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賢

魏忠賢

魏忠賢(1568年-1627年12月11日),字完吾,北直隸肅寧(今河北滄州肅寧縣)人,漢族,原名李進忠,明朝末期宦官。少年時原本是一個無賴,萬曆時因賭輸自閹入宮,出任秉筆太監後,改名魏忠賢。明熹宗時期,出任司禮秉筆太監,極受寵信,被稱為“九千九百歲”,排除異己,專斷國政,以致人們“只知有忠賢,而不知有皇上”。崇禎皇帝朱由檢繼位後,打擊懲治閹黨,乘嘉興貢生錢嘉征彈劾魏忠賢十大罪,將他安置到鳳陽,不久下令逮捕法辦,魏途中聞訊自縊死。,其餘黨亦被肅清。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自閹入宮

魏忠賢魏忠賢

魏忠賢少時家境貧窮,混跡於街頭,不識字,但卻懂得射箭與騎馬,喜歡賭博,迷戀酒色, 魏忠賢經常和一群惡少年賭博,有次,他賭博大輸後感到很苦惱,便恨而自宮,改姓名叫李進忠,因早與宮中太監熟識通融,謠傳因此未淨全身,仍有一粒睪丸。後來又改回原姓,得皇帝賜名為魏忠賢。

魏忠賢自萬曆年間被選入宮,隸屬於太監孫暹,靠巴吉他進入了甲字型檔。他又請求做皇長孫的母親王才人的典膳,巴結上了魏朝。魏朝多次向王安稱讚魏忠賢,王安也就善待他。

長孫的乳母叫客氏,一向私下服侍魏朝,這就是所謂的對食關係,到魏忠賢進宮後,客氏又與他勾通,客氏於是冷遇魏朝而喜愛魏忠賢,兩人結成了很深的關係。

飛黃騰達

萬曆四十八年、泰昌元年(公元1620年),明神宗朱翊鈞、明光宗朱常洛在一個月內先後駕崩,朱由校即位,是為熹宗,次年改元天啟。魏忠賢和客氏受熹宗寵愛,沒過一個月,封客氏為奉聖夫人,蔭封她的兒子侯國興、弟弟客光先以及魏忠賢的哥哥魏釗為錦衣衛千戶。魏忠賢不久從惜薪司升任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寶和三店。魏忠賢不識字,按例不能進司禮監,但因客氏的緣故,他得以破例。

天啟元年(1621年),朱由校詔令賜給客氏香火田,給魏忠賢記治理皇祖陵墓的功勞。御史王心一勸諫,朱由校不聽。到朱由校大婚時,御史畢佐周、劉蘭請將客氏遣出宮外,大學士劉一火景也這么說。朱由校戀戀不捨,說:“皇后年幼,尚需老媼護理,等皇祖大葬後再談。”魏忠賢獨占客氏,逐出魏朝。他又忌恨王安主持正道,陰謀殺死了他,將他名下的閹官全部斥退。

客氏淫毒兇狠。魏忠賢不知書,但記憶力很好,性猜疑殘忍而且陰毒,好阿諛奉承。皇上非常信任這兩個人。兩人勢力更加囂張,他們用司禮監王體乾和李永貞、石元雅、塗文輔等人為羽翼,宮中人都不敢忤逆他們。後來客氏出宮,但不久又被召入。

御史周宗建、侍郎陳邦瞻,御史馬鳴起、給事中侯震先暘後極力諫阻,都受到斥責。給事中倪思輝、朱欽相、王心一又向朱由校進言,都被貶往外地。他們都還沒有指向魏忠賢呢。魏忠賢於是勸朱由校選擇武閹人,製造火器在宮內操練,並秘密勾結大學士沈翭為援。他又每天引導朱由校沉溺於倡優聲伎、狗馬射獵之中,刑部主事劉宗周首先彈劾他,朱由校大怒,賴大學士葉向高相救,才得以獲免。

