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帥

飄帥

《飄帥》是一部諜戰題材的電視劇。由浙江華策影視股份有限公司聯合南京飛揚影視文化公司、南京軍區政治部電視藝術中心、南京祥樂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出品的四十集近代革命歷史劇。該劇由“無敵”系列的編劇石小克親自操刀,侯明傑執導,傅程鵬、毛林林、侯夢莎、夏侯鑌、寧曉志、周惠林等人主演。

基本信息

內容簡介

飄帥飄帥
簡介:1940年春,經濟學博士帥飄從美國學成歸來,懷揣著一腔熱血想在上海乾一番事業.初來乍到的他舉目無親,無意中結識了通商銀行行長之女盧琳.兩人日久生情,盧正安看中了帥飄的才幹,將之收為己用.盧正安為人不正,在一次醉酒後被人設計殺害.金錢,美女,地位,一夜之間帥飄擁有了一切,可同時也給他惹來了殺身之禍.盧琳在一次刺殺中為保護帥飄失去了生命,帥飄發誓一定要奪回失去的所有.一無所有的帥飄從最底層做起,在打拚的過程中認識了共產黨員邢淑媛,帥飄被共產黨人的抗日精神所感染,意識到傾巢之下無完卵,內心的救國火種被點燃,多次運用自己的經濟特長完成任務,最終成為了一名出色的共產黨員。華策影視計畫製作各類題材的電視劇20部,引進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優秀劇集200集以上。此次公布的“大劇匯”,次公布的“大劇匯”,片單包含自製的幾十部新劇《大漢賢后衛子夫》、《老媽的三國時代》、《天龍八部》、《大當家》、《新洛神》、《翠蘭的愛情》、《封神英雄榜》、《一克拉夢想》、《飄帥》、《戀愛大過天》、《獵虎》等,華策日活動共有9部劇巡禮,分別為神話傳奇系列的《新洛神》、《封神英雄榜》;武俠新世界的《天龍八部》、《鹿鼎記》 ;家庭倫理系列的《追妻大丈夫》;革命軍旅系列的《火線英雄》、《飄帥》等。

人物介紹

帥飄(傅程鵬飾)
飄帥飄帥
傅程鵬,南京軍區前線文工團話劇隊演員。迄今為止已參演電視劇20餘部、話劇數百餘場。參演電視劇有《與狼共舞》,《我是特種兵》系列,《春花秋月》,《狼煙》,《狙擊生死線》,《我的父親是板凳》,《熱愛》,通過電視劇《真愛無敵》獲得很高人氣,
傅程鵬所演出的人氣電視劇:
2013年《我是特種兵之火鳳凰》飾:天狼
2013年《江湖正道》飾:祁國英
2013年《神秘人質》飾:孔兆琦的替身
2013年《與狼共舞I》《與狼共舞II》飾:陳少傑
2013年《飄帥》飾:帥飄
盧琳(侯夢莎飾)
侯夢莎,1985年8月出生於大連,影視明星,作品有電視劇《狙擊生死線》《我是特種兵》等,話劇《我愛桃花》,主持過綜藝節目中央8台《八仙過海鬧新春》南京軍區政治部前線文工團。
侯夢莎所演出的人氣電視劇:
2013年《我是特種兵之火鳳凰》飾:李曉芸
2013年《飄帥》飾:盧琳
2013年《追捕》飾:肖玲
2013年《與狼共舞》《與狼共舞2》飾:喬燕
邢書媛(毛林林飾)
毛林林,中國大陸新生代影視女演員,1986年10月8日出生於浙江溫州,憑藉出演《新施公案》、《小白菜奇案》、《八仙全傳之八仙過海》、《加油媽媽》等多部電視劇被觀眾熟知。2013年飾演熱門電視劇《蘭陵王》中”鄭兒”一角人氣飆升,深受好評。與陳曉東再度合作的電視劇《加油愛人》飾演“范昀”一角,備受觀眾期待。
毛林林所演出的人氣電視劇:
2014《加油愛人》飾:范昀
2013《蘭陵王》飾:鄭兒&馮小憐
2013《飄帥》飾:邢書媛[7]
2013《陸小鳳與花滿樓》飾:孫秀青
司馬空(夏侯鑌飾)
夏侯鑌畢業於南京藝術學院表演系,現屬金英馬影視公司演員,主演過多部電視劇、電視、話劇,代表作品有《孔子春秋》、《下輩子做你的女人》、《奶娘》、《天上的風》、《冰山上的來客》等。
夏侯鑌所演出的人氣電視劇:
2013年《民國恩仇錄》飾:沈興
2013年《江湖正道》飾:董鳳池
2013年《敵後便衣隊傳奇》飾:高德良
2013年《一飛沖天》飾:於春雷

演員列表

職員表▪出品人:趙依芳;趙明;曹放
▪導演:侯明傑
▪副導演(助理):天毅
▪編劇:石小克
▪攝影:陳洪
▪道具:尹治彪
▪動作指導:武文光
▪造型設計:付小惠
▪服裝設計:李龍光
▪燈光:金建華
▪錄音:賈偉
▪發行:華策影視
▪監製:嵇道青演員表
角色 演員 備註
帥飄 傅程鵬 金融博士
邢淑媛 毛林林 大美晚報記者(女革命黨)
司馬空 夏侯鑌 軍統上海站站長
盧琳 侯夢莎 盧笑庵的女兒
周淮海 寧曉志 上海市市長
林士群 周惠林 76號特工總部主任,汪偽政權江蘇省主席
雪兒 謝仙 被張九思收留的孤兒,後成為地下黨交通員
趙之江 張進 76號行動隊隊長
葉秀卿 張澎澎 林士群的妻子
五毛 侯傑 軍統上海站特工
潘達 尚大慶 汪偽政權上海市警察局局長
盧笑庵 劉金山 汪偽政權上海市副市長
張九思 魏宗萬 人稱九爺,社會賢達
影佐 華子 日軍上海駐軍前任司令
呂秘書 王霏 周淮海秘書
魯媽 何群 盧笑庵府邸女傭
岡村 盧剛 日軍特務課長
