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年

盧循雕像公元410年,北魏進攻柔然,柔然戰敗。 5月,南涼三攻北涼,戰敗,放棄姑臧。 7月,盧循撤離建康,被劉裕追擊。

紀年

庚戌狗年);
東晉義熙六年
後秦弘始十二年
北魏永興二年
北涼永安十年
南燕太上六年
西涼建初六年
北燕太平二年
夏國龍升四年
南涼嘉平三年
西秦更始二年

大事

世界
日耳曼西哥特羅馬
中國
東晉南燕

本年年表

中國大事件
盧循雕像公元410年,北魏進攻柔然,柔然戰敗。5月,柔然國君丘豆伐可汗在敗退途中病死。
公元410年,拓跋珪被謚為“宣武帝”,廟號“列祖”。
公元410年,大夏國國軍匈奴鐵弗部首領郝連勃勃令尚書胡金纂率兵攻打平涼。後秦新主姚興得到訊息後立即派兵增援,短兵相接之後,夏軍全軍覆沒,胡金纂戰死。郝連勃勃卻沒有因此停止對平涼的侵犯。
公元410年:
2月,東晉劉裕滅南燕,殺慕容超(亡國十一)。東晉收復山東半島。
3月,東晉廣州刺史盧循造反,盧循進攻何無忌於鄱陽湖,何無忌戰死。
5月,南涼三攻北涼,戰敗,放棄姑臧。盧循擊敗劉毅,包圍建康。
7月,盧循撤離建康,被劉裕追擊。
8月,盧循徐道覆進攻荊州,被東晉劉道規、檀道濟擊敗。
11月,晉軍占領廣州。
建於東晉時代(公元410年)的光孝寺的大雄寶殿,位於廣州,歷代曾多次重修,從而保存了中國南方古代建築藝術的精華。
高句麗大事件 公元410年,華夏中原地域北方是歷史上的五胡十六國,南方是東晉時期。高句麗的十九代廣開土王時期,得到強勢發展。破契丹,攻占朝鮮半島百濟,擊敗入侵的倭寇,占領新羅,迫使夫余臣服,繼而往西用武力占據遼東地區。
歐洲大事件
數學家歐幾里德公元410年8月24日,歐洲歷史上發生了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羅馬帝國的首都“永恆之城”羅馬,被阿拉里克率領的西哥特人所占領,大火焚燒了三天三夜。這件事強烈地震動了羅馬,加速了西羅馬帝國的最後滅亡。
從公元403年至公元410年,西哥特人乘羅馬內亂,三次發起了對羅馬帝國首都羅馬城的進攻。在第三次進攻中,西哥特人在其首領阿拉里克的率領下,藉助匈奴人的幫助,以300000兵力對羅馬城進行圍攻,終於在公元410年8月攻占羅馬城。這是自公元前390年,高盧人攻占羅馬城之後,800年間該城第二次被攻陷。西哥特人對羅馬城進行了瘋狂的燒殺搶掠,整個羅馬城被無情地毀壞。
卡西尼教派是由約翰·卡西尼於公元410年創立的,是最早獨立於教會控制的修道團體。在提到羅馬教會時,卡西尼公開指責聽取所謂的神聖教規是一種"危險的修行",聲稱他的修道士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遠離主教"。約翰·卡西尼原本是伯利恆的一個苦行隱居修道者,他在馬賽創辦了兩個修士學校,分別接納男、女修道士。馬賽後來成為公認的修道中心。聖燭節就誕生在這裡。它來自早期獻給冥後珀爾塞福涅的火炬遊行。
生於公元410年的希臘許帕提婭,是歷史上第一位女數學家,曾注釋歐幾里得、丟番圖等人的著作。

