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囚凰[2016年華夏視聽出品電視劇]

鳳囚凰[2016年華夏視聽出品電視劇]

《鳳囚凰》是由華夏視聽環球傳媒(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東陽歡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聯合出品,李慧珠執導,於正製作,關曉彤、宋威龍、李宗霖、張逸傑、白鹿、張超人、洪堯、朱戩、高雨兒、劉澤群等主演的電視劇作品。改編自天衣有風同名小說《鳳囚凰》。該劇講述了因車禍穿越到南朝宋國的山陰公主劉楚玉和她的各個面首的故事。該劇於2018年1月14日在湖南衛視鑽石獨播劇場、愛奇藝、芒果TV首播。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劇照劇照
公元464年,劉子業即位,兇殘暴戾,同母姐山陰公主劉楚玉,淫樂無度,門第無數。江湖第一幫派天機樓,欲推翻劉子業暴政,派長相酷似公主的女弟子楚玉,執行天機樓的命令,扶持劉彧新政。楚玉來到公主府,一邊假裝暴戾淫亂,一邊培養心腹。並與門客容止相識,面對容止的幫助,楚玉暗生情愫。最後天機樓幫助劉彧奪位成功,劉子業被殺,真正的山陰也在叛亂中死去。雖然暴政被除,但楚玉厭倦權謀,不想回天機樓。容止出手相救,帶著楚玉來到鄰國。在鄰國楚玉知道容止竟然是北魏皇太后的親信,為了奪取南朝政權,潛伏在公主府忍辱負重。楚玉向容止表達愛意,容止選擇了江山,楚玉傷心離開。容止其實也對楚玉用情至深,面對楚玉的毅然離開,最終還是選擇楚玉,假扮觀滄海,兩人鄰里而居。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演員 角色
關曉彤 楚玉
宋威龍 容止
張逸傑 劉子業
張超人
越捷飛
李宗霖 花錯
何奉天
天機閣主
石悅安鑫
百里流桑
高雨兒
粉黛
劉澤群 天如鏡
洪堯 桓遠
朱戩
何戩
盧卓 柳色
利晴天 蕭別
楊明娜 王憲源
金澔辰 ​墨香

職員表

出品人 蒲樹林、於正
製作人 於正
監製 於正
原著 天衣有風
導演 李慧珠、鄧偉恩、黃斌7
副導演(助理) 陳強
編劇 於正
動作指導 張洪寶
造型設計 宋曉濤
服裝設計 宋曉濤

