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香港武俠小說作家]

黃易[香港武俠小說作家]

黃易(原名黃祖強)(1952-2017),1952年出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國香港作家。求學期間專攻傳統中國繪畫,1989年辭去工作,隱居大嶼山專心從事創作。2017年4月5日,香港知名武俠小說家黃易中風並且於醫院病逝,享年65歲。

基本信息

人物經歷

黃易黃易
黃易,求學期間專攻傳統中國繪畫,曾獲“翁靈宇藝術獎”後出任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負責推動當地藝術與東西文化交流。
1989年辭去高職厚薪,隱居離島深山、藏風聚水之地,專心從事創作。至九零年代,鏇即以獨樹一幟的武俠作品,席捲港、台兩地。
1991年成立黃易出版社有限公司,作品有:《覆雨翻雲》、《大劍師傳奇》、《時空浪族》、《星際浪子》、《尋秦記》、《破碎虛空》、《超級戰士》、《大唐雙龍傳》等。
黃易其作品《尋秦記》,《大唐雙龍傳》,《覆雨翻雲》相繼被TVB搬上銀幕,均獲好評。
2012年11月,黃易重出江湖,推出新作《日月當空》,該書由湖南人民出版社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時間推出,創下了黃易小說在中國大陸出版的記錄。該書於2012年12月02日全國發售。
2012年11月29日,“2012第七屆中國作家富豪榜”重磅發布,黃易以240萬元的年度版稅收入,首次榮登作家富豪榜,排名第22位並獲得“2012第七屆中國作家富豪榜年度武俠宗師”的重要獎項,引發廣泛關注。
2015年,黃易著名小說《大唐雙龍傳》正版授權,由搜狐暢遊研發、發行的《大唐雙龍傳》ARPG手遊今年發布。
2015年,由台灣中華網龍研發,黃易先生正版授權,結合黃易四大名著《大唐雙龍傳》、《覆雨翻雲》、《邊荒傳說》、《尋秦記》的MMORPG手遊《黃易派來的》,在台灣地區發布,並特別邀請酷帥男神藍正龍擔任《黃易派來的》遊戲代言人。

2017年4月5日,黃易因中風且於醫院病逝,享年65歲。

與武俠

與武俠結緣始末

黃易《龍神》黃易《龍神》
黃易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更喜歡幻想;香港有一本名為「武俠世界」的雜誌,專門刊載武俠小說,於是寫了生平第一篇六萬多字的武作涯,並在該雜誌上陸續刊登他的作品,包括有第一部武俠小說--破碎虛空、荊楚爭雄記和覆雨翻雲第一冊。

心目中的武俠世界

黃易最欣賞的武俠作家是金庸與司馬翎,尤其是司馬翎,他不諱言地指出其武術方面所重視的精神與氣勢,是受了司馬翎的影響,不過他們兩者之間還是有非常大的差別,主要是他的作品更著重於玄幻,希望「藉武道以窺天道」。

黃易興趣比較廣泛,喜歡思考,學過古琴、瑜伽、算命風水、建築藝術等,最重要是喜歡看書,什麼書都看。他笑著說現代年輕人說喜歡看書,其實如果還沒有到達進入一家書局,就立刻知道什麼書擺在什麼地方的功力,就不能算是喜歡看書。

在他的思維中,現代人寫的小說必須具有電影視覺分鏡的效果,讓人見字如見一幕幕生動的電影,讓不愛看小說的人都能接受且上癮,那就成功了。

其人其作

當曾經風靡華人世界的大眾文學——武俠小說,已經自顛峰時期的百花齊放,淡褪到逐漸地黯然無光;當各種強勢傳媒和流行文化占據市場,失去光環的武俠小說已淪為閱讀領域的弱勢族群。但仍有無數讀者沈緬於武俠魅力獨特的世界,並企盼它的盛世再度降臨;更有許多作者燃燒其文采與熱情,不斷為武俠小說注入新血。黃易正是一個不斷為武俠開拓新版圖、創造無限可能性的武俠創作。

從探討武學與天道的第一部作品《破碎虛空》,黃易便沈醉於武俠創作的天地中。其後以明初的紛亂江湖為背景的《覆雨翻雲》,不但是奠定其重要地位之長篇鉅著,更構織出一個動人獨特的武俠世界,風靡了無數武俠讀者。隨即他更以不斷創新的手法,亟思為傳統武俠注入新的元素,創作出結合歷史、科幻、戰爭、謀略的《尋秦記》,再度成為武俠迷爭睹的傑作。而至今仍在連載,已達二十餘冊的《大唐雙龍傳》,藉由隋末亂世來探索天道無常、武道極致與生命真貌,不斷地為武俠和他自身的創作版圖開疆擴土!成為九零年代港、台武俠小說的旗手!

