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2018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是全球的音樂盛事之一。2018年1月1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著名的“金色大廳”里,以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為主的美妙音樂再次響起,向全世界樂迷獻上新年的問候和美好的祝福。77歲的義大利指揮大師里卡爾多·穆蒂第五次登台執棒,讓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經歷連續多年試新後重新回歸傳統。

最初宗旨

展示和推廣“圓舞曲王朝”施特勞斯家族的音樂作品,音樂會的曲目一直以施特勞斯家族成員的作品為主,但也會穿插一些其他作曲家的作品,而每一年的選曲,別具匠心,也都是廣大愛樂者關注的焦點。

演出介紹

2018年1月1日 (台北時間 1月1日18:00),舉世矚目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將如約而至,著名的義大利指揮家裡卡爾多·穆蒂將再度攜手維也納愛樂樂團,為全世界觀眾奉獻經典音樂,為又一個新年送上真摯美好的祝福。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將在 富麗堂皇的維也納金色大廳舉行。 演出的曲目是被稱為“圓舞曲之王”的小約翰·施特勞斯及其家族的音樂作品,由世界歷史最悠久、素質最高超的樂團——維也納愛樂樂團演奏。

時隔十四年,里卡爾多·穆蒂第五次站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台上。他的指揮風格穩健,充滿激情,雖然年逾七旬,但穆蒂依然力圖保持年輕的活力,給大家耳目一新的感受

演出曲目

上半場曲目

1. 約翰·施特勞斯

《入城式》進行曲(選自輕歌劇《吉普賽男爵》)

Johann Strauss: "Der Zigeunerbaron", Einzugsmarsch

小約翰·施特勞斯創作的《入城式進行曲》,選自他最傑出的輕歌劇之一《吉普賽男爵》。在這部劇作的第三幕,維也納民眾聚集在科倫特納門廣場迎接本國軍隊凱鏇歸來;當大部隊抵達時,伴隨著人群的熱烈歡呼,這首昂揚振奮的進行曲成為士兵入城時的背景音樂。在歌劇演出中,《入城式進行曲》是配有歌詞、以樂隊加合唱形式呈現的,但在如今的音樂會上,它都以純器樂方式被奏響,銅管樂器和小軍鼓對作品氣質的營造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這將是近三十年來,《入城式進行曲》第四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曲目單中,它由此在這一題材類型中脫穎而出,成為除壓軸節目《拉德茨基》之外,最熱門的進行曲。(劉恩惠)

2. 約瑟夫·施特勞斯

《維也納的濕壁畫》圓舞曲,作品249號

Josef Strauss: Wiener Fresken. Walzer, op.249

約瑟夫·施特勞斯的《維也納壁畫圓舞曲》。對於首次聆聽的觀眾,這首充滿著明亮光澤的曲子,或許會讓許多人一聽鍾情甚至為它著迷;而對於有過聆聽經驗的樂迷,此曲能交由維也納愛樂樂團來演奏,同樣具有非同一般的吸引力。《維也納壁畫》在鏇律的豐滿度與結構的緊湊感上存在一些差距,因此沒能躋身約瑟夫·施特勞斯最一流圓舞曲的行列,這或許也是它長期沉寂的原因之一。但相信在經歷了2018年元旦的演出之後,這首非常好聽的樂曲一定會獲得更多人的青睞。 (劉恩惠)

3. 約翰·施特勞斯

《相親》法蘭西波爾卡(選自輕歌劇《吉普賽男爵》),作品417號

Johann Strau?: "Brautschau-Polka", op.417

小約翰 ·施特勞斯創作完《吉普賽男爵》之後,又把裡面的精彩片段改編成了六首管弦樂曲,以方便在音樂會上演奏,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這首《相親波爾卡》。親切的奧地利民謠曲風讓它非常風靡,讓他成為那個年代名利雙收的成功音樂家。

