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氏春晚

馮氏春晚

馮氏春晚是民眾對於馮小剛執導的2014年春節聯歡晚會的戲稱。2013年7月,一直備受關注的春晚總導演人選落下帷幕,馮小剛接過總導演的聘書,和趙本山、張國立、趙寶剛、馮驥才、劉恆等文藝界大腕集體走馬上任。

基本信息

背景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一般都是由中央電視台內部人操刀,在長達31年的春晚歷史上,還從沒有“外人”動過總導演這塊乳酪。這一次,徹底打破單位、機制的限制,吸納社會上的人才,顯見央視態度從傳統轉為開放,所以由此引發了一些爭議和猜測。擅長市井黑色幽默和坐擁雄厚的娛樂圈人脈,被認為是馮小剛此次勝出的關鍵因素。馮小剛會給春晚貼上怎樣的“私人定製”的標籤?

一項媒體調查結果顯示,有六成網友表示很期待春晚能夠上演“馮氏幽默”,一改春晚以往的面貌;馮小剛任總導演,67.8%的人表示“有興趣”收看。

馮氏春晚主題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馮小剛他的想法很簡單:一切都為博老百姓一笑,“觀眾不是反感虛假、空洞和浮華嗎?我們的創作就著力解決這個問題”。

在早期,馮導關於春晚有一番言論:“都說春節晚會要改革,要我說,這春節晚會就好比一個儀式,夠分量就行了。好比三軍儀仗隊的指揮軍刀吧,你要美化它一下,給它加個纓兒什麼的都可以,但是不能給改成狼牙棒或雙刀,那就不叫指揮軍刀了。春節晚會也是這樣,怎么改它也是個春節晚上的聯歡晚會。”

實際上,馮小剛在“就任演說”時已經有所透露,“領導找我做這一屆春晚的總導演,其實就給春晚定了一個調子了”,這個調子就是2014春晚的八字方針“真誠、溫暖振奮、好玩”,“不能讓審查標準變成最高標準,春晚的最高標準就是博人民一樂。”

還有訊息稱,在某次策劃會上,馮導透露有意以電影的手法,將歌舞節目用一個主題貫穿其中,最終將一部“綜藝電影”在大年夜呈現在億萬觀眾面前。與以往春晚多個篇章不同,馮導可能會用一個完整的劇情串聯起所有節目,呈現出獨具特色的“馮氏電影版春晚”。

2013年10月,據記者了解,目前馮小剛和顧問團隊已經為馬年春晚制定了大體框架,其中的一個主題是“致青春”。春晚的“致青春”,則著眼於過去那些閃亮的日子。2012年,恰逢春晚舉辦30年,春晚的主題之一就是向春晚30年致敬。邀請了春晚30年來許多標誌性的歌手,再次演繹當年經典歌曲。

準備工作

馮氏春晚
馮氏春晚
馮小剛當上春晚導演後,開工第一天便開始密集開會,據傳一天只睡五六個小時。與會人員有晚會策劃人、在校大學生等社會各界人士,大家紛紛獻計獻策。據悉,這些策劃會的保密措施十分周到,嚴防媒體,相關人員透露:“現場門口有近10名黑衣保全駐守,謝絕央視以外的媒體旁聽,為避採訪吃飯只叫外賣。”正式面向社會各界廣泛徵集意見,或許正是這種“徵集建議”的態度,激起了很多人提建議的欲望,於是對於“馮氏春晚”,業內人士、藝術顧問、名人明星、廣大網友,大家從作壁上觀演變成了七嘴八舌提各種建議,這些建議中,有中肯可行的,當然還有更多不靠譜的,再加上近日傳出的有關春晚的各種花邊訊息有網友感嘆,這簡直成了一場狂歡,而這場狂歡勢必會使馬年春晚收視大增。

網友猜想

葛大爺第一個不來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有訊息稱,馮小剛曾請來郎昆等大腕開了一個“金點子大會”。馮小剛在座談會上透露自己沒想到大腕們一聽春晚竟然紛紛“退避三舍”,呼聲最高的葛優葛大爺更是第一個請辭,明確表示不會參加春晚,原因不詳。不過,該訊息自始至終無論是馮小剛還是葛優方面都沒有明確的官方回應。