正如黃易形容他最愛的兩位武俠名家—金庸及司馬翎的作品:“他們兩人的文筆均臻達圓熟無暇的境界,魅力十足。金庸對人物的描寫栩栩如生,活現紙上;司馬翎則對人性的刻畫入木三分、大膽直接、卓見哲理、俯拾即是……他們都各自創造出一個能夠自圓其說、有血有肉的武俠天地!”而黃亦對自己作品的要求與呈現,亦正符合、證明了這一點。

作品特點

黃易的玄幻小說黃易的玄幻小說

而黃易的作品給讀者的感受,是頗具現代感的。他的見聞極為廣博,對藝術、天文、歷史、玄學星象、五行術數皆有相當深入的研究究更精研周易、佛理、各家思想等,使他能在經營創新的題材和文字時,依然能不悖中國武俠之傳統精神。

縱觀黃易的作品,可以發現他不斷地在挖掘武俠文學埋藏的可能性。對於武俠的基本元素--武藝的追求上,他將其提升至“道”的地位,大大拓展了武學的可能性。而這種力量的取得,則必須經由武道追求的過程,不但要對抗敵人,更要擊敗自己、不斷地試煉自己的最大極限,進而以武道進窺至道!黃易認為:“任何技藝事物都可升華至道的境界,包括‘解牛僵硬’的庖丁在內,正是技進乎道。所謂“物物一太極”,任何事物均有更深一層的易易等待挖掘。”武道對他來說,是“人類超越自己幻想中的一種可能性,具有永恆動人之美,若止於技藝,只屬於下層而已”。

在小說中,對於武道原理的探索與突破,尤勝於華麗玄奇的招式和技巧。他更將“無招勝有招”的概念,以另一種形式具現;超越利器、功法的氣勢與精神力,可以穿透空間直探敵人心靈,亂其心神,摧其意志,更凌駕於所有血肉交鋒之上。黃易賦予無形的精神氣勢具體的力量,相對於重物質輕精神的當今之世,無疑是深刻的針砭與反諷。

作品用意

究竟在人世的波濤和命運的擺弄下,生命的最大可能性是什麽?這想必是任誰都無法有明確解答的難題。但是黃易認為透過武俠小說,能夠讓生命熾烈發亮,讓生命的面貌由已知的紛擾牽絆和未知的宿命中淨化出來。

“歷史”常是使許多武俠小說更生動精彩的背景要素,在黃易的作品中,讀者往往驚嘆於他對歷史文化及社會背景的深刻認識與嫻熟運用用他能夠像是重現歷史場景般詳細生動,同時又令人物靈活地穿梭於僵硬延續固定的既定史實之中。對他而言:“歷史是武俠小說‘真實化’的無上法門,如若一個棋盤,作者所要做的是如何把棋子擺上去,再下盤精彩的棋局。不過,這當然是非常個人的看法,動人的武俠小說是可以以任何形式出現的。但對我來說,抽離歷史的武俠小說,特別是長篇,便失去與那時代文化藝術結合的天賜良緣。”這樣的觀點,也充分表現在他的《尋秦記》、《大唐雙龍傳》這兩部極具歷史美感與張力的作品。當然對許多武俠迷最偏愛的格鬥過招,黃易獨特的格鬥美學更可謂卓然出眾,備受好評。他極擅於處理對戰雙方的互動關係,配合他的精神、氣勢力量,所構成的“氣機牽引”及敵我消長,將交鋒的微妙處具現無遺。而交手後更是動魄驚心、淋漓盡致。此外,黃易對“群戰”的描寫更堪稱一絕,在其他武俠作品中描寫之群戰場面,多有分割不連貫及各自為戰之弊。然而他卻能巧妙架構出首尾兼顧、氣勢貫穿的氛圍,以及牽一髮動全身的緊密互動關係,在其作品《破碎虛空》中的“驚雁宮之戰”、《覆雨翻雲》中的“血戰花街”等。

黃易正是努力提供武俠小說無限可能性與生機的作者,而他的讀者同樣也占了一半的功勞。正如黃易筆下的大俠浪翻雲-“唯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也唯有對武俠用情至深者,才能寫出好的作品、才有永不缺席的武俠人。願以這句名言,作為黃易和他讀者的註腳。

作品集錦

系列作品

◎異俠系列:

《尋秦記》 《大唐雙龍傳》 《 覆雨翻雲》 《破碎虛空》 《邊荒傳說》 《荊楚爭雄記》
《烏金血劍》
《靈琴殺手》
《日月當空》 《龍戰在野》


◎凌渡宇系列:
《月魔》 《上帝之謎》 《湖祭》 《光神》 《獸性回歸》 《聖女》
《迷失的永恆》 《域外天魔》 《浮沉之主》 《異靈》 《爾國臨格》 《諸神之戰》
◎玄幻系列:
《雲夢城之謎》 《大劍師傳奇》 《星際浪子》 《文明之秘》 《超級戰士》 《創世紀》
《故鄉》 《換天》 《驚世大預言》 《樂王》 《龍神》 《魔女殿》
《情約》 《時空浪族》 《同歸於盡》 《異能警察》 《幽靈船》 《最後的戰士》
最新小說《龍戰在野》(連載中)