4. 約翰·施特勞斯

《輕如鴻毛》快速波爾卡,作品319號

Johann Strauss: "Leichtes Blut", op.319

小約翰·施特勞斯還會將自己以前的作品進行結合再創作,例如當年在維也納狂歡節演出的最後,他就會來一個“施特勞斯金曲大串燒”。1867年,《輕如鴻毛》快速波爾卡就是這種創作背景下的作品。

5. 老約翰·施特勞斯

《瑪麗安》圓舞曲,作品212號

Johann Strauss Vater: "Marien-Walzer", op.212

這首《瑪麗安圓舞曲》首演於1847年7月20日,此時作曲家的三個兒子都尚未成器——小約翰剛剛開始在音樂創作上小試身手,約瑟夫還在做建築師,愛德華則還沒有成年,老約翰才是當時維也納人心目中最傑出的舞曲大師之一。當地報紙和演出海報事先預告了這部新作即將與大家見面,引得聽眾慕名而來;當天的首演大獲成功。與後生們那些奢華而瑰麗的圓舞曲相比,老約翰的作品聽上去會略有點“小家子氣”,但其獨特的沙龍韻味也有迷人之處;在這首《瑪麗安圓舞曲》中,豎琴在整個樂隊中起到了很好的調色作用。 (劉恩惠)

6. 老約翰·施特勞斯

《威廉·退爾》加洛普,作品29b號

Johann Strauss Vater: "Wilhelm-Tell-Galloppe", op.29b

2018年是焦阿基諾·羅西尼(Gioacchino Rossini)逝世150周年,音樂會將在上半場結束前,用一首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威廉·退爾加洛普》來表達對這位偉大義大利歌劇作曲家的敬意。這首快速加洛普選用了羅西尼著名的《威廉·退爾序曲》終曲部分那令人激動的進行曲主題,這種直接引用他人作品片段的做法在當時非常流行,你可以說這是投機取巧,也可以將其視為向原曲、原作者表達敬意的特殊方式。 (劉恩惠)

下半場曲目

7. 弗朗茨·馮·蘇佩

喜歌劇《薄伽丘》序曲

Franz von Suppé: "Boccaccio", Ouvertüre

弗朗茨·蘇佩的《薄伽丘序曲》在當代並沒有得到重視,錄音屈指可數,但《薄伽丘》這部三幕輕歌劇在誕生之後卻為作曲家本人帶去過極佳的聲譽。《薄伽丘序曲》也擁有一個帶幾分神秘色彩的引子,隨後作曲家選取了劇中幾個著名唱段的鏇律,音樂情緒不斷升溫,最後在輝煌燦爛中收尾。僅就現場感染力而言,《薄伽丘序曲》並不遜色於蘇佩的那些熱門管弦樂。 (劉恩惠)

8. 約翰·施特勞斯

《桃金孃花冠》圓舞曲,作品395號

Johann Strauss: "Myrtenblüten", op.395

這部圓舞曲1881年5月8日在維也納的普拉特公園進行首演,這期間恰好是公園的“桃金孃花節”,曲名由此而得。在原來的計畫中,奧匈帝國皇帝弗蘭茨·約瑟夫一世將與新婚的魯道夫皇太子夫婦一同親臨現場,但他們卻遺憾地被堵在了路上,因為成千上萬的民眾也在爭相擠入普拉特公園。小約翰·施特勞斯親自指揮樂團和歌唱家們一起完成了首演,並毫無懸念地又一次收穫了無比熱烈的歡呼聲。 (劉恩惠)

9.阿爾馮斯·齊布爾卡

《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作品312號

Alfons Czibulka: "Stephanie-Gavotte", op.312

1880年,作曲家阿爾馮斯·齊布爾卡(AlphonsCzibulka)為了祝賀魯道夫皇太子與史蒂芬妮公主訂婚,創作了這首小品並題獻給公主。這位軍人出身的音樂家,並不為國內聽眾所熟知,他一生出版過將近四百部音樂作品,真正留下的傑作相當有限,《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算是其中之一,甚至曾被譽為“十九世紀最受歡迎的沙龍音樂作品之一”。因為這首舞曲,齊布爾卡有幸成為1941年以來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第30位作曲家。 (劉恩惠)

