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Mary

Bloody Mary

瑪麗一世,是英格蘭和愛爾蘭女王、都鐸王朝第四位和倒數第二位君主。她於其同父異母弟弟愛德華六世死後繼承其王位,並再次於英格蘭內恢復羅馬天主教(舊教),取代她父親亨利八世提倡的盎格魯教派(新教),過程中,她下令燒死約300名宗教異端人士,此舉動為她得來“血腥瑪麗”的綽號。

“血腥瑪麗”原來是一個鬼魂的名字,也是西方一種通靈遊戲,非常受少女們的歡迎。想要作這種通靈遊戲,只需要獨自走進一間黑暗的浴室,在鏡子與自己之間點燃蠟燭,然後對著鏡子默念三遍“I believe bloodymary(我信仰血腥瑪麗) ”就能召喚到“血腥瑪麗”。據說,召喚者無一例外地追隨血腥瑪麗到了那一個世界,沒有人知道召喚當時的情況究竟是怎樣的,血腥瑪麗又究竟是個什麼樣子的。所以了解就好,千萬別去嘗試,否則後果自負!

很喜歡恐怖片與歷史文化的我經常會根據這些興趣去搜尋查找相關的東東,以滿足自己這顆好奇的心(人家說好奇心害死貓,我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只貓了)。令我感興趣的血腥瑪麗的歷史來由,我收集到的三個比較常見的說法。

說法一是來自於英國都鐸王朝的暴君瑪麗一世,(1516年2月18日~1558年11月17日)。  瑪麗一世(1553~1558年在位)成長於歐洲宗教改革的洶湧大潮之中,那個時代的英國也是天主教和新教進行殊死搏殺的場所。瑪麗一世的母親凱薩琳是一位篤信天主教的西班牙公主,而她的父親亨利八世為了達到與她母親離婚的目的,不惜背叛天主教,與羅馬教皇決裂,並在國內扶持新教,迫害天主教徒。也許由於上述的成長過程,也許源於她本人古板、固執的性格,她成為了一個死硬的天主教徒,並對新教有著刻骨的仇恨。成年後,她因為拒絕改信新教而幾乎被亨利八世推上叛國的審判台,後來又與當時天主教世界的捍衛者——西班牙國王菲利普二世結婚。登上王位後,她立即宣布恢復天主教,並對新教徒採取了高壓政策,屠殺其中的激進分子。在她統治5年中,有300餘人被燒死在火刑柱上,包括那個敢於宣布她父母的婚姻為無效而她為私生女的克蘭默大主教等,而因此被迫流亡國外的新教徒則不計其數。她終於以其暴行獲得了英國人民對其“血腥瑪麗”的稱謂。她病死時,據說整個倫敦響起了歡慶的鐘聲,即位的就是她的妹妹、後來成為一代名君的伊莉莎白一世。

另一個關於血腥瑪麗的說法是,18世紀時那位匈牙利的絕世美女,李·克斯特伯爵夫人,(1720?~1789)法國貴族。  女人,是美麗的動物,美女,更是美麗中的美麗。  為了讓自己更美麗,女人用了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方法。  但是最血腥的美容方法,恐怕是以下這位女士的秘方了。  傳說中,歐洲有四大鬼宅。其中有一座鬧得最凶的鬼宅,坐落在布達佩斯的郊外。這是一幢中世紀古堡,它的主人,就是當時艷傾一時的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在她的一生中,為她決鬥而死的青年貴族,據說超過了100 個;甚至在她60歲那年,兩位浪漫的青年詩人因為得不到她的垂青,而舉劍自殺。  是什麼樣的魅力才讓他們瘋狂至此?她究竟美麗到什麼地步呢?據野史中記載,在一次李·克斯特伯爵舉行的盛大晚宴上,她一身飄逸長裙,出現在眾人眼前。黑色長髮在空中飄舞,兩顆寶石般的美眸蘊涵著攝人心魄的光芒,火紅色長裙就像流動的烈焰一樣,包裹著她白玉似的修長身軀,整個人宛如一團移動的火之精靈。  當她停下腳步的時候,銀白色的月光從窗外照進來,使她散發著迷人的光芒。他們搞不清楚,這位李·克斯特伯爵夫人究竟是順著月光而下凡的天使,還是將要循著月光飄向天宮的聖女。

