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收

魏收

魏收(507年—572年),字伯起,小字佛助。鉅鹿郡下曲陽縣(今河北晉州)人 。南北朝時期史學家、文學家,北魏驃騎大將軍魏子建之子。 魏收歷仕北魏、東魏、北齊三朝,與溫子升、邢邵並稱“北地三才子”。累官至尚書右僕射,掌詔誥,總議監五禮事,位特進。曾參修律令。天保八年(557年)遷太子少傅。武平三年(572年),魏收去世。獲贈司空、尚書左僕射,諡號“文貞”。 天保二年(551年),魏收受命撰魏史,他與房延祐、辛元植、刁柔、裴昂之、高孝乾等“博總斟酌”,撰成《魏書》一百三十篇,記載了鮮卑拓跋部早期至東魏被北齊取代這一階段時期的歷史。書成之後,眾口喧嚷,指為“穢史”,魏收三易其稿,方成定本。另外儲存《魏特進集》輯本。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年少成名

魏收的先祖是漢朝初年的高良侯魏無知。祖父魏悅是魏無知的六世孫,他性情深沉厚重,胸懷寬闊,宣城公李孝伯對他深為器重,把女兒嫁給了他。魏悅擔任濟陰太守,政績斐然。魏收的父親魏子建官至左光祿大夫,加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死後獲贈儀同三司、定州刺史,諡號“文靜”。

魏收從小機警敏捷,不拘小節。他十五歲時,已經熟悉了文章的寫法,以文采揚名。 魏收最初出仕時,被任命為太學博士。河陰之變時,爾朱榮大肆捕殺朝臣,他憑藉智慧逃脫,僥倖免於一死。吏部尚書李神雋很器重他的才學,奏請朝廷授他為司徒記室參軍。節閔帝即位後,下詔測試群臣,讓魏收起草封禪書,他提筆一揮而就,連草稿都沒要。文章近千言,改動的地方寥寥無幾。這時,黃門郎賈思同侍立在天子旁邊,他十分激賞魏收的才學,對節閔帝說:“即便有七步成詩的才華,也不能超過魏收。”又升任散騎侍郎,不久,受命掌管天子的起居注的記錄,並參與國史的編纂。很快後,又兼任中書侍郎。此時,魏收年二十六歲。

北魏孝武帝初年,朝廷又下詔命魏收擔任原來的官職。朝廷堆積了許多文書誥命,魏收一一處理,事事都能讓孝武帝滿意。

居高思退

起初,高歡堅持辭讓天柱大將軍的職務,孝武帝命魏收起草詔書,以順從他的請求,想再加封他為相國,問魏收相國的品秩有多高,魏收據實回答,孝武帝便作罷了。魏收沒有揣測出主子和丞相的心思,心裡很不安穩,請求解去自己的官職,朝廷下詔同意。過了很久,朝廷命他任孝武帝哥哥的兒子廣平王高贊的開府從事中郎,魏收不敢拒絕,便作《庭竹賦》以抒發自己的心情。不久,他被任命為中書舍人,與濟陽的溫子升、河間的邢子才齊名馳譽,世人稱他們為“三才子”。這時,孝武帝對魏收已有猜疑,他便以有病為由堅決辭去官職。

受命修史

後來,魏收被召至晉陽,任中外府主簿,不斷受到嫌棄和斥責,並遭到鞭打,很久都不能施展抱負。適逢司馬子如奉命來到高歡的朝堂,利用宴會的機會同高歡開玩笑說:“魏收,是天子的中書郎,國之俊傑,希望大王您給他點好的臉色。”他因此轉為府屬的官員,然而,高歡對他並不優待。魏收因為不得重用,又請求撰修國史。同僚崔暹在高澄面前推薦他說:“國家的歷史事關重大,你們父子二人建立的霸王的豐功偉業,都需要記載下來,這件事非魏收不能勝任。”高澄便啟奏朝廷,命魏收為兼散騎常侍,修撰國史。武定二年(544年),他擔任正常侍,領兼中書侍郎,仍舊負責修撰國史。

