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祥銓

余祥銓

余祥銓(1984年8月25日-),藝人余天與李亞萍之子,因患有僵直性脊椎炎免服兵役。曾經就讀過台北市私立薇閣高級中學,由於白曉燕案,國中三年級前即出國前往加拿大就學,目前為任職於其父余天的國會助理。

基本信息

電視連續劇

台視

2006年8月23日

《神機妙算劉伯溫》又名《怪才軍師》飾 太監張公公〈八點檔〉

個人生活

總述

余祥銓 余祥銓

余祥銓一病不可收拾,台灣藝人余天、李亞萍把矛頭直指《快樂星期天》。然而,根據最新出版的《時報周刊》報導,余祥銓其實是更害怕回家之後遭到父母責罵。由此雙重壓力過大,終於導致精神崩潰。

2006年12月1日同一天上李明依、巫啟賢主持的《快樂星期天》節目的藝人於力成透露:當天余祥銓只身前往參加歌唱比賽,由於他一出場便忘詞,遭到評審包小松、包小柏質疑:“你是藝人嗎?你受過訓嗎?”然後將他淘汰出局。

和他同時參加錄影的於力成說:“當時我們是一起離開華視大樓的。在電梯裡我們也閒聊,可是中間有1句話讓我嚇到,他說:‘完了!我回去會被我爸罵。’”

由此可看出,父母帶給余祥銓的壓力,遠大過於節目;下了台仍緊張的余祥銓,似乎更害怕過不了父母那一關。

余祥銓對自己喪失信心

余天的3個小孩都在加拿大念書,最令他頭痛的就是余祥銓。成績不好的他,中學換了四五所,問他念什麼學校,他連學校的名字也拼不出來。返台之後,還一度因持有大麻而遭勒戒。

余天、李亞萍對小孩子期待過高,從很多事情可以看出。本身也是“毒舌一族”的李亞萍,常在外人面前“虧”兒子不成材、一事無成;比不上大女兒功課好,又不如二女兒來得努力。她很習慣動不動就把兒子罵得狗血淋頭。

例如,半年前李亞萍曾經安排余祥銓到東風電視打工,要求兒子端茶倒水、搬道具、買便當,卻一毛錢也沒得拿。她說:“人家肯用他就不錯了,談什麼薪水。”要求兒子從基層做起,固然是番美意,但李亞萍沒想到,她對兒子毫不留情的指責,可能也是余祥銓對自己愈來愈沒有信心的原因之一。

壓垮駱駝的最後稻草

余祥銓 余祥銓

5個月前,東森有一個節目邀余祥銓上通告,他嫌東嫌西,還退了通告,氣得李亞萍揚言要和他脫離母子關係。這陰影讓余祥銓面對其他通告,更加求好心切。再度發生遭《快樂星期天》淘汰的事件,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余祥銓最擔心的,恐怕是李亞萍真的不要他這個兒子了。

夫婦為了怕寵壞孩子,又常用最嚴厲的言詞譴責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養成了余祥銓畏縮的性格,連上節目受挫,回家也不敢講。

人物爭議

余祥銓 余祥銓

余祥銓從小便倍受父母溺愛,其父母甚至公開表示已為子女於巴里島渡假勝地購買高價奢華之VILLA私人別墅,作為投資理財之用途之外,更常見報章雜誌報導余天夫妻對於其子女之種種寵愛之行徑,不言辛苦花不論金額也依舊甘之如飴。由於余天夫妻皆為台灣有名藝人,其三子女從小耳濡目染,因此目前也投身於演藝界,該家族也為台灣眾人所皆知之藝人家族。

2002年6月,17歲時遭警方查獲持有並吸食大麻,因而進入勒戒所。其父母並因此向社會道歉。

2005年在華視綜藝節目《快樂星期天》的招牌單元〈藝能歌喉戰〉中,欲以其歌唱之實力,力求脫離父母庇蔭成為歌唱藝人,但卻因其無個人特色、歌唱時走音、乃至於尚未唱到副歌部份,即因緊張而嚴重忘記歌詞,導致在節目上遭評審包小柏批評“你是藝人嗎?你受過專業的歌唱訓練嗎?”“拿了麥克風就是歌手啊?有了樂隊老師幫你伴奏,你就是天王了嗎?這只是變成你的高級卡拉OK場所!”, 等等一針見血的評論,余祥銓疑因生長環境過於順遂,加上其未受過軍事訓練抗壓性較差、性格懦弱導致其為此大受打擊,傳出疑似罹患憂鬱症及恐慌症等精神疾病,有一段時間其虛脫晃神、不吃、不喝、不說話、失控大哭大喊,嚴重影響自主生活的能力,而受到了各大新聞媒體報導,也因為此一事件,使其在台灣聲名大噪。也使《快樂星期天》一節目收視率短暫上升,但因此事件導致之後《快樂星期天》評審的評論不再犀利,間接導致《快樂星期天》的停播。

余祥銓 余祥銓

2008年1月19日晚間於台北市永吉路五分埔地區和曾姓女友與蔡有定(66歲)發生停車糾紛,余先動手打人,但卻不敵老翁慘遭痛毆。返回北投家中後,於深夜12時至三重警方備案,控告蔡姓老翁涉嫌傷害。余天並發表知名之談話:“我覺得喔,我自己本身覺得,如果說因為我的選舉當立委的話,還要當心小孩出去會經常被打,我覺得蠻不可思議的。” “明知道他是我兒子,還直接跟他講說,你爸當立委有什麼了不起。”疑因其父余天為台北縣新任立法委員,三重屬其服務區,案發在台北市,卻在台北縣三重報案。三重分局隨後將全案移給信義分局一併偵辦調查。24日晚余祥銓登門與蔡有定和解。

2008年6月27日遭民眾爆料指其經常違規停車,26日下午甚至還把座車停在立法院門口的人行道上近4個小時,竟然沒有被開紅單。余祥銓表示是為了趕時間。至於被問到為何不停停車位,余祥銓推說是因為有人占了他的停車位,而不好意思跟對方說。另外還解釋擔任余天立委助理的薪水不高,沒有錢租用停車位。但普遍認為余祥銓是貪圖一時方便,不想把車子停到距離較遠的立委停車位,因此利用身份特權違規停車,沒有錢租用停車位的說法也引起社會負面觀感。但余天隨後出面道歉。

余祥銓 余祥銓

2009年5月31日凌晨12點多,余祥銓所駕之賓士轎車在台北市信義路、建國南路口,疑似因為與車內友人聊天未注意,導致車輛闖紅燈與橫向車輛發生擦撞的肇事意外,導致車頭毀損。事後報警處里,媒體聞訊也及時趕到現場,不料余祥銓請自家約聘駕駛到場處里,卻與媒體記者爆發口角衝突,糗態百出。事後余天堅持余祥銓與司機兩人得當面透過媒體與社會大眾鞠躬道歉。車損部分由余祥銓自己負責,而事發當時,爆發口角的司機坦承含有醉意。

2009年10月4日,余祥銓開車經過忠孝東路和光復南路路口,遇上警方攔檢,由於余祥銓身上有酒味,酒測後,酒超過標準值0.25,警方依法扣車開罰。

2017年12月10日凌晨余祥銓與高姓男子發生口角,因此鬧上警局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