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年

347年,東晉與拜占廷建交,漢亡而蜀亂不止,顯宗成皇帝下永和三年。

中國紀年

公元347年,東晉永和三年。

本年年表

事件 347年,東晉王朝占領巴蜀以後,通過張氏前涼政權,正式與拜占廷建交。早在西漢時期,中國就同古羅馬帝國有往來。他們稱中國為賽里斯國,意思是“絲國”。隨著絲綢之路的開闢與日趨繁盛,中國與羅馬的貿易關係越來越密切。3世紀初,三國曹魏增闢了與羅馬交往的新北道,由玉門關轉向西北,通過橫坑(今庫魯克山),經五船以東轉西進入車師前部(哈拉和卓)。然後,轉入天山北麓,穿越烏孫、康居、奄蔡,便可渡黑海或越高加索山脈和羅馬帝國相通,最後到達帝國的新都拜占廷。拜占廷是羅馬皇帝君士坦丁(306-337)執政期間建成的新都,拜占廷人通常以拂菻(首都)自稱。345~361年間, 拜占廷使者來到長江流域晉王朝統治地區。363年,晉哀帝司馬丕也向拜占廷派出使者,並通過河西漢族政權,使雙方在絲綢貿易上達成協定,保證了通往拜占廷的絲綢之路的暢通。東晉與拜占廷的正式的國家間交往,不僅使絲綢的供求交易更加便利,而且輸送交流了其他的文明,影響各自歷史的進程。

公元347年為東晉大將桓溫所滅。

成(漢)(公元304年~公元347年):成都(今四川成都)

後趙建武十三年(東晉穆帝永和三年,公元347年)後趙永貴侯張余上泰山廟金馬一匹,“高二尺余,形制甚精”,供奉於廟中的神器庫。《水經注》引《從征記》(南朝宋·伍緝之著。)

地名由來 公元347年,東晉大將桓溫伐蜀,大敗李雄遺部李勢,滅成漢國,結束了四川長達50多年的混戰。當桓溫凱鏇而歸,途經縣境時,但見風和日麗,歌舞昇平,一派和平安寧的氣氛。這位長年征戰沙場的將軍感慨萬端,一種厭惡戰亂、渴望太平的思緒油然而生,因而在這裡設郡,定郡名為“遂寧”,表示 “平息戰亂,達到安寧”的意思。從此,川中丘陵中的這片紅土地,便有了一個吉祥的名字——“遂寧”。

古蹟 仙居歷史文化悠久,文物古蹟眾多。東晉永和三年(公元347年)立縣,原名樂安、永安。北宋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宋真宗趙恆以其“洞天名山,禁止周圍,而多神仙之宅”下詔改縣名為仙居,意為“仙人居住的地方”。

歷史大事

東晉與拜占廷建交

347年,東晉王朝占領巴蜀以後,通過張氏前涼政權,正式與拜占廷建交。早在西漢時期,中國就同古羅馬帝國有往來。他們稱中國為賽里斯國,意思是“絲國”。隨著絲綢之路的開闢與日趨繁盛,中國與羅馬的貿易關係越來越密切。3世紀初,三國曹魏增闢了與羅馬交往的新北道,由玉門關轉向西北,通過橫坑(今庫魯克山),經五船以東轉西進入車師前部(哈拉和卓)。然後,轉入天山北麓,穿越烏孫、康居、奄蔡,便可渡黑海或越高加索山脈和羅馬帝國相通,最後到達帝國的新都拜占廷。拜占廷是羅馬皇帝君士坦丁(306——337)執政期間建成的新都,拜占廷人通常以拂菻(首都)自稱。345——361年間, 拜占廷使者來到長江流域晉王朝統治地區。363年,晉哀帝司馬丕也向拜占廷派出使者,並通過河西漢族政權,使雙方在絲綢貿易上達成協定,保證了通往拜占廷的絲綢之路的暢通。東晉與拜占廷的正式的國家間交往,不僅使絲綢的供求交易更加便利,而且輸送交流了其他的文明,影響各自歷史的進程。

漢亡而蜀亂不止

永和三年(347)三月,李勢被執送建康後,成漢故尚書王誓等皆舉兵反。桓溫與新任益州刺史周撫平定之。溫留成都三十日,乃回江陵。四月,漢故將軍鄧定;隗文再入成都,晉征虜將軍楊謙棄涪城,退保德陽。七月,文、定等立範長生之子范賁為帝以圖重振,十二月,晉振威護軍蕭敬文又乘機攻殺楊謙,攻陷涪城自稱益州牧,與晉脫離關係;鏇陷巴西(今四川閬中),又通於漢中。直至永和八年(352)八月,桓溫派司馬勛協助助周撫,攻陷涪城,執殺肖敬文,叛亂結束,蜀地漸安。