才情橫溢

後來,高歡回到朝廷,東魏孝靜帝命他為相國,高歡堅決推辭,讓魏收代他寫奏章。奏章寫好後送給他,這時高澄在旁邊,高歡指著魏收說:“這個人應當又是一個崔光。”武定四年(546年),高歡在西門豹祠宴集群臣,對司馬子如說:“魏收任史官,寫我的善與惡。聽說北伐的時候,權貴們常常送給史官吃的東西,司馬僕射你是否也曾宴請過史官呢?”因而兩人一起大笑。高歡對魏收說:“你不要見元康這些人在我面前奔走,我就認為他們很勤勞。我今後的名譽地位在你手裡,不要認為我不知道。”不久,加封魏收為兼著作郎。

侯景背叛了北魏,攻擊南部邊境。高澄當時在晉陽,命魏收寫下五十餘頁紙的一篇檄文,他不到一天就寫完。朝廷又要送給南梁檄書,讓南梁朝廷送給侯景。魏收剛入夜執筆起草,三更就已寫完,文章寫滿了七張紙。高澄很讚賞他。魏孝靜帝曾在秋季舉行射箭,讓群臣賦詩。魏收詩的末一句是:“尺書征建業,折簡召長安。”高澄非常欣賞詩的雄壯豪邁,對周圍的人說:“我朝現在有魏收,便是國家的光彩。雅俗共賞的文章,析理通達,氣勢縱橫。我也讓邢子才、溫子升不斷寫作,才情詞氣都趕不上他。我有時心有所思,忘了而沒有說出,說出來了詞語又不詳備,不能完全把意思表達出來。魏收呈上他起草的文章,都把我的想法說得完完全全。這種人才真難得。”又命魏收兼任主客令,接待梁朝的使者謝珽、徐陵。侯景投降南梁,梁朝的鄱陽王蕭范當時任合州刺史。高澄命魏收寫信勸諭蕭范。蕭范得到書信後,便率領所部西上,州刺史崔聖念占據了這座城池。高澄對魏收說:“今天平定一州,你出了很大力,但遺憾的是‘尺書征建業’還沒有實現啊!”

撰寫魏書

高澄遇害身死後,文宣帝高洋到晉陽,命魏收與黃門郎崔季舒、高德正、吏部郎中尉瑾在北邊的相王府參與機密大事。魏收又轉任秘書監,兼著作郎,又擔任定州大中正。這時,北齊即將建國,楊愔奏請把魏收置於別的館舍,命他撰寫受禪的詔書典冊。

北齊天保元年(550年),他任中書令,仍然兼任著作郎,封為富平縣子。二年,朝廷命他撰寫《魏史》。四年,任他為魏尹,所以給予他優厚的俸祿,讓他專門在史館著述,不參與其他事務。當初,高洋讓群臣各自陳述自己的志向,魏收說:“我願在東觀秉筆直書,早日寫出《魏書》。”所以,高洋命他專任其職。又下詔命平原王高隆之負責監修史書,但只是掛名而已。文宣帝對魏收說:“好好地直筆寫史,我始終不會像拓跋燾那樣誅殺史官。”

魏收在前人蒐集的史料的基礎上,與通直常侍房延、司空司馬辛元植、國子博士刁柔、裴昂之、尚書郎高孝乾博覽總括,認真斟酌,寫成《魏書》。辨析酌定名稱,逐條甄別選擇。又蒐集博採亡佚的史料,連綴補續缺漏未寫的史實,完成一代史書,上表奏聞朝廷。修撰成的這一代重要的典籍。其規模是:共有十二紀、九十二列傳,共一百一十卷。天保五年(554年)三月,呈送天子。這年秋天,魏收被任命為梁州刺史。魏收因為全書並未修完,上表請求繼續完成這項事業,朝廷同意。十一月,又送上十志:《天象》四卷、《地形》三卷、《律歷》三卷、《禮樂》四卷、《食貨》一卷、《刑罰》一卷、《靈征》二卷、《官氏》二卷、《釋老》一卷、共二十卷,加上續寫的紀傳,共一百三十卷。全書共分十二帙,其中有三十五例,二十五序,九十四論,前後還有二表一啟,都是由魏收獨創的體例。

橫遭非難

魏收性格急躁,不能公平待人。過去同他有冤仇的,大多隱去人家的善政美德,不載入史冊。他寫史時常洋洋自得地說:“你是個什麼樣的小東西,敢同我魏收作對!我的史筆要抬舉你能讓你上天,要貶低你能讓你入地。”