川喜多 侯明傑 ----

劇情介紹

第1集
飄帥飄帥
帥飄智救盧笑庵1940年的上海,豺狼當道民不聊生,大漢奸盧笑庵就任上海副市長後,大肆打壓抗日活動橫徵暴斂巧取豪奪,在日本人的嚴密保護下,軍統局對盧笑庵展開了一系列暗殺行動,雖然行動屢屢失敗,但從來沒有停止過。華燈初上,夜色迷離,上海某娛樂場所開業,盧笑庵受老闆邀請來新開業場參與開業活動,不等盧笑庵到來,一名自稱帥飄的男子坐到盧笑庵的座位上打算拍照,娛樂場所老闆並不認識帥飄,一見帥飄坐到盧笑庵的座位上,老闆立即上前驅趕帥飄,帥飄與老闆理論的時候盧笑庵來到開業場所,得知帥飄也是來參加開業活動,盧笑庵不以為然要求帥飄去其它地方入座。帥飄離去之後盧笑庵與相關人等坐成一排拍照,一行人全然不知道危險即將來臨,負責拍照的二個男子便是軍統派來的殺手。眼看二個男子就要操控相機上的武器射殺盧笑庵,有人忽然不小心打翻了酒杯,頓時間,保護盧笑庵的保鏢立即掏出手槍與一夥不明身份的槍手激戰,剛剛還一派祥和的開業場所轉瞬變成子彈橫飛人聲尖叫的混亂場所,盧笑庵慌亂之下不顧一切鑽入到一張桌底隱藏,正好帥飄也在桌底下,一見盧笑庵鑽到了桌底,帥飄自稱有辦法幫助盧笑庵逃過一劫。盧笑庵正處於驚惶不安的狀態,一聽帥飄有辦法渡過危險,盧笑庵立即讓帥飄放手實行計畫。帥飄想出來的避險辦法是在盧笑庵身上塗上死者的血液,在帥飄的幫助下,盧笑庵滿頭滿臉是血跟死人無二,帥飄將盧笑庵拖出桌底,高聲宣布盧笑庵已經死亡,暗殺盧笑庵的殺手信以為真,轉眼功夫便逃得不見蹤影。盧笑庵獲救之後回到辦公室審問帥飄,帥飄面對盧笑庵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透露自己開設了一家銀行,希望盧笑庵能到場捧場,盧笑庵見帥飄提出的要求僅是參加開業活動,二話不說同意了帥飄的要求。開業當天盧笑庵請來到上海市各界名人捧帥飄的場,帥飄當著所有人的面誇誇其談,時而聲稱認識外國各大名人,時而吹噓家財雄厚足以敵國,許多名人聽完帥飄的話哭笑不得,認為帥飄是在吹牛,盧笑庵也認為帥飄是個騙子,惱怒之下帶著女兒小琳離開了開業現場。其它各界名人見盧笑庵離去,隨後跟著相繼離去,開業活動雖然以失敗收場,帥飄並沒有灰心,而是來到盧笑庵家中,聲稱有辦法讓盧笑庵經營的銀行統領上海整個金融界。盧笑庵認為帥飄又是在吹牛,直到帥飄將個人對金融的觀點講述出來,盧笑庵才意識到了帥飄有點能耐,於是挽留帥飄在家中吃午飯,同時還邀請帥飄改天參加一個宴會。
第2集
帥飄為報家仇接近盧笑庵盧笑庵帶著帥飄與幾個重要人士見面,當中一人是一個日本長官,名叫影佐,由於之前曾經遇襲,盧笑庵埋怨影佐沒有追查到兇手,影佐無可奈何看著盧笑庵,透露不能隨意去租界地區調查兇手。盧笑庵見影佐也不敢去租界抓兇手,眼珠一轉提議讓帥飄去租界舉行抗議活動,譴責軍統局的人大搞暗殺活動破壞上海治安穩定,帥飄沒有料到盧笑庵會安排他去舉行抗議活動,為難之下提出上廁所。從包箱走出來,帥飄走進了女廁所裡面,正當帥飄解開褲子想撒尿的時候,意外發現垃圾桶中存放著一捆炸藥,看著垃圾桶出現的炸藥,帥飄好奇心升了起來,分享者影視,伸手將炸藥拿到面前觀瞧,正當帥飄仔細觀瞧炸藥的時候,兩名軍統殺手從廁所外面走了進來,舉起手槍就想結果帥飄的性命。帥飄一見兩名殺手來意不善,情急之下表示可以幫助兩人逃走,兩名殺手正被趙隊長帶人追捕,一聽帥飄有辦法逃走,兩人便打消了殺掉帥飄的想法。趙隊長帶著一夥手下衝到廁所外面的時候,帥飄從廁所中走了出來,拿出一捆被尿液淋濕的炸藥,謊稱在廁所中發現兩名軍統殺手,結果兩名殺手因為被發現已經奪門逃走,趙隊長相信了帥飄的話,立即帶著手下人轉身去追軍統殺手。帥飄趁機敲了一下廁所門示意兩名殺手離去,敲完門帥飄回到包間坐下,當場同意去租界舉行抗議活動。帥飄剛剛表完態,趙隊長拿著一捆炸藥走進包廂,來到盧笑庵身邊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兩名軍統殺手回到總部將事情經過告與頭領司馬空,司馬空命令手下人將帥飄帶到身邊審問,帥飄礙於司馬空的威嚴,只得將接近盧笑庵的真相說了出來,原來在多年前帥飄父母被盧笑庵相繼殘害,帥飄為報家仇才想方設法與盧笑庵結識。盧笑庵安排帥飄去南京出差,盧琳因為避婚也悄悄踏上了前往南京的火車,與帥飄隨行的周行長見盧琳也在火車上,無奈之下只得允許盧琳一同隨行。帥飄在南京辦完公務帶著盧琳與一個外國朋友見面,表面上看帥飄是跟外國朋友見面,實際上是會見一個親屬,親屬在一所餐廳中做櫥師,帥飄來到餐廳叫了一桌菜,藉口菜餚胃口不對來到櫥房與親人見面。與親人見完面,帥飄與外國朋友吃完飯乘車離去,車行不遠天空下起綿綿細雨,一夥不明身份的男子開槍將帥飄的外國朋友打倒在地上,眼看帥飄與盧琳就要遇難,一名神秘男子出現解決了所有企圖殺害帥飄的男子。
第3集