專擅朝政

當初,明神宗朱翊鈞在位年久,對政事已感到厭倦,章奏多不批閱。廷臣逐漸建立起門戶,他們以過激驚人的言論為時尚,借國本之爭,指斥宮禁。宰輔大臣被言官彈劾攻擊,常常被迫稱病引退。吏部尚書顧憲成在東林書院講學,海內士大夫多依從他。“東林”之名從此而始。後來“梃擊”、“紅丸”、“移宮”三案發生,整個朝廷如同在打官司。與東林黨相對抗的,眾人便把他目為邪黨。

天啟初年,大臣幾乎全被罷免斥退,有識之士已擔憂搞得過激將要發生變亂。到魏忠賢勢力形成後,他的黨徒果然圖謀要依靠他排擠東林黨。而徐大化、霍維華、孫傑首先依附魏忠賢,劉一火景和尚書周嘉謨都被孫傑彈劾而離去。但當時葉向高、韓火廣正在輔政,鄒元標、趙南星、王紀、高攀龍等都官居高位,左光斗、魏大中、黃遵素等人在言路,他們都全力主持清議,魏忠賢沒能得逞。

天啟二年(1622年),朱由校評修慶陵功,蔭封魏忠賢的侄兒為錦衣衛指揮僉事。給事中惠世揚、尚書王紀評論沈翭與魏忠賢、客氏交通,結果都被貶職。正好初夏下冰雹,周宗建說冰雹下得不合時令,是魏忠賢讒言和邪惡造成的。修撰文震孟、太僕寺少卿滿朝薦也相繼這樣說,都被罷免。

天啟三年(1623年)春,魏忠賢引薦私人魏廣微為大學士。令御史郭鞏攻訐周宗建、劉一火景、鄒元標以及楊漣、周朝瑞等人保舉熊廷弼,說他們袒護奸邪之徒,誤了國家。周宗建反駁郭鞏受了魏忠賢的指使,御史方大任也助宗建攻擊郭鞏和魏忠賢,但都不獲勝。這年秋,朱由校詔令魏忠賢和客氏的兒子侯國興所庇蔭的錦衣官準予世襲。兵部尚書董漢儒、給事中程注、御史汪泗論紛紛勸諫,朱由校不從。

魏忠賢更加肆無忌憚,將內操軍增加到一萬人,內穿甲衣出入宮禁,恣意作威施虐。他假傳聖旨將朱常洛的選侍趙氏賜死。裕妃張氏有身孕,客氏陰謀殺死了她。又革除成妃李氏的封號。皇后張氏妊娠,客氏施計將她墮了胎。朱由校因此缺乏子嗣。其他被害的還有馮貴人等宮嬪,以及太監王國臣、劉克敬、馬鑒等人。禁宮事秘,無法詳盡了解。這年冬,魏忠賢兼領東廠事務。

東林黨爭

魏忠賢魏忠賢

天啟四年(1624年),給事中傅木魁交結魏忠賢的外甥傅應星為兄弟,上書誣告中書汪文言,並且連及左光斗、魏大中。汪文言被投進鎮撫司監獄,並將被大行羅織罪名。執掌鎮撫司的劉喬接受葉向高的教導,不給汪文言定罪。魏忠賢大怒,將劉喬撤職除名,用私人許顯純來代替他。這時御史李應升就內操的事進諫,給事中霍守典因魏忠賢乞求祠堂匾額而進諫,御史劉廷佐以魏忠賢濫加蔭封進諫,給事中沈惟炳以設枷鎖進諫,魏忠賢都假傳聖旨給予斥責。於是副都御史楊漣非常憤怒,彈劾魏忠賢二十四大罪。

