麝香[中藥]

麝香[中藥]
麝香[中藥]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麝香是藥名,出自《神農本草經》。又名寸香、元寸、當門子、臭子、香臍子。為鹿科動物林麝Moschus berezovskii Flerov. 馬麝M. sifanicusPrzewalski或原麝M.moschiferus L.雄體香囊中的乾燥分泌物。主產四川、西藏、雲南、陝西、甘肅、內蒙古等地。辛,溫。入心、脾、肝經。開竅,活血,散結,止痛。兩歲的雄麝鹿開始分泌麝香,10歲左右為最佳分泌期,每隻麝鹿可分泌50g左右。此外,麝香鼠等其他有香動物也有類似麝香分泌物。 乾燥後呈顆粒狀或塊狀,有特殊的香氣,有苦味,可以製成香料,也可以入藥。是中樞神經興奮劑,外用能鎮痛、消腫,也十分珍貴。麝香有破血化淤功效,孕婦不宜食用。麝香是不允許出境的。

基本信息

性狀

麝香香囊經乾燥後,割開香囊取出的麝香呈暗褐色粒狀物,品質優質者有時亦析出白色晶體。固態時具有強烈的惡臭,用水或酒精高度稀釋後有獨特的動物香氣。

藥材概述

該品為常用中藥,“神農本草經”列為上品。其原動物為麝。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

Moschus berezovskii Flerov

Moschus sifanicus Przewalski

Moschus moschiferus Linnaeus

麝香為中藥材的一種,其藥用來源為麝科動物,如林麝、馬麝或原麝等成熟的雄體腺囊中的乾燥分泌物。

麝香主要含有水分22.56%,灰分3.62%(其中含鉀、鈉、鈣、鎂、鐵、氯、硫酸根、磷酸根離子等),含氧化合物(其中含碳酸銨1.15%,銨鹽中的氨1.89%,尿素0.40%,胺基酸氮1.07%,總氮量9.15%),膽甾醇2.19%,粗纖維0.59%,脂肪酸5.15%,麝香酮1.2%。麝香主要有效成分為麝香酮。

它曾用在牛黃丸、蘇合香丸、西黃丸、麝香保心丸、片仔癀、雲南白藥、六神丸等產品中。

麝香為鹿科動物麝的雄性腺囊中的分泌物乾燥而成,是一種高級香料,如果在室內放一丁點,便會滿屋清香,氣味迥異。麝香不僅芳香宜人,而且香味持久。

麝香在中國使用,已有悠久歷史。唐代詩人杜甫在《丁香》詩中遇:'晚墜蘭麝中'。麝香是配製高級香精的重要原料。

古代文人、詩人、畫家都在上等麝料中加少許麝香,製成'麝墨'寫字、作畫,芳香清幽,若將字畫封妥,可長期保存,防腐防蛀。

麝香性溫、無毒、味苦。入心、脾、肝經,有開竅、辟穢、通絡、散淤之功能。主治中風、痰厥、驚癇、中惡煩悶、心腹暴痛、跌打損傷、癰疽腫毒。許多臨床材料表明,冠心病患者心絞痛發作時,或處於昏厥休克時,服用以麝香為主要成分的蘇合丸,病情可以得到緩解;古書《醫學入門》中談'麝香,通關透竅,上達肌肉。內入骨髓……'。《本草綱目》云:'……蓋麝香走竄,能通諸竅之不利,開經絡之壅遏'。其意是說麝香可很快進入肌肉及骨髓,能充分發揮藥性。治療瘡毒時,藥中適量加點麝香,藥效特別明顯。西藥用麝香作強心劑興奮劑等急救藥。

麝香的香味濃郁,經久不散,對人的心理和生理系統有極其顯著的影響,在香料工業和醫藥工業中都有十分重要的價值。

採制方法

麝香 麝香

一般在十月到翌年3月為狩獵時期,但以11月間獵得者質量較佳,此時它的分泌物濃厚。狩獵時通常用槍擊、箭射、陷阱、繩套等方法。捕獲後,將雄麝的臍部腺囊連皮割下,撿淨皮毛等雜質,陰乾,然後將毛剪短,即為整香,挖取內中香仁稱散香。現四川馬爾康飼養場試行了三種活麝取香的方法,有“捅槽取香”、“手術取香”及“等壓法”等,取香後生長正常並能繼續再生麝香,而且生長速度也較快。

麝在3歲以後產香最多,每年8~9月為泌香盛期,10月至翌年2月泌香較少。取香分獵麝取香和活麝取香兩種。

獵麝取香

獵麝取香是捕到野生成年雄麝後,將腺囊連皮割下,將毛剪短,陰乾,習稱“毛殼麝香”、“毛香”;剖開香囊,除去囊殼,習稱“麝香仁”。

活麝取香

活麝取香是在人工飼養條件下進行的。現普遍採用快速取香法,即將麝直接固定在抓麝者的腿上,略剪去復蓋著香囊口的毛,酒精消毒,用挖勺伸入囊內徐徐轉動,再向外抽出,挖出麝香。取香後,除去雜質,放在乾燥器內,乾後,置棕色密閉的小玻璃器里保存,防止受潮發霉。

產地及銷售

麝香是中國特產的一種名貴藥材。主產於西藏自治區的喜馬拉雅山、大雪山脈、沙魯里山脈、寧靜山脈、雀兒山脈等地,此外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壩藏族自治州理縣、松潘、茂汶羌族自治縣,貴州、雲南、廣西之橫斷山脈、大瑤山、大苗山,甘肅、陝西之祁連山脈、岷山、秦嶺山脈、賀蘭山脈,安徽、湖北之大別山脈、潛山、霍山,內蒙古之陰山山脈,東北之大小興安嶺及長白山脈,河南伏牛山等山林地區都有生產。以康藏高原及四川阿壩草原為中國麝香之主要產地,銷全國,並出口。其中四川已開始飼養,並且從活獸香囊中割取麝香,給麝香的生產開闢了新的途徑。

現代研究

主要成分

含麝香酮、降麝香酮、麝香醇、麝香吡喃、麝香吡啶、羥基麝香吡啶-A、羥基麝香吡啶-B、3-甲基環十三酮、環十四烷酮等。亦含膽甾-4-烯-3-酮、膽甾醇和它的酯類、睪丸酮、雌乙醇、5α-雄烷-3,17-二酮等11種雄烷衍生物。尚含蛋白質與胺基酸, 麝香中含蛋白質約 25%.麝香中發現一種分子量為1000左右的肽類活性物質,並分離出一種分子量約5000~6000的多肽, 其醇溶物中含4種游離胺基酸,即精氨酸, 脯氨酸、甘氨酸和丙氨酸.將醇溶物用丙酮、甲醇和水提取,水解後的胺基酸分析表明: 甲醇提取物中胺基酸含量最高,其中以天門冬氨酸、絲氨酸、胱氨酸等含量最高;丙酮提取物中谷氨酸、纈氨酸、組氨酸和甘氨酸較高。

