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太吉

黃太吉

黃太吉,於2012年成立的中式快餐食品公司,總部位於中國北京。黃太吉改寫傳統美食的新傳奇,北京城裡難得一見的地道煎餅果子,現吃現炸的無礬手工油條,獨門秘制的醇厚滷汁豆腐腦,現磨醇豆漿為店內四大金剛,再配有赫氏風味大卷餅和源自成都的麻辣涼麵與麻辣燙,讓傳統美食煥生新容。在黃太吉創始人赫暢看來,要用網際網路的思維顛覆傳統行業,其根本就是要顛覆傳統行業的成本結構。未來,中國會進入一個超級傳統品牌出現的年代,比如肯德基背後的母公司百盛集團。

基本信息

企業內涵

店家創始人是曾浸泡過百度、去哪兒、谷歌的網際網路人,更是創始4A廣告公司的創意人,我們用新思維,新模式,打造新式中國快餐,良心用好料,還原老味道,在這個浮躁的當下,一起追尋記憶中難忘的美味記憶吧,讓簡單不簡單,讓平凡現不凡。

發展歷程

黃太吉黃太吉
1:我們的第一家店,只有20平米,13個座位,這是剛起步的狀態。

10:我們家有10款最重要的核心產品。比如說第一個就是煎餅果子,第二個就是像卷餅、豆腐腦、涼麵、南瓜羹、紫薯,還有最近推出的豬蹄。

100:現在有100個員工,我們都是90後。網際網路公司都在講團隊,我們在內部也是打造類似於網際網路公司的交流和學習態度。在早晨,我們有一個很重要的儀式,每個人要握著對方的手,大喊對方的名字跟加油,這是我們每天堅持的,365天,我們現在已經做了500多天了,每一天都是這么堅持下來的。

1000:黃太吉現在有了四家分店,第五家旗艦店將於12月22日開業,現在5家店的面積已經有1000平方米。每一家店都有自己的特點,從品味、趣味和人情味三個方面提供新型的吃傳統美食的體驗空間。

1萬:我們現在每天賣出1萬個煎餅果子。在各家店前都可以看到排隊的場景。這說明我們不用養店,這才是顛覆傳統行業。其實顛覆其它行業就四個字:成本結構。如果不能顛覆傳統行業的成本結構,什麼都是浮雲。我們的房租占整體的銷售可以壓到6%以下,這才是改變成本結構。

10萬:黃太吉擁有10萬個冬粉,包括微博的8萬人和微信上的冬粉。我們有專門的微信訂閱號,專門用來發自己的原創文章。冬粉貢獻了什麼?我們有六個當家,其中六當家已經是純美國人了。我們把高管團隊打造的像一個樂隊,每一個冬粉可以在這個團體裡找到某種共鳴。比如很多冬粉喜歡老六,因為他長得帥,好多女冬粉中午來吃煎餅就為了看他。

為了和冬粉互動,我們做了很多好玩的事情。比如我個人有一個研究外星人的愛好,所以經常以公開課的形式和冬粉在店裡互動。在今年12月31日,我們要開一場1000人的會,就是聽我來分享外星人的故事。這說明我們不僅能賣煎餅,還能賣門票。6個小時聽我講講外星人的故事,這就是我們今天在做的方法,10萬冬粉後面的力量特別大。
100萬:我們有100萬個可以影響的人。比如大家會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分享我的內容。甚至這一年參加了很多網際網路會議,吸引了很多媒體。當我們把自己經營的內容分享出去時,這些東西慢慢積累起來就會讓更多人看到黃太吉。比如我們參加了江蘇衛視的節目,這個節目至少有100萬人可以看到。我們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不斷讓自己的品牌影響力慢慢擴大,而且完全沒有成本。

1億:未來6個月的時間內,我們將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年銷售超過1億的煎餅果子品牌。這個銷售額當然不能光靠店面,還要靠外賣。用網際網路思維改變成本結構,只有更多的外賣才可以。比如今年3月份,我們收到了Kabam公司的2450塊錢的外賣訂單,當時很興奮。後來他們又點了4650元的外賣。
但為了爭當外賣單冠軍,百度點了5045元的外賣。更誇張的是,後來唯品會點了1.76萬的一單外賣。一單煎餅的外賣可以賣出1.76萬元,這就是我們很快可以成為第一個銷售過億的煎餅果子品牌的關鍵底氣。現在點黃太吉外賣已經成了企業文化的宣傳方式。

100億:這是我們未來的市場前景。怎么算出來的呢?未來中國的餐飲市場總量會從2.7萬億膨脹到10萬億,如果我們能從10萬億中有千分之一的量,只做中國餐飲市場0.1%的份額。在一年中賣掉100億的煎餅,這就是我們想要做的一件事情。

今天我們可能還崇洋媚外,但我們是有覺醒意識的。今年上半年,中國電影票房110億里,68.5%來自於國產電影,而好萊塢只有30%。這在過去是不可想像的,但現在天變了、消費者變了、人變了。所以,我們才認為,當我們去買比薩和一些洋品牌的時候,我們心裡邊會有一個新的疑問,為什麼中國沒有自己應該有的傳統美食品牌,這是我們想做的一件事情。

創始人記

黃太吉黃太吉
店家創始人是曾浸泡過百度、去哪兒、谷歌的網際網路人,更是創始4A廣告公司的創意人——他就是赫暢。

赫暢生於1981年,哈爾濱人。

就算在曾經以叛逆著稱的“80後”堆里,赫暢也能算上一號。他從小跟媽媽“不對付”:“從來沒誇過我,到現在也沒誇過”。17歲離開家後,他就覺得父母在自己生活里“不扮演什麼角色”了。

他說一切靠自己賺來,經濟上對家裡沒有任何依附。在哈爾濱17中念書時,赫暢就“是號人物”;中學畢業離家,到大連念了一個“花錢就能上”的專科學校,他壟斷了學校的送便當業務,自己賺的學費;然後他自己聯繫了到丹麥留學的機會,去了丹麥更號稱“哥本哈根一哥”,留學生找工作、租房子、辦事他全能搞定,但他卻不屑於取得學位;在北京這個“圈子”社會,他說自己就是圈子的中心,“我不混別人的圈子”。

回國後,供職百度,隨後在谷歌、去哪兒混跡,26歲第一次創業開廣告公司,“黃太吉”是他的第三次創業,被稱為“微博行銷經典案例”。
與此同時,他真是“不辭辛苦”。每天至少工作16個小時,並以此為樂。“老闆不辛苦,憑什麼賺錢。我收著精力、偷懶,那就沒天理了。”他說,如果沒100%把精力投入

這上面自己會後悔的。

“你是不是希望掌控一切?”我問。

“我是對所有一切都保持敬畏之心,所以我現在做什麼事情,都想做到最好。正因為覺得什麼都掌控不了,我才這么努力的。”他說。

赫暢跟磨鐵簽了一本書,快出了。是他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寫給他的“腦殘粉”,書名叫《生活大爆炸》。

他說,開店時我父母都不知道,一直到店做到每天一萬塊錢,覺得還行才告訴我爸,跟他們沒關係。這是我的生活,完全是我的生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