角色介紹

楚玉 楚玉
楚玉
演員關曉彤
南朝劉宋山陰公主(後封會稽長公主)劉楚玉,是孝武帝劉駿與皇后王憲嫄的第一個孩子,後與何戢結婚。是南北朝時期,南朝,劉宋王朝,廢帝劉子業的姐姐。在當時劉宋王朝,有皇族第一美人之稱。山陰公主以她的淫亂放蕩聞名於世。​
​朱雀 ​朱雀
​朱雀(劉楚琇)
演員關曉彤
配音徐佳琦
天機閣殺手,劉宋公主,劉子業的親姐姐。南宋山陰公主劉楚玉的孿生妹妹。江湖第一幫派天機閣欲推翻劉子業暴政,將心腹朱雀假冒成山陰公主藏入府中意圖實施暗殺計畫。朱雀在公主府步步為營卻遭門客容止阻礙,倆人在鬥智鬥勇中暗生情愫,一場權謀與愛恨交織的故事就此展開。
容止 容止
​容止
演員宋威龍
配音魏超
北魏皇太后馮亭的弟弟,因為天如月的“手環”桎梏陷入公主府不僅不能殺了劉楚玉,還得保護劉楚玉不受傷害。因為反抗曾血洗公主府,全府上下奴僕盡數殺光。一開始機關算盡希望利用公主府的資源以籌自己北魏大業,但最終逃不過情關。容止對自己狠,對自己心愛的人也狠,寧願上演一出假死讓楚玉一輩子待在自己身邊。
王意之 王意之
​王意之
琅琊王氏公子,聲名顯赫,在貴族公子大官世子中頗有名望,灑脫,豁達,隨性,是真性情人。可即便是放縱不羈,他依舊是名滿天下的浪蕩子,他的伯父直到現在都未曾放棄讓他繼承家業的念頭,時不時派人苦勸,每勸一次,王意之的名聲便顯赫一分。
王憲嫄 王憲嫄
​王憲嫄
演員楊明娜
配音張凱
劉子業、劉楚玉和劉楚琇的母親,因楚琇出生時被天師預言為會禍亂天下的七煞之命而導致皇上大怒,為保住自己的皇后之位不得不選擇放棄楚琇,最終在楚琇懷中心懷愧疚死去。
劉子業 劉子業
​劉子業
演員張逸傑
配音cv斑馬
劉楚玉的弟弟,因為成長在殘酷的皇室鬥爭中殺人如麻。昏庸無度,暴虐成性,對先祖長輩不敬,以殺人為樂。但對姐姐劉楚玉,十分依賴,只有在劉楚玉身邊,聞到劉楚玉身上的香味,才會慢慢的安靜下來。
霍璇 霍璇
​霍璇
演員白鹿
配音韓嘯
飛鳳將軍,霍家軍統帥,智勇雙全。其父為魏國武將功臣,從小與父征戰沙場,容止的紅顏知己且有同袍之誼,雖為絕世美女卻不愛紅裝愛武裝。
拓跋昀 拓跋昀
拓跋昀
演員米熱
配音蘇尚卿
康王,魏國皇帝同父異母的哥哥,生母為齊太妃。與容止同為皇位有力競爭者。心繫飛鳳將軍霍璇。
馮太后 馮太后
​馮亭/馮太后
演員吳謹言
配音朱蓉蓉
少女太后,容止的親姐姐。身居高位,手握重權,運籌帷幄朝堂之事,步步為營。
百里流桑 百里流桑
​百里流桑
劉楚玉的面首,年僅12歲就成為山陰公主的面首。年少稚嫩卻又面容姣好。對山陰公主極其依賴。最愛說的話竟是:“流桑將來長大以後,要當公主的面首!”。後來被鍾年年找到,知道自己是其的多年前遺失的弟弟,改名鍾流桑。
天機閣主 天機閣主
​顧歡/天機閣主
演員何奉天
配音嚴明
心地善良,救死扶傷的落魄神醫,卻另有目的地活在世上。
柳色 柳色
​柳色
演員盧卓
出身寒門,依靠色相成為山陰公主的男寵,這個身份雖然讓人不齒,但是卻很是實惠,因為他的身份,柳色家中的兄長已經做了小官,過得頗為舒心。因此,柳色也是最想吸引山陰公主注意,愛爭寵的一位男寵。只是相貌絕色,但才華較其他人等略遜色。
花錯 花錯
​花錯
演員李宗霖
頂尖的劍客,與鶴絕齊名。因為受重傷而被容止帶進公主府養傷,並一直被容止利用。他一心一意幫助容止,在養傷過程中向容止學習劍術。然而在容止覺得他沒有利用價值後,就一腳踢開。花錯最終向容止報仇,但當容止真‘死’在他眼前時,他還是放不下那段他自認為是友誼的友誼,痛苦的斬下一臂,將從容止身上學到的劍術還與他。
​桓遠 ​桓遠
​桓遠
演員洪堯
配音文森
劉楚玉的門客,桓遠作為前朝桓式家族的唯一血脈,長相俊美,才華橫溢擁有驚艷的作詩才能,曾被女主楚玉稱為“人形作詩機”,對女主由敵視到忠心,一直不離不棄。雖然知道女主愛的不是他,又因為君子之風,不奪人所愛,選擇默默守護
觀滄海 觀滄海
​觀滄海
容止的師兄,天下第一高手。因眼盲眼部遮著錦帶。受何戢所託殺楚玉,卻又因為跟容止打賭所輸,所以暗中保護楚玉。在北魏與楚玉是鄰居,容止也藉由假扮觀滄海的身份與楚玉相交一年多。
天如鏡 天如鏡
​天如鏡
劉宋的天師,因為繼承了擁有超越時空和神力的手環,而擁有了超神力。是一個身若琉璃世似塵的人,集師兄師弟的萬般寵愛於一身。本想用手環綁住楚玉,讓她遵從天命,卻因為愛上楚玉,最終自殺。
越捷飛 越捷飛
​越捷飛
山陰公主的保鏢,天如鏡的師兄。因為花錯與自己的師門有仇,故與花錯形同冤家。因會錯意,為了師弟天如鏡,而要答應山陰公主的“要求”。後越捷飛背叛楚玉,把楚玉的“狡兔N窟”告訴了天如鏡,天如鏡向劉子業告密,離間了劉楚玉跟劉子業姐弟。
何戢 何戢
​何戢
演員朱戩
劉楚玉的駙馬,為人隱忍。被山陰公主戴了那么多頂綠帽子,卻依然能與公主夫妻身份共處。能忍下常人無法忍之事,待到機會來臨對公主痛下殺手。何戢父親對觀滄海的父親有恩,如若有一日需要幫忙便可拿一半玉石去找觀家的人,何戢找到觀滄海,希望觀滄海幫他殺了劉楚玉。
鍾年年 鍾年年
​鍾年年
百里流桑的姐姐,天下第一美人,在落魄之時遇到容止,答應容止,為其效命。容止對她來說是救命之恩、再造之恩。

