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曉彤[芭蕾舞演員]

余曉彤[芭蕾舞演員]
余曉彤[芭蕾舞演員]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余曉彤,3歲開始練習芭蕾,8歲師從深圳藝校資深芭蕾舞教師徐健、鄭丹路,10歲考進深圳藝術學校就讀芭蕾舞專業,2010年在第38屆瑞士洛桑國際芭蕾舞比賽中入圍決賽,獲得多國頂尖芭蕾舞團和學校的青睞及獎學金,又在美國紐約國際芭蕾舞大賞賽中獲得銀獎。有同名人物。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基本信息

余曉彤 余曉彤

姓名:余曉彤

英文名:meo

生日:1990,1,10

星座:摩羯座

籍貫:黑龍江省雙鴨山市

血型:0型

身高:175CM

體重:47KG

三圍:80CM,60CM,90CM

特長愛好:唱歌,朗誦,打麻將

嗜 好: 唱歌

最喜愛的音樂:黃家駒的情人

最喜愛的明星:黃家駒

最喜愛的舞蹈: 爵士

最喜愛的電影:美少女拉拉隊

最喜愛的食物: 土豆

最喜愛的顏色: 黑,白

最喜愛的飾物: 玉鐲子

最喜愛的運動: 瑜伽

最愛的動物: 狗狗

最喜愛的刊物:讀者

最喜愛的國家:中國

最難忘的事情: 考上大學

最討厭的事: 被人欺騙

最喜愛的事:和喜歡的人一起坐火車了旅行

最大的願望: 成為知名女企業家

座右銘:青春的舞台沒有輸贏,只要敢於展示你就是成功!~持之以恆

藝術道路

媽媽有心培養她成為專業人才,從小便將余曉彤送往英文學校念書。“曉彤8歲的時候,香港體育學院已經來要人,說她適合長跑。她體能很棒,從小就跟著我跑步、登山、騎腳踏車,是個運動能手。後來我們在報紙上看到深圳藝術學校有徐健、鄭丹路老師,他們教芭蕾很有經驗,我就決定帶著孩子來深圳求學。”曉彤先是參加芭蕾舞業餘培訓班,跟著徐健和鄭丹路學基本功,10歲那年,余曉彤考進了深圳藝校。

2010年3月,紐約國際青少年芭蕾舞比賽總決賽,在紐約城市中心劇院舉行,來自27個國家的300多名青少年頂級芭蕾舞選手參賽。深圳藝術學校的4名選手也在指導老師徐健、鄭丹路的帶領下參加了比賽,高三學生余曉彤與大師兄藍志明,憑藉高難度的《海盜》雙人舞片段,獲得古典雙人舞組銀獎。16歲的余曉彤,憑藉出色的表現和高超的技術水平,獲得了評審的一致讚譽,並同時獲得了摩納哥、美國等3所院校的全年獎學金。

美國休斯敦芭蕾舞團藝術總監多次誠意邀請余曉彤前往該團工作、學習,並提出讓余曉彤跳過學生夏令營的訓練,直接簽約成為該團二團演員。今年6月,余曉彤就將告別深圳,遠赴休斯敦芭蕾舞團加盟成為一名職業芭蕾舞演員。

發展現狀

“她和徐健、鄭丹路夫妻的感情比家人還親,8年了,他們之間有著太多的情感故事。余曉彤好多次想要放棄學芭蕾,老師就同她鬥智鬥勇。他們真的很了解她,很愛她。”余曉彤媽媽告訴記者,女兒有今天的成績,與老師的付出密不可分。

“余曉彤學習芭蕾中,有太多的辛苦。除了訓練,她基本沒有休閒的時間,除了同學以外,她沒有朋友,從不去逛街、KTV、吃飯約會。”余曉彤媽媽是個絕對的強勢母親,她的教育方式就是,讓女兒按照自己設定的路線去發展:平時在深圳上課學芭蕾,每周末回香港補習英文,大學到國外學習,學習後回國發展。“曉彤學習到國際上最先進的專業知識以後,一定會回國發展的。從芭蕾舞教育,到芭蕾舞服裝、芭蕾舞鞋設計製作,中國的芭蕾舞產業鏈需要大量頂級的人才,余曉彤要成為這方面的專家。”