她的美麗,據說保持了近50年,而她的美麗秘方,實在令人恐怖萬分。她用鮮血沐浴,而且只用純潔少女也就是處女的鮮血。她相信,只有浸泡在她們純潔的血液中,方能不斷吸取其中的精華,而讓她永葆青春。像好萊塢改編的電影,由馬特·達蒙主演的《格林兄弟》里的森林女王(莫妮卡·貝魯奇飾)就是依此為原型,即靠少女的鮮血來保持自己的青春。

每次洗澡前,她還要喝下至少半升的血液,清洗自己身體內的污物。她管這叫“內洗”。她洗一次澡,至少要殺掉兩個少女。就這樣,在漫長而黑暗的50年裡,一共有2830多名少女被殺害,所有的屍體全部埋在她私人的浴室底下。這也是她的主意,因為她相信,少女們的魂魄能夠驅走衰老和遲鈍。  由於常用血液洗澡,她身上總帶著濃烈的血腥氣。但她卻從不用任何香水掩蓋,任其自然。參加宴會的時候則更為濃重,因為宴會前女人總要為自己的美麗作些準備的。美麗的外貌和血腥的氣味相結合,竟然產生了一種無可名狀的妖異魅力,使無數青年貴族為之傾倒。一時之間,李·克斯特伯爵夫人的艷名遠播歐洲大陸,連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也不遠千里,拜倒在其石榴裙下。有一款雞尾酒的名字叫“血腥瑪麗”便由此而來。

雖然如此,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從來沒有愛上過任何一位向她獻媚的英俊紳士,因為她一直都在等待自己的愛人在出現的那天。  在李·克斯特伯爵夫人18歲的時候,有個年輕男子來到古堡,當時這位男士穿著華麗的外套,隻身一人說是外出打獵經過這裡,覺得口渴想來借杯水喝。李·克斯特伯爵夫人愛上了這位長相英俊、談吐優雅的男士。並且還說服他在府上小住。可是讓李·克斯特伯爵夫人不明白的是,這位年輕的紳士始終不願告訴她自己的名字。但是李·克斯特伯爵夫人仍然想盡辦法讓他能在古堡的這些日子裡開心快樂。

五天后的早上,紳士找到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告訴她他要離開了,李·克斯特伯爵夫人非常的難過,流著眼淚向紳士告白,聽到李·克斯特伯爵夫人的真情流露,紳士依然執意要走。但是在出門之際,紳士給了李·克斯特伯爵夫人一個深情地吻,並且告訴她,也許有天他會回來找她,希望那時的李·克斯特伯爵夫人依然如現在一樣美麗動人。  紳士走了,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在漫漫的思念中逐漸消沉下去,看著她從小長大的女管家很是著急,於是帶著她去見了當地的神甫,希望能幫她找到那個男人。可是連神甫都沒有辦法,因為一點線索也沒有。所以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在鬱郁中病倒在床。女管家看著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非常擔心。直到有天不知從哪裡聽到少女的血可以讓人精神振作恢復美貌。於是女管家殺死了家裡最年輕的女僕,把她的鮮血給李·克斯特伯爵夫人飲用,並且用它給夫人擦洗身子,就這樣李·克斯特伯爵夫人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人也變得越來越美麗。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從此迷戀上了血腥味,並且為了讓自己能等到那個心愛的男人時依舊年輕貌美,她開始用少女的鮮血淋浴,而女管家為了伯爵夫人不停的尋覓著年輕貌美的少女,準備李·克斯特伯爵夫人需要的時候用。