奏疏上呈後,魏忠賢害怕了,向韓火廣請求調解。韓火廣不答應,他便跑到朱由校面前哭訴,並辭掉東廠職務。而客氏從旁為他解釋,王體乾等人也一起護著他。朱由校懵然不辨真相,便溫語安慰他,而在第二天打回楊漣的奏疏,痛加斥責。楊漣既被斥責,魏大中以及給事中陳良訓、許譽卿,撫寧侯朱國弼,南京兵部尚書陳道亨,侍郎岳元聲等七十餘人,紛紛上奏魏忠賢的不法之事。葉向高和禮部尚書翁正春請將魏忠賢遣回私宅,以平息公眾的指責。朱由校不許。

那時,魏忠賢很氣憤,想將異己者全部殺掉。顧秉謙便偷偷地把魏忠賢所忌恨的人記錄下來,交給他,讓他逐個將他們貶斥。王體乾又倡議用廷杖,威脅廷臣。不久,工部郎中萬火景上書指責魏忠賢,立即被杖死。魏忠賢又借御史林汝翥的事侮辱葉向高,葉向高因此辭職而去,而林汝翥也被杖打,廷臣都很恐懼。

一時間被罷斥的有吏部尚書趙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龍、吏部侍郎陳於廷以及楊漣、左光斗、魏大中等前後數十人。其後又驅逐韓火廣和兵部侍郎李邦華。正直之士離開朝廷,就如搖動枯樹紛紛落下的葉子一樣。魏忠賢於是假傳聖旨用舊例轉科道官員。以朱童蒙、郭允厚為太僕少卿,呂鵬雲、孫傑為大理寺丞,恢復霍維華、郭興治為給事中,徐景濂、賈繼春、楊維垣為御史,而起用徐兆魁、王紹徽、喬應甲、徐紹吉、阮大鋮、陳爾翌、張養素、李應薦、李嵩、楊春懋等人作為他的爪牙。

不久,又起用擬被遣戍的崔呈秀為御史。崔呈秀於是編造《天鑒錄》、《同志錄》等,王紹徽也編造《點將錄》,都以鄒元標、顧憲成、葉向高、劉一火景等為魁首,並將不依附於魏忠賢的人全部網羅進去,將他們指為東林黨人,獻給魏忠賢,魏忠賢很高興,於是這幫小人更加向魏忠賢獻媚,連手攻擊東林黨。

當初,朝臣爭論三案以及辛亥、癸亥這兩年的京察和熊廷弼一案,魏忠賢本沒有參預。其黨徒想憑藉魏忠賢的權力排擠那些正直之士,便相繼歸附魏忠賢,自稱義子,並且說:“東林黨將要害您老人家。”因此,魏忠賢也想自圖快意。御史張訥、倪文煥,給事中李魯生,工部主事曹欽程等,競相打擊報復好人,而御史梁夢環又重興汪文言一案,將他下到鎮撫司拷打至死。許顯純編錄囚犯供辭的文書,詞語連及趙南星、楊漣等二十餘人,使他們或被撤職或被遣戍。又逮捕楊漣、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顧大章等六人,將他們牽連進熊廷弼案中,投進監獄,拷打至死。又殺熊廷弼,將他的親家御史吳裕中杖打至死,又將尚書李宗延、張問達,侍郎公鼐等五十餘人撤職逐出,朝中機構為之一空。而特召亓詩教、劉述祖等人為御史。凡是與魏忠賢有私人關係都得越級升遷,於是魏忠賢的黨羽遍布朝野。

禍害天下

那時候,東廠的緝捕人員四出橫行,凡他們緝訪過的地方,不管情況是虛是實,都被整得稀爛。外戚李承恩,是寧安大長公主的兒子,家中藏有公主賜給的器物,魏忠賢誣告他盜竊乘輿服飾等禁物,將他判了死罪。中書吳懷賢讀楊漣的奏疏時,擊掌讚嘆,家奴將他告發,結果懷賢被殺死,家也被抄了。武弁蔣應陽為熊廷弼訟冤,立即被誅死。民間偶有言語觸犯了魏忠賢,便被捉拿殺戮,甚至被剝皮、割舌,被殺者不可勝數,人們路上相遇,只能以目傳意,不敢言語。這年,記門功,魏忠賢得加恩三等,庇蔭都督同知。又蔭封他的族叔魏志德為都督僉事。升傅應星為左都督,並表彰他的母親,而以魏良卿為僉書錦衣衛,掌南鎮撫司事務。

