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安德森

馬克·安德森

安德森出生在愛荷華州一個小鎮的普通家庭,9歲開始接觸計算機,在圖書館自學Basic語言。1992年下半年安德森已經熟悉網際網路,1993年他同吉姆·克拉克一起苦幹6星期,開發出UNIX版的Mosaic瀏覽器。

基本信息

個人介紹

馬克·安德森 馬克·安德森

網景:網際網路點火人馬克·安德森

眾所周知,網際網路所以在近幾年火爆起來,是因為出現了全球資訊網和瀏覽器軟體。最初開發瀏覽器軟體的是當時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因此馬克·安德森被譽為網際網路的點火人。

安德森出生在威斯康星州一個小鎮的普通家庭,父親是種子銷售商,母親是農產品銷售員,從9歲開始接觸計算機,在圖書館自學Basic語言。他在伊利諾斯大學學習時,在學校里的國家超級計算中心(NCSA)工作,使他有機會熟悉網際網路。當時網際網路只用於學術用途,雖然信息資源非常豐富,但使用起來很複雜。1990年出現了全球資訊網,但早期的全球資訊網只有文本,沒有圖像、聲音,也沒有色彩和類似於Windows的界面。

發展

Mosaic

安德森榮登《時代周刊》封面人物(1996年) 安德森榮登《時代周刊》封面人物(1996年)

1992年下半年安德森已經熟悉網際網路,他覺得在全球資訊網上加上圖形更有意思。那時網際網路用的軟體都是免費的,開發它的人或者出於自己興趣,或者由人資助。安德森屬於前者但也使用了大學提供的資金,1993年他同吉姆·克拉克一起苦幹6星期,開發出UNIX版的Mosaic瀏覽器。

Mosaic給全球資訊網以極大活力,人們發現它使全球資訊網成為發布和交換信息最方便的地方。使用Mosaic的人都很滿意,但也有人擔心在全球資訊網上加上圖形會帶來麻煩。因為圖形比文字要求更高的傳輸速度,人們提心這會導致網路堵塞。

這時SGI(矽圖像)公司的創始人克拉克正離開SGI準備重新創業。人們把安德森介紹給他,安德森為他演示了Mosaic。他看了很滿意,但不知道怎么用Mosaic來賺錢,因為那時候網際網路使用的軟體都是免費的。經過反覆思考,安德森認為網際網路有它自己的商業模式:給各種公司發使用許可,只要用戶多了準能找出賺錢的辦法。就像第一部電話沒有多大用,電話多了才有用一樣。於是Mosaic通信公司開張了。

安德森擔任技術副總裁。他領著一班人全面重寫Mosaic的代碼。因為原先的Mosaic是用大學的資金和設備開發的,著作權屬於大學,而且已有公司從那裡購買使用許可。在重寫中安德森出了許多好點子。這次開發同原先開發不一樣。那時還是學生,只是為了興趣而並不關心質量,而現在為了商業目的,要把性能和穩定性放在優先考慮的地位。

更名“網景”

Mosaic的工程師開足馬力工作,Mac、PC、UNIX等所有平台的瀏覽器都在同時開發。這時候公司的名字被改為“網景”(Netscape),瀏覽器的名字也被改為Navigator(領航員)。Navigator沒有一行代碼來自Mosaic。1994年10月13日Navigator在網上發布,不到1小時就下載了數以千計的拷貝。Navigator比Mosaic快10倍,而且增加了許多特性,提高了安全保密性。

技術提高

1995年全球資訊網有更大的進步,圖像語音性能都有重大的提高。5月Sun又發表了Java,極大地推動了網際網路發展。這時Navigator也推出版本2.0。新版增加了兩個關鍵功能。一是支持Java語言,二是提供外掛程式套用接口。第一個外掛程式便是用來支持Navigator顯示三維模型,外掛程式極大豐富了Navigator的功能。另外還允許用戶開發程式以擴充Navigator的功能。