在這之後,伯爵夫人在自己的古堡里舉辦舞會,邀請各個國家的紳士們,為的就是希望有天能再見到自己的愛人。不過,她在大革命爆發後被人們活活地燒死在自己的浴室里時,依然沒有等到那個她想了一輩子,愛了一輩子的男人。  沒人知道那個神秘的男人到底是誰,有人說是撒旦(上帝最小的兒子,擁有驚人的美貌和智慧,但是因為年輕自負而犯錯,失去天使的翅膀而墜落地獄)也有人說是巫師,也有人猜測他早已經死了,或者根本沒有這個人。也許是李·克斯特伯爵夫人自己幻想出來的。故事始終是故事,那個男人到底是誰,是否真的有過這個人,只有伯爵夫人自己知道……

直到後來,法國大革命爆發。憤怒的民眾將已經快70高齡的李·克斯特伯爵夫人抓住,群情激憤之下,大家將她活活燒死在她自己的浴室中。並且封掉了古堡。  她死後人們在她的古堡地下挖出成千上百的少女屍骸,據稱當時的情形很是一個恐怖。  自此以後,一代豔后便香消玉殞,關於她的記憶也只有矗立在那裡的她曾經居住過的城堡。  但是,在此後的400年裡,每逢月圓之夜,古堡里就會傳出一陣陣如海潮般幽怨的慟哭,仿佛是千鬼夜哭,萬魂哀鳴,連10里之外布達佩斯的居民都能聽見。他們不堪其擾,請來了神甫、術士驅魂作法,結果連凡蒂岡和耶路撒冷的大師們都無能為力。最後,教皇無奈,只能將這塊地方列為禁地,禁止凡人出入。  (迄今為止,在布達佩斯的郊外,這幢古堡依然貼著教皇的封印。離它不遠處,當地寫了塊牌子:遊人勿進。)  整箇中世紀歐洲有很多詭異恐怖的怪談,但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則被當之無愧地稱為頭號“血腥佳人”。(關於這位血腥佳人,歷史上確有其人,有關她的傳說比較多,很多細節為野史流傳,但她一生中殺死了許多無辜少女,以此來保持自己的美貌這一點是真的。)我們由此可知,在中世紀黑暗的漫漫長夜裡,是可以產生今天無法想像的真實怪物的。

還有人說是16世紀的伊莉莎白·巴托利(Elizabeth Bathory),(1560~1614)一個喜歡殘酷折磨手下貌美女僕和鄉村年輕女孩的女同性戀者。通常以她的匈牙利名字Erzsebet被提起。伯爵夫人住的塞伊特(Csejthe)城堡建在一座丘陵頂上,位於喀爾巴阡山(Carpates)的匈牙利山區。在山頂的一片廣闊的土地上,像一座要塞一樣。從那裡,你可以眺望到Csejthe的村莊。而這裡也是女伯爵嗜血狂歡的魔窟。村莊中的農人都痛恨地稱她是“嗜血的女伯爵”。《暗黑破壞神》里的女伯爵說的就是她,黑暗館裡反覆提到她的名字。還有《探索》頻道里的專題片也提到了這一點。  她是歷史上有名的Blood Countess,也是個真實的吸血鬼。當時艷名四播歐洲的她認為年輕處女的鮮血讓她的容顏常駐。  女伯爵伊莉莎白很可能也為斯托克創作《德古拉》提供了靈感。