天啟六年(1626年)二月,皇帝儀仗隊組成,魏忠賢得以庇蔭都督僉事,他又派黨羽李永貞假冒浙江大盜李實上奏,逮捕懲治前應天巡撫周起元以及已辭官歸鄉的江浙籍人高攀龍、周宗建、繆昌期、周順昌、黃遵素、李應升等。高攀龍投水而死,周順昌等人死於獄中。蘇州百姓見周順昌被捕,很不平,便打死了兩名校尉,巡撫毛一鷺便逮捕顏佩韋等五人,將他們誅死。刑部尚書徐兆魁治理獄案,凡是魏忠賢所恨的人,便判以重刑。魏忠賢又聽從霍維華的意見,命顧秉謙等人編修《三朝要典》,竭力毀謗東林黨人。御史徐復陽請拆毀講學書院,以絕黨根。御史盧承欽又請立東林黨碑。海內人士都屏息喪氣。霍維華於是教魏忠賢在邊防冒進邀功。

遼陽男子武長春逛妓家,說了些妄言,被東廠擒拿。許顯純將他拷打治罪,故意誇大其辭說:“長春是敵人間諜,如不擒獲將有變亂,賴東廠臣屬忠誠機智,立下奇功。”朱由校詔封魏忠賢的侄兒良卿為肅寧伯,賜給宅第、莊田,頒給鐵券。吏部尚書王紹徽請尊崇他的先世,朱由校詔令贈魏忠賢以上四世為肅寧伯。魏忠賢又假傳聖旨派他的黨羽太監劉應坤、陶文、紀用鎮守山海關,收攬兵權。再給他記功,庇蔭都督同知和世襲錦衣衛指揮使各一人。浙江巡撫潘汝楨奏請為魏忠賢建祠堂。倉場總督薛貞說草場失火,賴魏忠賢救助,得以無害。於是為他歌功頌德的人相繼不斷,各地祠堂都從此開始興建。

打擊異己

魏忠賢魏忠賢

編修吳孔嘉與同宗人吳養春有仇,便誘使吳養春的奴僕告發主人隱佔黃山,吳養春父子結果都死於獄中。魏忠賢派主事呂下問、評事許志吉先後往徽州抄他的家,株連相屬,非常殘酷。知府石萬程心中不忍,削髮掛職而去,徽州幾乎釀成禍亂。其黨羽都督張體乾誣告揚州知府劉鐸代李承恩圖謀陳解獄案,勾結方術士方景陽詛咒魏忠賢,結果劉鐸竟被斬首。又以睚眥之怨,誣告新城侯的兒子錦衣衛官員王國興,將他判以死罪,並罷免主事徐石麒。御史門克新誣告吳縣人顧同寅、孫文豸寫誄文祭奠熊廷弼,兩人被判犯了妖言罪斬首。又逮捕侍郎王之肕,將他斃死獄中。凡是魏忠賢素來所恨的,像韓火廣、張問達、何士晉、程注等人,雖已離職,也要將他們從官籍中除名,重的則被充軍,死了的還要追贓,將他破家。有些魏忠賢偶然忘了的,他的黨羽一定追論前事,激起魏忠賢的怒火。