◎史前文明系列:《文明之謎》

武俠小說

《換天》 《異能警察》 《最後戰士》 《樂王》 《大唐雙龍傳》 《大劍師》
《尋秦記》 《星際浪子》 《超級戰士》 《覆雨翻雲》 《時空浪族》 《荊楚爭雄記》
《諸神之戰》 《迷失的永恆》 《破碎虛空》 《爾國臨格》 《浮沉之主》 《龍神》
《異靈》 《幽靈船》 《聖女》 《月魔》 《光神》 《域外天魔》
《靈琴殺手》 《上帝之謎》 《湖祭》 《獸性回歸》 《烏金血劍》 《超腦》
《情約》 《魔女殿》 《同歸於盡》 《創世紀》 《蝶夢》 《故鄉》
《邊荒傳說》
《雲夢城之謎》
《日月當空》
《龍戰在野》


出版年表

黃易黃易
博益出版集團
科幻系列短篇,時間約是1987年-1995年。
《月魔》《上帝之謎》《光神》《湖祭》《異靈》《獸性回歸》《聖女》《烏金血劍》《超腦》《浮沉之主》《爾國臨格》《諸神之戰》
黃易出版社
1991年成立黃易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至今。
玄幻系列
《超級戰士》(兩卷)
《大劍師傳奇》,約八十七萬字
十二卷,1992年9月-1994年2月出版。
《幽靈船》
一卷,1993年4月出版。
《龍神》
一卷,1994年7月出版。
《域外天魔》
一卷,1994年3月出版。
《迷失的永恆》
一卷,1995年7月出版。
《靈琴殺手》
一卷,1994年7月出版。
《時空浪族》
兩卷,1997年1月出版。
《星際浪子》
十卷,1994年8月-1995年11月出版。
《尋秦記》,約一百五十萬字
港版二十五卷,修訂珍藏版六卷,1994年7月-1996年7月出版。
《雲夢城之謎》
港版六卷,2006年7月12日出版。
《封神記》
港版十二卷,2008年4月9日出版。
異俠系列
《破碎虛空》(三卷),約十八萬字
初版由博益出版集團有限公司於1988年11月出版。
《荊楚爭雄記》(兩卷),約十三萬字
初版(一卷)由博益出版集團有限公司於1990年8月出版。
《覆雨翻雲》,約一百九十八萬字
港版二十九卷,修訂珍藏版十二卷,1992年1月-1995年出版。
《大唐雙龍傳》,約四百三十五萬字
六十三卷,修訂珍藏版二十卷,雲南人民版十卷,1996年-2001年1月出版。
《大唐雙龍傳》(修訂版)黃易出版社有限公司2004年
《大唐雙龍傳》自1996年開始連載,2001年完結,平均單月一本,香港由黃易出版社出版,台灣則由萬象出版社出版,均63卷;後經黃易本人修訂,香港由黃易出版社發行修訂珍藏版,台灣由時報出版發行修訂版,兩者皆20卷。中國大陸由雲南人民出版社於2010年發行10卷套裝版。
《邊荒傳說》,約三百零六萬字
港版四十五卷,2001年11月-2005年03月中出版。
《日月當空》,自2012年開始連載,2014年完結,平均單月一本,香港由黃易出版社出版,台灣則由時報出版社出版,均18卷;中國大陸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龍戰在野》,自2014年開始連載,香港由黃易出版社出版,台灣則由蓋亞出版社出版。
大陸出版授權
上海英特頌圖書有限公司斥資300萬元,獨家獲得了新武俠小說代表人物黃易全部作品的授權。自此,黃易小說的“地下出版”時代宣告結束。據悉,黃易的10部精選力作即將正式出版發行,而一向低調的黃易本人,也有望於今年3月露面上海。
首次獲得全部作品授權
從《覆雨翻雲》、《尋秦記》、《大唐雙龍傳》到如今令武俠迷們如饑似渴的《雲夢城之謎》,黃易把歷史、科幻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玄學、易理等有機結合為一體,以獨樹一幟的玄幻武俠作品,在當代武俠小說界颳起一陣黃氏颶風。
1997年以來,黃易小說在內地開始出版,鏇即成為各大網站,甚至盜版圖書者爭搶的對象。其中,僅極少數圖書得到過正式授權。鋪天蓋地的盜版書籍、良莠不齊的印刷質量,令喜愛黃易作品的“黃迷”們既感到失望,又備感憤怒。
上海英特頌圖書有限公司老總袁傑偉透露,黃易本人在授權時也表示,十分希望通過這次正版小說的出版,結束之前的無序出版狀態。為此,該公司特別聘請知名律師,全權代理黃易作品在大陸的著作權相關法律事宜,全面打擊盜版。
在新書上市之際,他們還將通過相關網站列出全國“黃易正版小說”圖書經銷商名錄,供“黃迷”購買查詢,並動員所有的“黃迷”參與到正版黃易小說的保護行動中。
2012年11月,被稱為“新武俠宗師”的黃易停筆五年後復出,帶來一本玄幻新作《日月當空》,正式將網路著作權授權給網站,並展開為期5天的免費試閱,紙質版將於今日在中國香港、台灣和泰國上市。
上世紀90年代以來,當武俠小說在港台大陸普遍低迷,黃易卻一掃“金庸之後無武俠”的局面,另闢疆土,開創了以玄幻(《星際浪子》)、穿越(《尋秦記》)和異俠(《大唐雙龍傳》)三大流派——而這正恰好是當今網路文學創作的主流。出道20年,他極少在媒體曝光。十年來更是鮮見於大陸。11月1日新聞發布會現場,他蹲下身子給讀者簽字,笑聲爽朗,問答自如,不端半點大師架子。
在與記者的交談中,他言語精簡不失幽默俏皮,表示歇筆的這五年“像在度假”,而“寫作不會停止”。或許對他來說,加入網路寫作,也是他寫作的又一場輪迴。