音樂原聲

歌名 作詞 作曲 編曲 演唱 備註
鳳囚凰 於正 譚鏇 陳思同 白鹿 主題曲
江南恨 於正 陸虎 余雷 陸虎 片尾曲
凰 權 純音樂 純音樂 純音樂 馮帥龍 笛子插曲

分集劇情

第1集大清早,公主府里傳來了一陣鬧聲,原來山陰公主醒來後竟失去了記憶。山陰公主看到睡在身旁的白衣男子,她嚇得連忙用衣服遮住了前胸。白衣男子叫容止,他是公主府里最受寵愛的門客。容止請來御醫為山陰公主診脈,御醫診脈後認為公主是腦中有淤血才會導致暫時的記憶混亂。山陰公主本想進宮面見皇上,可侍女提醒她身上有血光不能面聖。這讓山陰公主很是生氣,她只得把氣撒在了侍女身上。一頓責罵之後,山陰公主讓侍女下去,她想一個人待會兒。容止跟著御醫一起離開,離開前他回頭看了看山陰公主,他感覺今日的她很是奇怪。原來山陰公主早已經被調包,現在的這個公主是朱雀假冒的。
第2集
容止說他並不是府中最聰明之人,最聰明的人是公主,因為公主懂得用像他這樣的人。朱雀和容止一起坐在了案桌旁邊,她要他來幫光佐寫舉薦信,不僅如此,她還要他從今日起打理府中的公務。容止詢問該如何處置桓遠和其他的門客,朱雀讓容止看著處置桓遠,至於其他門客該打發的就全部打發了。桓遠被侍衛看管了起來,他本以為這是公主下的令,可容止卻說這是他的命令。容止說當日桓遠和江淹在房中密談,而公主和越捷飛就在房頂上監聽,就連他也不曾防備。桓遠說雖然這次公主放過了他,但她不過是將他當做肆意玩弄的玩物罷了。容止勸桓遠不要再起別的心思,因為下一次公主恐怕不會那么輕易饒過桓遠一命了。桓遠冷笑著質問容止是否甘心屈居在公主府中成為玩物,他看得出來容止的能力不止如此。容止讓桓遠不要操心他的事,他未來怎樣不需要別人來說。
第3集
竹亭里,流水將竹杯送到了朱雀面前,她只好硬著頭皮說此番是陪堂兄前來,所以這詩可否由他堂兄來做。王意之雖然答應朱雀由她堂兄來作詩,但他要她多喝一杯酒。朱雀笑著連喝了兩杯酒,她讓桓遠去作詩。桓遠上前去做了一首詩,這首詩讓在座的才子們都稱讚不已。公主府中,墨香和容止在房間裡下棋。墨香詢問容止為何今日公主一大早就帶著桓遠出了門。容止笑著回答那是因為公主想要用桓遠,桓遠可是桓家的後人,他不僅才華橫絕而且為人頗有城府。墨香認為容止不該將桓遠這等人才拱手讓給公主,容止卻說不急,因為桓遠遲早會是他的人。
第4集
皇宮裡,劉子業無聊又想要戲耍湘東王和建安王,他讓太監去把那兩頭豬拉上來。等到湘東王等人被帶了上來,他們看到劉子業不懷好意的笑容就知道今日難逃一劫。果不其然,劉子業要太監把王爺們放到火上燒烤。湘東王嚇得跪坐在地上,而建安王卻痛斥劉子業殘暴無道。就在劉子業想要殺建安王的時候,跪在地上的湘東王已經嚇得尿了出來。聞到味道的劉子業大笑了起來,他吩咐太監把湘東王拉下去洗乾淨,等到洗乾淨了再跟建安王一起上烤架。公主府里,粉黛將劉子業要殺湘東王和建安王的訊息告訴了朱雀,她要朱雀趕緊想辦法進宮去救兩位王爺。朱雀先是慌張了一會兒,接著她鎮定了下來,她告訴粉黛若是兩位王爺無法在宮中自保,那么就證明他們沒有能力推翻暴君實施新政。果不其然,朱雀的猜測沒有錯,湘東王為了自保聽從天師的建議裝瘋賣傻,他吃下五食散扮起了豬。劉子業看到湘東王的樣子就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決定暫且饒過湘東王和建安王一命。
第5集
劉楚玉謝過容止幫忙拖延時間,容止只希望她以後不要再對自己充滿敵意。次日,劉楚玉進宮,在宮中遇到了天師天如鏡,她覺得天如鏡整日裝神弄鬼,嗤之以鼻,正好這時,宮人來報,說是太后生病了,劉楚玉想著自己怎么說也是太后的女兒,該去看看她。天如鏡勸她不要去,劉楚玉不聽勸,天如鏡暗暗搖頭,該來的總會來。七煞、貪狼、破軍三星齊出,世間必然大亂。劉楚玉去了太后所在的永訓宮,誰知太后見到她非但沒有笑臉,還一直趕她走,劉楚玉出來後,太后身邊的人追出來解釋,這些年來皇上和公主一直對太后娘娘置之不理,尤其是皇上,而公主名聲太差,太后多次勸說未果自然心生怨懟。臨走前,聽到宮人說太后非要去安泰殿,劉楚玉悄悄跟了過去,卻聽到了天大的秘密。
第6集