當時,內外大權全歸於魏忠賢,閹官除王體乾等人外,還有李朝慶、王朝輔、孫進、王國泰、梁棟等三十餘人,做左右擁護。外廷文臣有崔呈秀、田吉、吳淳夫、李夔龍、倪文煥主謀議,稱為“五虎”;武臣則有田爾耕、許顯純、孫雲鶴、楊寰、崔應元主殺戮,稱為“五彪”。還有吏部尚書周應秋、太僕寺少卿曹欽程等人,稱為“十狗”。又有“十孩兒”、“四十孫”等名號。而做崔呈秀這幫人門下的,又不可勝數。從內閣、六部到四方總督、巡撫,都遍布他的死黨。他內心忌恨張皇后,這年秋,便誣告張皇后的父親張國紀縱奴犯法,然後假傳中宮旨意,企圖撼動張皇后,朱由校為他按奴法治罪,並責備張國紀。魏忠賢不滿意,又派順天府丞劉志選、御史梁夢環輪番揭發張國紀的罪狀,並說皇后不是張國紀的女兒。正好王體乾危言勸阻,魏忠賢這才罷了。

天啟六年(1626年)冬,三殿建成。李永貞、周應秋上奏魏忠賢的功績,朱由校遂進封魏忠賢為上公,加恩三等。魏良卿那時已晉封肅寧侯,這時又晉封肅寧公,食祿按魏國公例發給,再加恩庇蔭錦衣衛指揮使一人、同知一人。工部尚書薛鳳翔上奏給魏忠賢賜府第。不久太監陶文上奏喜峰隘口築成,督師王之臣上奏築山海關城,刑部尚書薛貞上奏大盜王之錦獄案,南京修建孝陵竣工,甘鎮奏捷,蕃育署丞張永祚擒獲盜賊,他們都說是出於魏忠賢的籌劃和計策。魏忠賢又自己上奏三年緝捕的功勞,朱由校下詔褒獎。半年之中,魏忠賢所庇蔭的有錦衣衛指揮使四人、同知三人、僉事一人。又授給他的侄兒希孟世襲錦衣衛同知,外甥傅之琮、馮繼先為都督僉事,而升崔呈秀的弟弟崔凝秀為薊鎮副總兵。名器被僭越濫用,至此達到了極點。他的同黨全部坐鎮薊、遼,以及山西宣府、大同各險要之地。總兵樑柱朝、楊國棟等人每年都向他奉獻名馬以及珍玩之物,從不間斷。

既非閹黨又非東林的袁可立本來並不想捲入黨爭,三殿大工正興,兵部左侍郎有閱視之責,“逆璫魏忠賢與崔司馬柄肆虐,有事大會無不呈面媚顏,公獨屏居人後,不假辭色。”“經略遣人為(老酋)弔祭,公(袁可立)恨其(袁崇煥)辱國非計,颺言於朝。某公急掩其口曰:‘勿忘言,封拜在此舉矣。’公嘆曰:‘以此封拜,不慮貽笑後世乎?’拂袖而出。大司馬聞之逆璫,璫大恨之。令偵事者日伺公門,卒無可中者。會南戶部尚書缺,廷推公,逆璫傳票致仕。” 天啟六年(1626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九卿科道官公推袁可立南京戶部尚書。本來魏忠賢也有意依賴袁可立的才望來支撐和平衡多事的明兵部,但閹黨已經無法隱忍袁可立的忤逆不順,下決心將袁可立排擠出朝。袁可立當堂抗疏道:“此非掛冠神武門時乎?”(《睢州志·袁可立傳》),遂被迫致仕歸里。時北則崔呈秀為本兵,自袁可立去職,天下兵馬大權閹黨一手握定。袁可立“歸而魏焰益肆”(《節寰袁公傳》)。

海內獻媚

天啟七年(1627年)春,又派崔文升總督漕運,李明道總督河道,胡良輔鎮守天津。崔文升原來曾侍奉光宗服藥,受到東林黨的攻擊。海內爭相望風獻媚,督撫大臣如閻鳴泰、劉詔、李精白、姚宗文等,爭相為魏忠賢頌德立祠,紛紛攘攘,唯恐不及。下及武夫、商賈小人。無賴之徒也都為他建祠。這些祠堂都建得極為工巧,他們侵占百姓田宅,砍伐墳地樹木,誰也不敢控訴他們。而監生陸萬齡甚至請求以魏忠賢配祭孔子,以魏忠賢的父親配祭啟聖公。