迅猛發展

1995年發表Navigator2.0時,Netscape已有幾百名員工和超過1000萬用戶,而且產品的品種也在迅速增多。當年的收入達到8000萬美元,成為歷史上增長最快的軟體公司。要知道這樣業績是在像教師和學生都可免費使用Navigator,而且正在測試的版本或還在開發的新版都可免費從網上下載取得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需要花錢買網景的軟體,而網景的主要收入,就是靠這一部分非免費瀏覽器的銷售。

上市

1995年8月9日網景的股票上市,開盤是28.5美元,收盤便達58.5美元。華爾街日報評論說,通用動力公司花了43年才使市值達到27億美元,而網景只花了1分鐘。

網景的成功給微軟極大威脅,微軟開發它自己的瀏覽器Internet Exploror(IE),通過免費使用和捆綁在Windows作業系統上出售的方式,逐漸擠占了Navigator的市場,現在已經到了平分秋色的地步,而且仍仗微軟強大的綜合實力,正使網景招架不住。固然微軟想擠垮網景的做法,引發了法務部對微軟的指控,但這無疑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網景能否在這么長時間裡頂住值得懷疑。

收購

就在這個時候,世界最大的網際網路服務提供商AOL(美國線上)以42億美元於1998年11月24日收購了網景,但網景的品牌及其開發隊伍仍保持不變,而且還要擴大其市場份額。

這次收購將使AOL、網景和Sun結成聯盟,Sun將成為AOL的主要內容提供商,通過Sun的智慧型,AOL的用戶將可通過任何方式獲得網上服務。這將給微軟構成巨大威脅。

網景雖被收購了,但安德森開發瀏覽器使網際網路火爆起來的功績永不可沒。

成就

一夜成億萬富翁

新里斯本是美國中西部大草原上一個典型的小鎮--侷促、友好,但節奏平緩,時間的流逝仿佛不是以季節來衡量,而是以全鎮人們支持的橄欖球隊每賽季的成績來做標準。然而就在這個小鎮上,卻誕生了一位改變Internet歷史的青年--馬克·安德森,在1995年他還只有24歲。

剛剛大學畢業的安德森還沒有找到更好的工作,於是就和幾個志同道合地朋友一起寫Internet瀏覽軟體,才出爐的Internet瀏覽軟體,才出爐的Mosaic遊覽器就像新生的嬰兒,雖然還很幼稚、默默無聞但卻已經表現出旺盛的活力。1994年3月的一天,安德森像往常一樣坐到自己的電腦前,打開信箱忽然發現了一封來自一個陌生老頭的郵件--在這封郵件里,一位老資格的矽谷風險投資家吉姆·克拉克邀請他一起合作,開發關於Internet瀏覽、通訊軟體的新事業。對馬克·安德森來說能同克拉克這樣的矽谷前輩合作,簡直是夢寐以求的機會。1994年4月兩人聯手創立了Mosaic通訊公司(即著名的網路瀏覽器Netscape的前身),克拉克投資了400萬美元,把安德森和他的夥伴們都拉到矽谷,集中全力開發網路瀏覽器。不到兩個月,安德森就帶領他的工作組開發成功Mosaic新版本,並把它命名為"Navigator"(領航員),隨後新瀏覽器的銷售在Internet上如"凱歌般地行進",一下就占據了80%以上的份額。

1995年8月9日是世界電腦和網路界都不會忘懷的日子,成立還不到16個月、從未贏利過的Netscape公司在紐約上市。投資銀行事先估計每股僅能賣14美元左右,然而開盤後股價一路飆升,最高時竟達到讓全美紀經人都目瞪口呆的71美元,2個小時內500萬股被搶購一空,當夜幕降臨時以每股58.25美元收盤。好似一個新天方夜譚,這家創始資金只有400萬美元的小公司一夜之間便成為20億美元的巨人。年僅24歲的安德森也仿佛神話般地從一文不名到擁有5800萬美元身價的"Internet富翁"。1997年7月的美國《旗幟》周刊更把安德森們稱為"無限制資本家",他們正從根本上重塑著美國社會,推動著從工業經濟向信息經濟的過渡。