聽到盧琳被襲,盧市長很擔心,派人連夜把盧琳帶回上海。管家把帥飄的資料交給盧市長,並說查證的人半路遇到劫匪已經死亡。影佐將軍打電話要他到南京軍統,盧琳在給市長送茶時發現了有關帥飄的材料。盧市長找到帥飄,直截了當告訴他,已經查過他的老家,並說出帥飄隱姓埋名到他的身邊,為父報仇的想法。帥飄否定盧市長的說法,盧笑庵就把做廚師的趙叔帶上來。盧市長說的一切都是從趙叔那裡得來的,趙叔勸說帥飄認了這件事。盧市長要即可槍斃帥飄,帥飄發火了,說他不認識什麼羅子林,要趙叔說出或者是畫出他長得樣子。趙叔說不出來,就趕緊改話說是警察局潘局長讓他誣陷帥飄的,並拿出一張警局的調款單,讓盧市長深信不疑。原來帥飄曾打電話給趙叔,如果被盧市長的人抓了,就交代出帥飄的真實身份,他又找到司馬空幫忙進入警局,搞到一張調款單,把所有的罪責全都壓在潘達身上。如此的計謀,讓帥飄真正贏得盧市長的信任。把帥飄做他的私人秘書,換掉老周。帥飄與趙叔見面,帥飄要趙叔趕緊離開上海,不能回南京。兩人告別之後,帥飄又找司馬空幫助他除掉盧市長的親信陳強,司馬空為了快點除掉盧笑庵,與帥飄配合作戰。要帥飄提供情報,他們動手解決盧笑庵。管家慌慌張張告訴盧市長,帥飄被軍統襲擊了,陳強死了,帥飄受了傷。盧笑庵急忙備車去探望,帥飄把他與司馬空設定好的計謀演給盧笑庵看。潘達在街上碰到盧琳,本想討好她,卻不想被帥飄拉走了。氣的潘達要給他製造麻煩,離開盧市長,盧琳。潘達使壞招,使用美人計陷害帥飄,並要盧市長抓犯罪的帥飄。分享者影視,聰明的帥飄裝作聾啞人,使上一計。讓潘達的計謀沒有得逞,盧市長趕到,讓潘達很沒面子,這一齣戲讓盧市長與帥飄的關係稍近了些。盧笑庵再次要帥飄做軍統罪行的見證人,要他到梅機關簽個名。帥飄知道盧笑庵是要逼他做漢奸,無奈他就吃了肥皂裝中毒,住進醫院,後來趁人不備,跳窗跑進藥劑室。盧琳趕到醫院要見帥飄,盧笑庵告訴她帥飄昏迷著。進入病房,盧琳發現帥飄已不在病房。帥飄進入藥劑室喝了一些液體,又從窗戶爬回病房。盧琳走出病房,沒有說出帥飄不在的事,盧笑庵要醫生盡全力挽救帥飄的生命。
第4集
對於帥飄不在病房,盧琳顯得很不安。對盧市長謊稱她怕帥飄洗胃很難受而擔心的。原來帥飄到藥劑室服用了鴉片製劑中毒,險些導致生命危險。盧笑庵派人到影佐將軍那裡,化驗中毒食物,沒有問題。盧笑庵心裡明白,是帥飄在搞小聰明。但他也決意要推帥飄,進入漢奸的道路。盧市長到醫院看望帥飄,說明已經到梅機關替他在聲明中簽字的事。帥飄無奈,強裝高興。盧笑庵也假裝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說帥飄是食物中毒。帥飄病好出院,陪盧笑庵到市政府辦公,碰上找盧市長討說法的盛天林,守衛趕走他,他撞牆而死。對於盛天林的死,盧笑庵感覺像除去心病,很高興。這讓在與市長討論帥飄和潘達兩人的關係的林士群有些不滿,盧笑庵特意讓帥飄去處理盛天林的事,吩咐守衛處理屍體之後要離開。被曾參加過他開業典禮的大美晚報記者邢書媛叫住,她斥責帥飄給盧笑庵當走狗的做法,帥飄在盧笑庵的監督下,冷眼相對邢書媛,讓這位晚報記者真的認為他已經是地道的漢奸了。監督帥飄的盧笑庵看到了帥飄對待邢書媛的場面,繼續向下拉帥飄。他怕邢書媛把盛天林死亡的全過程都報導出來,就派他到梅機關找影佐將軍派兵,到報社抓邢書媛,帥飄再次無奈接受任務。去梅機關的路上,帥飄回憶起邢書媛說他是走狗的一番話,甚是難受。恰巧碰上盧琳聽完講座回去,帥飄才有機會下車,故意大聲提醒她不要到報社去,他要去抓一個叫邢書媛的女記者,影佐將軍派人到租界施行抓捕。盧琳最終明白,帥飄大聲告訴她的要抓邢書媛,不讓她去報社的話,是讓她到報社報信。盧琳急忙到報社找邢書媛報信,剛好司馬空也到報社救邢書媛,最後邢書媛被逼先逃,司馬空以盧琳為人質,最後逃離。不過,司馬空想殺掉盧琳,帥飄為保護盧琳中彈受傷住進醫院。司馬空與邢書媛認定是林士群給他報信,與盧笑庵對抗。同時,也清楚了租界工部局不敢與日本人對抗,以後租界也不會安寧了。盧笑庵對帥飄在抓邢書媛的過程中所做的事很清楚,對帥飄還不是極為信任。算是帥飄命大,又躲過一劫。子彈取出,手術成功。帥飄休養一個月痊癒出院,盧笑庵就把給盧琳辦婚禮的事交給帥飄辦,結婚對象是潘達。盧琳不同意,就讓帥飄向她求婚。善良的帥飄對盧琳提出的要求有點措手不及,但是又不願意盧琳跳進火坑,很為難。
第5集
他找到盧笑庵,表明求婚態度,並聲稱要用巨額黃金來作為嫁妝。盧笑庵不信帥飄,帥飄說用自己的命來兌現承諾。帥飄的堅決讓盧笑庵震驚。盧笑庵同意帥飄的求婚,但表明如果婚禮當天沒有黃金,那么婚期就是帥飄的死期。潘達見盧笑庵背信棄義把盧琳嫁給帥飄,欲要發作,被林士群穩住。帥飄暗中和司馬空訂下計畫:以婚禮安保之用,帥飄說服盧笑庵調走林士群和潘達的所有人馬,使得林士群的立泰銀行安保空虛,司馬空則帶人洗劫立泰金庫,然後帥飄在中途假意攔截黃金交給盧笑庵。盧笑庵雖然知黃金的來路不正,但貪婪的他還是全部笑納。林士群見黃金被劫,大為惱火,他明知是司馬空所為,但抓不到司馬空,於是將邢書媛抓了起來,逼司馬空前來。帥飄和盧琳順利結婚,在洞房,盧琳卻向帥飄透露了一個驚天秘密:她要除掉盧笑庵。盧琳要帥飄幫助自己,帥飄一時覺得不敢相信。盧琳向帥飄述說了自己的身世:當年盧家從湖南遷到上海,家境殷實,盧琳的父親酷愛古代書畫,家中收藏很多。盧笑庵利用盧琳母親病重缺錢的機會接近盧琳的父親,騙取信任後謀財害命,將盧琳父親的全部收藏據為己有,又將盧琳收養,作為交際花為自己充當籌碼。盧琳對盧笑庵仇深似海。帥飄半信半疑。他知道盧琳保護過自己,也救過邢書媛,但一時無法全部信任盧琳的話。因為涉及到除掉盧笑庵,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況且這和自己奪取盧笑庵財產的初衷不符。盧琳看出帥飄的疑惑,表示理解,並表示會證明給帥飄看,自己沒有假話。此時,管家抱被子闖洞房的舉動差點讓這對假夫妻陷入危局。幸好帥飄演技出色,逃過一劫。