此外,麝香中還含鉀、鈉、鈣、鎂、鋁、鉛、氯、硫酸鹽、磷酸鹽和碳酸銨以及尿囊素、尿素、纖維素等。

麝香酮為重要的有效成分,其含量占天然麝香肉中的1.58%~1.84%,占天然麝香毛殼中的0.90%~3.08%,已經能夠人工合成。

林麝麝香

含有麝午酮,麝午吡啶,雄性激素,膽甾醇及膽甾醇酯等。

馬麝麝香

含膽甾醇和膽甾醇酯

原麝麝香

主要含有麝香酮,麝香吡啶,羥基麝香吡啶A,羥基麝香吡啶B等大分子環酮。另含5α-雄甾烷-3,17-二酮,5β-雄甾烷-3,17-二酮,3α-羥基-5α-雄甾烷-17-酮,3β-羥基-雄甾-5-烯-17-酮,3α-羥基-5α-雄甾烷-17-酮,雄甾-4-烯-3,17-二酮,雄甾-4,6-二烯-3,17-二酮,5β-雄甾烷-3α-17β-二醇,3α-羥基-雄甾-4-烯-17β-酮等10餘種雄甾熔解衍生物;麝香中的脂肪酸同膽甾醇、甘油和其他脂肪醇結合成酯和蠟,已確認的有:甘油二棕櫚酸油酸酯、甘油棕櫚二油酸酯、甘油三油酸酯,棕櫚酸甲酯、油酸甲酯等;形成蠟的幾乎都是支鏈結構有C20到C34的醇;此外麝香中還含有多肽一種分子量為1000的多肽,另有一種相對分子質量為5000~6000的多肽,其水解後檢出15種胺基酸,主要有革氨酸,絲氨酸,谷氨酸,纈氨酸和天冬氨酸等,以及纖維素,膽酸,膽甾醇,膽甾醇酯等。

此外,麝香還含有一種β-腎上腺素能增強物質。已定下結構有有麝香酯A1。

喜馬拉雅麝麝香

囊中的乾燥分泌物含有麝香酮,降麝香酮等多種大分子環酮。還含有雄甾烷的衍生物:5α-雄甾熔-3,17-二酮、5β-雄甾熔解-3,17-二酮、3α-羥基-5α-難甾烷-17-酮、3α-羥基-5β-雄甾烷-17-酮、3β-羥基雄甾-5-烯-17-酮、雄甾-3,4,17-三酮、5α-雄甾烷-3β,17α-二醇、5β-雄甾迷-3α,17β-二醇,雄甾-4,6-二烯-3,17-二酮等。此外,還含有膽甾醇,膽甾烷醇,膽甾-4-烯-3-酮,蛋白質,胺基酸,卵磷脂,脂肪,尿素等。

藥代動力學

用氚標記示蹤法研究麝香酮的體內過程表明,3小時麝香酮小鼠灌胃和靜脈注射後,能迅速透過血腦屏障進入中樞神經系統。灌胃後延腦分布量最高,其次為大腦、小腦、脊髓。隨時間延長,各部位蓄積量逐漸增加。靜脈注射後分布量自高至低的順序為小腦、大腦、延腦和脊髓,而且透過血腦屏障速度快,達峰值時間早,蓄積時間較長。另外不同給藥途徑在各主要臟器中的分布量也不同。灌胃後主要分布在腸、肝,其次為腎、心、脾、肺、肌肉,隨時間延長,腸、肝蓄積量可迅速下降,其他器官則見增加。靜脈注射後分布多少的順序為肝、肺、腎、脾、心、腸和肌肉。兩種給藥途徑在體內各器官和組織中的動態變化之間差異的機制,尚不清楚。藥物兩種給藥途徑主要從肝、腎消除,肺也可能是排泄途徑之一。

1.小白鼠單次靜脈注射小時-麝香酮的藥-時曲線及動力學,並於半對數坐標紙繪製藥-時曲線。從曲線可以看到屬動力學多室模型,為計算方便,作二室模型處理。用近似非線性回歸法對3-9小時數據進行處理,得一方程:C=e(-6.1169t+7.2914),並求出消除速率常數B和截距B,再用殘數法並用近似非線性回歸法對殘數進行處理得殘數線,從而求出分布速度常數a和截距A其它參數按藥物動力學公式求出。

2.小白鼠單次3小時-麝香酮灌胃給藥的藥-時曲線及動力學,並於半對數坐標紙繪製藥一時曲線。屬動力學單室模型,並於3~9小時作近似非線性回歸,得回歸方程C=e(-0.068t+6.51),從而求出消除速率常數K,再按殘數法得殘數近似非線性回歸方程,求出吸收速率常數K2,其它參數按藥物動力學。

3.討論小時麝香酮單次靜脈注射,其分布t1/2為1.4分,單次灌胃吸收t1/2為12.6分鐘,說明該藥吸收快,發揮藥效迅速,為用於急症提供了理論依據。

3.1與芳香開竅中藥冰片比較,其動力學參數甚為接近,由於麝香酮的脂溶性比冰片好,其吸收速度,分布速度均快些,通過血腦屏障亦較冰片快。

3.2該品單次靜脈注射給藥後VB為VC9倍,說明麝香酮在體內分布主要集中於血流豐富的器官和組織,如心臟、肺、腎、腦,在肌肉中甚少。

3.3麝香酮生物半衰期約9小時,比冰片(5小時)要長,因此在服藥劑量和服藥間隔時間應予考慮。4.3小時-麝香酮灌胃給藥分數為0.7,較冰片(F=0.25)高。

醫藥作用

中樞神經系統

1.1 麝香或麝香酮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報導不完全一致,作用尚不清楚。麝香水劑、混懸劑靜脈注射50mg/kg或側腦室注射2.5mg/kg,可使安靜清醒兔皮質腦電圖(EEG)短時間去同步,部分動物拌有行為躁動,處於清醒警戒狀態,表明能興奮大腦皮質增強皮質電活動;麝香水劑對戊巴比妥鈉麻醉兔有明顯喚醒作用,側腦室注射比靜脈注射更有效,說明麝香可能通過血腦屏障直接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

1.2 麝香混懸液200mg/kg或麝香酮5mg/kg灌胃2天(4次),可非常顯著地縮短戊巴比妥鈉的睡眠時間,但對水和氯醛及苯巴比妥鈉引起的睡眠時間無顯著影響;實驗測得,注射戊巴比妥鈉後麝香組大鼠腦組織、肝勻漿內及血中戊巴比妥鈉濃度顯著低於對照組;但對預給硫代乙醯胺大鼠的戊巴比妥鈉血濃度無明顯影響,證明麝香及麝香酮對戊巴比妥鈉的影響是通過刺激肝臟微粒體藥物轉化酶所致。麝香灌胃0.018~0.03mg/只,能對抗菸鹼所致的小鼠驚厥,並降低急性毒性,但卻增加莽草、士的寧等的急性毒性;天然麝香酮 0.01~0.05 mg/kg灌胃,使多數大鼠的陽性條件反射潛伏期延長或反應消失。說明香澱粉懸液有對抗小鼠菸鹼急性毒性和增士的寧毒性作用。

1.3 香酮亦有與天然麝香相似的對抗菸鹼毒性,使小鼠死亡數降低2倍多;增加士的寧毒性,使動物死亡數增加2-7倍。小鼠腹腔注麝香25~100mg/kg;合成麝香酮或天然麝香酮0.02~0.5mg/kg或天然麝香2mg/kg均可縮短環己巴比妥鈉100mg/kg或戊巴比妥鈉引起的睡眠時間。麝香和麝香酮抗催眠藥的作用機制還不完全清楚。大鼠多次灌胃麝香混懸液200mg/kg或麝香酮5mg/kg均能明顯地縮短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這並非是直接興奮中樞,而是由於它們激活肝微粒體藥物轉化酶作用,加速肝內戊巴比妥鈉代謝失活的結果。天然麝香1g/kg或合成麝香酮與天然麝香酮100~500mg/kg可使戊巴比妥鈉引起的小鼠睡眠時間延長。故認為麝香小劑量興奮中樞,大劑量抑制。麝香對小鼠自發活動未見明顯影響,故對中樞無明顯興奮或抑制作用。

