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白

馬克白

前奏曲由本劇的幾個主題構成。開始的木管齊奏主題是來自第三幕啟幕時的女巫景,緊接著的樂段也是出自同一幕里的幽靈音樂。後半段的悲愴鏇律則是第四幕馬克白夫人《夢遊景》音樂的呈現。

基本介紹

馬克白馬克白

四幕歌劇,是威爾第34歲時所寫的第十部歌劇,由皮雅菲撰寫劇本,於1847年3月10日,此劇於佛羅倫斯的佩格拉劇院首演,大獲成功,威爾第把這作品題獻給岳父巴烈齊(年輕時的資助者,前妻的父親)後來,威爾第在法國出版商兼經紀人愛斯庫狄爾的建議下將原劇內容作部份修改:例如,第三幕里的芭蕾音樂和男女主角落幕前的二重唱《這是死亡和復仇的時刻》便是這時所添增。改訂版的首演是1865年4月21日在巴黎抒情劇院舉行的。

演奏時間

前奏曲:3分 第一幕:42分 第二幕:28分 第三幕:18分(包括芭蕾舞時28分)第四幕:36分
時間:1040年(歷史上是鄧肯王被暗殺之年)到1057年(馬克白去世)
地點: 英國和蘇格蘭國境地方

劇中人物

馬克白 將軍 男中音
馬克白夫人 女高音
班柯 大將 男低音
馬克杜夫 蘇格蘭貴族   男高音
馬爾康 鄧肯王的兒子 男高音
侍女、醫師、馬克白的隨從、刺客、傳令者、第一幽靈、第二幽靈、
第三幽靈、蘇格蘭與英格蘭士兵、侍衛們(合唱團)

劇情解說

前奏曲由本劇的幾個主題構成。開始的木管齊奏主題是來自第三幕啟幕時的女巫景,緊接著的樂段也是出自同一幕里的幽靈音樂。後半段的悲愴鏇律則是第四幕馬克白夫人《夢遊景》音樂的呈現。

佛列斯附近的荒野

第一幕第一場:佛列斯附近的荒野

在蘇格蘭的一個荒野森林裡,微暗的天空中閃爍著雷電,在轟隆作響的雷聲中,三群女巫陸續登場。她們唱著咒語,邊吵鬧,邊跳舞。這時從舞台後傳來小鼓聲,蘇格蘭國王鄧肯王的兩位將軍馬克白和班可路過此地。女巫們看了,立刻對馬克白預言說:“你將是考特的領主,成為考特領主後便將登上蘇格蘭國王的寶座。”也預測班柯將有孩子是國王。不久,國王的使者來到並傳達聖旨說:任命馬克白為考特的領主。他們兩人因為女巫的預言立即應驗而大感驚訝。而馬克白的內心已經燃熾起登上王位的野心。

馬克白城堡的大廳

第二場馬克白城堡的大廳

馬克白夫人正在閱讀現在已成為考特領主的丈夫來信,看到信中所提的女巫預言後,她野心高熾,無法壓抑,準備不擇手段篡奪王位。這是由讀信而進入一首艱難的詠嘆調“快過來!點火。”這時僕人進來報告說,今晚國王鄧肯要來訪並將在城堡里過夜,馬克白夫人知道後立即蓄意誘導丈夫謀殺國王。她大叫著“今晚是暗殺國王的好時機”,然後唱出跑馬歌“起來,地獄官”。接著馬克白回來了,夫人就對他低語說:“今晚用這把短劍把國王殺了吧!”

不久傳來歡迎的音樂,蘇格蘭國王鄧肯在將軍班柯、貴族馬克杜夫、兒子馬爾康的陪同下登場,走入大廳。馬克白夫人吩咐僕人,酒宴準備好就搖鈴。這時在馬克白面前浮現血淋淋的短劍幻影,馬克白膽怯地對著幻影中的劍唱出獨白《我夢中所見的道路,你要先走一步》。

這時,夫人用信號鈴聲通知馬克白酒宴齊備,而馬克白則鬼使神差地走入國王的寢室。緊接著馬克白夫人就登場,這時在國王寢室里馬克白已經把國王給殺了,拿著血淋淋短劍的踉踉蹌蹌地走出來,膽怯地對夫人說出殺害國王的恐怖情景。這是二重唱:“宿命般的妻子呵……”。夫人為他打氣,想嫁禍給衛兵,馬克白十分恐懼,拒絕再進去。兇悍的夫人就把丈夫的短劍搶過去,自己動手把因酒醉昏睡的衛兵殺死,然後和丈夫一起逃離現場。

接班的馬克杜夫和班柯登場。此時東方已發白,馬克杜夫就走進寢室想叫醒國王,卻發現國王已被慘殺,驚慌地回來大聲叫人。大夥聞訊趕來,聽到這可怕的事故,個個露出恐懼臉色,當然馬克白和他的夫人也來了,大夥聽到這個噩耗後便齊聲詛咒不知名的謀殺者。他們唱著《復協奏曲》:“地獄呵,打開你的口”,眾人高呼請神懲罰殺人者。