吉姆·克拉克,這位出身史丹福大學的電子工程教授,早在80年代初就因創辦矽谷圖形公司(SGI)開發三維圖像技術而大獲成功,聲譽鵲起;而進入90年代,當克拉克的同行們還在熱烈地爭論信息高速公路是什麼的時候,他已敏銳地感覺到Internet的偉大潛力,同時也發現了安德森這個小毛孩的價值,於是他馬上開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冒險創業,其結果是在Netscape上市第二天克拉克身價達到5.65億美元。1996年6月《時代》周刊評選的25位全美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中,身為Netscape董事長的吉姆·克拉克名列第一。

網景的成功給微軟極大威脅,微軟開發它自己的瀏覽器Internet Exploror(IE),通過免費使用和捆綁在Windows作業系統上出售的方式,逐漸擠占了Navigator的市場,現在已經到了平分秋色的地步,而且仍仗微軟強大的綜合實力,正使網景招架不住。固然微軟想擠垮網景的做法,引發了法務部對微軟的指控,但這無疑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網景能否在這么長時間裡頂住值得懷疑。

就在這個時候,世界最大的網際網路服務提供商AOL(美國線上)以42億美元於1998年11月24日收購了網景,但網景的品牌及其開發隊伍仍保持不變,而且還要擴大其市場份額。

這次收購將使AOL、網景和Sun結成聯盟,Sun將成為AOL的主要內容提供商,通過Sun的智慧型,AOL的用戶將可通過任何方式獲得網上服務。這將給微軟構成巨大威脅。

網景雖被收購了,但安德森開發瀏覽器使網際網路火爆起來的功績永不可沒。

軟體經濟

馬克·安德森 馬克·安德森

導語:網景聯合創始人、矽谷著名風險投資人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周六撰文指出,從汽車業到零售業,軟體正滲透到各行各業,悄然占據經濟的主導地位,成為行業變革的基礎,這場“軟體革命”將給美國乃至全球經濟帶來深遠影響。以下為文章全文:

經濟轉型期

本周,惠普宣布考慮放棄PC業務,轉而專注於其認為發展潛力更大的軟體業務。與此同時,谷歌計畫收購摩托羅拉移動。這兩條重磅訊息震驚了科技界。但它們也符合我觀察到的一個趨勢,即軟體正在侵蝕整個世界。儘管近來全球股市陷入動盪,但這個趨勢使得我對美國和世界經濟的未來發展持樂觀態度,

如今距20世紀90年代網際網路泡沫頂峰已過去了十多年時間,Facebook和Twitter等十幾家網際網路新貴在矽谷頗具爭議,原因就在於這些公司在二級市場上的估值增速飛快,甚至偶爾還能成功實現IPO(首次公開募股)。鑒於Webvan等科技企業泡沫破裂給投資者們留下的痛苦記憶仍未完全消褪,人們不禁要問:“這不會是新一輪的危險泡沫吧?”

我和其他一些投資人都持相反的意見。我是風投公司安德森·霍姆維茨(Andreessen-Horowitz)聯合創始人和合伙人,這家公司投資了Facebook、Groupon、Skype、Twitter、Zynga和Foursquare等多家科技公司,我個人還投資了LinkedIn。我們相信許多知名網際網路新貴都擁有高增長率、高利潤率的業務。

今天,股市的確不利於科技股,大型上市科技公司的創紀錄市盈率或低股價就是明證。例如,儘管盈利能力超強,在市場上占據著主導地位,但蘋果的市盈率竟然只有15.2倍左右,與大盤的市盈率持平。按市值計算,蘋果在過去兩周超越石油公司巨頭埃克森美孚,成為全美最大的公司。這或許最能說明一個問題:當人們都在不停地高呼“泡沫”的時候,“泡沫”出現的可能性其實很小。

這場爭論仍然主要圍繞網際網路新貴的財務估值而非潛在內在價值展開。我認為,當前世界正處於一個涉及廣泛的科技與經濟轉型期,在這個轉型期,軟體公司將占據經濟的主導地位。越來越多的大企業和行業正仰仗軟體運營。成功者當中不少都是矽谷風格的科技創業公司,它們正在入侵和推翻傳統行業架構。未來十年,我預計會有更多的行業因軟體而徹底改頭換面,網際網路新貴對經濟的影響會比以前更具顛覆性。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呢?

