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甲[網路用語]

馬甲[網路用語]
馬甲[網路用語]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一個現實人在同一論壇註冊多於2個(含2個)ID並同時使用時,常用的或知名度較高的那個ID一般稱為主ID,其他ID稱為馬甲ID,簡稱馬甲。基於網路的虛擬性和人性格的多面性,馬甲是網路虛擬社會普遍存在、不可消除的一種現象。馬甲的存在,使網路比現實社會更接近人性,也更具吸引力。

基本信息

定義

一個現實人在同一論壇註冊多於2個(含2個)ID並同時使用時,常用的或知名度較高的那個ID一般稱為主ID,其他ID稱為馬甲ID,簡稱馬甲。基於網路的虛擬性和人性格的多面性,馬甲是網路虛擬社會普遍存在、不可消除的一種現象。馬甲的存在,使網路比現實社會更接近人性,也更具吸引力。

分類

狀態分類

馬甲馬甲
1.曝光馬甲:指大多數普通網友知道其主ID是誰的馬甲。曝光馬甲又分為主動曝光馬甲和被動曝光馬甲。前者是由主ID主動聲明的,比如因主ID被盜、被封、忘記密碼或純為娛樂,於是註冊新馬甲一領;後者多屬使用不當,把馬甲穿破,被網友發現,不得不承認或默認的。

2.限制級曝光馬甲:指在特定的圈子裡曝光但並不為廣大普通網友所知的馬甲,此類馬甲較適用於發展幫派隊伍,團結自己人,打擊異己。

3.疑似馬甲:指被大多數普通網友懷疑為某主ID的馬甲卻不能證實的ID。此類ID若以科學的嚴謹態度來說,還不能稱為馬甲,但在無風不起浪的搗亂份子來看,仍可稱為馬甲。

4.私密馬甲:指除了使用者本人暫時無人知曉其主ID的馬甲。

功能分類

1.造勢型馬甲:或是用於頂自己和朋友的貼以造成祖國形勢一片大好的假象,或是用於掐敵人的貼給對手造成百萬雄兵過大江和草木皆兵的心理壓力。

2.造反型馬甲:一種是當自己的主ID已在網友中形成固定的完整形象時,用這類馬甲發表另類見解,此為造自己反型;一種是當自己的主ID已形成固定的朋友圈時,用這類馬甲發表反對甚至詆毀主ID朋友的觀點,此為造朋友反型。

3.條理型馬甲:這類馬甲很可能分不出哪個是主ID哪個是馬甲,該類馬甲的主人一般條理過於清晰,一個ID用來談經濟,另一個ID用來談文藝;再一個ID用來寫寫生活感悟,等等等等,每件馬甲各司其職。

4.起死回生型馬甲:就是主ID已死,用馬甲上陣。

5.娛樂型馬甲:純粹娛人娛己,搗亂搞笑的馬甲。馬甲的常用戰術1瞞天過海:這是馬甲的最常用戰術,好比蒙面大盜草上飛身穿夜行衣來無影去無蹤。

常用戰術

1.圍魏救趙:當主ID被圍攻時,可使用馬甲直攻匪首,使其疲於應戰,以解主ID之圍。

2.趁火打劫:看哪個貼子夠熱,用一堆馬甲進去混分,賺點兒是點兒。

3.無中生有:用馬甲造個謠是多么輕鬆愉快的事啊~~~~

4.李代桃僵:主ID被圍攻時,可用馬甲上竄下跳吸引敵人的注意力,馬甲被罵死無所謂,主ID安全最重要。

5.借屍還魂:這個往往是磚手常用,沒辦法,磚手難免陣前亡,死則死矣,沒啥大不了滴,再註冊一件新衣還是一名磚手。

6.拋磚引玉:用馬甲惹惱對手,使其口出不遜,即可投訴致其死亡或暫死。嗯,這個叫拋磚引口水更合適.