據網友分析,葛優既不太可能放下身段演個小品,也沒有一展歌喉的實力,當主持人更是過於“跨界”了,所以即使葛優答應上春晚,以何種形式亮相也是個難題。

還有網友認為是因為葛優和馮小剛現在各屬不同的娛樂集團,葛優所在的英皇對旗下藝人的活動一向都很在意,而馮小剛入主春晚,站在其背後的華誼兄弟集團必然是鼎力支持,所以從這個層面來說,葛優不來春晚也合情合理。

郭德綱:欣賞馮導,上不上聽安排

郭德綱在北京某次演出間歇也談到上不上春晚的話題,他表示非常欣賞馮小剛:“馮導是很接地氣的導演,期待2014年春晚會不一樣。”至於自己上不上,他表示上不上要聽安排,現在說還太早:“合適就上,不合適就不上,咱別給人添亂就成。”

黃曉明等也被懷疑要上春晚

此外,馮導的行蹤也受到嚴密關注,凡是他會見的人都會被懷疑要上春晚。有媒體拍到馮導與趙寶剛宴請黃曉明徐靜蕾等人。於是,坊間猜測,馮導此舉可能與春晚有關。

徐崢拒絕

在馮小剛出任春晚總導演之後,馮小剛電影御用男主角葛優、多年好友宋丹丹以及陳佩斯都被猜測可能登上馬年春晚的舞台。事實上,馮小剛也與這些人多次接觸,動用各種關係遊說他們上春晚,不過,據記者了解,這些人上春晚的希望基本上都破滅了。據知情人透露,徐崢已經婉拒了馮導的邀請。

爭議性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實際上,馮小剛還不得不面對來自客群的壓力大眾和精英的口味如何調和。畢竟,這是一檔為13億人做的年夜飯。此外,如何在春晚必將經歷的三批六審中保持藝術獨立性,怎么拔掉多如牛毛的紮根春晚的“釘子戶”,無一不在考驗馮小剛團隊的勇氣和智商。
上有領導審查的壓力,下有觀眾吐槽的危機,擔任春晚總導演夾縫中求生存的尷尬就在所難免。對此馮小剛心如明鏡,所以在就職發言中,一是向領導要求審查放鬆政策,希望能有更大的創作自由度;二是通過媒體表明心態被罵很正常,也委婉地給自己留了條退路。

馮小剛此次執掌春晚,留給觀眾最大的期待就是恢復語言類作品針砭時弊、幽默諷刺的藝術特色。而長時間以來,春晚被嚴格“把關”已經成了理所當然的慣例。因此,一場馮小剛與央視作品審查之間“誰是甲方,誰是乙方,甲方乙方誰說了算”的暗戰,或將成為本屆春晚改革的關鍵所在。

從傳出馮小剛將出任春晚總導演開始,全國成百上千家媒體高度關注,也重新吊起了公眾對馬年春晚的好奇心。對於在情感上對春晚還有餘熱的觀眾來說,雖然不奢望馮小剛們能給一台被吐槽多年的晚會帶來質變,但大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馮小剛”僅僅是春晚一個重新吸引眼球的噱頭,晚會的創新求變在制度上仍舊阻礙重重。

主題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2014春晚的最高標準主題是博人民一樂。

方針

2014春晚的八字方針是真誠、溫暖、振奮、好玩。

驚喜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馮氏春晚”無植入廣告
算起來,馮小剛堪稱植入廣告的鼻祖,一部《大腕》將“植入廣告”以幽默的方式搬上銀幕。那么由馮小剛執導的馬年春晚是否有植入廣告呢?記者採訪了解到,春晚只有開播前的“貼片廣告”,而在節目演出過程中並沒有植入廣告——零點報時冠名除外。

馬年春晚繼續無植入廣告
國產電影的“植入”鼻祖非馮小剛莫屬。從《沒完沒了》里的某銀行開始,他的賀歲片裡常能見到眾多商家的身影。而後的《一聲嘆息》《大腕》《手機》《天下無賊》……觀眾幾乎在每年的馮氏賀歲片中都能找到植入廣告,尤其《非誠勿擾2》直接創下六千萬的單片廣告植入新高。