當初,潘汝禎首先上書,御史劉之待會藁遲了一天,即被撤職除名。而薊州道胡士容因不備具建祠書文,遵化道耿如杞因入祠不拜,都被投入獄中,判了死罪。因此天下的風氣,章奏無論巨細,都稱頌魏忠賢。宗室如楚王朱華、中書朱慎鑒,功勳外戚如豐城侯李永祚,廷臣如尚書邵輔忠、李養德、曹思誠,總督張我續以及孫國楨、張翌明,郭允厚、楊維和、李時馨、汪若極、何廷樞、陳維新、陳爾翼、郭如暗、郭希禹、徐溶等人,都是佞詞連篇,不顧羞恥。魏忠賢也時常給他們加以恩澤作為報答。所有的奏疏,都稱魏忠賢為“廠臣”而不稱其名。大學士黃立極、施鳳來、張瑞圖在起草聖旨時,也必說“朕與廠臣”,沒有人敢直寫魏忠賢的名字。山東產麒麟,巡撫李精白畫下圖像上報朝廷。黃立極等起草聖旨說:“廠臣修德,故仁獸到。”妄言欺騙竟至於此。朱由校前後賜給他嘉獎令無數,所發給的誥命都仿九錫文。

魏忠賢魏忠賢

這年從春到秋,魏忠賢冒領汪燒餅擒獲阿班歹羅鐵的功勞,累計庇蔭錦衣衛指揮使達十七人。他的族孫希孔、希孟、希堯、希舜、鵬程,姻親董芳名、王選、楊六奇、楊祚昌,都官至左、右都督和都督同知、僉事等。客氏的弟弟光先也加封為都督。魏撫民又從錦衣衛調任尚寶卿。而魏忠賢的志願還沒達到,正好袁崇煥上奏寧遠捷報,魏忠賢於是令周應秋上奏封他的族孫魏鵬翼為安平伯。再記三大工程功勞,封他的侄子良棟為東安侯,加封良卿為太師,鵬翼為少師,良棟為太子太保。於是他普遍賞賜群臣,用崔呈秀為兵部尚書兼左都御史,唯獨將袁崇煥的功勞廢棄不錄。當時鵬翼、良棟都還在襁褓之中,還不能走路呢。良卿甚至還代天子供祭南北郊社,祭祀太廟。於是天下都懷疑魏忠賢要篡奪政權了。

朱由校性機巧,好動斧鋸以及塗漆之類的事情,累年不倦。每次在拉線削墨時,魏忠賢之輩常來奏事。朱由校很厭煩,荒謬地說:“我已知道了,你們好自為之。”魏忠賢因此便任憑自己的意願恣行威福。他一年中多次出行,每次總是坐著文軒,羽簾青蓋,四馬如飛,鐃鼓鳴鏑之聲,隨著轟隆而過的車輪,隱沒在飛揚的黃土之中。錦衣衛官校腰圍玉帶,踏靴著衤夸,提刀相隨,夾馳於左右,廚師、優伶、百戲、奴婢這些隨從的人,又以萬計。百官的奏章,要用快馬才能趕上。所過之處,士大夫遮道拜伏,歡呼九千歲,些人乾脆叫他“九千九百歲”“舉朝阿諛順指者但拜為乾父,行五拜三叩頭禮,口呼九千九百歲爺爺。” 而魏忠賢還左顧右盼,不加理睬。客氏居於宮中,脅持皇后,殘虐宮嬪。偶爾出宮回私宅,侍從聲威顯赫,光照道路,看上去就像是皇帝的儀仗隊。魏忠賢原來愚笨無所長,他的黨羽便日夜教他,又有客氏做內主,於是群凶肆虐,荼毒海內。