7.暗渡陳倉:實在打不過,讓主ID留給大家一個遠去的背影,穿上馬甲咱又回來了。

8.指桑罵槐:這種尤其適用於己方為私密馬甲,而對方是限制級曝光馬甲,罵起來肯定過癮,讓對方啞巴吃黃蓮,有苦也說不出。

9.反客為主:暈,馬甲玩得太好太投入太出名了,主ID被人忘了。

10.美人計:註冊一個性別女的馬甲,往往能達到意想不到的境界。

11.反間計:死乞白賴是說對方是誰誰誰的馬甲,要言之鑿鑿,就算逼不反他/她的盟友們,也能消耗其一大半的體力。

12.笑裡藏刀:最適用於造朋友反型馬甲,主ID一副拳拳赤子之心,等你把幼稚園搶糖豆國小時摸女生屁股中學時手淫等等糗事醜事都交待清楚了,再用馬甲殺你個回馬槍,不死也讓你掉層皮。

特徵

1.註冊時間不長;
2.或帖子數較少,或幾乎沒有主題,或全部是轉貼;
3.每每吵架貼都及時現身,每每翹邊貼都會出現;
4.沒有朋友或從不和論壇的老前輩之一相識。
補充:馬甲就是你的論壇的另一個ID,比如百度貼吧ID,不常用的ID。想忽悠人的時候就穿上“馬甲”,主要目的是不想讓人認識你。

成因

其一,歷史沿革造成的。比如,我的一位朋友,原來只在聊天工具如QQ上玩,在那裡註冊了一個個性化的名字,後來進入了論壇,要發表大作了,突然覺得應該有一個類似筆名的ID,於是註冊了一個很優雅文靜的論壇名字,但是,畢竟對自己使用多年的聊天用名有了感情,於是,又註冊了那個名字,這就形成了一件馬甲。通常,這樣的馬甲是對自己的朋友們公開的,他穿那件衣服出場大家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我還有的朋友是從聯眾被朋友拉到論壇的,也有類似情況,可以用來支持我的論點。
其二,文字快手或乾脆夠得上寫作機器,卻又澹泊名利,哪怕是虛擬世界中的名氣他也不想要,於是就註冊許多馬甲,每天不停地換來換去的,穿著不同的衣服分別表演。我有一位朋友可以稱得上西陸知名寫手了,用過的馬甲不下六件,每一件發過的作品都夠我這樣的人絞盡腦汁寫一氣的。我們是朋友,我發現他在論壇上的文集中只收錄了他很少的一部分文章,而在他個人網頁上,則可以看到更多的文章,後來,他才不好意思地坦白了自己用過很多馬甲的事實。
其三,通常是論壇上最賣力的斑竹,為了活躍論壇,製造繁榮,一個人每天穿不同馬甲穿梭般上場,以不同的身份對新人進行回復,甚至自問自答、插科打諢。這樣的人,大多是非常熱心的,有時也會與別人或與自己開個玩笑,但都是出於善意。應該說,論壇屬主選拔到這樣的斑竹,運氣可以說是非同一般地好,我估計,看到屬下如此賣力,他睡眠中都會笑出聲來的。
其四,純粹是為了暈人。其實這和在聊天室里暈人是大同小異的,區別在於聊天室里暈人是實時的,當場進行對話,而論壇里則必然要有一定的延遲了,但它也有自己的優越性,至少,整個暈人過程具備可追索性,而且可以在更大的範圍被觀賞。這種情況,通常是在非常相熟的朋友之間進行的,結果也以暈人的和被暈的皆大歡喜居多,而且,往往暈到一定程度,總會透露出自己的一些信息或蛛絲馬跡,那被暈的朋友則會恍然大悟,導致雙方的友誼更加深厚。本人就曾經擁有這樣的馬甲,把一位很尊敬的大姐姐給暈了,可惜正自得意,尾巴卻沒夾住,被人家很利索地抓住了。這種目的註冊的馬甲,很可能只穿一次就放到了箱子底下永不再用,比較奢侈。
其五,不便使用“名字”。比如,對於某篇文章有不同看法,說了怕傷人,以後不便“見面”(只在同一論壇或社區),不說又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於是用一個“管點閒事”啦,“善意提醒”啦之類的臨時馬甲發表自己的觀點,這樣雖然也談不上多么光明磊落,但也不至於造成對方非常的不快與傷心,應該說還是可取的。還有的是喜歡飛磚傷人,屬於放暗箭打冷槍,因為其出發點就不公正,其做法也就不那么值得稱道了。
其六,不能使用原來的“名字”。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名字”曾經乾過非常陰險狡詐惡毒的事情,而且已經被別人識破了,換句話說,就是那名字已經臭不可聞了,他自己也只有忍痛承認那“名字”的死亡現實。嚴格地說,他後來用到的已經不再是什麼馬甲了,而是一個新的“名字”。如果出於善意的推測,那該證明他想自新了。但是,魯迅先生不憚以最大的惡意揣度國人,應該不無道理,作為先生的崇拜者,對於這樣的有過前科的人,我以為小心一點總無大過。例子也是現成的,但我覺得不舉也罷。與其它事物一樣,馬甲不以你喜歡與否為轉移,它會一直存在下去的,而且,從上面的分析看,大多數情況,馬甲還是有其正面意義的。其實,正如古人說的,文如其人。“名字”也好,馬甲也罷,總要或多或少地打上某些獨特的烙印,正像人的面孔不會因為改個好聽的琅琅上口的名字就變得魅力無窮一樣,語言習慣、文字作風當然也不會因為換個ID就截然不同。說穿了,對於末一種情況,我以為,即便費勁心計,在明眼人看來,也不過徒添笑料、枉為笑談而已。記得有個小品說得好,小樣兒,以為穿個馬甲上來我就認不出你了?