現在距計算機革命已過去60年,距微處理器的發明已過去40年,距現代網際網路的崛起已過去20年,通過軟體轉變各個行業的所有技術最終都已發揮作用,並在全球範圍內得到廣泛套用。

目前全球有逾20億人使用寬頻,而十年前當我在網景(我是這家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供職時,這個數字可能只有5000萬。在接下來的十年,我預計全球至少會有50億人擁有智慧型手機,每一個智慧型手機用戶每天時時刻刻都能與網際網路建立全面、即時的聯繫。

全面數位化

軟體編程工具和基於網際網路的服務使得全球性軟體創業公司更易在許多行業興起,同時還無需對新架構進行投資,無需對新員工進行培訓。2000年,當我的合伙人本·霍姆維茨(Ben Horowitz)還是首家雲計算公司Loudcloud的CEO時,客戶每月使用功能最基本的網際網路套用的費用約為15萬美元,今天,在亞馬遜雲服務上使用相同套用的費用每月約為1500美元。

由於創業成本下降,線上服務市場廣闊,全球經濟將首次完全實現數位化——這是20世紀90年代初期每個網民的夢想,經過一代人的努力終於實現。博德斯連鎖書店的衰敗和亞馬遜的崛起或許便是軟體侵蝕傳統行業的最具戲劇性例證。2001年,博德斯認為線上圖書銷售是非戰略性業務,對公司發展無足輕重,於是將其網路業務出售給亞馬遜。

今天,作為全球第一大連鎖書店,亞馬遜還是一家軟體公司——核心能力是其軟體引擎,用以線上銷售所有虛擬商品,實體零售商店已變得可有可無。此外,當博德斯可能因破產而經歷發展的陣痛時,亞馬遜卻對網站進行改版,令Kindle電子書銷量首次超過了實體圖書。現在,連書籍本身都成了軟體。

按用戶數計算,Netflix是當今最大的視頻網站,它同時還是一家軟體公司:Netflix擊敗競爭對手Blockbuster已成舊聞,但其他傳統娛樂服務提供商現在還面臨著相同的威脅。康卡斯特和時代華納等公司紛紛採取措施,試圖將自己轉變為軟體公司,如“電視無處不在”(TV Everywhere)項目,該項目將內容從電纜中解放出來,與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相連。

今天,音樂行業的霸主也是軟體公司:蘋果iTunes、Spotify和Pandora。越來越多的傳統唱片公司只能依靠向那些軟體公司提供內容才能生存。2010年音樂行業數字業務營收2010年為46億美元,占營收總額的比重為29%,2004年這一比例為2%。

今天,發展速度最快的娛樂公司是視頻遊戲開發商,他們還是軟體公司:整個行業的規模從5年前的300億美元,增長至現在的600億美元。增長速度最快的遊戲開發商是Zynga。Zynga的代表作包括《FarmVille》,今年第一季度營收為2.35億美元,同比增長一多倍。《憤怒的小鳥》開發商Rovio今年的營收預計為1億美元,而該公司在2009年底推出《憤怒的小鳥》以前瀕臨破產。與此同時,藝電、任天堂等傳統視頻遊戲開發商的營收卻出現停滯和下降。

作為幾十年來最為成功的新型電影製作公司,皮克斯也是一家軟體公司。迪士尼必須通過購買皮克斯(一家軟體公司)以保持在動畫電影領域的領先地位。實際上,攝影很久以前就遭到軟體的侵蝕。人們現在不可能去購買一部沒有攝像功能的手機,這種手機拍攝的照片可以自動上傳到網際網路供永久保存,或與全世界用戶分享。Shutterfly、Snapfish和Flickr等公司都已涉足柯達的傳統領域。

今天,最大的直銷平台谷歌也是一家軟體公司。Groupon、LivingSocial和Foursquare等公司現在也加入到這個行列,利用軟體蠶食零售行銷行業。2010年Groupon營收超過7億美元,而它成立只有兩年時間。