第6集
司馬空得知邢書媛被抓後,心急如焚,立刻要實施營救,但在五毛的勸阻下,他轉而向帥飄求援。司馬空將正要參加重要會議的帥飄劫持,要他營救邢書媛,帥飄無奈只能答應。帥飄耽誤了事關提高利率的重要會議,引起盧笑庵的懷疑,關鍵時刻盧琳出來替帥飄解圍。盧琳聲稱是自己硬要新婚的帥飄去靜安寺上香,並遇到了南京行政院長周淮海的夫人楊秋慧。盧笑庵雖解除了懷疑,但是隨即就要帥飄前往76號處死邢書媛。帥飄急中生智,聲稱與其承擔殺記者的罪名,便宜林士群,不如逼迫邢書媛為自己效勞。盧笑庵權衡利弊決心一試帥飄拿著盧笑庵的手令,從林士群手裡救出邢書媛,林士群暗中憋氣,但是隱忍不發。邢書媛雖然被救,但是盧笑庵提出苛刻的條件,要邢書媛為自己樹碑立傳,還要她製造輿論歡迎日軍進駐租界。不僅如此,盧笑庵還抓了報社的兩個編輯作為人質押在自己府中,限期三天,否則邢書媛和同事難逃一死。盧琳和帥飄商量對策,卻無計可施,時間慢慢逼近。帥飄提高盧笑庵通商銀行的利息,讓林士群立泰銀行儲戶大減,林士群上門興師問罪,要帥飄降低利息。帥飄無奈只得找盧笑庵,盧笑庵邀林士群赴家宴,商量此事。宴會上,盧笑庵藉口拖延降低利息,讓林士群很不滿。但更讓林士群不滿的是,因盧家廚子朱彪做的湯太鹹,盧笑庵在林面前鞭打朱彪,殺雞儆猴向林示威。這一切都讓林士群和盧笑庵的關係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但他們不知道,其實是帥飄利用了朱彪嗜酒的毛病在湯里多放了鹽。
第7集
帥飄找司馬空除掉盧笑庵帥飄找到司馬空,談起盧笑庵的廚師朱彪可以作為刺殺他的最好對象。並告訴司馬空朱彪常去喝酒的高升酒館,希望他去激發朱彪的血性及對日本人的仇恨。帥飄又把盧琳收集的盧笑庵犯罪細節的資料讓司馬空交給邢書媛,通過報紙揭露盧笑庵的罪行。並提醒司馬空事情辦成盧笑庵的財產全部歸自己所有,對金錢沒有多大興趣的司馬空爽快答應。司馬空把有關盧笑庵的資料送給邢書媛,並要她配合去到高升酒館見朱彪。朱彪確實是內心仇恨極深,在酒館借酒消愁。邢書媛找到他,然後把朱彪帶到他們安排好的地方,由她逐漸激發朱彪內心深處的仇恨,讓他說出對日本人,對盧笑庵的仇視。司馬空趁機出現,說明他的身份和找朱彪的用意,要他去刺殺盧笑庵。朱彪很想解恨,但是事情突然,沒有當場答應司馬空。帥飄又讓盧琳去找朱彪火上澆油,盧琳對挨打的朱彪也說出了自己內心的苦衷,他們把一切矛頭全都指向盧笑庵。以此徹底激發血氣方剛的朱彪內心的怒火,達到刺殺盧笑庵的目的。盧琳從僕人魯媽那裡知道了被盧笑庵關起來的兩位報社編輯的情況,報社還不知道兩位編輯的下落。盧琳跟帥飄兩個人分析了朱彪的心情和他對盧笑庵的惱怒程度,認為朱彪的血性還沒有完全被激發,帥飄就找司馬空商量繼續為朱彪火上澆油,讓司馬空手下到高升酒館找朱彪麻煩,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頓。當然因為鬧事,警局要罰款,對下人心狠手辣的盧笑庵要趕走他,更激發了朱彪內心的怒火。這正是司馬空和帥飄他們想要的結果,朱彪的現狀離他們的目標更近了。帥飄和盧琳對朱彪顯得很是同情,配合的演戲般的又說了盧笑庵的殘忍與無情。盧笑庵不講情面要趕走朱彪,盧琳再次表示對他的同情,朱彪也決定再為盧小姐做最後一頓飯,並說盧琳的仇也一定會有人給報的,聽到朱彪的話,盧琳心中暗喜。朱彪這個人,一旦血性被激發,就難以控制,盧琳的傾訴,內心的委屈,盧笑俺的狠毒,所有的一切同時出現在腦海,讓他的復仇的怒火給完全點燃。本來到菜市場買菜為盧琳做最後一頓飯,肉案子前面,肉販砍肉的情景出現在眼前,不由得讓朱彪想起邢書媛,盧琳等人對他說的話,想起盧笑庵對他種種殘忍的暴行,當即決定除掉盧笑庵,到軍統找司馬空了。
第8集
盧笑庵去找邢書媛司馬空給朱彪早已準備好了殺死盧笑庵的毒藥,要他把毒藥放進盧笑庵喝的湯里。並說保證朱彪的安全,還給他一些金條,到別處過清閒的日子。狡猾的盧笑庵找到邢書媛,要她趕快寫親日文章並見報,文章登報才會放了報社的兩位編輯。盧笑庵回去時,因為喜事多很高興,就到新世紀酒店吃飯去了。晚上盧府,朱彪已經準備好了給盧笑庵和的放了毒藥的湯,剛好盧市長喝醉,帥飄陪著回到家。朱彪把放有毒藥的湯端給盧笑庵,但是,盧笑庵把湯打翻了,一切出於意料。冷靜的帥飄吩咐朱彪再去盛一碗,可是沒有了毒藥,無奈之時,朱彪又想起了肉案子上砍肉的情形,就假裝送湯,懷揣菜刀,到了盧笑庵的居室。看到醉如死豬的盧笑庵,一時眼紅,舉刀向盧笑庵身上砍去,連砍數刀,解了窩在心中已久的仇恨,之後,來到帥飄他們的住處,告訴他們把盧笑庵殺死訊息就走了。