劉楚玉找到天如鏡,問起他師父與容止之間的恩怨。天如鏡告訴她容止是貪狼之命,天生陰險狡詐之徒,奈何劉楚玉貪戀他的容貌將他留在公主府中,所以上一代天師與容止做了約定,除非他能挽回敗局,否則就不能離開公主府,天師去世後,這個約定由天如鏡來繼承。劉楚玉從來不信命格之說,她只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希望天如鏡能給劉子業驅鬼,讓他不要再害怕鬼怪。誰知天如鏡執意說自己不會驅鬼,更不會說謊。劉楚玉回府後,面對這一池平靜的湖水,心中卻起了漣漪,她不知道該不該殺了劉子業。恰逢容止過來,劉楚玉問他心中糾結時該怎么辦,容止讓她遵從自己的心。這句話讓劉楚玉豁然開朗,既然她不忍心下手了,那就要徹底改變劉子業,這樣倒也不違初衷。只是面對同為天機閣之人粉黛,看著她為自己擔心,心中不免愧疚。
第7集
劉楚玉拒絕了鍾年年這等美人,遭到了欽慕美人的名流唾棄,紛紛離去,一場宴會,不歡而散。劉楚玉生氣而走,桓遠隨之而去。王意之聽到桓遠叫劉楚玉公主沒有一絲驚訝,只是詫異於她為何生氣。容止告訴他劉楚玉為了這場宴會,費盡心思,卻被一個被名門世族追捧的美人給毀了,她能不生氣嗎。鍾年年放話只要喻子楚在建康一天,她就永不歸來,仰慕她那些名流恨透了喻子楚,劉楚玉拉攏名流的計畫徹底落敗,劉楚玉和鍾年年無冤無仇,劉楚玉敢肯定背後有人搞鬼,她是不會讓背後之人如願的,拉攏名流不成,還有寒門庶族呢。鍾年年背後之人正是容止,這件事後,他命鍾年年即刻離開,帶信回去,少則半年,多則一年,他必會成事,讓那邊的人再忍耐一些。
第8集
劉子業在花園偶遇先帝義妹、新蔡公主,對她起了齷齪心思,但是新蔡公主早已嫁人,是衛將軍何瑀的兒媳,也就是何邁的妻子。劉子業為了自己的私心弄了具假的新蔡公主的屍體送回何府。與此同時,牢房裡天機閣的人此次只能救出去一人,湘東王劉彧當機立斷把機會讓給了九哥義陽王。義陽王逃跑的事很快就被發現了,天機閣的人去引開一波人,義陽王趁機跟著送新蔡公主屍體出去的隊伍混了出去。公主府中,劉楚玉擬好了奏摺,拿給容止看想要爭取他的意見。容止告訴她不可,氏族豪門圈占土地之風盛行,要做成這件事,必須要有軍隊的護持,而且不止建康城,城外的山川湖澤也被氏族圈占,百姓就算是釣上來一條魚都要上稅。聽他如此說,劉楚玉有了新的主意。
第9集
今日就是天機閣主留給劉楚玉的最後期限,如果她不能殺了劉子業完成任務,那等待她將會是嚴酷的懲罰,粉黛一直為劉楚玉擔心,提醒她不要忘記任務。但劉楚玉一心想改變劉子業,早就放下了殺心。劉楚玉帶著容止給她的香囊進宮,誰知半路遇到了刺客,侍衛急忙回府求救,容止匆忙趕去營救。混亂中劉楚玉落了單,刺客鶴絕持劍進入馬車,鶴絕是與花錯齊名的劍客,鶴絕一直以為是劉楚玉囚禁了花錯,威脅劉楚玉放了他,劉楚玉告訴他花錯只是受傷暫住公主府。鶴絕一直恐懼女人,因此近不得劉楚玉的身,馬車狹小的空間,反而讓他自己難受不已,容止就是在這時飛身上了馬車,他告訴鶴絕追兵馬上就到,勸他識相的話就趕緊離開,鶴絕不疑有他飛身離去。
第10集
墨香之前是被湘東王劉彧送進公主府的,劉彧一直佯裝窩囊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重獲天日。墨香在容止的幫助下,親自去見了劉彧,與他達成協定,待時機成熟,殺了劉子業,助他上位。而後,墨香又去見了沈攸之,沈攸之是沈慶之的侄子,一直被沈慶之壓著本就心生不滿,墨香允諾他事成之後讓他取代沈慶之的地位,沈攸之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合作。沈慶之一直知道劉彧扮豬吃老虎,留著遲早會壞了大事,但是劉子業一直不見他,沈慶之等不及了,擅自衝去關押劉彧的牢房,對著劉彧砍了兩劍,不過劉彧有墨香之前給的防護內衫,並沒有受傷,反倒是劉子業在沈攸之的帶領下,及時趕過來,在沈攸之和劉彧的挑撥下,對沈慶之起了殺心。
第11集
