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菸漲價

香菸漲價

經國務院批准,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全面上調煙產品消費稅,甲乙類香菸劃分標準也進行了調整,由原來50元的分界線上浮至70元,香菸價格成為市民關注的熱點話題。

簡介

中國大幅提高煙產品消費稅的訊息。甲類香菸的消費稅從價稅率由原來的45%調整至56%,乙類香菸由30%調整至36%,雪茄菸由25%調整至36%。同時在捲菸批發環節加征了一道從價稅,稅率為5%。甲乙類香菸劃分標準也進行了調整,由原來50元的分界線上浮至70元。

消費稅本來是向生產廠家徵收,但是由於其具有轉嫁性,一般最後都由消費者買單。消費稅的大幅度提高與批發價稅的徵收使香菸漲價幾乎成為定局,問題是煙價會怎么漲,何時會漲?

增長額

按照現在高檔香菸的最低標準每條70元計算,消費稅從原來的45%提高到56%,也就是提高了11個百分點。加上批發環節徵收的5%的稅,每條煙最少漲10元錢。

而香菸檔次越高,這次調整稅率後的零售價就越高。例如售價600元以上一條的高檔香菸,此次調稅後每條最少漲100元。

產生問題

煙產品消費稅提高之前,不少菸民就已經發現了,要買包稱心如意的煙,難!從中低端煙白狼,到甲級香菸中華,不少經營者貨柜上都已經空空如也,想要成條購買更是要連跑好幾家。一家經銷貿易行,經營者說:“聽說香菸就要漲價,上周很多像我們這種小經銷商只能拿到少量貨了。”

事實上,出於利益考慮,少數經銷商甚至廠家控貨並不奇怪,畢竟香菸種類繁多,菸民也不至於找不到煙抽,但最令菸民們心煩的就是市場秩序有待整治。“一天買一次煙,幾乎天天都能買到假煙。”菸民劉先生告訴記者,最近經常在小店中買到假煙是最令人苦惱的事情。

觀點

香菸漲價 香菸漲價

“提高菸草稅是既能有效控煙又不減少國家稅收的雙贏手段,應該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措施。”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中國控煙協會副會長楊功煥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而在世界範圍內,提高菸草稅已被認為是最有效的降低菸草消費的方法。

楊功煥有兩年在世衛組織工作的背景,這使其對控煙問題的理解具有全球化視野。讓其感到擔憂的是,提高菸草稅的重要性還未受到重視。

“去年香港的林大慶教授提出建議,中國應提高菸草稅來控煙,結果招來一片罵聲。老百姓一聽說漲價就比較敏感,事實上,香菸的漲價給社會帶來的好處是長遠的。”楊功煥說。

爭議

香菸漲價 香菸漲價

爭議一:是否影響國家稅收 作為傳統消費品,世界各國大多對菸草實行高價高稅的“寓禁於徵”政策。中國自1994年新稅制實施後,開始對菸草徵收消費稅。2001年6月,國務院對捲菸消費稅的計稅方法和稅率進行調整,採取從量定額和從價定率複合計算應納稅額。每大箱捲菸定額稅率150元,每標準條(200支,下同)調撥價格在50元(含50元,不含增值稅)以上的捲菸稅率為45%,每標準條調撥價格在50元以下的捲菸稅率為30%。

據國家稅務總局數據,2006年捲菸消費稅完成1134億元,增長14.3%,占消費稅總額的60%還多。2006年,菸草業完成利稅2900億元,僅次於石油業。中國的稅收也因此被評價為“油煙味過重”(即石油和菸草占比重過高)。正因為稅收分量重,影響大,一些學者也反對提高菸草稅率。

中央財經大學稅務學院副院長劉桓認為,如果提高菸草稅,會產生一些負效應。因為稅收過高,就會導致買煙的人減少,對行業影響就會很大,進而影響國家稅收。

美國衛生研究署的葉東升告訴記者,菸草徵稅是美國政府最有效的稅收手段,管理費最少,受益最大。“中國目前的狀況就很像多年前的美國,明知道煙的危害,卻被表面上的利益所蒙蔽。”據世界銀行2001年所作的一個調查,如果消費稅提高,香菸價格就會提高,消費量相應會下降,但消費量下降的幅度低於價格上升的幅度,總的來看,國家的稅收總量是提高的。調查同時認為,由於政府可以嚴格監控香菸生產量,收稅將是容易的。“雖然香菸消費量下降,但由於稅率提高,國家總體稅額並不會減少。”楊功煥說。