1.4 能明顯延長小鼠在常壓環境下的缺氧存活時間;麝香200mg/kg腹腔注射,能明顯延長小鼠在常壓環境下的缺氧存活時間,而不減少小鼠的自發活動,大鼠心電圖和腦電圖同步記錄證明,此作用是由於中樞神經系統對缺氧狀態的耐受能力提高所致。大鼠EEG和心電圖同步記錄證明,麝香能顯著延長急性呼吸停止後EEG的存在時間,而對心電圖存在時間,缺氧心電圖出現時間等無顯著影響,說明麝香增強中樞神經系統的耐缺氧能力可能是其芳香開竅的理論根據。

1.5 腹腔注射60~200mg/kg對常壓缺氧有明顯對抗作用,可顯著延長小鼠存活時間。另套用大鼠頸上神經節體外培養方法,發現麝香具有促進雪旺細胞分裂和生長作用,提示麝香具有神經膠質成熟因子樣作用。

心血管系統

2.1 麝香1mg/kg給予麻醉貓,能使心率加快、血壓下降、呼吸頻率及深度也有增加;10 g/mL濃度能使異丙腎上腺素對貓心臟乳頭狀肌的收縮作用增加3.8倍,使腎上腺素的作用增加1.5倍,麝香乙醚提取物、天然麝香酮對蟾蜍在體心臟有強心作用。麝香乙醚提取物150μg/kg或300μg/kg 靜脈注射,均能引起麻醉狗血壓下降和輕度減慢心率,但對心臟動、靜脈血氧分壓差和冠狀靜脈竇流量無明顯影響,大劑量的作用更明顯,並能對抗異丙腎上腺素興奮心臟的作用。實驗還表明,麝香對外周血管中的β-受體並無阻斷作用。麝香0.2 mg/mL濃度對培養心肌細胞的自律性有抑制作用,使搏動頻率減慢,表現為對心肌α-β-受體不完全競爭性抑制作用,對氯化鈣引起的搏動頻率加快無影響。

2.2 天然麝香0.5~2mg/mL 可使離體蟾蜍心臟收縮振幅加大,收縮力加強及心輸出量增加,而麝香酮0.04~1mg/mL則表現心臟抑制作用,不具有天然麝香的強心作用。最早也有實驗表明,合成及天然麝香酮對在體蟾蜍心臟均呈現興奮作用。因此,麝香具有明顯的強心作用,而麝香酮對心臟作用尚未獲得一致結果。麝香水混懸液對離體兔冠脈流量以及麝香注射液對狗冠脈流量均無明顯變化。麝香水混懸液或水提取物可使離體豚鼠冠脈流量增加1倍,麝香酮對冠脈循環作用亦未取得一致結果,各種麝香酮乳劑均未見增加離體豚鼠冠脈流量。用麝香酮3mg/kg靜脈注射);可使狗冠脈流量增加34.8~56.1%,作用持續30分之久。用86Rb測定小鼠心肌營養性血流量,可觀察到麝香酮能增加心肌營養性血流量。上述不同的結果,可能與不同動物,製劑或實驗條件有關,有待進一步驗證。急性動物血壓實驗表明,麝香製劑靜脈注射對麻醉家兔,貓及結紮和未結紮左前降支的麻醉狗均有明顯的降壓作用。麝香酮對血壓的影響,因不同的實驗動物而異。可使貓血壓升高;使狗血壓下降或未見影響。

抗炎作用

3.1 抗炎作用:天然麝香混懸液500mg/kg、乙醚提取物65mg/kg或130mg/kg腹腔注射,對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廓腫脹均有顯著抑制作用。麝香水提物不同計量、多種給藥方式對大鼠瓊脂性關節炎、酵母性關節炎、佐劑型多發性關節炎及棉球肉芽組織增生均有顯著抑制作用;對大鼠燙傷性血管滲透性增加、羧甲基纖維素引起的腹腔白細胞遊走亦有非常明顯的抑制作用;靜脈注射麝香多肽粉劑對巴豆油小鼠耳炎症的50%抑制劑量為0.63mg/kg,為氫化可的松作用強度的36倍。麝香水溶物靜脈注射80mg/kg,可降低大鼠腎上腺素內維生素C含量,提高外周血皮質酮含量;小鼠切除腎上腺後其抗炎作用消失,而垂體切除後麝香的抗炎作用依然存在,表明其作用直接依賴腎上腺而不需垂體的參與,在戊巴比妥鈉誘導的小鼠大腦發生深度抑制情況下,麝香仍有明顯的抗炎作用,表明其作用不在中樞神經系統。麝香醇溶性成分甲醇在提取物400~1600μg/mL,可降低兔腎髓質環氧酶活性,使花生四烯酸代謝產物前列腺素E、F的生成量顯著減少。麝香對大鼠因注射死結核菌引起的足步水腫有良好的抗炎作用,對大鼠因注入巴豆油導致的肉芽囊腫及甲醛-濾紙球肉芽囊腫均有抗炎作用,後者的半數抑制劑量(ID50)為388mg/kg。還能減少小鼠皮膚毛細血管的通透性,半數抑制劑量(ID50)為4.2mg/kg。

3.2不同劑量麝香水溶性的一系列分離物的抗炎實驗結果表明,麝香-51和-65的抗炎強度均為氫化可的松的6倍。麝香乙醚提取物65~130mg/kg和麝香混懸液500mg/kg 腹腔注射對小鼠巴豆油引起的耳部炎症腫脹抑制率分別為29.7~33.7%和 27~29.4%,而氫化可的松12.5mg/kg為39~60%。麝香水提物對小鼠巴豆油耳部炎症,大鼠瓊脂性關節腫,酵母性關節腫,佐劑型多發性關節炎均具非常顯著的抑制作用。對大鼠燙傷血管滲透性增加。羧甲基纖維素引起的腹腔白細胞遊走亦具非常明顯的抑制作用。靜脈注射麝香1號(為分子量10,000左右的多肽)對巴豆油小鼠耳炎症的50%抑制劑量為0.63mg/kg,為氫化可的松作用強度的36倍,如以克分子劑量相比,則為氫化可的松作用強度的500倍以上。靜脈注射麝香水提物對小鼠的半數致死量及95%可信限為848±104mg/kg。麝香水溶物可降低大鼠腎上腺內維生素C含量,提高外周血皮質酮含量,切除腎上腺其抗炎作用消失,但切除垂體其抗炎作用依然存在,說明腎上腺與麝香水溶物的抗炎作用密切相關。麝香水溶物能抑制血小板聚集。提高血漿cAMP水平的這些作用與非甾體抗炎藥相似;但麝香水溶物能增強615小鼠免疫溶血反應的作用,提示其可能通過免疫調節而發揮抗炎作用。麝香中所含麝香酮僅在腹腔注射 100mg/kg 時才有抗炎作用,而從麝香中提取的多肽對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部炎症的抑制半數有效量為0.63mg/kg,可見麝香酮並非麝香的主要抗炎有效成分。

3.3有報導指出,從麝香分離出的抗炎1號(麝香-65),對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部炎症的抗炎作用約為氫化可的松的40倍。並證明麝香對炎症全過程。都有不同程度的作用。尤其是炎症早期間中期過渡時效果最明顯,具有抑制小鼠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和強大地抑制白細胞游出作用,切除腎上腺則抗炎作用消失。初步肯定麝香水溶性多肽部分是對白細胞游出有抑制作用的成分,其他有效成分對炎症各期的作用是否完全相同,尚不能肯定。麝香0.2mg/mL培養液對離體心肌細胞的自主節律具有抑制作用,使搏動頻率減慢,不能減慢由氯化鈣引起的心肌細胞傅動頻率加快,培養心肌細胞在缺氧缺糖情況下,麝香有加速心肌細胞釋放乳酸脫氫酶、琥珀酸脫氫酶、酸性磷酸酶和加速受損細胞死亡等毒性作用。