四大長篇

黃易作品黃易作品
黃易有最重要的四大長篇:《覆雨翻雲》、《尋秦記》、《大唐雙龍傳》、《邊荒傳說》

按照書中的情節歷史來排,應該是
《尋秦記》:戰國末秦初
《邊荒傳說》:東晉十六國末南北朝初
《大唐雙龍傳》:隋末唐初
《覆雨翻雲》:元末明初
四部小說都齊刷刷的選擇在了改朝換代的亂世之際,相應而生的英雄的故事就此展開......

《覆雨翻雲》

在沒看此書之前,我一直很鄙視這本書名——取得太過於火爆,頗有一番雲雨韻味。內容呢也確實是超級火爆,男主人公靠床上功夫修煉神功,估計在武俠界也是獨一份了。

而“易”的部分,黃易作為當今最熱門的小說流派——“當代網路玄幻小說”的創派掌門人(老始祖還珠樓主太過於久遠,不提了),修真至“破碎虛空”的境界,從《破碎虛空》提出,再由此書發展起來的。

黃易偷師台灣四大名家之司馬氏,這已是不爭的事實。《覆雨翻雲》正是在司馬翎名作《劍海鷹揚》(又名《刀君劍後》)的基礎上創作出來的。甚至毫不誇張的說,黃易以後的許多作品都留下了司馬翎作品的痕跡。但是,黃易的這種“利用”並不等於抄襲,而是在此基礎上的發揚廣大。

這部書可以說有四根線:浪翻雲一根,韓柏一根,戚長征一根,風行烈一根,書的後半部甚至差點又多了靖難這個線索,所以粗看之下頗有繁亂的感覺。

與武俠小說的大部分人物不同,浪翻雲募地而來,戛然而止,幾乎面對所有的事情都能迅速找到肯綮之處,用廣渡禪師開頭褒揚他劍法的話來形容他的為人處事也庶幾近乎:庖丁解牛,不外如是。然換一個角度,“因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且由劍入道。應該說,他是完全是痴情好男人的樣子,可是他最後破空仙去了,卻留下對他一往情深的憐秀秀,和一個未出生的孩子,這就是“因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的大俠客

如果說浪翻雲搭建了《覆雨翻雲》的世界,而龐斑則豐富了這個世界。龐斑與言靜庵,之間互相利用,可惜了靳冰雲成為了鬥爭妥協的犧牲品。龐斑仙去前吻靳冰雲腳的動作,更是委瑣矯情至極。不過話說回來,20年前,一位言靜庵,竟能逼得魔師隱退半生;20年後,一個浪翻雲,還能激起龐斑熱血邀一戰。

《尋秦記》

我最開始聽說黃易,就是從此開始。那時從朋友手中奪過一本大部頭,每日每夜的看著,就是這本《尋秦記》。從來沒想過,武俠小說能寫成這樣長的。之後,一直在給尋秦劃類別,到底屬不屬於武俠。現在才明白,原來它是後來大行其道的“歷史穿越小說”的開山第一大旗(“開山之祖”這四個字是談不上的,畢竟許多經典科幻都穿越過,不過“穿越”獨立成類別,怕是要歸入晉江言情了)。這也是《尋秦記》能走紅當年的最大熱點吧!