《資治通鑑》記載

安皇帝庚義熙六年(庚戌,公元四一零年)
春,正月,甲寅朔,南燕主超登天門,朝群臣於城上。乙卯,超與寵姬魏夫人登城,見晉兵之盛,握手對泣。韓訁卓諫曰:“陛下遭堙厄之運,正當努力自強以壯士民之志,而更為兒女子泣邪!”超拭目謝之。尚書令董銑勸超降,超怒,囚之。
魏長孫嵩將兵伐柔然。
魏主嗣以郡縣豪右多為民患,悉以優詔征之。民戀土不樂內徙,長吏逼遣之,於是無賴少年逃亡相聚,所在寇盜群起。嗣引八公議之曰:“朕欲為民除蠹,而守宰不能綏撫,使之紛亂。今犯者既眾,不可盡誅,吾欲大赦以安之,何如?”元城侯屈曰:“民逃亡為盜,不罪而赦之,是為上者反求於下也,不如誅其首惡,赦其餘黨。”崔宏曰:“聖王之御民,務在安之而已,不與之較勝負也。夫赦雖非正,可以行權。屈欲先誅後赦,要為兩不能去,曷若一赦而遂定乎!赦而不從,誅未晚也。”嗣從之。二月,癸未朔,遣將軍於栗磾將騎一萬討不從命者,所向皆平。
南燕賀賴盧、公孫五樓為地道出擊晉兵,不能卻。城久閉,城中男女病腳弱者太半,出降者相繼。超輦而登城,尚書悅壽說超曰:“今天助寇為虐,戰士調瘁,獨守窮城,絕望外援,天時人事亦可知矣。苟歷數有終,堯、舜避位,陛下豈可不思變通之計乎!”超嘆曰:“廢興,命也。吾寧奮劍而死,不能銜璧而生!”
丁亥,劉裕悉眾攻城。或曰:“今日往亡,不利行師。”裕曰:“我往彼亡,何為不利!”四面急攻之。悅壽開門納晉師,超與左右數十騎逾城突圍出走,追獲之。裕數以不降之罪,超神色自若,一無所言,惟以母托劉敬宣而已。裕忿廣固久不下,欲盡坑之,以妻女以賞將士。韓范諫曰:“晉室南遷,中原鼎沸,士民無援,強則附之,既為君臣,必須為之盡力。彼皆衣冠舊族,先帝遺民;今王師吊伐而盡坑之,使安所歸乎!竊恐西北之人無復來蘇之望矣。”裕改容謝之,然猶斬王公以下三千人,沒入家口萬餘,夷其城隍,送超詣建康,斬之。
臣光曰:晉自濟江以來,威靈不競,戎狄橫騖,虎噬中原。劉裕始勸王師剪平東夏,不於此際旌禮賢俊,慰撫疲民,宣愷悌之風,滌殘穢之政,使群士向風,遺黎企踵,而更恣行屠戮以快忿心。跡其施設,曾苻、姚之不如,宜其不能盪壹四海,成美大之業,豈非雖有智勇而無仁義使之然哉!
初,徐道覆聞劉裕北伐,勸盧循乘虛襲建康,循不從。道覆自至番禺說循曰:“本住嶺外,豈以理極於此,傳之子孫邪?正以劉裕難與為敵故也。今裕頓兵堅城之下,未有還期,我以此思歸死士掩擊何、劉之徒,如反掌耳。不乘此機,而苟求一日之安,朝廷常以君為腹心之疾;若裕平齊之後,息甲歲餘,以璽書征君,裕自將屯豫章,遣諸將帥銳師過嶺,雖復以將軍之神武,恐必不能當也。今日之機,萬不可失。若先克建康,傾其根蒂。裕雖南還,無能為也。君若不同,便當帥始興之眾直指尋陽。”循甚不樂此舉,而無以奪其計,乃從之。
初,道覆使人伐船材於南康山,至始興,賤賣之,居人爭市之,船材大積而人不疑,至是,悉取以裝艦,旬日而辦。循自始興寇長沙,道覆寇南康、廬陵、豫章,諸守相皆委任奔走。道覆順流而下,舟械甚盛。
時克燕之問未至,朝廷急征劉裕。裕方議留鎮下邳,經營司、雍,會得詔書,乃以韓范為都督八郡軍事、燕郡太守,封融為勃海太守,檀韶為琅邪太守,戊申,引兵還。韶,祗之兄也。久之,劉穆之稱范、融謀反,皆殺之。
安成忠肅公何無忌自尋陽引兵拒盧循。長史鄧潛之諫曰:“國家安危,在此一舉。聞循兵艦大盛。勢居上流,宜決南塘,守二城以待之,彼必不敢舍我遠下。蓄力養銳,俟其疲老,然後擊之,此萬全之策也。今決成敗於一戰,萬一失利,悔將無及!”參軍殷闡曰:“循所將之眾皆三吳舊賊,百戰餘勇,始興溪子,拳捷善斗,未易輕也。將軍宜留屯豫章,徵兵屬城,兵至合戰,未為晚也。若以此眾輕進,殆必有悔。”無忌不聽。三月,壬申,與徐道覆遇於豫章,賊令強弩數百登西岸小山邀射之。會西風暴急,飄無忌所乘小艦向東岸,賊乘風以大艦逼之,眾遂奔潰。無忌厲聲曰:“取我蘇武節來!”節至,執以督戰。賊眾雲集,無忌辭色無撓,握節而死。於是中外震駭,朝議欲奉乘輿北走就劉裕;既而知賊未至,乃止。
西秦王乾歸攻秦金城郡,拔之。
夏王勃勃遣尚書朝金纂攻平涼。秦王興救平涼,擊金纂,殺之。勃勃又遣兄子左將軍羅提攻拔定陽,坑將士四千餘人。秦將曹熾、曹雲、王肆佛等各將數千亡內徙,興處之湟山及陳倉。勃勃寇隴右,破白崖堡,遂趣清水,略陽太守姚壽都棄城走,勃勃徙其民萬六千戶於大城。興自安定追之,至壽渠川,不及而還。
初,南涼王傉檀遣左將軍枯木等伐沮渠蒙遜,掠臨松千餘戶而還。蒙遜伐南涼,至顯美,徙數千戶而去。南涼太尉俱延復伐蒙遜,大敗而歸。是月,傉檀自將五萬騎伐蒙遜,戰於窮泉,傉檀大敗,單馬奔還。蒙遜乘勝進圍姑臧,姑臧人懲王鍾之誅,皆驚潰,夷、夏萬餘戶降於蒙遜。傉檀懼,遣司隸校尉敬歸及子佗為質於蒙遜以請和,蒙遜許之。歸至胡坑,逃還,佗為追兵所執,蒙遜徙其眾八千餘戶而去。右衛將軍折掘奇鎮據石驢山以叛。傉檀畏蒙孫之逼,且懼嶺南為奇鎮所據,乃遷於樂都,留大司農成公緒守姑臧。傉檀才出城,魏安人侯諶等閉門作亂,收合三千餘家,據南城,推焦朗為大都督、龍驤大將軍,諶自稱涼州刺史,降於蒙遜。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