劉楚玉回到公主府,在府門前被駙馬何戟帶著大隊士兵圍堵,說是皇帝召她入宮,劉楚玉看形勢不對,入宮前交代流桑把她入宮的事知會桓遠一聲。劉楚玉見到劉子業溫言關懷,誰知劉子業突然質問她為何騙他,天如鏡和越捷飛告訴了劉子業香囊的秘密,劉子業怨恨阿姊不告訴他香囊的真相,並且不聽她任何解釋,下令將她禁足公主府。劉楚玉出宮前遇到了天如鏡,質問他香囊的事,劉楚玉不懂天如鏡這么做的意義是什麼。天如鏡一直遵循天道,他之前給過劉楚玉機會,但是她並沒有讓劉子業轉變,天如鏡知道劉楚玉是個不甘命運的人,只好揭發香囊之事,讓她對劉子業不再有那么大的影響力,不再試圖改變天道。劉楚玉冷笑連連,天如鏡的師父曾經為了天道讓她顛沛流離,現在天如鏡又為了天道處處與她為難,這該死的天道。劉楚玉因為越捷飛和天如鏡一起向劉子業揭發自己的事耿耿於懷,對越捷飛很失望,但是站在越捷飛立場上,他是皇家侍衛,又是天如鏡的師兄,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
第12集
太監如公主府傳旨,卻被告知公主已經帶著大批人馬進宮,他們意識到事情不對的時候,劉楚玉已經出城,到了郊外樹林。她安排好了桓遠和流桑,讓花錯帶容止去治療,最後看了容止一眼,轉身回建康去了,她現在還不能走。容止看著劉楚玉離去的身影,心急如焚,有氣無力地喚她,讓她別走。劉楚玉回去的時候,何戟正好醒來,大發雷霆,但是礙於聖旨只能先送不知為何走了又回來的劉楚玉進宮。在宮門前,劉楚玉問何戟為何如此憎恨她,他有小妾,她找男寵,有何不可,這樣才公平。何戟不懂劉楚玉為何突然說這些,只是劉楚玉也不打算和他多說。在見到劉子業前,天機閣潛伏在宮中的人和她碰頭,讓她今夜動手殺了劉子業,劉楚玉點頭,只不過今夜過後,她要退出天機閣。
第13集
桓遠醒來的時候正好劉楚玉追來與他們匯合,眾人看到她都很激動,劉楚玉把宮中的變故告訴他們,與容止相視一笑。宗越倉皇逃跑在城外遇到搜尋天機閣餘黨的沈攸之後,知道自己又被容止騙了,劍上根本沒毒,他帶著沈攸之氣急敗壞地去追殺容止,只是此時非彼時,容止已在這裡埋伏了大量人馬,他當初讓墨香秘密辦的事就是在此地埋伏下大魏的人,大魏宇文雄帶兵來救容止,再加上剛剛傳來的淮西軍報,宗越與沈攸之折損數人後不得不放棄追殺容止退回建康。大魏的人和墨香突然出現,讓楚玉等人措手不及,花錯要求容止給個說法,容止還未開口,鶴絕突然出現,讓容止把和花錯交朋友的初衷說明白,容止面無表情,說出的話讓人寒心,他當初身邊缺人,看重花錯的武功才把他留在身邊,花錯的病一早就可以治好,容止一直拖著就是為了讓花錯感激他。花錯聞言滿臉震驚轉為憤怒,他要對容止不利,宇文雄及他的士兵與他打起來,花錯雙拳難敵四手,被眾士兵圍困,長槍架於脖上,花錯詛咒容止有朝一日也會嘗到付出真心卻得不到回報的痛苦,楚玉為花錯求情,容止順勢放了花錯,花錯走時發誓會
第14集
容止告訴楚玉自己特意為她而來,楚玉一時愣怔之後,憤然甩開他的手,即使他的話是真的,也沒有任何意義了,她不打算再為容止付出感情,愛情就像佳肴,過了時候就會變味,正好這時幼藍前來送水,楚玉去開門的時間,容止離開了。容止回到軍營,面色難看,接到劉彧御駕親征的軍報,並不放在心上。他吩咐墨香為自己辦一件事。楚玉和桓遠流桑打算出門散散步,剛出門突然聽到一首歌謠,流桑激動異常,這是他的阿姊自己編造的,鍾年年唱完一曲,下車與流桑相認。鍾年年稱她是在街上偶然看到流桑的,一眼就認出這是自己的弟弟。既然流桑姐弟相認,楚玉忍痛將他趕走,說是自己早就煩了他這個麻煩的小孩。回府關門後,楚玉難捨的流淚,她縱然不捨,但是為了流桑能跟著阿姊安穩度日,只能忍痛將他趕走。
第15集
楚玉誤會容止為了贏得戰爭的勝利對無辜百姓痛下殺手,對他失望透頂,楚玉自小受盡了戰爭的苦,甚至因此被養父母逼得跳河求生,這樣的經歷讓她對戰爭痛恨至極。馬車在樹林間疾馳,花錯突然現身,並且來意不善,幸好容止早有準備,他們躲過了花錯第一輪的追擊。冀州城中,剛剛打了一場勝仗的劉彧高興至極,在他最開心的時候,天如鏡給他當頭潑了一盆涼水上去,他告訴劉彧容止是會讓天下大亂的貪狼,需要及早除去。劉彧現在被暫時的勝利沖昏了頭,並不信天如鏡所言,不僅不聽,還要大辦慶典慶祝。桓遠旁觀這一切,他不明白天如鏡為何針對楚玉。天如鏡其實不是針對楚玉,他只是想除掉容止,若容止不除,楚玉也不會有安寧的一天,天如鏡言盡如此,桓遠若有所思。
