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年

公元319年,東晉大興二年

中國紀年

公元319年,東晉大興二年

本年年表

公元319年羯族人石勒稱趙王。
公元319年,漢臣劉曜稱帝,定都陝西西安,改漢為趙,史稱前趙。前趙臣羯族人石勒稱王。
光初二年(公元319年)稱王建立後趙。光初十年(公元327年)石勒大敗劉耀,劉耀帶領殘兵敗將逃跑,石勒率領三軍奮勇直追,追到離石西北(今臨縣境內),在紫金山間安營紮寨。
公元319年,石勒稱王,擴建為大城,稱為建平城(俗稱“臥牛城”)。
到公元319年,鞠彭眼見這種無休止的爭鬥使得郡民生靈塗炭,便不聽從部下勸阻毅然率領家人和眾鄉親一千餘家,乘船渡過大海投奔遼東郡崔毖
人物 石勒(174~333年)字世龍,山西武鄉人。公元319年稱帝,建立後趙,定都襄國(今河北邢台西南)。
東晉元帝(司馬睿)大興二年(公元319年)春,晉泰山太守徐龕以秦山叛降石勒(羯族首領,於是年稱王,史稱後趙),自稱兗州刺史,發兵“寇掠濟、岱”。八月,晉廷以羊鑒(泰山人)為征虜將軍,督軍進討。《資治通鑑·晉元帝紀》
公元319年,在與漢族統治者的聯合下,脫離了前趙,割據後自封為王建起了後趙。
後趙 (公元319年~公元351年):襄國(今河北邢台)、鄴(今河北臨漳西南、河南安陽東北)

歷史大事

劉曜遷都改國號
麟嘉三年(318)十月,漢劉聰死後發生變亂,劉曜在赤壁(今山西河津西北)稱帝即位,改元光初。曜字永明,系劉淵族子。勇武過人,尤好兵書,後拜相國、都督中外諸軍事,鎮長安。即位後,於次年四月遷都長安,立晉惠帝羊皇后為後,子劉熙、劉襲、劉闡、劉沖、劉敞、劉高、劉徽為王,諸宗室皆進封郡王。羊氏亦自托於曜,謂其“始知天下自有丈夫耳”。而劉曜甚寵之,頗干預國政。同年六月,劉曜又設立宗廟社稷,行南北郊禮,改國號為“趙”,史稱前趙。以冒頓配天,劉淵配上帝。
司馬保自稱晉王
司馬保字景度,南陽王司馬模之子。初為南陽國世子。司馬模降漢被殺後,保據上邽(今甘肅天水)。賈疋死於敵手,裴苞被張軌所殺,司馬保占有秦州(今甘肅天水),自號大司馬,承制置百官。隴台氏羌歸保者甚眾,涼州刺史張實亦遣使貢獻。晉愍帝即位,以保為右丞相,加侍中、都督陝西諸軍事;後進位相國。建興四年(316)十一月,晉愍帝被漢軍擄獲,西晉亡,司馬睿遂在江左建立東晉政權。司馬保亦於太興二年(319)四月自稱晉王,改元建康,署置百官,以張寔為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都尉陳安自稱秦州刺史,降於漢,又降於成。時上邽大飢,部將張春等奉保至南安(今甘肅隴西東),鏇又返回上邽。
石勒稱王,後趙建國
石勒勢力強盛,益與劉曜生隙,其將佐勸石勒自稱尊號。前趙光初二年(319)十一月,石勒在部眾擁戴下即趙王位,依劉備在蜀、曹操在鄴故事,以河內等二十四郡創建趙國,都襄國,史和後趙,以是年為趙王元年。始建社稷宗廟,以營東西宮。又以法曹令史貫志所作《辛亥制》為律令;設定經學祭酒、律學祭酒、史學祭酒。又置門臣祭酒,專主胡人辭訟;門生主書司典胡人出納,重禁胡人不得陵侮衣冠華族。號胡為國人。朝會用天子禮樂、衣冠、儀物。加張賓大執法,專總朝政,位冠僚首;石虎為單于元輔、都督禁衛諸軍事,後賜爵中山公。命部下群臣撰述《上黨國記》、《大將軍起居注》、《大單于志》等。又均百姓田租之半,賞賜孝悌力田死義之孤帛各有等分,孤老鰥寡谷每人三石,大酺七日。禁國人不聽報嫂及在喪婚娶,燒葬令各如本俗。
慕容廆據遼東
晉平州刺史崔毖自以中州人望,鎮守遼東(今遼寧大凌河以東),見士民多歸鮮卑慕容廆,心甚不平。於是暗中聯絡高句麗、段氏、宇文氏合擊廆並分其地。晉太興二年(319)十二月,三部合攻慕容廆,廆堅城自守,獨以牛酒犒勞宇文部,二部穎宇文與廆有謀,各引兵歸。獨宇文部傾其全力,以數十萬眾進攻慕容廆。廆與其子慕容翰設計擊敗宇文氏悉獨官,盡俘其眾。崔毖聞之甚懼,三部使者請和於廆,毖與部下投奔高句麗,其眾均降於廆。廆又遣將擊敗高句麗將如奴子;以崔燾、高瞻、韓恆、石琮歸於棘城(今遼寧義縣西),待以客禮。晉東萊太守鞠彭亦奔廆。廆於是盡占遼東,以其子慕容仁為征虜將軍,鎮守之。並使宋該為表,裴嶷奉之,及所得皇帝玉璽三紐赴建康獻之。次年三月,晉元帝遣使隨裴嶷拜廆為安北將軍、平州刺史。