權宦末路

天啟七年(1627)秋八月,朱由校駕崩,信王朱由檢即位。朱由檢素來熟知魏忠賢的罪惡,自己深加戒備,魏忠賢的黨羽開始恐懼了。楊所修、楊維垣先攻擊崔呈秀以試探朱由檢心意,主事陸澄原、錢元愨,員外郎史躬盛於是紛紛論奏魏忠賢。但朱由檢隱而不發。

於是嘉興貢生錢嘉征彈劾魏忠賢十大罪:一與皇帝並列,二蔑視皇后,三搬弄兵權,四無二祖列宗,五克削藩王封爵,六目無聖人,七濫加爵賞,八掩蓋邊功,九剝削百姓,十交通關節。奏疏呈上後,朱由檢召見魏忠賢,讓內官讀給他聽。魏忠賢非常恐懼,急忙用重寶賄賂信邸的太監徐應元,求他解救。徐應元是魏忠賢從前的賭友。朱由檢知道這事,便斥責徐應元。十一月,便將魏忠賢發往鳳陽安置,魏忠賢在去鳳陽的途中,仍豢養一批亡命之徒,朱由檢聞悉後大怒,命錦衣衛前去逮捕,押回北京審判。 李永貞得知訊息,連忙派人密報魏忠賢。魏忠賢自知難逃一死,行到阜城時,聽到後一項命令,便與同夥李朝欽在阜城南關客氏旅店痛飲至四更,最後一起上吊自殺。 朱由檢詔令將魏忠賢肢解,懸頭於河間府。將客氏鞭死於浣衣局。魏良卿、侯國興、客光先等都被處死,並暴屍街頭,還抄了他們的家。在抄客氏的家時,得八名宮女,大概想仿效呂不韋所為,所以人們尤其憎恨她。

崇禎二年(1629年)二月,朱由檢命大學士韓爌等人審定逆案,這才將魏忠賢的黨羽盡數逐出,東林黨人又得以進用。那些與逆案有關的人日夜圖謀報復。其後溫體仁、薛國觀之輩相繼執政,他們暗中排擠正直人士,為翻逆案做準備。朱由檢也厭惡廷臣結黨營私,於是又委任宦官,而逆案中的阮大鋮等人終於肆毒於江左,直到滅亡。

歷史評價

史書評價

明史》:“明代閹宦之禍酷矣,然非諸黨人附麗之,羽翼之,張其勢而助之攻,虐焰不若是其烈也。中葉以前,士大夫知重名節,雖以王振、汪直之橫,黨與未盛。至劉瑾竊權,焦芳以閣臣首與之比,於是列卿爭先獻媚,而司禮之權居內閣上。迨神宗末年,訛言朋興,群相敵仇,門戶之爭固結而不可解。凶豎乘其沸潰,盜弄太阿,黠桀渠憸,竄身婦寺。淫刑痡毒,快其惡正醜直之私。衣冠填於狴犴,善類殞於刀鋸。迄乎惡貫滿盈,亟伸憲典,刑書所麗,跡穢簡編,而遺孽餘燼,終以覆國。”

歷代評價

魏忠賢魏忠賢

楊漣:“忠賢本市井無賴,中年淨身,夤入內地,初猶謬為小忠、小信以幸恩,繼乃敢為大奸、大惡以亂政。”

朱由檢:“魏忠賢擅竊國柄,奸盜內帑,誣陷忠良,草菅多命,狠如狼虎。” “忠賢不過一人耳,外廷諸臣附之,遂至於此,其罪何可勝誅!”