鑑別

馬甲,即同一個人的不同ID,它的分類可謂五花八門,個人認為,馬甲無非兩類,一種是自己用的,一種是註冊給別人用的,後者一般就是趁知名論壇開放之際,惡意註冊馬甲,然後奇貨可居待價而沽,這種馬甲各大論壇皆不歡迎,都欲除之而後快,這也是論壇喜歡清理馬甲的最主要原因。前者私人用的馬甲,在功能和作用上更是千奇百怪,一兩句話很難闡明,但不管註冊此馬甲的目的為何,只要不是在論壇搞破壞,沒有違反論壇規定,個人認為就沒必要對此趕盡殺絕。馬甲的形成緣由眾多,有些是情有可原的,如忘了密碼或被盜後就重新註冊了個ID,因此不分情況的清理馬甲只會釀成一些冤假錯案,造就大批竇娥。
很多論壇並沒有明確說是否允許馬甲,這就相當於是默許馬甲存在,論壇對此是睜隻眼閉隻眼,任其發展,只要不惹事就沒問題;有的論壇則明確規定允許存在一定數目的馬甲,只要不超過這個數額,也不會找你麻煩;還有的論壇則是容不得一個馬甲存在,揪出一個就槍斃一個。
刪除馬甲已成為論壇官方打擊異己清理門戶的手段之一,而某會員到底是否擁有馬甲,怎樣鑑別馬甲則成為問題的關鍵所在,但現在論壇上流行的馬甲查詢方法並不完全可靠(跟測謊儀一樣,作為重要參考標準還蠻不錯),論壇官方鑑別馬甲通常都用所謂的IP鑑定法,簡單點講就是管理人員在後台查詢,某幾個ID如果曾用同一IP登入過,那么就可粗略地認為這幾個ID後面很可能為同一個人,當然,僅此標準還不足以下最後決定,需綜合其他證據一起考慮。
如果兩個ID的登入IP相同,那么能說明有一個是馬甲嗎,答案是不一定,在學校,網咖,公司等地方,通常用的是同一區域網路,對外都是一個公網IP,這個靜態IP一般是固定的,從論壇角度來看,不管是裡面哪台電腦用哪個ID登入,顯示的IP都是同一個,但誰知道這些ID是同一個人的,還是他和他朋友同事各自的呢?對某個特定論壇而言,會員總人數如果數量龐大,那么出現這樣的可能性就相對來說較大,反之本身就沒多少人,就有許多帳號重IP,那么就很值得懷疑了。如果不是通過區域網路聯網,而是一般家庭的ADSL虛擬撥接,那么這種出現不同人的帳號同IP的可能性雖在理論上有,但實際上這種撞車的幾率很小,如果在這種情況下你的ID被當做馬甲著清理的話,你都可以去買彩票了。
養馬甲有經驗的人,一般都善於隱藏和保護自己,故意避開兩者同IP,也就是登入馬甲時寧願通過代理或其他途徑,也絕不用主號所在的IP,避免主ID被暴露,這樣即使馬甲不幸被查出來,也能保全主公性命。在前面介紹的那場爭論中,由於論壇官方並沒有證據說明此會員主ID的IP與馬甲相同,所以說到底有無馬甲還存在一定爭議。某論壇曾發公告讓有馬甲的去自首,坦白從寬,其實只要自己主ID沒與馬甲同IP登錄過,就不必太擔心,論壇也很難奈何了你,就算不小心兩者同IP過,也用不著緊張,論壇會員成千上萬,誰會有事無事地查你有無馬甲啊,除非自己由於什麼問題被盯上了。
有的人以為自己是家庭寬頻上網,每次重新連線IP都會變化,所以就放心大膽地註冊和使用馬甲,孰不知管理人員也都不傻,不管你的IP怎么變,你的IP前兩段總是相同的(個別情況例外),而兩個帳號的IP前兩段一致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此兩個ID的IP位址前兩位相同,而一個常上另一個很少上,則後一個也有馬甲的嫌疑。正因為如此,你看那些論壇封IP的,一般不是只封你犯事的那個IP,直接就是前兩位相同的IP段全封,寧錯殺一萬,也不放一人漏網。
如果自己只是一般會員,沒有查看IP的許可權,那么只有從一些蛛絲馬跡判斷馬甲,我根據大家都能看得到的ID資料,試著分析某ID有無馬甲的可能,方法僅供參考,不當之處,歡迎指正。