《尋秦記》在風格上,從開篇穿越時空直接砸向正在做愛的一對男女開始,就繼續貫徹著“黃”字主題。乃至當我看完書再看乾淨得多的電視劇時,簡直難以相信是改編自黃易的。看書的時候,不騙大家,當年的我真的看得滿臉發熱,多次把書擲於地上,想了想,還是不忍,於是拾起來再讀。哪像現在,看到此類書,早已心如止水了。哎,在如今“回到古代當種馬”的網路小說一統天下的時候,大家有空不妨再拜拜這位開國皇帝吧。

作為穿越小說的早期作品,主人公項少龍是一個“未來”人,一個預知中國及世界歷史和有現代的思想觀,但是卻有一個穿越小說最應該注意的硬傷:沒有當代背景。在當代他是一個中國的特種部隊。但是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應該有一些當代中國特色:六七十年代毛語錄不離口,八十年代尊崇鄧小平及現代化,九十年代則嚮往海外之餘又有中國出人頭地之感……但他甚麼也沒有,項少龍的現代背景建構於虛無飄渺,對讀者會有多大的共鳴嗎?

嫣然一笑紀美女,在書中無疑是最出色的女角,可惜在電視劇中,直接人間蒸發(錯,按照黃易的傳統,應該是“破碎虛空”了),角色被刁蠻的鄔廷芳與孤傲的琴清兩大美女瓜分。

在本書中,最耐人尋味的構想,還是:少龍為什麼碰巧要姓項?

《大唐雙龍傳》

黃易的氣勢磅礴的歷史大融合風格,在《大唐雙龍傳》才終於奠定下來(《邊荒傳說》是更進一步繼承發揚開去,當然《邊荒傳說》一併繼承的,還有《大唐雙龍傳》的虎頭蛇肚沒尾巴)。

特別是,兩小子在中原局勢吃緊的情況下,不明不白的塞外一游,居然從西向東,自南向北,橫掃蒙古大草原,牛啊!還和百年後大名鼎鼎的大祚榮親密接觸了一番。最後破天荒的走海運回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渤海國靠的是日本海的西北岸吧。在隋末咱就開闢了那條航線?

想不通,為什麼非要把瓦崗寨當反面來寫。李密還成了天上地下惟我獨尊第一反面大惡人。按照武俠小說的常理,既然是黑道大BOSS,那么死也該死得轟轟烈烈,被正派NNN+多大俠圍攻而死吧。怎么忽然就掛了,還掛得沒聲沒息了。並且對於這個大BOSS的武功,除開與老翟PK時動了回手,就再也沒秀過了,實在是可惜啊!

其他幾個主要配角:除宋外的三大閥主。在書中前面部分,四閥閥主,那是何等的高人啊。魅力自不用說,不僅武功是卓越得不行,見識也一定是高得不行的。但是不管怎么看,除開宋缺外,另外三大閥主,怎么看怎么是廢柴,獨孤的就不說了,直接忽略掉吧,還不如一個不姓獨孤的老婆子厲害。宇文呢,小說剛開始,宇文化及還有點看頭,怎么到了後來,老BOSS宇文傷出場時,就成了一死心塌地歸附李家的騷老頭子。並且和其他數大頂尖尊師級人物齊圍攻一個臭小子還失敗!最後再看看李閥的閥主。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開我大唐三百年雄風的高祖,在書中,原來就這德行!閥主的武功傳說是本閥第一,結果還就只露了一回身手,還是小偷般的身手。最後竟被一個女子差點玩死在床上。而他作為閥主的見識,別說不如他兒子,連我們的兩小混混都不如,哎!

至於其他的小配角,就更多了,多到場景需要就憑空拿出來,不需要了就不知道丟到哪個爪哇國了。比如知世郎王薄,歷史上,他可是隋末第一個反王啊!小說中他出場還有聲有色,小女子還以為他會有更多的亮相——哪知道,原來這位赫赫有名的鞭王,還就只有這么一回露臉啊!

《邊荒傳說》

中國最亂的時代是什麼時代,非十六國莫屬。東周國家雖多,但是名分上至少都還有個約束,民族成分也沒有這么複雜。十六國,一個真正的亂世出英雄的時代,我很佩服黃易,居然敢把亂世出的每個英雄,都一一拎出來打群架!這等氣魄,天下何人所及!要知道當年太史公寫英雄,也是分開成不同時空段寫的啊!

邊荒傳說最出眾的地方,是對各個勢力的複雜鬥爭描寫,從心理鬥爭,商業鬥爭,武打鬥爭,直到戰場鬥爭方方面面。小到一個市集內的商業買賣,大到整箇中原逐鹿。井然有序。當然前提是讀者要對當時的歷史背景有個大概的了解才行。
《邊荒傳說》採用的是三主角分線模式,和金庸的《天龍八部》有些相似。燕飛自然是大開大合。而劉裕也自然不停的走狗屎運,看來和段少一樣,真龍天子,運氣好是上天注定了的!剩下一個拓拔圭,你要說他是主角嘛,戲實在不多,說是配角也勉強過得去,這不是和虛竹的地位一樣尷尬么?