10. 約翰·施特勞斯

《魔彈》快速波爾卡,作品326號

Johann Strauss: "Freikugeln", op.326

小約翰·施特勞斯的《魔彈快速波爾卡》;這也是近三十年以來,它第三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以這首曲子為起點,音樂會將進入重溫經典的時段。《魔彈》創作於1868年,也是整場演出中第二部誕生於1868年的作品;這一年7月下旬,在維也納普拉特公園將舉辦一場與射擊比賽有關的盛大慶祝活動,小約翰·施特勞斯的音樂自然是活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為此作曲家寫下了這部新的快速波爾卡,並且在內容上迎合了“射擊”這一主題。7月27日,《魔彈》被作為特別加演曲目首次亮相,為現場觀眾送去了極大的驚喜。第二天,該曲又在維也納人民公園裡的音樂煙花晚會上再度上演,收穫了更加熱烈的掌聲。 (劉恩惠)

11.約翰·施特勞斯

《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作品325號

Johann Strauss: "G'schichten aus dem Wienerwald", op.325

在小約翰·施特勞斯所有知名圓舞曲中,《維也納森林的故事》應該是與奧地利民間音樂聯繫最為緊密的一部,在結構和主題發展的變化上也有很大的創新,奠定了它可與《藍色多瑙河圓舞曲》相提並論的非凡地位。作品序奏和尾聲部分的連德勒舞曲充滿著淳樸的鄉村氣息,讓這首曲子在氣質上更加貼近自然;已進入創作成熟期的作曲家,在五首小圓舞曲的鏇律創作中靈感迸發,筆觸優美、流暢而又詩意盎然,對森林美景進行惟妙惟肖刻畫的同時,賦予樂曲極其生動而又鮮活的表現力。 (劉恩惠)

12.約翰·施特勞斯

《節日慶典》進行曲,作品452號

Johann Strauss: "Fest-Marsch", op.452

1996年元旦,維也納愛樂樂團在洛林·馬澤爾的指揮下,首次將《慶典進行曲》介紹給新年音樂會的觀眾,這首大氣沉穩、氣勢不凡的開場曲,無疑為那場音樂會開了個好頭;二十二年之後,《慶典進行曲》將再次奏響。其實它也是音樂家為一對新人結合所送上的賀禮... (劉恩惠)

13. 約翰·施特勞斯

《城市與鄉村》瑪祖卡波爾卡,作品322號

Johann Strauss: "Stadt und Land", op.322

小約翰·施特勞斯的《城市與鄉村瑪祖卡波爾卡》...喧囂浮躁的城市生活與平靜質樸的鄉村體驗無疑有著極大的反差,在這一靈感的啟發下,小約翰寫下了這部精美可人的舞曲。音樂所重點描繪的無疑是作曲家對於鄉村生活的流連和讚美,因為它通篇洋溢著一種從容不迫、和煦安詳的氣息,在配器上也頗為用心,將瑪祖卡波爾卡舞曲的特點發揮到極致。 (劉恩惠)

14. 約翰·施特勞斯

《假面舞會》四對舞,作品272號

Johann Strauss: "Un ballo in maschera", op.272

《假面舞會》四對舞,此前這部作品唯一一次在新年音樂會亮相是在1988年,當時的年度指揮同樣來自義大利。回想起來,三十年前的那次演奏著實精彩——阿巴多採用了令人目眩的速度,樂團也展現出了驚人的技巧並爆發出超乎尋常的熱情;為了讓演奏更加緊湊、刺激,指揮和樂團對曲譜略微做了刪節,去掉了拖沓冗長的部分,獲得了非常理想的效果。有此珠玉在前,此番穆蒂和樂團的新一代成員們似乎面臨一個不小的挑戰;至於他們會按照作曲家的原譜來演奏,還是沿用三十年前的那個刪節版本,這只能留待演出當天才能揭曉了。 (劉恩惠)