聽到盧笑庵已死的訊息,盧琳既高興又害怕,亂了手腳,帥飄安慰她,他們象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繼續吃飯,正常入睡。就這樣他們懷著緊張的心情挨到天亮,管家敲門報告盧市長死亡的事,帥飄與盧琳佯裝剛睡醒,萬分驚訝。盧琳面對盧笑庵的屍體痛哭流涕,帥飄對盧笑俺的死更是氣憤,要趕快抓到殺死盧市長的朱彪。殺死盧笑庵,朱彪來到正在等訊息的司馬空那裡,確認朱彪殺死了盧笑庵後,司馬空派人護送朱彪帶著金條離開。訊息傳到林士群那裡,林士群很意外,考慮到以後的前程,他馬上派人全城搜捕朱彪。盧笑庵的葬禮很隆重,周淮海、林士群也到場假惺惺的表示哀悼,兩人離開葬禮現場,就開始商量接任副市長的問題。為了各自的利益,兩人達成政治上的協定,周淮海幫助林士群就任山西省主席,林士群聯合其他人共同舉薦周淮海就任上海市市長。大仇已報,帥飄與盧琳才有時間和精力考慮他們的事了,兩人開始培養起他們的感情,尋找屬於他們的幸福,他們決定在上海努力打拚,共同創造美好的未來。盧笑庵的所有財產都歸帥飄所有,邢書媛很嚴肅的提醒帥飄,希望他能夠小心行事,沒有盧笑庵的支持,他的平靜的生活很難實現。一時的成功,讓帥飄有點得意忘形,目空一切,他沒有想到,一張面對他而編制的大網正在展開。
第9集
帥飄沒有把邢書媛的忠告放在心上,林士群找到帥飄,毫不客氣的要他降下通商銀行的利息,並在原來的基礎上再降一厘,他的利泰銀行要開業。林士群命令帥飄必須照辦,否則,不講情面,要把他抓起來,無奈,帥飄找到也曾提高利息的當市長的周淮海幫忙,周淮海也不願為帥飄做主。周淮海也有意提醒帥飄要明白些政治上的事,權利就是一切。從市政府出來,盧琳陪帥飄到外面散心,兩人互相信賴,互相支持。半夜,盧琳醒來發現住室里掛有一隻殺死的公雞,他們知道是林士群乾的,為了盧琳,為了安全,帥飄被逼答應了林士群的要求。帥飄按照林士群的要求貼出了報告,可樂壞了林士群夫婦,沒想到通商銀行降了利息,他們利泰銀行還一樣不景氣,最後弄明白是周淮海在搗鬼。就氣憤的找周淮海討說法,周淮海送給了林士群一份五千萬的大禮,兩個人是表面和氣,暗地爭鬥。盧琳到百貨公司給帥飄買圍巾,碰到潘達,為了討好盧琳,他一味獻媚,結果又討了個沒趣。帥飄和盧琳回到家,魯媽告訴他們周淮海的夫人到他們家,送了一隻母雞,並把院裡院外都轉了一圈。兩人感覺事情不妙,帥飄與盧琳商量想要找周淮海做靠山。林士群派人封了中紡,理由是盛天林窩藏抗日分子,帥飄想討說法,被盧琳勸住,要帥飄捨棄中紡,再送給周淮海,也算是給周淮海送禮了。沒想到周淮海更狡猾,帥飄一出口,他就明白了帥飄的用意,知道帥飄要林士群他們兩個人去爭中紡,帥飄還要讓他當自己的靠山。周淮海又說他的夫人看中了帥飄家的房子,因為風水好要當做佛堂,帥飄苦不堪言,無理抗爭。回到家中,帥飄因氣憤而行為反常,說到周夫人要他們房子的事,他對不起盧琳。看到帥飄的痛苦的模樣,盧琳到靜安寺找到周夫人,把家裡的所有鑰匙全交給了她。盧琳滿腹委屈,不滿,在河邊大喊發泄,被在一旁的邢書媛和司馬空看到,邢書媛之前在街上看到過帥飄落寞的樣子,再有盧琳的發泄,心生同情,與司馬空商量幫助帥飄他們。司馬空認為,只擁有經濟頭腦的帥飄,沒有政治頭腦,商場、官場就是爾虞我詐的地方,再者,盧笑庵死後,日本人對軍統監管更為嚴密,還沒有多大必要去幫助帥飄他們。
第10集
帥飄資產被巧取豪奪帥飄鬱悶之極,昏睡了一天一夜,醒來後盧琳把她所做的一切都告訴了帥飄,帥飄覺得對不住盧琳,盧琳安慰帥飄只要他們在一起,一樣是幸福的。林士群的妻子聽說周淮海的夫人把她看中的帥飄家的房子搶先占有,很氣憤,找林士群訴苦。林士群很不在意,反而內心歡喜,帥飄又被周淮海整治了,替他出了氣,當然,他和周淮海之間是暗暗爭鬥。搶在周淮海之前把原本盧笑庵在其他地方的資產以涉嫌走私的名義為他所有。林士群派手下逼迫帥飄交出浦東商船廠的股權檔案,關鍵時候,影佐將軍派人找帥飄勸他與日本人合作,日本人可以當他們的靠山。因為林士群和周淮海對帥飄的欺負,讓他很苦惱,帥飄就有些心動,想投入日本人的懷抱。盧琳的一番話,讓他又找回了自我,拒絕為日本人做事。日本人,林士群,包括周淮海在內,都想吃通商銀行這塊肥肉,日本人要求周淮海答應讓他們參與到上海的財政中去。周淮海找到帥飄告訴他要用五百萬收購通商銀行,沒有商量的餘地。還用沒上市的儲備券,帥飄無奈之中又找到林士群,說要把通商銀行的股權賣給林士群。他想的太簡單了,帥飄是在與兩個豺狼爭鬥,他是鬥不過的,帥飄的資產被巧取豪奪了。林士群要帥飄的所有產權股份,並要求帥飄離開上海,他又做了一個局,說是帥飄給的東西沒有重要的房契、產權等。又派人去想帥飄要,這樣做,都是給周淮海看的,其實,帥飄把所有的材料全給了林士群。邢書媛了解到帥飄的處境,決定抽空去和盧琳聯繫一下,帥飄已經被周淮海和林士群搜刮的身無分文,失魂落魄的回到家。盧琳已經為他準備好了生日蛋糕,並且告訴帥飄已經有孩子的喜訊,帥飄也因此又增添了力量。邢書媛找到盧琳,肯定了盧琳的愛國行為,並說希望帥飄他們能夠與他們聯合起來共同抗日。盧琳沒有爽快答應,告訴邢書媛她懷孕的事,想的最多的是孩子是她最大的安慰和希望。回家後,盧琳又把她對邢書媛給他們提議靠攏抗日力量的事,告訴了帥飄,並說明了自己的態度。因為政局不穩,邢書媛被派到皖南去了解情況。