很顯然,作者十分嚮往謝家的生活,所以不惜筆墨,極力描寫謝安的把酒臨風,謝玄的儒將風采。只可惜,美好的事物,往往是短暫的。在謝家華麗的演出,憂傷的落幕後,才是故事真正的開始。

金庸先有“南慕容,北喬峰”,而後黃易有“北慕容,南謝玄”。謝玄已經提過了,現在說說“北慕容”。慕容復的先祖,在本書內,無疑是第一大反派。不過小女子認為作者對於他的塑造,還是相當成功的。至少不如他的後代那么虛有其名。中國古典武俠小說中的最顯赫的慕容世家,忍辱負重、精妙計算、無敵統帥、王者大氣,在本書中有著最直接的體現。特別是小說快結尾時,有一段慕容垂深夜在戰爭前的刻畫,入木三分。比起他來,與之齊名的姚萇,顯然差了一個檔次。一直在嘆可惜:主人公與慕容垂最後決戰PK,主人公明顯輸了,卻用騙術獲得了成功,害得慕容垂功虧一簣,這位中國歷史上極其少見的從無敗仗的長勝將軍飲恨而亡。每當讀到這裡,再思思後來總想光復大燕的空想家慕容公子,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惋惜,悄然爬上阿碧的心頭。沒辦法,誰叫老天爺照顧主人公,早在近兩千年前,連手機無線通信都給他配好了(百日築基的心靈感應)。

另一位BOSS,孫恩,本來是歷史上一位可大可小的人物,在本小說中,居然成了眾讀者心中的“黃易武功第一人”,水上最後一戰,天啊,那哪是比武啊,明顯是一個滿級的自然系雷電大法師在高聲吟唱!“群雷閃”,“龍捲風暴”,如此高等級的五階法術,居然會在歷史武俠小說出現,不得不汗。

《封神記》

解放網-新聞晨報1月19日報導記者昨日從上海英特頌圖書有限公司獲悉,該公司斥資300萬元,獨家獲得了新武俠小說代表人物黃易全部作品的授權。自此,黃易小說的“地下出版”時代宣告結束。據悉,黃易的10部精選力作即將正式出版發行,而一向低調的黃易本人,也有望於今年3月露面上海。
首次獲得全部作品授權
從《覆雨翻雲》、《尋秦記》、《大唐雙龍傳》到如今令武俠迷們如饑似渴的《雲夢城之謎》,黃易把歷史、科幻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玄學、易理等有機結合為一體,以獨樹一幟的玄幻武俠作品,在當代武俠小說界颳起一陣黃氏颶風。
1997年以來,黃易小說在內地開始出版,鏇即成為各大網站,甚至盜版圖書者爭搶的對象。其中,僅極少數圖書得到過正式授權。鋪天蓋地的盜版書籍、良莠不齊的印刷質量,令喜愛黃易作品的“黃迷”們既感到失望,又備感憤怒。
上海英特頌圖書有限公司老總袁傑偉透露,黃易本人在授權時也表示,十分希望通過這次正版小說的出版,結束之前的無序出版狀態。為此,該公司特別聘請知名律師,全權代理黃易作品在大陸的著作權相關法律事宜,全面打擊盜版。
在新書上市之際,他們還將通過相關網站列出全國“黃易正版小說”圖書經銷商名錄,供“黃迷”購買查詢,並動員所有的“黃迷”參與到正版黃易小說的保護行動中。

個人生活

生活情趣

黃易非常重視個人生活,因為喜歡大自然,於是毅然隱居在大嶼山,享受大自然的奧妙。他寫作的地方就是面向一片大海,海風徐徐吹來,非常的舒服。他的書房不僅藏書多,還有許多各式各樣音樂CD,一套極棒的音響,流泄出跳動的音符,讓他可完全放鬆精神。最吸引筆者的是約20寸的大電腦螢幕,除了寫作,大部份的時間都花在玩電腦上。除此之外,還有就是黃易與黃太太給我的深刻印象了。黃易與黃太太不僅沒有名人的架子,還很平易近人且非常熱情。你能相信嗎?從大嶼山的碼頭到黃先生家近40多分鐘,黃易竟然一路上幫我背又大又重的行李,還談笑風生地與我們說說笑笑,讓筆者深受感動。與黃易先生的訪談中,讓我受益不少。在閒談中,他竟然說著說著就蹦出許多個非常具有創意的遊戲劇本出來,讓我瞠目結舌。如果能請到這位大師來為遊戲作嫁,肯定相當有趣的。