第16集
對容止死不能釋懷還有花錯,他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恨容止,他只是想讓容止認錯,他很懷念他們的友情,那時容止給他治傷,教他練劍,日子過得何等快意,如今什麼都沒了,花錯悲痛之下,自斷一臂,狼狽離去。墨香跟隨容止,一直忠心耿耿,他一劍殺了沈攸之,還要殺劉彧,只是一時不察,劉彧已經逃走,而天如鏡有意放劉彧一馬,因為大宋氣數未盡。宇文雄要將容止的屍體帶回大魏,被墨香一把攔下,他拿出容止早就寫好的大魏未來十年的發展計畫,容止早就知道他會死,他母親去世前叮囑他照顧好馮亭,只是他八歲時一場意外,流落羌族,馮亭沒入宮中,從天真爛漫到兇狠殘暴,甚至連他這個親弟弟都不信任,但是容止卻不在意,甚至連他的死他不惜利用來為馮亭謀劃,讓跟隨自己的人衷心於她。
第17集
北魏皇帝選拔攝政王,昌黎王容止與康王拓跋昀為競爭攝政王之位多次較量,容止因與北魏丞相馬中良的獨女馬雪雲結緣,但馬相懷疑容止用心,多番試探,最終容止答應娶馬雪云為妃,得到馬相支持的他成為了北魏攝政王。另一邊,康王拓跋昀得知容止要娶馬雪雲,卻十分高興,因為容止有一紅顏知己,是女將軍霍璇。霍璇與馬相各有權勢,容止要娶馬雪雲,馮太后為其擔心,而遠在外剿滅叛軍的霍璇得知此事後,快馬加鞭趕回,卻被拓跋昀攔住。拓跋昀心繫霍璇,多番挑撥霍璇與容止,但霍璇卻對容止十分信任,竟表示願意繼續為容止守護江山。
第18集
劉宋公主最終與容止成親,成為了攝政王妃。洞房當日,容止沒有去公主房中,而是去了馬雪雲的住處。公主好奇爬到房頂上偷看,卻不小心掉下去把容止砸倒。二人相對不相識,容止十分震怒,認為公主不識禮數,公主卻笑容止是一砸就倒的弱雞,洞房夜二人不歡而散。容止命人教公主禮數,公主卻再次觸怒容止,馬雪雲初見公主,為了陷害公主故意掉進湖中,容止對公主發難,公主卻聰慧地自證清白,並把剛被救上來的馬雪雲推進湖中,以示自己如果要害人,一定會光明正大。容止與公主再次因為禮數的問題起爭執,公主答應容止,三日內一定學好禮數參加宮宴。
第19集
朝堂上,因為稅收問題吵得不可開交,容止攬下任務,要在三天內籌出巨額軍餉。宮中宴會,魏國大臣對宋國出言不遜,楚玉巧施計狠狠的教訓了大臣一頓。康王對容止虎視眈眈,多次擾亂容止解決稅收問題的計畫,容止只得傳書霍璇,尋求幫助。霍璇為了幫助容止,抓住涇州幾位富豪和貪官,以武力逼迫他們出錢。
第20集
楚玉跟著容止到大牢找圖桑,卻發現圖桑已被人殺害,楚玉決定進宮找皇帝當庭申辯,恰巧聽到八皇子拓跋羽與婢女辱罵宋國人,楚玉懲戒了婢女,因此與八皇子結仇。荊州城內,霍璇好不容易籌集的軍餉被天機閣主暗算丟失,天機閣嫁禍給宋人,眾人都以為是宋人所為,霍璇卻不以為然。宮內,八皇子拓跋羽中毒,婢女指出之前八皇子與楚玉有過節,眾人以為是楚玉意圖毒害八皇子。
第21集
算計這一切的正是天機閣主,不僅如此,他還設計盜走了霍璇的軍餉,霍璇與天機閣主一番鬥智鬥勇,並斬殺了一名貪官污吏,終於找到了軍餉。宮中,獨得容止寵愛的馬雪雲有孕在身,但因為其身體孱弱,被太醫告知無法生下孩子。
第22集
楚玉身陷囹圄,馮太后幫其證清白,楚玉找容止理論,容止因看到了馬相,故意做戲痛罵楚玉,馬相滿意離開。而不知道這一切的楚玉卻感到委屈,產生了離開魏國的念頭。馬相因為馬雪雲陷害楚玉一事,與馬雪雲起了爭執,馬相責怪馬雪雲被人發現狠毒用心,讓苦心經營的一切差點毀於一旦,馬雪云為父親只關心利益而心寒。康王拓跋昀心繫霍璇得而不求,偶在街上遇到了與霍璇容貌十分相似的樂蘊。
第23集
楚玉喝得爛醉,說了一些她平時都不會說的話,容止總給她一種很溫暖的感覺,但平時兩人相處更多的是針鋒相對,對於容止這個人她還真是看不透。想到近來受的那些委屈,楚玉裝醉,硬是讓容止一路把自己背回來,還吐了他一身,當時容止的臉都綠了。一路上胡鬧,楚玉一隻鞋丟了,容止稍後給她把鞋找回來,卻聽到她在向蘭若和清越炫耀成功整了他。容止聽到實情並沒有追究,對於楚玉的胡鬧給予最大的縱容。
第24集