1.ID:馬甲和主ID在名稱上相似,或兩者間在意思上有一定聯繫,讓人一觀便知,如我的ID是亂世狂人,若還有個ID叫亂世狂神,那么後者可能就是馬甲,但這種情況極少,除非他是特意暴露沒刻意隱瞞身份。一般的馬甲名字都會故意與主ID取的錯開,兩者八竿子打不著,僅從ID上很難讓人聯想到誰是馬甲。另外如果ID是堆英文亂碼,很容易就能辨認出是馬甲,則可能乃新人的傑作,所以註冊馬甲道行高的人,馬甲名字也是很考究的。
2.頭像:馬甲屬於小號,主人在它上面花的心思可能就較少,對頭像也不重視,所以大部分馬甲是沒有頭像的,但也有的馬甲被主人當做2號ID,就可能也有頭像,而且頭像還相當的好看。
3.發帖:馬甲的發帖量相對主ID來說都較少,主題帖很少,即使有大部分也是轉載,回帖相對來說就較多,且字數很少,純為賺分,也防止言多必失,所以馬甲都喜歡呆在水區。另外發帖量與金錢可以一起考慮,帖很少而金錢或分數奇高,則很有可能是專門用來存錢的馬甲。
4.註冊時間:一般是晚於主ID,這個不難理解,有個別例外的,是先隨便註冊個ID上論壇瞧瞧,後來又準備正兒八經的在論壇混了,所以主ID註冊時間反而晚於馬甲。
5.線上時間:真正泡論壇或到論壇學習技術的,線上時間和註冊時間基本上會成正比,由於論壇一般只能同時登入一個ID(跟掛QQ不同),所以馬甲的線上時間必然不可能很長,線上時間很短的ID,要么是新手,不然就可能是馬甲。另外線上時間最好與發帖量綜合起來看,線上很長但發帖極少的,則有可能為專門潛水掛機的馬甲。
6.最後登錄:馬甲喜歡隨主ID的出現而現身,通常會頂主ID的帖子,頂完就閃,所以兩者的最後登錄時間通常會是同一天。而且有的馬甲是臨時註冊的,目的就是為了趕來發完這句話,一旦使命完成,也就壽終正寢,以後用的上時才會重出江湖。
鑑別馬甲還可以根據它的很多特性,如馬甲一般為了隱藏自己,幾乎沒有朋友,所以在論壇沒多少人相識;還有那些到處發廣告,不黃則反的內容,胡亂四罵,這種也大多是馬甲;另外由於馬甲和主ID身後都是同一個人,因此兩者的語言習慣或者說文風總有相似之處,最明顯的是使用的特殊字元或者表情,字型大小顏色,輸入法,甚至某個屢寫屢錯的字等,長時間注意觀察,狐狸尾巴總有漏出來的一天;還有種是平時發言極少,但一張嘴就是批評某人的話,或者大誇某人,這種也有馬甲的嫌疑。
以上僅是個人一點拙見,存在的必有價值,對於馬甲,大家是各仁各智,鄙人認為,中傷他人挑撥離間或發布虛假信息廣告的馬甲,是人人得而誅之,必須剝開它身上那層皇帝的新衣,暴露於大庭廣眾之下;而善意或不傷害大眾利益的馬甲,則該像古裝劇中常見的好妖壞妖一樣區別對待,隨之任之由之,讓他接客群多雪亮眼睛的考驗。最後說一句,要想完全消除馬甲,除非論壇全部實名制,但顯然這在當前是行不通的。
最後補充一點:
仿冒馬甲:指某些純屬無聊想興風起浪或惡作劇之用的ID。這類馬甲在部分論壇或貼吧十分常見,而且這類馬甲的製作十分簡單,特別是含有英文字元的ID號,修改其中的一個或兩個字元不注意很難辨別,如gay與gay,其中的“a”不同,但是顯示出的效果近乎相同,如果這個被仿ID很久沒上,而馬甲使用這個ID說說什麼失蹤感想也是十分開心的。當然,還有一些中文異體字的馬甲也是相當常見的。使用這類馬甲的人一般都是逗逗大家,並沒有什麼惡意,當然不排除使用這類馬甲做些傷天害理的事,冒充某ID散布不雅言論,然後便失蹤,待此ID再次上時卻被千夫所指,而鬧事貼也由於影響不好被管理員刪除。如果你遇到這個情況,那我覺得你比竇娥還冤100倍。