採訪時,余曉彤安靜地坐著,她和媽媽剛從休斯敦飛回深圳,路途奔波加之倒時差,她們已經兩天沒有睡覺,可兩人都很興奮。“余曉彤去休斯敦工作,語言沒有問題,而且她生活自理能力很強。從小我們就訓練她自己買菜做飯,自己上街不迷路。”曉彤媽媽很自信,她教育孩子最大的經驗竟然是“女孩要當男孩養,男孩要當野人養”。

“16歲開始進入工作狀態,距離20歲,她還有4年。這幾年對於她來說很重要,經過磨鍊,無論是狀態還是技術,她都極有希望成為國際一流的芭蕾名角,我對余曉彤很有信心。”徐健告訴記者,余曉彤的自身條件不是最優秀,但她是最努力的。“她每天都要練習4個小時以上,很辛苦,但她堅持下來了。其實她的身材條件不算最好的,國外選手長腿、長胳膊,余曉彤這方面不算完美。但通過努力,在她這個年齡段,余曉彤實現了技術的衝刺。她的鏇轉、跳和腳尖技術,在國際上這個年齡段屬前幾名的。”徐健說,是時候讓余曉彤自己去飛了,去受點磨鍊。余曉彤出國工作,還被“勒令”在25歲之前不許談戀愛。“我無所謂的,現在還沒有這個想法,先努力工作吧。”余曉彤微笑著說。

“專業演員幾乎每天都在排練、演出,工作量很大,而且會經常受傷。我想,她已經做好準備去迎接這些挑戰,是不是?”徐健笑著問余曉彤,這個一直默不作聲的姑娘也笑了。余曉彤說,她最喜歡的芭蕾舞演員是ABT美國芭蕾舞大劇院的名角兒Gillian Murphy,而她最希望的是,今後能跳上《堂吉訶德》的主角。而深圳就是——夢開始的地方。

成才之路

母親的堅持

香港出生的余曉彤3歲開始上業餘班學芭蕾舞,但在母親沈女士看來,女兒真正邁入正規學習是從8歲那年來到深圳開始。

“我們碰上好心人、好老師了。”這是沈女士的肺腑之言。一次偶然的機會,沈女士得知深圳藝校開設芭蕾舞專業,並在學校門衛的幫助下拿到了芭蕾舞專業徐健老師的電話。她決定為女兒先探探路,於是請求老師允許她旁聽一節課。看著老師、學生們優雅的舞姿,沈女士第一個想法就是:“為什麼跟女兒以前學的不太一樣啊?真的很美,我一定要帶女兒來長長見識。”

第一次上徐健和鄭丹路老師的課時,由於語言障礙,自小就說廣東話的余曉彤甚至連“把腿放到把桿上”這句話都聽不明白;當時她的“豎叉”一字馬還下不去,但被老師要求把腿放到鋼琴凳上壓。余曉彤心裡不停地嘀咕著:我在業餘班可是尖子生啊,平時只有誇獎沒有批評,下課後她哭著對媽媽說“不去了”。

媽媽沒有遷就余曉彤的這種畏難情緒,每個周末都帶著余曉彤來深圳練習。平日在家寫作業後,媽媽都親自督促余曉彤壓腿、踢腿、下腰。兩年後,余曉彤順利地考進了深圳藝校芭蕾舞六年制的專業。

養成不服輸個性

如今的余曉彤對從事芭蕾舞職業的道路有著執著、堅定的信念,然而她告訴記者,在剛開始打基礎的那幾年,她也像許多普通孩子一樣,怕累怕苦,容易動搖。在最初三年打基礎的訓練里,她時常看著芭蕾舞碟,不解地反覆思考著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天天重複著基本一樣的動作?為什麼我和碟中看到的飄飄仙女們差異這么大啊?”

