編成遊戲,但更適合“見縫插針”的廣告植入,於是貫穿兩部作品的某飲品,搭上了這趟順風車,大大提高了知名度。

但對於業界來說,IP的最終端是遊戲,真正能將品牌利益化的也需要遊戲作品的支撐。根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公開數據顯示,2015年上半年的遊戲產業總收入達605.1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1.9%;電影上半年總票房是203.6億,僅是遊戲產業的1/3。

四大亂象

《錦衣夜行》《錦衣夜行》
除了IP資源被“過度”“無序”開發,“IP劇”火熱背後,一直存在各類“亂象”。長久以來,他們隱藏在IP劇居高不下的話題榜下,但如今卻開始引發“蝴蝶效應”、無法忽視。亂象一:IP著作權費坐地起價

“快速成長的市場,把IP劇提升到一個懸崖高度。”有業內人士表示,如今對“IP”的爭搶讓各類IP著作權價水漲船高。就在一兩年前,一部網路熱門小說的IP價格在30-40萬是常態;而如今,開價200萬以上的小說不在少數。縱橫中文網主編邪月表示,“現在一般低於100萬元我們就不賣了。”少數幾位高知名度的作者,如南派三叔、天下霸唱、唐家三少,一部作品的各類著作權費加起來或許能達到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元。

或許有人說,著作權在一部熱門IP劇里占比極少,但業界真正擔心的地方在於:對著作權的膜拜程度使價格遠遠偏離價值軌道。“只要是著作權,稍微能改編,大家都在囤。一些二流小說的價格也被捧上去了,整個行業對網路小說的預估出現虛高。”而由此所帶來的風險和危機,無不令投資者和操盤者繃緊價格之弦。亂象二:IP賠本賺吆喝2015年火爆暑期檔的《花千骨》,在外界看來無疑非常成功,但湖南廣播影視集團節目交易管理中心主任肖寧卻在公開論壇上爆料:“這部劇是賠錢的”。“《花千骨》收視率這么好,從我的盈利這塊,比較悲哀。”《花千骨》沒有賺錢,從表面上看是因為該劇的招商是2014年的計畫,招商成本與購買《花千骨》著作權並未達到很好的投入產出比。但從整個大行業來看,IP劇的真正變現能力還有待系統盤點。一方面,是進一步提升IP劇的招商溢價;與此同時,需要從IP全產業鏈布局,提升IP周邊產品的變現能力;更近一步講,讓IP真正可循環,需要構建一個圍繞IP的健康生態。此前,騰訊公司副總裁孫忠懷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說:“2016年,BAT三家的視頻業務年營業額應該都是百億量級,可能依然沒有一家盈利。2016年,騰訊視頻最大的挑戰還是讓公司走向正循環。”亂象三:“傻白甜”改編熱門IP登上大小螢屏,還需要經歷“傷筋動骨”的改良。然而,很多IP劇一經播出,就被網友吐槽“和原著差太多”。以《花千骨》為例,原著小說近百萬字篇幅,以及極多的人物和複雜的支線,都在改編時被“仙俠劇”“偶像劇”套路格式化。套用網友的話說,這不過是一部換了古裝場景的“瑪麗蘇”角,《花千骨》儘管抓住了劇情主線,但文本核心依舊單薄。而且,還有一部分IP雖名聲在外,但其情節容量、結構線索並不適合影像化,並且時下流行的改編劇其原作大體都是過去時,是否還能完全接軌當今審美,尚且存疑。亂象四:著作權糾紛

著作權紛爭,同樣是IP市場永遠繞不開的“熱門話題”。最為“奇葩”的是《鬼吹燈》,多年前將第一部的電影著作權由盛大網路購得,2007年選定華映電影公司投拍,之後又反反覆覆,被拆分成兩家,前四部由中影負責,後四部萬達負責。

未播先熱的《羋月傳》也因著作權問題鬧得不可開交。2015年11月10日,小說《羋月傳》作者蔣勝男發布維權申明,說製片方與編劇王小平盜取了她編劇的“名分”。編劇王小平卻說,80集的電視劇動筆改編時,原作者提供的內容《羋月傳》只有7000字。