史料記載

中宗元皇帝中太興二年(己卯,公元三一九年)
春,二月,劉遐、徐龕擊周撫於寒山,破斬之。初,掖人蘇峻帥鄉里數千家結壘以自保,遠近多附之。曹嶷惡其強,將攻之,峻帥眾浮海來奔。帝以峻為鷹揚將軍,助劉遐討周撫,有功;詔以遐為臨淮太守,峻為淮陵內史。
石勒遣左長史王修獻捷於漢,漢主曜遣兼司徒郭汜授勒太宰、領大將軍,進爵趙王,加殊禮,出警入蹕,如曹公輔漢故事;拜王修及其副劉茂皆為將軍,封列侯。修舍人曹平樂從修至粟邑,因留仕漢,言於曜曰:“大司馬遣修等來,外表至誠,內覘大駕強弱,俟其復命,將襲乘輿。”時漢兵實疲弊,曜信之。乃追汜還,斬修於市。三月,勒還至襄國。劉茂逃歸,言修死狀。勒大怒曰:“孤事劉氏,於人臣之職有加矣。彼之基業,皆孤所為,今既得志,還欲相圖。趙王、趙帝,孤自為之,何待於彼邪!”乃誅曹平樂三族。
帝令群臣議郊祀,尚書令刁協等以為宜須還洛乃修之。司徒荀組等曰:“漢獻帝都許,即行郊祀。何必洛邑!”帝從之,立郊丘於建康城之巳地。辛卯,帝親祀南郊。以未有北郊,並地祗合祭之,詔:“琅邪恭王宜稱皇考。”賀循曰:“《禮》,子不敢以己爵加於父。”乃止。
初,蓬陂塢主陳川自稱陳留太守。祖逖之攻樊雅也,川遣其將李頭助之。頭力戰有功,逖厚遇之。頭每嘆曰:“得此人為主,吾死無恨!”川聞而殺之。頭黨馮寵帥其眾降逖,川益怒,大掠豫州諸郡,逖遣兵擊破之。夏,四月,川以浚儀叛,降石勒。
周撫之敗走也,徐龕部將於藥追斬之,及朝廷論功,而劉遐先之;龕怒,以泰山叛,降石勒,自稱兗州刺史。
漢主曜還,都長安,立妃羊氏為皇后,子熙為皇太子,封子襲為長樂王,闡為太原王,沖為淮南王,敞為齊王,高為魯王,徽為楚王;諸宗室皆進封郡王。羊氏,即故惠帝後也。曜嘗問之曰:“吾何如司馬家兒?”羊氏曰:“陛下開基之聖主,彼亡國之暗夫,何可並言!彼貴為帝王,有一婦、一子及身三耳,曾不能庇。妾於爾時,實不欲生,意謂世間男子皆然。自奉巾櫛已來,始知天下自有丈夫耳!”曜甚寵之,頗干預國事。
南陽王保自稱晉王,改元建康,置百官,以張寔為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陳安自稱秦州刺史,降於漢,又降於成。上邽大飢,士眾困迫,張春奉保之南安祁山。寔遣韓璞帥步騎五千救之;陳安退保綿諸,保歸上邽。未幾,保復為安所逼,寔遣其將宋毅救之,安乃退。
江東大飢,詔百官各上封事。益州刺史應詹上疏曰:“元康以來,賤《經》尚道,以玄虛宏放為夷達,以儒術清儉為鄙俗。宜崇獎儒官,以新俗化。”
祖逖攻陳川於蓬關,石勒遣石虎將兵五萬救之,戰於浚儀,逖兵敗,退屯梁國。勒又遣桃豹將兵至蓬關,逖退屯淮南。虎徙川部眾五千戶於襄國,留豹守川故城。
石勒遣石虎擊鮮卑日六延於朔方,大破之,斬首二萬級,俘虜三萬餘人。孔萇攻幽州諸郡,悉取之。段匹磾士眾飢散,欲移保上谷,代王鬱律勒兵將擊之,匹磾棄妻子奔樂陵,依邵續
曹嶷遣使賂石勒,請以河為境,勒許之。
梁州刺史周訪擊杜曾,大破之。馬俊等執曾以降,訪斬之,並獲荊州刺史第五猗,送於武昌。訪以猗本中朝所署,加有時望,白王敦不宜殺,敦不聽而斬之。初,敦患杜曾難制,謂訪曰:“若擒曾,當相論為荊州。”及曾死而敦不用。王廙在荊州,多殺陶侃將佐;以皇甫方回為侃所敬,責其不詣己,收斬之。士民怨怒,上下不安。帝聞之,征廙為散騎常侍,以周訪代為荊州刺史。王敦忌訪威名,意難之。從事中郎郭舒說敦曰:“鄙州雖荒弊,乃用武之國,不可以假人,宜自領之,訪為梁州足矣。”敦從之。六月,丙子,詔加訪安南將軍,餘如故。訪大怒,敦手書譬解,並遺玉環、玉碗以申厚意。訪抵之於地,曰:“吾豈賈豎,可以寶悅邪!”訪在襄陽,務農訓兵,陰有圖敦之志,守宰有缺輒補,然後言上;敦患之,而不能制。
魏該為胡寇所逼,自宜陽帥眾南遷新野,助周訪討杜曾有功,拜順陽太守。
趙固死,郭誦留屯陽翟,石生屢攻之,不能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