幾番廝殺後,活下來的人藿璇打算讓他們充軍,以囚代軍。藿璇承諾,只要能退敵,就還他們自由,升官發財指日可待。藿璇此舉很冒險,王澤擔心會出亂子,但是現在這是唯一的辦法。藿璇注意到其中一人被稱為先生,主動幫助他人,讓出食物,但是他同時也是殺人犯,藿璇讓王澤好好查查這個人。馬雪雲以血抄經書,說是為容止祈福。與此同時,小河邊,與藿璇長得一模一樣的樂蘊住在附近,拓跋昀天天來看她,他的人查到樂蘊做過小偷,懷疑她是細作。但是拓跋昀對著這張臉,實在懷疑不起來,她說什麼他都相信,還承諾會一輩子對樂蘊好。
第25集
沈遇闖進臥房尋找刺客卻看到康王和三個女人在床上尋歡作樂,樂蘊站起來質問沈遇為何見到王爺不行禮。沈遇沒有找到刺客準備離開,可拓跋昀卻站起來要齊恆將沈遇帶來的士兵全部殺死。等到沈遇走後,樂蘊主動向拓跋昀交代了她是細作的事,可她為了他願意倒戈。齊恆和兩個侍妾勸拓跋昀殺了不要相信樂蘊,誰知拓跋昀被迷惑竟拔劍殺了兩個侍妾。拓跋昀抱著樂蘊到床上去,而他懷裡的樂蘊卻朝著門口的齊恆冷笑了起來。攝政王府里,沈遇無功而返,他將康王府發生的一切都稟報給了皇上和太后。太后認為此時肯定有蹊蹺,她要皇上徹查。馬相趕過來稟報他調查的結果,他發現康王和涇州城或許有些關係。拓跋宏擔容止受傷召回霍璇會打破朝堂的平衡,所以他便下令暫時不召回霍璇。
第26集
破茅草屋的院子裡全是小孩,這讓楚玉和清越都很是疑惑。楚玉去向女子紅袖詢問這些孩子的來歷時,清越就去陪孩子們吃飯。原來這個茅草屋曾是太后御賜的育嬰堂,可是皇上為了籌集軍費將善堂取消後,孩子們就沒了保障。看著破舊的茅草屋,楚玉發現還有一個小孩發著高燒,她很是心疼就把身上的錢袋解下來交給紅袖。紅袖接過錢袋後就看到楚玉哭了,她問楚玉這是怎么了。康王府里,齊恆氣急問拓跋昀是不是瘋了,明明知道攝政王遇刺一事有蹊蹺卻任由刺客進了康王府。拓跋昀說他早就知道樂蘊是臥底,可他好奇為何她倒戈就想要趁著這次機會試試。齊恆問拓跋宏要怎么處置樂蘊,沒想到拓跋宏卻說他要留下她。
第27集
馬雪雲趕來闖入房中,卻發現容止和楚玉在臥榻上,受到驚擾的容止將馬雪雲喝退。原來,容止無意得知婢女將薰香放入楚玉房間的詭計,及時趕到,將沈遇弄清醒,打翻香爐。容止派人將作案的婢女當中施以杖刑至死,馬雪雲見此面色蒼白,容止質問,馬雪雲嚇得不輕,知道容止已經知道了一切。楚玉大發雷霆,蘭若相勸,楚玉才平息了怒火。霍璇軍中有人因腹中飢餓而搶奪一對爺孫的糧食,霍璇將之重重責罰,卻不料被爺孫兩人暗算,被毒匕首所傷。霍璇重傷,顧歡為她救治,得知霍璇九死一生的囚犯們開始造反,被霍璇的副將王澤武力鎮壓,然而卻得到霍璇不治身亡的訊息,王澤決定護送霍璇的棺木出城。涇州城官員為求自保,與叛軍薛照勾結,叛軍要剿滅霍璇的隊伍。
第28集
容止生病,塌前照顧的婢女被昏迷的容止抓住手腕,馬雪雲見狀大為吃醋,將之召回自己宮中,好生刁難。馬雪雲照看容止,餵他喝藥,並自稱以自己臂膀上的肉做藥引給容止治病。容止得知馬雪雲以自己的肉做藥引,頗為疼惜感動。楚玉無意間發現用來做藥引的臂膀上的肉其實是馬雪雲從婢女身上所割下來的,並為自己邀功,楚玉為婢女鳴不平拉馬雪雲當容止面對峙。沒想到馬雪雲揭開自己的傷,露出割肉的傷痕,反指婢女誣告。容止斷定那婢女以下犯上,杖刑之後遣送出府。馬雪雲的婢女挑撥,暗指楚玉是幕後的主使,誣陷馬雪雲,雙方不歡而散。馬雪雲以鹽撒上自己傷口,為了以恐怖的傷口博得容止的憐愛與心疼,並以此記住要與楚玉勢不兩立。
第29集
馬雪雲痛恨楚玉,在典禮當日起火,又傳來宋人在魏國行兇,並且俘虜霍璇的訊息,楚玉眾怒難平,大祭師提出殺死楚玉,以平息上天的怒火。容止有心幫助楚玉,卻寡不敵眾,無法說服眾人,眼見著楚玉危在旦夕。
第30集
天機閣主藉機挑撥宋軍,宋軍誤以為魏國要殺害宋國公主。這時被俘虜的霍璇逃出來,發現一切是天機閣主的陰謀,挾持他逃離,天機閣主最終被誤殺。就在楚玉要被行刑的當日,霍璇拚死趕回朝中,說出真相,證明了楚玉的清白。楚玉終於脫離了險境,但也決定要逃離魏國。容止得知楚玉逃離王府,心急如焚,而逃出去的楚玉在街上遇到天如鏡要帶她走,但楚玉不願和他走,此時楚玉被一名小偷誣陷,楚玉力證清白。