著作權紛爭影響的是觀眾的利益。《十年一品溫如言》作者書海滄生稱收回原本賣出去的著作權,作品與觀眾見面遙遙無期。而一旦熱情被消耗殆盡,超級IP們都會淪陷和被觀眾遺忘。

除了這兩部劇,在IP領域因著作權產生糾紛的事情近年來屢見不鮮,包括《北平無戰事》《虎媽貓爸》《平凡的世界》在內的熱門影視劇都曾捲入類似糾紛。對此,業內紛紛呼籲儘快在市場上培養出合格的“著作權代理人”,從而為雙方在簽訂協定時進行客觀的分析和建議。

創作要點

幻城幻城
培養出一個好IP的難度無需贅述,能做到環環相扣、精雕細琢,在當今社會中實屬難事。在整個產業環節中,倘若遊戲作品是掘金利器,那影視作品就可為是品牌擴音器。

前一陣子處在風口浪尖的《盜墓筆記》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扮演了反面教材的角色。原著的影響力不再贅述,該劇卻被改編成了根正苗紅的“護寶筆記”。原定拍攝8季、每季12集的超級大IP,就這樣在只播出先導集的情況下就被網友狠狠叫停。畢竟死忠粉們也無法接受心中的殿堂級作品被修改得面目全非。

所以說網路小說改編成電視劇作品時,還有很多要點是必須要注意的。

其一是內容,對於改編作品而言,雖有原著冬粉的支持,可一旦作品還原度不高,或因審核而不得不更改相關內容,原著粉的振臂高呼變會成為枷鎖,反倒影響了作品的觀眾緣。

其二是選角,充分參考讀者的意見甚是重要,胡歌曾在《琅琊榜》發布會上坦言,因為冬粉力薦,他才得以扮演梅長蘇一角。而從目前的口碑反饋上來看,胡歌果真將梅長蘇隱忍病弱演得入木三分,而其早年車禍傷疤更是貼合人物設定,增強了觀眾代入感。

其三是裂變反應,業界曾言,“電視劇走的是情感渲染,手遊走的是娛樂宣洩”,這也是目前最常見的影游聯動現象出現的原因所在。這樣既避免出現“電視劇熱度已過,遊戲才剛剛上線”的尷尬局面,也能讓遊戲和影視相互宣傳,引發高關注度。

網路小說改編成電視劇作品之所以在整個IP產業鏈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離不開其開發周期長、影響力大的自身性質。電視機前的觀眾數量也極為龐大,觀眾們也容易受到電視劇帶來的情感影響。在正常情況下,電視劇的播放會持續1至2個月,這段時間正是觀眾情緒醞釀、爆發的最佳時期。

在這一時期中,倘若動漫、遊戲、電影、網路劇、舞台劇也趁熱打鐵,將昔日的耗時的、循序漸進的單一轉碼,改善至產品矩陣的集體爆發,能夠讓資源迅速聚集,形成產業強勢,實現IP品牌的幾何倍數的增長。

代表作品

近年來,以遊戲、動漫及網路小說為題材改編而成的影視劇因其廣大的冬粉數量而大火特火!除了大家非常熟悉的遊戲改編劇《仙劍奇俠傳1》、《仙劍奇俠傳3》、《劍俠情緣》、《軒轅劍3外傳天之痕》等,還有以網路小說改編而成的《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花千骨》、《杉杉來了》、《美人心計》、《傾世皇妃》、《甄嬛傳》、《》、《我是特種兵》、《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裸婚時代》、《鬼吹燈之九層妖塔》、《鬼吹燈之尋龍訣》、《琅琊榜》等等一系列大家耳熟能詳的優秀劇作!

2015更有最受矚目的超級IP劇《鬼吹燈》、《青雲志誅仙》、《一路繁花相送》、《幻城》、《羋月傳》、《雲之歌》、《秦時明月》、《錦衣夜行》等重磅出擊。

2016年,古裝玄幻類《誅仙》、《爵跡》、《雲之凡》,都市職場、青春愛情IP劇遍地生花,有《微微一笑很傾城》、《歡樂頌》、《翻譯官》、《匆匆那年2》等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