爭議二:是否降低菸草消費量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岳樹民認為,中國的香菸消費分為幾個檔次,高檔煙的禮品意味很重,抽的不買,買的不抽,這種消費的價格彈性極小,甚至可能越漲價購買意願越強。

至於中低端市場,岳樹民認為,由於具有上癮性,香菸是價格彈性很小的商品,一般消費者不會因為價格提高就放棄吸菸。因此,提高菸草稅對降低消費量的影響將微乎其微。

中國社科院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楊志勇也認為,最好不要輕易動用稅收政策,控煙還是通過政府管制和宣傳教育來進行會比較有效。與財稅專家意見不同,世界銀行所作的調查顯示,香菸價格每提高10%就會相應降低已開發國家4%的消費量,在開發中國家,降低率更高達8%。

調查強調了提高菸草稅對減少青少年吸菸的重要作用。青少年由於經濟能力弱,對香菸價格更加敏感,香菸價格如果提高10%,將會有同樣比例的年輕人減少抽菸。更重要的是,由於進入吸菸隊伍的門檻提高,高價格將會阻止一些年輕人抽菸。

事實上,通過提高菸草稅來控制吸菸在全球已有很多成功先例。據美國統計,當菸草稅提高10%,有7.9%至12%的青少年減少購煙。而來自中國香港的調查表明,戒菸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個人健康,二是經濟負擔。1983年港英當局曾大幅增加菸草稅300%,吸菸人數隨即下降20%,效果相當明顯。在加拿大和英國,提高菸草消費稅也取得顯著成效。

正因如此,世衛組織在十多年前就已呼籲其會員採用增加菸草稅的方法來阻止青少年購煙。根據國家統計局與中國捲菸銷售公司聯合作的調查,吸菸率與職業及收入有較大關聯。一般來說,收入較高的高級管理/專業人員、一般管理/技術人員、僱主(包含個體工商戶)、自由職業者吸菸率也較高。

中國控制吸菸協會原副會長張義芳分析,這表明,吸菸者的行為受到菸草價格的影響。提高菸草消費稅導致的香菸價格提高必然會使一部分吸菸者放棄或者減少吸菸行為。

爭議三:是否對低收入者不公

在對提高菸草消費稅的反對聲中,一個很容易引起共鳴的觀點是:提高菸草消費稅將會增加吸菸人群中低收入者的經濟負擔,對他們是不公平的。

岳樹民告訴記者,他曾經與韓國人士交談,對方認為提高香菸消費稅不符合公平原則。他們認為,中低收入者吸菸較多,加征菸草消費稅實際上是對窮人徵稅。而由於香菸的上癮性,儘管價格提升,還是要消費,因而負擔加重。

楊功煥對此有不同看法。她認為,低收入者往往對價格更加敏感,因而提高消費稅更容易導致其減少抽菸。

根據上述國家統計局與中國捲菸銷售公司所作統計,2005年農村捲菸消費者每日平均抽菸高達19.22支。專家認為,提高香菸價格將會顯著減少農村的香菸消費量。

世界銀行的調查中專列章節研究提高菸草稅對低收入者的影響。調查報告分析,低收入者的香菸消費往往占其收入的比例更高,為應對香菸價格提高,他們更有可能戒菸或者減少抽菸,這樣一方面對其身體健康有益處,同時也使得他們把本來用於購買香菸的收入用來消費其他商品和服務。如此,將會導致社會對其他商品和服務的需求增加,並導致這些行業的就業增加。

楊功煥認為,通過提高菸草消費稅使低收入者減少吸菸量並非不公平。一方面,低收入者因為經濟壓力減少了香菸消費量,這樣導致與抽菸相關的疾病減少,從而減少了醫療費用的支出;另一方面,政府把提高的稅收劃撥部分用於公共教育、衛生中,這將使低收入者受益。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