今天,增長最快的電信公司Skype也是一家軟體公司。微軟日前以8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家公司。美國第三大電信運營商CenturyLink的市值為200億美元,截至6月30日,它擁有1500萬條接入線路,但正以每年7%的速度遞減。不計收購Qwest後產生的營收,CenturyLink來自原有業務的營收已下降11%以上。同時,美國兩大電信運營商AT&T和Verizon也轉變為軟體公司,並與蘋果和其他智慧型手機廠商建立合作,以這種方式生存下來。

LinkedIn是當今發展最快的招聘公司。求職者有史以來第一次可以在LinkedIn上面維護他們自己的簡歷,供招聘企業實時搜尋,讓LinkedIn有機會從價值4000億美元的招聘行業分得一杯羹。

侵蝕價值鏈

在被廣泛認為主要存在於現實世界的行業,軟體也在侵蝕它們的價值鏈。在當今的汽車行業,軟體控制著引擎和安全功能,還承擔起娛樂乘客的功能,為車主提供導航,將每輛車與移動、衛星和GPS網路聯繫起來。混合動力車和電動汽車的發展趨勢只會加速向軟體的轉變。谷歌和大型汽車廠商已經在開發由軟體驅動的無人駕駛汽車。

今天,作為全球第一大零售商,沃爾瑪也通過軟體加強其物流和分銷能力。沃爾瑪憑藉這些能力擊敗了眾多競爭對手。同樣,聯邦快遞也有自己的軟體網路,將卡車、飛機和配送中心聯繫起來。航空公司在今天和未來的成功或失敗,將取決於它們能否用軟體分析機票價格以及最佳化路線等。

石油天然氣公司是超級計算機、數據可視化和分析領域的早期創新者,這些創新對今天的油氣勘探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農業也開始越來越重視軟體的使用。過去30年軟體給金融服務行業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購買咖啡到1萬億美元的信貸違約,事實上每筆金融交易都需要軟體來完成。金融服務業領先的許多創新者都是軟體公司,如Square和Paypal,前者使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手機完成支付流程,後者今年第二財季營收為超過10億美元,同比增長31%。

我還認為,衛生保健和教育也將發生以軟體為基礎的根本性行業轉變。我的風險投資公司在這兩個領域中投資了一些雄心勃勃的創業公司。我們認為,這兩個歷史上對創業變革具有高度抵抗力的行業,已準備好迎接一個以軟體為中心的新時代。

軟體還日益成為國防的基礎。現代化軍隊會攜帶一套軟體,用以提供情報、通信、後勤和武器指導。由軟體控制的無人機可以對敵人展開空襲,從而不會令駕駛員面臨危險。情報部門也在利用軟體採集海量數據,發現和追蹤潛在的恐怖陰謀。

“軟體革命”

每個行業都要做好“軟體革命”即將到來的準備。這甚至包括已經以軟體為中心的一些行業。甲骨文和微軟等軟體巨頭正日益受到Android等與其毫不相干的新軟體產品的威脅。

在某些行業,特別是石油和天然氣等重度依賴現實資源的行業,軟體革命將主要給現有行業巨頭創造機遇。但在許多行業中,新軟體理念將導致新的、矽谷風格的創業公司崛起,隨意入侵現有行業。在未來十年,現有行業巨頭和基於軟體的顛覆者之間將爆發史詩般的戰爭。那時,提出“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概念的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一定會感到驕傲。

過去幾周,眼睜睜看著自己養老金大幅波動的美國人或許對這種理念滿腹懷疑,特別是這對美國經濟來說是一個非常積極的故事。谷歌、亞馬遜、eBay等全球性大科技公司誕生在美國絕非偶然。美國擁有強調科研的大學、頗具冒險精神的商業文化、充裕的創業資本和完善的公司法與契約法,令其具有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優勢。

挑戰與機遇並存

美國人仍然面臨著一些挑戰。首先,今天每家創業公司都面臨著經濟低迷所帶來的巨大風險,面前的挑戰也遠遠超過20世紀90年代。在這種環境下創業的利好訊息是,一旦取得成功,這家公司將變得十分強大,非常具有彈性。當經濟形勢最終趨於穩定時,新公司中的佼佼者發展速度會快得多。