3.4另據報導,麝香酮雖無強心作用,而麝香的水溶性提取物Mu皮下注射lide具有強心作用,進一步從麝香中分離到的Musclide-A1,有比Musclide和麝香更強的強心作用,Musclide-A和Musclide均能激活豚鼠心肌中蛋白激酶C。麝香對由於血栓引起的缺血性心臟障礙有預防和治療作用。但麝香對左心室梗塞範圍無明顯保護作用。

平滑肌

麝香能增強異丙腎上腺素等對氣管平滑肌的鬆弛作用,既能增加異丙腎上腺素等對β-腎上腺素能受體的興奮作用,而在血管平滑肌及輸精管的實驗中,證明該品不能增強腎上腺素能的α-效應。麝香醇浸出物對妊娠大鼠、兔及豚鼠的離體子宮均呈興奮作用,表現為節率性收縮增加、緊張度上升,高濃度則引起痙攣。

疾病預防

麝香2mg/kg口服對內毒素引起的血小板數減少有顯著的抑制作用,並可使纖維蛋白原液的凝固時間延長,提示對血栓引起的缺血性心臟障礙有預防和治療的作用。麝香混懸液200mg/kg連續灌胃7天,對醋酸誘發的慢性實驗性胃潰瘍大鼠療效。

腎上腺素B

用麝香水浸膏劑(0.1mg/mL)處理的貓乳頭肌及豚鼠氣管平滑肌,能增強異丙腎上腺素(ISOP)、腎上腺素(Ad)及對去甲腎上腺素(NA)對它們的舒張作用,其中ISOP最強,Ad次之,NA最弱。單用該濃度的麝香水浸膏對乳頭肌及氣管平滑肌則無影響,麝香水提取物同樣有增加ISOP對家兔心乳頭肌的收縮作用,但麝香酮無增強作用。麻醉狗預先靜脈注射麝香,再靜脈注射ISOP,結果表現血壓明顯下降,說明麝香對外周血管中的腎上腺素β受體有增強作用。實驗還證明,麝香對β受體增強作用並非阻滯腎上腺素a受體的作用所致。故麝香增強ISOP的作用,可以表明對腎上腺素β受體的增強作用,但還不能認為麝香的作用有腎上腺素受體飢制參與,對受體作用有待進一步研究。

抗早孕作用

天然麝香對妊娠大鼠、家兔或流產後豚鼠的離體子宮有明顯的興奮作用。可促使子宮收縮力逐漸增強,節律增快,對妊娠後期家兔的子宮作用更為明顯。合成麝香酮有類似的效應,小鼠每日皮下注射麝香酮20mg後,在不影響孕鼠的正常生活和健康以及未出現任何神經系統異常情況下,表現有抗著床和抗早孕作用,且隨孕期延長,抗孕作用更趨顯著。部分注射,麝香酮無效的孕鼠,當第10天剖腹檢查時,其胚胎髮育正常,這一現象進一步說明,麝香酮的抗孕作用並非動物中毒作用的結果。麝香酮陰道給藥後在子宮和卵巢中的分布量比靜注或口服有顯著增加,並且孕鼠比未孕鼠更為明顯。說明麝香酮對在位與妊娠子宮具有一定的吸收專一性,同時陰道給藥為抗早孕的適宜給藥途徑。

雄激素樣作用

麝香 麝香

用麝香醚溶性部分每日1mg,麝香酮油劑每日74mg,連用7日,以及從麝香中提出的 3β-羥基-雄烯(5)-17酮,5a-雄烷-3,17-二酮、3β-羥基-17-酮基-5-雄烯-3-醋酯和3β-羥基-17-酮基-5a雄甾烷均能增加去勢大鼠前列腺和精囊腺的重量,值得注意的是麝香酮並非為甾體物質,卻具有雄激素樣作用。

免疫功能

麝香水溶性蛋白對體液免疫和細胞免疫有增強作用。實驗觀察到麝香對腹腔注射綿羊紅細胞免疫小鼠產生抗體灌胃M無抑制作用。似有增強作用。麝香無免疫誘導作用,但在抗原綿羊紅細胞存在下,麝香能使實驗小鼠脾臟明顯增大。

抗腫瘤作用

天然麝香或麝香酮對小鼠艾氏腹水癌,S37及S180的細胞呼吸抑制率,均高於正常小鼠抑制率。國內採用不同給藥途徑,並選用不同敏感瘤株,天然與合成麝香酮對W256腹水瘤,W256實體瘤,S180肉瘤以及L615小鼠白血病等瘤譜均無明顯的抑制作用,從實驗結果看,麝香對離體動物癌細胞有破壞作用,對動物腫瘤組織的細胞呼吸有明顯抑制作用,而動物體內抗腫瘤實驗未能觀察到療效。

其它作用

2%麝香酊的1 :400 稀釋液,體外能抑制豬霍亂弧菌,大腸桿菌及金葡菌的生長。麝香水提物能明顯提高腎上腺維生素C及血中皮質酮、cAMP、PGE、PGF2a 的含量,並有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此外,還有抗蛇毒和抗組胺等作用。

毒性反應

呼吸系統:呼吸細微,不規則,四肢冰冷,顏面發青,昏迷,甚至呼吸停止。

泌尿系統:導致急性腎衰竭,無尿,雙下肢及面部明顯水腫,尿蛋白及尿紅細胞明顯增加,甚至死亡; 或致慢性腎炎患者病情加重。

消化系統:口腔黏膜及咽部糜爛,口內有異物感,牙齒脫落,噁心嘔吐,腹痛腹瀉。

血液系統:鼻衄,牙衄,吐血,便血,尿血及全身廣泛性出血點。

其他:外用可引起局部組織壞死,糖尿病。

理化鑑別

取細粉,加五氯化銻共研, 香氣消失;再加氨水少許共研,香氣恢復.

取狹長濾紙條, 懸入該品乙醇提取液中,1小時後取出, 乾燥,在紫外燈(365nm)下觀察, 上部顯亮黃色,中部顯青紫色;有時上部及中部均顯亮黃色帶綠黃色.成分分析研究進展:略

藥(毒)理學

靜脈注射麝香水提物的小鼠半數致死量為6.0g/kg;麝香酮腹腔注射小鼠半數致死量為290.7±20.76mg/kg,較大劑量出現活動減少;中毒劑量動物出現四肢伏倒、震顫、雙目緊閉、呼吸明顯抑制及死亡;大鼠腹腔注射該品55.56mg/kg,連續20天,對紅細胞和白細胞有一定的影響,且使大鼠的肝脾有一定的增大,邊緣厚鈍。麝香水劑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數致死量 為331.1mg/kg,藥量增大至600mg/kg時,可見小鼠豎毛,未見發生特殊毒性反應。另有實驗證明,靜脈注射麝香水提取物的小鼠半數致死量為6g/kg。麝香酮小鼠靜脈注射的半數致死量 為152~172mg/kg,腹腔注射的半數致死量為270~290mg/kg。較大劑量麝香酮可使小鼠四肢伏倒,震顫、閉目,呼吸抑制而死亡,大鼠灌胃麝香60mg/kg,家兔灌胃62mg/kg,連續15日或大鼠灌胃麝香混懸液2g/kg,連續16日,體重、血液、肝、腎均未見異常改變。大鼠腹腔注射27.78mg/kg,體重、各臟器和血象均無亦化,劑量加大一倍,可見肝、脾增大,邊緣厚鈍,病理組織切片未見異常。狗肌肉注射人工麝香酮注射液400~800mg/kg,連續14日,結果所有動物食慾增加,行動自如,肝、腎功能和血象等均未發現異常。猴每隻注身1.2g,連續2日,亦無任何中毒現象,可見麝香和麝香酮毒性都很小。