製作發行

出品公司

華夏視聽環球傳媒(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東陽歡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聯合出品。

播出時間

播出日期 播出平台 播出時間
2018年1月14日 湖南衛視 每周日、周一22:00播出兩集
愛奇藝 VIP會員23:00起更新2集,非VIP會員次日24:00觀看
芒果TV

收視情況

播出日期 集數 湖南衛視CMS52城收視
/ / 收視率% 收視份額% 同時段排名
2018-01-14 1-2 0.795 5.924 1
2018-01-15 3-4 0.656 5.223 1
2018-01-21 5-6 0.776 5.296 1
2018-01-22 7-8 0.752 5.524 1
2018-01-29 9-10 0.827 5.974 1
2018-02-04 11-12 0.668 4.726 1
2018-02-05 13-14 0.740 5.529 1
2018-02-11 15-16 0.867 5.345 1
2018-02-12 17-18 0.891 5.984 1
2018-02-18 19-20 0.788 4.974 1
2018-02-19 21-22 0.714 4.464 1
2018-02-25 23-24 0.684 4.630 1
2018-02-26 25-26 0.646 4.464 1
2018-03-04 27-28 0.602 4.526 1
2018-03-05 29-30 - - -
2018-03-12 31-32 - - -

幕後製作

2016年12月,電視劇《鳳囚凰》2017年1月開拍,但因資方要求,原定飾演女主角楚玉的楊蓉被換成關曉彤,男主也由米熱換成宋威龍。面對此事,於正回復網友評論稱,因著作權快到期,資方催促儘快拍攝,但楊蓉需要宣傳其他作品而檔期不合,換角也是無奈之舉。

2017年3月,李春嬡加盟頂級IP劇《鳳囚凰》的拍攝,與著名導演李慧珠首次合作便挑戰腹黑心機女“紅袖”,劇中,李春嬡為報家仇不得不走上一段違背人心的不歸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