馬年春晚由馮小剛執導,他會在晚會中巧妙植入廣告嗎?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記者聯繫到馬年春晚劇組的知情人士,對方肯定地表示:“植入廣告從2011年就已經沒有了,2012年、2013年都在執行,除了在春晚當晚零點報時之外,其他時間段是沒有任何廣告的。”

四年春晚“零廣告”少掙二十多億

以差不多6.5億元廣告收入創歷年新高的央視虎年春晚,曾引發人們口誅筆伐,被戲謔是“廣告中插播晚會”。央視宣布2011年的春晚“零廣告”。“零廣告”雖然不是哈文率先提出,但哈文是最堅決的貫徹者。2012年和2013年,哈文對外明確宣布央視春晚廣告“零植入”。如果以虎年的廣告收入計算,從2011年到2014年,連續四年的“零廣告”,讓央視收穫“純潔”的春晚,但也少掙二十多億元人民幣。

“零廣告”並不是說央視春晚沒有收入。央視廣告部主任何海明此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這並不代表春晚無廣告,春晚的前後還是有廣告的,而且春晚零點報時也是會有廣告。但是前幾年曾經有的植入廣告,這些我們今年沒有涉及。其實這種大型的活動,在國外也是,要沒有廣告的話它也是不正常的。而去年,春晚播出了兩則公益廣告頗受好評,今年還將延續。”

從有關方面獲悉,2014年馮小剛導演的春晚前也會有公益廣告,央視已經在滾動播出的公益廣告《回家》將播出。此前還有人在超市看到范偉拍攝春晚相關視頻,很有可能明星也會加入到公益廣告中來,成為今年春晚的一個亮點。

期待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馮氏幽默、收視率、廣告額……由馮小剛出任總導演的2014年春晚,讓一些人從現在起就充滿了期待。最近的一項媒體調查結果顯示,有六成網友表示很期待春晚能夠上演“馮氏幽默”,一改春晚以往的面貌;馮小剛任總導演,67.8%的人表示“有興趣”收看。

然而,已過“而立之年”的春晚,想靠換個導演從此脫胎換骨,恐怕還不太現實。

5年前,馮導關於春晚有一番言論:“都說春節晚會要改革,要我說,這春節晚會就好比一個儀式,夠分量就行了。好比三軍儀仗隊的指揮軍刀吧,你要美化它一下,給它加個纓兒什麼的都可以,但是不能給改成狼牙棒或雙刀,那就不叫指揮軍刀了。春節晚會也是這樣,怎么改它也是個春節晚上的聯歡晚會。”

不同於普通的文藝晚會,央視春晚之於中國文藝界的地位是很特殊的,不僅是全國文藝工作者的最高舞台,也是文藝創作、文藝管理的風向標。春晚本身就是一個必須具備文以載道功能的晚會,拿它開刀,馮小剛的挑戰和阻力將會是巨大的。幾乎沒有什麼懸念的是,面對春晚幾十年形成的定式,馮小剛率領的“豪華幕後團隊”很難對春晚做傷筋動骨的整形手術,做個美容、化個小妝、換個髮型,基本上也能達到煥然一新的效果。

百事纏身的馮小剛是否能夠真心誠意全身心投入春晚之中姑且不說,馮小剛雖然接手春晚大印,央視是否願意徹底放權交由馮小剛全權操辦,是實打實的、動真格的改革,還是帶有作秀嫌疑的“虛晃一槍”,不能不成為盤鏇在眾多期待春晚改革人士心頭的最大疑問。特別是,近日又有訊息稱,央視著名導演郎昆正式加盟馮小剛的春晚創作團隊。
馮小剛團隊內部的磨合也是個問題。俗話說,一山容不下二虎,三個和尚沒水吃。更何況,藝術家從來都不是群居動物,大都以個性強著稱。當藝術見解發生衝突,是民主還是集中,是民主之上的集中,還是集中之下的民主,拿捏起來很有學問。