馬克白城堡內的一室

第二幕第一場:馬克白城堡內的一室

在城堡中,正如女巫們所預言的,馬克白成為蘇格蘭國王,但他心神不寧,他對於女巫所說“班柯將成為國王的父親”的預言,深感到不安。於是夫人就聳恿他把班柯父子雙雙除掉以絕後患。丈夫走後,馬克白夫人就說為了保住王位,必須把所有的邪魔統統殺掉,唱出陰森森的詠嘆調《光芒已漸消失》。

馬克白城堡附近的公園

第二場:馬克白城堡附近的公園

深夜,馬克白所派遣的刺客們埋伏在樹後等待班柯父子從這兒經過。這時,班柯果然帶著兒子來了,他說鄧肯王被殺時也在這樣陰暗、可怕的夜晚,於是唱出詠嘆調“天空好像突然暗下來,要下雨了。”然後想快步離開,但來不及了,刺客湧上說道:“就讓它下吧!”話音未落班柯被殺了,但幼子幸得逃脫。

城堡內的大廳

第三場:城堡內的大廳

堡內的大廳里正在舉行著慶賀馬克白就任國王的歡宴,許多貴族和騎士們都被邀參加。馬克白唱著飲酒歌,但心情焦慮,這時有一名刺客前來向馬克白報告說,班柯已確實被殺,但兒子卻逃掉了。馬克白半喜半憂,但當他要回座,卻見班柯的幽靈血跡斑斑的坐在王位上(別人看不見只有馬克白一個人看得到),馬克白向鬼魂斥喝大叫,十分驚慌,他的夫人一面拚命想讓丈夫鎮定,一面勸止想離開的貴賓們,又引吭高歌《乾杯之歌》。但鬼魂一再出現,使得馬克白神智慌亂,他拔劍攻擊,全場立刻大亂。朝臣馬克杜夫已隱約看出他的破綻。在大重唱中,馬克白夫人不為所動,但馬克白本人決定再一次造訪女巫。

第三幕:女巫們陰暗的山洞裡

洞外雷雨交加,驚天動地。洞內女巫們一面圍繞在大鍋旁煮著邪惡的藥劑。一面唱出妖里妖氣的歌曲跳著邪惡的舞蹈,這時馬克白前來請求巫女的幫助他為自己的未來感到不安。他要求女巫詢問幽靈他的未來會怎么樣。三個幽靈陸續警告他留意馬克杜夫,並預測沒有任何女人十月懷胎所生的人會殺害他。最後還說:“只要巴南的森林不移動,就不會被打敗”。他會保持現在的榮耀。但是馬克白並不滿意,他想確實知道班柯的兒子是否會繼他之後登上王位。於是女巫讓他看到八位國王的幻影,而最後一位竟是手拿鏡子炫耀子孫的班柯。馬克白因恐怖而當場昏厥。眾女巫回答馬克白的質疑後消失。

這時馬克白夫人為了尋找丈夫,來到這山洞。馬克白髮現夫人已在身旁,他把剛才幽靈的預言說給夫人聽。夫婦兩人為了保住王位,便發誓要滅絕馬克杜夫及其家族,並且還要找出班柯的兒子。

第四幕第一場:蘇格蘭和英格蘭國境的荒野

遠處可以看到巴內森林。被馬克白追捕的蘇格蘭逃亡者們,在等待著能回到祖國的日子,一起合唱《受虐待的祖國》:“祖國已近……”。接著,馬克杜夫城堡被燒、愛妻和子女殺,他一面懷念祖國,一面感嘆自己未能保護他們,唱出詠嘆調“啊,父親的雙手”。悲嘆蘇格蘭的悲慘命運。這時,先王鄧肯的兒子馬爾康,率領著許多土兵來到,命令砍下巴內森林的大樹,利用樹枝隱藏身體,向城裡移動進攻。在馬馬克杜夫和馬爾康的引導下,唱出鼓舞士氣的重唱曲。他們一起發誓復仇。

第二場:馬克白城內的大廳

深夜醫生和侍女交談著最近馬克白夫人因良心不安,常出來夢遊。說著夫人果然出來,只見她手裡拿著蠟燭、雙目呆滯的在大廳內徘徊後又反覆地搓洗雙手,想把手上血跡洗淨。同時唱出以《夢遊場面》聞名的詠嘆調《消失吧,被詛咒的血斑》。

第三場馬克白城堡內的一室

馬克白得悉馬爾康已和敵對的英格蘭聯盟正向自己攻擊而來,但他仍然相信巫女的預言,自己是天下無敵的,於是罵道“背叛者!我不會輸給你們。”唱出詠嘆調《哀痛、榮譽、愛》。馬克白領軍迎戰,但他聽到夫人已逝世的訊息,心神不定,士兵又進來報告巴南的森林向前移動,更心生恐懼。敵人已經攻過來了,馬克白對忌諱的預言感到絕望,狂叫“是死亡或勝利”,並隨士兵們趕往沙場。

第四場:被密林包圍的寬廣平地戰場

馬克杜夫向馬克白進逼而來。馬克杜夫和他決鬥時,透露他是其母親懷胎不足十月的早產兒時,馬克白真的膽寒了,自信與勇氣頓失,馬克杜夫便乘馬克白一時慌亂將他擊斃。從舞台後傳來雄壯的勝利歡呼聲,被蘇格蘭驅逐的逃亡者和英格蘭的土兵們簇擁下馬爾康登場,馬克杜夫推舉馬爾康為新國王,大伙兒高唱勝利的歡樂。

幕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