趣聞

世上馬甲最多的名人居然是魯迅:
魯迅(1881.9.25-1936.10.19)原姓名周樹人,字豫才,小名樟壽。
魯迅一生所用筆名發表的文章大致如下:
戛劍生1898年作《戛劍生雜記》,發表於1936.11.16日《宇宙風》半月刊第29期。
樹人1903.6.8日詩《題照贈仲弟》。收入《集外集拾遺》附錄一。
庚辰《譯哀塵》,發表於1903年6月15日《浙江潮》第5期。
自樹《斯巴達之魂》(小說),發表於1903.6月和11月《浙江潮》月刊第5、9期。
索子1903年作《中國地質略論》,發表於同年10月10日《浙江潮》月刊第8期。
索士1903年譯《地底旅行》,發表於同年12月《浙江潮》月刊期第10期。
令飛1907年作《人之歷史》一文,發表於同年12月《河南》月刊期第1號。
迅行1907年作《文化編至論》,發表於1908年8月《河南》月刊第7號。
樹1910年8月15日《致許壽裳函》。
黃棘1912年作《〈越鐸〉出世辭》,發表於1912年1月3日《越鐸日報》創刊號。
周豫才1912年2月19日《越鐸月報.告白》。
周樹1913年11月17日作《〈嵇康集〉跋》,收入《魯迅全集》1938年6月版第9卷。
魯迅1918年4月2日作《狂人日記》,發表於1918年5月15日《新青年》月刊第4卷5號。
唐俟1918年作新詩《夢》。發表於1918年5月15日《新青年》第4卷5號。收入《集外集》。
俟見於《隨感錄.二十五》,發表於1918年9月15日《新青年》月刊第5卷3號。
迅見於雜文《隨感錄.三十八》,發表於1918年11月15日《新青年》月刊5卷5期。
神飛1926年12月3日作《阿Q正傳的成因》,文內自述。
庚言首見於《美術雜誌第一期》一文,發表於1918年12月29日出版的《每周評論》第2號。
風聲1921年4月12日作雜文《生降死不降》,發表於1921年5月6日《晨報副刊》。
尊古見於雜文《“則皆然”》,發表於1921年11月3日《晨報副刊》。
巴人1921年12月作《阿Q正傳》,發表於1921年12月4日至1922年2月12日《晨報副刊》。
某生者1922年9月20日作雜文《“以震其艱深”》,發表於1922年9月20日《晨報副刊》。
雪之1923年9月作文《“兩個桃子殺了三個讀書人”》,發表於1923年9月14日《晨報副刊》。
敖者1924年1月23日作雜文《奇怪的日曆》,發表於1924年1月27日《晨報副刊》。
宴之敖者見於1924年9月21日作《〈俟堂專文雜集〉題記》一文。
俟堂見於魯迅手輯的《六朝造象目錄》稿本。
“……即魯迅”1924年11月26日《致錢玄同》書。
L.S1925年1月4日譯《PETDFISANDOR的詩》,發表於1925年1月12日和1月26日《語絲》周刊第9期。
冥昭1925年4月22日作雜文《春末閒談》,發表於1925年4月24日《莽原》周刊第一期。
凡見於1925年7月12日《致錢玄同》的信。收入《魯迅書信集》。
杜斐1925年譯《從淺草來》一文,發表於1925年12月5日,8日,12日《國民新報副刊》。
楮冠1927年8月8日作《書苑折枝》(雜文),發表於1927年9月1日《北新》周刊45-46期合刊。
楮冠病叟見於《書苑折枝》一文的短序之末。這個筆名是針對高長虹攻擊魯迅的一種回擊。
華約瑟1927年9月23日作:《述香港恭祝聖誕》,發表於1927年11月26日《語絲》周刊第一百五十六期,發表時用致編者的信的形式,刊載在“來函照登”欄內。這個題目是後來加的。
中拉1927年12月作雜文《〈丙與甲〉按語》,發表於1927年12月31日《語絲》周刊卷3期。
葛何德1928年譯《生活的演劇化》一文,發表於同年7月20日《奔流》月刊第1卷第2本。
封餘1928年11月1日作信《關於粗人》,發表於1928年11月15日《大江月刊》。
許霞1928年譯《訪革命後的托爾斯泰故鄉記》,發表於1928年12月30日《奔流》月刊第一卷第七本。(“許霞”是許廣平同志的小名,魯迅偶爾用之)。
ELELEF“EL”是英文“象”(Elephane)的前兩個字母,“ELEF”是德文“象”(Elefane)的頭四個字母。這兩個筆名均用於1929年5月至6月間魯迅給許廣平的信中。