實際上,馮小剛還不得不面對來自客群的壓力大眾和精英的口味如何調和。畢竟,這是一檔為13億人做的年夜飯。此外,如何在春晚必將經歷的三批六審中保持藝術獨立性,怎么拔掉多如牛毛的紮根春晚的“釘子戶”,無一不在考驗馮小剛團隊的勇氣和智商。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上有領導審查的壓力,下有觀眾吐槽的危機,擔任春晚總導演夾縫中求生存的尷尬就在所難免。對此馮小剛心如明鏡,所以在就職發言中,一是向領導要求審查放鬆政策,希望能有更大的創作自由度;二是通過媒體表明心態被罵很正常,也委婉地給自己留了條退路。

馮小剛此次執掌春晚,留給觀眾最大的期待就是恢復語言類作品針砭時弊、幽默諷刺的藝術特色。而長時間以來,春晚被嚴格“把關”已經成了理所當然的慣例。因此,一場馮小剛與央視作品審查之間“誰是甲方,誰是乙方甲方乙方誰說了算”的暗戰,或將成為本屆春晚改革的關鍵所在。

從傳出馮小剛將出任春晚總導演開始,全國成百上千家媒體高度關注,也重新吊起了公眾對馬年春晚的好奇心。對於在情感上對春晚還有餘熱的觀眾來說,雖然不奢望馮小剛們能給一台被吐槽多年的晚會帶來質變,但大家最不希望看到的是,“馮小剛”僅僅是春晚一個重新吸引眼球的噱頭,晚會的創新求變在制度上仍舊阻礙重重。

節目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2014年1月26日,馬年春晚第五次彩排在京舉行,趙本山、蔡明、華少、牛莉、郭冬臨、張靚穎、郝雲、華晨宇、李琦等亮相彩排現場。以下為目前最新的2014央視馬年春晚節目名單[1-5]
春晚先導片:春晚是什麼(姚晨、范偉、葛優、吳秀波等)
1.歌曲:《想你的365天》(李玟、沙寶亮、張靚穎、林志炫)
2.舞蹈:《萬馬奔騰》舞蹈演員
3.歌曲:《群發的簡訊我不回》(郝雲)
4.腹語:《空空大拜年》(劉成)
5.歌曲:《張燈結彩》(王二妮,阿寶)
6.小品:《擾民》(蔡明、華少、岳雲鵬、大鵬等)
7.歌曲:《時間都去哪兒了》(王錚亮)
8.歌曲:《最美的夜晚》(梁家輝、陳慧琳)
9.小品:《扶不扶》(沈騰(微博)、馬麗等)
10.歌曲:《答案》(楊坤(微博)、郭采潔)
11.小品:《我就是這么個人》(馮鞏等)
12.歌曲:《倍兒爽》(大張偉(微博))
13.魔術:YIF
14.創意舞蹈:《一馬當先》舞蹈演員
15.歌曲:《玫瑰人生》、劉歡、蘇菲瑪索
16.歌曲:《英雄讚歌》(王芳)
17.舞蹈:《紅色娘子軍(選段)》(中央芭蕾舞團)
18.歌曲:《萬泉河水》(孫楠(微博))
19.兒童舞蹈:《歌舞青春》
20.相聲:《麻煩先生》(曹雲金、劉雲天)
21.歌曲:《目標》(黃渤)
22.小品:《人到禮到》(郭冬臨、牛莉、邵峰等)
23.雜技:《春光爛漫》
24.京劇:《同光十三絕》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25.創意節目:側躺劇
26.歌曲:《老阿姨》(韓磊)
27.創意武術節目:《劍心書韻》(成龍)
28.歌曲:《情非得已》(李敏鎬、庾澄慶)
29.創意器樂:《野蜂飛舞》(郎朗)
30.舞蹈:《百花爭妍》
31.少數民族歌舞串燒:《歡歌》
32.《直通春晚》歌曲類四強節目VS《中國好歌曲》
33.歌曲:《卷珠簾》(霍尊)
34.歌曲串燒:(華晨宇、李琦、肖懿航、汪小敏)
35.歌曲:《天耀中華》(姚貝娜)
零點
36.快板:年味兒(張國立等)
37.歌曲:《我的中國夢》(張明敏)
38.歌曲:《難忘今宵》(李谷一、蔣大為、王馥荔、楊洪基、蔡國慶等)
(以除夕夜實際播出為準)