1546年,Vlad Dracula(傳說中的吸血鬼,電影《吸血殭屍驚情400年》的主角德古拉)和一支由特蘭斯瓦尼亞王子Steven Bathory帶領的探險隊來到Wallachia爭取從前統治者的王座。大約一個世紀以後,Steven Bathory的繼承者,女伯爵Elizabeth Bathory本人成為了特蘭斯瓦尼亞地區恐怖的化身。以下就是Elizabeth Bathory的故事。  伊莉莎白·巴托利,1560年生於匈牙利的名門巴托利家族。巴托利家族是與哈布斯堡王朝有著深切關係的名門貴族,歷代均有人出任杜蘭西魯維尼亞公國的國王,是名門中的名門。他們家有許多有權有勢的親戚——其中包括一個紅衣主教,一些王子,還有一個擔任匈牙利首相職務的表兄,而最著名的莫過於Istvan Bathory——他是特蘭西瓦尼亞王子並在1575~1586年是波蘭國王。據說在4、5歲的時候伊莉莎白就表現出了暴力傾向,這可能是由於癲癇病或其它神經系統疾病導致的,並且可能和她晚些時候的“精神錯亂”行為有關。(就像那個時候歐洲大部分的貴族王朝一樣,她的家族也被由近親通婚導致的精神病所困擾。)波蘭的King Stephan算是她的一個比較有名的親戚了,而她還有一位虐待成性的擁有雙重性別的姑媽和一個精神分裂的叔叔。因此,伊莉莎白從4歲開始就突發癲癇症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她從小就被寵壞了,一群女家庭教師圍者她,滿足她所有的需要。雖然受到她的突發症和冷僻性格的影響,伊莉莎白還是被認為是一個聰明能幹的年輕女性。

在很小的時候,她曾經目擊了一次對一個背叛的吉普賽人的處刑過程。他們把那個可憐的吉普賽人塞進一頭被活活剖開的馬的腹部並且被縫在了裡面。在劊子手的臉上並沒有浮現出絲毫對受刑者之死的同情和憐憫。這次事件讓伊莉莎白明白了一件事——正是這件事使她殘忍的個性開始萌芽——殺死一個平民根本無須受罰和擔心受到報復。  伊莉莎白有著不可思議的、冷然的美貌,看見她深邃的黑色大眼睛的人,都會覺得毫無道理的不安。從她很年輕的時候,就有傲慢的、女王般的氣質。她那琥玻般的眼睛射出了殘酷,形成了她那艷麗而又妖冶的姿容。對於自己的美貌,她是比任何東西都更喜愛。拿著鏡子橫躺在床上注視著自己的臉,無論多久都不會疲倦。在鏡中絕對看不見她的笑容,是因她希望自己能更美的自戀情結之故。  14歲時,她在她未來的岳母(女伯爵夫人Ursula Nadasdy)的城堡中與一名農民的兒子生下了一個嬰兒。而早在11歲那年,她就與男爵Ferencz Nadasdy訂了婚。

1575年5月8日,豪華的婚禮在瓦蘭諾城舉行,當時她十五歲。布拉格的皇帝麥司米倫二世也送來了祝賀文和禮物。她嫁給了一位很有聲望卻本性殘酷的戰場英雄——26歲的Ferencz Nadasdy伯爵。男爵是一個好戰的人,他寧願在戰場上廝殺也不願在家中享受平靜的生活,於是當地人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叫“匈牙利的黑色英雄”。那時的社會還沒有人提倡婦女解放,但伊莉莎白卻保留了她的姓。她的丈夫也改姓了Ferencz Bathory。  她這樣一場婚姻在當時的貴族圈中一點也不希奇,完全是她那秉承機會主義的母親所導演的一場政治聯姻。而Nadasdy家族也因此提高了不少社會地位——巴托利家族因其資歷而有著更大的權利。雖然對這場婚姻有諸多的猜測,但是Ferencz經常外出確實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他們結婚的頭幾年,伊莉莎白並沒有生育,也就是在這長時間的孤獨中伊莉莎白的虐待狂天性開始占據統治地位。