第11集
此時的盧琳和帥飄已經成了患難與共的夫妻。帥飄也因為有了孩子,就又產生了重新崛起的信心,想起以前他們家裡做過綢緞生意,就和盧琳商量可以開一個綢緞行。拿定主意,帥飄就用盧琳的私房錢幫他開了個飄帥莊綢緞行。開業當天,生意不錯,兩人很高興,司馬空也在店鋪旁邊出現,他告訴帥飄開店鋪也不是很容易的事,不要太大意了。要注意疏通關係,他可以幫忙,但是帥飄對政治不很了解,拒絕了司馬空的好意。潘達手下老馬告訴他,有人開了個綢緞行,並且沒有任何人做靠山,他們也沒有撈到好處,就決定找店主的麻煩。潘達派老馬到店裡把他們一天的收入全都拿走了,帥飄他們是忍氣吞聲,卻又無可奈何。潘達知道是帥飄和盧琳開的,卑劣的想法促使他決定再給盧琳點顏色看看,第二天,潘達派老馬把他們的綢緞行鬧事,又栽贓他們與共產黨有聯繫,把帥飄抓走了。並且又逼迫盧琳晚上去找他,否則帥飄會被送到日本人那裡,盧琳想到了邢書媛,讓魯媽去找她幫忙,而盧琳因為著急卻去找周淮海幫忙。帥飄被潘達抓到警局,命人對帥飄大打出手,並提前給周淮海打電話告知,盧琳在周淮海家裡找到他,但是周淮海要盧琳拿出已經給林士群的銀行的產權證明,盧琳失望而歸。魯媽沒見到邢書媛,報社姓鄭的聽了魯媽的訴說,也沒答覆什麼,為了救帥飄,盧琳最後只有忍痛決定到大華旅店去見潘達。可恨的是,喪心病狂的潘達卻命人放了帥飄之後,出了警局就幹掉他,讓他橫屍街頭。魯媽走後,報社鄭編輯向上級請示,鑒於帥飄的愛國思想存在,上級同意救助帥飄。大華旅店裡,盧琳一直堅持接到魯媽的電話,證明帥飄回到家之後,才答應潘達的要求。盧琳要求潘達放人,帥飄被放出警局,出警區的路上,潘達安排的人提出要吃飯,其實是製造帥飄被他人槍殺的假象。不過,邢書媛姓鄭的朋友早已帶人盯緊了帥飄做的那輛車,救下帥飄。之後,告訴帥飄,為了救他,盧琳已經到大華旅店去見潘達了,讓帥飄趕緊去救盧琳,如果有事需要幫忙,可以到大美晚報去找他。
第12集
老馬發現刺殺帥飄失手,就趕緊帶人到大華旅館。盧琳要等帥飄回到家的電話,潘達告訴盧琳帥飄已經死了,不可能再等到帥飄回家的訊息了。萬分緊急的時刻,帥飄趕到大華旅館,用刺刀奮力刺向了潘達,遺憾的是沒有致潘達於死命。帥飄帶盧琳剛出旅館,老馬帶人趕到,發現潘達被刺,從潘達口中知道是帥飄乾的,就命人封鎖所有出城道路,要抓帥飄和盧琳。帥飄和盧琳無奈看到他們無法逃跑,就到大美晚報去找姓鄭的邢書媛的朋友,讓他幫忙離開上海,到鄉下躲一躲。帥飄他們逃離虎口,到了鄉下,過著平靜的日子。邢書媛到皖南去了解有關政局情況,去的時候,皖南事變已經發生,不過,蔣委員長要視新四軍為對手,仇視親日軍隊。邢書媛回上海的車上遇到了司馬空,談起了上海發生的一些事。潘達好事未成,反被挨了刀子,更痛恨帥飄,命令老馬到魯媽的鄉下老家和附近的地方去找他們的下落。在湖州魯媽的老家,他們村裡的無賴王保長去要趕走住在那裡的帥飄和盧琳。帥飄只有隱姓埋名,再受屈辱,給了王保長一些錢,才得以解圍,沒想到王保長胃口太大,又想到去找魯媽他們的麻煩,索要錢財。帥飄在集市上買了一些茶葉,回到家又跟盧琳商量可以種植一些茶樹,通過賣茶葉增加收人,之後他就開始準備了。潘達抓不到帥飄他們,一刻也不死心,就找周淮海幫忙簽發手令,派人到魯媽的老家等地區抓捕帥飄他們,潘達又討好周淮海,說了林士群的種種不是。周淮海還說要幫助潘達要斬草除根,因為在周淮海的內心深處,住盧笑庵的房子,實在是不安,一直有一種不祥籠罩著他,所以他想殺死帥飄,以求內心的平靜。王保長又派人敲詐帥飄他們,被魯媽給打發了,王保長又接到上面發的通緝令,上面的照片正是帥飄和盧琳。他們提到有沒有錢的疑問,讓潘達抓住線索,他們即可派人到湖州魯媽的老家抓捕。邢書媛知道了潘達將要去殺害帥飄他們的訊息,就決定和司馬空一同到湖州去救帥飄他們。老馬連夜趕到湖州,找到了王保長,給了見錢眼開的王保長一些錢,要他去解決了帥飄他們,王保長高興的答應了。
第13集
帥飄與盧琳在艱苦的日子裡,顯得更加理解和恩愛,在鄉下的日子也算得上是清閒。王保長帶老馬在魯媽家外,看到了帥飄和盧琳,當即決定開槍打死他們。王三膽小,怕影響他的名譽,就勸老馬悄悄地乾。剛好有人找帥飄賣他們的茶葉,帥飄跟著那些人走了,只剩下魯媽和盧琳。老馬帶人進到院子裡,要帶走盧琳,被魯媽阻攔,失去人性的老馬就開槍打死了魯媽,盧琳也被打昏了。帥飄正在查看茶葉的質量,一位魯媽曾經救濟過的村民,驚訝的問帥飄為何沒有逃走,說他已經畫了一幅畫給帥飄報信了,上海發了通緝令,王三已經告密,上海方面派人來抓他們了。帥飄才想起在院子裡拾到的一幅畫,以為是孩子們鬧著玩的。他趕緊向家中跑去,院子裡已經不見盧琳,魯媽艱難的告訴帥飄,盧琳被帶到房後的小樹林,就要他趕快去救。小樹林裡,老馬讓王三殺死盧琳,王三膽小,下不了手。剛好帥飄趕到,與老馬廝打在一起。最後,老馬開槍要打帥飄,都被盧琳給擋住了。