評說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如果不是開場短片《春晚是什麼》由張國立做主持,似乎很難辨清今年的春晚氣質與去年乃至前幾年的春晚氣質有何區別。一樣的喜大普奔,一樣的高端大氣上檔次,一樣的唱紅,一樣的國家敘事,一樣的熱血沸騰……甚至連蔡明的毒舌都那么似曾相識。

好在,有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春晚是什麼》,它顛覆了30餘年春晚的開場風格,真是神來之筆,有著明顯的馮小剛氣韻與氣場。通過李雪健、葛優、姚晨、姚明、馬雲、林丹等名人與普通民眾對春晚的定義和態度,刷新了以往陳舊的開場白,顯得有趣兒親切,更玩起了自我吐槽,借片中人之口,說“看什麼春晚,俗氣!”“春晚看什麼?吐槽啊!”等等,馮小剛拿出擅長說事的本領,以及接地氣、有人情味的表達,那種舉重若輕,那種良苦用心,正如有網友調侃“春晚一開篇就把自己的槽都快吐完了”。
前不久馮小剛直言“我對春晚的改變遠不如春晚對我的改變。我對春晚的改變,如果能有5%至10%就不錯了”。他是誠實的,不裝也不誇大其詞——對春晚的改造並沒有脫胎換骨,大概10%。儘管只有10%左右,但足以說明馮小剛已經盡力。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在觀眾求新求變的今天,僅改變10%當然難讓人過癮,但已屬不易。春晚以前是台長工程,從今年起已經升格為國家項目,國家項目是什麼呀,奧運會開幕式是國家項目。升格了,這是好事,但同時壓力山大,想處處做顛覆性的改革難乎其難。馮小剛是總導演,但只是總導演而已。

其實,即便央視春晚完全變成馮氏春晚,是否就沒人吐槽,舉國齊叫好?當然不可能!這個年夜飯備受爭議的關鍵,不是誰來掌勺,也不是如何調整食材,更不是烹飪技巧,老百姓平時都吃得肚圓,甚至都“三高”了,你端上一桌子佳肴,他能有多大食慾?大家見多“食”廣了,自然要指指點點吹毛求疵,這很正常,也是好事。如果十幾億人口依然只能在除夕時才能吃一頓精神大餐,豈不悲哀?

馮小剛是有抱負的,同時必須妥協,這就是春晚的特殊性所在;而春晚無論做得好不好,必然有吐槽聲,這正折射了時代多元性。在精神大餐越來越多的今天,羊年春晚將迎接什麼樣的命運,這是下一屆春晚導演的事了。

連結

馮氏春晚馮氏春晚
在長達31年的春晚歷史上,還從沒有“外人”動過總導演這塊乳酪。這一次,徹底打破單位、機制的限制,吸納社會上的人才,顯見央視態度從傳統轉為開放,總算是把“開門辦春晚”的精神落在了實處。

從“全民狂歡”到“全民吐槽”,央視春晚已經走入第32個年頭。近年來,隨著春晚的人氣與口碑顯著下降,春晚需要改革的呼聲越來越高。這其中,固然有審美疲勞和替代性選擇更多的因素,但最為關鍵的,恐怕是這場官方最大規模的文藝盛宴,離真實的民眾生活越來越遠。當諷刺幽默變成胳肢逗樂,春晚的笑聲也越來越怪異。

年年談創新、年年談開門辦春晚,卻從未有過實質性改變。馮小剛們的加入,在某種程度上或許可以改變央視春晚的內在基因,讓春晚換一種“笑法兒”。擅長市井黑色幽默和坐擁雄厚的娛樂圈人脈,被認為是馮小剛此次勝出的關鍵因素。馮小剛會給春晚貼上怎樣的“私人定製”的標籤?他的想法很簡單:一切都為博老百姓一笑,“觀眾不是反感虛假、空洞和浮華嗎?我們的創作就著力解決這個問題”。

作為中國內地最具有電影票房號召力的導演之一,馮小剛正式出任央視春晚的總導演,無疑是春晚30多年來最大的變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