搬到新居之後丈夫又再度上戰場。在囉嗦的婆婆的監視之下,伯爵夫人一天比一天更感到無聊。她非常嚮往維也納的豪華生活。正當她的丈夫馳騁在疆場時,伊莉莎白拜訪了有同性戀嗜好的姑媽——伯爵夫人Karla Bathory,當她們的狂歡被下令取締後,她真正的意識到她內心中所需要的是何種刺激。折磨擁有成熟胸部的女孩使她得到了巨大的快感,而她不只滿足於肉體上所得到的快感,對黑色魔法的研究也是她的愛好之一。城堡中的一個男僕多爾可(匈牙利名Thorko)介紹她加入了一個秘密宗教組織,開始慫恿她使用魔法,與此同時也鼓勵她繼續她的虐待狂的行徑。極度的虛榮和自戀使她的行為更加地扭曲。  在她二十出頭的時候,伊莉莎白是出於無聊,慢慢發現了折磨僕人所給她“帶來的快感”。在她的那些女僕人中,她所鎖定的目標是那些青春期的少女。她先是用燒的發紅的鉗子把她們的身體撕裂,把她們放在火上烤,或是用一種叫“Star-kicking" 的刑法來折磨她們(用沾滿油的紙條夾在受刑者的腳趾間,然後點火,而Elizabeth本人則在旁邊觀賞受刑者痛苦地嘗試踢走那些火星)。  她也曾經把那些女孩的頭撕成兩半(就是用工具把她們的嘴硬撬開,不斷擴大角度直到她們折斷頸部而死)。在她不那么變態的日子裡,她只是強迫那些女僕們赤身裸體的在成群的男人面前做家務活。

伊莉莎白在她的奶媽尤娜(匈牙利名Ilona Joo)、管家烏依瓦里(匈牙利名Johannes Ujvary)、巫師達爾維拉(匈牙利名Darvulia)與Dorottya Szentes的幫助慫恿下繼續墮落著,並在一個稱為“尊貴夫人的刑室”的地方對女僕施加各種她自創的酷刑。隨著她的年齡不斷增長,她對那些無辜的年輕女性的血肉的渴望愈發強烈了。她發明了許多新的折磨手段,像一種叫“甜蜜的痛苦”,她用熨斗、熔化了的蠟和刀子來折磨女僕們,然後脫去她們的衣服,在全身上下塗滿了蜂蜜,最後將他們拋棄在滿是飢鋨的昆蟲的小樹林中。還有一種叫“水之痛苦”,就是先把一個少女扒光,浸在零度的冰水中,並且不斷從頭上澆冰水直到受刑者活活凍死。  終其一生,伊莉莎白一直為劇烈的頭痛而煩惱。她不但在被無由的煩躁發作侵襲時,用髮夾刺侍女們,而且在像癲癇般的痙攣發作時,在床上翻來覆去,去咬服侍她的侍女們。聽到少女們痛苦的哀嚎,她自己的痛苦會不可思議的消失。

當伊莉莎白和一個全身金屬外殼人一起出入城堡時,村中人開始相信那個有著一雙黑暗的眼睛和參差不齊的牙齒的人就是德古拉本人,他已經降臨到了Csejthe城堡。而且一些人曾經看見伊莉莎白的嘴邊出現了血跡。然而不久後那個神秘的陌生人又返回了墳墓,而伊莉莎白似乎已經承受不了一個人的孤獨。有段時間,她甚至和一個“神秘陌生人”私奔。當她的丈夫Nadasdy男爵返回城堡卻出奇地原諒了妻子的不忠行為。  在她婚姻的頭十年里,伊莉莎白沒有孩子,因為他的丈夫為了自己的“事業”而很少有時間和她呆在一起,之後,從1585~1598年,伊莉莎白共生育了三個女兒、一個兒子。