其次,在美國和其他國家,不少人都缺乏參與“軟體革命”所需要的學識與技能。這確實是個悲劇,因為與我合作的每家公司都對人才求賢若渴。即便全國失業率高居不下,優秀的軟體工程師、經理、行銷人員仍然能在矽谷找到高薪、發展空間極大的工作。實際上,這個問題比表面看起來還要糟糕,現有行業的許多員工將受困於“軟體革命”帶來的顛覆性影響,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在所在領域迎來發展的機會。除了教育,沒有任何辦法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最後,創業公司必須去證明自己的價值。他們需要構建深入人心的公司文化,取悅他們的客戶,建立競爭優勢,證明其估值上升的合理性。任何人都不要以為在一個成熟的行業可以輕易建立起一家基於軟體的高增長率的新公司。這的確非常困難。

我有幸與一些世界上最好的軟體創業公司合作過,我可以告訴大家,他們的確擅長當前的業務。這些公司的表現如果符合你我的期望,便將成為全球經濟良性發展的重要基石,獲取的市場份額遠超歷史上任何一家科技公司。

與其不停地質疑這些公司的估值,倒不如換一種心態,去探究新一代科技公司如何能走上成功之路,如何對所在行業和整個經濟產生更為深遠的影響,我們如何能齊心協力以擴大創新性軟體公司在美國和全世界的數量。這是一個蘊藏無限潛力的發展機遇。我現在終於明白該把自己的資金投向哪些領域了。(軒辰)

免費時代終結

網景聯合創始人、矽谷知名投資人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在談及他對移動軟體開發商ItsOn投資1550萬美元的交易時表示:“我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項目。”

ItsOn徹底改造了運營商對移動服務進行收費的方式,以及哪些消費者能付費使用這些服務。這家公司的目標是做好兩件事情,而這兩件事情本來應該是無法兼容的:一方面,ItsOn希望能讓運營商賺更多的錢;另一方面,ItsOn還希望能為終端消費者省錢。我們將設法探明這兩者如何能同時發生。

但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安德森最近以來對矽谷創業公司進行的投資活動會分為三個等級,原因是他的投資日程表正變得更加擁擠。第一個等級是,創業公司能在實際上拿到現金,這當然應該是許多創業公司最關心的事情;第二個等級是,他同意接受多名媒體記者的電話採訪,對他進行的投資交易展開討論;第三個等級則是,他會公開發表象上文那樣大膽的言論。

換而言之,在安德森的投資大綱中,ItsOn接近於他競爭力最強的公司目錄的頂端。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ItsOn與安德森麾下風險投資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正在投資的其他公司有所不同。這家公司身處移動基礎設施行業,它是一家如此複雜的公司,以至於在經過長達四年的秘密發展以後才達到了現在的水平,終於做好了大規模商業化運作的準備。對於今時今日的許多矽谷創業公司來說,這一時間跨度比它們從誕生到被收購的過程還要長。

而且,如果ItsOn想要良好地運作,那么就需要與運營商簽署“不成功則成仁”的交易協定,這會讓大多數創業公司都感到鬱悶。在科技世界中,大多數公司之所以對移動支付業務的演進感興趣,是因為你不再需要必須與運營商達成交易才能讓行動網路取得進展,而只需要在Android或iOS平台上進行開發,然後就能開展自己的業務。“我們一直都堅決避免對那些不得不與運營商合作的公司進行投資。”安德森說道。“這可能是唯一的例外。”

那么,到底是什麼讓ItsOn變得如此特別呢?安德森表示,理由有二,首先是創始團隊。對於投資者來說,這個答案可以說是陳詞濫調;但在通常情況下,在風險投資者對象這樣雄心勃勃的創業公司進行投資時,創始團隊都會是一個決定性的因素。第二個理由則更加簡單:“我們確信,這家公司必須存在。”安德森說道。

那么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其原因就在於,蘋果和大批開發者在行動網路之路上走得越遠,就越是會對其基礎設施支柱造成破壞。開發者不會為其套用所使用的頻寬買單,而是將這種成本轉嫁給消費者;而與此同時,消費者對每個套用會讓他們花費多少數據費的問題茫然不知。