臨床套用

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用人工麝香以乳糖壓成片劑(每片含人工麝香30mg),當心絞痛發作或由冠心病引起胸間、氣憋時,取1片服下,疼痛厲害含2片。觀察160例,最少含過2次,大多數含過10~20次,部分含過70~80次。

結果如下:

與硝酸甘油同樣有效,於含後2~5分鐘發揮作用者(包括比硝酸甘油作用更快。止痛時間更長者)119例(74.37%)。

與硝酸甘油同樣有效,但比硝酸甘油作用漫,含後7~10分鐘發揮作用者27例(16.88%)。

含後止痛效果不如硝酸甘油,有的含2片才有效者6例(3.75%)。

無效8例(5%)。副作用:3例對麝香氣味有噁心感覺,繼續套用即逐步適應,不需停藥,未見頭痛、頭脹、頭暈等副作用;合併高血壓者未見血壓引升高。亦未發現脈搏增速現象,鑒於有30例含後作用較硝酸甘油慢且差,有的含2 片才止痛(但未見任何毒性反應),因此可考慮每片含量增至50mg,或許能提高療效。

含量測定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用性試驗:以苯基(50%)甲基矽酮(OV-17)為固定相, 塗布濃度為2%;社溫200℃±10℃。理論板數按麝香酮峰計算應不低於1500。對照品溶液的製備:取麝香酮對照品適量,精密稱定, 加無水乙醇製成每1mL含1.5mg的溶液,即得。

供試品溶液的製備:取乾燥品0.2g,精密稱定, 精密加無水乙醇2mL,密塞, 振搖,放置1小時, 濾過,取濾液, 即得。測定法: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與供試品溶液各2μL,注人氣相色譜儀, 計算,即得。該品按乾燥品計算, 含麝香酮(CH0O)不得少於2.0%.

中醫傳承

古書選方

①治卒中風:青州白丸子,入麝香同研碎為未,生薑自然汁調灌之,如牙緊,、可自鼻中灌入。(《魏氏家藏方》)

②治中風不醒:麝香10克。研未,入清油100克,和勻灌之。(《濟生方》)

③治痰迷心竅:麝香0.5克,月石、牙皂。明礬、雄精各5克。上共研勻,密貯,每服2.5克。(《瘍科遺編》)

④治中惡客忤垂死:空青50克(細研),麝香0.5克(細研),硃砂50克(細研,水飛過),雄黃25克(細研)。上藥相和,研令勻,每服以醋一合、湯一台柏和,調散2.5克,不計時候服之,須臾即吐為效,(《聖惠方》)

⑤治小兒諸癇潮發,不省,困重:白僵蠶(湯洗,焙黃為未)25克,天竺黃0.5克(細研),真牛黃5克(別研),麝香(研)、龍腦(研)各2.5克。上拌研勻細,每服2.5克,生薑自然汁調灌服,無時。(《小兒衛生總微論方》白金散)

⑥治腎臟積冷,氣攻心腹疼痛,頻發不止:麝香25克(細研),阿魏25克(面裹偎,面熟為度),乾蠍1.5克(微炒),桃仁五十枚(鼓炒微黃)。上藥搗羅為未,煉蜜和九,如綠豆大,每服不計時候,以熱酒下二十丸。(《聖惠方》庸香丸)

⑦治厥心痛:麝香(別研,每湯成鏇下),木香50克(挫),桃仁(麩炒)三十五枚,吳茱萸(水浸一宿,炒乾)50克,檳榔(煨)三枚。上五味,除麝香、桃仁外,粗搗篩,入桃仁,再同和研勻。每服15克,水半盞,童子小便半盞,同煎至六分,去滓,入麝香未2.5克,攪勻溫服,日二服。(《聖濟總錄》麝香湯)

⑧治跌打氣閉:牙皂、北細辛、南星、冰片、麝香等分,為未,吹鼻。(《醫鈔類編》吹藥方)

⑨治癰疽發背及諸惡瘡,去惡肉:麝香、雄黃、礬石、簡茹(一作‘真朱’)備50克。上四味治下篩,以豬膏調如泥塗之,惡肉盡,止,卻敷生肉膏。(《千金方》麝香膏)

⑩治鼠瘺:麝香(研)、雌黃(研)。上二味等分,並為散,取蝦蟆背白汁和塗瘡孔中,日一度。(《古今錄驗方》)

(11)治小兒疳,常渴,飲冷水不休:麝香0.5克,人中白0.5克。上藥都研令細,以蒸餅和丸,如麻子大。一、二歲兒,每服煎皂英湯下二丸,空心、午後備一服。更量兒大小,以意加減。(《聖惠方》麝香丸)

(12)治牙痛:麝香大豆許,巴豆一粒,細辛未25克,上藥同研令細,以棗瓤和丸,如粟米大。以新綿裹一丸,於痛處咬之,有涎即吐卻,有至孔即納一丸,(《聖惠方》麝香丸)

(13)治牙齒動搖 齦齶宣露 骨槽風毒 宣蝕潰爛 不能入食者:膽礬10克 雄黃10克 麝香5克(別研) 龍骨5克.上藥研令極細.每用一字 以鵝毛蘸藥掃患處 日用一、二次.若小兒走馬疳 唇齦蝕爛者 先泡青鹽湯洗淨 後用新綿拭乾摻藥.(《楊氏家藏方》麝香雄礬散)

(14)治膿耳 定疼痛:蠍梢七枚(燒乾取末) 坯子燕脂2.5克(別研)乳香一字(別研) 麝香2.5克(別研).上件並研令勻.每用以斡耳子挑少許入耳中 日夜三、四次.(《楊氏家藏方》麝紅散)

(15)治婦人陰瘡:麝香少許 杏仁不以多少燒存性.上為細末.如瘡口深 用小布袋子二個 盛藥滿緊口 臨上藥時炙熱 安在陰內.(《宣明論方》麝香杏仁散)

各家論述

1.《本經》:主辟惡氣,溫瘧,癇痙,去三蟲。

2.《別錄》:療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破產,墮胎,去面黔,目中膚翳。

3. 陶弘景:療蛇毒。

4.《藥性論》:除心痛,小兒驚癇、容許,鎮心安神,以蘭門了一粒,細研,熱水灌下,止小便利。能蝕一切州滄膿。

5.《日華子本草》:殺臟腑蟲,制蛇、蠶咬,沙虱、溪、瘴毒,吐風痰。納子宮暖水髒,止冷帶疾。

6.《仁齋直指方》:能化陽通胰理。能引藥透達。

7.王好古:療鼻室不聞香臭。

8.《綱目》:通諸竅,開經絡,透肌骨,解酒毒,消瓜果食積。治中風,中氣,中惡,痰厥,積聚症瘕。

9.《本草正》:除一切惡瘡痔漏腫痛,膿水腐肉,面墨斑疹。凡氣滯為病者,俱宜用之。若鼠咬、蟲咬成瘡,以麝香封之。

10.《本草備要》:治耳聾,目翳,陰冷。

古籍摘要

1.《神農本草經》:“主辟惡氣……溫瘧,蠱毒、癇至,去三蟲。”

2.《名醫別錄》:“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去面黽,目中膚翳。”