15. 約翰·施特勞斯

《南國玫瑰》圓舞曲,作品388號

Johann Strauss: "Rosen aus dem Süden" op.388

作品編號388的《南國玫瑰圓舞曲》是小約翰·施特勞斯題獻給當時義大利國王翁貝托一世的,曲名中的“南國”也通常被後人猜測是位於南歐地區的義大利或是西班牙。...《南國玫瑰》是一首抒情而又明快的曲子,它的序奏不像《維也納森林的故事》那樣精耕細作,卻以短小的篇幅巧妙地將樂曲後面那幾個極具代表性的主題揉捏到一起,並獲得了極好的鋪墊效果。四首小圓舞曲均由相映生輝的兩個主題構成,其中以B大調第二小圓舞曲最深入人心,極具歌唱性的柔美鏇律無疑是標誌性的。結束部同樣寫得很出色,在一個出人意料的全新主題之後,快速再現了第三、第一和第四圓舞曲的片段,最後在一派歡欣熱烈的氣氛中圓滿落幕,這的確是一個極具感染力的尾聲。 (劉恩惠)

16. 約瑟夫·施特勞斯

《投遞》快速波爾卡,作品240號

Josef Strauss: "Eingesendet", op.240

約瑟夫·施特勞斯的《投遞快速波爾卡》(也有譯為《讀者來信快速波爾卡》的),沒錯,又一首1868年寫成的曲子,這是作曲家為這一年的狂歡節舞會特別創作的。值得一提的是,在整整二十年之前,穆蒂就曾與樂團一起將這首俏皮活潑的快速波爾卡作為1997新年音樂會的第一首加演曲目奉獻給聽眾,當年那一氣呵成的瀟灑演奏贏得了在場觀眾的一片歡呼和讚嘆。(劉恩惠)

加演曲目

17. 約翰·施特勞斯

《電閃雷鳴》波快速爾卡,作品號324

Unter Donner und Blitz, Polka, Op. 324

第一首加演曲《電閃雷鳴快速波爾卡》依然是一部1868年誕生的作品,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為維也納藝術家協會主辦的一個舞會特別創作的。這首描摹生動、效果火爆的曲子,迅速成為作曲家最受歡迎的快速波爾卡之一,也位居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最熱門曲目之列。——從1987年算起,這將是它第六次亮相。《電閃雷鳴快速波爾卡》對於現場氣氛的煽動具有天生的魔力,指揮家們也熱衷於用這首小品來製造一些噱頭... (劉恩惠)

18. 約翰·施特勞斯

《藍色多瑙河》圓舞曲,作品314號

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Walzer,op.314

藍色多瑙河圓舞曲(TheBlue Danube),小約翰·施特勞斯最富盛名的圓舞曲作品。被譽為"奧地利第二國歌"。每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將該曲被作為保留曲目演出。原為一首由樂隊伴奏的男聲合唱,後去掉人聲,成為一首獨立的管弦樂曲。由小序曲、五段小圓舞曲及一個較長大的尾聲(部分再現前面主要的音樂主題)連續演奏而成。樂曲以典型的三拍子圓舞曲節奏貫穿,音樂主題優美動聽,節奏明快而富於彈性,體現出華麗、高雅的格調。

19. 老約翰·施特勞斯

《拉德茨基》進行曲,作品第228號

Johann Strauss Vater, Radetzky-Marsch, op.228

作於1848年《拉德斯基進行曲》,是老約翰最著名的代表作,每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總是以這首曲子作為結束曲,並已成為一種傳統。1987年的新年音樂會,當最後的《拉德茨基進行曲》歡快樂的鏇律響起時,聽眾情不自禁地應和著節拍鼓掌。這時的年度指揮家赫爾伯特·馮·卡拉揚很有想像力地轉過身來,示意觀眾隨著音樂的強弱和節奏來鼓掌。之後,每當音樂會最後的《拉德茨基進行曲》響起時,這個音樂家與聽眾水乳交融的擊拍場面是加演曲目中的保留場景。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