因為貴族子弟議論認為魏收撰述史書不公平,文宣帝便命他在尚書省與貴家的子弟兒孫們一起共同討論。前後投訴史書問題的有一百多人,有人說遺漏了他們家的世系職位;有的說他的家人沒有被記載入史;有的說書中有隨便詆毀的地方。魏收都根據情況一一解答。范陽盧斐的父親盧同的傳略附在他的族祖盧玄的傳後;頓丘的李庶家的事傳,稱他本來是梁國蒙地人。盧斐、李庶對他頗有譏諷,說他寫的史書不真實。魏收性情急躁,非常氣憤,啟奏朝廷說他們誣告,想對自己加以迫害。文宣帝早先就看中了魏收的才學,不想加罪於他。這時,太原的王松年也批評魏收,和盧斐、李庶一起獲罪,各被鞭打,流配在街巷市坊,盧思道也被罪罰。然而,終因眾口鑠金,議論紛紛,朝廷下令命《魏書》停止傳播發行,讓群臣們共同商議。允許史書中牽涉到家事的人進入史局,不真實的地方可以陳述籲請。於是,貴族子弟眾口傳揚,稱《魏書》為“穢史”,投遞訴狀的人一個接一個,魏收應接不暇,無法抗拒。這時,左僕射楊愔、右僕射高德正二人權傾朝野,與魏收關係密切。魏收也為他們家裡的人作過傳,這兩個人不願說《魏書》不真實,便堵塞言路,終文宣帝一世,不再議論這件事。

孝昭帝認為《魏書》沒有刊行,命魏收進一步研討審改,他奉詔後對《魏書》作了很多修改。朝廷下詔允許《魏書》傳行,魏收認為書稿藏之秘閣,外人無法看見。於是,朝廷命送一本交付並省,一本放在鄴城,任憑人們翻閱改易。

晚節有損

太寧元年(561年),朝廷加魏收為開府。河清二年(563年),他兼任右僕射。這時,武成帝終日沉湎酒鄉,朝中大事委付侍中高元海。高元海凡俗平庸,不堪大任。因魏收的才名震動世俗,都官尚書畢義雲善於處理繁瑣的事務,元海便虛心依賴他們。魏收畏禍保身,不能匡救時弊,被人們所譏諷。

武成帝在華林另外建造玄洲苑,極盡山水台閣的壯麗,下詔命在台閣中畫上魏收的像。

武平三年(572年),魏收去世,朝廷追贈他為司空、尚書左僕射,諡號文貞。魏收因為寫史書得罪了一些人,在北齊滅亡之後,魏收的墳墓被仇家挖掘,遺骨被丟出墳墓外面。

史學成就

中華書局版《魏書》 中華書局版《魏書》

《魏書》記載了鮮卑拓跋部早期至公元550年東魏被北齊取代這一階段的歷史。共一百二十四卷,本紀十二卷,列傳九十二卷,志二十卷,因有些紀、列傳和志篇幅過長,又分為上、下、或上、中、下三卷,實共一百三十卷。舉凡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社會生活各個領域的情況,書中都有較詳盡的交待。其二十卷志尤有價值,從東漢初班固修《漢書》到唐初修《五代史志》近六百年間,《魏書》以外的各紀傳體史書中或根本沒有書志部分,或雖有書志,但缺少刑法、食貨等重要內容,《魏書》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官氏志》針對北魏政權的特殊情況記錄北魏官制,兼及拓跋部所屬各部原有姓氏與所改的漢姓。《刑罰志》記載北魏政權司法制度,對於北魏各族人民對統治者的反抗鬥爭做了如實報導,據不完全統計,見於《魏書》的各族人民起義達一百三十餘次之多。《食貨志》對於北魏的均田制有詳細記述,為後人研究北魏的土地制度,提供了可貴的材料。《釋老志》是《魏書》首創,記載了佛道兩教在中原地區的傳播及其變革,對於佛教發展的記述尤詳,可看作是一部中國佛教簡史。《魏書》歷來為人所詬病處在於其矯飾之過,但作為研究北魏歷史的重要著作,仍有其不容忽視的價值。