再要開槍打死帥飄的關鍵時刻,司馬空和行書媛趕到,一槍擊中老馬,帥飄被救,盧琳中彈而死,帥飄對盧琳的死痛苦萬分。邢書媛勸帥飄,要想辦法為盧琳報仇。被痛苦和仇恨折磨的帥飄已經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信心,拒絕了他們。司馬空和邢書媛離開湖州的路上,邢書媛想到帥飄可能會想不開,就執意返回找他了。帥飄向邢書媛訴說了內心的苦悶與仇恨,邢書媛還是勸他加入到抗日的隊伍中來。潘達接到湖州的電話,知道老馬帶的人全部死亡,帥飄逃跑,他就又派人去殺帥飄。帥飄正給邢書媛傾訴苦楚,不知道潘達派的人已悄悄地接近他們。帶路的保全強子再次搭救了帥飄,帶路的時候,以肚疼為由,去給帥飄報信,並幫他們逃走,而他卻為掩護帥飄死去。到了小山林,帥飄和邢書媛無路可逃,被逼滾下山坡。危急時刻,司馬空返回救了他們。天亮了,小山林里,邢書媛醒來,不見了帥飄,只看到地下寫的報仇二字,知道帥飄回上海了。潘達接到訊息,仍然不死心,繼續派人殺害帥飄。林士群從江蘇回到上海,對潘達的行為表示不滿。埋怨潘達把他放到一邊,去聯合周淮海。並揚言要把潘達所做的事情上報日本人,潘達沒有了辦法,又找周淮海為他撐腰。狠毒的周淮海再次表示殺死帥飄,斬草除根。帥飄帶著仇恨回到上海,決定重新開始,尋找機會為盧琳他們報仇。
第14集
帥飄淪落時遇到貴人張九思,從他身上帥飄學到了很多東西。潘達為防止帥飄找自己報仇,在上海對他全城搜捕。在帥飄和張九思老人的計謀下,潘達手下謊稱帥飄已死。張九思老人含笑九泉,帥飄決定去新世紀酒店應聘服務生。邢書媛知道帥飄回到上海,清楚他的處境,還想幫助已經很落寞的帥飄,老鄭提醒還不是時候,要他看到社會底層人民的生活,才會把他的性情給激發出來。邢書媛就讓司馬空幫忙打聽帥飄的下落。潘達派的偽軍在龍王山沒有找到帥飄,就告訴潘達,在他住過的院子裡發現刻有“報仇”二字的石頭。這讓潘達想到帥飄會找他報仇,就立即派人在上海撒下羅網,找出帥飄。帥飄確實已經到了淪落的地步,身無分文的他因為飢餓偷蘋果認識了張九思老人,就跟著他幹活求得生路。司馬空派人了解到帥飄跟張九思幹活,表現還很積極。司馬空對帥飄遭遇大難,卻沒有心灰意冷的行為表示讚賞。潘達派人已經找到了帥飄的下落,弄清了他跟著張九思乾的情況,就下命令要連張九思那位老人一併解決。帥飄學的經濟學,很有經濟頭腦,張九思很看重帥飄的這一點,就逐漸引導帥飄該如何搞經濟,如何報仇。兩人談的正有勁,警察局的密探已經找到九爺那裡,要抓他們。九爺和帥飄一起運用計謀和機智騙取了劉五等三個密探,說梅白克路老宅里有財寶。劉五他們相信了,並在帥飄隨意畫的藏寶圖上按了手印,成了帥飄抓住他們把柄的證據。帥飄在九爺的激發下,更有信心了。劉五他們回到潘達那裡,謊稱帥飄被逼跳河,還開了幾槍,已經死了。潘達認為帥飄的死亡是解除了他的心腹大患,很高興。但是,比起帥飄承諾的給劉五他們的銀子,潘達賞給他們的太少了,劉五他們決定站在帥飄這一邊。張九思年齡已大,身體不好,把如何做人,如何制人的技巧再次傳授給帥飄,就含笑九全了。帥飄重回上海,可以說是遇到了貴人相助。他在九爺的指點下終於明白如何找仇人報仇,報仇不一定非得用刀槍。帥飄和雪兒辦理了九爺的後事,雪兒告訴帥飄,九爺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的父母被日本人殺害,是九爺收留了她。帥飄要雪兒跟著他,可以照顧她。雪兒問起帥飄的打算,帥飄說他要到新世紀大酒店去,那裡正在招服務生,他準備摸清那裡的底細之後,給盤下來。因為那裡魚目混雜,可以找到報仇的機會
第15集
飄帥飄帥
帥飄給馬老闆出主意,讓他裝瘋,這樣就不用還債。馬老闆裝瘋,在酒店做服務員,帥飄成酒店新主人。馬老闆被激怒,在日本人那裡告狀。激怒的日本人,帶兵保衛新世紀酒店。司馬空告訴邢書媛,重慶方面來電,要他查處從皖南到上海的新四軍,如果發現,立即處決。邢書媛對這些不感興趣,司馬空告訴她,帥飄在新世紀大酒店的情形,邢書媛擔心潘達追殺帥飄的事。司馬空告訴她,潘達已經隨周淮海到日本了,他的手下對追殺的事顯得很消極。兩人不明白,帥飄到日本人常去的新世紀大酒店去的用意,就決定去探個究竟。司馬空到新世紀大酒店,故意找帥飄的麻煩,要試探他。並且在馬老闆面前顯示了他的富有,這些都是做給酒店馬老闆看的。當然帥飄心中有數,他知道是司馬空設的局。雪兒去酒店看帥飄,看到司馬空欺負帥飄的情景,特彆氣憤。帥飄告訴雪兒,他的機會就要到了,這讓雪兒很不理解。司馬空用錢迷惑了馬老闆,就又找帥飄,以喝多的假象,藉機給帥飄了一千元錢。帥飄心裡明白,是司馬空要幫助他。聽到帥飄被司馬空羞辱,邢書媛急了。不過,司馬空告訴她,馬老闆已經中了他的圈套,欠他四十萬,帥飄有贏下酒店的打算。司馬空走後,馬老闆對自己的行為很後悔。帥飄藉機給馬老闆出點子,想辦法用一千塊錢把酒店弄到自己手裡,這讓馬老闆對帥飄也很反感。馬老闆不同意帥飄的辦法,就找林士群幫忙。林太太派手下找到帥飄,帥飄又利用九爺交給他的制人的弱點之術,利用林太太的貪心,說要把酒店贏下來送給林太太。林太太當即指責了馬老闆,拒絕幫助。