許遐1929年9月8日譯完《小彼得》,1929年11月由春潮書局出版。
L1930年1月16日作《現代電影與有產階級》一文,發表於1930年3月1日《萌芽》月刊第一卷3期。
隋洛文1930年6月10日譯《被解放的堂.吉訶德》,發表於1931年11月20日《北斗》月刊第一卷3期。
洛文1930年10月18日譯《藥用植物》,發表於1930年10月至11月《自然界》5卷9、10期。
令斐1931年1月21日《致許壽裳》,收入《魯迅書信集》。
豫才1931年2月24日作《致曹靖華》一文的署名。
豫1931年6月13日《致曹靖華》一文之署名,為豫才之略寫。
唐豐瑜1931年4月1日作《〈勇敢的約翰〉校後記》。1931年10月刊載於湖風書店出版的《勇敢的約翰》一書內。
冬華首見於雜文《以腳報國》,發表於1931年10月20日《北斗》月刊1卷2期。
長庚1931年作雜文《唐朝的釘梢》,發表於1931年10月20日《北斗》月刊1卷2期。
宴敖見於雜文《“民族主義文學”的任務和命運》,發表於1931年10月23日《文學導報》半月刊,6、7期合刊。
樂賁首見於雜文《“**研究”之外》,1931年11月30日發表於《文藝新聞》第三十
它音1931年10月29日作雜文《沉滓的泛起》,發表於1931年12月11日《十字街頭》旬刊第一期。
佩韋首見於雜文《知難行難》,發表於1931年12月11日《十字街頭》第1期。
阿二首見於詩歌《好東西歌》,發表於1931年12月11日《十字街頭》第1期。
豐瑜1931年12月3日譯《梅令格的〈關於文學史〉》。發表於1931年12月20日《北斗》月刊1卷4期。
明瑟1931年12月20日作雜文《“友邦驚詫”論》,發表於1931年12月25日《十字街頭》第2期。
不堂1931年12月作雜文《中華民國的新“堂.吉訶德”們》,發表於1932年1月20日《北斗》月刊第2卷1期。
白舌1932年1月8日作雜文《“非所計也”》,發表於1932年1月5日《十字街頭》第3期。
遐觀見於雜文《水災即“建國”》,發表於1932年1月5日《十字街頭》第3期。
何家乾1933年1月4日作雜文《逃的辯護》,發表於1933年1月30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羅憮1933年1月28日作雜文《論“赴難”和“逃難”》,發表於1933年2月11日《濤聲》周刊第2卷5期。
動軒1933年1月31日作雜文《學生和玉佛》,發表於1933年2月16日《論語》半月刊第11期。
周動軒見於上文––––《學生和玉佛》文內自述。
飛1933年2月2日《致許壽裳》。
於1933年2月9日作雜文《竟猜咒》,發表於1933年2月14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何於1933年3月4日作雜文《由中國女人的腳,推定中國人之非中庸,又由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發表於1933年3月16日《論語》半月刊第13期。
孺牛首見於雜文《文攤秘訣十條》,發表於1933年3月20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丁萌1933年4月29日作雜文《新藥》,發表於1933年5月7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游光1933年6月7日作雜文《夜頌》,發表於1933年6月10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豐之餘1933年6月8日作雜文《推》,發表於1933年6月11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葦索1933年6月15日作雜文《偶成》,發表於1933年6月22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旅隼1933年6月16日作雜文《“抄靶子”》,發表於1933年6月20日《申報》《自由談》。
