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OFF

這也是〈奪面雙雄〉與之前吳宇森影片最與眾不同的地方。 這影片中吳宇森打破了好萊塢影片中的英雄不流淚、不能死的成規,塑造了一個絕望的悲劇英雄 。 吳宇森在影片中運用了比從前更豐富的電影手段與表現手法,來展現已經成為定式的動作場面。

簡介

片名:奪面雙雄 / 英文:Face/Off / 其他:變臉
導演:吳宇森(John Woo)
編劇:Mike Werb  Michael Colleary
主演:約翰·特拉沃爾塔(John Travolta) 尼古拉斯·凱奇(Nicolas Cage) 瓊·艾倫Joan Allen) Alessandro Nivola 吉娜·葛森(Gina Gershon) Dominique Swain6v
類型:驚秫 動作
國家地區:美國

故事梗概

《奪面雙雄》又名〈變臉〉是一部叫人難以忘懷的影片,甚至可以稱它為‘經典’,儘管它並沒有獲得什麼獎項,但在當年因它而引起的轟動和研究討論卻在影壇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時至今日依然是影迷們所津津樂道的話題之一。或者可以這樣形容它——‘如果你沒看過〈奪面雙雄〉就等於你沒看過動作片’! 想要解析影片〈奪面雙雄〉首先就必須得先了解導演吳宇森和聯合主演的尼古拉斯·凱奇,約翰·屈伏塔。吳宇森是香港最著名的導演之一,1946年出生於香港,1986年自編自導了〈英雄本色〉,以至於在以後的很奪年中都成為了眾多影壇中人所爭相模仿跟風的對象。在這之前的十年被他自嘲地稱為‘喜劇的十年’,其後執導的〈英雄本色2〉,〈喋血雙雄〉,〈縱橫四海〉無一不是動作片的典範之作。1993年成為好萊塢華人導演‘第一人’,相續拍攝了〈終極標靶〉,〈短箭行動〉,〈奪面雙雄〉,〈至尊黑傑克〉,〈碟中碟2〉直到今年剛上映不久的戰爭片〈風語者〉等影片,並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功。他的最大的特點是解剖暴力。從美學的角度變換時空,把動作和過程分拆後重新組合延長播放,使其節奏發生改變,是蒙太奇在瞬間套用的極至。攝影機正常速度拍攝時為每秒24格,他在實際拍攝中除了使用正常速度外,還會在其它角度以每秒60格甚至120格的速度拍攝,從而使動作的精確和細膩發揮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除此之外,雙手持槍也是典型的吳氏標誌。 吳宇森在進入好萊塢後沒有放棄自己的電影風格,即使面對很會分類的,認為動作就是動作,不能接受動作片中加存在很重的感情戲的美國觀眾也沒有放棄仁義俠氣,浪漫情懷,美學暴力,他喜歡在演員演技中加入大量的暴力美學,真摯感情世界與細膩的心理描寫,向人們展示一個個人情味的英雄。吳宇森是享譽世界的“暴力美學”大師,好萊塢最成功的華裔導演之一。雖然適應好萊塢體制是一種妥協,但其商業運作的成功對華語影壇的復興具有借鑑價值。據說他有一個基本原則:凡是有損或侮辱到中國人形象的題材他一律不接拍。 (點擊小圖看大圖) (《奪面雙雄》海報)演員尼古拉斯·凱奇在好萊塢的演技早在1995年的影片〈逃離拉斯維加斯〉中得到了最大的肯定,因此當年他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成為了奧斯卡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影帝。其向來擅長於飾演正派角色,他的眼神十分憂鬱,看來不太像一個演員反而更像一個詩人。約翰·屈伏塔同樣也是一個有著豐富經驗的實力派演員。1994年就曾因影片〈黑色追殺令〉被提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其演藝生涯一路坎坷不平,大起大落太多,所飾演角色大都以性格堅毅的死硬反派為最成功。
影片〈奪面雙雄〉據說是花費了一億美金拍攝而成。影片通過令人難以置信的“換臉術”塑造正邪難分、愛憎難辨的人物,使對立分明的是與非的主題更增添了耐人尋味的內涵。在這部影片中吳宇森依然延續著以前影片中正與邪,善與惡這兩個自古就已經對立的方面,當然最終邪不勝正這是一個永恆的真理。但他又在影片中加入了以前所沒有的濃厚的家庭觀念的元素在其中,使得影片在很大程度上得以達到了完整。這也是〈奪面雙雄〉與之前吳宇森影片最與眾不同的地方。吳宇森將影片中艾肯辛(約翰·屈伏塔飾)的兒子被殺死後整個家庭就一直處於黑暗和被凍結中,辛和家人都無法承受這個殘酷的事實。女兒開始學壞,辛和妻子的性生活不和諧都是出自一種逃避心理所不自覺做出的事。而最辛苦的是辛,他身為一家之主就要承擔更多的責任還要面對家人的無聲責備又要不擇手段地除去卡斯(尼古拉斯·凱奇飾)這個殺子仇人和家人的噩夢。