回到酒店,馬老闆無奈只有找帥飄,答應他把酒店給帥飄。正在商談的時候,司馬空及時出現,逼迫老馬還欠他的四十萬。並假意警告帥飄跟他爭酒店,不會放過他。老馬被司馬空逼的無路可走,又找帥飄出主意。帥飄故意出招,讓老馬裝瘋,可以不再還錢。可憐的老馬居然聽信了,在酒店裡當起了服務生,而且神經不正常了。帥飄在司馬空看來是鳥槍換炮,接替了老馬的老闆,成了酒店的主人。生意不錯,酒店的夥計因為馬老闆的冷酷,換了主人心裡高興,乾的很提勁兒。司馬空知道邢書媛很關心帥飄的情況,見到她故意賣關子。告訴邢書媛帥飄已經把酒店贏下了,對於帥飄的用意是何,司馬空決定再去探個究竟。酒店裡,司馬空提醒帥飄,潘達已經成了周淮海的心腹,而且權力很大,對付他不很容易。只要他從日本回到上海,會抓帥飄的。並說明羞辱帥飄,是為了讓他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屈辱,才能成大事。老馬對司馬空和帥飄懷恨在心,就到日本人那裡去告狀,激怒日本人,帶兵包圍了新世紀大酒店。
第16集
林士群為了自己的利益,殺死老馬。飄帥取得了林士群的欣賞,並答應做他的靠山。潘達得知帥飄沒死,就派人暗殺他。對於潘達的暗殺,林士群靜觀其變,對帥飄的不信任,並趁機考驗他。林士群的手下趙之江告訴林太太,晴氣中佐派憲兵包圍了酒店,還指責林士群的不是。林太太趕往酒店,因為她已經提前打電話通知給帥飄。司馬空早已離開酒店,所以她希望老馬要對進入酒店的事負責。進入酒店,沒有找到司馬空,林太太也藉機指責老馬誣陷帥飄。當然,林太太提前通知帥飄,並不是為了幫助他們,而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精明的帥飄趁機把酒店的賬本全拿出給了林太太,並說要繼續幫助他們發財,做茶葉的生意。一番較量,從表面上看帥飄取得了林士群的欣賞和信任,把酒店和茶葉的生意全交給帥飄處理。林士群也表示,要做帥飄的靠山。雖然他感覺帥飄家破人亡之後表現異常,但是由於潘達投靠周淮海,讓他很氣憤,有了帥飄,他也可以利用。林士群也是容不下釘子,命人把壞他事情的老馬給殺死了。帥飄為林士群張羅的茶葉店隆重開業了,司馬空和邢書媛對帥飄的有些行為不理解。司馬空看到開業現場的那些漢奸,決意要除掉他們,特別是林士群。邢書媛告訴他,潘達從日本回到上海了,會去除掉他的。潘達回到上海,聽說了帥飄的事,責問劉五他們,為了錢財欺騙他,並要他們偷偷的殺了帥飄。有了周淮海的支持,潘達並不把給帥飄做後台的七十六號放在眼裡。邢書媛和老鄭分析,帥飄把林士群當做靠山,是想用對付盧笑庵的辦法對付潘達,所以在林士群那裡忍辱負重。老鄭提醒還要靜觀帥飄的行為。又告訴邢書媛當時的局勢。潘達派手下進入酒店,要殺死帥飄。林士群知道了訊息,趙之江要派人救他,林士群沒有允許。酒店裡,帥飄又用了一點計謀,借用七十六號的名義綁架了殺他的三個人。帥飄的機智又贏得了林士群的好感,但是狡猾的林士群對帥飄還不完全相信,要繼續考驗。刺殺帥飄再次失手,潘達怒火衝天,暴跳如雷。皇協君的熊司令也想從潘達那裡獲得財富,就答應為潘達做事。帥飄心裡明白,劉五他們的出現,預示潘達與他之間的戰爭開始了。帥飄從趙之江那裡了解到,林士群對潘達派人殺他的態度,是曖昧不明。潘達又派人到酒店了,帥飄決定去找林士群。
第17集
潘達和熊萬東氣勢洶洶來到新世紀,發現帥飄不在,於是胡吃海喝起來。跑堂看不慣潘達和熊萬東,在其湯裡面加入了污穢之物存心噁心二人。
第18集
老貓把竹石圖送給潘達的事告訴了老鄭,原來這一切都是帥飄的計謀。帥飄讓老鄭給潘達送禮,並讓老貓慫恿潘達放走那些在牢房裡面白吃白喝的流浪漢,然後向外傳言那幾個流浪漢是共產黨,讓日本人誤解潘達與共黨合作。
第19集
帥飄一來到新世紀大酒店,熊萬東就荷槍實彈等著他。帥飄毫無畏懼,巧舌如簧,不僅讓熊萬東相信其副官是死於潘達之手,還且用茶葉收益分成來把熊萬東拉到自己的陣營來,並想藉助皇協軍的力量來共同對付潘達。
第20集
潘達被毒死,周淮海和呂秘書一口咬定是帥飄在外賣里下毒,周淮海還通過影佐將軍,要林士群殺掉帥飄。林士群不動聲色,準備執行死刑。這時帥飄說出周淮海利用林士群不懂經濟,在江蘇省的財政上做手腳一事,讓葉秀卿很動心,她力勸林士群留住帥飄,但林士群似乎殺心已定。

劇中音樂

《想你》
細雨綿綿多美麗的夜
遙望夜空對你無限思念
你的笑容依然在我心中
蕩漾著對你無限眷戀
嫵媚的花都在爭奇鬥豔
在我心中只有你的容顏
我怎么會忘記這一切
你對我情真意切
美麗的夜細雨綿綿
飄落著我想你...
嫵媚的花都在爭奇鬥豔
在我心中只有你的容顏
我怎么會忘記這一切
你對我情真意切
我的思念像流星劃破夜空
穿過黑夜回到你的身邊
我的思念像恆星照亮夜空
天亮之前帶你回到我身邊
我的思念像流星劃破夜空
穿過黑夜回到你的身邊
我的思念像恆星照亮夜空
天亮之前帶你回到我身邊
我的思念像恆星照亮夜空
天亮之前帶你回到我身邊
美麗的夜細雨綿綿
飄落著我想你...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