朱長祚:“形質豐偉,言辭佞利。”

劉若愚:“忠賢少孤貧,好色,賭博能飲啖嬉笑,喜鮮衣馳馬,右手執弓,左手彀弦,射多奇中。不識文字,人多以傻子稱之。亦擔當能斷,顧猜很自用,喜事尚諛,是其短也。素好僧敬佛,宣武門外蒼文殊庵之僧秋月,及高橋之僧愈光法名大謙者,乃賢所禮之名衲也。如碧雲詩僧,則酒肉勢利不足齒矣。”

梁啓超:”其下者,則巧言令色,獻媚人主,竊弄國柄,荼毒生民,如秦之趙高,漢之十常侍,唐之盧杞、李林甫,宋之蔡京、秦檜、韓侂胄,明之劉瑾、魏忠賢,穿窬斗筲,無足比數。“

蔡東藩:“魏忠賢惡貫滿盈,中外切齒,但偽恭不及王莽,善詐不及曹操,無拳無勇,職為亂階,故以年少之崇禎帝,驟登大位,不假手於他人,即行誅殛,可見當日明臣,除楊、左諸人外,大都貪鄙齷齪,毫無廉恥,魏閹得勢,即附魏閹,魏閹失勢,即劾魏閹,楊維垣之行事可鑑也。”

軼事典故

有四人夜裡在密室飲酒,其中一個人喝醉了,謾罵魏忠賢,另外三個人嚇得不敢出聲。那個人還未罵完,東廠番子將四人押到魏忠賢的住所,立即將罵的人處寸磔,而慰勞另外三個人金子,三個都被嚇得魂飛魄散不敢動。

親屬成員

配偶:客氏

族叔:魏志德

侄子:魏良卿

外甥:傅應星

族孫:魏希孔、魏希孟、魏希堯、魏希舜、魏鵬程

姻親:董芳名、王選、楊六奇、楊祚昌

史書記載

《明史·列傳列傳第一百九十三》

影視形象

年份 演員
1986 電視劇《白髮魔女傳》 金童
1987 電視劇 《袁崇煥》 汪傑
1992 電視劇《新龍門客棧》 李立群
1994 電視劇《白髮魔女傳》 王偉
1995 電視劇《官場大先生》 石維堅
1999 電視劇《白髮魔女》 周紹棟
2002 電視劇《英雄》 劉威
2002 電視劇《太極英雄》 雷恪生
2004 電視劇《明末風雲》 魏宗萬
2005 電視劇《江山風雨情》 李丁
2005 電視劇《三揭皇榜》 王剛
2006 電視劇《三滴血》 薄貫君
2006 電視劇《錦衣衛》 黃志忠
2006 電視劇《天下》 王繪春
2006 電視劇《俠骨丹心》 李國華
2006 電視劇《大祠堂》 馬書良
2013 電視劇《連升三級之科考奇遇記》 梁家仁(劇中改名“魏好賢”)
2014 電視劇《魔幻手機2傻妞歸來》 周鈺
2014 電影《白髮魔女傳之明月天國》 倪大紅
2014 電影《繡春刀 金士傑
2016 電視劇《袁崇煥》 梁冠華
2017 電影《繡春刀2:修羅戰場》 金士傑
2017 電視劇《逾時空男臣》 何廣沛(飾李進忠/李小冬)

人物貢獻

天啟年間魏忠賢啟用的趙南星、孫承宗等將領都是能臣良將,所建立的關外防線在今後十數年間阻止清兵入關發揮了巨大作用。天啟朝與後來崇禎年間相比,遼東形勢更為利於明朝,因此魏忠賢的對外工作不應予以否認。

中國歷史上的十大奸臣

“奸臣”。指不忠於君主,弄權誤國營私、殘害忠良之臣。

中國歷代知名宦官

宦官是中國古代被閹割後失去性能力而成為不男不女的中性人,他們是專供皇帝、君主及其家族役使的官員。又稱寺人、閹(奄)人、閹官、宦者、中官、內官、內臣、內侍、內監等。我國先秦和西漢時期的宦官並非全是閹人;自東漢開始,才全部用閹人宦官稱“太監”,是隋唐以後的事,地位較高的內監就被稱為“太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