1600年,51歲的男爵Nadasdy中毒身亡。她把婆婆趕出了城堡,實施暴行更加變本加厲。在此之前,夫人對侍女秘密的虐待,常常使她們死亡的傳說已四處流傳。儘管有危險的名聲,貧困的百姓女兒們,仍然毫不猶豫地為生活去城中。有一個被叫作牙諾修的醜陋侏儒,被命令在附近的村莊尋找目標。少女們原先是懷著像去郊遊的心情進入城中。但是只要一進大門,能生還的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  隨著時間的流逝,伊莉莎白越來越虛榮。但她也逐漸衰老,那美麗的容貌在一點點地消失。由此開始了傳說中臭名昭著的“血浴”。  一天,一位女僕在為40歲的伊莉莎白梳頭時不慎拉斷了她的一根頭髮,暴怒的她瘋狂抽打這位女僕耳光,鮮血從女僕的鼻子中噴了出來,飛濺到了她的臉上。而當女伯爵在鏡子中觀看自己臉上被血濺到的地方時奇蹟出現了。被鮮血沾染過的皮膚逐漸退去了時間的痕跡,恢復了從前的靚麗。她大喜過望。  她向她的幾個幫凶諮詢,使她相信處女的血就是傳說中的活力之泉,讓在其中的沐浴的人找回青春。她下令割斷那個女僕的喉嚨並將鮮血倒入一個巨大的桶中。伊莉莎白就在還溫熱的血中沐浴。

於是,一場恐怖的儀式開始了。在巫師的幫助下,上百的少女被綁架,都是年輕貌美的處女,帶到伊莉莎白的城堡,折磨她們並且抽去血液。伊莉莎白還經常啃咬那些少女的脖子和胸部,從那創口吸取鮮血,撕吃肌肉。從此以後,女伯爵便開始用處女的鮮血來沐浴自己,每當她從充滿鮮血的浴缸中出來時,青春的光輝似乎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伊莉莎白的奴才們在附近的村莊中以僱傭女僕為藉口騙得了許多處女進入女伯爵的城堡,而少女們被榨乾了鮮血的屍體被拋棄在城堡之外。

根據審判的記錄,夫人的男僕作了如下的證供:“夫人的房間中一直都有四、五個裸體的少女,因為身上沾滿了血跡,整個看起來像炭一樣黑黑的。”維也納的住處,房中像血海一般,沒辦法行走。為了要到床上睡覺,在地板上灑灰以防滑倒。

她更是向德國的鐵匠訂購了全套的處刑工具;於是不久之後,在她度過了她大部分成年時光的Csjethe城堡的地下室,一座規模宏大的處刑室建成了。除了那著名的血浴之池和鐵處女以外,還有刺之牢籠和吊在天花板上的鐵刺球。她命令蹄鐵工製造像鳥籠般的東西,有銳利的鐵刺朝向籠子裡面。用滑車的裝置把鳥籠高高的掛在天井上。殘忍的多爾可(英文名Dorka)把少女關在籠中,拿燒紅的火鉗向她們刺去,少女一往後退,鐵刺就會刺在背上,直到她們自己把自己穿在了那些鐵刺上。其他人則被放在那個刺球中(空心,但是內部有朝向球心的鐵刺),那個刺球被推動後象鐘擺一樣不斷做單擺運動直到關在裡面的少女的身體被完全撕碎。處刑之時伊莉莎白會站在刺籠下面,雨點般的血,就會落到等待洗浴的伯爵夫人身上。這樣就可以享受鮮血淋浴了。  當時在維也納,她“沾滿鮮血的伯爵夫人”之名已不脛而走。根據傳聞,她在維也納的住處每夜都會聽到少女的哀嚎。等到天亮,街上有血在流。

伊莉莎白的恐怖統治持續了很多年。傷亡數字已經上升到了三位數,這是後來被從女伯爵的寫字檯上找到的花名冊所確認的。死去的少女的屍體或者被燒毀,或者被埋到了城堡下面,或者拋於野外任野獸吞食。恐怖的震波穿透了鄰近的鄉鎮,但是沒有人敢站出來揭發女伯爵的獸行。就連那些本應該為維持和平和公正負責的神職人員也都保持沉默。