越客1933年7月3日作雜文《我談“墮民”》,發表於1933年7月6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桃椎1933年7月5日作雜文《序的解放》,發表於1933年7月7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虞明1933年7月12日作雜文《智識過剩》,發表於1933年7月16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斡1933年7月14日《致黎烈文函》。
家乾1933年7月19日魯迅在編訂《偽自由書》時,針對附文所加評論的署名。
荀繼1933年8月16日作雜文《爬與撞》,發表於1933年8月23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史癖1933年10月1日作雜文《雙十懷古》,收入《準風月談》。
尤剛1933年10月17日作雜文《黃禍》,發表於1933年10月20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符靈1933年10月19日作雜文《外國也有》,發表於1933年10月23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余銘1933年10月23日作雜文《野獸訓練法》,發表於1933年10月30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元艮1933年11月4日作雜文《反芻》,發表於1933年11月7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子明1933年11月6日作雜文《共卵得糊塗》,1933年11月24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白在宣1933年11月7日作雜文《“商定”文豪》,發表於1933年11月17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敬一尊1933年11月7日作雜文《青年與老子》,發表於1933年11月17日《申報》副刊《自由談》。一尊是《青年與老子》一文發表時之署名。
張承祿1934年1月8日寫雜文《未來的光榮》,發表於1934年1月11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張令儀1934年1月8日作雜文《女人未必多說謊》,發表於1934年1月12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倪朔爾1934年1月17日作雜文《批評家的批評家》,發表於1934年1月21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欒廷石1934年1月30日作雜文《“京派”與“海派”》,發表於1934年2月3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張祿如譯《山民牧唱》,發表於1934年3月1日《文學》月刊第2卷3期。
鄧當世1934年3月7日作雜文《大小騙》,發表於1934年3月28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宓子章1934年4月5日作雜文《“小童擋駕”》,發表於1934年4月7日《申報》副刊《自由談》。
翁隼1934年4月15日作雜文《古人並不純厚》,發表於1934年4月26日《中華日報》《動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