3.《本草綱目》:“通諸竅,開經絡,透肌骨,解酒毒,消瓜果食積,治中風、中氣、中惡、痰厥、積聚症瘕。”“蓋麝走竄,能通諸竅之不利,開經絡之壅遏,若諸風、諸氣、諸血、諸痛,驚癇、症瘕諸病,經絡壅閉,孔竅不利者,安得不用為引導以開之通之耶?非不可用也,但不可過耳”。

營養知識

麝香 麝香

麝香知識介紹:

麝香為鹿科動物林麝、馬麝、原麝等成熟雄體香囊中的乾燥分泌物。亦有人工合成者,根據不同的取香方式分為毛殼麝香或毛香和麝香仁兩種。

1. 毛殼麝香為扁圓形或類橢圓形的囊狀體,直徑3至7厘米,厚2至4厘米。開品面微突起,皮革質,棕褐色,密生魄或灰棕色短毛,從倆側圍繞中心排列,中間有一小囊孔,直徑1至3毫米。另一面為棕褐色略帶紫的皮膜,微皺縮小,質松有彈性,剖開後可見棕褐色中層皮膜,半透明,內層皮膜呈棕色內含顆粒或粉末狀的麇香全和少量細毛及脫落的內層皮膜(習稱“根皮”)。

2. 麝香仁野生得質柔,油潤,疏鬆,其中顆粒狀者習稱“當門子”,呈不規則因圓球形或顆粒狀,表面多為紫褐色,油潤光亮,微有麻紋,斷面深棕色或黃棕色;粉末狀者多呈棕褐色或黃棕色,並有少量脫落的內層皮膜和細毛。飼養者呈顆粒狀、短條狀或不規則團塊,表面不平,紫黑色或深棕色,顯油性,微有光澤,並有少量毛和脫落的內層皮膜,香氣濃烈而特異,味向夾帶,微苦帶鹹。

麝香補充信息:

炮製:取原藥材,除去囊殼,取出麝香仁,除去雜質,研細。炮製後貯乾燥容器內,密閉,置陰涼乾燥處,防潮,防蛀。

麝香適合人群:

虛脫症禁服。

該品墮胎,孕婦禁內服外用。

麝香食療作用:

麝香味辛,性溫;歸心、肝、脾經;香烈竄散,可升可降

具有開竅醒神,活血散結,止痛消腫,催生下胎的功效

主治熱病神昏,中風痰厥,氣鬱暴厥,中惡昏迷,血瘀經閉,痛經,積聚,心腹暴痛,風濕痹痛,跌打損傷,癰疽惡瘡,喉痹,口瘡,牙疳 ,蟲蛇咬傷,難產,死胎,胞衣不下。

麝香食物相剋:

用麝香,禁食大蒜。

麝香做法指導:

1. 熱閉神昏者,可與犀角(水牛角代)、牛黃等配伍。

2. 血瘀經閉、痛經者,可與桃仁、紅花、川芎等配伍。

3. 寒凝血瘀所致心痛者可與吳茱萸、木香、桃仁等配伍。

《本草綱目》曰:“麝之香氣遠射,故謂之麝。麝生中台山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香,生者益良。麝產麝香分三等,一等為生香,也稱遺香,第二等為臍香,第三等為心結香。”

人造

人造麝香,指 用合成方法得到的具有麝香香味的香料,多用於化妝品中。主要分為兩大類:一、大環酮或內脂類;二、多硝基苯。常見種類有二甲苯麝香、葵子麝香。

不良反應

麝香和麝香酮毒性都很小。但有報導麝香中毒致急性腎功能衰竭2例;另有麝香膏劑外用致過敏的報導。

其他信息

近代研究從靈貓科動物小靈貓Viverricula indica Desmarest.、大靈貓Viverra zibetha L.的香囊中採取靈貓香,從倉鼠科動物成齡雄性麝鼠Ondatra zibetha L.的香囊中採取麝鼠香,它們具有與麝香相似的化學成分及功效,可用來代替麝香外用或內服。

另外,人工麝香有與天然麝香基本相似的療效,現已廣泛用於臨床,代替天然麝香,彌補藥源的不足。

性狀鑑別

性狀

整麝香(毛香):呈球形、扁圓形或柿子形,直徑3~7厘米。開口面略扁平,密生灰白色或棕褐色而細短的毛,呈鏇渦狀排列,中央的小孔(囊口)直徑約2~3毫米;去毛後顯棕褐色的革質皮,內膜極薄。背面(包藏在麝腹內的半部)為一層微皺縮而柔軟的內皮,棕褐色略帶紫色。囊內即為麝香仁。質柔軟,微有彈性。有香氣。以身乾、色黃、香濃者為佳。

麝香仁:該品為麝香囊內所藏的散麝香。鮮時呈稠厚的黑褐色軟膏狀,乾後為棕黃色粉末,並有大小不同的黑色塊狀顆粒,俗稱當門子,並夾雜有細毛及內膜皮等。香氣濃烈,久聞則有騷臭氣,味稍苦而微辣。以仁黑、粉末棕黃(俗稱黑子黃香)香氣濃烈、富油性者為佳。

藥物鑑別

1.麝香為貴重藥材,易摻假,中藥界對於其真偽鑑別具有豐富經驗,今擇數則介紹如下:

⑴手試彈性:整麝香雖凝結堅固,但富於彈性,手捏微軟,放手仍復原。檢查有無異物及乾燥程度時:可取麝香仁少許,置於手掌中用指摩擦,不脫色,搓即成團,揉捏即散,不粘手,並發出濃烈香氣者為佳。

⑵鐵釺插探:以特製之鐵釺插入囊內,體察有無異物牴觸,若不擋針、澀針、子眼模糊、香氣濃烈、並無先濃後淡情況,則為真品。

⑶槽針抽驗:以制有溝槽的釘子,由香囊的開口處插入,四方攪抽,取槽觀察,有細絨白毛,粉末子痕清楚、無銳角、自然疏鬆、呈蠅蛆狀疊附生成者為真香;顆粒不規則,有銳角,無絨毛,枯燥無光澤者為偽品。

⑷火燒試驗:取麝香粉少許,置於金屬器皿上猛火加熱,真者迸裂,香氣濃烈四溢,燃燒後油點似珠,灰燼呈灰白色。若有植物性摻雜,加火即燃燒化煙而無香氣油點,灰燼呈黑褐色;若系礦物性摻雜則無油點,灰燼呈赭紅色;若有動物性摻雜,則加火起油泡如血塊迸裂,無香氣,而有焦臭氣,灰呈紫紅色或黑色。

⑸水中試驗:取麝香少許,放入盛有開水的碗中,不立即溶化,而水仍微黃、澄清,去水後仍清香不臭者為真。

2.過去曾經發現有下列物質摻入麝香中:鎖陽粉末、肝臟粉末、乾燥血液、羊糞、澱粉、兒茶、鐵末、砂土等。可用下列方法檢識:

⑴取粉末少許,在顯微鏡下觀察,不得顯植物纖維及其他植物組織;否則為有鎖陽或其他植物性物質或羊糞等摻雜之症。

⑵取粉末少許加水煮片刻,過濾,濾液分為二份,分別加碘溶液及5%三氯化鐵溶液,不得呈藍色,藍黑色或藍綠色,否則為有澱粉、兒茶等摻雜之證。

⑶取粉末少許入坩鍋中燒之,真品的灰燼呈類白色;如顯紅色則為有乾燥血液或肝臟粉末摻雜之症。

⑷按藥典方法進行灰分測定,真品的灰分不得超過8%,否則為有鐵末、砂土等無機質摻雜之證。

2.理化鑑別

取粉末少量,置手掌中,加水濕潤,用手搓之能成團,再用手指輕搓即散,不應粘手、染手、頂指或結塊。

取毛麝香用特製槽針從囊孔插入,轉動糧外,撮取麝香仁,立即檢機,槽內的麝香仁應有逐漸膨脹高出槽面的現象,習稱“冒槽”。

取麝香仁少量撒於熾熱的增鍋中灼燒,初則進裂,隨即融化膨脹,起泡似珠,香氣濃烈四溢,應無毛、肉焦臭,無火焰或火星出現。灰化後,殘渣呈白色或灰白色。

取細粉,加五氯化銻共研,香氣消失,再加氨水少許共研,香氣恢復。

取狹長濾紙條,懸入木口乙醇提取液中。1h後取出,乾燥,在紫外光燈(365μm)下觀察,上部呈亮黃色,中部顯青紫色;有時上部及中部均呈亮黃色帶綠黃色。加1%氫氧化鈉液變為黃色。

取該品粉末2g,加硅藻土10g,混研均勻,置索氏提取器中,用乙醚200mL回流提取8h濾過,回收溶劑,加苯3mL溶解,為供試品,另取麝香甜和膽固醇製成對照品溶液。分別吸取

上述二溶液點於同一塊矽膠GFZ254+366板上,以苯為展開劑,展開後、用磷酸香莢蘭醛乙醇液噴霧,於105℃烘5min,供試品應與對照品在相應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品質標誌(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5年版規定:該品不 得檢出動、植物組織、礦物和其他摻偽物。不得有霉變。乾燥失重:取該品1g,置五氧化二磷乾燥器中,減壓乾燥至恆重,減失重量不得過35.0%。總灰分:取該品0.2g測定總灰分,按乾燥品計算,不得過6.5%。該品以麝香酮作對照品,用氣相色譜法測定,按乾燥品計 算,含麝香酮(CHO)不得少於2.0%。

鑑別手段

鼻嗅

口嘗

手捏

火燒

藥性用法

性味歸經

辛,溫,歸心、脾經。

功能主治

開竅醒神,活血通經,止痛,催產。

用法用量

入丸散,每次0.06~0.1克。外用適量。不宜入煎劑。

動物飼養

養殖技術

麝為季節性多次發情動物,發情交配期在10月至翌年2月份,公麝發情期較長,從9月份開始到翌年4月份11~12月份為發情旺期。雌麝發情季節內有3~5個發情周期。妊娠期為178~189d,產仔多在5~6月,每胎產1~3仔麝一般1歲半左右性成熟,但在人工飼養條件下,公麝3歲半,母麝2歲半參加配種,一般多用單公群母配種法,即按1雄:4~6雌組群配種。雌麝產仔一般不需要人工助產,仔麝產下後,身上的粘液必須讓母麝舐吃,以建立母子感情。

飼養管理

人工飼養席應按公、母、年齡。健康狀況、性情等方面的特點,分群分圈飼養。人同的麝在不同的生理時期對飼料的要求也有所不同。一般青飼料主要為冬青枝葉、柏樹葉、榆樹葉和桑葉,精飼料為70%以上的玉米粉加30%的黃豆粉,多汁飼料為甘薯、胡蘿蔔、南瓜、蔬菜等。另外還必須加餵少量食鹽、骨粉及生長素。圈養地應保持安靜,防止驚擾。

疾病防治

仔麝痢疾,可用磺胺眯0.5克,鞣酸蛋白0.5克次磺酸0.5克,小蘇打0.2克,或用合黴素0.25克,葡萄糖0.3克調成糊狀投服,同時肌內注射氯黴素1mL,每日2次。

市場展望

大環麝香香料的國內外進展與展望:

麝香是一種珍奇的動物性香料,擴散性和誘發力極強,具有特殊的柔和而優雅的香氣,良好的提香作用和極佳的定香能力,與玫瑰、茉莉花精油一起馳名世界。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人們一直對它有極大興趣。在調香中,如果缺少麝香等動物性香料,其香氣就會缺乏動態情感;只有將動物性香料套用於香精等配方,才起到定香、烘托、圓潤與平衡整個香氣的作用,給整個香氣帶來活力,並賦以動人的情感。

世界上許多國家的年輕人掀起了一股麝香油熱,而中國則在東漢時期便開始使用麝香。最初,麝香僅僅被用於梳妝和薰香衣物,到了課唐宋,已盛行將麝香作為化妝品和賦香劑。麝香不僅作為香料,更重要的是它的藥用價值。據中國歷代醫經藥典記載:麝香具有芳香開竅、舒心、寬胸、鎮痛安神、通經疏絡、活血化瘀、消炎止痛和消炎解毒等功能。中國藥典中,百分之十二的中成藥都配有麝香。

通過化學分析確定,麝香香氣部分的有效成分是3-甲基環十五酮,亦稱麝香酮。除此之外,還發現3-甲基環十三酮、環十四酮,從麝貓和麝鼠的腺體分泌物中分離出靈貓酮、環十五酮、環十六酮、和環十七酮等各種麝香大環化合物。另外,從百藏根中分離出麝香氣味很優雅的環十五內酯、環十三內酯和環十七內酯等大環內酯。這樣,麝香酮、環十五酮、靈貓酮和環十五內酯成為具有代表性的麝香化合物。這些分析結果也引起可過節學術界極大的注意和興趣,半個世紀以來,人們對於麝香合成的研究經久不衰。

最早的麝香酮是從麝的香囊中萃取分離得到,而要得到一公斤的純麝香酮,就必須捕殺上萬隻麝,其珍貴可想而知。加上對麝香酮的需要逐年增加,對麝的亂捕亂獵,使麝大幅度減少,以致麝香酮無休止的漲價,其價格已超過黃金。在天然麝香遠遠不能滿足市場需要的時候,人們開始積極地尋找人工合成麝香的方法。最初人們尋找具有麝香氣味的化合物如:多硝基苯(硝基苯麝香)、多環茚滿(茚滿麝香)進行人工合成。

1. 大環麝香性質及用途麝香香料基本可分為3種類型,即硝基麝香、多環麝香和大環麝香。從世界範圍來看,用量最大的是硝基麝香,約占50%,具有易於合成、價廉的特點。其次是多環麝香,約占總量的45%。天然型大環麝香由於合成難度大,原料來源有限,用量僅占5%左右。硝基麝香由於懷疑有致癌性,美國、西歐許多國家已禁止用於化妝品及與皮膚接觸的產品中,其它麝香將具有很大的市場潛力,尤其是大環麝香,因其是天然麝香的主要成分、性能穩定、無毒,人們對大環麝香的研究進入了高潮。

大環麝香是指C13~C19的環酮、環內酯以及雜環類化合物,香氣性能好,接近天然麝香的香氣,但由於製備難度大、原料來源有限,商品化的品種不多,最有代表性的大環麝香類化合物有環十五酮、三甲基環十五酮(麝香酮)、環十五內酯、麝香-T、麝香-M。

1.1 三甲基環十五酮(麝香酮)

麝香酮是天然麝香的主要成分,具有幽雅的麝香香氣,並持有甜潤的動物香韻,主要用於高級香妝品香精,如香水、膏霜類等,是不可多得的定香劑,還可用於醫藥,起活血化淤、消炎止痛作用,其用途非常廣泛。

1.2環十五酮

環十五酮存在於麝香、麝鼠提取膏中,具有與麝香酮同樣優雅的香氣。主要用於麝香系列高級香精,用作麝香酮的代用品,起定香作用。

1. 3 環十五內酯

環十五內酯存在於天然當歸根中,它不但具有麝香香氣,而且持有龍涎香韻。環十五內酯既可調配麝香系列的高級香妝品香精,亦可調製漿果、堅果、香莢蘭、利口酒、葡萄酒、白蘭地等各種食用香精。

1.4 麝香-T

麝香-T在自然界中未見發現,它具有甜而強烈的麝香香氣及非常好的持續性和穩定性,是較早實現工業化,生產量最大,國際需求量最大的一個大環麝香品種。廣泛用於高級香水、洗髮水、皂用加香及化妝品中。

1.5 麝香-M

麝香-M在自然界中未見發現。它的人工合成是以混合液體石蠟為原料,經過生物發酵和一系列化學合成等步驟得到的類天然大環麝香。它具有強烈的麝香香氣,並持有甜的花香香韻,在所有的大環麝香中,麝香-M是最經濟的香料,可廣泛用於各種化妝品香精。由於麝香-M在鹼性介質中穩定不變色,可廣泛用於調配皂用香精。

動物介紹

動物屬性

拉丁文學名:Moschus moschiferus L.