鍾情芭蕾舞的余曉彤為自己總結,多虧了好老師,她才能堅持到今天,並拿出了一份讓人認可的成績單。曉彤笑著說,其實她特別害怕老師,因為一個手指尖的位置做不對都會遭到嚴厲批評。面向瓷磚牆做動作,同學們會忍不住瞄著老師從牆上映射出來的身影,看看老師走到哪裡了。記得有一次,當老師從自己身邊走過後,已經感到疲勞的余曉彤長吁了一口氣,誰知道老師仍在密切地盯著她的動作,一巴掌就這樣落在了她的背上。那一巴掌卻讓曉彤牢記在心:“我必須謹記,無論什麼時候,基本功都是給自己練的。”

早上上課,中午排練,下午上課,晚上又是排練。學校每天規定的課時大概是4個小時,然而,經常提前數月進入備賽階段的余曉彤幾乎每天排練8至10個小時,比別人付出了幾倍的努力和艱辛。有時候,小姑娘會躲在更衣室里偷偷地哭泣,但是每次她都會跟自己說,現在把眼淚流完,待會就不準哭了,要繼續好好練功。

去年準備參加赫爾辛基國際芭蕾舞比賽時,余曉彤要準備4個古典芭蕾舞變奏和兩個現代舞,每天她都在為這六個劇目奮鬥。立起、鏇轉,失敗,再來。比賽前的兩個星期,她仍然在為完成結束動作而不斷地嘗試,但始終沒有完成好。鄭老師對她說:“沒有台下百分百的把握,就別想在台下有一絲的收穫,晚上繼續練。”那天,鄭老師和余曉彤都沒有休息,一直在練功房待到晚上10點。

余曉彤後來才明白,老師的嚴格要求不只是為了要求她完成那個動作,而是要鍛鍊出她骨子裡那股“不服輸”的勁兒。晚上回家,余曉彤一筆一划地寫了一千個“狠”字。“就是要對自己狠一點,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難,繼續要練整整一晚,我也要狠著心繼續。每當鄭老師看到我快放棄的時候,她都會說,把骨子裡的韌勁拿出來!”

我會繼續努力

今年1月,余曉彤代表深圳藝校參加了第38屆洛桑國際芭蕾舞大賞賽。這項比賽是專門為在校的專業芭蕾舞學生舉辦的,堪稱世界上芭蕾舞專業學生最頂級的比賽之一。余曉彤為此備戰了三個多月。經過評審會嚴格的審核,從兩千多份錄像帶里選出150名選手前往瑞士進行半決賽選拔,最後挑出二十名優勝者。余曉彤是其中之一。

今年3月,余曉彤再次出征,參加YAGP美國紐約青少年芭蕾舞大賞賽,許多世界頂級芭蕾舞學校和舞蹈團都通過該賽來挑選各國優秀的年輕舞者。這次一共有上千人競逐40個決賽名額,余曉彤與師兄藍志明演繹了一段6分鐘的古典芭蕾舞劇“海盜雙人舞”,兩人憑著純熟的技巧和默契,在多對選手中脫穎而出,奪得雙人舞銀獎。

在洛桑國際芭蕾舞大賞賽中的出色表演,讓余曉彤獲得了美國休斯頓芭蕾舞團的獎學金,美國紐約城市芭蕾舞團的獎學金,加拿大溫尼伯皇家芭蕾舞學校的獎學金,韓國環球芭蕾舞團的邀請與香港芭蕾舞團的邀請。

在紐約YAGP的比賽中,余曉彤又獲得了摩納哥Princess Grace芭蕾舞學校和美國費城The Rock School的獎學金。她和老師、父母一起商量後,最後決定選擇休斯頓芭蕾舞團的獎學金。在未來的一年裡,她將會隨團到各國演出。比同齡人稍顯成熟的余曉彤說:“任何一個舞蹈動作都沒有所謂的最極致,只有更極致。這將會是我的新起點,我會繼續努力,因為有很多新的事物正等待我去發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