電腦遊戲專家

黃易其實是一個標準的電腦遊戲玩家,而且還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任何類型遊戲都玩,但還是較偏愛策略類,所有經典知名的遊戲全逃不過他的手掌,從早期的三國志一代、Ultima系列、Star Flight,到現在暗黑破壞神、異塵餘生、魔法門系列等都一一破關,現在則正與魔法門之英雄無敵III奮戰中。
「一個遊戲只要好玩、有創意就是好遊戲!」他緩緩道出多年玩遊戲的心得。在他心中,一款遊戲只要容易上手,然後又有深度,便是一款好遊戲,值得一玩。
黃易語重心長的指出:「現在的遊戲太多,選擇太多,我們不能只靠做的是中文遊戲,就一定可賣給講中文的人;做遊戲要有國際觀,要比別人先走一步,不能老是跟在後面,用舊有的東西,那總有一天會被淘汰。與其做一百款中等遊戲讓人玩沒兩天就丟在一旁,還不如做一款市面上從沒有過的頂級遊戲,讓人記得一輩子!最重要的是創意要大膽,然後看你如何包裝這意念,包括畫面、劇本、引擎缺一不可。」黃易指著腦袋,說道:人最大的價值,就是這裡,就看你如何去開發了!
對於小說改成遊戲難免會有變動的地方,憑著多年玩遊戲的經驗這點他倒看得很開;他覺得遊戲和小說在本質上就不同,就像在破碎虛空小說中,傳鷹與八師巴的打鬥是根本不分勝負的,兩人藉由精神交會,體驗了一場生命的逾時空之旅,窺得天地奧秘。這樣一場戲,在遊戲中就很不容易表現了,因為玩家都是扮演男主角,每個都想成為像傳鷹那樣的英雄人物,所以如果遊戲中讓傳鷹贏了這場比試那也是無可厚非的。
不管改編何種小說或漫畫,程式應該不是想要如何把整個故事劇情交代完就算,最重要的是要如何把原本的精神表達出來。終歸一句話,還是好玩有創意最重要!黃易笑著又強調了一次。
對於破碎虛空這本小說,黃易顯然情有獨鍾。曾有許多人和我商量要將破碎虛空畫成漫畫,但我一直不願意,怕被畫差了;因為這本小說講究的是意境,它是我的第一部小說,寫時完全沒考慮到讀者是否會接受,完全是自娛,可能寫作技巧與布局都沒有現今成熟,不過卻是最真誠的。」他進一步指出破碎虛空乃是出自一首禪謁:明還日月,暗還虛空黃易解釋道:通常我們只看到發亮的星球,以為那才是宇宙的代表,其實虛空才是宇宙的真我,只有當虛空破碎時,我們才能超越宇宙脫繭而去。

人物軼事

黃易的少年時代和別的少年並沒有太大區別。如果真要說區別的話,就是他幸運地住在山明水秀的新界區,讓他從小和大自然結下了不解之緣;而另一個區別,就是有一個疼愛他的武俠迷外公。

黃易的外公經常租武俠小說看,而黃易順帶也讀遍了這些小說。金庸司馬翎是他最喜歡的兩個作家,尤其是善於刻畫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司馬翎,對黃易影響頗深。

雖然讀了很多武俠書,黃易不僅壓根寫不出好文章來,學業上也是“戰績彪炳”,被逐出學校和留級是常事,還經常為了逃避留級而轉學,第一次寫作文就被嚴厲的老師批了個不及格的分數。從那次開始,黃易才知道,原來作文也會不及格的,文章也是可以寫好一點的。

黃易少年時看武俠小說,很愛看男女情事的描寫,但傳統武俠往往是點到為止。黃易老想,為什麼不可以把界限推過一點呢?基於這個心態,以及帶點探索性的精神,在日後他寫《尋秦記》時,就加入了對男歡女愛的深入描寫。

不過,那也只是黃易在某一創作階段的心態,在進行小說修訂時,情色內容就全刪除了。國內讀者看到的都是修訂版。

初成先科幻後武俠

在寫作之前,黃易卻是用筆做另外一件事——畫畫。而真正寫作之後,黃易最開始寫的也不是武俠,而是科幻小說。

黃易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專業是國畫。畢業後,曾任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黃易用高工資養活了家庭,但他心裡對武俠小說的熱愛卻一直沒有減少。

辭職前兩年,黃易已經開始寫武俠小說。但那個時代是金庸、古龍的時代。黃易的稿子在香港博益出版社的稿庫里壓了許久,也沒動靜。有一天,博益一名編輯發現了黃易的稿子,覺得不錯之下向老闆李國威推薦。彼時,黃易已經辭職,專心創作。

第二天,李國威約見黃易,一見面就單刀直入地說:“武俠小說現在沒有市場。你要么不寫,要么就寫科幻小說吧!”