麝香 麝香

別名:香麝、獐子、山驢子。當門子,臍香,麝臍香,四味臭,臭子,臘子,香臍子,遺香,心結香、生香、元寸香

科屬分類:脊椎動物門Vertebrata、哺乳綱Mammalia、偶蹄目Artiodactyla、鹿科Cervidae林棲獸類。

體形較小,體重8~13公斤,身長65~95厘米。被毛粗硬,曲折如波浪狀,易折斷。雌雄均無角。耳直立,上部圓形,眼圓大,吻端裸露,無眶下腺及跗腺。雄性的上犬齒特別發達,長而尖,露出唇外,向下微曲。雌的犬齒很細小,不露出唇外。四肢細長,後肢比前肢長,主蹄狹長,側蹄顯著。尾甚短。雄獸鼠蹊部有麝香腺,呈囊狀,外部略隆起,香囊外毛短而細,稀疏,皮膚外露。麝毛色均勻,為深棕色,體背及體側毛色較深,腹面毛色較淺。背部有不明顯的肉桂色斑點,排列成四五縱行,腰部和臀部兩側斑點比較明顯。嘴、兩頰、耳背、肩膊、體側至尾及四肢外側毛色為棕灰雜以肉桂黃色的麻斑。額部毛色稍深,耳尖及耳背純棕灰色,耳廓內側白色,耳基部有土黃色斑點,下頜白色,頸部兩側毛色發白延至右肩膊呈兩條白帶紋,臉部毛色較淺,鼠蹊部呈淺棕灰色。毛色及斑點差異較大。有些個體斑紋少,隱約可見,有的則較明顯,連成片斷的黃色斑塊。

棲於多岩石或面積較大的針葉林和針闊混交林中。很少在平坦的樹林、平原、池沼或沒有森林的山地。無固定的棲息地,多在蔭蔽、乾燥而溫暖處休息。在早晨及黃昏活動,白天休息。平時雌雄獨居,而雌獸常與幼獸在一起。能輕快敏捷地在險峻的懸崖峭壁和深雪地上走動,具攀登斜樹的習慣,善於跳躍。視覺聽覺靈敏,性懦怯。以松樹、冷杉和雪松的嫩枝、葉子、地衣、苔蘚、雜草及樹枝嫩芽、野果等為食。

物種分布

在中國分布很廣,東北地區的大、小興安嶺及長白山、三江平原等地,華北地區,西北的祁連山區,青藏高原,雲貴高原,東北、內蒙古、四川、新疆等地均有。

生長習性

麝屬山地森林動物,可棲息在1000-4000m的多石針葉林、針闊混交、闊葉林及灌木叢、草坪地性膽怯,孤僻不喜群,活動有一定的規律,平時多早晨昏活動,白天多在隱蔽的地方休息。行動輕快敏捷,善跳躍視覺、聽覺靈敏。食性廣泛,可取食300多種植物,包括莖、葉花、果實及種子,尤其喜食新生的嫩芽、嫩葉、藏類、苔蘚等。

形態分類

1.林麝,林麝體長約75cm,體重約10kg。毛角較深,深褐色或灰褐色,成體身上一般無顯著肉桂黃或土黃點狀斑紋。耳背色多為褐色或黑褐色;耳緣、耳端多為黑褐色或棕褐色,耳內白色,眼的下部有兩條白色或黃白色毛帶延伸至頸和胸部。四枝前面似體肢為足跡和性。成年雄麝有1對上犬齒外露,稱為獠牙,腹下有1個能分泌麝香的腺體囊,開口於生殖孔相近的前面。雌麝無腺囊和獠牙。尾短小,掩藏於臀毛中。

2.馬麝,體形較大,體長85-90cm,體重15kg左右。全身沙黃褐色或灰褐色,後部棕褐色較強。面、頰、額青灰色,眼上淡黃,眼下黃棕色。耳背端部及周緣黃棕色、耳內周緣、耳基沙黃色或黃棕色。頸背有栗色塊斑,上有土黃色或肉桂黃色毛叢形成4-6個斑點排成兩行。頸下白色帶紋不顯,因有棕褐色和白毛混雜而形成黃白區。腹面為土黃色或棕黃色。3.原麝,體長85cm左右,體重12kg左右。耳長直立,上部圓形,鼻端裸出無毛。雄性上犬齒髮達,露出唇外,向後彎曲成獠牙。雌性上犬齒小,不露出唇外。四肢細長,後肢比前肢長,所以臀部比背部高。主蹄狹長,側蹄長能及地面。尾短隱於臀毛內。雄性臍部與陰囊之間有麝腺,成囊狀,即香囊,外部略隆起,香囊外及中骨有二小口,前為麝香囊口,後為尿道口。通體為棕黃褐色、黑褐色等,嘴、面頰灰褐色,兩頰有白毛形成的兩個白道直連頷下。耳背、耳尖棕褐色或黑褐色,耳內白色。從頸下兩則各有白毛延至腑下成兩條白色寬頻紋,頸背、體背有土黃色或肉桂黃色斑點,排成4-6縱行。腹面毛色較淡,多為黃白色或黃棕色。四肢內側呈淺棕灰色,外側深棕或棕褐色。尾淺棕色。

動物飼養

養殖技術

麝為季節性多次發情動物,發情交配期在10月至翌年2月份,公麝發情期較長,從9月份開始到翌年4月份11-12月份為發情旺期。雌麝發情季節內有3-5個發情周期。妊娠期為178-189d,產仔多在5-6月,每胎產l-3仔麝一般1歲半左右性成熟,但在人工飼養條件下,公麝3歲半,母麝2歲半參加配種,一般多用單公群母配種法,即按1雄:4-6雌組群配種。雌麝產仔一般不需要人工助產,仔麝產下後,身上的粘液必須讓母麝舐吃,以建立母子感情。

飼養管理

人工飼養席應按公、母、年齡。健康狀況、性情等方面的特點,分群分圈飼養。人同的麝在不同的生理時期對飼料的要求也有所不同。一般青飼料主要為冬青枝葉、柏樹葉、榆樹葉和桑葉,精飼料為70%以上的玉米粉加30%的黃豆粉,多汁飼料為甘薯、胡蘿蔔、南瓜、蔬菜等。另外還必須加餵少量食鹽、骨粉及生長素。圈養地應保持安靜,防止驚擾。

疾病防治

仔麝痢疾,可用磺胺眯0.5克,鞣酸蛋白0.5克次磺酸0.5克,小蘇打0.2克,或用合黴素0.25克,葡萄糖0.3克調成糊狀投服,同時肌內注射氯黴素1ml,每日2次。

貴州省特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