史料記載

顯宗成皇帝下永和三年(丁未,公元三四七年)

春,二月,桓溫軍至青衣。漢主勢大發兵,遣叔父右衛將軍福、從兄鎮南將軍權、前將軍昝堅等將之,自山陽趣合水。諸將欲伏於江南以待晉,昝堅不從,引兵自江北鴛鴦碕渡向犍為。

三月,溫至彭模。議者欲分為兩軍,異道俱進,以分漢兵之勢。袁喬曰:“今懸軍深入萬里之外,勝則大功可立,不勝則噍類無遺,當合勢齊力,以取一戰之捷。若分兩軍,則眾心不一,萬一偏敗,大事去矣。不如全軍而進,棄去釜甑,齎三日糧,以示無還心,勝可必也。”溫從之,留參軍孫盛、周楚將贏兵守輜重,溫自將步卒直指成都。楚,撫之子也。

李福進攻彭模,孫盛等奮擊,走之。溫進,遇李權,三戰三捷,漢兵散走歸成都,鎮東將軍李位都迎詣溫降。昝堅至犍為,乃知與溫異道,還,自沙頭津濟,比至,溫已軍於成都之十里陌,堅眾自潰。

勢悉眾出戰於成都之笮橋,溫前鋒不利,參軍龔護戰死,矢及溫馬首。眾懼,欲退,而鼓吏誤鳴進鼓;袁喬拔劍督士卒力戰,遂大破之。溫乘勝長驅至成都,縱火燒其城門。漢人惶懼,無復鬥志。勢夜開東門走,至葭萌,使散騎常侍王幼送降文於溫,自稱“略陽李勢叩頭死罪”,尋輿櫬面縛詣軍門。溫解縛焚櫬,送勢及宗室十餘人於建康;引漢司空譙獻之等以為參佐,舉賢旌善,蜀人悅之。

日南太守夏侯覽貪縱侵刻胡商,又科調船材,雲欲有所討,由是諸國恚憤。林邑王文攻陷日南,將士死者五六千,殺覽,以屍祭天。檄交州刺史朱蕃,請以郡北橫山為界。文既去,蕃使督護劉雄戍日南。

漢故尚書僕射王誓、鎮東將軍鄧定、平南將軍王潤、將軍隗文等皆舉兵反,眾各萬餘。桓溫自擊定,使袁喬擊文,皆破之。溫命益州刺史周撫鎮彭模,斬王誓、王潤。溫留成都三十日,振旅還江陵。李勢至建康,封歸義侯。夏,四月,丁巳,鄧定、隗文等入據成都,征虜將軍楊謙棄涪城,退保德陽。

趙涼州刺史麻秋攻枹罕。晉昌太守郎坦以城大難守,欲棄外城。武成太守張悛曰:“棄外城則動眾心,大事去矣。”寧戎校尉張璩從悛言,固守大城。秋帥眾八萬,圍塹數重,雲梯地突,百道皆進。城中御之,秋眾死傷數萬。趙王虎復遣其將劉渾等帥步騎二萬會之。郎坦恨言不用,教軍士李嘉潛引趙兵千餘人登城;璩督諸將力戰,殺二百餘人,趙兵乃退。璩燒其攻具,秋退保大夏。

虎以中書監石寧為征西將軍,帥並、司州兵二萬餘人為秋等後繼。張重華將宋秦等帥戶二萬降於趙。重華以謝艾為使持節、軍師將軍,帥步騎三萬進軍臨河。艾乘軺車,戴白窺,鳴鼓而行。秋望見,怒曰:“艾年少書生,冠服如此,輕我也”。命黑槊龍驤三千人馳擊之,艾左右大擾。或勸艾宜乘馬,艾不從,下車,踞胡床,指麾處分;趙人以為有伏兵,懼不敢進。別將張瑁自間道引兵截趙軍後,趙軍退,艾乘勢進擊,大破之,斬其將杜勛汲魚,獲首虜一萬三千級,秋單馬奔大夏。

五月,秋與石寧復帥眾十二萬進屯河南,劉寧、王擢略地晉興、廣武、武街,至於曲柳。張重華使將軍牛鏇御之,退守枹罕,姑臧大震。重華欲親出拒之,謝艾固諫。別駕從事索遐曰:“君者,一國之鎮,不可輕動”。乃以艾為使持節、都督征討諸軍事、行衛將軍,遐為軍正將軍,帥步騎二萬拒之。別將楊康敗劉寧於沙阜,寧退屯金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