於是,黃易開始埋頭寫作,一個星期後完成了第一部科幻作品《月魔》。看到稿件後,李國威第一句話就是:“我要以你的科幻小說挑戰倪匡!”自此,一發不可收拾,黃易相繼寫出了《上帝之謎》、《湖祭》等,並結成了著名的《玄俠凌度宇》系列小說。

但黃易心底最喜歡的還是寫武俠小說。不過,那段“科幻”經歷卻對黃易日後的作品產生了不可估量的影響,黃易因此創作出了玄幻、穿越和異俠三大流派,創作了新武俠。

玄幻的代表作是《星際浪子》,以宇宙為戰場,以星球為武器,想像力奇麗壯闊,難以逾越;異俠的代表作是《大唐雙龍傳》,主人公寇仲和徐子陵有別於傳統武俠小說中高大全的正面形象,以小混混成就不世之業;穿越的代表作是《尋秦記》,主人公項少龍是二十世紀的一個特種兵,卻因時空機器出故障,被送到了戰國時代……

被開除、留級是常事

雖然現在貴為“新一代武俠宗師”,玩轉科幻武俠小說。但是在少年時代的黃易,其學業則當屬“戰跡彪炳”:“被逐出校或留級是常事,直到因逃避留級轉到一所新開設的學校念中四,第一次作文就給嚴厲的老師用紅筆批了個不及格的分數,始知作文也可以不及格。”而在此時,疼愛他的外公則影響著他對武俠小說的喜愛:“我外公是個武俠迷,他租來的武俠小說我全部讀過。還不足10歲,我便開始看臥龍生的《仙鶴神針》,六年級的時候看《三國演義》、《水滸》。”

被金庸逼得寫玄幻武俠

金庸和司馬翎一直是黃易最尊敬的兩位武俠大師,司馬翎影響著他的寫作風格,金庸則“逼”他進了玄幻武俠:“我第一部武俠小說的稿子投出去之後,被壓了許久也無人理會,後來老闆李國威一見面便單刀直入對我說:‘現在武俠小說除金庸、古龍外,便沒有市場空間。你要么不寫,要么就寫科幻小說吧。’”於是,黃易則每晚下班後挑燈夜戰,以一星期的時間完成第一部科幻作品《月魔》。而對於這兩位影響自己至深的大師,黃易則始終以後輩的姿態來尊重他們,不敢和他們比較。

喜歡玩“黃易群俠傳

現今57歲的黃易一向低調,很少在公眾面前亮相,隱居在香港大嶼山,過著恬靜的生活。然而其實是一個愛玩線上遊戲的新潮老頑童:“我最近玩一個叫FALLOUT 3的單機遊戲,連續兩個星期每天玩十多個小時,終於左手酸痛不堪,被逼鳴金收兵,青少年們可千萬不要學我。”而且就是玩根據自己作品改編的遊戲,黃易也不亦樂乎:“‘黃易群俠傳’新鮮熱辣上市的當兒,我也玩了好一陣子。線上遊戲確有引人入勝之處,特別是進入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

巔峰執著於精神修煉

看黃易的作品,許多人總會感慨,這個人怎么什麼都懂,天文地理、風水歷史、古琴藝術、五行術數、歷史科幻、軍事謀略,幾乎無所不包。

黃易笑著說,因為他有一個勤勞的太太,包下了所有的活,他要做的就是讀書、寫書、遛狗和玩遊戲。黃易的興趣廣泛,什麼書都看,喜歡對著牆思考,還執著於精神修煉。

可以說,正是這種對於精神修煉的執著,黃易打開了武俠小說對精神世界探究的大門。小說中,黃易對於武道原理的探索與突破,尤勝於華麗玄奇的招式和技巧。黃易說,他的作品更著重於玄幻,因為他希望“藉武道以窺天道”。於是,從第一部武俠小說《破碎虛空》開始,武俠小說世界多了一種類型,不再以天下公義為己任,而是追求認識天道,並開了現在風行一時的修真一脈。

創作的武俠小說越多,黃易也一直在反省和超越,追尋自己的“道”。黃易認為,武俠是中國的科幻小說。它像西方的科幻小說般,不受任何拘束限制,無遠弗屆,馳想生命的奧秘。

“高手對壘,生死勝敗只是一線之別,精神和潛力均被提升至極限,生命臻至最濃烈的境界。那是只有通過中國的武俠小說才能表達出來的獨特意境。”、“只有當劍鋒相對的時刻,生命才會顯露她的真面目。”透過黃易的文字,你也許可以發現——或許,這就是黃易達到巔峰,而悟出的“道”。

人物評價

當曾經風靡華人世界的大眾文學——武俠小說,已經自巔峰時期的百花齊放,淡褪到逐漸地黯然無光;當各種強勢傳媒和流行文化占據市場,失去光環的武俠小說已淪為閱讀領域的弱勢族群。但仍有無數讀者沈緬於武俠魅力獨特的世界,並企盼它的盛世再度降臨;更有許多作者燃燒其文采與熱情,不斷為武俠小說注入新血。黃易正是一個不斷為武俠開拓新版圖、創造無限可能性的武俠創作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