謠言雖說是謠言,但伊莉莎白的立場漸漸危殆。一個極有權勢的貴族也不可能濫殺多達600人而安然無事。但是,對她的暴行所採取的直接行動一直沒有被施行,直到她已經把周圍城鎮所有的少女“耗盡”。儘管如此,她還是過於大意。無法滿足於地位卑下的平民少女的血,竟還想要貴族少女的血。她開始將魔爪伸向那些較低級的貴族婦女。她建造了一個虛假的學校,欺騙那些貴族出身的少女來她的城堡並承諾對她們進行教育,僅僅是為了把她們折磨至死。在她馬拉松般的屠殺的末期開始變得草率了,她隨意將受害者屍體扔出城外讓野獸吞食,或者讓神甫把受重傷的少女活埋。

神甫最後終於向匈牙利的馬提亞王通報了此事,後者開始對女伯爵的所作所為進行調查。  搜查卻特城的行動在1610年展開。12月30日,伯爵夫人的表兄圖爾索(匈牙利名Gyorgy Thurso)伯爵,率領一隊士兵和騎兵包圍城堡。在臨攻破城堡的那一刻,堡里都還在進行著血腥殘酷的殺戮。當他們到達城堡時,所見到的場景比預計的要可怕:拿著劍的官吏,舉著火把走向城堡的地下室,異樣的氣味撲鼻而來。一個死去的少女倒在門廳,另一個已經奄奄一息了,全身被刺滿了洞。另外一些則被吊在地下處刑室的天花板上,像被消化過的死鹿一般。50多具屍體被從城堡地下發掘出來。往裡去可以看到其他的屍體。也有還剩一口氣的活人。據生還者的證言,她們最後在沒有食物可以吃之時,被迫吃被殺的同伴的肉。男爵Thurso和牧師Janos Ponikenusz找到了那本在伊莉莎白臥室梳妝檯里的花名冊(牧師Berthoni的日記),列著被屠殺的650多位少女的名字和被殺的細節。(Aadras Berthoni是Csejthe村路德教會的一名牧師,當伊莉莎白命令他將那些被吸乾了血的屍體燒掉時,他意識到了事實的嚴重性,於是他將自己的懷疑和猜測在他去世前全部寫入了日記中。)

爵的三個女巫同謀被抓去了,而女伯爵本人則被關在了自己的城堡中。  1610年,女伯爵和她的同夥被帶上了法庭。三個女巫在長時間的嚴刑逼供後終於坦承了全部罪行,但是她們試圖減少她們在這次恐怖事件中的重要程度。在17世紀的匈牙利,監獄中的犯人是不可能獲得假釋的。三個人都把罪行推到了一個在審判前幾年就死去的同為女伯爵同謀的女巫身上。超過200個證人被傳喚到法庭,但是大多數人都只能提供一些道聽途說的訊息做為證據。但是,這些供認還是和馬提亞王和他的士兵所親眼見到的恐怖景象一樣,為法庭對女伯爵的定罪提供了足夠的證詞。

11年1月,審判在匈牙利的Bitcse(畢滋歇城)舉行。但伊莉莎白並未出庭應訊,也沒有承認任何罪行。

我必須小小的離題一下,伊莉莎白不能出庭的原因不是出自她自己的選擇,事實上,她一直懇求逮捕她的馬提亞王替她開脫罪責。但是,對她來說很不幸的是,馬提亞王和她並沒有利益關係,將她的審判安排成向大眾公開。雖然有足夠的證據能夠證明她的罪行,我們還是得注意到她並沒有被允許出席她自己的審判並為自己辯護。

同謀比較慘些,沒有受到恩惠和寬恕。共犯尤娜和Dorottya Szentes,手染基督徒之血的邪惡女巫,在她們被扔進火堆之前,用燒的發紅的鉗子扯掉了所有的手指。另一個則被砍頭並且屍體被穿在了樹樁上。還有一個叫Erszi Majorova的女巫,則在遲些時候被砍頭。