這一些人物的潛藏心理被描寫得極為清晰入目。而吳宇森又在片尾辛復元回家時在慢鏡頭運動下顯得緩慢的身影穿過了迷濛清晰的出現在門口時和當時的燦爛陽光都在暗示著一家人由於仇人卡斯的死都已經解除了自己的沉重盔甲和陰影,更接受了仇人的兒子成為家中一員。而在監獄中辛為妻子和女兒表現出來的極度憤怒和不安擔心正是他逃獄的最大動力,出此外還有就是出於責任感,男人的責任感和道義。尤其是在救卡斯兒子時表現出來的人情觀念和卡斯為弟弟兩次綁鞋帶處就足以表現出吳宇森為營造影片的家庭,親人於情親費盡心思。事實上吳宇森在影片中所有家人親人在一起的場景都注入了極大的溫情,進行了簡單但卻深刻的描寫。而卡斯兩次為弟弟綁鞋帶的事所表現的兄弟之情也前所未有地創造了壞人一律都是只做壞事,只殺人害人的規律,創造了一個新的壞人也有親人也有人情味也會為親情而動的有血有淚的真實的壞人形象。
最值得一提的是凱奇與屈伏塔之間的精彩配合演出。兩位大牌明星運用鮮明的個人風格,將人世間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推向極致。影片中兩人易容之後的角色互換竟然沒有影響到他們的良好表現。這是尤為難得的。凱奇把卡斯在安放炸彈後的接近藝術和瘋狂的翩翩起舞和在誤殺辛的兒子後那一剎那流露出的少許後悔與嘆息之意既顯出了角色的邪惡的一面,又表現出了其也有感情的一面,拿捏的恰到好處。而在角色對換後,兩人就能在短時間內調整好自己的心理進入角色,這讓人不能不稱讚兩人演技的高明。影片辛在易容照鏡子一段凱奇表演得十分的歇斯底里,十分配合當時辛的彷徨無助心理。這監獄打架一段凱奇哈哈大笑,笑得十分地瘋狂,並在笑的同時迷失在自我肯定與否定間,再突然清醒過來轉笑為哭再笑,這一段的內心實在是表達得太出色,讓人清楚了解到當時辛的心理轉變歷程。而屈伏塔同樣也將一位對家人心懷內疚,極盡所能像抓住兇手的警察的內心畏懼與狂暴,溫情心理抒發到了極好。在易容後做出的走路的姿勢和動作都與前半段身份配合得天衣無縫。最棒的是兩人在角色對換後氣質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屈伏塔從正氣凜然變得邪氣十足,凱奇卻是由一身具有邪惡魅力變得憂鬱和易怒。而尤其成功的是尼古拉斯凱奇在影片中頗為動情的表演也打破了英雄不流淚的好萊塢定式。這是一次真正的極其成功的聯合主演。
影片中的音樂,就是孩子戴上耳機後的音樂雖然不長,但節奏緩慢,抒情,溫馨溫暖,與當時的激烈交火在吳宇森的刻意為之下升華到了一種槍火不再存在的莫名藝術自我享受的意境中,這時的槍戰在與電影音樂的對比中已經成為藝術,浪漫,美麗的境界
吳宇森式暴力美學在這部影片中實際上得到了最大的展現,從而使之看來更具有藝術感激情的場面更多。這是吳宇森電影事業的另一個高峰。這影片中吳宇森打破了好萊塢影片中的英雄不流淚、不能死的成規,塑造了一個絕望的悲劇英雄 。他在片中找到了東西方世界共同崇尚的那種“人道精神”和“家庭觀念”,並著重刻畫了女性角色的剛強和溫柔,這一點獲得了女性觀眾的認可,許多從不看動作片的女觀眾也著迷於這部電影。與以往處理人物的風格一樣,該片的主人公也處於正邪之間。 暴力在這部影片中不再占據主導地位,吳宇森沒有再重複以前影片的子彈橫飛還射不完,敵人總殺不盡的原始手法。美學成為了影片最大的享受部分,吳式暴力淪為修飾美麗藝術的成分。在影片中動與靜、正直與邪惡交替有致形成了極大的享受。
吳宇森在影片中運用了比從前更豐富的電影手段與表現手法,來展現已經成為定式的動作場面。從而使得影片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人心的效果,並從創新與發展的角度上,將動作片這一歷時久遠的類型片種在視覺效果上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情感表現也形成了新的風格。影片中依然可見隨風鼓動的風衣,停機棚槍戰時四濺的火花就像煙花一樣美麗燦爛。沙夏家中槍戰一段在大量的運動鏡頭裡顯得如此的與眾不同,孩子戴上耳機音樂起仿佛讓人置身於歌劇院中欣賞精彩十足的歌劇。鏡子前兩人對峙一段更是絕對經典之作。最後又照著老規矩在教堂決戰,吳宇森再次給白鴿與上帝面前成就了自己。《奪面雙雄》的成功就在於他成功的塑造了一個罪犯的形象,形象依然豐滿,與美國電影中壞人形象的空洞不同。吳宇森很成功地將中國俠義文化與西方文化結合在一起,還在影片中使用了極多的慢鏡頭將動作場面,一言一行都在一種浪漫的氛圍中。並且無論是在鏡頭的運動還是音樂的運用上吳宇森都找回了當年顛峰時期的最佳感覺,並超越它。
儘管很多人都認為〈奪面雙雄〉不是吳宇森最好的影片,可我至始至終都以為這是最能展現吳宇森深厚導演功力的影片,最能展現吳式美學暴力獨特風格的影片。這是一部足以永載史冊的影片。
本文轉自DVD不完全手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