事實上,這種費用甚至不只是被轉嫁給那些會在實際上使用套用的消費者。80%的用戶正在支付過高的費用,來為那些真正的寬頻“饕餮者”的花費提供補貼。由於運營商的資本支出已經達到每年200多億美元,而且越來越多的內容正在湧入智慧型手機的緣故,我們必須對此做些什麼——尤其是,在當前售出的手機中,有50%以上都已經是智慧型手機。

換句話說,移動業務“對所有人都免費”的時代已經終結,而ItsOn則正嘗試採取創造性的方法來讓行動網路變得具備盈利能力和可以維持下去,同時又為消費者保持公平的定價。“如果當前的情況繼續下去,那么整個網路就會崩潰。”安德森說道。“有一種方法是,所有用戶都必須支付高得多的費用,而我們正試圖避免發生這種情況。”

ItsOn不希望用戶支付更高費用,而是想要讓人們為自己所使用的東西付費。使用這家公司的軟體——這個軟體既是一個雲平台,同時也在個人的手機上運行——用戶能以每個套用為基礎來為他們所使用的數據服務付費,甚至可以付費購買某個套用一天的使用權。想要在你的手機上收看“超級碗”大賽嗎?你可以只為這種服務付費。想要在你的孩子完成了家庭作業以後給他們購買一天的Facebook服務嗎?這個也可以做到,而且如果明天他們完成了家庭作業,你還可以再次這樣做。你的僱主能為你在Salesforce.com上的消費買單,而你自己可以付費玩《憤怒的小鳥》。

在美國市場上,這意味著運營商將可獲得一種方法來更好地調整成本和收入結構。不過,對於開發中國家來說,也有一個明顯的使用實例,能允許更多用戶負擔得起第一次使用網路的成本。而且,ItsOn還能讓原本獨立的設備變成可以聯網,而且能免費向消費者提供新服務。想像一下,如果你能通過谷歌(微博)在汽車裡使用地圖套用,而且無需為其支付無線費用,那么將是怎樣的一種情景吧。在以前,這種對數據計畫進行“切割”的服務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至於安德森看好ItsOn的創始團隊這一“陳詞濫調”,幾乎沒人能加以否認。ItsOn是由格雷格·羅利(Greg Raleigh)和查理·吉安卡洛(Charlie Giancarlo)聯合創建的,後者最出名的事跡是曾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裡負責領導思科的產品開發業務,前者則發明和商業化了4G和最新的WiFi技術的某些部分。此外,羅利還曾創建了一家名為Clarity Wireless的公司,隨後這家公司被思科收購;以及另一家名為Airgo Networks的公司,該公司已被高通收購。

無論是羅利還是吉安卡洛,都是熟知問題以及知道如何解決問題和如何向運營商出售產品的人。尤其對羅利來說,這家移動軟體公司是他職業生涯的頂峰。“我在移動無線領域中所做過的第一件事情是4G。”他說道。“那時我們沒有速度足夠快的網路連線,無法以個人電腦的網速來享受移動網際網路的樂趣。但在解決了連線的問題以後,你仍舊還會面臨著網路和服務的問題。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問題將會到來,但沒人提出過很好的解決方案。”

而且,由於ItsOn完全致力於軟體開發的緣故,這家公司能憑藉遠少於羅利此前公司的員工和花費來對移動行業造成龐大的影響。“我認為,這種影響力甚至會變得更大,因為所有事情都是使用雲技術完成的,我們能以非常少的人力來做到這一點。”羅利說道。“與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員工相比,Airgo的員工人數差不多達到了十倍。”

ItsOn已經在全球範圍內的大約2萬名消費者中進行了測試,現在則已做好了商業化發布的準備,有一些商業化交易正在進行,此外還有更多交易也在洽談中。但至少就目前而言,ItsOn不會登入iPhone。羅利並未就這家公司的合作關係細節置評,但安德森表示,與Android設備相比,想要與iPhone達成交易協定要更加“複雜”。“我們在下一個發布階段中才會更多地考慮那件事情。”安德森說道。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