個人作品

魏收所著《魏書》共一百二十四卷,本紀十二卷,列傳九十二卷,志二十卷,在流傳過程中亡佚甚多,本紀缺二卷,列傳缺二十二卷,此外又有三卷殘缺不全,分別由後人取魏澹《後魏書》、李延壽《北史》、《高氏小史》等補足。中華書局1974年出版有點校本。

魏收文才著於北方,與溫子升、邢邵並稱“北地三才子”。他工詩善賦,其詩浮艷淫靡,如《美女篇》、《永世樂》等,與南朝宮體詩為同一格調。原有文集七十卷 ,今已佚。今存明人張溥《魏特進集》輯本 。

人物評價

賈思同:雖七步之才,無以過此。

司馬子如:魏收天子中書郎,一國大才,願大王藉以顏色。

李庶:霸朝便有二魏。

崔進:國史事重,公家父子霸王功業,皆須具載,非收不可。

高歡:此人當復為崔光。

高澄:①魏收恃才無宜適,須出其短。 ②在朝今有魏收,便是國之光采。雅俗文墨,通達縱橫,我亦使子才、子升時有所作,至於詞氣,並不及之。吾或意有所懷,忘而不語,語而不盡,意有未及,收呈草皆以周悉,此亦難有。 ③定一州,卿有其力,猶恨“尺書征建鄴”未效耳。

陸操:魏收《魏書》可謂博物宏才,有大功於魏室。

楊愔:此謂不刊之書,傳之萬古。但恨論及諸家枝葉親姻,過為繁碎,與舊史體例不同耳。

邢邵:江南任昉,文體本疏,魏收非直模擬,亦大偷竊。

邢子才:佛助寮人之偉。

高洋:爾才不及魏收。

高湛:卿舊人,事我家最久,前者之罪,情在可恕。

崔岩:愚魏衰收。

李延壽:伯起少頗疏放,不拘行檢,及折節讀書,郁為偉器。學博今古,才極從橫,體物之旨,尤為富贍,足以入相如之室,游尼父之門。勒成魏籍,追從班、馬,婉而有則,繁而不蕪,持論序言,鉤深致遠。但意存實錄,好抵陰私,到於親故之家,一無所說,不平之議,見於斯矣。王松年、李庶等並論正家門,未為謗議,遂憑附時宰,鼓動淫刑,庶因鞭撻而終,此公之失德。

陳振孫:收既以史招怨,齊亡之歲,竟遭發冢棄骨之禍。

軼事典故

折節讀書

魏收曾隨父親奔赴邊疆,喜歡騎馬射箭,並想靠武藝建功立業。滎陽人鄭伯調侃他說:“魏郎,你使用過的兵器有多少?”他很慚愧,便下苦功夫讀書,積年累月磨平了床板,因此以文采揚名。

借賦諷諫

北魏孝武帝曾調集大批士卒到嵩山南麓狩獵,前後共十六天。當時,天氣寒冷,朝野一片埋怨哀嘆的聲音。孝武帝與近臣們以及各位嬪妃都奇裝異服,行為輕薄癲狂,大多不合禮度。魏收想勸諫但心裡又害怕,想沉默不發卻又不能自抑,便呈上自己寫的《南狩賦》以作諷喻,文章的辭采雖過於華麗,但終屬高雅宏正之作。孝武帝親手寫詔,對魏收的文章大加褒獎和讚美。

吾為魏公藏拙

魏收的文學在北朝頗為出眾,魏收便把自己的文集托南朝使臣徐陵帶往南朝,期望能夠在江東得以流傳。結果徐陵渡過長江時,把魏收的文集扔進江水裡。隨從問起原因,徐陵回答道:“我這是在為魏公藏拙(掩藏拙劣)”。

親屬成員

過繼子(侄子):魏仁表,北齊時任尚書膳部郎中。隋文帝時官至溫縣令。

史料記載

《北齊書·卷三十七·列傳第二十九》

《北史·卷五十六·列傳第四十四》

墓址紀念

據《元和郡縣誌》記載,魏收墓在唐代鼓城縣(今晉州市)縣北七里。 相邱村因為魏收墓所在地而得名,“邱”就是墳的封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