受她的貴族出身所保護,伯爵夫人並沒有和她的同謀一樣下場悲慘。不過圖爾索(英文名Thurzo)在1611年判她永遠不得踏出她自己的城堡一步。有傳言說他是在”參觀“了那個受刑室之後做出如上判決的。(在拒絕擔當隨軍牧師之職後,她被宣布判終身監禁,要被關在城堡中直到死。)

確定後,石工就前往城裡把所有的窗戶封死。她雖然活著,卻像被葬在巨大的黑暗的墳墓中一般,可以透過光線的地方,全部封死,不留一絲縫隙。最後為了要送食物和水到她的房間,才在牆上鑿了一個小洞。  所有的審判檔案被深藏在古堡中,男爵圖爾索留在了城堡中。

14年7月31日,54歲的伊莉莎白向來自Esztergom教區的兩名牧師口述了她的最後願望和遺囑,她希望她家庭的財產能夠在她的孩子中間平均分配,然而她的兒子保羅及其後代將是基本繼承者。

14年8月14日,一個獄卒想好好看看這位女伯爵,因為據說她當時仍是匈牙利最美麗的女人之一,在那個小洞裡瞥了一眼後,他發現她面朝下躺在地上,已經死了。伊莉莎白·巴托利被關押的四年後,死在自己的那個小房間中。死時54歲。特蘭斯瓦尼亞的嗜血女伯爵終於在痛苦中死去了。她的屍體本應葬在Cachtice鎮教堂,但是當地居民對把這位聲名狼藉的女士葬在他們的土地上十分不滿,更別說還要葬在神聖的地方了。考慮到這些,以及她是巴托利家族最後一代的事實,她的遺體被葬在了匈牙利的東北部城鎮Ecsed,巴托利家族的領地上。

她也沒有承認過自己的罪行,也沒有對她的所做所為表示過懊悔。

這坐關押她的塔依然矗立於斯洛伐克共和國境內。一本關於那次判罰的抄本今天還保存在布達佩斯的匈牙利國家檔案館中。度過漫長的幾個世紀。

jethe城堡已經化為廢墟,但是在今天的斯洛伐克共和國境內你還是可以看到的。伊莉莎白被埋葬在她的家族墓地中,而匈牙利國會則通過了一項法案禁止人們提到她的名字。直到“東歐劇變”,共產主義政權垮台後,那份檔案才被公之於世。之前雖然缺少確鑿的證據,好萊塢並沒有因此而停止他們基於伊莉莎白的傳說編造了一個又一個低級的恐怖故事。1970年拍攝的《Countess Dracula》(血浴美人)是第一部明確地圍繞伊莉莎白的故事改編的電影,但是故事中的反派女魔頭的名字卻是叫Mathory。。。該影片知情人士透露一部新版的關於伊莉莎白·巴托利的電影正在製作中。  更多··

在一個多世紀裡,關於伊莉莎白的所有資料都被封存起來並且在匈牙利禁止提到她的名字。

2.不同於她同時代的許多女性,她受過良好教育並且智力出眾甚至超過她同時代的某些男士,她掌握多種語言,而特蘭西瓦尼亞的執政王也不過就識得幾個大字罷了。

現代學者以及她同時代的某些人認為她是精神失常才會作出那些難以理解的暴行,但是只要隨便看看她的過去就能發現她是個能完全控制自己能力的人。

3.在伊莉莎白殺害的人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斯洛伐克人,所以Csejthe這個名字只作嘲笑用,而且在這個地區她至今仍被稱為“匈牙利婊子”。

除了上述幾個之外,“血腥瑪麗”還有其他說法,也有人認為其來源於一位奧地利公主,版本都差不多。  在她們的身上也再一次印證了人類血腥殘忍的另一面。在人類發展的歷史上,像這樣血腥殘忍的人並不在少數,在我國的古代史中也能找到他們的影子。在今天,作為一個人類,深知自己靈魂中並不是沒有惡魔,關鍵是你是不是約束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